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九

卷第六十八 白氏長慶集 卷第六十九
唐 白居易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日本活字本
卷第七十

白氏文集卷第六十九

 半格詩 律詩附 凡九十五首

  立秋夕涼風忽至炎暑稍消即事詠

  懷𭔃汴州節度使李二十尚書

嫋嫋簷樹動好風西南來紅釭霏微滅碧

幌飄颻開披襟有餘涼拂簟無纎埃但喜

煩暑退不惜光隂催河秋稍清淺月午方

徘徊或行或坐卧體適心悠哉羙人在浚

都旌旗繞樓臺雖非滄溟阻難見如蓬萊

蟬迎節又換鴈送書未迴君位日寵重我

年日摧頽無因風月下一舉平生盃

  開成二年夏聞新蟬贈夢得

十載與君別常感新蟬鳴今年共君聽同

在洛陽城噪處知林静聞時覺景清涼風

忽嫋嫋秋思先秋生殘槿花邊立老槐隂

下行雖無索居恨還動長年情且喜未聾

耳年年聞此聲

  題牛相公歸仁里宅新成小灘

平生見流水見此轉留連况此朱門内君

家新引泉伊流决一帶洛石砌千拳與君

三伏月滿耳作潺湲深處碧磷磷淺處清

濺濺碕岸束嗚咽沙汀㪚淪漣翻浪雪不

盡澄波空共鮮兩崖灧澦口一泊瀟湘天

曾作天南客漂流六七年何山不𠋣杖何

水不停船巴峽聲心裏松江色眼前今朝

小灘上能不思悠然

  春日閑居三首

陶士愛吾廬吾亦愛吾屋屋中有琴書聊

以慰幽獨是時三月半花落庭蕪緑舎上

晨鳩鳴牎間春睡足睡足起閑坐景晏方

櫛沐今日非十齋庖童饋魚肉飢來恣飡

歠冷𤍠隨𠩄欲飽竟快搔把䈥骸無檢束

豈徒暢支體兼欲遺耳目便可傲松喬何

假盃中渌

  又一首

廣池春水平群魚恣游泳新林緑隂成衆

鳥欣相鳴時我亦瀟灑適無累與病魚鳥

人則殊同歸於遂性𬗟思山梁雉時哉感

孔聖聖人不得𠩄慨然歎時命我今對鱗

羽取樂成謡詠得𠩄仍得時吾生一何幸

  又一首

勞者不覺歌歌其勞苦事逸者不覺歌歌

其逸樂意問我逸如何閑居多興味問我

樂如何閑官少憂累又問俸厚薄百千隨

月至又問年幾何七十行欠二𠩄得皆過

望省躬良可媿馬閑無羈絆鶴老有祿位

設自爲化工優饒只如是安得不歌詠黙

黙受天賜

  小閣閑坐

閣前竹蕭蕭閣下水潺潺拂簟卷簾坐清

風生其間静聞新蟬鳴遠見飛鳥還但有

巾掛壁而無客叩關二䟽返故里四老歸

舊山吾亦適𠩄願求閑而得閑

  遊平泉宴浥澗宿香山石樓贈座客

逸少集蘭亭季倫宴金谷金谷太繁華蘭

亭闕絲竹何如今日會浥澗平泉曲盃酒

與管絃貧中隨分足紫鮮林笋嫰紅潤園

桃熟採摘助盤筵芳滋盈口腹閑吟暮雲

碧醉舞春草緑舞妙艷流風歌清叩寒玉

古詩惜晝短勸我令秉燭是夜勿言歸相

携石樓宿

  池上幽境

裊裊過水橋微微入林路幽境深誰知老

身閑獨去行行何𠩄憂遇物自成趣平滑

青盤石仾密緑隂樹石上一素琴樹下𩀱

草屨此是榮先生坐禪三樂處

  夏日閑放

時暑不出門亦無賔客至静室深下簾小

庭新掃地褰裳復岸幘閑傲得自恣朝景

枕簟清乗涼一覺睡午飡何𠩄有魚肉一

兩味夏服亦無多蕉紗三五事資身旣給

足長物徒煩費若比簞瓢人吾今太富貴

  和思黯居守獨吟偶醉見示六韻時

  夢得和篇先成頗爲麗絶因添兩韻

  繼而羙之

宮漏滴漸闌城烏啼復歇此時若不醉爭

奈千門月主人中夜起妓燭前羅列歌袂

黙收聲舞鬟仾赴節絃吟玉柱品酒透金

盃𤍠朱顔忽巳酡清奏猶未闋妍詞黯先

唱逸韻劉繼發鏗然𩀱雅音金石相磨戞

  和夢得洛中早春見贈七韻

衆皆賞春色君獨憐春意春意竟如何老

夫知此味燭餘減夜漏衾煖添朝睡恬和

臺上風虚潤池邊地開遲花養艶語懶鸎

含思似訝隔年齋如勸迎春醉何日同宴

遊心期二月二

  櫻桃花下有感而作

藹藹羙周宅櫻繁春日斜一爲洛下客十

見池上花爛熳豈無意爲君占年華風光

饒此𣗳歌舞勝諸家失盡白頭伴長成紅

粉娃停盃兩相顧堪喜且堪嗟

  洗竹

布裘寒擁頸氊履溫承足獨立氷池前乆

看洗霜竹先除老且病次去纎而曲剪棄

猶可憐琅玕卜餘束青青復籊籊頗異凡

草木依然若有情廻頭語僮僕小者截魚

竿大者編茅屋勿作篲與箕而令糞土辱

  新沐浴

形適外無恙心恬内無憂夜來新沐浴肌

髮舒且柔寛裁夾烏帽厚絮長白裘裘溫

裹我足帽暖覆我頭先進酒一盂次舉粥

一甌半酣半飽時四體春悠悠是月歲隂

暮慘冽天地愁白日冷無光黃河凍不流

何處征戍行何人羈旅遊窮途絶粮客寒

獄無燈囚勞生彼何苦遂性我何優撫心

但自愧孰知其𠩄由

  三年除夜

晣晣燎火光氳氳臈酒香嗤嗤童稚戲迢

迢歲夜長堂上書帳前長㓜合成行以我

年最長次第來稱觴七十期漸近萬縁心

巳忘不唯少歡樂兼亦無悲傷素屏𦘕居

士青衣侍孟光夫妻老相對各坐一繩床

  自題小園

不闘門館華不闘林園大但闘爲主人一

坐十餘載迴看甲乙第列在都城内素垣

夾朱門藹藹遥相對主人安在哉富貴去

不迴池乃爲魚鑿林乃爲禽栽何如小園

主拄杖閑即來親賔有時會琴酒連夜開

以此聊自足不羡大池臺

  病中宴坐

有酒病不飮有詩慵不吟頭眩罷垂釣手

痺休援琴竟日悄無事𠩄居閑且深外安

支離體中養希夷心牎戸納秋景竹木澄

夕隂宴坐小池畔清風時動襟

  戒藥

促促急景中蠢蠢微塵裏生涯有分限愛

戀無終已早夭羡中年中年羨暮齒暮齒

又貪生服食求不死朝吞太陽精夕吸秋

石髓徼福反成災藥誤者多矣以之資嗜

慾又望延甲子天人隂騭間亦恐無此理

域中有眞道𠩄說不如此後身如身存吾

聞諸老氏

  贈夢得

前日君家飲昨日王家宴今日過我廬三

日三會面當歌聊自放對酒交相勸爲我

盡一盃與君發三願一願世清平二願身

強健三願臨老頭數與君相見

  逸老

白日下駸駸青天高浩浩人生在其中適

時即爲好勞我以少壯息我以衰老順之

多吉夀違之或㓙夭我初五十八息老雖

非早一閑十三年𠩄得亦不少况加祿仕

後衣食常溫飽又從風疾來女嫁男婚了

𮌎中一無事浩氣凝襟抱飄(⿱艹石)雲信風樂

扵魚在藻桑榆坐已暮鍾漏行將曉皤然

七十翁亦足稱夀考筋骸本非實一束芭

蕉草眷屬偶相依一夕同棲鳥去何有頋

戀住亦無憂惱生死尚復然其餘安足道

是故臨老心冥然合玄造

  遇物感興因示子弟

聖擇狂夫言俗信老人語我有老狂詞聽

之吾語汝吾觀器用中劒銳鋒多傷吾觀

形骸内勁骨齒先亡𭔃言處世者不可苦

剛強龜性愚且善鳩心鈍無惡人賤拾支

床鶻欺擒暖脚𭔃言立身者不得全柔弱

彼因罹禍難此未免憂患于何保終吉強

弱剛柔間上遵周孔訓旁鑒老莊言不唯

鞭其後亦要軛其先

  首夏南池獨酌

春盡雜英歇夏初芳草深薰風自南至吹

我池上林緑蘋㪚還合赬鯉跳復沉新葉

有佳色殘鸎猶好音依然謝家物池酌對

風琴慙無康樂作秉筆思沉吟境勝才思

劣詩成不稱心

  官俸初罷親故見憂以詩諭之

七年爲少傅品高俸不薄乗軒巳多慙况

是一病鶴又及懸車歲䈥力轉衰弱豈以

貧是憂尚爲名𠩄縛今春始病免纓組初

擺落蜩甲有何知雲心無𠩄著圌中殘舊

榖可備歲飢惡園中多新𬞞未至食藜藿

不求安師卜不問陳生藥但對丘中琴時

開池上酌信風舟不繫掉尾魚方樂親友

不我知而憂我寂寞

  閑居偶吟招鄭庻子皇甫郎中

自哂此迃叟少迃老更迃家計一不問園

林聊自娱竹閒琴一張池上酒一壷更無

俗物到但與秋光俱古石蒼錯落新泉碧

縈䊸焉用車馬客即此是吾徒猶有𠩄思

人各在城一隅杳然愛不見搔首方踟蹰

玄晏風韻遠子眞雲貌孤誠知猒朝市何

必憶江湖能來小澗上一聽潺湲無

  亭西墻下伊渠水中置石激流潺湲

  成韻頗有幽趣以詩記之

嵌巉嵩石峭皎㓗伊流清立爲遠峯𫝑激

作寒玉聲夾岸羅密樹面灘開小亭忽疑

嚴子瀬流入洛陽城是時群動息風静微

月明高枕夜悄悄滿耳秋泠泠終日臨大

道何人知此情此情苟自愜亦不要人聽

  閑題家池𭔃王屋張道士

有石白磷磷有水清潺潺有叟頭似雪婆

娑乎其間進不趍要路退不入深山深山

太濩落要路多險艱不如家池上樂逸無

憂患有食適吾口有酒酡吾顔恍惚遊醉

郷希夷造玄關五千言下悟十二年來閑

富者我不頋貴者我不攀唯有天壇子時

來一往還

  李盧二中丞各創山居俱誇勝絶然

  去城稍遠來往頗勞弊居新泉實在

  宇下偶題十五韻聊戲二君

龍門蒼石壁浥澗碧潭水各在一山隅迢

迢幾十里清鏡碧屏風惜哉信爲羙愛而

不得見亦與無相似聞君每來去矻矻事

行李脂轄復裹粮心力頗勞止未如吾舎

下石與泉甚邇鑿鑿復濺濺晝夜流不已

洛石千萬拳儭波鋪錦綺海珉一兩片激

瀬含宮徴緑宜春濯足浄可朝漱齒遶砌

紫鱗遊拂簾白鳥起何言履道叟便是滄

浪子君(⿱艹石)趂歸程請君先到此願以潺湲

聲洗君塵土耳

  北䆫竹石

一片瑟瑟石數竿青青竹向我如有情依

然看不足况臨北簷下復近西塘曲筠風

㪚餘清苔雨含微緑有妻亦衰病無子方

老獨莫掩夜䆫扉共渠相伴宿

  飮後戲示弟子

吾爲爾先生爾爲吾弟子孔門有遺訓復

坐吾告爾先生饌酒食弟子服勞止孝敬

不在他在兹而已矣欲我少愁憂欲我多

歡喜無如醖好酒酒湏多且㫖㫖即賔可

留多即罍不耻吾更有一言爾宜聽入耳

人老多憂貧人病多憂死我今雖老病𠩄

憂不在此憂在半酣時樽空座客起

  閑坐看書貽諸少年

雨砌長寒蕪風庭落秋果䆫間有閑叟盡

日看書坐書中見往事歷歷知福禍多取

終厚亡疾驅必先墮勸君少干名名爲錮

身鏁勸君少求利利是焚身火我心知巳

乆吾道無不可𠩄以雀羅門不能寂寞我

  夢上山

夜夢健上山獨携藜杖出千巖與萬壑遊

覽皆周畢夢中足不病健似少年日旣悟

神返初依然舊形質始知形神内形病神

無疾形神兩是幻夢寤俱非實晝行雖蹇

澁夜歩頗安逸晝夜旣平分其間何得失

  對酒閑吟贈同老者

人生七十稀我年幸過之遠行將路盡春

夢欲覺時家事口不問世名心不思老旣

不足歎病亦不能治扶侍仰婢僕將養信

妻兒飢飽進退食寒暄加減衣聲妓放鄭

衞裘馬脫輕肥百事盡除去尚餘酒與詩

興來吟一篇吟罷酒一巵不獨適情性兼

用扶衰羸雲液洒六腑陽和生四肢於中

我自樂此外吾不知𭔃問同老者捨此將

安歸莫學蓬心叟𮌎中分是非

  晚起閑行

皤然一老子擁裘仍隱几坐穏夜忘眠卧

安朝不起起來無可作閉目時叩齒静對

銅爐香暖漱銀瓶水午齋何儉㓗餅與𬞞

而已西寺講楞伽閑行一隨喜

  香山居士寫眞詩 并序

元和五年子爲左拾遺翰林學士奉詔寫

眞於集賢殿御書院時年三十七會昌二

年罷太子少傅爲白衣居士又寫眞於香

山寺藏經堂時年七十一前後相望殆將

三紀觀今照昔慨然自歎者乆之形容非

一世事幾變因題六十字以寫𠩄懷

昔作少學士圖形入集賢今爲老居士寫

貌𭔃香山鶴毳變玄髮雞膚換朱顔前形

與後貌相去三十年勿歎韶華子俄成婆

叟仙請看東流水亦變作桑田

  二年三月五日齋畢開素當食偶吟

  贈妻弘農郡君

睡足支體暢晨起開中堂初旭泛簾幕微

風拂衣裳二婢扶盥櫛𩀱童舁簟床庭東

有茂樹其下多隂凉前月事齋戒昨日㪚

道塲以我乆𬞞素加籩仍異粮魴鱗白如

雪蒸炙加桂薑稻飯紅似花調沃新酪漿

佐以酺醢味閒之椒薤芳老憐口尚羙病

喜鼻聞香嬌騃三四孫索哺遶我傍山妻

未舉案饞叟巳先嘗憶同牢卺初家貧共

糟糠今食且如此何必烹猪羊況觀姻族

間夫妻半存亡偕老不易得白頭何足傷

食罷酒一盃醉飽吟又狂𬗟想梁高士樂

道喜文章徒誇五噫作不解贈孟光

  不出門

彌月不出門永日無來賔食飽更拂床睡

覺一嚬伸輕箑白鳥羽新簟青箭筠方寸

方丈室空然兩無塵披衣𦝫不帶㪚髮頭

不巾袒跣北䆫下葛天之遺民一日亦自

足况得以終身不知天壤内目我爲何人

  感舊 并序

故李侍郎杓直長慶元年春薨元相公微

大和六年秋薨崔侍郎晦叔大和七年

夏薨劉尚書夢得會昌二年秋薨四君子

予之執友也二十年間凋零共盡唯予衰

病至今獨存因詠悲懷題爲感舊

晦叔墳荒草巳陳夢得墓濕上猶新微之

損館將一紀杓直歸丘二十春城中雖有

故第宅庭蕪園廢生荊榛篋中亦有舊書

札紙穿字蠹成灰塵平生定交取人窄屈

指相知唯五人四人先去我在後一枝蒲

柳衰殘身豈無晚歲新相識相識面親心

不親人生莫羨苦長命命長感舊多悲辛

  送毛仙翁 江州司馬時作

仙翁巳得道混迹尋巖泉肌膚氷雪瑩衣

服雲霞鮮紺髮絲並緻齠容花共妍方瞳

點玄漆高歩凌飛烟幾見桑海變莫知龜

鶴年𠩄憩九清外𠩄遊五岳巔軒昊舊爲

侶松喬難比肩每嗟人世人役役如狂顚

孰能脫羈鞅盡遭名利牽貌隨歲律換神

逐光隂遷惟余負憂譴憔悴湓江壖衰𩯭

忽霜白愁腸如火煎羇旅坐多感徘徊私

自憐睛眺五老峯玉洞多神仙何當憫湮

厄授道安虚孱我師惠然來論道窮重玄

浩蕩八溟闊志泰心超然形骸旣無束得

䘮亦都捐 --捐豈識椿菌異那知鵬鷃懸丹華

旣相付促景定當延玄功曷可報感極惟

勤拳霓旋不肯駐又歸武夷川語罷倐然

別孤鶴昇遥天賦詩叙明德永續歩虚篇

  逹哉樂天行

逹哉達哉白樂天分司東都十三年七旬

纔滿冠已挂半祿未及車先懸或伴遊客

春行樂或隨山僧夜坐禪二年忘却問家

事門庭多草厨少烟庖童朝告鹽米盡侍

婢暮訴衣裳穿妻孥不恱甥姪悶而我醉

卧方陶然起來與爾畫生計薄産處置有

後先先賣南坊十𠭇園次賣東郭五頃田

然後兼賣𠩄居宅髣髴獲緡二三千半與

爾充衣食費半與吾供酒肉錢吾今已年

七十一眼昏鬚白頭風眩但恐此錢用不

盡即先朝露歸夜泉未歸且住亦不惡飢

飡樂飮安穏眠死生無可無不可逹哉逹

哉白樂天

  春池閑汎 巳下律詩

緑塘新水平紅檻小舟輕解纜隨風去開

襟信意行淺憐清演𣻌深愛緑澄泓白撲

柳飛絮紅浮桃落英古文科斗岀新葉剪

刀生𣗳集鸎朋友雲行鴈弟兄飛沉皆適

性酣詠自怡情花助銀盃器松添玉軫聲

魚跳何事樂鷗起復誰驚莫唱滄浪曲無

塵可濯纓

  池上寓興二絶

濠梁莊惠謾相爭未必人情知物情獺捕

魚來魚躍出此非魚樂是魚驚

水淺魚稀白鷺飢勞心瞪目待魚時外容

閑暇中心苦似是而非誰得知

  宴後題府中水堂贈盧尹中丞

水齋歲乆漸荒蕪自愧甘棠無一株新酒

客來方宴飮舊堂主在重歡娱莫言楊柳

枝空老直至櫻桃樹已枯從我到君十一

尹相看自置府來無

  和敏中洛下即事

昨日池塘春草生阿連新有好詩成花園

到處鸎呼入騘馬遊時客避行水暖魚多

似南國人稀塵少勝西亰洛中佳境應無

限若欲諳知問老兄

  送敏中新授戸部貟外郎西歸

千里歸程三伏天官新身健馬翩翩行衝

赤日加飡飯上到青雲穏著鞭長慶老郎

唯我在客曹故事望君傳前鴻後鴈行難

續相去迢迢二十年

  南侍御以石相贈助成水聲因以絶

  句謝之

泉石磷磷聲似琴閑眠静聽洗塵心莫輕

兩片青苔石一夜潺湲直萬金

  閑居自題戲招宿客

水畔竹林邊閑居二十年健常𢹂酒出病

即掩門眠解綬收朝珮褰裳岀野船屏除

身外物擺落世間縁報曙䆫何早知秋簟

最先微風深樹裏斜日小樓前渠口添新

石籬根寫亂泉欲招同宿客誰解愛潺湲

  李留守相公見過池上汎舟舉酒話

  及翰林舊事因成四韻以獻之

引棹尋池岸移樽就菊叢何言濟川後相

訪釣船中白首故情在青雲往事空同時

六學士五相一漁翁

  閏九月九日獨飮

黃花叢畔緑樽前猶有些些舊管絃偶遇

閏秋重九日東籬獨酌一陶然自從九月

持齋戒不醉重陽十五年

  覽盧子蒙侍御舊詩多與微之唱和

  感今傷昔因贈子蒙題於卷後

早聞元九詠君詩恨與盧君相識遲今日

逢君開舊卷卷中多道贈微之相看掩淚

情難說別有傷心事豈知聞道咸陽墳上

樹巳抽三文白楊枝

  寒亭留

今朝閑坐石亭中爐火銷殘樽又空冷落

若爲留客住冰池霜竹雪髯翁

  新小灘

石淺沙平流水寒水邊斜揷一漁竿江南

客見生郷思道似嚴陵七里灘

  和李中丞與李給事山居雪夜同宿

  小酌

憲府觸邪峩豸角璅闈駮正犯龍鱗那知

近地齊名客忽作深山同宿人一盞寒燈

雲外夜數盃溫酎雪中春林泉莫作多時

計諫獵登封憶舊臣

  履道西門二首

履道西門有弊居池塘竹樹遶吾廬豪華

肥壯雖無分飽暖安閑即有餘行竈朝香

炊早飯小園春暖掇新𬞞夷齊黃綺誇芝

蕨比我盤飱恐不如

履道西門獨掩扉官休病退客來稀亦知

軒冕榮堪戀其柰田園老合歸跛鱉難隨

騏驥足傷禽莫趂鳳凰飛世間隱得身人

少今我雖愚亦庻幾

  偶吟

人生變改故無窮昔是朝官今野翁乆𭔃

形於朱紫内漸抽身入蕙荷中無情水任

方圓器不繫舟隨去住風猶有鱸魚蓴菜

興來春或擬往江東

  雪夜小飮贈夢得

同爲懶慢園林客共對蕭條雨雪天小酌

酒廵銷永夜大開口笑送殘年乆將時背

成遺老多𬒳人呼作㪚仙呼作㪚仙應有

以曾看東海變桑田

  歲暮夜長病中燈下聞盧尹夜宴以

  詩戲之且爲來日張本也

榮閙興多嫌晝短衰閑睡乆覺明遲當君

秉燭銜盃夜是我停燈服藥時枕上愁吟

堪發病府中歡笑勝尋醫明朝強出湏謀

樂不䛏車公更䛏誰

  病中數會張道士見譏以此答之

亦知數岀妨將息不可端居守寂寥病即

藥䆫眠盡日興來酒席坐通宵賢人易狎

須勤飮姹女難禁莫謾燒張道士輸白道

士一盃沆瀣便逍遥

  卯飮

短屏風掩卧牀頭烏帽青氊白㲲裘卯飮

一盃眠一覺世間何事不悠悠

  𭔃題餘杭郡樓兼呈裴使君

官歷二十政宦遊三十秋江山與風月最

憶是杭州北郭沙堤尾西湖石岸頭緑觴

春送客紅燭夜回舟不敢言遺愛空知念

舊遊憑君吟此句題向望濤樓

  楊六尚書留太湖石在洛下借置庭

  中因對舉盃𭔃贈絶句

借君片石意何如置向庭中慰索居每就

玉山傾一酌興來如對醉尚書

  喜入新年自詠

白鬚如雪五朝臣又入新正第七旬老過

占他藍尾酒病餘收得到頭身銷磨歲月

成高位比𩔖時流是幸人大曆年中𮪍竹

馬幾人得見會昌春

  灘聲

碧玉斑斑沙歷歷清流决决響泠泠自從

造得灘聲後玉管朱絃可要聽

  老題石泉

殷勤傍石遶泉行不說何人知我情漸恐

耳聾兼眼暗聽泉看石不分明

  送王卿使君赴任蘇州因思花迎新

  使感舊遊𭔃題郡中木蘭西院一別

一別蘇州十八載時光人事隨年改不論

竹馬盡成人亦恐桑田變爲海鶯入故宮

含意思花迎新使生光彩爲報江山風月

知至今白使君猶在

  出齋日喜皇甫十早訪

三旬齋滿欲銜盃平旦𫾣門門未開除却

朗之携一榼的應不是別人來

 會昌二年春題池西小樓

花邊春水水邊樓一坐經今四十秋望月

橋傾三遍換採蓮船破五迴修園林一半

成喬木鄰里三分作白頭蘇李SKchar濛隨燭

滅陳樊漂泊逐萍流雖貧眼下無妨樂縱

病心中不與愁自笑靈光巋然在春來遊

得且湏遊

  酬南洛陽早春見贈

物華春意尚遲迴頼有東風晝夜催寒縋

柳𦝫收未得暖熏花口噤初開欲披雲霧

聮襟去先喜瓊琚入䄂來乆病長齋詩老

退爭禁年少洛陽才

  對新家醖翫自種花

香麴親看造芳叢手自栽迎春報酒熟垂

老看花開紅蠟半含蕚緑油新醱醅玲瓏

五六樹㶑灧兩三盃恐有狂風起愁無好

客來獨酣還獨語待取月明迴

  携酒往朗之㽵居同飮

慵中又少經過處別後都無勸酒人不挈

一壷相就醉(⿱艹石)爲將老度殘春

  以詩代書酬慕巢尚書見𭔃

書意詩情不偶然苦云夢想在林泉願爲

愚谷烟霞侣思結空門香火縁每愧尚書

情眷眷自憐居士病緜緜不知待得心期

否老校於君六七年

  春盡日

芳景銷殘暑氣生感時思事坐含情無人

開口共誰語有酒回頭還自傾醉對數叢

紅芍藥渴嘗一盌緑昌明春歸似遣鶯留

語好住林園三兩聲

  招山僧

能入城中乞食否莫辭塵土汚袈裟欲知

住處東城下遶竹泉聲是白家

  夏日與閑禪師林下避暑

落景墻西塵土紅伴僧閑坐竹泉東緑蘿

潭上不見日白石灘邊長有風𤍠惱漸知

隨念盡清涼常願與人同每因毒暑悲親

故多在炎方瘴海中

  題新澗亭兼詶𭔃朝中親故見贈

何處披襟風快哉一亭臨澗四門開金章

紫綬辭𦝫去白石清泉就眼來自得𠩄宜

還獨樂各行其志莫相咍禽魚出得池籠

後縱有人呼可更迴

  病中看經贈諸道侶

右眼昏花左足風金箆石水用無功不如

廻念三乗樂便得浮生百疾空無子同居

草菴下有妻偕老道塲中何煩更請僧爲

侣月正新歸伴病翁

  遊豐樂招提佛光三寺

竹鞋葵扇白綃巾林野爲家雲是身山寺

每遊多𭔃宿都城暫出即經旬漢容黃綺

爲逋客堯放巢由作外臣昨日制書臨郡

縣不該愚谷醉郷人

  醉中得上都親友書以予停俸多時

  憂問貧乏偶乗酒興詠而報之

頭白醉昏昏狂歌秋復春一生耽酒客五

度棄官人異世陶元亮前生劉伯倫卧將

琴作枕行以鍤隨身歲要衣三對年支榖

一囷園葵烹佐飯林葉掃添薪没齒甘𬞞

食摇頭謝搢紳自能抛爵祿終不惱交親

但得盃中渌從生甑上塵煩君問生計憂

醒不憂貧

  池畔逐涼

風清泉冷竹脩脩三伏炎天涼似秋黃犬

引迎𮪍馬客青衣扶下釣魚舟衰容自覺

宜閑坐蹇歩誰能更遠遊料得此身終老

處只應林下與灘頭

  池鶴八絶句

  雞贈鶴

一聲警露君能薄五德司晨我用多不會

悠悠時俗士重君輕我意如何

  鶴答雞

爾爭伉儷泥中闘吾整羽儀松上棲不可

遣他天下眼却輕野鶴重家雞

  烏贈鶴

與君白黒太分明縱不相親莫見輕我每

夜啼君怨別玉徽琴裏忝同聲

  鶴答烏

吾愛棲雲上華表汝多攫肉下田中吾音

中羽汝聲角琴曲雖同調不同

  鳶贈鶴

君誇名鶴我名鳶君呌聞天我唳天更有

與君相似處飢來一種喙腥羶

  鶴答鳶

無妨自是莫相非清濁高仾各有歸鸞䳽

群中彩雲裏幾時曾見喘鳶飛

  鵝贈鶴

君因風送入青雲我𬒳人驅向鴨群雪頸

霜毛紅網掌請看何處不如君

  鶴答鵝

右軍殁後欲何依只合隨雞逐鴨飛未必

犧牲及吾輩大都我痩勝君肥

  談氏小外孫王童

外翁七十孫三歲笑指琴書欲遣傳自念

老夫今耄矣因思稚子更茫然中郎餘慶

鍾羊祜子㓜能文似馬遷才與不才爭料

得東床空後且嬌憐

  送後集往廬山東林寺兼𭔃雲臯上

 人

後集𭔃將何處去故山迢遰在匡廬舊僧

獨有雲臯在三二年來不得書別後道情

添幾許老來䈥力又何如來生縁會應非

遠彼此年過七十餘

  客有說

近有人從海上回海山深處見樓臺中有

仙龕虚一室多傳此待樂天來

  答客說

吾學空門非學仙今君比說是虚傳海山

不是吾歸處歸即應歸兠率天

  哭劉尚書夢得二首

四海齊名白與劉百年交分兩綢繆同貧

同病退閑日一死一生臨老頭盃酒英雄

君與操文章微婉我知丘賢豪雖殁精靈

在應共微之地下遊

今日哭君吾道孤寢門淚滿白髭鬚不知

箭折弓何用兼恐脣亡齒亦枯窅窅窮泉

埋寳玊駸駸落景掛桑榆夜臺暮齒期非

遠但問前頭相見無




白氏文集卷第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