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五 白沙子 卷之六
明 陳獻章 撰 東莞莫氏五十萬卷樓藏嘉靖中刊本
卷之七

白沙子卷之六

 七言絶

  戊午秋開化吾廷介縣愽校文於我省念

  太夫人𥘉度之辰在十月八日撤𣗥之後

  𦍒公程之便趍歸爲夀詩以送之

髙下元從脚板分江山冨貴㡬般人吾家子弟

官情薄欲把行蔵夀老親

  題伍光宇碑隂

㡬年滄海一碑成身後何須嘆不平天遣老兄

生少子千秋寒食𥙊公茔兄伯饒近生一子爲伍光宇後

  喜黄在登科

半醒半醉一儒巾黄卷青燈二十春晚醉鹿鳴

君莫訝龍頭還属老成人

龍頭還属老成人夜半雷聲已變春莫爲晨昏

留不去安車扶上白頭親在有老毋在堂故云

安車扶上白頭親徐積當年也爲貧憶昨扁舟

淮上路青山吾拜墓中人

  題松雪圖

元時有個趙松雪松雪于今又属誰一幅丹青

一瓢酒廖公來乞老夫詩

  半江十詠爲謝徳明賦

江湖城市氣交吞誰放蘭舟繋栁根肯與漁翁

通水界白頭破浪在江門

獨速溪𫟪舞短蓑月明醉影共婆娑手中握得

桐江線釣破江天不要多

水面煙濃白鳥低數峯青鎻夕陽西隔波莫是

仙源否恰到波心路已迷

隔波晴色裊孤烟萬𣗳桃花錦一川夜半天風

吹海立探花人在半江船

水到江心五百弓白鷗𩀱起雁孤衝竹篙㸃

菰蒲月如此風光我共公

𦘕𥿄𫾣針一杜詩水生花落两天機西風捲市

塵髙起也到江心不觧飛

溪槎汎汎月中眠横占波間一半天何許少年

三五軰夜深僯舫呌攤錢

碧海雲深鶴夢勞人間無地著盧敖不知若士

曽來否試向波心問小舠

醉則髙歌醒復悲老仙那有獨醒時江間碧浪

三千頃都與囬公入酒巵

半江秋水映斜陽㡬個神仙坐水旁酒是逡廵

花頃刻一尊韓愈對韓湘

  經陳氏家廟

牡蠣墻髙一廟深縁岡松栢晝隂隂我家爼豆

茅茨下只少黄金不少心

  題萬松庵璧

昔年曽賦萬松軒一飯松根有俗縁旋摘黄花

傳白酒真成東老對囬仙

  過東涌周貢士抱乳児乆住出迓

郷曲論交大父餘耳根狼藉病翁書小兒莫道

無靈性也傍寒塘望笋輿

  經曝日䑓周鎬所築鎬亡無子止一女

何處猿聲更㫁腸夜聞孤女哭凄SKchar淚㾗滴著

䑓旁𣗳縦到春風亦少芳

  𭔃𡊮腪林敬

頗憶江湖林子翼小齋留飯更𡊮暉人心人面

人人異賢軰如前共飯時

南州香櫃乆流傳亦賣東湖草SKchar錢莫共諸賢

理鉛槧只治香櫃過年年暉治香櫃自給近爲社學師矣

𡻕首詩緘𭔃早梅路傍先倩秉之開而今两眼

西風淚誰觧傳聲到夜䑓

(⿱艹石)道鴟夷觧了心五湖何用更千金魯連長揖

平原去風月無𫟪碧海深

  林緝熈縣愽張廷實進士何孝子子完先

  後見訪既而緝熈徃平湖廷實歸五羊子

  完還愽羅因賦四絶

春水江門一葉舟㡬人來此看垂鈎浮雲一散

無踪跡飛盡桃花江水流

昨夜江門把春酒滿舩明月唱陽関五羊城中

消息㫁君去東吳㡬日還

四百峯頭白鶴知老夫八月有幽期爾家正在

羅浮下莫向春風怨别離

長髯遺我一囊山鐡橋流水非人間我今决䇿

山中去踏㫁鐡橋無路還

  夢逰天台

路入天台第八重洞門剛與赤城通脚根㸃

虹橋下一笑那知是夢中

  伍伯饒送蜂窠至用韻荅之

獨憐溪竹隠花叢待得南山後到蜂昔日徃來

凾谷口如今只用一丸封

晚蜂隊隊過山房何䖏歸來嘴脚香辛苦奉君

臣子分可堪奴軰日偷甞

  賽蘭花開

晴光三日轉花枝坐對㣲馨忽有詩㳙滴未嘗

花上露南風莫只報人知

曲欄砌下少人窺戯蝶逰蜂忽滿枝君欲㝷花

須早計只今猶是未開時

㣲風巾袂細氤氲楚畹叢中别有春啜茗亦嫌

風景殺明朝載酒是何人

山花𧰟𧰟綴旒傍君愛深紅愛淺黄楚客見之

揮不去向人說是賽蘭香

  次韻南山送蜜

萬古西山杇骨叢中有䰟𩲸化爲蜂餓死空窼

不飛去猶爲君王守故封

寒花索寞不成叢口腹吾慙入臘蜂覔蜜嬌児

啼夜半未成新醸又開封

知從何䖏宿花叢清暁飛來又㡬蜂定有香魂

招不返逺尋芳氣落花封

䖏䖏山花好蜜房絪緼岩壑爲誰香相思道逺

無由𭔃此味年來只獨嘗

  戯贈館賔

松風和雨洒柴関過午雕胡飯始飡今日華卿

休怪訝徃年飢䑕囓陳山嘗舘白沙

  讀林進士信冝𥙊母墓文

淚血今朝灑鳯山鳯山元只在人間非関旅殯

無㝷䖏不與 皇華共載還

天涯四尺不封墳一去鳯山三十春莫辭更向

山前問恐有漁樵是異人

  𡊮侍御道龍川訃至

何處龍川去不歸山南山北雨雲飛晚風晴捲

三千尺好與歌筵作舞衣

憶昔青陽動海濵隔年草木預知春如今行路

無顔色盡是青陽去後人

  次韻栁渡頭荅鄊友

溪南溪北荔枝垂五月荷花欲捲旗忽有酒船

邀半路三杯不記主人誰

飯罷雕胡坐石磯白雲閑與鶴同飛神仙若道

吾無分那得身輕减帶圍

  題林進士廷玉継毋陳氏挽卷廷玉㓜 嗜醤薑其母毎

  求扵旁舎給之

與兒醤薑兒勿號前毋生之後毋勞大統岡頭

寒食酒一杯和涙洒香茅

  五月菊

露飲霜飡不記秋黄花三昧室中求區區形色

多相似争得先生爲㸃

小變春紅作淡粧山亭𥘉見一枝黄醉中忽眩

東籬眼起視金錢著SKchar

二頃南風秫正青督郵未到長官亭眼前雖有

黄花在不與陶公管醉醒

  題梁景行天壷書屋

打𡈽編茅費㡬錢白雲深夜一燈懸知君未是

壷山主只借壷山過两年

虀粥朝朝長白寺衣冠夜夜百原山三年枕席

何曽設一𥿄家書亦不看

  元夕

村南村北此宵同好景難消一老翁在䖏恐妨

年少樂踏歌歸去月明中

  正月菊

春到東籬花亦知紅桃白李更當時東風自領

芳菲去也爲秋香作意吹

廬阜髙歌九日杯盡将秋意放花開誰敎也向

東風裏㸃破千紅萬紫堆

  次韻吾縣愽别後見𭔃

聖賢生䖏是中華何䖏天涯何䖏家夫君認得

幽棲處江門月底釣魚槎

昨夜江門詠月歸今朝又領衡山詩千仞岡頭

一振衣乃見廬岡㸃化機

  題一峯遺墨後何知卷

穆穆熈熈在眼中君家卷裏忽相逢蒼煙緑𣗳

湖西路何䖏金牛吊一峯

  何生告還新喻因憶希仁先生平生故人

  不相見十有六年悵然有作附生它日見

  之爲我道之

忽忽人間十六年與公信息两茫然不知今日

江門路還到湖西是㡬千

  淵明愛菊

白衣剛到黄花下醒長官爲醉長官社裏新知

僧酒主門前髙枕石蒲圑

  和靖愛梅

懊惱梅花未有詩孤山馬上又攅眉後人拈岀

前人句作者元來自不知

  茂叔愛蓮

不枝不蔓體本具外直中通用乃神我即蓮花

花即我如公方是愛蓮人

  潘岳愛桃

潘𭅺夲自愛桃花種向河陽㡬萬家世有長官

如孟子還除花地付桑𢊆

  廢宅逢梅

花間無主竹籬空小徑斜穿曲巷通頼是暗香

䏻不息短笻破㡌得相逢

  與客夜飲

撃節歌聲未岀門照書燈火巳眠尊老妻喚醒

圑夢更與殷勤煮菜根

  辭徴文者

平生語黙鬼神知破戒随人老可SKchar三日褁糧

無此客手携空卷下堦遲

  崔潜送菊坡先生遺像至適郷人送紫菊

  一株遂以荅之

髙風千古鎮浮華儗酌寒泉薦菊花江上一株

紅帶雨丹青同日到山家

  舫子

此身天地一虚舟何處江山不自由六十一來

南海上買船吹笛共児謀

  木犀

暁枕東窓睡不來木犀造次隔籬開阿田小孫名也

拍手黄鸝到冩盡春風得意杯

東風披拂滿林塘脚債東山也未償捫虱不禁

春意動日華𥘉吐木犀香

茗碗朝朝怕侍児采花莫采稱心枝床敷愛就

東窓暖分付東風敵面吹

人間花草闘春肥粉蝶黄鶯接翅飛也愛白頭

肝肺好木犀墻下嚥朝暉

名花得見太平年擊壤聲髙壓管絃化日熈熈

春蕩蕩華夷何䖏不同天

白頭無酒不成狂典盡春衫醉一塲只許木犀

知此意晩風更爲盡情香

  書易隠求銘旌後感而有作

一題八字八低囬滿眼淒鿌筆下來春社去年

人不見茅簷燕子又飛囬

山林交分晩相投詩在寒江紫菊舟君去落英

還對我獨吟春雨㸔江流

半雨半晴鶯亂啼溪𫟪丈人還杖藜不見舊時

逰走伴白頭衝雨更衝𭰖

  移海棠花

小朶輕紅帶雨香柔條深翠引風長道人不是

看花客肯把墻隈借海棠

  暁飲忽醉擁禪衣坐睡

三杯過卯得瞢騰坐擁禪衣問殺更下砌握刀

山竹冗開門負水海棠生

  弄筆

白日一醒塵𡈽夢青山誰計髑髏春時當可出

寜須我道不虚行只在人

弄水忘歸真洒脫㸔山扶歩小逡巡等閑未許

丹青手搭颯平生𦘕此巾

  鴝鵒育雛于貞節堂東壁壁髙且危二雛

  堕地下乃𭕒而哺之悲鳴徬徨如在無人

  之境予憐之取雛納之巢紀以是作

将雛無力上榱題聲㫁殘陽翅忽低髙棟托身

君亦悞鷦鷯安稳只卑棲

海鷗來徃未忘機鴝鵒能言掠砌飛毋去巢危

雛落盡㗸䖝巢畔待雛歸

  江上

遲遲春日滿花枝江上群児弄影時漁翁睡足

船頭坐笑卷圎荷當酒巵

  有懐故友張兼素

穆穆熈熈只此風今人未見古誰同意中我了

牛醫子且放山齋水墨中

長安風雨閉門間陌上浮雲沒馬鞍從此江西

人勿論夫君髙只比廬山

萬里長安看我病夜闌两馬出携燈如今只有

西涯在宿草江𫟪露滿茔

  何宇新赴南亰來白沙告别云此行且復

  見定山時秋已盡矣以詩送之

孝子已爲人所稱世間留者乃何情故郷莫作

多時别阿母墳頭草又生

浦口柴扉㡬日開江門煙艇暮秋囬交情亦似

長江水南北年年送徃來

  閱光宇傳光風艇尋 樂齋白沙讀書𠩄今廢光宇長于予病𪖙毎疾作使一童𠋣背拉之便起衣冠坐習静忘其病也

君艇君齋古所呼忘年忘病舜之徒莫言外史

無憑㨿曽見當時拉背奴

  戯題顧進士瓊林晏圖

黄屋門前緩轡行上林花映賜衣明恠來老眼

糢糊甚道是㝷春杜少陵

  梅花

湖上詩仙骨已塵江門半𣗳復撩人携田拉畹

朝朝去江上田家秫酒新

雲隔溪扉水隔塵梅花留月月留人江門半醉

踏歌去紗㡌籠頭白髪新

春風䖏䖏馬蹄塵岸北花神冷笑人二十四畨

紅紫醉一畨零落一畨新

馬蹄懶踏六街塵閑憶當年拄頰人江海衣冠

零落盡梅花還對白頭新

精神交月不交塵看到黄昏故可人拈出孤

難状䖏一年詩債又從新

桃李安䏻踵後塵玉妃全是耐寒人瘦笻拄破

梅村月要看南枝出格新

梅塢風髙不起塵短笻𦕅立探花人山塘水淺

時窺影喜與年光不闘新

風逓㣲香洗渇塵獨行山路不逢人梅花𡻕𡻕

還依舊只看何人著句新

詩思梅花两絶塵破窓殘月夜窺人明朝走馬

東西去壁上空留醉墨新

雪崖江畔杳香塵天與孤髙逺俗人不忘滄波

别時意一枝還遣到圖新

  次韻廷實進士送倫長官出逰

我夣名山爲㸃頭名山到處是真逰床頭買酒

黄金盡那向長江更買舟

  新年田家

古田同井今同村同坐杯盤到子孫合是田家

愛元日白頭拄杖拜人門

  麥秀夫於城南小渚中累𡈽結茅居之容

  一之馬伯幹取酒共醉桃花下各賦詩爲

  樂秀夫謁余同作附其韻

春光淡蕩桃花潯絶岸囬風落碎金一路潺湲

煙鎻㫁無人知道此溪深

川練縈紆島上花世間遥望赤城霞仙源不比

凾関路老子來時坐一槎

我夢桃花何處潯水清蘋白一籬金羙人家住

紅雲島欲徃從之江水深

手拄藤枝鬂挿花夜𭣣沆瀣暁飡霞貴人已隔

門前水野老還通月下槎

紅白花開緑渚潯風光買我不論金輞川不借

閑人㸔只愛詩家著語深

漠漠春煙淡淡花竹𫟪孤嶼閣飛霞春江水滿

秋江水更著新槎換舊槎

安期只在海東潯何處名山浪鑄金欲向桃花

問消息柴門深鎻碧溪深

武陵春盡水流花洗却耶溪十丈霞晝坐竹根

看未足滿簑明月夜縈槎

東潯披卷盡西潯海月秋連萬頃金卷裏我䏻

題百首溪篷斟酒莫辭深

閉門春雨可憐花誰共花前傾紫霞但放此杯

深似海囬公肚裏得横槎

  得倫長官詩疑其果於逰而未可以逰次

  韻復之

一百青錢觧杖頭罇中有酒勝閑逰門前春浪

髙於屋莫向長江弄破舟

短檠細字冩蝿頭衰老而今尚好逰何處與君

談半偈玉䑓留作濟人舟

  贈張進士入亰

五年不岀獨何心萬里行囊又一琴難冩别離

今日意江門春水不如深

有心誰莫弄児嬉孔老枝條我亦知風日小塘

君不顧竹林藤簟自皇羲

䏻将糟粕委諸書影響人間不受驅五百年中

名世岀先王政敎果何如

津頭日暮送夫君别意那堪更遣聞芳𣗳鳥鳴

山雨過柴門空閉一溪雲

玉䑓居士玉䑓眠碧海三山病枕前君欲有爲

休問我白頭世事已茫然

㑹餘湯餅欲春䦨徃即公程亦不難不獨有官

兼有子老親羸得一開顔

南風吹上石門舟又到西華寺裏逰記得聮舟

此相送而今空有雪盈頭

昔曽𭔃住長安寺潦倒滄⿰氵𡨋夢不囬何處思君

還有夢青山斜日兩徘SKchar

  次韻東所送薑酒

寧知生蚤與生遲真鳯真麟出以時何䖏氤氲

薑酒氣香風吹入野人巵

病起朝天果未遲岀門剛遇鳯來時两山居士

何如喜一飲從敎累百巵

  與廷實看李世卿題竹

來㸔竹上舊題名已有清風挹世卿夭矯龍蛇

不堪捕安知不是野狐精

  題熊氏桐軒

湖海逢君四十年破琴殘韻尙依然棹歌夲是

閩南調傳到于今更不傳

桐軒云是勿軒孫何䖏江湖何處村古錦嚢中

風韻在㡬時彈向白沙門

  飲馬氏園贈童子馬國馨

日轉芭蕉䨥竇鳴飛飛蜂蝶喜新晴衰翁醉卧

溪園裏一曲春牛和國馨六𡻕䏻誦予春牛之句

白髮跏趺溪𣗳根還從地主見諸孫醉中自唱

漁家傲撃碎花𫟪老瓦盆

  喜晴

西林𭣣雨鵓鳩靈卷𬒳開窓對暁晴風日醉花

花醉鳥竹門啼過两三聲

  得沈大叅時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漳州發來書荅之

前後題緘两度𭣣春風無雁到漳州青燈一榻

南都夢囬首于今二十秋

  悼舊

里中興没一浮雲六十年中㡬度聞只恨墳荒

無𥙊掃前村更有未封墳何潜死踰十年并其母皆未塟

  馬文祥𭔃五氣朝元罏至

隠者年來少在山白雲㡬片落人間玉䑓小徑

蓬蒿底吾對吾罏盡日閑

人間葷血共𭭕娛誰作朝元五氣罏自汲山泉

煮春茗不留俗客炰江魚

合是神仙太乙爐旁通五竅似連珠如何水火

𭣣㓛用去問劉安下手𥘉

眼前詩景浩相撩何處丹爐火又消莫笑道人

歸未得秋風雲路㡬扶揺

  五月二十六雨民謂二十五六七日有雨主豊

時雨時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歌帝力今年今雨卜年豊路旁酒價

知天道何處醉郷眠此翁

  六月一日不雨民謂此日有雨主旱

窓眼隂晴暁未分一年憂樂稍相㝷山林自慣

清凉極且放今朝到鑠金

  圖新書舎中植蕉數夲璧間李世卿題句

  潮州饒鑑至讀之有所興起勉以小詩

一寸芳心卷却春竹枝遺響落圖新潮州客子

来何暮還對芭蕉索楚人

  贈梁景行赴春闈

宗烈平生讀書處老夫題作小壼山壼山不觧

留君住君著壼山夢裏㸔

  夢亡友𡊮徳純侍御

再試冝興割鷄手置之栢府公巖巖如何不返

龍川駕遺恨千年在嶺南

自别君來十九秋江門暮雨忽相𭠘當時呼酒

留君語却到如今羡海鷗

  周侍御文化将訪白沙阻風江上連日以

  詩迓之

長風不打𦘕船囬更爲山靈掃玉䑓走馬城中

具茶果青天白日繡衣來積雨是日得大霽

将晴積雨此何時我病山中乆不知騘馬今朝

在何處江𫟪人吏望旌旗

昔者吾聞周柱史青牛紫氣出凾関有心來鼓

⿰氵𡨋柁信息朝來已到山

  懐胡大叅希仁

魯連謝去都無事范蠡歸來未了心三十餘年

竆學道而今方識古人深

先生齒髮今如何我髮秋來白又多(⿱艹石)與先生

論出處江門只好聴漁歌

  梅下雜詩

虚名每𬒳詩家賣素艶常遭俗眼開向人間

非得計移根天上白龍池

向暖南枝已播詩北枝向冷尚遲遲肩輿欲過

江門去争得春風剪拂之

梅花信是菊花傳賞到梅花又一年處士豈非

詩俊傑長官元是酒神仙

  題瑞鵲卷序云成化九年𬒳薦入亰過江浦訪孔暘荘先生先生送予

  楊州偕行至六合縣經宿而去當是時周君文化令六合有聲後八年荘先生病猶

  卧家予乞終養歸侍下亦衰且老周君以監察御史按治吾廣過寒舎道舊於是周

  君舉荘先生昔者所爲賦瑞鵲詩俾予和之

瑞鵲多年我眼中笑烹牛𪔂夜燈同如今栢府

開詩卷還對樽前两病翁

  贈化州守鄭順觧官歸

湖上鴟夷乆買舟清風明月㡬冝休未知進退

存亡事只問歸來鄭化州

  贈羅梁還程郷

一峯諸子在通家生死交情俗可嗟泉壤有知

開口笑江門來共看梅花

飛岀一㠶何處風道人眠䖏玉䑓東春光一路

相随去朝雨渡頭花欲紅

世道如今𮗜我非衝寒猶肯到柴扉江門春酒

無多少須勸羅生一醉歸

翩翩𩀱SKchar一長笻意氣憑凌四百峯肯向程郷

𭻍一載長官真好主人翁

一客三旬住玉䑓梅花正傍玉䑓開客心暗與

梅花契去到明年臘又來

  蓬島煙霞圖贈羅定直一峯先生之子也

丹青誰弄煙霞筆題贈湖西公子行携過羅浮

莫開看羅浮怕有異人争

  輓林别駕汝和

昔𡻕逢君郭隗䑓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眉撫劍泰山摧紛紛白眼

輕豪俊只有余公觧愛才

别駕一城𦕅塞北短檠諸子自江南平生抱負

何由見塚上銘詩仔細叅

赤江經雨草淒淒山北山南路欲迷怕到使君

投轄䖏黒雲堆壠鷓鴣啼

有時江畔𠋣秋藤裊裊如聞撃楫聲春色眼前

人不見江花江水緫含情

  大田看山

春𭰖没SKchar大田潮溪北𥘉經獨木橋千丈峯頭

望東海三山正對杖頭瓢

  縣取脚色

蕭蕭白髮映春漪脚色年來自不知滿眼江山

難具報只将年月載公移

  炒蜆憶世卿

蜆酒三鍾一曲歌江𫟪長䄂舞婆娑如今歌舞

人何䖏慙愧春鐺蜆子多

奴拾枯枝給早炊鐺中風味此奴知春風觧憶

江門否正是江門蜆賤時

  雨中澷興

種桃之𡻕在單閼種竹如今又㡬年竹長桃枯

人老去釣船春雨日髙眠

急起翩翩白鶴𩀱黒雲将雨欲迷江人間未有

髙棲地何處深山著老龎

  問厚郭胡父子起居於其郷人蘇

居僯厚郭一鷄飛桂𣗳于今大㡬圍老憶舊時

燈火伴青山何處望霏㣲

  讀宛陵先生歷覧昔賢皆泯泯尋思魯叟

  自波波

几上凝塵封玉軫南風不入琵琶引仲由言志

夫子哂當泯泯時須泯泯

著漁蓑了唱漁歌受制江山老奈何溪上女児

閑抹鬂東㕓西市走波波

泯泯波波世與身都官两語到頭真後生更把

遺詩笑公亦人間半醉人

波波泯泯不同時静乆無憂動輙疑聖人坐北

吾曹逸天下蒼生怨望伊

  次韻羅明仲先生見𭔃

白頭一枕小廬山偶𭔃孤松十竹間朝市山林

俱有事今人忙處古人閑

髙軒頻過武夷山曽聴仙歌九曲間坡公莫𬒳

山僧笑只得今朝半日閑

誰輕朱𥿈愛青山囬首波波泯泯間萬籟無聲

天宇静先生還似野夫閑

三月啼鸎正滿山傍花随栁水雲間古來曽㸃

稱如許不是天公不放閑

武夷碧水照丹山按部時還到彼間東坡也𬒳

山僧笑只得今朝一日閑

  偶閱岳季方題啇山四皓圖次韻

道竆夫子不東周歷世紛紛講智謀四老(⿱艹石)

三傑比真成飲水勝封侯

水墨誰将𦘕此圖山人搔首看盧胡花水諸峯

流落盡白雲猶爲𨼆屠蘇

虎困龍疲戰两間孤標千丈起啇顔不将老眼

看人世肯爲留侯誤出山

定惠安劉理不難紫芝歌巳動長安試将脚色

從頭㸔髙何敢溺冠

  閱周溪圖作贈劉景林歸呈尊甫翁肅庵

  程郷令

太極無堦不可躋却從樓上望周溪周溪書院在太極之

南旁夾两樓天泉井名在書院两旁十丈無人汲雲谷亭名在太

極之東崦老翁來杖梨

月色溪光盪两楹酒醒開眼得蓬灜試問老仙

誰接引舂陵雲谷两先生

两仙何處舞霓裳天上人間思𣺌茫脚底飛雲

三萬丈随君不得到程郷



月下溪𫟪逐影行還聞何處㵼溪聲扶君直到

源頭看七尺芙蓉贈一莖



  丁明府置荘肅二節婦𥙊田邑人訟而奪

  之

𡻕月人間豈待深等閑興廢逓相㝷秪應節婦

墳頭月還照當年茂宰心

  贈晋江掌敎陳昌期赴任

身爲五典三綱主官作司徒典樂看敎授蘇胡

元有様莫将資級小儒官

  村晩

漁笛狂吹失舊腔采菱日暮闘歌長老夫獨面

⿰氵𡨋坐月上孤琴未觧囊

  對菊

溪遶廬岡宅遶沙眼前酒伴眼前花登髙此地

從頭記三十六囬無孟嘉

因花催酒酒催詩詩酒平生兩不𧇊秋到(⿱艹石)

詩與酒㸔花元似不曾知

菊逕旁通水背村秋光蕩𣻌短籬門與儂别様

何粧㸃笑挿金英滿𩯭根

映山映水两三叢移上山亭愛殺儂千古冷香

吹不㫁長官頭上㡌簷風

籬前水色映花光來坐漁竿弄晚芳西北酒SKchar

觧人意問人沽酒壓糟嘗

  代簡荅呉撫州次定山韻

何許蒼生望不休翩翩皂盖擁諸侯定山也未

忘情在更把黄州贈撫州

  送子長逰玉䑓兼懐林緝熈張廷實

十里崖雲古色黄白龍髙映玉䑓光山僧莫信

閑饒舌那得神仙此䖏蔵

山肯留人月肯𭻍好山好月好人逰誰還望見

羅浮影疑殺平湖五字謳緝熈逰圭峯詩云是箇小羅浮

來時⿰氵𡨋涬許同科曾聴圭峯踏月歌今日君𮪍

地官馬白雲招手奈君何

  贈𡊮暉用林時嘉韻

白首㸔雲共此䑓青山明月小遲囬何時得見

春風面更到明年二月來

風雨相留更晚䑓𫟪爐煮⿱觧虫餞君囬扁舟夜鼓

寒潮柁又是江門一度來

植竹爲垣土作䑓野橋分路到溪囬江門(⿱艹石)

瞿塘水何䖏逰人肯上來

青山依舊鎻溪䑓前度逰人去不囬頼是山人

無訴牒有人真夲賣山來

  冬至日示𡊮暉用前韻

靣璧山人不下䑓老隂消盡少陽囬白雲影静

千峯裏紫菊香騰十丈來

  𡊮暉乆在白沙𠉀容貫不至以詩來和之

冷雨淒風𭔃我䑓香林草屋夢空囬山中酒伴

何曽見水上詩瓢只謾來

  擬扵精舎旁結小庵以䖏𡊮暉

精舎巖西擬一䑓松髙竹宻路斜囬草庵半属

𡊮𭅺了好帶茶園一櫃來

  次韻贈胡地曹

梅塢傳觴是偶同小桃催放數花紅人間愛見

春風面天上還㸔斗柄東

今雨到門君又同四人對飲夜罏紅眼前莫道

⿰氵𡨋逺我欲乗槎更向東

  荅蔣方伯

筆下横斜醉始多茅籠飛岀右軍窩如何更作

山隂夢數𥿄換公𩀱白鵝

  得蕭文明𭔃自作草書至

草聖留情累十春熈熈穆穆果何人如今到處

張東海除是譚生觧識真

魏晋名家是一𨵿前驅黄米未知還却疑醉㸃

風花句四海于今㡬定山

束茅十丈掃羅浮髙榜飛雲海若愁何䖏約君

同洗硯月殘霜冷鐡橋秋

  送柑荅之

遺我紅柑索我歌狂歌不飲奈柑何大崖山下

無人𭔃日盡千瓢舞破蓑大崖世卿讀書處也

  𩀱鳯石在七星岩其一爲好事者取去族子冕以書來索題

𩀱鳯巖棲豈逺而玉䑓西望斗光垂蓬萊水闊

無因到願借山人一𨾏𮪍

鬼鑿寒巖萬丈開翩翩𩀱鳯忽飛來而今石化

孤鵉在何處人間去不囬

  龍山吟次韻陳冕

龍山氣𩲸小終南行者何年住此庵黄雲道人

飛两脚也到白龍天際巖

何䖏龍山吊古墳忽傳佳句到黄雲始知佛是

西方我報荅人間父母恩

老柱髙擎何處天滴醯洗蘚認當年山僧猶話

飛來日撞破龍山一道煙

第一山人俗姓盧脚踭塗字也碑趺寺旁老塔

依然是却道乹坤種種無

浮生日月易消磨囬首龍山月一阿想得當時

盧行者笑人乂手縛諸魔

風雨江門罷晚墟隔船燈火夜呼盧驚囬一𮗜

龍山夢閑對雲僧講地圖

  次韻蘇伯誠吉士

魯水何剛愛一沂江門新浴試新衣長風夜卷

殘雲去公抱大江明月歸

我浴江門㸃浴沂藤蓑自様製春衣㝷常只著

藤蓑去細雨斜風釣不歸

  喜楊敷至

笠影于今落海潮十年雲水夢相撩一𩀱我辦

雲卿SKchar萬丈携君訪鐡橋

  新年試筆

舎下水生春水開竹間波弄碧洄洄東風日日

江門道不盡官船打鼓來

  對影

風月情貞詩浩蕩江湖水濶蓑飄翩丹青不是

江門影又畫瞿曇又畫仙

  雨中偶得

髙浪張燈何處舡客𫟪風雨夜如年行人自有

明朝路莫遣隂晴不属天

  題陶憲長畫唐詩圖

詩中是𦘕𦘕中詩晴雪孤舟蕩晩暉同在五湖

煙景内是鴟夷不是鴟夷

  雨後𮗚園

二月平原水亂流㣲茫生意盎𥘉浮黄茅翠甲

驚人眼是我曽無爲草憂

  僉憲莆陽李公自海南征𥠖過白沙

蛇窟縦横木短弓霜風何處捲飛篷清時欲獻

征𥠖頌血刄猶誇甲胃雄

  飲名酒

徐孺眼欺湖水碧龎公心死鹿門深尊前水月

千千頃手上𢇁綸萬萬㝷

  𮗚競渡

快意深時恨亦深干戈何處不相㝷誰将五月

龍舟水盡洗中原虎闘心

  贈茶園何視履

讀易溪𫟪日巳斜晚風吹落釣魚槎江門水月

真無限也照先生㡌頂花

  題王廷直𦘕

曲肱帯酒眠花間有月穿松到我前人去華山

今巳乆丹青猶𦘕在山年

  贈李(⿱艹石)虚憲副

欲别未别情難吐白龍雨過黄雲暮莫辭冩盡

金盤露明日玉䑓君不顧

  次韻李憲副(⿱艹石)虚見憶

此蓑烟月此溪心隔水樵歌盡好音(⿱艹石)向東湖

傾此意先生真個似儂深

  贈𦘕師

髙枕松根不記秋秋來春去㡬時休山中此夢

公䏻𦘕我有黄金贈一舟

  次韻馬廣重過白沙

緑榕隂裏早秋天又借漁翁半日眠三度槁梧

携過此如今不記是何年

隂晴十里不同天獨𣗳溪𫟪看雨眠何處引杯

歸未得相思真有日如年

  葵山小睡次韻謝天錫

閒到忘閒始是閒閒中消得㡬葵山曲肱枕㫁

踈桐影夢遶白龍池上還

無心可比白雲閒白雲𬒳風吹出山道人肯比

桃花水流向人間更不還

  送劉程郷逰玉䑓

春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敷曽醉處秋風又拂長官衣黄雲不是

棲賢地𦂯到黄雲便說

  葵山受諸持齋者拜戯作示之

山花山鳥共諧嬉山石危横歩不知笑領頭陀

稱老宿真成老子是嬰児

  次韻張别駕古勞望白龍池

泓何處㵼天池泡沬君看水靣漦(⿱艹石)對崑崙

修缺典數篇休欠白龍詩

  睡起

天地蜉蝣共始終十年痴卧一無竆道人試畫

無窮看月在西巖日在東

  𠉀方伯東山劉先生

㡬䖏龍光發夜凾𦘕船信息滿東南津頭小吏

SKchar勤報坐𬋖爐香月底庵

  贈夏進士昇

春日春風江𣻌沙官船不發對山家山杯一舉

山翁醉笑㸃青藜數岸花

  顧别駕欲人以號稱不以官口號取笑

别乗官髙上元簿夫君英氣盖東南何須不學

程明道只要人稱顧勉庵

  書稱顧别駕勉庵别駕詩以愽

勉庵别駕今相随書法兼之盖亦冝(⿱艹石)道是名

皆外物因君分别却生疑

  顧别駕來敎民板築復以詩見示次韻奉

  荅

斛板親傳易簡方旁𮗚㸃㸃復行行無人不拜

先生賜茅屋家家是土墻莆中呼板築之具曰斛板

  宿雲卧軒

世間何喜復何悲風雨蕭蕭過短籬小睡正酣

童子問公今是夢是醒時

不妨到處與人群借宿山齋酒半醺我得五龍

傳睡法枕㾗猶帶華山雲

了無意緒向諸縁到處茅椒可借眠白日與人

同在夢不應疑我是神仙

  讀漳州張太守㓛徳碑

罷守三州卧两山漳州面目此碑間郡人欲識

𮐃庵老也傍斯文捉一斑

  次韻黄澤飲酒見𭔃

南山北山花𥬇人有酒不肯延佳賔請君試向

西園看又减黄鸝一半春

拚飲如何更問人樽前不見李元賔晨朝有酒

晨朝醉莫待黄昏老却春

  謁鄧家山墓

擲谷鸎聲向此沉遶墳春色爲誰深𥿄錢灰 -- 灰 冷

桐花落已𬒳愁風捲到心

  送扇與萬松庵

山中圑扇織朱藤小把還誇入手䡖見說髙齋

蚊嘴赤夜深來擈老先生

  次韻劉方伯東山見𭔃

一爲雷雨沛西東十郡民歸岳伯㓛我有江門

水千頃春來只好浴鳬翁

  松𨼆輓詩薛㢘憲父也

清静忘機樂未休水風何處弄浮漚典刑今在

山頭月曽照踈松枕畔秋

  送薛㢘憲江門

江上看雲獨送君廬山雲亦華山雲觧衣半餉

雲中坐𦂯出雲來路又分

無端聲色謝盲聾多少人心弊弊中萬里青天

今日送江門津口一㠶風

東山於我問漁磯君見東山詠我詩莫共越人

謀岀處直夫先謝外䑓歸東山劉時雍也陳壯字直夫江西僉事山隂人

  謝東山惠廣西酒

月下花前舞影欹桂江酒羙獨斟時眼前莫道

都忘𨚫也向東山有報詩

  李評事題其弟世卿詩卷曰采菊盖取予

  贈世卿古詩首句語名之因題

是䖏江山有釣蓑相逢休要問如何閑吹黄鶴

樓前笛即是廬山采菊歌

  次韻世卿再至白沙

脚底白雲無定方風流到處賀知章這囬却是

無人見走共漁翁酒䖏蔵

  茂卿評事惠扇荅之時世卿在舘中

逺望不見大崖山君家兄弟果皆難不知風動

今多少也到先生掌握間

  度楚雲䑓前小橋

一木欲度溪岸髙江門丈人放歩牢脚底太行

開㡬片秋風随處灑鴻毛

  用前韻荅張直兄弟𦔳修楚雲䑓

託契青蓮意便髙千秋分付此䑓牢先生醉拍

藜床笑笑殺楊朱靳一毛

  偕一之世卿詣楚雲䑓偶作呈世卿

小立三人静楚雲水田漠漠向秋分千峯𥬇指

來時路黄鶴樓前月是君

半牀明月半牀雲光景行窩到㡬分眼角東⿰氵𡨋

秋一片邵堯夫也不如君

  代簡奉𭔃饒平丘明府

何䖏思君獨舉杯江門薄暮釣船囬風吹不盡

寒蓑月影過松梢十丈來

  𭔃廷實制中

東閣摩挲舊雨琴青山囬首又秋深制中面目

今何似折盡寒燈半夜心

  聞黄澤發觧

𥬇領秋風第一花文章誰敢謗飛沙狂歌欲買

花前醉不怕無錢付酒家

  和林子逢至白沙

一様春風㡬様花乹坤分付各生涯如今着我

滄江上只有秋香擈釣槎

  秋夜楚雲䑓小集贈俞溥

新秋有客來信豊風月此杯𦕅此同江山闊幅

無人話六七青𫀆一病翁

  憶衡山呈世卿

身䡖何處謝炊煙石洞松脂不記年尺牘巳通

南嶽主一丸還有白龍仙

今日山齋擁敝綿幽懐抱SKchar又經年湘中憶我

無歸路更住衡山㡬日船

楚山西望翠重重說著衡山便不同九尺仙笻

𠋣墻角待君來問祝融峯

曲肱何處枕湘流不到名山死不休髙詠祝融

峯頂月與君當作逍遥逰

  即事

照眼春光爛不𭣣江亭一雨欲成秋道人不是

閑鸎蝶肯爲隂晴一日愁

  謫仙亭

遷客一亭眠海濵當時誰號謫仙人花汀栁市

無彊界盡是乹坤一様春

  世卿還黄公山

黄公椽子李家山水國𥘉歸作夢㸔愛殺在家

兄弟好一壼春酒對承顔

  謝金方伯曆

扣門驚睡雲霞暁洗手開緘日月新莫笑𡈽牀

空耐冷薇垣又借一畨春

  聞周亰春試下第遣𥠖公徃報其家

浣璧小兒期大魁𠋣門慈母夢歸來春榜未登

非惡報開緘莫欠老𥠖杯

  聞東山先生領都憲之命脩理黄河以詩

  𭔃之

䟽鑿紛更日已多乹坤無奈一黄河天生㑹有

龍門手人世空傳瓠子歌

  題山水小𦘕𭔃姜知縣

泉聲山色正邦心誰𭔃漁蓑渭水潯觧㸃無中

含有意世間除是𦘕工深

  送蒋誠之考績入亰

塵埃局促非天逰大翼豈肯搶揄休王明受福

在今日野老放歌囬白頭

  沈石田作玉䑓圖題詩其上見𭔃次韻以

  復

到眼丹青忽自驚玉䑓形我我何形石田雖有

千金貺老子都疑一世名

  得世卿永興書

山堂見月自鈎簾一榻秋光中酒眠何䖏愽

來嶽下晩揺山影過湘川

  方伯金公顧白沙次韻荅之

晚飯對公山閣雨尊前又拜𡻕書新别來試把

梅花數三十六囬江上春

  題一峯傳稿後

一峯獨去江湖逺千古長留列傳新𡻕𡻕桃花

滿東岸只将榮謝記冬春

  閔都憲惠曆

前曆将窮後曆新䑓端两度拜山人東西嶺外

今何地飛盡嚴霜是好春

  送林時嘉

南川夢裏舊青湖何處青燈一榻孤留取幽禽

守花月隔林還與盡情呼

  次韻陳冕

課試失期無了日酒杯𭄿影有長春風流倘帶

龍門選不愧當年第一人

西逰笠頂是青天毎愛前村酒䖏眠秋雨閉門

人不見依稀猶記下江年

  冕與張别駕約逰清淇

長江月色浩無津愛月撑江别駕真借問此來

誰主約翩翩猶是未官人

  𭔃題邵西澗

澗裏仙蒲㡬節來澗𫟪塵跡尚封苔賖君澗水

西頭月并與蒲香入酒杯

  悼區孟章序云章姓區氏順徳人四十不娶棲迹空山委志逍遥漠然不

  知人世之欣戚何如亦一 竒士也

一坐虚寒誓不歸病危何處覔刀圭青山(⿱艹石)

君來去只有當年海月知

  悼馬龍序云龍從一峯先生㳺頗見意趣一峯賦道南詩送之後爲仕進累

  心遂失其故歩至不得一第而死亦命也夫人生㡬何徒以難得之𡻕月供身外無

  益之求𡚁𡚁焉終其身而不知(⿱艹石)林琰皆覆轍可鍳惜㢤

道南詩卷岀湖西恨失當年馬上携髙枕何如

一峯好夕陽囬首萬山低

  次韻顧别駕留宿碧玉樓序云弘治七年夏六月按治廣

  東侍御熊公欲創樓于白沙水湄爲徃来相接之地謀始事扵我郡主林先生遂盡

  聞于藩憲諸公議既定别駕以按治之命来相地是夕宿白沙碧玉樓遂次韻荅奉

白雲滄海共悠然病榻年深别駕眠領略可勝

諸老意一簾踈雨對江天

信宿留公豈偶然山中麋鹿避人眠乹坤多少

登臨意一洞天深一洞天

一弛一張皆自然嘉賔未醉主人眠两鳩相對

山樓午喚得晴天作雨天

不相同䖏是同然三十年來辦一眠何處白雲

堪作雨白雲封㫁白龍天

勾引漁郎恐未然桃花巖下笑人眠白頭我亦

人間睡不是桃源洞裏天

  偶憶廷實遷居之作次韻示民澤

君将肝肺托諸詩我道溪山是外圍人或有疑

容未信已如深信不妨疑

小勝江山大勝詩斬𨵿直岀两重圍自家真樂

如無地傍栁随花也属疑

  湛民澤携諸生逰圭峯甚適奉𭔃小詩


天風吹入紫雲層髙閣逢秋快一登多少傍花

随栁意還餘一個玉䑓僧

秋落遥峯翠㡬層不知何䖏嘯孫登而今小坐

黄雲看誰道方𫀆不是僧

洞崖秋蘚碧層層奪竹穿松際曉登想得紫芝

𥘉入手汲泉鑚火欲呼僧

閣天孤峙老稜層萬古荒䑓萬古登君逐我來

無記性東坡言是徳雲僧

  山斗爲羅一峯作

青天白日一峯尊碧玉先生歛祍看四海未知

山斗價一錢相售是君難

曲論迷真亦異㢤軋坤何代不生才今誰敢避

愚公號曽作夫君北斗來

  𮗚𥠖秫坡先生𦘕像

羊裘不釣世間名考蹟桐江更考情散髮松根

坐磐石葫蘆無酒對先生

無詩無影不留真描𦘕先生到㡬分頼有當年

㸃筆一聲孤鶴在秋雲

  次韻周憲副孟中見𭔃

黄花簮滿碧方巾巳作人間了事人籌䇿廟堂

無我夢只将杯酒托經綸

金帶纍纍夢欲通庭柯忽撼夜來風白頭相見

知何日挑盡殘燈碧玉中

  代簡荅黄守

韓山片石舊空聞尺札秋風此拜君𨼆几獨慙

非老手得逢青斯文

  次韻廷實見示

撃壤之前未有詩撃壤之後詩堪疑風花雪月

人人是又堕風花雪月圍

騷壇處處自張圍我不操兵世莫疑翠璧青林

端有句傍花随桞却無詩

  𭔃題張主事小西湖次韻

咫尺波光對五湖滿城况是眼中無山禽自闘

聲音好來傍竹林眠處呼

人間風月㡬西湖居士園中亦偶呼千𣗳梅花

一𨾏鶴可曽認得主人無

  龍江鄧翹送晩菊

氤氲何䖏送花舟𡻕晚相看碧玉秋笑把一杯

花亦笑年年公酒爲花留

  次韻送藤枕

萬事無心一片雲再來西華打眠人紫藤一枕

誰分付盡日酣酣紅𣗳根

  悼陳冕

不飲亦狂飲亦狂醒中說夢醉中忘軋坤早暮

蜉蝣化不是芙蓉不耐霜

東方欲白星漸稀一塲春夢暁鍾時伯道有子

常事耳劉蕡登科人不知

風入梅花逓少香月臨江閣有㣲霜去年此夜

客劇飲此夜今年人悼亡

  𭔃左行人

白狐可改先公墓我許還公尺劵書漢老未還

東白記也憑門下一吹嘘

  左行人𭔃惠倭金酒琖醉中賦荅

睡郷元自醉郷分醉興深時睡興深六十七囬

春又過茅柴不管注倭金

  劉景仁自雷州别二親還永豊過白沙贈

  之

何處寒笳動暁風江門别舸太匆匆半肩不是

雷陽物何得雷陽在夢中

  與鄺筠巢求蘭

楚畹當年不盡花毎逢秋露憶君家白雲只隔

扶溪水不使餘香到白沙

墜露聲殘楚水昏一杯何處酹湘魂山人口是

逰蜂嘴不到扶溪竹下門

  次韻王樂用僉憲見𭔃

春到江門好放舟放舟䖏䖏是天逰䏻将公事

此中了何啻于今第一流

拍拍滿腔都是春一聲未唱巳通神新詩(⿱艹石)

堯夫是只問堯夫是底人

  謝生得亰醖以爲羙使致白沙開幕視之

  空樽而已乃因發一笑

十千羙譽酒家聞屋裏茅柴且賞真偶對𭰖樽

開口笑先生不是醉郷人

  題李子長𦘕

青山影裏人家少緑𣗳隂中石徑㣲偶出洞門

囬首望白雲何處有柴扉

谷静山深𣗳㡬叢溪𫟪白石可青笻詩中此景

多相似只恐詩家是𦘕工

  𭔃鄧俊圭

韶州西去是衡山楚客舟從嶺左還時李世卿取道廣西

還武欲語祝融天上事思君迢逓見君難予與世卿

約逰衡山云候世卿歸途過樂昌更與俊圭期定今不果矣念之悵然

  外祖父無子以姪孫林廣爲後廣之曽大父以一身

  兼两戎籍不䏻辦而一之爲子孫世役乆之業盡人亡惟有廣耳有司今又以廣𥙷

  北亰鎮南衞伍自是而後林氏子孫在新㑹者無孑遺矣丘壠之守委之誰耶予力

  不䏻振之賦二詩贈廣庶有識而憐之者

茅簷家具盡随身老婦嬌児日可親有夢只㝷

丘壠去不須囬首問耕人

淚盡廬岡失母家塚傍枯𣗳也無花平安莫遣

無書信一度春歸一度嗟

  贈劉别駕肅庵觧官歸永豊

西來𩀱棹不曽休再過江𫟪碧玉樓共說湖西

歸去晩客心應未死金牛

一簑歸去釣秋江花近漁舟水亦香却笑此翁

閑未慣水中鷗影尚囬翔

朱門誰道不如貧笑把狂詩冩贈人日暮孤

向何處野花啼鳥故山春

  得廷實報定山謝事歸憶東白仲昭諸先

  生有作

也曾𭣣得定山書三月天曹謝事𥘉見說定山

長在病當時不岀意何如

當時不岀意何如得䘮難迯真數書更憶徃年

張學士西山對靣說河圖

西山對面說河圖逺志誰将小草呼今古聖賢

不同調各留一影落堪輿

各留一影落堪輿嘆息乹坤㡬丈夫脫贈藤蓑

君亦愛江門春雨憶皇都

江門春雨憶皇都個個先生六十餘必有嘉言

告當宁他年應得史臣書

  題空夫卷爲余行人作

三十年來學錬空凡身猶在有無中到門有客

求題句不是空夫果是公

  題呉憲副累葉傳芳卷

壼山八面照莆陽呉氏傳來奕葉芳莫向通衢

髙綽楔只談世業敎諸𭅺

  荅張梧州書中議李世卿人物荘定山出

  處熊御史薦剡所及

徳行文章要两全軋坤囬首二千年自從孟子

七篇後直到于今有㡬賢

多病爲人未足羞遍身無病是吾憂眼中誰是

醫和手恨殺刀圭藥未投

  右李世卿

欲歸不歸何遲遲不是孤臣托病時此是定山

最髙䖏江門漁父却䏻知

  右荘定山

買舟南岳去㝷醫七十今年病不支傾盖獨憐

熊御史肺肝今徹野人知

  右熊御史鄧督府欲得慈元記上䂖荅之

西涯許撰慈元記大手文章不要多拙作豈堪

傳勝事如今此石未須磨

東山規矩趙生成頃者一緘傳到亰有廟未應

無祀典老夫重敢告先生

  偶得示諸生

平地工夫到九層不知那個主人䏻他郷消息

無㝷䖏去問嵩山戴笠僧

江雲欲變三秋色江雨𥘉交十日秋SKchar夜一蓑

揺艇去滿身明月大江流

  𭔃李世卿

衡岳千㝷雲萬尋丹青難冩夢中心人間鐡笛

無吹處又向秋風𭔃此音

  永順彭宣慰世忠堂

宣慰之堂名世忠靈溪水與滄⿰氵𡨋通如今百丈

髙銅柱又見児孫起故封

  次韻送林之任廣西

病裏逢春實怕春對花著語未驚人今朝縦有

狂詩送不是當年翰墨臣

東西嶺表非無事經濟術中怕有心何䖏老仙

來救世刀圭倒盡藥囊深

碧玉髙樓架紫雲世間應笑此樓深忽聞夜半

鵬風起九萬扶揺好在今

夫子當時見逝川一聲浩歎不知年東⿰氵𡨋更比

川流闊不共東溟一𣲖傳

  和荅姚主事

問我平生遺我詩清風明月想𬓛期此心若道

元無事似我江門㸔水時

  雖乏向用之才忝有晦蔵之地引歩朱陵

  𭔃懐青玉李拾遺徴之不至上䟽何爲張

  乖崖捄火事嚴徒勞分華因而有作

海北多年一釣船大翼遨空魚躍川盡言天下

知音少白雪不知何䖏絃

  題徤齋費子克殿元號

化機浩浩不曽停剛見群龍面目成誰道名齋

無此意江門月上㸔潮生

  讀罷有感

坐掩殘書慨古今白頭契分向誰深頂門欲試

囬生手争得名家一寸鍼

  海北汪廷舉新作懐沙亭修古書院冷香

  橋於海上遣使歸圖并求慕竹樓記值予

  在病復以是詩

𫟪西望海雲遮何處懐沙不見沙壁上𦘕圖

君試看冷香今日落誰家

忽然𡈽木見經綸嶺海于今一使君忙殺多年

簿書手可䏻談笑起斯文

獨憐不見竹坡翁慕竹樓髙月已空欲㸃山茅

照西所一瓢無計引春風

  次韻送海北使阮刋

春日溪𫟪送阮𭅺桃花半落溪水香相逢休問

來時路大舶不知何處洋

  次韻李子長寒菊

四尺霜莖一寸葩幽香何只暗浮丫借令𡻕晚

無人見不做人間九日花

水北一叢含數葩梅梢寒月過籬丫茅茨可僦

從人愛不賣廬山半畒花

  羅服周呈所作丁知縣祠詩因憶舊臘𭔃

  示菊花諸詩比今爲又長一格賞之以詩

醉舞黄花落鬂毛當時詩語太矜豪春風再詠

甘棠下又長黄花一格髙

  鄧秋波六十一偶失一賀小詩索笑

六十光隂一鳥過一瓢還許醉秋波只今那有

苕溪叟日日尊前聞放歌

  𭔃呉别駕獻臣

一官萬里向西行雪錦樓髙别駕登(⿱艹石)問野人

何䖏所朱陵洞裏白雲層

羅江許薄偶然逢又得成都一信通惟有大厓

李居士洞庭何䖏醉春風

  贈烏文瑞

囬首長汀路㡬多琴書又打鐡橋過趨庭(⿱艹石)

東南事曽聴江門一放歌

  某昔過淮見平江總戎禮遇甚至都閫王

  侯厥配陳氏於平江總戎戚也一日過予

  白沙相與道舊平江今爲天下兵馬元帥

  相去萬里無由𦍒㑹雖隠顕殊途然於公

  之舊徳未嘗一日忘也因事賦詩托侯爲

  逹之詩曰

不見平江十七秋春風秋月夢何悠病中忽見

東牀靣却憶淮南是舊㳺

  和荅王僉憲樂用

春在城中不見春城中春不是長春湛生羞作

春風面故向人間更避人

静處春生動處春一家春化萬家春公今料理

春來處便是乹坤造化人

春王正月衆家春望栁㝷花我自春先生欲學

程明道莫厭㝷花傍栁人

一物春知物物春一年春亦萬年春緫在乹坤

形氣内敢誣當世謂無人

  寒江獨釣

我道非空亦非小萬事舎㫋終未了朔風吹雪

滿江天我只弄我桐江釣

  杜甫逰春

碧栁黄鸝三月𦘕江湖風雨萬篇詩花前濁酒

不得醉驢背春風空自吹

  秋江晩渡

扁舟何處渡長津水闊煙生不見身莫向西巖

歛髙楫天涯時有暮歸人

  荘子觀泉

珊珊㵼下天花爛仰首白龍髙十萬丹青已㑹

識者心誰道漆園非具眼

  荅石阡太守祁致和

六年飽讀石阡書習氣于今想破除雪月風花

還属我不曽閑過卲堯夫

  程節婦詩鍾氏狂客之女

風俗當年壞一𢇁直到于今腐爛時欲論千古

綱常事除是渠家節婦知

  贈按治侍御王公哲

明朝騘馬又何之眼見東巡西怨時短歌忽𬒳

風吹去都落人間作口碑

  偶得

白雪陽春誰㑹彈莫愁天下賞音難江門夜半

看明月想到朱陵青玉壇

朱陵我居青玉壇五岳雖雄無此山鍾期老仙

還未還髙山流水我須彈

  次韻送陳秉常之荆門州任

不辭逺道赴荆門不避児童笑稗官閑望白雲

飛綵水脚頭落處洞門寛

紫盖垂隂宿霧𭣣下臨雲夢此何州黄鶴飛來

一囬顧不盡荆門天際頭

得手未償燈火債設心豈異賢良科世間膏火

煎熬外無奈箕山處士何

  題山泉爲林節推

髙厓百丈到滄⿰氵𡨋咫尺寒泉萬里清若道眼中

惟見水老狂何意向詩傾

  呉瑞卿送菊用東坡韻荅之

江山揺落見霜葩枕畔香風到細丫不是先生

孤𡨜人間囬首巳無花

  題𦘕雲窩

(⿱艹石)個丹青可此翁雲窩自有主人封扁舟一去

無踪跡黄鶴樓前望五峯

  送人

寒水江門可半篙漁翁江上理魚舠狂歌欲送

夫君别𨚫顧樽中無濁醪

  次韻張廷實見𭔃

兩脚著地此何𨵿白雲與你同去還正當海闊

天髙處不離區區跬歩間

𡻕月人間古又今斯文興廢逓相尋崔嵬百丈

皆平地西上一笻何處深

  黄别駕報世卿将來白沙

君去廬山㡬度春君來不來桃花新花日喜逢

黄别駕共對廬山說故人

  送陳仲冶用舊韻

萬言䇿進大廷對三百人争甲榜名醉放漁歌

此相送白頭閑動少年情

北斗非将列宿論乹坤五岳太山尊俯仰四時

觀物態雨餘何䖏歩髙原

  乆病吟

梅花未發先扄牗落盡梅花未整巾明日廬山

春又至仰眠樓上𡻕華新

  卜室大雲山

雲屋乆住大雲山我亦雲中借半間未愁此地

雲封淺擬帶朱陵一洞還

  縣送春至

四角圭田酒入唇長官送我意何勤莫言自有

長春在也共人間一𡻕春

  謝伯𠋣得孫送薑酒至

七十一年雲水中半江老隠舊知儂一杯引滿

爲君喜伯𠋣今朝又作翁

  澷筆

一蓑春雨江門釣萬里長風海上吹南岳歸來

無一事小廬峯頂卧𮗚時

  喜聞劉亞卿得請還東山

平生畏𭕒人間飯向晩還同此鶴棲今夜開懐

看邸報東山歸卧祝融西

  觀時

山雲将影過桃溪晚脫萬紅何處溪年光也逐

溪流轉巳送啼鶯過隔溪

  𭔃陳仲冶金䑓

萬里傳聲仲冶裘上林春好任𭅺逰而翁八十

二春秋浩笑江𫟪碧玉樓

  憶世卿

楚郷迢逓廬山春君來不来花又新引笻踏

廬山月折得梅花懶𭔃人

  題湛民澤家廟

忽然突兀見新堂逺抱飛雲萬丈光主翁合是

比閭長此地還成禮義郷

  張廷舉送薑酒至

七十謬爲人所尊直從西埭到東墩一杯引滿

為君喜廷舉今年始抱孫

  别廷實張主事

萬丈祝融何處山三年碧玉夢相𨵿多少𦘕工

傳不去都没賢今𦘕幅寛

  𭔃題五峯爲葉夲厚父作

清世誰堪住五峯石牀三尺白雲封祝融三畒

終留我略與先生脚板同

扶溪作飯江門喫五峯丈人予未識何當坐我

五峯前共對梅花說周易

  贈張不已

不已心期不已知明年八月戰秋闈摩天氣吐

三千丈蟾𨷂髙扳第一枝

 感事呈宋督學先生

禄位升天元有命情懐化俗却無醫道不易行

休恕已仁非可譲更由誰

  𭔃廷實主事

稀薟𪔂内還丹意枳殻墟𫟪待酒心明朝許約

西逰歩一寸稀薟地萬㝷

  和荅林方伯待用春日見𭔃

對花把酒春無㡬寡欲安心老合知病過冬春

還引望中天月色㡬盈𧇊

舊雨春歸鶯不知雨晴鶯老落花時月露滴開

鶯眼膜乹坤不了一盈𧇊

  荅陳静軒過訪

公是登堂拜毋人徃來不倦拜丘墳通家無論

郷閭舊八十頭顱事事真

  丁長官祠示里人

古人冷淡今人笑此黄山谷詠徐孺子祠詩也此義足起人

聞聴莫遣藤蘿終得意頓令簫鼓不聞聲

  𭔃李白洲都憲

東南遺愛望重臨萬里滇南恨正深引嶺東山

歸去路𮪍牛跨鳯許相㝷

  諱日有感

十二月逢㢤生𩲸江山爲爾生愁色黄昏庭𣗳

烏上啼一聲何處江樓笛

  送梁宗烈赴春試

夢入天門㸔春榜榜中不記状元名世間此夢

真何夢說到梁生似有情

君持素履向朱門五色雲中見至尊且莫輕言

天下事須将風俗究根源

  枕上

仲尼不作周公夢天下共嗟吾道衰緫爲乹坤

元氣薄聖人誠處衆人知

  與張東白

入忙捄火張忠定正逺飛章李拾遺何故山人

都不作山人貪睡起常遲

  荅陳中貴見訪

積𡻕江門㡬度過不将錦繡薄藤蓑雪坭鴻爪

他年夢記得漁翁此放歌

  題慈元廟呈徐嶺南紘

前有東山後有徐慈元風敎萬年垂嶺南他日

傳遺事消得江門㡬句詩

  江門釣瀬與湛民澤收𬋩

小坐江門不記年蒲䄄當SKchar㡬囬穿如今老去

還分付不賣區區敝箒錢

皇王帝伯都歸盡雪月風花未了吟莫道金針

不傳與江門風月釣䑓深

江門漁父與誰年慙愧公來坐榻穿問我江門

垂釣處嚢裏曽無料理錢

  與湛民澤

六經盡在虚無裏萬里都歸感應中(⿱艹石)向此𫟪

叅得透始知吾學是中庸

  江門釣䑓

何處江𫟪著釣䑓楚雲⿰氵𡨋月盡𭣣囬(⿱艹石)比桐江

還勝㮣千年埋沒一朝開

  再用韻與湛民澤

日斜劉九放船囬層起江門水底䑓浩浩碧波

山鎻㫁潮打崖門两扇開

  民澤祖樵林居士搆堂扵上㳺庒民澤乞

  題

入雲堂搆昔人開蘭桂香風次苐來黄雲山髙

㡬千丈后山前日𭔃聲囬

  次韻張廷實讀伊洛淵源録

徃古來今㡬聖賢都從心上契心傳孟子聦明

還孟子誰今且莫信人言

  暁枕

聖賢都從一上來時止時行道與偕(⿱艹石)使春陵

爲孟子光風霽月更𬓛

  澷筆

浩笑江門㸃舊詩詩中㡬度見承箕他日携書

南岳住却話山樓浩笑時

  贈楊中順徳楊明府之子

山下柴扉不浪開楊生端爲老夫來欲報封君

無一事只将狂句贈生囬

  哭景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詰杙爲楹四十秋𦂯醒一夢便長休名登𪔂甲

死亦枉老撫諸孤病只愁

影翳山樓痰吐夜寒生老屋病交秋渡中短𥿄

誰封附逺大爲詞觧我憂廷實有䟽

  聞東山先生得請歸賦此

青玉之壇横素琴絶無人地五峯深碧雲鎻㫁

元無路東山東山何處㝷

  問馬黙齋病於其姪孫馬大年

荔顆紅時酒正多口瘡不飲奈公何𭅺君觧記

春牛否還爲而翁一放歌

  林樟貢士入亰告行于白沙贈之

乖崖捄火岀人間造次來分太華山𭣣拾如今

到山處明朝不見藕如船

  枕上謾筆

正翕眼時元活活到敷散䖏自乾乹誰㑹五行

真静静萬古周流夲自然

  荅容彦文見訪

褁糧縛鴨問廬山乆病勞君毎厚顔(⿱艹石)問廬山

近來事重陽過後菊花殘

  次韻東𠩄見𭔃

若水清風當頴出山人莫道不前知拍手江門

春信早黄鸝飛上緑楊枝

  荅文定上人

千金帖子忽飛馳洗手開緘只汗頥前代昌𥠖

今我是恍然海上記留衣

神交今在識荆前再結前生未了縁果𮐃道力

相扶起蚤晚東林對長官

  鍾太守羙宣輓

詩人自古例多貧恨殺滇南金帶新公與定山

貧到老已有陳黄一軰人

天下㓛名無我𨵿只縁我自愛江山(⿱艹石)對江山

元没興𥿄錢灰 -- 灰 冷未知閑

  夢逰衡山遇南極數老人來過却須先生

  作主與諸老對酌洪崖夀崖在傍歌詩以

  侑觴合座皆喜予以詩一首識興云

衡岳去天能㡬何一株松下月明多南極老仙

𮪍鹿過一瓢斟月兩崖歌

  題任明府思親樓卷用定山韻

人間何䖏不樓居亦有如椽大筆書定山丈人

都不管一拳不屑老何如

  碧玉樓晝夢扶病岀逰村徑甚適忽安福

  羅進士携彭秀才來訪遂書以贈之

春早春寒著莫人黄鸝囀處暖𥘉匀狂心剛𬒳

風吹動走遍南垞到北津

  泉石爲順徳張氏題

江山㡬處堪還我泉石𫟪頭合有人髙著一𩀱

無極眼閑㸔宇宙萬囬春

  羅浮春𭔃民澤

海上花開萬玉林閑門碧玉夢相㝷不知開處

花多少折盡羅浮半夜心

九肋蹣跚清楚闊九苞真與黄雲深復有鳯凰

山上月遍照羅浮玉洞春

  陳海篷諸子冠畢來見贈以詩

兄弟參差作雁行春風碧玉喜同登近午天風

吹雁去翩翩吹入紫雲層

  周方伯至白沙

天上客来㝷故人江門月下足音聞便傳一㸃

江門信逢著桃源且問津

  偶得

一碧光横南岳前靈壇秋玉青相連道士來携

三尺木髙山流水一聲絃

  讀韋(⿱𫝀吊)

夜雨齋燈卷未𭣣清謡白首對蘇州晦翁兩眼

秋波碧也爲先生一㸃

  𭔃廷實

南北東西一馬塵相思何處不傷神竹𫟪閉閣

長無事猶厭山雲軟素巾

  弘治已酉春姜仁夫進士以史事貴州還

  取道廣東過予白沙自已卯至丙戍凢八

  日辭别三首予亦次韻爲别明日仁夫至

  潮連寨方十餘里遣隸囬并得三絶和之

  通前九首吾與仁夫之意皆不在詩也豈

  尚多乎㢤仁夫浙之蘭溪從斈章先生徳

  懋吾廿年舊好故吾詩两及之

江門淺路㡬人通两月公程來向東何䖏敢勞

君着眼短墻踈竹是家風

雲去雲來等是浮獨凭髙閣看江流南風莫送

東歸客更共江門一日逰

家徃桐江舊釣䑓鳯林何日暫歸來平生章子

如相問道我山中日閉齋

  次韻仁夫潮連見𭔃

進到鳶飛魚躍處正當随栁傍花時今人不見

程明道只把中庸說子思

  樂𡻕呈楊大尹

舎北歌童搥破鼓舎南春婦着新裙田家少遇

豊年樂盡道今年是十分

  夀東静軒七十次世卿韻

甲子如何管得翁全無白髮有青瞳赤𭰖便是

逰仙枕兄卧西頭弟卧東

  對璧間李賔之學士和予藤蓑詩偶成奉

  𭔃之

西涯一曲我藤蓑對此相思可奈何今日玉䑓

說我江間何處扣舷歌

  午睡起

道人本自畏炎炎一榻清風捲晝簾無柰華胥

留不得起凭香几讀楞嚴

  次韻奉荅李方伯介軒潮連見𭔃

姓名秋榜忝同鄕四十年來守故常拄地撑天

吾亦有一莖青玉過眉長

不侍氷顔累十秋可堪相近阻相求此心未許

傍人識公在山齋㒒在舟

  用韻𭔃鍾羙宣

緑桞黄鶯紫水涯市橋沽酒醉春沙江花一與

詩人别如此風光属自家

  晝睡爲雀所喧

野風吹𨻶簷翻雀晝攪床風雀攪眠(⿱艹石)道神仙

無一事老夫當日未神仙

  失㒒

粥罷腰膁亦上山晡時悵望負芻還乍疑乍到

忘歸路月滿東楹未上𨵿

  别後SKchar痛甚扵前日夲無詩悰獨念吾與

  廷實不可無言以别故及之

五年不岀獨何心萬里行囊又一琴難冩别離

今日意江門春水不如深

  定山許撰一峯墓誌東白許墓表乆不見

  示

先生老去銘當出東白人來表可聞𨚫愛大流

山上月清光先到一峯墳

今古多聞遷史記一峯何必我同年先生存作

垂千古東白曰然我亦然

  南雄書院讀羅一峯碑

丘墳何䖏草離離千里湖西夢覺時落日小池

橋上路催人下馬讀殘碑

  金鰲閣

横浦秋成百尺橋金鰲閣上見山遥凭髙無限

歸來思何處飛雲不可招

  玉枕山

一枕秋横碧玉新金鰲閣上見嶙峋使君得此

元無用賣與江門打睡人

  鐡漢樓

鐡漢元來亦是誇覊魂入夜遶天涯數聲羗笛

樓前月落盡寒梅一𣗳花

  携琴圖

松崖日暮水聲深何處携來緑綺琴磵石隔林

人不見只疑罔兩是知音

  墨花䑓東坡遺跡

汝弼即是張長史堯夫方愛陳公甫何處思君

不見君墨花䑓上㢘纎雨

  横浦橋

乗輿十月猶溱洧子産未知爲政在隔河𮪍馬

是何人下馬問訊張東海

  濂溪䑓

黄菊花開又一年南山無分對陶潜不知風月

随儂否惱殺䑓中一夜眠

  葵庵

葵花愛日臣愛君臣與葵花共此真試問春來

桃李𣗳紛紛同者是何人

  曹溪别諸友

相随征路二旬餘笑指前山别老夫却到前了

心未了西風孤燭两踟蹰

  天柱山

天柱山前望故郷西風浙浙鬂蒼蒼愁膓暗爲

慈親㫁誰信青山是劍芒

  剡溪

剡曲溪中𩀱槳鳴老翁訪戴是虚名雪消月出

歸來夜只有詩情與世情

  雲封寺有曲江遺像戯題

嘗疑大塊夲全渾不受人間斧鑿㾗今日雲封

禪寺𥚃曲江遺像任塵昏

  度嶺有懐張曲江

天地風雲㑹有辰開元可是欠經綸千㝷松下

㸔流水十八年中度嶺人

  與王知縣

劍水相逢梅始花春風吹動長官衙詩家到此

須分别不共河陽一處誇

  挽劉先生顯仁

曽傾白下𭅺官蓋忍讀青田太守文今日九原

誰是伴里中新有一峯墳

  崖山襍

北風半夜捲滄⿰氵𡨋SKchar船頭𠉀暁晴滿目寒雲

吹不散一㠶細雨濕湯瓶

萬古青山自落暉白鷗穿破水雲飛孤舟江畔

無情思閑與児童詠緑衣

  訪敎諭何宗道

𣗳隠肩輿行欵欵花催春鳥閙𨵿𨵿蘇公渡口

雲連水宗道廬前雲滿山

  不𥧌

舊雨今雨漏湔湔長更短更聲相連何人酌我

金尊酒暫醉慈親卧帳前

  次韻荅丘侍御

五月江門荔子叢繡衣下馬擘殘紅児童争走

烏䑓節笑挽青荷立水中

  峽山别胡提學還至九江作

峽行飛岀两三舫滿載離愁下九江夜泊孤

不䏻𥧌自燒銀燭倒秋缸

  過羅一峯墓

一峯原上夕陽斜雲掩閑門㡬𣗳花見說西風

吹不死散分春色與僯家

  彈子磯𠉀諸友不至

軍人打鼓泊官船黒霧𪷟𪷟水下灘隔岸相呼

不相見竹籠牽火上桅竿

  石門讀貪泉碑

芙蓉花發西華寺逺訪殘碑到䂖門一曲貪泉

歌未了夕陽紅近水西村

  贈曹侍御璘謝病

飽蕨青山更飽眠㐮陽歸去自今年眼中未有

如公早柱史前頭或姓錢

  雜詠

過午城中走帖還老夫對酒社東山詩家進歩

如撑艇又上前溪一两湾

傍花随栁興飄飄澗水牽情到石橋勃率未堪

還自笑眼前剛好𬒳春撩

不坐人間彩鷁舟怕逢漁父問因由君家酒艇

䡖扵葉試遣長鬚爲我謀

拍月縈爐一小舟欲竆仙島路何由須君一見

安期老指㸃蒼茫爲汝謀

  得世卿詩

笑顔别後㡬回開詩到衰翁輙舉杯擊壤狂歌

千首在一春無計𭔃君來

東野㓛深偏洗削退之意到每優柔眼前一二

𦕅拈掇正好承箕對孔脩

  東白張先生借予藤蓑不還戯之

水北原南秋更多滿川明月濯纓歌長官要結

溪山好去問南昌乞釣蓑

咫尺溪光谷口分谷中人語隔溪聞明朝便下

山亭去溪上清風可送君

  夢中作

木葉爲衣草爲SKchar鳥共唱歌花共舞䄂𥚃青蛇

三尺許六六洞天中作主

風動㣲香洗得塵獨行山路不逢人梅花𡻕𡻕

還依舊只㸔行人著句新

日出東山尚未眠閑㝷溪水弄溪船人間一種

惟予樂只在溶溶浩浩間

躑躅江𫟪水沒橋沿溪貪賞不辭遥獨憐歸馬

無鞭䇿未忍臨風折栁條

  題徴仕𭅺張公孺人區氏墓誌后

衞幕已鐫東白誌西涯又撰孺人碑莫道不傳

家世事當年兼有两公知

  種萆𢊆六首

山渠面面擁萆𢊆鎻盡東風一院花江上行人

迷指顧老夫扵此煉丹砂

短檠他夜照書床一𧣴萆𢊆也借光老去圖書

𭣣拾盡只憑香几對羲皇

紅朶青條擺弄同人間無地不春風莫䡖此軰

萆蔴子也在先生藥圃中

萆𢊆得雨緑成畦如此風光亦老𥠖飲後小庵

搜句坐山禽啼近竹門西

萆蔴遶竹徑通雲雲裏樵歌隔竹聞手把長鑱

種春雨風光吾與老𥠖分

種了单蔴合種𤓰青山周折两三家老夫來搆

茅茨畢别種秋風一徑花

  次韻李憲副若虚白沙别後途中見𭔃

江門春浪两涯平半醉船如天上行坐冷燭花

歸問夜逢逢津皷欲三更

咫尺圭峯不見䑓春雲将雨㡬時開山中一徑

無人到除是青天𦘕舫來

江城無處不通潮風疊寒漪色更嬌詩舫飄飄

向何處髙鿌西去不勝遥

  和鹿歩韻

黒甜一枕鼻呼雷江浪如山夢𥚃來乹坤何處

留𩀱眼不向三洲鹿歩開

  贈湯地理師

春𭰖𣳚SKchar大江潮溪北𥘉經獨木橋千丈峯頭

望東海三山正對杖頭瓢

錦嚢以上不堪言老郭元來亦是仙笑殺城中

諸年少欲持阿堵問君傳

南越山川拄杖交東風何處送歸舠一條路打

朱明過直下潮陽看海濤

雲水相逢是偶然江亭燒燭話新年眼中但有

牛眠地指㸃青山不要錢

  贈鄒處士還合州

人間憂喜也無期萬里間関一馬歸莫灑東風

别時淚春光又滿老萊衣

石城米賤雲門鎮吏目身輕翰苑官歸去山中

偏好睡家人不用逺來㸔

  題也可庄上見一空

交交黄鳥弄春晴也可山庒𨼆几聴莫以山林

笑流俗山人元是此山靈

青山何處𠋣鳩藤囬首塵埃㡬折肱林下一壼

誰共醉淵明只好對髙僧

  醉中作

酩酊髙歌掩舊書青山日月笑居諸一畨春雨

無分付枉種桃花三两株

酩酊放歌何處來東風吹笠上溪䑓䑓傍有箇

髙飛鳥飛向三山去不囬

  觀物

一㾗春水一條煙化化生生各自然七尺形軀

非我有兩間寒暑任推遷

  早飲輒醉示一之

清晨隠几入無竆浩浩春生酩酊中我(⿱艹石)扶衰

出門去可䏻筋斗打虚空

  得廷實書

洗竹添花張戸曹忽抛閑散事煎熬東門春水

無人釣又長溪頭㡬尺髙

  忽聞戸外歌聲以爲馬玄真将至不知其

  累約而累違也諷以是詩

花前誰共引杯長風送歌聲到𧹞𭅺莫唱雍門

絃上曲從來此曲㫁人腸

  荅送茄𤓰

两頭肥緑壓肩斜五月江園始送𤓰童子近前

與翁語小籃𤓰底是新茄

同将形色委人間竊比髙松一鶴閑口腹累人

都未免茄𤓰籃𥚃又詩還

  田夜讀田白沙孫也

朝來窓壁尚塗鴉燈下吾伊且賞𤓰不是風雲

天上夢阿田家世夲桑𢊆

掃突炊秔及早鴉東臯時有未芸𤓰田家樂事

如翁少男戀詩書女戀𢊆

憶年童稚髮如鴉稍稍東陵學種𤓰今日肯嗟

頭似雪江門三畒但萆蔴

  紀夢

偶然嘉惠得僯封無數金錢出䄂中欲向萱闈

談此夢隔簾斜月未聞鍾

  得世卿子長近詩賞之

漠漠江天對把詩竹壇風日引杯遲翁歌此曲

児當續問著别人都不知

飛雲髙起大崖深兩處天敎两鳥吟莫把壠山

來比並山頭鸚鵡𬒳人擒

詩到堯夫不論家都随何栁傍何花無住山僧

今我是夕陽庭𣗳不聞鴉

  鄒吏目書至有作兼呈呉縣尹

傾蓋投緘不自䡖人間造次㡬晨星天涯放逐

渾閑事消得金剛一部經

落花遥對䂖城春半篋殘書一病身茶筅粟瓶

供客盡不妨人笑長官貧

天涯遷客病渾家開過東風㡬様花容易江山

得重九問君何地落烏紗

  張侍御叔亨将赴亰遣人告行求贈言不

  已賦此以荅

不爲泯泯即波波天命委之人柰何秋雁未來

君好去文章覆瓿不須多

  梁文冠抄詩

口謾吟哦手謾抄風壇踈竹晝相𫾣不知今日

⿰氵𡨋上天放何聲此處髙

雪月風花信手抄皇王帝覇入推𫾣伊川擊壤

三千首都共南風一項髙

君到詩情每𬒳抄玉䑓秋磬借僧𫾣門前荷簣

知心否雲鎻千峯月正髙

屋下塵編不暇抄狂歌試把鐡橋𫾣秋風背取

詩嚢去且看擎天柱杖髙

  夜行

流槎泛泛月中眠横與波間一半天何許少年

三两軰夜深鄰舫呌攤錢

  夢緝熈

花前把酒問平湖君到閩中憶此無夢𥚃征㠶

西下疾两人江畔笑相扶

  雜詠

西林𭣣雨卜鳩靈卷𬒳開窓對暁晴風日醉花

花醉鳥竹門啼過两三聲

  宗㢘送明瓦屏風至次韻荅之

小中雖異大中同明處韜光暗處通三直五横

真夲子人間無路獻重瞳

瓦木鋪排得此身乹坤何物到頭真道人具得

屏風眼還向小齋來卜僯



白沙子卷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