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異域誌
作者:周致中 元

卷上编辑

○扶桑國

在日本之東南,大漢國之正東。無城郭,民作板屋以居。風俗與太古無異。人無機心,麋鹿與之相親,人食其乳則壽罕疾,得太陽所出生炁之所薰炙故也。然其東極清,陽光能使萬物受其氣者,草木尚榮而不悴,況其人乎!

○長生國

其國在穿胸國之東,秦人曾至其國。其人長大而色黑,有數百歲不死者,其容若少。其地有不死樹,食之則壽;有赤泉,飲之不老。蓋其國乃在天地靈氣之所鐘,神明秀氣之所蔭,凡草木鳥獸皆壽,何況人乎!

○朝鮮國

古朝仙,一曰高麗,在東北海濱,周封箕子之國,以商人五千從之。其醫巫卜筮、百工技藝、禮樂詩書皆從中國。衣冠隨中國各朝制度,用中國正朔,王子入中國太學讀書。風俗華美,人性淳厚,地方東西三千,南北六千。王居開城府,依山為官,曰神窩。民舍多茅茨,鮮陶瓦。以樂浪為東京,百濟金州為西京,有郡百八十,鎮三百九十,洲島三十。以鴨綠江為西固,東南至明州,海皆絕碧,至洋則黑海,人謂無底谷也。

○日本國

在大海島中,島方千里,即倭國也。其國乃徐福所領童男女始創之國。時福所帶之人,百工技藝、醫巫卜筮皆全。福因避秦之暴虐,已有遁去不返之意,遂為國焉。而中國詩書遂留於此,故其人多尚作詩寫字。自唐方入中國為商,始有奉胡教者,王乃髡發為桑門,穿唐僧衣。其國人皆髡發,孝服則留頭。

○僰人

名僬僥。按:許氏《說文》曰:「僰字從其人。」在四夷為最,生居坤地,頗順其性,故名以人字傍名之也。其國則中慶、威武、大理、永昌等府是也,今滇南者皆是焉。

○緬人

在大理西南,行五十日程可至。種類甚眾,與僰人相鄰。其人以大被為衣,古稱窮荒之之國是也。因知中國之制,頗效之,故其風俗似羅羅。其性狼悍貴勇,尚戰鬥。

○木蘭皮國

其國乃陽盛之方,生物甚旺。在大食國西有巨海,國之西有國不可勝數,可至者惟本蘭皮耳。自陀盤地國發舟,正西涉海,百日而至。一舟容數百人,中有酒食肆機杼之屬。其國所產麥一粒長三寸,瓜園四五尺,榴一顆重五斤,桃二斤,菜長三四尺。穿井百丈方見泉。胡羊高三四尺,尾大如扇,春則剖腹取膏數十斤,再縫而能復活,藥線縫之功也,華佗之術出於此。

○韃靼

一名匈奴,一名單於,一名獫狁,一名突厥,一名獯鬻,一名契丹,一名羌胡,一名蒙古,種類甚多。其風俗以鞍馬為家,水飲草宿,無城郭房屋。地產羊、馬、駝、牛,專以射獵為生,無布帛,衣毛革,俗無鰥寡孤獨之人。

○包石阿思歪剌巴赤吉

以上四國同。

○黑契丹

其國有城池房屋,耕種牧養為活,出產羊、馬。與韃靼不同,風俗頗類,家室頗富,不與韃靼相往來。女直金人名馬會者曾至其國。

○乞黑奚國

民皆野處,水飲草宿,射獵為活,與韃靼同,與木思奚德國同。

○土麻

其國人煙至煩,似韃靼。出羊、馬,耕種射獵,風俗與西番同。

○女暮樂

有城池房屋,人煙至多。衣毛革,畜牛、羊,種田射獵為活,韃靼曾到。

○阿裏車盧

其城在山林中,種田牧放為活。人似韃靼,與深烈大國同。

○波利國

多林木,無城池,有房屋。人種田為生,曾與韃靼為商。

○滅吉裏國

人煙極多,言語風俗皆與韃靼同,其國近西戎。

○擺裏荒國大羅國

皆與韃靼同,二國種類相似,皆以鞍馬射獵為生。

○果魯果訛

有城池,種五谷,出良馬。即西胡之種,比胡人有家業,不水飲草宿。

○無連蒙古

在海島中,有城池房屋。其人頗富,出貂鼠。其國近西番。

○吾涼愛達

與韃靼同種,又在東北上分界。民皆在山林內住,有野馬,無牛、羊,打魚食馬乳過日。

○結賓郎國

有城池,種田,黃頭仙人成道處,與西戎相近。好神鬼事,奉佛者多。

○七番

耕山種田,出駝、牛。類北胡,即西番種,俗謂野西番是也。

○隴木郎

有城一座,昔日番王建都於此,有百姓住坐。地土廣,人頗富,乃西戎之國也。

○大食弼琶羅國

有州四座,無國主,唯王豪更互主事。如婚嫁,取有孕牛尾為信,候牛生犢時,始還。娶妻須要男家割陽物曰人尾來,以為聘禮,女家還元割牛尾期信,女家得之甚喜,以鼓樂迎之。地產駱駝鶴,長六七尺,有翼能飛,食雜物,或燒赤熱銅鐵與之食,生卵如椰子,破之如甕甕有聲。國人好獵,日射獸而食。

○註輦國

西胡南印度也,自故臨易舟行而去,有象六萬,背立屋,載勇士,以金銀為錢。國人尚氣輕生,不同釜而爨,亦不共器而食。

○娑羅國

國人狼戾可畏,男女皆佩刃而行,但與人不睦即刺殺之,奔走他所。一月之內得獲則償命,一月之外出者不論。若他國人至,捫其婦人乳者,自喜曰:「你愛我。」若有私意,即出刃刺殺之。

○女真

在鴨綠之陽,長白山之下,古肅慎氏之國也。始因新羅人完顏氏者奔於國,遂家焉。地多產金,故女真阿古答稱帝,國號大金。其國人皆以魚鹿之皮為衣,風俗好歌舞,肘■〈月乘〉常帶利刃,晝夜不解,輕生重死,好戰鬥,無畏。所懼者惟野人,與野人為親者,即刺其面。

○弩耳幹

在女真之東北,與狗國相近。其地極寒,雪深丈余。衣狗皮,食狗肉,養狗如中國人養羊,不種田,捕魚為生。其年魚多,謂之好收。出海青,產白鹿,有一獸人莫能見,常有蛻下之骨角,如龍骨相似。

○大野人

國有大山林,男子奶長如瓠,曾被韃靼追趕至,將奶搭在手上奔走。會人言,食葉,即野人同。

○小野人

在女真之北,性狠戾,不畏生死,以殺死為吉祥,病終為不利,父子相殺,以為常焉。種類以黥面為號。

○采牙金彪

系西番木波人,其國頗富,有出產,尚財利,為番商者多,罕入中國。

○鐵東國

其國人甚富,出駝、馬、牛、羊,與西番相類,即西番之種土番是也。

○烏衣國

在韃靼黑海之北,鎮撫爬刺曾到,言其人皆衣黑衣,戴大黑巾,拖至膝腕,不令他國人見其面。常帶刀行,有見面者,即殺死。其國甚富,所賣之物,皆懸於市蓬之上,他國人欲買者,以物拴其上,方可換;上價少,即追而殺之。人稱燕子有烏衣國,非也。

○歇祭

其國皆平地,多林木,有房舍,人耕種為活。出良馬。人黃眼、黃毛發,即黃達子,專務劫掠回回諸國商貨。

○退波

系黑和尚,有城池房舍,出羊、馬,林木甚多,與西戎相鄰,酋長皆是剌麻主之。

○的剌普剌國

有城池,民種田,出明珠異寶,番國皆往彼國買賣者多,與撒母耳幹境相連。

○不剌

系西番,出羊、馬。人狠惡,尚戰鬥,罕與諸國通。

○回鶻

其先本匈奴,臣於突厥。突厥資其財力,雄北荒。大業中,自稱回紇。子曰菩薩。突厥亡,惟回紇最強。菩薩死,其酋與諸部攻薛延陀,殘之,並有其地。

○吐蕃

吐蕃本西羌,居析支水西。蕃、發聲近,故其子孫曰吐蕃,而姓勃窣野。其俗謂強雄曰贊,大夫曰普,故號君長曰贊普。其後有君長曰論贊,曰弄贊。

○於闐國

在西戎,釋氏之國,婦人衫褲束帶與男子同,死者以火燒之,收骨而葬也。佛書云:「佛見雁死於地,以沙葬之。」後因之以沙為冢數層,故稱曰雁塔。凡人死者,其骨共葬一塔,各依長幼而葬。居喪者剪發長四寸。後佛涅槃,循其故事,亦以沙為冢,其塔自此始。

○大食勿拔國

其國邊海,天氣暖甚,出乳香樹,逐日用刀斫樹皮取乳。每年春末有飛禽白天而降,如白絲鶉,肥而味佳。有大魚高二丈余,長十丈余,人不敢食,刳膏為油,肋可作屋桁,脊骨可作門扇,骨節為舂臼。又有龍涎成塊泊岸,人競取為貨賣。

○大闍婆

其國王系始因雷震石裂,有一人出,後立為王,其子孫尚存。產青鹽、綿羊、鸚鵡、珍珠、寶貝。又言其國中有飛頭者,其人目無瞳子,其頭能飛。其俗所祠名曰蟲落,因號落民。漢武帝時,因墀國使南方,有解形之民,能先使頭飛南海,左手飛東海,右手飛西澤,至暮頭還肩上,兩手遇疾風飄於海水外。

○東印度國

人性強獷,好殺伐,以戰死為吉利,以善終為不祥。昔周伯陽父惡其兇殺,化之,見《周書》。至周莊王九年四月八日,恒星不見,星隕如雨,是夜,釋氏生,能修性宗教,國人宗之,稱名曰佛。蓋佛者如中國稱神,彼皆稱佛。漢明帝時,其法流入中國。晉明帝時,其法大行。

○蘇都識匿國

國名夜義,有野人窟,人近窟住者五百余家。窟口作舍,設關籥,一年再祭。人有逼窟口,煙氣出,先觸者死,因以屍擲窟口。其窟不知深淺,其人皆如夜叉。

○龜茲國

漢武帝兵曾至其國,每至元日鬥牛、馬、駝為戲,七日觀勝負,以占一年羊、馬繁息,勝者則旺。

○焉耆國

每於十月十日,王出首領家,首領騎王馬一日一夜處分王事。十月十四日作樂。至元日,王及首領分為兩朋,各出一人著甲東西互擊,甲人先死即止,以占當年豐儉。

○馬耳打班

其人與回回同,食鼠初生未開眼者為上,進王則為孝順。

○入不國

有城池,種田,出胡椒。其地至熱,即南回回也。其國頗富商賈之利。

○西南夷

國人椎發跣足,衣斑花布,披色氈,背刀帶弩。其人勇悍,死而無悔,西戎皆畏之。

○西番

即鬼方,武丁征鬼方,三年克之。又曰鬼陰類,曰鬼戎,曰犬戎。無王子管轄,無城池房舍,多在山林內住,食人肉。其國人奉佛者,皆稱剌麻。

○鳩尼羅國

與新千里國同,此乃西番出佛牙石去處。其石如朽骨,妖妄者做成牙樣,曰佛牙,以誑人布施,求其財利。

○沙弼茶國

乃太陽西沒之地,有異人名狙葛尼到此,遂立文字。每至晚,日入聲若雷霆,國王每於城上聚千人吹角、鳴鑼、擊鼓,混雜日聲,不然則人皆驚死,罕有人至之。

○蒲甘國

其國至富,自大理五程至其國,自窊裏國六十程至之。隔黑水淤泥河,西番諸國不可通。國王戴金冠,金銀飾屋壁,以錫為瓦用,華麗之甚。

○斯伽裏野國

其地乃陰陽擊之方,近蘆眉國,山上有穴,四季出火。國人扛大石幹百斤,納穴中,須臾爆出,皆碎,五年一次火出。其火流轉海邊復回,所遇林木不燒,遇石焚之如炭,有神主之。

○昆侖層期國

其國地極熱,在西南海上,接海島,有大鵬飛則蔽日已,能食駱駝。昔有人拾其翎,截管可作水桶。有野人身如墨漆,鬈發,國人布食誘捉,賣與番商作奴,尚貨利也。

○暹羅國

國在海中,民多作商尚利,其名姓皆以中國儒名稱呼。其風俗男子皆割陰嵌八寶,人方以女妻之。海中有一島,島中之樹,其花須一匙二箸,狀如黑漆,人用之飲食,其油膩不能汙,若攪茶則化。

○虎六母思

其國在西南海中,回紇之國。其地至熱,出番布、珍寶,與西洋國頗同。

○西洋國

在西南海中,地產珊瑚、寶石等物。所織綿布絕細,瑩潔如紙。其人髡首,以白布纏頭,以金為錢交易,國人至富。

○烏仗那國

其國有土神,於此化大蟒,以濟饑渴,遂立其國。又與孔雀王啄崖滄泉,以愈眾疾,民稍富。

○真臘國

其國極熱,即南回回。凡嫁娶,女子九歲乃會親友,令僧作佛事,以指頭挑破女子童體,以血點於母額,以為利事,嫁人夫婦和。十歲即嫁。人與其妻通,其夫即喜。國人為盜,即斬手斷足,或以火印烙記黥額,死罪者以木椿穿其尻。

○西棚國

與真臘相鄰,風俗不同。其國望見天有一竅極明,土人稱天門。

○爪哇國

古闍婆國也,自泉州舶一月可到。天無霜雪,四時之氣常燠。地產胡椒、蘇木,無城池兵甲,無倉廩府庫。每遇時節,國王與其屬馳馬執槍校武,勝者受賞,親朋踴躍以為喜,傷死者其妻不顧而去。飲食以木葉為盛,手撮而食。宴會則男女列坐,笑喧盡醉。凡草蟲之類,盡皆烹食。市賈皆婦人,婚娶多論財,夫喪不出旬日而適人。與中國為商,往來不絕。

○道明國

與野人同,國人不著衣服,見著衣者即共笑之。俗無鹽鐵,以竹弩射蟲魚,俗稱脫個桂板者此也。

○近佛國

其國人性與禽獸同,在東南海上,多野島,蠻賊居之,號麻羅奴。商舶至其國,群起擒之,以巨竹夾而燒食,人頭為食器。父母死,則召親戚撾鼓共食其屍肉,非人類比也。

○散毛

種類甚多,喜戰鬥,不畏死。其諸洞惟散毛洞最大。

○交州

按《輿地誌》曰:「周曰駱越,秦曰西甌,故曰甌越。漢曰交趾。」杜氏《通典》曰安南。地產金,出象,出香,風景與兩廣頗同。國朝以為文禮之邦,以元帝之二太子贅婿於陳氏,以奉元祀焉。

○大琉球國

在建安之東,去海五百里。其國多山洞,各部落酋長皆稱小王,至生分彼此不知,常入中國貢,王子及陪臣皆入太學讀書。

○小琉球國

與大琉球國同。其人粗俗,少入中國。風俗與倭夷相似。

○占城

漢置林邑郡,其屬郡有賓童龍、賓陀陵、化州、王舍城,地方三千餘里,南抵真臘,北抵安南。廣州發舶,順風八日可到。國人多姓翁。產名香、犀象、珍寶,常為歲貢,王子入朝中國。比安南不尚文墨,尚戰鬥,喜師巫邪術。其民有犯訟不能決者,即令過鱷潭。其潭有神魚,能知人善惡,理虧者魚即食之。

○伯夷國

其國近雲南,風俗與占城同,人皆以墨刺其腿為號,養象如中國養羊、馬。其地出寶石、名香。

○三伏馱國

在西南海中,有山插環流千里,名大鐵圍山,人不可躋攀,今古無人得到此,天地設險之所也。惟有一竅可入,國人守之,其安南皆不能入,內有良田,珍寶出焉。

○可只國

西番出寶物處,境與撒毋耳幹相鄰,曰富貴番商,不入中國。

○馬羅國

出異寶生頭香,即西戎之國。其方多出寶物,人至醜惡可畏。

○印都丹

其人身黑色,地熱無雲,出佛之處。其國人多奉佛,而勇悍,少有慈心,風上故也。

○黑暗國

地產犀牛,與回鶻同,即南海中回回也。未嘗入中國,其俗皆與西洋同。

○天際國

西棚國望見天有一痕明亮,即是其國也。其國極富,城池宮室皆如中國,橋梁石柱皆用玉,有華表二根皆瑪瑙,產珍寶異香。大概天道左旋,每一年一周,天四極之際天光長多,如骨利國日長夜短是也。其國一年天旋到此,天光返照一遍,國人謂之天門開,非也。

○天竺國

國隸大秦,國主悉由大秦選擇,地產良馬。俗皆編發,垂下兩鬢。以帛纏頭,衫褲鞋襪。國內有聖水,能止風濤,番商人等以琉璃瓶而盛之,若遇風濤,灑之即止,與默枷國水同。

○大食無斯離國

出甘露,秋露降,暴之成糖霜,食之甘美。山有天生栗子,名蒲蘆,可采食。次年復生,名麻茶澤;三年再生,名沒石子。產麥、桃、榴等物,地窖之物數十年不壞。

卷下编辑

○撒母耳幹

在西番回鶻之西,其國極富麗,城郭房屋皆與中國同。其風景佳美,有似江南;繁富似中國,商人至其國者多不思歸。皆以金銀為錢,出寶石、珍玉、良馬、獅子。

○私訶條國

近女真。金遼山廟有石鼉,如人飲食將盡,向鼉作禮,則飲食悉具。其人多尚巫,談禍福。

○眉路骨國

其國似佛,有城七重,上古用黑光石砌就。有番人冢三百余所,胡稱曰塔。一所高八十丈,安三百六十房。人以毛色段為衣,肉面為食,金銀為錢,地產硼沙、摩娑石等物。

○藏國

其國有城池屋舍,地產大柳木,有五丈圍者。一日柳國,其空樹中可容二十人。

○勿斯裏國

其國百年不一雨,止有一天江,不知其源,水極甘,溢則四十日浸田,水退而耕。二年必有一白髮人從江水出,坐於石上,國人拜問吉兇。其人不語,若笑則年豐,悲則饑疫,良久復入水。古有狙葛尼建廟,頂上有鏡,如他國盜兵來者,先照見之。

○南尼華羅國

國人好佛教,尊牛,屋壁皆塗牛糞以為潔。各家置壇,以牛糞塗,置花木香供佛。路通西域,常有輕騎來劫,閉門拒之,數日絕糧而退。番商到彼,不得入室。

○乾駝國

其國乃屍毗王之倉庫之所,倉為火焚,米皆焦,至今尚存。得一粒服之,則終身無疾。

○頓遜國

國在海島上。人將死,親戚歌舞送於郭外。有鳥如鵝,飛來萬數,家人避之,其鳥食肉盡,乃去。即燒骨況水,謂之鳥葬。梁武帝時曾入貢。

○白達國

國王乃佛麻霞勿之子孫。諸國用兵,不敢侵犯。豪民多珍寶,食酥酪餅肉,少魚菜,產金、銀、玻璃等物。人以雪布纏頭上,即回鶻之類。

○吉慈尼國

盤山為城,尚胡教,禮拜堂百余所。出金、銀、金絲錦。富民居住七層樓閣,多畜牧駝、馬。地極寒,春夏雪不消,有雪蛆可食。

○阿薩部

同苗,凡食生,皆剖其肉重疊之,以石壓瀝汁。稅波斯、拂林等國。米及草子釀於肉汁之中,經數日變成酒,飲之可醉。喜歌舞。

○婆彌爛國

其國有山,巉巖峻險,上多猿。猿形絕長大,常暴田種,每年有二三十萬。國中起春已後,屯集兵與猿戰,雖歲殺數萬,不能盡其巢穴。去金陵二萬五千五百五十里。

○麻離拔國

其國產異香、龍涎、珍珠、玻璃、犀角、象牙、珊瑚、木香、沒藥、血蠍、阿魏、蘇合香、沒石子等貨,皆大食國至此傳易,官豪以金綿桃花帛纏頭,以金銀為錢交易,常為番商。

○單馬令

其國有酋長,無王。宋慶元間,進金五壇,金傘一柄。元求其利,不至。國人多富,尚寶貨,則利為酋豪。

○昆吾國

其國產寶鐵,切玉如泥,及火浣布。其國累塹為丘,象浮圖,有三層,屍幹居上,屍濕居下,以近葬為孝,集大氈居中懸衣服彩繒,哭祀之。

○三伏齊國

其國在南海之中,自廣州發舶,取正南半月可到。諸番水道之要沖,以木柵為城。國人多姓蒲,縛排浮水而居。官兵服藥,刀箭不能傷,以此霸於諸國。舊傳其國地面忽有一穴,出生牛數萬,人取食之,後用竹木窒其穴,乃絕。產犀、象、珠璣、異寶、香藥之類。

○婆登國

其人與回鶻類,在林邑之東,西接迷離國,南接訶陵。種稻每月一熟,有文字即書於貝葉。死者以金釧貫於四肢,後加婆律膏及沈檀龍腦,積薪以焚之。

○佛羅安國

自三佛齊國風帆四晝夜,可到其國,亦可遵陸。有地主。國有飛來銅神二個,一個六臂,一個四臂。六月十五日系佛生日,如有他國人來劫掠,大風驟作,船不可進。

○麻嘉國

其國是土神麻霞勿出世處,稱神為佛,廟後有神墓,日夜常有光,人不敢近,皆合眼而走過也。

○默伽臘國

其國出珊瑚,人用繩縛十字木,以石沈水中,棹船拖索而取,謂鐵網取珊瑚。

○故臨國

與大食相近,國人黑色,好事弓弩。中國船往大食,必自故臨易小舟而去,往返二年,彼多為盜。

○大食國

在海西南山谷間有樹,枝上生花如人首,不解語,人借問,惟笑而已,頻笑輒落。大食,諸國之總名,有國千余,其屬甚多。

○日蒙國

其國有房舍,種田出姜,人似黑蒙國結束,即西戎,風俗如回回。

○麻阿塔

其國有神名金剛民,有城池,種田,即西胡。其人多奉佛,為剌麻者多。

○方連魯蠻

其人語話難曉,人種田,出驢、馬,風俗與野人相似,但有家業,不水飲草宿耳。

○訛魯

人眼深發黃,壘木植為屋宇巢居而已,西胡犬戎之裔也。與野人無異,有巢居穴處之風。

○大秦國

西番之大國也,番商萃此。其王號麻羅弗,以布帛織出金字纏頭。地產珊瑚、生金、花錦、縵布、紅瑪瑙、珍珠等物,富甚。

○骨利國

在西北浣海之中,南望回鶻,出良馬,乃天外地極際之所,故日長而夜短,日光於地下所照故也。日沒後,天色正曛,煮羊方熟,天已曙矣。

○孝億國

在平川中,以木為柵,周十餘里,大柵五百余所。氣候常暖,冬不雕落。有羊、馬,無駝、牛。俗性質真,好客旅,軀貌長大,褰鼻黃發,綠眼赤髭,披發,面如血色。戰具惟槊一色。宜五谷,出金鐵,衣麻布。有襖祠三千余所,馬步甲兵一萬。不尚商販,自稱孝臆。丈夫婦人俱佩帶。每一日造食;一月食之,常吃宿食。國無河井,種植待雨出而生,以紫礦泥地,承雨水用之。

○新千里國

出石似朽骨如牙,奉佛者稱為佛牙,此誑人也。與鳩泥國相鄰。

○玉瑞國

其國產牛羊,民種田,有房舍,與西番同。富於西戎,專行諸番為商,少入中國,風俗與回回相類。

○擔波國

其國有城池,民種田,天氣常熱,地無霜雪。出獅子。與回回無異,有國君主之,番商交於鄰國。

○悄國

系西番,人甚狠,專食五谷過活,出牛、羊、馬。與野人何異,勇戰之士也,少通鄰國。

○三蠻國

其人不種田,只食土,死者埋之,心、肺、肝皆不朽,百年復化為人。一說與無■〈啓,月代口〉國民相類,與野人俗同。

○奇疣國

其國西去玉門關一萬里。其人一臂,性至巧,能作飛車,乘風遠行。湯王時,西風久作,車至豫州,湯使人藏其車,不以示民。後十年東風大作,乃令仍乘其車以還。

○登流眉國

真臘之屬郡,椎髻,纏帛蔽身。每朝番王出座,名曰登場,眾番皆拜罷同座,交手抱兩膊為禮。

○阿陵國

真臘之南,其國豎木為城,造大屋重閣,以棕皮蓋之。象牙為床,柳花為酒,以手撮食。有毒女,常人同宿即生瘡,與女人交合則必死,旋液著草木即枯。

○義渠國

在大秦之西,人死則燒之,薰屍煙上,謂之登煙霞。出犀象寶貨,其人與回鶻同。

○烏萇國

其國民有死罪,不立殺刑,惟徙之空山,任其飲啄。事涉疑似,以藥服之,清濁自驗,隨事輕重而決之。

○撥拔力國

國在西南海中,與野獸同。止食肉,常針牛畜取血和乳生飲之。身無衣,惟腰下用羊皮掩之。

○波廝國

其人矮小極黑,以金花布縵身。無城郭,王以虎皮蒙杌,出則乘軟兜或騎象。食餅肉,出異寶等物。

○晏陀蠻國

其國周圍七千里,人如黑漆,能食生人。地無鐵,唯磨蚌殼為刃。其國有一聖跡,用渾金作床,承一死人,經代不朽,常有巨蛇衛護。其蛇毛長二尺,人不能近。有一井,一年兩次水溢流入海,所過沙石經浸盡成金。

○默伽國

古系荒郊,無人煙,因大食國祖師蒲羅吽娶妻,在荒野生一子,無水可洗,棄之地下。其子以腳擦地,湧出一泉,甚清徹,此子立名司麻煙,砌成大井,逢旱不幹,泛海遇風波,以此水灑之即止。

○胡鬼國

其人身長大,無馬,步走,手持一長柄斧。其走如飛,逐鹿如犬,專以捕獵為生。兀良河韃靼因逐鹿偶至其地,為其所執。其胡鬼乃出,遂殺其妻子而出,胡鬼趕至河,不能渡則止。

○賓童龍國

占城之屬郡,地主出則騎象或馬,打紅傘,從者百人,執盾贊唱曰亞或仆。以葉盛飲食。佛書言王舍城即此地也,今有目連舍基存焉。

○獠

在牂牁,其婦人也,七月生子,死則豎棺埋之。有打牙者謂打牙獦獠,種類最多,不可以人事處,張獷難服。

○木耳夷

在獦獠西,以鹿角為器,其死則屈而燒之,埋耳後小骨。類人,黑如漆,小寒則掊沙自處,但出其面,常入朝中國。

○潦查(俗呼老抓)

其地產犀、象、金、銀,人性至狠,下窩弓毒藥殺人。其可笑者,凡水漿之物不從口入,以管於鼻中吸之,大概與象類同。

○紅夷

去交州不遠,在其境西北,與老抓、占城皆交州唇齒之國。其人不置衣,皆以布絹纏其身首,類回鶻,不產鹽。

○女人國

其國乃純陰之地,在東南海上,水流數年一泛,蓮開長尺許,桃核長二尺。皆有舶舟飄落其國,群女攜以歸,無不死者。有一智者夜盜船得去,遂傳其事。女人遇南風,裸形感風面生。又雲與奚部小如者部抵界,其國無男,照井而生,曾有人獲至中國。

○後眼國

兀良河韃靼曾見,不知國在何處。其衣帽與胡人同,項後有一目。其性狠戾,韃靼多畏之。

○阿黑驕

其國與野人同,人煙最多,盡在林木中住,無羊馬孳畜,射生打魚為活。

○盤瓠

帝嚳高辛氏宮中老婦耳內有■〈耳室〉耳,掏出如繭,以瓠盛之,以盤覆之,有頃,化為五色之犬,因名瓠犬。時有犬戎吳將軍寇邊,帝曰:「得其頭,吾以女妻之。」瓠犬俄銜人頭詣闕下,乃吳將軍之首也。帝不得已,以女妻之。瓠犬負女入南山穴中,三年生六男六女。其母復以狀白帝,於是帝封於長沙,武陵蠻今其國人,是其裔也。

○狗國

其國在女真之北,乃陽消陰長之地,得天地之氣,駁雜不純。婦人與人同,穿衣,能人言;男子狗也,不能語,其音狗嗥,不穿衣,食生肉。婦人食熟肉。遼有商人曾至其國,犬遇絕不令歸,其妻與箸十余只曰:「汝走數裏,可置一枚於地,狗見必銜歸家,汝方得脫為善。」狗能護愛家物之意故也。

○啖人國

名烏滸國,按杜氏《通典》:「其國在南海之西南,安南之北,朗寧郡所管。」人生長子輒解而食之,謂之宜弟,味甘則獻其君,君賞之,謂之忠。凡父母老則與鄰人食之,遺其骨而歸之。其鄰人之父母老,亦還彼食之。不令自死為葬汙地,食則死後免在生之業。凡娶妻美則讓其兄。其人蓬頭跣足,無衣,以絹纏於身,是其俗也。

○啰啰

即古僰人之國也,盤瓠之種。音出於鼻,性狠惡,不畏死,好食生。髻長一尺向上,以氈衫為衣,以女人為首長,曰母總官。一人納百夫為貴,其令甚嚴,刻木牌為令。

○阿丹

其國與羅羅同,乃西番種類,盤瓠之裔也,與雲南四川之境相鄰。

○沙華公國

即海寇也,其國在東南海中,其人常出大海劫奪人,賣之於闍婆國。

○莆家龍

南海之東,廣州發舶,順風一月可到。國王撮髻腦後,人民剃頭,以椰子撻水漿為酒,其色紅白,而味極佳。出胡椒、檀香、沈香、丁香、白豆蔻,常入貢。

○昏吾散僧

在山林中,人種田以食,與西番同,乃小部落之國也,但有酋長主之。

○黑蒙國

其國至富,有城池房舍。民種田。天氣常熱,人穿五色錦褲。其人多富,尚侈靡。

○蜒蠻

今廣取珠之蜒戶是也,蜒有三:一為魚蜒,善舉網垂綸;二為蠔蜒,善沒海取蠔;三為木蜒,善伐木取材。蜒極貧,皆鶉衣,得物米,妻子共之。

○五溪蠻

即洞蠻。遇父母死,行鼓踏歌,飲宴一月,盡產為槨,臨江高山鑿龕以葬,三年不食鹽。

○生黎

在兩廣山谷中,與洞蠻同。科頭跣足,短裙結帶,頭上諸物皆插;善強弩,食生肉,以猴為鲊,以鼠為煎,曰蜜唧唧。其性兇悍,不當差使。

○熟黎

近城邑者頗循教化,其俗與生黎同。在廣西亦有州牧所屬。

○苗

種類最多。凡草蟲皆生食,凡肉作令生蛆方食。娶妻答歌相合,遂為夫婦。父母老,賣與人家為奴,謂死後無罪。

○洞蠻

有土官掌之,其人皆與廣西人同。食蛇鼠為上等之饌,以猴肉為鲊,其人皆能下蠱殺人。

○都播國

與野人同類,鐵勒之別種,分為三部,自相統攝。結草為廬,不知耕稼,多百合,取以為糧。衣貂鹿皮,鳥羽為服。國無刑罰,盜者倍征贓。

○無腹國

在海東南。男女皆無腹肚,其說恐謬,無腹安能生育。

○無■〈啓,月代口〉國

在東海中。人無肚腸,食土穴居,男女死即埋之,其心不朽,百年化為人。錄民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化為人;細民肝不朽,埋之八年化為人。

○穿胸國

在盛海東。胸有竅,尊者去衣,令卑者以竹木貫胸擡之。俗謂防風氏之民,因禹殺其君,乃刺其心,故有是類。

○烏孫國

其國西有三爪蠻,有頭目地主,種田。身生長毛,出虜掠百姓,昔封烏孫公主之所。

○丁靈國

其國在海內。人從膝下生毛,馬蹄善走,自鞭其腳,一日可行三百里。

○柔利國

國人類妖,非人比也。曲膝向前,一手一足。《山海經》云:「在一目國東。」

○羽民國

在海東南岸巘間,有人長頰鳥喙,赤目白首,身生毛羽,能飛不能遠,似人而卵生穴處,即獸蝙蝠之類也。

○小人國

《山海經》曰:「東方有小人國,名曰靖。」長九寸,海鶴遇而吞之。昔商人曾至海中見之,乃在海尾閭穴所也。

○聶耳國

其人與獸相類,在無腹國東。其人虎文,耳長過腰,手捧耳而行。

○交頸國

兩腳脛曲而相交,與鬼相類,不正之氣也。

○長臂人

郎水中獸類同,在海之東。人垂手至地,專食魚蝦。昔有人在海中得一布衣,袖各長丈余。

○懸渡國

即猿屬,在烏耗之西,山溪不通,但引繩而渡。土人佃於石間,壘石為室,接手而飲,互相牽引與獸同。

○猴孫國

即抹刊剌國。若有別國兵來,眾猴防直有法,即不敢來侵犯,與獸同類。

○婆羅遮國

其人猴面人身,男女無晝夜歌舞,八月十五日行像及透索為戲,猴屬也。其種類皆以狗頭皮為帽。

○繳濮國

國人有尾,欲坐則先穿地作穴,以安其尾,如或誤折其尾,卒然而死。在永昌郡南二千里。

○文身國

其國極富,專用實貨,物至賤,行不賫糧。王居飾以金玉,市用珍寶交易,尚財利,好作商。凡人皆文其身,多者為貴。

○大漢國

其國在大漢之中,人鮮有到者。無兵戈,不攻戰;衣毛革,與文身國同,而言語異,即野人國。

○長人國

其人長三四丈。昔明州二人泛海,值霧昏風大,不知舟所向,天稍開,乃在島下。登岸伐薪,忽見一長人,其行如飛,二人急走至船上。其長人入海追之,遂前執船,舟人用弩射而退,方得脫。

國朝有使往遼陽,因風其舟,至其國。其人拿其舟,斬其一指,大若人臂,即此國也。

○三首國

在夏後啟北。其人一身三首,無衣,天地間之異氣也。

○三身國

在鑿齒國東。其人一首三身,非妖而何?人罕見也,俗傳有之。

○一臂國

在西海之北。其人一目、一孔、一手、一足,半體比肩,猶魚鳥相合。

○一目國

在北海外。其人一目當其面,而手足皆具也。

○長腳國

與長臂人類本同,常負長臂人入海捕魚,非水族之類而何?

○長毛國

國在玄股之北,居大海中。人短小,面體皆有長毛,被發,無衣,與猩猩之屬同。婦人做王,有城池,種田,居穴中。晉永嘉四年曾獲得之,莫曉其語。

○氏人國

在建木西。其狀人面魚身,有手無足,胸以上似人,以下似魚。能人言,有群類,巢居穴處為生,有酋長。

○南羅國

管小國五十四處,多產異寶。

○赤上國

按《唐史》:「自交州海行三月可到。」

○般番國

按《唐史》:「其國有二十四州,與狼牙接界,交州海行四十日可到。」

日國白花國浡泥國奔沱浪國陀盤地國奇羅國石樸國湓亨國白杞國賀屹羅國鄂崿國詹波羅國丁香國莆黃國羅殿國地竦國地域國迷羅國三泊國麻蘭國火山國師魚國彌舍國紅蘭國窊裹國蘭無裏國地主國黑間國

已上三十一國,其商不入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