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白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卷第二十四 白氏長慶集 卷第二十五
唐 白居易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日本活字本
卷第二十六

白氏文集卷第二十五

 墓誌銘 凡七首

 故賢妃京兆韋氏墓誌銘 并序

 故㑹王墓誌銘 并序

 故滁州剌史贈刑部尚書滎陽鄭公墓

  誌銘 并序

 河南元府君夫人滎陽鄭氏墓誌銘

  并序

 維陽SKchar大原王府君墓誌銘 并序

 鄜城縣尉陳府君夫人大原白氏墓誌

  銘 并序

 大原白氏之殤墓誌銘 并序

  大唐故賢妃亰兆韋氏墓誌銘 并

  序

德宗聖文神武皇帝元妃韋氏諱某字某

京兆人也曾祖某某官祖某某官父某某

官妃即某官府君第某女也母曰永穆公

元和四年四月某日妃薨于某𠩄以其

年四月某日詔葬于萬年縣上好里洪平

原上悼焉哀榮之禮有以加焉嗚呼惟韋

氏代德官業族系婚戚有國史家諜存焉

今奉詔但書地及時與妃之𠩄以由賢之

義而巳貞元中沙鹿上仙長秋虛位凡六

十九御之政多明於妃妃先以采蘩之誠

奉于上故能霜露之感薦于九廟次以樛

木之德逮于下故能分雲雨之澤洽于六

宮其餘坐論婦道行賛内理服用必中度

組紃有常訓言動必中節故環珮有常聲

七十二年禮無違者冊命曰賢不亦宜哉

貞元中號奉宮車誓留園寢麻衣告朔蓬

首致哀執匪懈之心視奠於靈坐修無上

之道薦福于崇陵殆兹殁身不衰其志故

葬之日掌文之臣白居易得以無媿之詞

誌于墓而銘曰

京兆阡兮洪平原兮歲巳丑兮日丁酉兮

惟土田兮與時日龜兮蓍兮偕言吉峩峩

新墳兮葬者誰德宗皇帝韋賢妃

  唐故㑹王墓誌銘 并序

元和五年冬十一月四日㑹王寢疾薨

于内邸大小斂之日上皆不舉樂不坐朝

恩也𧻗蘒"十二月十八日詔亰兆尹播監視

葬事⿱穴之于萬年縣崇道郷西趙原禮也是

日又詔翰林學士白居易爲之銘誌故事

也王諱纁字某德宗之孫順宗之子陛下

之弟㓜有令德早承寵章未冠而王受封

曰㑹夫以祖功宗德之慶父天兄日之貴

胙土列藩之寵好德樂善之賢宜乎壽考

福延爲王室輔嗚呼降年不永二十一而

終哀哉皇帝厚惇睦之恩深友悌之愛故

王之薨也軫悼之念有加於常情王之葬

也遣奠之儀有加於常數哀榮兼備斯其

謂乎銘曰

歲在寅月窮紀萬年縣崇道里㑹王薨葬

於此

  故滁州剌史贈刑部尚書滎陽鄭公

  墓誌銘 并序

周宣王封母弟桓公于鄭厥後因封命氏

爲滎陽人鄭自桓公而下平簡公而上世

家婚嗣咸詳于史諜故不書公諱某字某

五代祖諱某北齊尚書令是爲平簡公曾

祖諱某下邽郡太守王父諱某衛州剌史

皇考諱某祕書郎贈鄭州剌史公即祕書

第三子好學攻詞賦進士中第判入髙等

始授郾城尉無何本郡守移他郷州民有

暴悖者相率遮道麾訶不去公忿其犯上

立斃六七人採訪使奇之奏署支使攺浚

儀主簿轉大理評事兼佐漕務彭果領五

府奏公爲節度判官㑹果坐贓連累僚佐

貶光化尉移向城尉歷北海時祿山始亂

傳檄郡邑邑民孫俊鄧犀伽SKchar市人劫廪

藏以應公時巳去秩因𡚒呼率寮吏子弟

急擊之殺俊伽羅盡殱其黨繇是一邑用

寧朝庭羙之擢授登州司馬尋轉長史累

加朝㪚大夫入爲太子左賛善大夫尚書

屯田貟外郎太子中𠃔出攝淄州剌史俄

換萊州連有善最詔授檢校司勲郎中兼

侍御史充青萊登海密五州租庸使太尉

李公光弼鎮徐州剌史充海密沂三州招

討使加正議大夫賜紫金魚袋公威惠舊

著比至部而蒼山賊帥李浩與其徒五千

來降繇是三郡底定復入爲衛尉少卿相

國王公縉繞河南奏公爲副元帥判官未

幾除祕書少監兼滁州剌史本州團練使

居八載政績大成大曆十二年二月十五

日薨于楊州權⿱穴之于某𠩄享年七十有八

公凡七佐軍四領郡祿俸不積滯衣食無

常主常歎曰以飽暖活孀㓜以清白貽子

孫是吾心也逮啓手足卒如其志先是太

夫人常寢疾公衣不解髮不櫛者彌年侍

疾執䘮憂毀過禮公尤善五言詩與王昌

齡王之煥崔國輔輩聮唱迭和名動一時

逮今著樂詞播人口非一晩賦思舊遊詩

百篇亦傳於代前夫人清河崔氏贈清河

郡太君後夫人博陵崔氏贈博陵郡君生

子七人女七人長子雲逵有才名官至刑

部侍郎亰兆尹公由亰兆累贈至㪚𮪍常

侍刑部尚書次子微終潤州司馬次子公

逵有至行初公年髙就飬不仕及居憂廬

墓泣血三年淮南節度使本道黜陟使泉

朝賢𡊮髙髙參等累以孝悌稱薦嚮名敎

者慕之今爲侍御史上柱國滄景節度參

諆次子方逵衡州司士參軍次子震當陽

丞次子文弼幽州參軍次子安逵率府倉

曹㕘軍公自捐 --捐館舎殆逾三紀家國多故

未克反葬至元和年月日始遷兆于鄭州

新鄭縣某原祔先祕書塋二夫人從焉時

京兆巳即世諸弟在下位獨侍御史銜恤

襄事孝備始終見託追譔銘于墓石銘曰

世祿德門斯之謂可乆懿文茂績斯之謂

不朽二千石之祿七十八之年斯之謂貴

壽内史之顯揚柱史之孝行斯之謂有後

嗚呼鄭公榮如是哀如是又何不足之有

  唐河南元府君夫人滎陽鄭氏墓誌

  銘 并序

有唐元和元年九月十六日故中㪚大夫

尚書比部郎中舒王府長史河南元府君

諱寛夫人滎陽縣太君鄭氏年六十寢疾

殁于萬年縣靖安里私第𧻗蘒"明年二月十

五日權祔于咸陽縣奉賢郷洪瀆原從先

姑之塋也夫人曾祖諱遠思官至鄭州剌

史贈太常卿王父諱朝㪚大夫易州司

馬父諱濟睦州剌史夫人睦州次女也其

出范陽盧氏外祖諱平子亰兆府涇陽縣

令夫人有四子二女長曰泝蔡州汝陽尉

次曰拒京兆府萬年縣尉次曰積同州韋

城尉次曰稹河南縣尉長女適呉郡陸翰

翰爲監察御史次爲比丘尼名眞一二女

不幸皆先夫人殁府君之爲比部也夫人

始封滎陽縣君從夫貴也稹之爲拾遺也

夫人進封滎陽縣太君從子貴也天下有

五甲姓滎陽鄭氏居其一鄭之勲德官爵

有國史在鄭之源流婚媾有家牒在比部

府君世祿官政文行有故京兆尹鄭雲逵

之誌在今𠩄叙者但書夫人之事而巳初

夫人爲女時事父母以孝聞友兄姊睦弟

妺以悌聞發自知不自訓其淑性有如此

者夫人爲婦時元氏世食貧然以豐㓗家

祀傳爲燕之訓夫人每及時祭則終夜不

寢煎和滌濯必躬親之雖𨺚暑冱寒之時

而服勤親饋面無怠色其誠敬有如此者

元鄭皆大族合而姻表滋多凡中外吉凶

之禮有疑議者皆質於夫人夫人從而酌

之靡不中禮其明逹有如此者夫人爲母

時府君旣没積與稹方齠齓家貧無師以

受業夫人親執書誨而不倦四五年間二

子皆以通經入仕稹旣第判入等授祕書

省校書郎屬今天子始踐祚策三科以㧞

天下賢俊中第者凡十八人稹冠其首焉

由校書郎拜左拾遺不數月讜言直聲動

于朝廷以是出爲河南尉長女旣適陸氏

陸氏有舅姑多姻族於是以順奉上以惠

逮下二紀而殁婦道不衰内外六姻仰爲

儀範非夫人恂恂孜孜善誘𠩄至則曷能

使子逹於邦女宜其家哉其敎誨有如此

者旣而諸子雖迭仕祿稍甚薄每至月給

食時給衣皆始自孤弱者次及踈賤者由

是衣無常主㕑無異膳親者恱踈者來故

傭保乳母之𩔖有凍餒垂白不忍去元氏

之門者而况臧獲輩乎其仁愛有如此者

自夫人母其家殆二十五年專用訓誡除

去鞭扑常以正顔色訓諸女婦諸女婦其

心戰兢如履于氷常以正辭氣誡諸子孫

其心愧恥若撻于市諸子孫由是納下扵

少過致家於大和婢僕終歲不聞忿爭童

孺成人不識檟楚閨門之内熈熈然如太

古時人也其慈訓有如此者噫昔漆室緹

縈之徒烈女也及爲婦則無聞伯宗梁鴻

之妻哲婦也及爲母則無聞文伯孟氏之

親賢母也爲女爲婦時亦無聞今夫人女

羙如此婦德又如此母儀又如此三者具

羙可謂冠古今矣嗚呼惟夫人道移於他

則何用而不臧乎若引而伸之可以肥一

國焉則關睢鵲巢之化斯不遠矣若推而

廣之可以肥天下焉則姜嫄文母之風斯

不遠矣豈止於訓四子以聖善化一家於

厚者哉居易不佞辱與夫人㓜子稹爲執

友故聆夫人羙最熟稹泣血孺慕哀動他

人託爲譔述書于墓石斯古孝子顯父母

之志也嗚呼斯文之作豈直若是而巳哉

亦欲百代之下聞夫人之風過夫人之墓

者使悍妻和嚚母慈不遜之女順云爾銘

元和歲丁亥春咸陽道渭水濵云誰之墓

鄭夫人

  唐楊州倉曹叅軍王府君誌銘 并

  序

公諱某字士寛其先岀自周靈王太子晉

凡二十一代而生翦翦爲將畢夫二世而

生珣珣居大原故今爲大原人又十九代

而生瓊瓊爲後魏僕射諡孝簡公又二代

而生曾祖諱滿官爲河南府王屋縣令王

父諱大璡爲嘉州司馬諱昇爲亰兆府咸

陽令河南府伊闕令有文行學術應制舉

對沈謀祕略策登科詩入正聲集公即伊

闕第三子好學善屬文天寳中應明經舉

及第選授婺州義烏尉以清幹稱剌史韋

之晉知之署夲州防禦判官無何租庸轉

運使元載又知之假本州司倉專掌運務

歲終課績居多遂奏聞眞授永泰中勑遷

𧻗蘒"府户曹屬邑有不理者公假領之𠩄至

必理大曆中本道觀察使薛兼訓以公清

白尤異表奏之有詔權知餘姚縣令時海

宼初殄邑焚田荒公乃營邑室創器用復

流庸闢菑畬凡江南列邑之政公冠其首

其制邑闢田增户之績則㑹稽之諜地官

之籍載焉建中初選授楊州倉曹參軍至

四年七月二十六日疾殁于江陽縣之私

第春秋六十二夫人清河崔氏鳳閣舎人

融之姪孫鄭州司法昻之女婦順母訓中

外師之貞元二十年十一月十三日疾終

于三原縣之官舎享年六十二有子曰播

曰炎曰起咸以進士舉及第播應制舉對

直言極諌䇿授集賢殿校書郎累遷監察

殿中侍御史三原令炎旣第未仕起應博

學宏詞科選授集賢殿校書郎昆弟三人

不十年而五登甲科時論者榮之一女適

范陽盧仲通播等號護靈輿以永貞元年

十月二十五日遷祔于京兆府富平縣淳

化郷之某原從吉兆也嗚呼夫懋言行蓄

事業俾道積于躬者在人也踐大官賛元

化俾功加于民者由命也有其人無其命

雖聖與賢無可柰何維公受天地之和積

爲行發爲文宣爲用故在家以孝友聞行

巳以清廉聞莅事以幹蠱聞如金玉在佩

動而有聲其大者又常以經德秉哲致君

濟人爲巳任有識者深知之宜乎作王者

心膂耳目之官以經緯其邦家而才爲時

生道爲命屈名雖聞於天子位不過於陪

臣鬰鬰然殁而不展其用者命矣夫古人

云有明德大智者若不當世其後必有餘

慶今其將在後嗣乎不然者何乃德行政

事文學之具羙叢乎公之三子乎天其或

者殆將肥王氏之家大王氏之門以甚明

報施之道者也某不佞頃對策於王庭也

與炎同升諸科焉祗命於憲府也與播聮

執其簡焉及爲考文之官也又起在選中

焉辱與公之二三子游而聆公之遺風甚

熟故作斯文無隱情無愧辭焉銘曰

淮山道光淮水靈長繩繩子孫代有賢良

將軍輔秦武功抑揚孝簡翊魏天德闇彰

降及於公實生于唐大智全才應用無方

SKchar于郡三語有章承乏於邑一同載康

展矣之人何用不臧宜登大位俾紹前芳

嗚呼白錬之金不鑄干將十圍之材不作

棟梁公亦如之與世不當道不虚行後嗣

其昌

  唐故坊州鄜城縣尉陳府君夫人白

  氏誌銘 并序

夫人大原白氏其岀昌黎韓氏其適潁川

陳氏享年七十唐和州都督諱士通之曾

孫尚衣奉御諱志善之玄孫都官郎中諱

溫之孫延安令諱鍠之弟某女韓城令諱

欽之外孫故鄜城尉諱潤之夫人故頴川

縣君之母故大理少卿襄州別駕白諱季

𢈔之姑前京兆府户曹參軍翰林學士白

居易前祕書省校書郎行簡之外祖母也

惟夫人在家以和順奉父母故延安府君

視之如子旣筓以柔正從人鄜城府君敬

之如賔洎延安終夫人哀毀過禮爲孝女

洎鄜城殁夫人撫訓㓜女爲節婦及居易

行簡生夫人鞠養成人爲慈祖母迨乎㓗

蒸嘗敬賔客睦娣姒工刀尺善琴書皆出

於餘力焉貞元十六年夏四月一日疾殁

于徐州古豐縣官舎其年冬十一月權⿱穴之

于符離縣之南偏至元和八年春二月二

十五日攺卜宅兆于華州下邽縣義津郷

北原即潁川縣君新塋之西坎從存殁之

志居易等號慕慈德敬譔銘誌泣血秉筆

言不成文銘曰

恭惟夫人女孝而純婦節而溫母慈而勤

嗚呼謹揚三德銘于墓門恭惟夫人實生

我親實撫我身欲養不待仰號蒼旻嗚呼

豈寸魚之心能報東海之恩

  唐太原白氏之殤墓銘 并序

白氏下殤曰㓜羙小字金剛奴其先大原

人髙祖諱志善尚衣奉御曾祖諱溫都官

郎中王父諱鍠河南府鞏縣令先府君諱

季𢈔大理少卿山東別駕先大夫人潁川

陳氏封頴川縣君㓜羙即第四子也旣生

而惠旣孩而敏七歳能誦詩賦八歳能讀

書鼓琴九歳不幸遇疾夭徐州符離縣私

貞元八年九月權⿱穴之于縣南原元和九

年春二月二十五日攺葬于華州下邽縣

義津郷北岡祔于先府君宅兆之東三十

歩其兄居易行簡藐然巳孤扶哀臨穴斷

手足之痛其心如初且號其銘誌于墓曰

嗚呼剛奴痛矣哉念爾九歳逝不迴埋魂

閟骨長夜臺二十年後復一開昔葬符離

今下邽魂兮魂兮隨骨來




白氏文集卷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