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台奏議序

留台奏議序

作者:鍾惺 
本作品收錄於《鍾惺集

《留台奏議》者,緝庚戌谘中所選南台諸臣奏議之言也。故事,推台班長者一人序之。某以次當作序,不能辭。拜手陳言曰:

某於今庚戌谘中留台奏議,而重有感於言路之際也。國家之有兩都,如周鎬與洛,其設亦不能有所軒輊,而言官尤重焉。舊例隨缺隨選,隨選隨俞,隨就列。自神祖末年,鄭重遲回,幾與大僚等。庚戌之選,至壬子始得旨。不知者曰:「上實有所疑。」知者曰:「上實重此官,而用之如不得已。」夫疑之與重之,九天之上,九淵之內,非臣子之所敢妄臆也。抑聞事君者曰:「自靖自獻。」上有所疑而下不敢先不自信,上有所重而下不敢先自輕,此自靖自獻之道,孔子之所謂「勿欺而犯」者也。

顧在留台,難言之矣。留都與燕京並稱,其於春明門外,猶然天涯也。匪惟九閽之視聽最高,有所不能下周;而諸臣之耳目漸遠,亦有所不能盡確。地有京都之名,而形近於省會;官有近臣之責,而勢疑於外吏。即「風聞言事」,乃明主所以廣言路,及傍人所以諒言官。彼身當乎此者,其胸中口中豈可全恃此四字哉?

今觀庚戌谘中之在留台者若而人,其人若而年,其言若而篇,近自宮府,遠及封疆,人品之賢奸,政事之修廢,言人人殊。其間水火之相濟,而琴瑟之互調,本之以自信之心,而出之以不敢自輕之品,自不可掩於筆舌之中,而或可得於語言之外。苦心深計,諸臣不敢自言,必有能鑒之者。

雖然,為台臣難,為留都之台臣難;為留都之台臣難,為庚戌以後十餘年留都之台臣尤難。故某於序《留都奏議》而重有感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