瓢賦(以「豈徒用乃可珍」為韻)

瓢賦(以「豈徒用乃可珍」為韻)
作者:韋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39

器為用兮則多,體自然兮能幾?惟茲瓢之雅素,稟成象而環偉。安貧所飲,顏生何愧於賢哉;不食而懸,孔父嚐嗟夫吾豈?離芳葉,配金壺,雖人斯造制,而天與規模。柄非假操而直,腹非待剖而刳。靜然無似於物,豁爾虛受之徒。黃其色以居貞,圓其首以持重。非憎乎林下逸人,何事而喧?可惜乎樽中夫子,寧拙於用。笙匏同出,詎為樂音以見奇;牢巹各行,用謝婚姻之所共。受質於不宰,成形而有待。與簞食而義同,方抔飲而功倍;省力而易就,因性而莫改。豈比夫爾戈爾矛而勞乎鍛乃礪乃?於是薦芳席,娛密座。動而委命,雖提挈之由君;用或當仁,信斟酌而在我。挹酒漿則仰惟北而有別,充玩好則校司南以為可。有以小為貴,有以約為珍;瓠之生莫先於晉壤,杓之類奚取於梓人。昔者滄流,曾變蠡名而願測;今茲廟禮,請代龍號而惟新。勿謂輕之掌握,無使辱在埃塵。為君酌人心而不倦,弈反樸以還淳。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