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夢錄

異夢錄
作者:沈亞之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7

元和十年,亞之以記室從隴西公軍涇州,而長安中賢士皆來客之。

五月十八日,隴西公與客期宴於東池便館。旣坐,隴西公曰:「余少從邢鳳游,得記其異,請語之。」客曰:「願備聽。」隴西公:「鳳,帥家子,無他能。後寓居長安平康里南,以錢百萬質得故豪家洞門曲房之第。卽其寢而晝偃,夢一美人自西楹來。環步從容,執卷且吟。爲古裝而高鬟長睂,衣方領繡帶紳,被廣袖之襦。鳳大說曰:『麗者何自而臨我哉?』美人笑曰:『此妾家也,而君客妾宇下,焉有自耶?』鳳曰:『願示其書之目。』美人曰:『妾好詩而嘗綴此。』鳳曰: 『麗人幸少留,得觀覽。』於是美人授詩,坐西牀。鳳發卷,示其首篇,題之曰《春陽曲》,終四句,其後他篇皆累數十句。美人曰:『君必欲傳之,無令過一篇。』鳳即起,從東廡下几上取綵牋,傳《春陽曲》。其詞曰:『長安少女踏春陽,何處春陽不斷腸。舞袖弓彎渾忘卻,羅衣空換九秋霜。』鳳卒詩,請曰:『何謂弓彎?』曰:『妾傅年父母使教妾爲此舞。』美人乃起,整衣張袖,舞數拍,爲弓彎狀以示鳳。旣罷,美人泫然良久,卽辭去。鳳曰:『願復少賜須臾間。』竟去。鳳亦覺昏然忘。有頃,鳳更衣,於襟袖得其詞,驚眎,復省所夢。事在貞元中。後鳳爲余言如是。」是日,監軍使與賓府郡佐及宴客隴西獨孤鉉、范陽盧簡辭、常山張又新、武功蘇滌皆歎息曰:「可記!」故亞之退而著錄。

明日,客有後至者,渤海高允中、京兆韋諒、晉昌唐炎、廣漢李瑀吳興姚合曰:「吾友王炎者,元和初夕,夢遊吳,侍吳王。久之,聞宮中出輦,鳴笳吹簫擊鼓,言葬西施。王悼悲不止,立詔詞客作挽歌。炎遂應教詩曰:『西望吳王國,雲書鳳字牌。連江起珠帳,擇水葬金釵。滿地紅心草,三層碧玉階。春風無處所,悽恨不勝懷。』詞進,王甚嘉之。及寤,能記其事。」炎本太原人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