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畿輔通志 卷一 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一
  畿輔通志卷一     地理類三都㑹郡縣之屬
  詔諭
  世祖章皇帝
  順治元年
  登極
  詔曰我國家受
  天眷佑肇造東土
  烈祖邁圖鴻緒
  皇考彌廓前猷遂舉舊邦誕膺
  新命迨朕嗣服雖在沖齡締念紹庭永綏厥位頃縁賊氛游熾極禍明朝是用托重親賢救民塗炭乃方馳金鼓旋奏澄清既解倒懸非富天下而王公列辟文武羣臣暨軍民耆老合詞勸進懇切再三乃於今年十月初一日祗告
  天地
  宗廟
  社稷即皇帝位仍建有天下之號曰大清定鼎燕京紀元順治緬維峻命不易創業尤難况當改革之初更屬變通之㑹爰乃酌古准今揆天時人事之宜庶幾吏習民安彰
  祖功
  宗徳之大所有合行條例臚列如左
  順治十三年
  乾清坤寧宫告成
  詔曰帝王統御天下必先鞏奠皇居壮萬國之觀瞻嚴九重之警衛規模大備振古於兹朕自即位以來思物力之艱難罔敢過用軫民生之疾苦不忍重勞暫改保和殿為位育宮已經十載揆之典制建宫終不容已乃於順治十年秋卜吉鳩工今乾清坤寧等宮告成祗昭告
  天地
  宗廟
  社稷於順治十三年七月初六日臨御新宮懋圖治理念臣民之勞瘁宜恩赦之廣頒於戲定丕基於萬世益廑敬
  天法
  祖之心通寰宇為一家共躋物阜民安之盛布告中外咸使
  聞知
  順治十七年
  諭修明荘烈愍帝陵朕惟膺圖承祚統紹百王而創法宏模情殷勝國歴觀史冊興亡之迹考其治亂得失之由僉以政荒遂干天譴邦國既隳士民罔懐惟有明荘烈愍皇帝實治理之究圖惜贊襄之莫逮以致寇氛犯闕宗廟為墟追念喪師匪因失徳朕每念及此未嘗不惻焉傷心也頃者兩幸昌平周視明代陵隧躬親盥奠俯仰徘徊以彼諸陵規制咸壮麗相因獨愍帝之陵荒凉卑隘典物未昭原彼當年孜孜求治宵旰不遑祗以有君無臣薄海鼎沸洎乎國步傾危身殉社稷揆諸正終之例豈同亡國之君朕於凴弔之餘撫往興悲不禁流涕因欲繕治陵寝丹堊几楹慰靈爽於九原彰異數於奕䙫迺核少府金錢悉小民正供倘増工徒之費殊乖賦式之經然終不忍聴其闕略用是布告方州開導忱悃交相諭助聿新礱甃以肅松楸
  
  諭工部前代陵寝神靈所棲理應嚴為防䕶朕巡幸畿輔道經昌平見明朝諸陵寝殿宇牆垣傾圮殊甚近陵樹木多被砍伐向來守䕶未周殊不合理爾部即将殘毁諸處盡行修葺見存樹木永禁樵採添設陵户令其小心看守責令昌平道官不時嚴加巡察爾部仍酌量每年或一次二次差官察閱勿致疎虞特諭
  聖祖仁皇帝
  康熙八年六月十七日
  諭户部朕纘承
  祖宗丕基乂安天下撫育羣生滿漢軍民原無異視務俾各得其所乃愜朕心比年以來復将民間房地圏給旗下以致生民失業衣食無資流離困苦已極深為可憫以後圏占民間房地著永行停止其今年所圏房地俱著退還民間爾部即速通行曉諭昭朕加惠生民至意至於旗下無地亦難資生應否将古北等口邊外空閒之地撥給耕種著議政王貝勒大臣㑹同確議具奏特諭康熙十四年九月十五日
  諭禮部往代帝王陵寝所在地方理宜守䕶以妥神靈朕近行幸湯泉道經昌平見明朝諸陵殿宇雖存户牖損壊附近樹木亦被摧殘朕心深為憫惻爾部即嚴加申飭守陵人户令其小心䕶防仍責令該地方官不時稽察勿致仍前怠玩以副朕優禮前代之意特諭康熙十九年二月二十六日
  諭户部朕聞宣府等處嵗值大祲吾民乏食鬻賣妻子以自求活夫人孰不愛其室家哉至欲延一朝夕之命割其所親憯惻莫甚焉其遣爾部郎中明格禮馳驛速往㑹同地方官賑濟急拯艱厄以紓朕懐
  康熙二十年五月初十日
  諭户部比年以來宣府大同疊罹饑饉而邊外䝉古亦復㓙荒故發宣大存貯米石盡用賑濟朕思邊境糧儲所闗最要古稱九年六年之蓄蓋合侯甸藩畿通為之計豈僅謂公廩之充盈已也養人足食道貴變通可發京倉米二十萬石前運宣大備用其運送米石用就近地方驛站車夫不致糜費爾部核議具奏
  康熙二十年五月十二日
  諭户部宣府太原大同等處近罹災傷人民困苦所徵房號銀兩應與除免爾部議奏
  康熙二十年五月二十七日
  諭户部前因大同等處地方自去嵗饑荒百姓無食流離失所已經發銀二十萬兩遣官賑濟又将應徵房税悉與豁除務期小民家室復完不失故業今復差官各處察看閭閻尚多逃亡田土仍然荒棄耕種無資衣食奚賴朕心深為憫惻所有本年應徵地丁各項正賦并歴年帶徵拖欠錢糧盡行蠲免但小民困苦已極猶恐無濟目前此外有何應行事宜可以速拯災黎俾得存活者爾部即行詳議具奏以副朕軫恤百姓至意特諭康熙二十年九月二十日
  諭户部頃者朕巡行近畿至霸州地方見其田畝窪下多遭水患小民生計無資何以供納正賦其該州見在被淹田地應徵本年錢糧著察明酌量蠲免以示朕勤恤民隠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二十三年三月十七日
  諭户部民為邦本必年穀順成家給人足乃愜朕撫育羣生之意比者巡行近畿見閭閻生計僅支日用乃米價漸貴民食維艱又聞河南地方年嵗荒歉所在苦饑小民無以資生恐致流移失所朕心深切軫念直𨽻應作何平糴及勸諭捐輸河南應行緩徵併鼓勵捐輸設法賑濟等項事宜著九卿詹事科道㑹同確議具奏特諭康熙二十四年三月初六日
  諭大學士朕巡省南服見經過地方城垣圮壊者所在多有夫城垣者生民之保障所以衛吾人者也亟宜修築之其令地方官何以葺治下之工部即議取㫖行焉康熙二十四年四月初十日
  諭户部朕撫御方夏愛養黎元早作夜思勤求治理閭閻疾苦無時不深軫念欲使民生樂業比屋豐盈惟當已責蠲租萬姓得沾實惠直隸地方頻遇旱災小民匱乏宜加恩恤順永保河等處圈占地方應徵康熙二十一年地丁錢糧已經詔行蠲免所有直𨽻八府康熙二十三年未完地丁錢糧盡與豁除其順永保河未經圏占地方及真順廣大等處康熙二十四年應徵地丁各項正賦俱著免三分之一爾部速行該地方官通行曉諭務使人人得被膏澤以副朕勤恤民隠至意如有不肖有司借端朦溷私行重徵者或經參奏或被告發定行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二十四年九月二十一日
  諭大學士朕近觀牌樓原基甚深若将街衢掘至原基兩傍房屋皆在浮土之上難以久存而於觀瞻亦不相稱且所掘之土運於何處也至濬治䕶城河若積土城下遇雨水流入河内旋至淤塞在鑿河掘基需用帑金尚屬小事但慮興作無益應何法挑掘何方貯土爾等㑹同八旗都統副都統該部及各部院大臣步軍統領詳閲街衢議奏
  康熙二十四年十一月初四日
  諭户部朕惟自古帝王統一寰區懋先徳化必子惠黎元勤求民瘼俾幹止寧成家給人足而後世躋雍熙治登上理朕御極以來宵旰圖治未敢即安念切民依思培邦本雖編氓漸得遂生而閭閻正資惠養欲使羣生樂利比户豐盈惟頻行减賦蠲租庶萬姓得沾實惠前此用兵以來河南湖北兩省人民轉輸供億勞費繁多特沛仁恩以昭軫恤所有康熙二十五年應徵地丁各項錢糧著與蠲免一半其康熙二十四年未完地丁錢糧亦著盡與豁除又直𨽻獻縣河間縣河間衛江南宿遷縣興化縣邳州髙郵州鹽城縣山東郯城縣魚臺縣地方今年重罹水災小民艱苦亦應加恩軫恤所有康熙二十四年下半年二十五年上半年地丁各項錢糧俱與豁免爾部速行該地方官通行曉諭務使人人均被恩膏以副朕愛育蒼生至意如有不肖有司官役借端朦混及私行重徵者該督撫指名題㕘從重治罪如該督撫徇隠不行糾舉或經㕘奏或被告發定行一併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二十五年九月初九日
  諭户部自古帝王撫馭九有軫念民依凡鞠謀生養為計甚周猶以賜復蠲租為布徳行仁之要務朕嘉與海内元元共圖樂利弛征減賦時廑於懐惟頻渙恩施俾萬姓得沾實惠念直隸畿輔重地天下根本寛租之詔屢沛往年但順永保河較之畿南諸府差役倍多供億尤劇應加軫恤又湖廣湖南福建四川貴州地方昔年為賊竊踞民遭苦累今雖獲有寧宇更宜培養以厚民生應一體蠲免用昭愷澤直𨽻順永保河四府及四川貴州兩省所有康熙二十六年應徵地丁各項錢糧俱著蠲免二十五年未完錢糧亦著悉與豁除湖廣湖南福建兩省所有康熙二十六年下半年二十七年上半年地丁各項錢糧及二十五年未完錢糧亦與盡行豁免爾部速行該地方通行曉諭務使人民均被恩膏以副朕愛育蒼生至意如有不肖有司官役借端朦混及私行重徵者該督撫指名題㕘從重治罪如該督撫徇隠不行糾舉或經㕘奏或被告發定行一併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二十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諭禮部朕惟敬
  天奉
  祖郊祀廟饗必精白厥心竭誠致慎庶幾有孚昭格用洽明
  禋朕於祭祀
  壇
  廟每躬詣行禮未嘗不齋明袚濯實圖感通凡從事於祀典者皆宜表裏精誠䖍盡職掌近見執事陪祀各官間有因循怠忽視為具文不能盡志致慤共效昭事之忱殊為非禮嗣後務俾各秉誠心克恭祀事凡行禮儀節始終整肅毋得慢易副朕敬奉
  
  祖至意作何再加通飭永可遵行著九卿詹事科道㑹同詳
  加確議具奏特諭
  康熙二十五年十二月
  諭户部朕惟自古帝王撫馭寰區勤宣徳意必軫恤民隠加惠閭閻俾黎元樂業比户豐盈而後化協時雍治登隆理朕念切民依鞠謀生養欲使羣生樂利幹止寧成惟頻行減賦蠲租庶萬姓得沾實惠前念直隸畿輔重地王化所宜先大沛恩膏用培邦本而順永保河四府
  地方人民較之畿南差役倍多煩苦故将康熙二十六年地丁各項錢糧同湖南福建四川貴州四省錢糧盡與豁免比慮兵餉或有不敷真順廣大四府地方未經一體蠲免今聞此四府人民間有艱苦朕心深為軫念宜速施渥澤均示仁恩著将此四府康熙二十六年地丁各項錢糧盡行蠲免爾部速行地方官通行曉諭務使人民均沾實惠以副朕愛育蒼生至意如有不肖有司官役借端朦混私行重徵者該撫指名題㕘從重治罪如該撫徇隠不行糾舉或經㕘奏或被告發定行一併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二十六年二月初二日
  諭大學士京師重地所闗鴻鉅盜賊兇棍察緝宜嚴其在步兵尤為專責前步軍統領費揚古在任嚴於巡緝其所管轄屏絶情面今現任步軍校席特庫亦於情面能為拒絶巡緝管轄甚嚴若步軍統領總尉皆如席特庫盜賊兇棍畏罹法網自當歛跡京師庶得肅清左翼總尉穆呼達年老衰弱右翼總尉沙木布為人庸懦皆令解任二等侍衛達漢泰其人堪用可任管轄其代沙木布為總尉穆呼達缺選擇以聞俟此總尉之缺既補之後可令步軍統領總尉等㑹同於現任步軍副尉步軍校等員中察其不克任管轄庸劣者罷之其下兵部康熙二十八年十一月初六日
  諭大學士今嵗京師附近地方遇旱穀用勿登小民資生無計雖錢糧俱已蠲免加恩賑賚給以帑金而求糴米粟亦覺維艱依然無食困於生計朕念之每為憫然也頃朕躬詣山陵所過之地諮問民間疾苦閲視被災情形不僅艱難於米粟而已也雖燔爇之薪藁亦無之饑寒交迫曷以為生若不及時善加賑恤必致流移失所朕日夜焦勞不安於懐今兹適遇饑饉公家荘田及諸王以下大臣庶官殷實人等荘田積聚糧穀可酌量助給又直隸鄉紳富民有積穀者並令助給散賑其散給帑金務令實給小民以為薪槱之用如此似於饑民方有裨益汝等與九卿詹事科道官㑹同詳議以聞康熙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諭内閣朕意於祭祈穀壇文欲更製焉祈穀壇或有一代祀之亦有不祀之者輔臣時輟其祀矣朕以為民祈穀之故肇舉祀事每嵗祭文皆因舊詞比年穀未大登民艱於食夫特為民生致祭祈穀宜悉陳其情愫更製新詞此事内閣九卿詹事掌印不掌印科道官㑹同詳議來日早奏聞
  康熙二十九年正月初十日
  諭户部朕撫育黎元早夜孜孜惟厚生是亟重念積貯民之大命曽屢頒諭㫖令各地方大吏督率有司於豐稔之年曉諭編氓務令多積米糧俾俯仰有資㓙荒可備乃比年以來未見實心奉行閭閻蓋藏不能充裕常平積穀視等具文即如畿輔近地偶罹旱荒民間蓄積鮮少致為補苴之術嗣後直省總督巡撫及司道府州縣官員於積穀事宜切實舉行務令户有餘糧倉庾充牣縱遇儉嵗艱食無虞以副朕愛養生民至意如有仍前玩愒茍圖塞責儻遇災歉漫無儲備者将該督撫及地方各官一併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通行特諭康熙二十九年正月十一日
  諭户部朕撫御區宇夙夜孜孜惟期厚民之生使漸登殷阜重念食為民天必蓋藏素裕而後水旱無虞曽經特頒諭旨著各地方大吏督率有司曉諭小民務令多積米糧庶俾俯仰有資凶荒可備已經通行其各省徧設常平及義倉社倉勸諭捐輸米穀亦有㫖允行後復有㫖常平等倉積穀闗係最為𦂳要現今某省實心奉行某省奉行不力著再行各該督撫確察具奏朕於積貯一事申飭不啻再三藉令所在官司能具體朕心實有儲蓄何至如直𨽻地方偶罹旱災輒為補苴之術嗣後直省總督巡撫及司道府州縣官員務宜確遵屢次諭㫖切實舉行俾家有餘糧倉庾充牣以副朕愛養生民至意如有仍前玩愒茍圖塞責漫無積貯者将該管官員及總督巡撫一併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通行特諭康熙二十九年正月十二日
  諭户部朕惟阜民之道端在重農必東作功勤然後西成有賴畿輔地方去嵗遭罹荒歉已經蠲免錢糧特發帑金兼支倉粟賑濟雖小民餬口有資其子粒牛具恐多匱乏今時届首春田功肇始若弗經營措給将悞俶載之期播種不齊倉箱何望直𨽻被災州縣衞所窮民有不能自備牛種等項者該督撫率有司勸諭捐輸及時分行助給務令田疇遍得耕易毋致稍有荒蕪八旗官兵皆倚屯荘收穫用以資生若有被災貧乏耕作無力者該都統等通行各該佐領酌量佽助牛種所有荘田勿致播種後時以副朕敦本勸農愛養兵民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二十九年二月初三日
  諭内閣九卿詹事科道昨嵗畿輔荒歉朕慮民食維艱或至流離道路既蠲除其田租矣復特發帑金三十萬兩并動支常平倉粟令該撫徧行賑貸蓋期災黎得所毋使離散也今聞通衢相近之民雖已獲霑恩澤而僻壤窮簷究不能以自存致於越鄉去土者甚衆夫小民流移若此則司牧大吏所賑救者安在耶前所發三十萬帑金未審如何散給所在人民有無轉徙應遣部院大臣往加詳察至於四方流民率多就食京師今年五城粥厰雖經倍給銀米寛為其期但恐饑氓漸集無以遍贍罔克均霑慈惠宜増設粥厰擇各部滿漢賢能司官俾親賑焉爾等其㑹議以聞
  康熙二十九年七月初十日
  諭户部朕撫育黎元勤思治理足民之道宜裕蓋藏從來水旱靡常必豐年恒有積貯庶歉嵗不憂饑饉如康熙二十七年頗稱豐稔誠使民間經營撙節早為儲偫何至二十八年偶遇旱祲室皆懸磬總因先時無備遂致餬口維艱比蠲除正賦特發帑金分行賑濟所在官司悉仰體朕懐竭力從事被災之衆始獲安全儻非拯救多方則㷀黎必流移失所今霖雨時降黍苗被野刈穫在即可望有秋惟恐愚民不知愛惜物力狼藉耗費秖為目前之計罔圖來嵗之需縱令年獲屢豐亦難漸臻殷阜應行直省各督撫嚴飭地方官吏家喻户曉務俾及時積貯度終嵗所食常有餘儲用副朕軫念民依綢繆區畫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三十年二月初一日
  諭兵部京師為輦轂重地人民商賈四方輻輳京城内外統轄必有専責務俾稽察奸宄消弭盜賊然後商民得以安堵今城内地方既屬步軍統領管理城外巡捕三營又屬兵部督捕等衙門管轄内外責任各殊不相統攝遇有盜案反難察緝嗣後巡捕三營亦令步軍統領管理京城内外一體巡察責任既専則於芟除盜賊安輯商民庶有裨益其三營事務作何歸併管理著九卿詹事科道㑹同確議具奏爾部即遵諭行
  康熙三十一年正月初二日
  諭大學士去嵗陜西西安等處年穀不收罔有積貯以致閭閻困苦至極已遣使賑濟之矣直隸所轄地方素有儲蓄或州縣稍有不登即以所儲米穀從均贍給是以民生獲濟良多今年豐歉尚未可知陜西省府州縣現存米穀之數應行察明先時預備至各省府州縣皆令積貯米穀數千石則裨益黎庶者大矣可下各該督撫等令各府州縣積貯米穀其所積穀數當逐一繕册詳報户部著九卿詹事科道等㑹議以聞
  康熙三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諭户部朕念切民生時廑宵旰或在宮禁之中或經巡省之地務以編氓疾苦備悉諮詢其從各省來京陛見官員及往來奉使人等亦無不以該省雨澤曽否應時田畝有無收穫竝閭閻資生情形一一體訪比年以來因國家經費尚充遂将各省地丁額賦及舊欠錢糧節次蠲免即從前未經停徵之漕糧亦逐年免徵總欲使海隅蒼生培固元氣庶臻於家給人足之風今嵗畿輔地方雖禾稼未獲稔收初意小民餬口之需猶足資給未必生計遂致艱難頃者展謁
  山陵沿途察訪民隠見今嵗雨水過溢田畝被淹没者甚多穀耗不登米價翔貴又聞順天河間保定永平四府所屬皆然目前米價既貴将來春夏之際時值益昻小民必艱粒食此朕目所親覩若來嵗錢糧仍然徵收朕心實有未忍順天河間保定永平四府康熙三十三年應徵地丁銀米著通行蠲免所有歴年舊欠悉與豁除行文該撫曉諭各屬務令人霑實惠以副朕子育黎元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三十三年二月初一日
  諭内閣據户部所察霸州等十州縣存貯米五萬七千五百餘石穀八百石天津衛存貯米一萬石穀四萬四千一百餘石此米穀現在倉與否足以賑給與否若足用則以餘米平價糶與百姓可行與否山東漕糧截留數萬石平價糶賣則穀價不騰於民大有裨益今輓至何
  州縣平價以糶應截留米若千萬石即遣户部司官一員至巡撫郭世隆處令其逐一迅速詳議付彼齎奏康熙三十三年三月初八日
  諭大學士直𨽻所屬被災之霸州永清等州縣其發粟賑濟及以倉米平價糶賣彼地小民得沾實惠與否可遣官察視之爾等與九卿詹事科道㑹議以聞
  康熙三十三年九月十三日
  諭内閣今嵗雨水通州以南新築之堤完固無恙惟東北舊堤沖決數處此皆有闗於民田迅速堅固修築為切要也侍郎常書向曽遣閲視今仍令常書往詳㸔奏聞侍衛亦令一二人偕往
  康熙三十三年九月十九日
  諭户部朕惟黎元率育全恃農桑每遇嵗時豐穰比屋皆能自贍儻一經旱潦粒食無資即有俯仰不給之虞非相時緩急而先事圖維則補助之恩難以徧沛頃巡歴邊外道經密雲等處地方見田畝歉收米穀價貴閭閻匱乏衣食不充目前既已艱難來嵗何所倚賴宜豫為籌畫用俾資生著遣部院堂上官二員㑹同直𨽻巡撫親詣年嵗不登之各州縣詳察明白應作何區處賙濟確議具奏其八旗披甲當差及孤寡無依年老有疾中傷退閒人等有實係貧窶窘於謀生者著各該都統詳察姓名報部應作何恩恤爾部議奏著即遵諭行特諭康熙三十三年十一月初九日
  諭大學士去嵗發通州倉米每月以萬石平價糶賣大有濟於百姓今嵗通州附近之地穀米稔收仍照去年每月以萬石令倉場侍郎親自閲視平價糶賣
  康熙三十三年十一月初九日
  諭大學士密雲順義附近地方今年米穀未收出常平倉所貯米穀平價照常糶賣外朕所命轉運積貯之米每月發千石平價糶之此事遣户部賢能殷實司官各一員監視糶賣
  康熙三十四年正月二十六日
  諭内閣去嵗於直𨽻山東河南山西陜西江南諸省下詔捕蝗諸郡國盡皆捕滅蝗不為災農田大獲惟鳯陽一郡未能盡捕去嵗雨水連緜今嵗春時若或稍旱蝗所遺種至復發生遂成災沴以困吾民未可知也凡事必豫防而備之斯克有濟其下户部速勅直𨽻山東河南山西陜西江南諸巡撫準前制亟宜耕耨田畝令土瘞蝗種毋致成患若或田畝有不能盡耕者蝗始發生即力為撲滅毋使滋蔓為災
  康熙三十四年二月二十四日
  諭内閣通州道路曽禁行車令於兩傍行今兩傍圮壊來往維艱可弛其禁令於道中行車又京師大街之中亦令車行毋禁
  康熙三十四年六月十五日
  諭大學士近耍兒渡決口及天津以南此二處其相視河之故道可開河或達之海或達之大河者其識之於十月間奏聞當遣人往視
  康熙三十四年六月十五日
  諭大學士沙河鞏化城盧溝橋拱極城灞上諸地馬坊城垣勅工部察㸔於某地有可營建兵房若干間者同前造事併議以聞
  康熙三十四年九月二十四日
  諭户部直𨽻順天保定河間永平四府所屬地方今嵗水潦傷稼三農歉收朕巡幸所至徧加諮訪聞髙阜之産尚有秋成而卑下之田被潦者多計所收穫不能相敵雖經勘災頒賑不致仳𠌯失所而須辦錢糧若仍行徵取則民力匱乏難以輸将朕心深切不忍著将四府康熙三十五年地丁銀米全與蠲免用示寛恤其霸州雄縣香河寳坻四處皆有水道可以轉輸每處著發米一萬石各差司官一員齎往照彼地時價減值發糶以資民食著行文該撫通行曉諭俾均霑實惠副朕軫念災黎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三十五年二月初四日
  諭内閣通州至大通橋向無民船往來其有禁例乎今若令小舟汎載似於民生殊有利濟可令户工二部會同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侍郎具議以聞
  康熙三十五年七月初六日
  諭大學士此次軍興宣化府大同府飼馬修路百姓勞苦至矣爾等識之俟十月間啟奏以蠲來嵗田租康熙三十五年九月二十三日
  諭户部宣化府錢糧前已屢經蠲免但比年以來所屬各州縣牧養軍前需用馬匹又大兵絡繹往來各有支給經費而供億甚繁殊勞民力朕巡幸經臨深切軫念著将康熙三十六年宣化府屬地丁銀米全與蠲豁仍行文該撫通行曉諭俾民間均霑實惠以副朕寛恤黎元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三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諭大學士去嵗霸州等處州縣曽運通州之米與被災百姓減價平糶閭閻甚為得濟今年水災更甚應如去嵗運米於各州縣平糶可勅直𨽻巡撫沈朝聘何州何縣當運米若干與民懋遷之其作速詳察即繕滿字摺子具奏毋緩俟開印時也
  康熙三十七年二月二十五日
  諭内閣遣户部曽經保舉司官二員於被水災沿河之保定霸州固安文安大城永清開州新安等州縣截留山東河南漕糧每處運致一萬石以備積貯米價騰貴時平值糶賣勅户部速議具奏
  康熙三十七年二月二十五日
  諭内閣霸州新安等處此數年來水發時渾河之水與保定府南之河水常有泛漲旗下及民人荘田皆被渰没詳詢其故蓋因保定府南之河水與渾河之水匯流於一處勢不能容以致汎濫此二河道著左都御史于成龍往保定府南河著原任總督王新命往作何修治令其水自分流詳㸔繪圖議奏今值農事方興不可用百姓之力遣旗下丁壮備器械給以銀米令其修築伊等往時部院衙門司官筆帖式酌量奏請帶往於十日之内即令啟行
  康熙三十九年七月二十五日
  諭户部國家要務莫如貴粟重農朕宵旰圖治念切民生惟期年穀順成積貯饒裕於以休養黎元咸登樂利今聞直𨽻各省雨澤以時秋成大熟當此豐收之時正當以饑饉為念誠恐嵗稔穀賤小民罔知愛惜粒米狼戾以致家無儲蓄一遇嵗歉遂至仳離著該督撫嚴飭地方有司勸諭民間撙節煩費加意積貯務使蓋藏有餘閭閻充裕以副朕重農敦本愛養元元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四十年二月十五日
  諭直𨽻巡撫朕歴年省耕畿甸咨訪民隠屢行蠲賑加惠黎元近見霸州大城文安地居窪下被水最甚雖遇豐年民猶艱食其三州縣節年積逋及本年應徵地丁正項爾即将應蠲錢糧細加察明豁免所免數目仍行題
  報務使真正窮民咸霑實惠如有勢豪土棍包攬侵冒不肖有司聴胥吏作𡚁指富作貧假揑災傷以致澤不下究爾據實題㕘期於民困獲蘇以副朕愛養軫恤之意特諭











  畿輔通志卷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