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一 申鑒 卷第二
漢 荀悅 撰 明 黃省曾 注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乙酉刊本
卷第三

申鑒卷第二

      吳 郡 黃 省曾 注

時事第二

最凡有二十一首其初二首尚知貴敦也其

二首有申重可舉者十有九事一曰明考試

二曰公卿不拘為郡二千石不拘為縣三曰

置上武之官四曰議州牧五曰生刑而死者

但加肉刑六曰德刑並用七曰避讎有科八

曰議禄九曰議專地十曰議錢貨十一曰約

祀舉重十二曰天人之應十三曰月正聽朝

十四曰崇内教十五曰備博士十六曰至德

要道十七曰禁數赦令十八曰正尚主之制

十九曰復外内注記者

盤庚遷殷革奢即約盤庚殷王名自契至湯八遷始居毫自湯至盤

庚五遷乃陟河南復湯故居行湯之政以具貝玉總貨實為戒乃革奢即約之類

而裁之與時消息衆寡盈虛不常厥道尚知

貴敦古今之法也民寡則用易足土廣則物

易生事簡則業易定厭亂則思治創難則思

殷自中丁以來廢適而更立諸弟子或爭相代立比九世亂於是諸侯莫朝

或曰三皇民至敦也其治至清也天性乎曰

皇民敦秦民弊時也皇秦之時不同故敦弊不同山民樸

市民玩處也山市之處不同故樸玩不同桀紂不易民而

亂湯武不易民而治政也桀紂湯武之政不同故治亂不同

皇民寡寡斯敦三皇之時蒸庶鮮少機智不生所以至敦皇治純

純斯淸三皇之治無為而化繁苛不尚所以至淸奚惟性不求無

益之物不蓄難得之貨節華麗之飾退利進

之路則民俗淸矣簡小忌去淫祀絶竒怪則

妋僞息矣致精誠求諸已正大事則神明應

矣放邪說去淫智抑百家諸子殽亂之言崇聖典則

道義定矣去浮華舉功實絕末伎同本務則

事業脩能盡五事則民敦治清矣此初二首所謂尚知貴敦也

誰毀誰譽譽其有試者萬事之概量也孔子曰吾

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概所以戞摩取平者斗斛曰量言考試品

賢能之虚實猶概量較米粟之多寡也以玆舉者試其事處斯

職者考其績詢事驗舉省績察職賞罰夫實以惡反之

人焉飾哉語曰盜跖不能盜田尺寸寸不可

盜況尺乎纎惡細善不可閟掩夫事驗必若上田之張

於野也則為私者寡矣田布於野不可隱者喻惡不可掩也

亂之墜於澳也則可信者解矣亂朱子日舟之截流横渡

者澳厓内近水之處舟登於陸不可信者喻善不可偽也故有事考功有

言考用動則考行靜則考守此一首所謂明考試也

公卿不為郡二千石不為縣未是也公謂三公師傅

保也卿謂六卿冡宰至司空也郡謂郡守郡尉縣謂縣令縣長也班固曰郡守秦官掌治

其郡秩二千石郡尉秦官掌佐守典武職甲卒秩比二千石縣令長皆秦官掌治其縣萬

户以上為令秩千石至六百石減萬戸為長秩五百石至三百石小能其職

以極登於大故下俗本誤作不位競小職有登則下位競修其

大橈其任以墜於下故上位慎大任有墜則上位慎

共其職矣其鼎覆𠛬焉何憚於降易鼎九四曰鼎折足覆公餗其

形渥凶此言大臣廢壞國事刑之尚可何況降位若夫千里之任不

能充於郡而縣邑之功廢惜矣哉不以過職

絀則勿降所以優賢也以過職絀則降所以

懲愆也此一首所謂公卿不拘為郡二千石不拘為縣也

孝武皇帝以四夷未賔寇賊姦宄初置武功

賞官以寵戰士大司農陳臧錢經用賦税既竭不足以奉戰士有司請食

民得買爵及贖禁錮免臧罪請置賞官名曰武功爵級十七萬凡直三十餘萬金諸買武

功爵官首者試補吏先除千夫如五大夫其有罪又減二等爵得至樂卿以顯軍功按茂

陵中書有武功爵一級曰造士二級曰閑輿衞三級曰良士四級曰元戎士五級曰官首

六級曰秉鐸七級曰千夫八級曰樂卿九級曰執戎十級曰政戾庶長十一級曰軍衛此

武帝所制以寵軍功若今依此科而崇其制置尚武之

官以司馬兵法選位秩比博士齊將司馬穰苴撰兵法三

卷秩比博士六百石也講司馬之典簡蒐狩之事古者中春

教振旅遂以蒐田中夏教茇舍遂以苗田中秋教治兵遂以獮田中冬教大閲遂以狩田

詳見周禮掌軍功爵賞小統於五校校俗本誤作枚五校者一

曰屯騎二曰越騎三曰步兵四曰長水五曰射聲俱掌宿衞兵所謂大駕鹵簿五校在前

大統於太尉太尉秦官金印紫綬掌武事武帝建元二年元狩四年

初置大司馬以冠將軍之號建武二十七年復為太尉既周時務禮亦

冝之周之末葉兵革繁矣莫亂於秦民不荒

殄今國家忘戰日久毎寇難之作民瘁幾盡

不教民戰是謂棄之信矣孔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古者

四時于田所以教爾此一首所謂置尚武之官也

或問曰州牧刺史監察御史三制孰優監御史秦

官掌監郡漢興省之至惠帝三年又遣御史監三輔郡所察之事凡九條監者二嵗更之

其後諸州復置監察御史文帝十三年以御史不奉法下失其職乃遣丞相史出刺并督

察監御史武帝元封元年御史止不復監至五年乃置部刺史掌奉詔六條察州凡十二

州焉居部九嵗舉為守相成帝綏和元年為刺史位下大夫而臨二千石輕重不相凖

乃更為州牧秩真二千石位次九卿建平二年復為刺史元壽二年復為牧建武十八年

復為刺史十二人各主一外州舊以八月廵行所部録囚徒考殿最初嵗盡詣京師奏事

中興但因計吏不復自詣京師雖父母之䘮不得去職或謂州府為外臺靈帝中平五年

改刺史惟置牧是時天下方亂多自九卿出領州牧州牧之任自此重矣曰時制

而已三制隨時所定曰天下不既定其牧乎曰古諸

侯建家國世位權柄存焉於是置諸侯之賢

者以牧總其紀綱而已不統其政不御其民

今郡縣無常不若古諸侯之世位權輕不固不若古諸侯之權柄

而州牧秉其權重勢異於古不若古諸侯之牧不統政

非所以强榦弱枝也而無益治民之實監

察御史斯可也言監御史愈於州牧若權時之冝則異

論也此一首所謂議州牧也

肉刑古也或曰復之乎曰古者人民盛焉今

也至寡整衆以威撫寡以寛道也復刑非務

必也生刑而極死者復之可也如斬右趾本生刑也而改

爲棄市則極死矣斯則斬右趾之刑復之可也自古肉刑之除也斬

右趾者死也惟復肉刑是謂生死而息民

下令除肉刑張蒼等立律曰諸當完者完爲城旦春當黥者髠鉗爲城旦春當劓者笞三

百當斬左止者笞五百當斬右止及殺人先自告及吏受賕枉法守縣官財物而卽盜之

已論命復有笞罪者皆棄市是後外有輕刑之名內實殺人斬右止者又當死笞五百三

百率多死至景帝更定箠令此言肉刑極死者復之則死者生而民生息矣此一首所謂

生刑而死者但加肉刑也

問德刑並用常典也或先或後時冝或先德後刑或

先刑後德隨時所宜刑教不行勢極也常典不行過伉耳教初

必簡刑始必略事漸也創始欲民易從冝於簡略教化之

隆莫不興行然後責備簡者以漸而備刑法之定莫

不避罪然後求密略者以漸而密未可以備謂之虚

教化未隆民不興行而責備焉是謂虚教也未可以密謂之峻

刑法未定民不避罪而求密焉是謂峻刑也虚教傷化峻刑害

民君子弗由也設必違之教不量民力之未

能是招民於惡也故謂之傷化未可以備而責備則教必

設必犯之法不度民情之不堪是䧟民於

罪也故謂之害民未可以密而求密則法必犯莫不興行

則一毫之善可得而勸也然後教備民行脩飭則教

備而不違莫不避罪則纎介之惡可得而禁也然

後刑密民知畏罪則法密而不犯此一首所謂徳刑並用也

或問復讎古義也曰縱復讎可乎曰不可

則人將倚法專殺亂滋生矣曰然則如之何曰有縱有禁

有生有殺弗避而報者無罪所謂有縱有生避而報之殺所謂有禁有殺

之以義據禮經則義不同天斷之以法徵法令則殺人者死是謂

義法並立曰何謂也曰依古復讎之科使父

讎避諸異州千里兄弟之讎避諸異郡五百

里從父從兄弟之讎避諸異縣百里周禮調人凡和

難父之讎辟諸海外兄弟之讎辟諸千里之外從父兄弟之讎不同國君之讎眡父師長

之讎眡兄弟主友之讎眡從父兄弟弗辟則與之瑞節而以執之凡殺人有反殺者使邦

國交讎之凡殺人而義者不同國令勿讎讎之則死此古復讎之科也又禮記曰父之讎

弗與共載天兄弟之讎不反兵交遊之讎不同國又子夏問於孔子曰居父母之讎如之

何夫子曰寢苦枕干不仕弗與共天下也遇諸市朝不反兵而鬬曰請問居昆弟之讎如

之何曰仕弗與共國銜君命而使雖遇之不鬬曰請問居從父昆弟之讎如之何曰不為

魁主人能則執兵而陪其後按此異州乃九州之州弗避而報者無罪

未辟之前但知有復讐之義而已故報者生之避而報之殺 辟之後則有

王禁在焉故報者誅之犯王禁者罪也復讎者義也以

義報罪從王制順也犯制逆也以逆順生殺

之凡以公命行止者不為弗避此一首所謂辟讎有科也

或問禄曰古之禄也備其詳見周禮孟子王制漢之禄

也輕漢制禄秩自中二千石至百石各有等差夫禄必稱位一物

不稱非制也公祿貶則私利生言月俸貶損則賄賂行矣

私利生則廉者匱而貪者豐也潔白者窶貧汙墨者富羡

夫豐貪生私匱廉貶公是亂也先王重之曰

禄可増乎曰民家財愆増之冝矣或曰今禄

如何今謂獻帝時曰時匱也禄依食食依民參相

澹古贍字給也即漢書猶未足以澹其欲及以澹不足之澹此言民以給食食以給

禄所謂參相贍也必也正貪禄黜汙省閑冗汰羡

時消息昭惠恤下損益以度可也此一首所謂議禄也

諸侯不專封富人名田踰限富過公侯是自

封也大夫不專地人賣買由已是專地也

舒説武帝曰秦用商鞅之法改帝王之制除井田民得賣買富者田連仟伯貧者亡立錐

之地又顓川澤之地管山林之饒荒淫越制踰侈以相髙邑有人君之尊里有公侯之富

小民安得不困古井田法雖難卒行冝少近古限民各田以澹不足至哀帝時師丹建言

累世承平豪富吏民訾數鉅萬而貧弱愈囷冝略爲限丞相孔光大司空何武奏請諸侯

王列侯皆得名田國中列侯在長安公主名田縣道及關内侯吏民名田皆母過三十頃

時丁傅用事董賢隆貴皆不便也後遂寢不行或曰復井田與曰否

專地非古也井田非今也言專地固非隆古之典而井田廢久

又非今所可行然則如之何曰耕而勿有以俟制度

可也耕而勿有不得賣買由已以俟制度不得踰限也此一首所謂議專地也

或問貨曰五銖之制冝矣太公爲周立九府圜法錢圜函方輕

重以銖至漢孝武元狩五年初鑄五銖錢至平帝元始中成錢二百八十億萬餘王莽居

攝變漢制於是更造大錢重十一銖又曰大錢五十又造契刀錯刀與五銖凡四品並行

莽即真乃罷契刀錯刀及五銖更造錢貨六品而民便五銖私相市買莽下詔敢非井田

挾五銖錢者為惑衆投諸四裔以御魑魅於是農商失業食貨俱廢世祖受命復五銖錢

與天下更始觀此則五銖之制冝便於民久矣曰今廢如之何今謂獻帝

時廢者初平元年董卓壞五銖錢更鑄小錢是也曰海内既平行之

而已言卓既誅此制冝復曰錢散矣京畿一作虚矣其

勢必積於遠方若果行之則彼以無用之錢

市吾有用之物是匱近而豐逺也曰散曰虚曰積曰無

用之錢皆言五銖彼謂逺方也曰事勢有不得官之所急者

榖也牛馬之禁不得出百里之外若其他物

彼以其錢取之於左用之於右貿遷有無周

而通之海内一家何患焉言五穀不得及逺他物以正銖貿遷

不足以匱近為患也曰錢寡矣曰錢寡民易矣若錢既

通而不周於用然後官鑄而𥙷之言五銖由廢故易由

易故寡不足官鑄以贍可也或曰收民之藏錢者輸之官

牧逺輸之京師然後行之曰事枉而難實者

欺慢必衆姧偽必作争訟必繁刑殺必𭰹吁

嗟紛擾之聲章乎天下矣非所以撫遺民成

緝熈也此言逺收五銖於京師而後行之驗動不可曰然則收而

積之與曰通市其可也此言收五銖積貯亦不可或曰改

鑄四銖曰難矣此言改鑄四銖以復孝文之舊亦不可或曰遂

廢之曰錢實便於事用民樂行之禁之難今

開難令以絶便事禁民所樂不茂矣此言廢五銖以

絶民所便禁民所樂亦不可曰起而行之錢不可如之何

曰尚之廢之弗得已何憂焉言或尚或廢其勢自有所不得

已者蓋民便五銖不得而終廢之不憂其不行也厥後曹操為相還用五銖悅之言驗矣

此一首所謂議錢貨也

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東觀書詔傳曰聖王先成民而

後致力於神民事未定謂有日月水旱癘疫之災郡祀有闕不

爲尤矣必也舉其重而祀之望祀五嶽四瀆

其神之祀縣有舊常五嶽岱衡華恒嵩也四瀆江河淮濟也按漢制

岱宗廟在博縣西北三十里山虞長守之十月日合凍臘月日涸凍正月日解凍皆太守

自侍祠法七十萬五千三牲燔柴上福脯三十朐縣次傳送京師衡廟在廬江𤄵縣華廟

在弘農華隂縣恒廟在中山上曲陽縣嵩廟在潁川陽成縣皆同禮河廟在河南滎陽縣

河隄謁者掌四瀆禮祠與五嶽同江廟在廣陵江都縣淮廟在平氏縣濟廟在東郡臨邑

縣所謂其神之祀縣有舊常也若今郡祀之而其祀禮物從

鮮可也言嶽瀆之祀雖曰縣有常典但民事未定望祀可也若必郡祀則禮物冝

從省禮重本示民不偷且昭典物其備物以

豐年日月之災降異非舊也此一首所謂約祀舉重也

天人之應所由來漸矣故履霜堅氷非一時

坤初六曰履霜堅氷至仲尼之禱非一朝也且日食

行事或稠或曠一年二交非其常也洪範傳

云六沴作見若是王都未見之無聞焉爾官

脩其方而先王之禮保章視祲安宅叙降必

書雲物爲備故也周禮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變動以觀天

下之遷辨其吉凶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以觀妖祥以十有二歲之相

觀天下之妖祥以五雲之物辨吉凶水旱降豐荒之祲象以十有一風察天地之和命乖

别之妖祥凡此五物者以詔救政訪序事又眡祲掌十煇之法以觀妖祥辨吉凶一曰祲

二曰象三曰鑴四曰監五曰闇六曰瞢七曰彌八曰叙九曰隮十曰想掌安宅叙降鄭氏

曰宅居也降下也人見妖祥則不安主安其居處也次序其凶禍所下謂禳移之

史上事無隱焉勿寢可也百官志太史令掌天時星曆凡嵗將

終奏新年曆凡國祭祀䘮娶掌奏良日及時節禁忌凡國有瑞應災異掌記之靈臺丞掌

守靈臺候日月星氣屬太史漢官曰靈臺待詔四十二人其十四人候星二人𠉀日三人

候風十二人𠉀氣三人候晷景七人候鍾律一人舍人此一首所謂天人之應也

天子南面聽天下嚮明而治蓋取諸 易繫辭離

也者明也萬物皆相見南方之卦也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蓋取諸此也

之道也月正聽朝國家之大事也禮儀志每月朔嵗首

為大朝受賀其儀夜漏未盡七刻鍾鳴受賀及䞇公侯璧中二千石二千石羔千石六百

石鴈四百石以下雉百官賀正月二千石以上上殿稱萬嵗舉觴御坐前司空奉羮大司

農奉飯奏食舉樂百官受賜宴饗大作樂其每朔唯十月旦從故事者髙祖定秦之月元

年嵗首也冝正其儀以明舊典漢舊儀公卿以下每月常朝後以頻

省唯六月十月朔後復以六月盛暑省之其儀不舉久矣此一首所謂月正聽朝也

古有掌隂陽之禮之官以教後宫周禮内宰以隂禮教

六宫以隂禮教九嬪以婦職之法教九御掌婦學之法婦徳婦言

按此當有婦容二字婦功周禮九嬪掌婦學之法以教九御婦徳婦言婦容婦功各

帥其屬而以時御叙于王所鄭氏曰婦徳謂貞順婦言謂辭令婦容謂婉娩婦功謂絲枲

各率其屬而以時御序于王先王禮也宜

崇其教以先内政覽列圖誦列傳遵典行内

史執其彤管記善書過考行黜陟以章好惡

男女正位乎内外正家而天下定矣易家人曰女正

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義也又曰正家而天下定矣故二儀立

而大業成君子之道匪闕終日造次必於是

此一首所謂崇内教也

備愽士搏士秦官掌通古今武帝建元初置五經愽士黄龍初稍増員十二人後

漢百官志愽士祭酒一人博士十四人掌易四施孟梁丘京氏尚書三歐陽大小夏侯氏

詩三魯齊韓氏禮二大小戴氏春秋二公羊嚴顔氏掌教弟子國有疑事掌承問對

太學辟雍而祀孔子焉禮也仲尼作經本一

而已古今文不同而皆自謂真本經各謂真傳

今先師義一而已異家别説不同而皆自謂

古今此處有誤仲尼邈而靡質大聖已逝經無所質昔先師

没而無間老師已喪義無所間將誰使折之者秦之滅

學也書藏於屋壁義絶於朝野孔安國書序秦始皇滅先

代典籍焚書坑儒夫下學士逃難解散我先人用藏其家書于屋壁逮至漢興

收摭散滯固已無全學矣藝文志漢興大收篇籍廣開獻書之

路迄孝武世書缺簡脫禮壞樂崩文有磨滅言有楚夏出有

先後如文帝時伏生口誦尚書以授晁錯僅得二十九篇至魯恭王壞孔子宅得所

藏科斗文字定其可知者増多伏生二十五篇此出有先後之類也或學者先

意有所借定無所徵據臆見損益後進相放彌以滋蔓

故一源十流天水違行而訟者紛如也易訟曰天

與水違行此以天上水下相違而行喻學者所傳背戾玄相爭是也執不俱是

比而論之必有可參者焉此一首所謂備博士也

或曰至德要道約爾典籍甚富如而愽之以

求約也語有之曰有鳥將來張羅待之得鳥

者一目也今為一目之羅無時得鳥矣鳥喻道羅

喻典道雖要也非博無以通矣孟子曰博學而詳説之將

以反説約也愽其方約其説此一首所謂至德要道也

赦令權也謂凶荒流離盜賊垢汙之後不得已而行者或曰有制

乎曰權無制制其義不制其事巽以行權

義制也權者反經無事也問其象曰無妄

之災大過凶其象矣不得已而行之禁其屢

初平元年春正月山東川郡起兵以討董卓辛亥大赦天下二年春正月辛丑大赦

天下三年春正月丁丑大赦天下五月下酉大赦天下卓誅部將李催等六月䧟長安己

未大赦天下四年春丁卯大赦天下興平元年春正月辛酉大赦天下二年春正月癸丑

大赦天下建安元年春正月癸酉郊祀上帝於安邑大赦天下丁丑郊祀上帝大赦天下

初平至此凡七年而大赦者十可謂數甚故悅以此規之曰絶之乎曰權

曰冝弗之絶也既曰權冝著非常典此一首所謂禁數赦令也

尚主之制非古也釐降二女陶唐之典堯典曰嫠

降二女於媯汭嬪於虞歸妹元吉帝乙之訓易泰九五曰帝乙歸

妹以祉元吉王姬歸齊宗周之禮詩序曰雖則王姬亦下嫁于諸

以隂乗陽違天以婦凌夫違人違天不祥

違人不義悅之叔父荀爽於延熹九年對䇿陳便冝以漢承秦法設尙主之儀

以妻制夫以卑臨尊違乾坤之道失陽唱之義冝改尙主之制今悅復以爲言殆其家門

素所商講者乎此一首所謂正尙主之制也

古者天子諸侯有事必告于廟朝有二史左

史記言右史記動按漢書作事字玉藻曰卒食玄端而居動則左史書

之言則右史書之動爲春秋春秋記事言爲尙書尙書記言

舉必記臧否按漢書作善惡成敗無不存焉下及士

庶等各有異按漢書作茍有茂異咸在載籍或欲顯而

不得或欲隱而名章紀以至公得失一朝而榮辱

千載善人勸焉淫人懼焉故先王重之以嗣

賞罰以輔法教冝於今者官以其日各書其

盡則集之於尚書按漢書作冝於今者備置史官掌其典文紀其行事

毎於嵗盡舉之尚書則此上下必有脱誤若史官使掌典其事不

書詭常為善惡則書言行足以為法式則書

立功事則書兵戎動衆則書四夷朝獻則書

皇后貴人太子拜立則書光武置貴人為三夫人公主

大臣拜免則書福淫禍亂則書祥瑞災異則

書先帝故事有起居注漢時有禁中起居故明徳馬皇后自撰顯

宗起居注日用動靜之節必書焉冝復其式内史

掌之以紀内事此一首所謂復内外注記者也



申鑒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