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城煙水/卷5

目錄 百城煙水
◀上一卷 卷五 常熟縣 下一卷▶


卷五 常熟縣

常熟编辑

常熟縣,(其地豐穰,故名。)在府城北一百五里。晉太康四年,分吳縣之虞鄉置海虞縣。(以虞山得名,一名海蝸,以東臨海故也。)天監六年置信義郡,大同六年始置常熟縣。隋廢信義郡並所領海陽、前京、信義、海虞、興國、南沙入常熟,又廢晉陵郡,於常熟置常州,後割入蘇州。唐武德七年,移治海虞城。(即今縣治。)元貞二年升州。明洪武二年復為縣。弘治十年建太倉州,析縣束境隸之。

范仲淹·【送常熟錢尉】

姑蘇臺下水如藍,天賜仙鄉奉旨甘。梅淡柳黃春尚淺,王孫歸思滿江南。

錢厚·【寄常熟鍾子充隱居】

倦倚吳門思沆寥,懷人清致詩滿瓢。池塘芳草夢初斷,風雨落梅魂正銷。一百五日寒食節,二十四浦春江潮。遙知藥圃曉經廝,舍後蘼蕪添綠苗。

楊備·【題常熟】

遠逼江垠傍海,落帆多是往來船。縣庭無訟鄉村稔,歲歲多收常熟田。

鄧炬·【入常熟境望虞山】

吏能無能辱薦函,一官流轉更東南。平生宦況兼丘壑,喜見雲山望襄參。

范油·【常熟夜泊懷孫齊之】

野宿次梟鷺,青青荻筍齊。潮痕隨月落,山勢壓城低。殘夢風前柝,歸心曙後雞。還知高隱處,祇隔水東西。

王鴻緒·【過常熟縣】

望齊門北水滌洄,信宿扁舟蕩槳來。烏目山高臨難堞,桃源澗仄逼城隈。多情幽烏迎人語,無數閑花傍路開。好景賞心雞自遣,不妨攜杖更登臺。

虞山编辑

虞山,在縣治西北一里。《括地志》《祥符圖經》並曰「海禺」,《吳郡志》曰「海虞」,續七心曰「海巫」。(以為海禺者,謂山臨海之隅。以為海虞者,謂虞仲常隱此山。海巫者,以商相巫咸與其子賢嘗居之,後葬於此。《越絕書》云「虞山,巫咸所居。」蓋吳越時已名虞山矣。)山長一十八里,其高處,江外諸山皆可見焉。

孫應時·【虞山】

長嘯虞山迥,天開風氣清。南窺五湖近,北覽大江橫。歷歷三吳地,悠悠萬古情。雄觀有如此,聊復記平生。

倪瓚·【遊虞山】

陳蕃懸榻處,徐孺過門時。甘冽言遊井,荒涼虞仲祠。看雲聊弄翰,把酒更題詩。此日交歡意,依依去後思。

周忱·【登虞山絕頂】

晴登孤嶂俯郊原,指點東吳遠近村。齊女廟荒枯樹老,言遊祠古斷碑存。一泓白水通湖口,數點蒼山近海門。此地舊傳多勝跡,重來期與故人論?

吳寬·【遊虞山】

夜宿湘川口,清朝喚舟人。舟人請所之,指點虞山垠。山如知我來,笑迓野水濱。藹藹春雨餘,翠洗雲中身。我本重茲山,竦然正冠巾。虞仲骨已朽,高名宛如新。悠悠松間路,吊古在茲辰。放舟轉山塘,行行自知津。春服亦既成,庶以適此春。

沈周·【三月九日舟泊虞山下】

霽色澄虞山,正與遊人偶,一年無多刀,春三及秋九。勿厭傾郭人,隨俗悅親友。春風若招邀,處處鬧花柳。林華競妍新,無復有惡醜。間見叢綠中,遠映紅裙婦。休雲惱山谷,點綴亦可取。樞趨識壯步,屢頓驗皓首。下上相追攜,從高引衣手。尚有散逸流,列石自俎豆。老夫目中盡,未在逐逐走。況當氣力衰,孤坐還可酒。

楊循吉·【虞山雅集】

秋日來登雲水堂,使君開宴興何長?虞山勝賞在此處,名教清談有幾場?鼓瑟時時驚鳥下,推扉隱隱見湖光。夜深松竹皆含露,漫舉金杯吸晚涼。

陳蒙·【遊虞山】

野店杏花紅滿枝,江南天氣早春時。青山笑我來何晚?白髮催人老不知。雲寶雪消龍澗滿,星壇樹偃鶻巢危。明朝欲盡登臨興,還赴林間羽士期。

王鼎·【次韻計明府虞山雅集】

西蜀春星杜老堂,此軒高檜與天長。且尋昭明讀書處,莫問夫椒是戰場。空谷葉聲流晚照,晴湖雲影鬥秋光。品題消得羅池客,名勝如□□不涼。

董嗣成·【虞山】

駕發吳城隈,言臻琴川路。觸炎振短策,淩虛縱遐步。幽崖轉盤紆,蒼林莽回互。翠屏千餘仞,虯螭肆蹲踞。嵌空標玲瓏,錯采變晨暮。巧豈椎鑿功,力由神物護。窮巖綴玄珠,飛泉噴深樹。隨風奏宮商,映日炫丹素。疑茲瓊瑤宮,詫彼仙靈住。因崇訪道心,亦資濟勝具。悠然遇安期,逍遙陟玄圃。

【又】

蘭舟憩層陰,荷衣試微涼。𩅝𩅾蒼靄中,窈窕琳宮藏。青天沉巨壑,丹霞起層岡。峨峨劍門辟,磷磷隴阪長。盤礴龍石轉,飄颯虯松翔。孤雲恣淡蕩,大海浩蒼茫。振衣舒嘯歌,高情曠無方。坐看曜靈匿,揮戈慕魯陽。

吳綺·【遊虞山】

攬勝來當楔祓時,籃輿穿樹影參差。關心風日今朝好,過眼湖山此處奇。碧海天低龍過晚,蒼崖雲掛烏歸遲。十年記得苕溪事,學士曾傳絕妙詞。

宋琬·【送胡湘孫歸虞山】

楚歌相對冱寒餘,朔雪殘燈誦卜居。良友何如銜翼鳥,故人真作過河負。路旁禾黍韓陵石,篋襄蛟龍禹穴書。尚有西曹錢比部,綈袍清淚獨憐餘。

彭孫遇·【春暮遊虞山】

春山百疊倚晴空,應接峰巒路不窮。僧舍半開紅雨外,女牆長在翠微中。全吳地盡雲依水,平楚天低草颭風。暫得登臨當暇日,勝遊知復幾時同?

宋犖·【雨中遊虞山】

半嶺穿城起,千巖帶雨探。樓臺連竹樹,市井隔煙嵐。岸幘行丹嶂,支筇俯碧潭。雷摧峰頂塔,犬吠澗逞庵。突兀亭惟一,紆回徑有三。疏籬新筍出,虛牖妙香含。野卉飄鶯粟,幽禽響石楠。臏幢依古佛,苔蘚繡荒龕。勝地從僧列,嘉遊許客耽。願隨虞仲隱,塵世不須談。

曹溶·【遊虞山】

幾折嶙峋上,煙雲杳靄間。侵衣見蒼翠,沸耳聽潺。俗愛三春鬧,餘欣半日閑。從茲蠟兩屐,攬勝始虞山。

施震銓·【前題】

海虞名勝古今誇,碧磴丹梯恍似霞。山俯嚴城千萬戶,人依仙廣兩三家。啁啾樹外惟幽鳥,點綴籬邊有野花。竟日淹留不厭晚,愛看新月一鉤斜。

張大純·【前題】

朝來風日佳,逸興快軒舉。登臨傍山椒,蒼然見平楚。傳聞巫咸居,祇今在何許?緬想欽高風,寥寥共誰語?群峰羅四面,相對成爾汝。合遝趁遊人,歌呼雜行旅。籃輿自逶迤,靈宮更修阻。平生好探奇,名勝常齟齬。何時遂幽棲?賞心曆寒暑。

頂山编辑

頂山,在縣北十八里,山特峻,故曰頂山。頂山澗在白龍祠之東,受水簾泉,徑頂山寺、翠瑉橋流出白龍港。(龍母峰在頂山。石城峰在頂山西北三里。石門峰在頂山,與石城峰近,二峰名見招真治碑。瑞石在頂山龍祠之後,石偉甚,半出崖外。陳家澗在頂山之北,澗三折而下,又名東澗。烏目澗在頂山西南。鐵山澗在頂山之麓。)

范仲淹·【頂山上方】

平湖數百里,隱然一山起。中有白龍泉,可洗人間耳。吾師仁智心,愛此山水音。結茅三十年,不道歲月深。笑我名未已,來問無為理。卻指嶺邊雲,斯焉贈君子。王琪談空一紀餘,重此訪閑居。身是汾陽嗣,囊惟郭璞書。公侯倒屣後,泉石結茅初。山頂收榛栗,經秋信莫疏。

梅□【宿頂山白龍柯】

千株碧樹插雲立,縵紅泉透石飛。童子怕寒爭閉戶,夜深風雨有龍歸。

孫應時·【秋晨至頂山】

散目秋郊趁曉涼,纖雲不點鏡天長。松杉沐露連天碧,粳稻眠風萬頃黃。可惜文書妨勝日,又還時節近重陽。小山叢桂相撩得,故故隨人作陣香。

【秋晚有懷頂山】

小山搖落故淒涼,想象登臨野興長。萬里晴空初雁入,一年好景又橙黃。極須痛飲償秋節,生怕疏鐘報夕陽。搔首故園歸未得,籬邊寒菊為誰香?

周霞賓·【頂山】

路轉青楓徑,泉通古石橋。規模靈隱小,景象上方遙。書壁藤牽袂,尋源草沒腰。每懷登覽日,東海暮生潮。

頂山上方院编辑

頂山上方院,白龍潭在焉。

寇準

雨歇黃梅後,秋生麥熟前。偶同金馬客,來訪玉龍泉。竹葉一樽酒,榴花五月天。不妨扶拄杖,行到白雲邊。

孫應時

澗水有奇觀,山蟬發清歌。穹林翠光合,深谷涼風多。孤遊轉寂曆,佇立久婆娑。吾生政須此,欲去意如何?

瑞石庵编辑

瑞石庵,在上方院右。宋明道元年,邑民陳氏建,僧守常開山。(祠部員外郎錢藻記。)頂山廣福院,梁大同十二年石史君建,名頂山院。宋治平間改頂山聖壽院,績改今額,僧梵行重修。(寺有十景:烏目山、桃花澗、翠瑉橋、羽客臺、烏翔石、石門庵、白雲泉、碧菽園、龍母池、石雲徑。)

破山编辑

破山,在縣北八里。誌稱昔有龍鬥而山裂,故名。興福禪寺在焉,齊始興五年,邑人郴州牧倪德光舍宅建,始名大慈,梁大同三年改興福,唐咸通九年賜額破山興福寺。(舊有高僧文舉塔、體如塔、救虎閣、宗教院、溯幽軒、空心亭、唐賜禦鐘、瓔珞樹、重萼千葉蓮。中和四年有唐人再修功德記,今並廢。獨石梁外尊勝石幢猶存,其上經刻乃宋平原陸展書清勁有法,妙跡也。按齊無始興年號,但有中興,皆止一年,流傳之誤如此。)

常建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此俱寂,惟聞鐘磬音。皎然雙峰百戰後,真界滿塵埃。蔓草綠空壁,悲風起古臺。野花寒更發,山月暝還來。何事池中水,東流獨不回?

【又】

秋風落葉滿空山,古殿殘燈石壁間。昔日經行人去盡,寒雲夜夜自飛還。李堪雲門十里長,殿塔明朝陽。半夜風雨至,滿山松桂香。清猿嘯遠壑,好鳥鳴虛廊。塵土斯可濯,胡為語滄浪?

莫儔

久聞勝地有蓮宮,乘興來遊杖瘦筇。庭老樛枝翠瓔珞,池生並蒂玉芙蓉。飛仙何意來題柱?開澗當年想鬥龍。歸騎回看樓閣處,雲深隱隱度疏鐘。

李光

招提清絕冠諸方,溪繞山圍勝氣藏。好在池塘存舊址,依然花木隱禪房。風生殿閣原無暑,雨後松篁自有香。日暮不教清興盡,更登絕頂瞰微茫。

陳與義

不到龍門十載強,斷崖依舊掛斜陽。金銀佛地浮佳氣,花木禪林接上方。羸馬暫來還竟去,流鶯多處最難忘。老僧不作留人意,看水看山白髮長。

釋通門·【雨中歸破山寺】

肩輿直直望前投,不畏高林雨色浮。松下二幢元壁立,寺前一水向通流。雲堂洗缽方過午,竹徑支筇獨感秋。相見同條驚且喜,衲衣和濕坐林頭。

□□【破山寺雙頭白蓮】

湘南夜永風露清,明月耿耿波益平。嬋娟有人步羅襪,瓊常玉佩雙娉婷。可憐玉骨埋藏久,腸斷人間無復有。豈知化作蘭若蓮,宿契未忘猶並首。想應快意洗塵緣,不向謝池爭取妍。玻璨盤中淨玉頰,一心稽首西方仙。請君以圖獻天子,當與嘉禾並周史。毋令寂寞墮空山,泣月悲雲清夜錢。

錢謙益·【寒食偕孟陽壁甫山行飯破山寺】

肩輿作伴覽新晴,綠樹紅芳豔復清。過雨煙巒如拂拭,穿雲澗瀑故回縈。頻於流水喧中坐,盡向春山好處行。記取今年作寒食,僧房麥飯午鐘鳴。

曹禾·【題破山寺】

蔚然林木秀,結架作花宮。清梵聞朝夕,玄言剖異同。山回餘落照,瀑掛似長虹。僧老能迎客,相攜話晚風。顧芳菁當年風雨起山椒,石破龍飛轉沆寥。留得空王依古寺,一龕燈火對寒宵。

張大緒

龍鬥能破山,風霆起超忽。一朝鑿真宰,怪石森突兀。老松尚攫拿,懸瀑更沸淳。靈異說當時,觀者悚毛髮。中有化人居,清境現水月。晝永磬聲微,人靜妙香發。頓覺息塵氛,煙海得寶筏。稽首龍樹王,此是闍耆窟。

龍澗编辑

龍澗,在破山寺前。相傳龍觸崖石成澗。山泉從嶺西南來,會於澗中,激石噴躍,曲折清駛,最為勝觀。澗上有龍堂舊址,皮日休撰記。

高九萬

古澗滄浪外,精藍縹緲間。木枯曾閱世,龍老解分山。鳥道秋迷跡,禪房晝掩關。詩成遊子去,流水日潺潺。

莊朝生

絕壑懸崖噴玉泉,憑空作勢尚蜿蜒。沾衣曆亂珠璣濕,入耳漂搖風雨旋。雀啄巖花時嫋嫋,煙籠澗草亦芊芊。龍堂月闕知何在?斷碣遣文仰昔賢。

中峰编辑

中峰,在龍母峰之下。

林逋

中峰一徑分,盤折上幽雲。夕照全村見,秋濤隔嶺聞。長松含古翠,語衰藥尚微薰。自愛蘇門嘯,懷賢事不群。

陸世恒

孤磴盤空鳥道斜,誅茅架竹幾人家。舉眸直欲窮千里,肯使煙雲到處遮?

福山编辑

福山,有鎮,居民可二千餘家,中有甃衢。有通泰蘇湖商舶,在縣北三十六里,下臨大江。舊名覆釜,唐天寶六年名為金鳳山,朱梁乾化中復日福山。山與通州狼山相直,境特雄勝,蓋東南控扼之地雲。鎮有大慈教寺,梁太清元年普明大師建,舊名法水禪院,宋大中祥符元年改今額,(僧居簡有鐘樓記。相傳海中泛巨木,大慈禱而得之,名泛海梁。)元毀,洪武初僧善持重建。

黃清老·【福山大慈寺訪僧不遇】

欲扣禪關未有詩,滿山空翠濕人衣。竹間倚杖到西日,試問白雲歸未歸?

【又】

鷲嶺雲深杖屨幽,竹風松影共悠悠。何人分得僧家榻?坐看南山一片秋。

李傑·【福山】

九日攜壺上釜峰,海天萬里淨秋容。百年幾度尋清樂,廿載重來認舊蹤。漠漠水雲開復合,離離霜樹淡還濃。當時老衲今何在?窗下依然偃一松。

河陽山编辑

河陽山,一名鳳凰山,又名小山,在縣西北四十五里。有永慶教寺,梁大同二年侍御史陸孝本舍宅建,宋賜名大福寺,尋改今額。(相傳有僧肉身泛海而來,狀貌奇古,僧徒迎置於寺,固以膠漆,靈應多驗。)山頂有石井,(泉清而甘,大旱不竭。)鄉人目為聖井。庭有八檜,(一夕雷震,西南一株斷,附他幹猶生。)為寺中三絕。元毀,惟石井存焉。洪武中僧如海重建。

王鼎·【登鳳凰山次徐亞卿韻】

身世平生此石坳,祇應猿鶴是心交。謾勞□□護丹鼎,豈有文章奪鳳巢?山鬼吹燈扃夜戶,石泉分茗趁齋庖。苦吟未就渾忘寐,雲外霜鐘莫浪敲。

徐恪

□□原在鳳山前,綠野茫茫際讓川。直道曾遭□□黜,知幾不似季鷹先。悠悠往事今何較?落落虛懷我自便。臥起兩峰如濯翠,爐熏聊復對遺編。

楊維禎

河陽山色畫圖開,絕壑懸崖亦壯哉。華表不聞仙鶴語,醴泉曾引鳳凰來。玉魚金碗埋黃土,石獸豐碑長綠苔。獨有桓桓丘隴在,秀峰相對讀書臺。

宋大業·【題鳳凰山】

鳳鳥何年至?空留佳話傳。閑庭森古檜,聖井瀹甘泉。梵咀林中寺,斜陽雨後天。不嫌遊興盡,片響亦奇緣。

張塤·【前題】

夙昔愛名山,幽尋不厭促。汗漫遊海虞,風景頗清淑。河陽亦勝地,岡巒互起伏。醴泉冽且甘,檜影漾寒綠。當時讀書臺,結構依山腹。風流無復存,姓字留芳躅。仰止托微吟,深夜還刻燭。

拂水巖编辑

拂水巖,在虞山之南,崖石陡峻,水奔注如虹,淩風飛濺,最為奇勝。

沈周·【拂水巖】

祇有看山是勝緣,青鞋布襪且輕便。天收雨腳賒今日,我趁花時遣老年。絕壁雲扶將墮石,豁崖風勒下奔泉。此來不憤空歸去,旋構新篇揀竹鎊。

【留題拂水巖真公房】

我家去烏目,北騖僅一餉。常遊但東麓,拂水渺在望。眾口詫奇勝,翹首作西悵。茲來不忌雨,晴意晚始放。力奮興亦超,履淖老逾壯。一登還一頓,往往手卻杖。轉陟曆亂石,嵌突踏雲浪。豁崖中通泉,欲墮風倒抗。颯颯成萬沬,仰噴下而上。著面毛骨寒,遠立未敢傍。直訝功德水,泌沸金剛藏。老僧瞰泉住,相地風水當。天設冠茲山,邑人不我誑。抱衾雖一宿,言拙莫能狀。乃知南山詩,包括自有量。重來何歲月?此亦還可訪。

張寰·【拂水巖用石田韻】

山林是處會清緣,濟勝真疑此境便。短棹平湖消暇日,懸崖飛瀑自長年。一亭氣勢淩霄漢,二老詞鋒噴石泉。述作更推陶謝手,品題次第入新鐫。

繆慧逮·【拂水巖留題】

噴沫飛珠匹練寒,天台雁宕並奇觀。每來登眺渾忘返,袖手高吟鎮日看。

孫嶽頒·【前題】

到來生靜思,一水躍龍梭。環佩風前舞,珠璣雨後多。縱橫喧地軸,屈曲注天河。頓覺塵氛掃,閑來側弁哦。

徐崧·【拂水巖遙望殿前水路如白鶴張翼者五有五嶽朝天之景】

拂水臨湖望,波明五鶴飛。不曾逢雨後,細草澗聲微。

陸肯堂·【拂水巖】

巖水無停響,飛流灑半空。霏微忽下上,縈拂漸西東。晴晝看珠雨,清秋散玉虹。傳聞雁宕勝,奇絕想應同。

烏目山编辑

烏目山,在縣北十八里。《海經》以為即虞山也,《吳地志》云石海虞山北有烏目山。山有烏目澗。

李堪【烏目山五題·興福寺】

雲門十里長,殿塔明朝陽。半夜風雨至,滿山松檜香。清猿嘯遠壑,好鳥鳴虛廊。塵土斯可濯,何為語滄浪?

【延福院】

蘭桂繞禪關,半春香滿山。風移金磬遠,雲伴玉龍閑。樹暗猿吟外,花開僧定間。塵心自然洗,流水日潺潺。

【淨居院】

入門松桂深,清氣生人心。霞影迷窗綺,花光照地金。微風起層閣,初月升高林。終夜魂自健,滿堂鐘磬音。

【永慶寺】

巖扉開早涼,谷鳥紛遠翔。花氣濕幽徑,磬聲清上方。雲生松澗底,泉落蘚池旁。我有遺榮意,移時坐石床。

【龍院】

林下金仙坊,苔門掩夕陽。花飛殿塔頂,池照雲霞光。松老鶴仍在,洞枯龍已翔。中宵動清眾,一磬發虛堂。

吳一蜚·【遊烏目山】

岡隴逶迤說海虞,望中形勝最堪圖。龍飛鶴舞山川在,帶海襟江日月扶。花雨半空聞法鼓,松風傍晚作鳴竽。泠然直欲遣身世,洶是仙靈舊所都。

顧焯·【前題】

振衣上山椒,山光侵屐齒。風景晚更佳,斜陽亂如綺。四望雉堞明,人煙起城市。同遊促歸棹,獨立更徙倚。

重玄寺藥圃编辑

重玄寺藥圃,唐末僧元達,年逾八十,好種名藥,凡取種者多致自天台、四明、包山、句曲,叢萃紛揉,各可指名。皮日休嘗訪之,為賦詩焉。

皮日休

雨滌煙鋤傴僂齎,紺牙紅甲兩三矽。藥名卻笑桐君少,年紀翻嫌竹祖低。白石靜敲蒸術火,清泉閑洗種花泥。怪來昨日休持體,一尺雕胡似掌齊。

【又】

香蔓蒙籠覆若耶,檜煙杉露濕袈裟。石盆換水撈松葉,竹徑遷床避筍牙。藜火移時挑細藥,銅瓶盡日灌幽花。支公謾道憐神駿,不及今朝種一麻。

曹林·【訪藥圃】

采藥行歌想地仙,雲芽煙甲總芊眠。山林自是饒經濟,漫說壺中別有天。

莫城编辑

莫城,城有二,一在縣南十二里,俗傳莫耶於此鑄劍,亦名劍城。今有廟,名曰莫耶大王。其塘曰莫門。《寰宇記》以為莫寵所築,以捍海寇。有妙清教寺,陳禎明二年僧宗梵開山,初名妙清院,(相傳有鐘泛海而來,緇徒迎至寺中。寺東有迎鐘塘。)弘武中僧道弘重建,改為寺。(永樂中姚廣孝記。)

朱召·【莫城】

近市澄湖似掌平,高原膴膴雜農耕。祇今霸氣都消歇,猶有遺人說劍城。

利城编辑

《輿地志》:晉元帝以海虞北境之土山立利城,以處流民。

支遁·【詠利城山居】

五嶽盤神基,四瀆湧蕩津。動求自方智,默守標靜仁。苟不宴出處,托好有常因。尋元存終古,洞往想逸民。玉潔箕巖下,金聲瀨沂濱。卷華藏紛霧,振褐拂埃塵。跡從尺蠖屈,道與騰龍伸。峻無單豹伐,分非首陽真。長嘯歸林嶺,瀟灑任陶鈞。

尚湖编辑

尚湖,在縣西南四里,長十五里,廣九里。旁邑水溢而出,亦彙於湖。虞山臨於湖上,其濱饒葭葦蒲荷,魚鳥翔躍,民居櫛比,率業魚稻。柳港映帶,景最佳勝。又名西湖,以擬餘杭之西湖。或曰太公尚嘗釣於此,故曰尚湖。

張洪

嫋嫋秋風起白波,維舟無奈客愁何?江湖滿地人來少,蒲葦連天雁去多。咫尺不遑安信宿,百年能得幾經過?自憐舊日嬉遊處,都被農家插晚禾。

沈周·【經尚湖望虞山】

日午放船湖上頭、虞山隨船走不休。高雲仰見出翠壁,飛影下接滄波流。青林人家隱山麓,雞鳴犬吠間中洲。鷓鶿群棲竹葉暗,蜻蜒特立荷花秋。蓬歌漁唱尚互答,落景在樹猶堪遊。小舟爭渡各無去,獨逆風波渾不憂。

王掞·【泛舟尚湖】

晴湖似鏡平,潑眼綠波明。魚隊行堪數,是雛近不驚。棹移菱葉亂,風靜布帆輕。更喜山光好,周遭最有情。許定升千古風流說鑒湖,不知能及此中無?山圍水抱稱佳麗,來往遊人在畫圖。王佶朝來風日佳,湖水清且皎。扁舟任所之,幽思出塵表。呼尊雜嘯吟,依人狎魚鳥。棹轉覺山回,香清見荷繞。炊煙四面起,聚落知多少?湖田既豐腴,蒲葦更綿渺。何必羨桃源?疑信互紛擾。

吾谷编辑

吾谷,在阜城門外三里許虞山之陽,岡巒回抱喬木鬱然,霜後丹楓,望若錦,騷人韻士往往觴詠其下。

孫七政

芳辰結勝侶,巖畔紉春蘭。修竹迷崇嶺,飛花映遠巒。披襟尋窈窕,引學泛丸瀾。流鶯奏奇弄,選妓擁歸鞍。同心拾瑤草,屏跡投文竿。貢禹千秋上,空拂漢廷冠。

桑孝光·【過吾谷訪孫齊之】

青岡曲折白雲深,強半幽懷屬苦吟。許久不來春又暮,藤花落盡換桐陰。嚴澈喬林翳幽谷,炎暑氣蕭森。谷轉疑孤嶼,崖傾似別岑。上方零露湛,下界宿雲侵。秋色逾春色,丹楓何處尋?

曹禾·【送梵林大師兼柬黍谷先生】

送汝西風一葉舟,劍門吾谷好淹留。此中大隱錢夫子,定與論詩山滿樓。我自退歸增懶慢,病餘詞筆不風流。卻輸野鶴身形健,杖錫腰包汗漫遊。

福城禪院编辑

福城禪院,在迎春門外。明萬曆間,觀察蕭應宮創建,未成而歿。崇禎元年,宮詹錢牧齋竟其工,並為之記。浮屠七成。國朝順治間,總戎楊承祖建大殿。

錢謙益·【贈浮石和上偈】

七十闍黎法席開,拈椎豎拂吼如雷。十年飽吃籮邊飯,伴我腰包行腳來。

【又】

福城塔下善財歌,煙水茫茫南去多。為問一尊無縫塔,相輪幡影竟如何?

徐崧·【丙辰九月過福城】

爽閣今初列,憑闌似鏡中。一山來翠黛,雙塔聳寒空。池冷芙蓉落,垣頹薜荔紅。故人曾此宿,好為寄詩筒。

【蔣莘田侍御枉駕福城示奏疏諸稿】

獻替君能任,民生困若何?九齡垂鑒遠,陸蟄上書多。落葉黃金色,流泉白雪歌。福城高駕過,夕照似舂和。

【十月十三夜同繆孝芬宿新塔談及家累有作】

偶及貧家累,淒其最可憐。冷光星似月,愁坐夜如年。佛火穿僧舍,漁歌過釣船。人生知遇鮮,有道亦徒然。

【琴川雅集新塔分韻】

一棹鼓琴川,題詩此地先。冬晴風雨後,塔秀海山邊。醉色輸紅葉,齋心比白蓮。香廚雖淡泊,聊用會群賢。

【嚴武伯鄧肯堂諸君見過分得音字】

昔別溪堂遠,今來竹院深。雨添孤客冷,月掛故鄉心。硯水流池曲,爐香嫋樹陰。諸君多雅健,相遇盡知音。

錢朝鼎·【松之道兄雅集琴川賦贈】

君來當儉歲,況又值兵戎。品信饑寒出,交真夢寐通。分燈禪榻暗,會食飯盂空。幸有逃禪侶,謳吟政不窮。

鄧林梓·【丁巳初冬喜吳江徐臞庵來新塔次韻】

迢迢山復川,鴻雁客來先。交欲逃形外,秋多入鬢邊。禪心凝碧水,詩口吐青蓮。盡說廬山會,前賢讓後賢。

【庵邀集新塔分得花字】

吳江楓欲落,一棹過南沙。作客身同梗,依僧性嗜茶。塔鈐鳴晚雨,詩缽散朝華。後院殊岑寂,重期聽貫花。

嚴熊·【砍徐臞庵韻】

風雅擅琴川,高曾紹自先。良朋風雨至,高會水雲邊。敢說胸中錦,須知舌底蓮。蘭亭與白社,總不讓前賢。

【得和字】

冬淺氣猶和,精藍喜共過。幽窗僧磬遠,寶塔鳥聲多。處處皆霜葉,村村盡刈禾。詩成雖沒酒,擊節自高歌。

釋弘修·【次徐臞庵韻】

虞仲舊山川,君來愧我無。吟成楓葉下,人淡菊花邊。擊缽心懷古,分題舌湧蓮。今朝同雅集,惠遠足稱賢。(謂方丈雲師。)

【得書字】

攜琴人不至,(期陳錫賢琴師不至。)抱病我來徐。自覺無名句,徒知檢素書。鴻飛天際渺,嵇懶世間疏。一別南州客,相逢慰索居。

陳協·【和瞿庵】

流年逐逝川,樂事喜爭先。佳客來楓下,清吟勝甕邊。戒香窗嫋練,淨食缽生蓮。從此聞鐘發,攢眉笑古賢。

【得關字】

高人蘭棹至,蹤跡動江關。紅葉明秋景,黃花照病顏。清齋宜客裏,吟社寄僧間。自顧真蕭瑟,騷情愧子山。

黃起·【和臞庵】

風景似平川,輸君得句先。移筇丹谷裏,倚艇碧溪邊。秋杪還尋菊,歌矯是采蓮。同人高詠罷,祇覺酒為賢。

【得新字】

霜落楓林紫,秋山色正新。偉長停客棹,惠遠集詩人。玉版供禪味,清遊結淨因。庭前頻徙倚,白髮老閑身。

陳玉齊·【得時字】

惠遠開林地,陶潛入社時。烹茶邀故友,刻燭記新詩。菊色衰藏經,楓顏暖照池。雲堂歸去後,應費夜深思。

陳文昭·【得同字】

名士軒車至,衰年杖屨同。清言供茗碗,佳句入詩筒。風定棲馴鴿,天高叫斷鴻。老憑方丈室,半偈悟諸空。

徐州·【得開字】

舊有登山約,今冬果復來。采詩移蠟屐,結社傍香臺。短鬢秋先白,寒花晚暫開。客遊聞已倦,江雁送君回。

王吉·【得秋字】

木落昆湖晚,幽棲久倦遊。浮雲天際雁,斜照水中鷗。擊缽催新句,聽琴入素秋。聚奎占百里,今日識南州。

陳奕·【得招字】

來親高士榻,兼得訪參寥。禪叩庭前柏,詩題窗外蕉。孤鐺煨折足,新飯煮長腰。喜附宗雷後,何辭入社招?

釋行滿·【吳江徐瞿庵居士過新塔雅集有作次韻】

高塔聳琴川,文峰獨占先。紅雲生日下,青鶴到天邊。隱愛招山桂,歸榮種院蓮。聚奎曾有讖,今日集群賢。

【同臞庵諸公新塔雅集分得香字】

退閑多暇日,瓶錫喜還鄉。舊友來殘歲,新知集上方。吳山窗外秀,秋水句中香。五字論心處,陶然共夕陽。

巫咸宅编辑

巫咸宅,按《越絕書》《舊圖經》皆云;虞山,巫咸所居。(舊誌云在婁縣山下。今婁縣止馬鞍一山,無巫咸宅,當在虞山無疑。)

王賓

舊說巫咸已上天,楚人歌裏亦千年。相傳住處今何在?一座青山縣郭邊。

太公石室编辑

太公石室,在虞山,室幾十所。《績圖經》:山東二里有石室。(范氏奉:太公避紂,居東海濱。常熟去海近,或是。)

林大同

虛巖宛如室,空洞神仙宅。既非巨靈剖,何勞五丁鑿?閑門鎖薜蘿,寒煙縈翠幕。疑通少室山,或與紅塵隔。具瞻同廣廈,生民誠可托。大庇安如山,何愁風雨作?

言偃宅编辑

言偃宅,在縣西。今言公巷。《吳地記》:宅有井,傍有洗衣石。《輿地志》云:石為太守蕭正德持去。

吳訥

句吳昔要荒,俗鄙人不文。叔氏豪傑士,北學遊聖門。身過列四科,文學冠同倫。井堙宅已荒,橋巷名猶存。至今里中子,千載沾遺芬。

慧日禪寺编辑

慧日禪寺,在縣治西稍北。梁天監間建,吳興僧慧向開山,舊名壽聖,又名晏安,又名慧日禪院。宋紹興十五年毀。乾道九年僧宜意、嘉定間僧子幸,先後重建。(縣令張埏記。《吳郡志》又云始於禎明元年。治平四年敕額壽聖晏安禪院。)元統元年僧普明改院為寺,建觀音殿。(胡助記。)永樂八年僧可觀重修。今為祝聖道場。

周霞賓

盡說梁朝寺,誰參向老禪?莊嚴存像教,汨沒悵塵緣。七寶隻園樹,雙金佛地蓮。海鄉煙霧裏,月落曙鐘傳。

智林教寺编辑

智林教寺,在李墓村。唐乾元元年建,初名永安寺。宋大觀四年,以犯宣祖陵名,改賜今額。寺舊在地名岡身,後以寺鐘不聞於近,而多應於李墓,遂徙置於此。名僧了通當日居之。

李光

扁舟來訪小叢林,花木通幽院落深。旋拂胡床成午夢,閑持貝葉動秋吟。竹深瑟瑟生虛籟,山意峨峨入素琴。更喜老綱能會事,手攜爐跳自相尋。

寶嚴禪寺编辑

寶嚴禪寺,在縣西十六里虞山之麓。梁天監間建,初名延福禪院,宋天禧中改今額。錢繆時,高僧希辨居此。(後隨國入朝,賜號慧明大師,歸隱故處。)寺有浮屠七成。(相傳泗州僧伽塔第一,此為第二。仁宗朝賜銅鑄東嶽聖帝像,為伽藍。)景佑中僧清鑒重建。明永樂初重建,改為寺。(按《中吳紀聞》:吳越錢王之子祝髮於此,太宗賜御書《急就章》、《逍遙詠》、《聖惠方》於寺中。陸絳記雲賜書乃希辨。豈辨即錢氏子耶?近為邑人占為墓,僅存畝許,僧營小屋以棲。邑令楊於器撰記。)

王伯廣

平湖鏡淨中,背貼青峰巒。去郭二十里,金碧輝波瀾。是日寶華境,萬象鬱以盤。壯哉宰堵坡,一瞰天地寬。誰懷墮塵鞅,幾欲招飛鸞。我生眇何能?山水情所安。扁舟幾來斯,不為開愁端。意列自行樂,樽酒那追歡?何如結青蓮?起適心外觀。塵跡身兩忘,浩然天地間。

姚愈

浮圖插雲表,列嶂環古刹。平湖眇澄波,萬態天光發。我來陟層巔,秀氣助毫末。扁舟泛明月,萬頃玻璃滑。

陸曦

出屋蕭蕭竹數竿,入門襟袖便生寒。相期更待梅英發,醉棹短蓬來細看。

陳言·【過寶巖萬綠山居邀山翁小酌】

曉暾劃林霏,朝躋散巖黷。藤輿過山莊,藜杖訪蕭寺。水竹湛清華,檉密陰翳。紫筍擘錦繃,紅纓摘火齊。濁酒長須沽,細鱗纖手劃。松軒漫敲棋,蘿徑聊解扉。安巢羨林鴉,照影愛山驚。保我露電軀,脫渠風波地。且勉玄發歡,肯貽素絲涕。衣食喜有餘,身心幸無事。放歌歸去來,疏狂任群議。

勝法寺编辑

勝法寺,在縣東北梅里鎮。唐元和中閻將軍舍宅建。乾元元年置為離火宅寺,晉開運中改為境寧,宋大中祥符元年賜今額,至和初更名禪院。(閻將軍今為寺伽藍,頗著靈驗,人有移家以居者,即有蛇炕見於箱篋床席間。寺之東即將軍墓也,歲時寺僧設蒲饌祀之。西北有洗兵池,池之側有小塚,蓋其劍甲所藏也。)崇寧二年,長老道綱募建轉輪藏成,(葉夢得有記。)後廢,明嘉靖間重建。

李光

舍南舍北竹千竿,鏡淨無塵碧玉寒。中有老人清似水,晚來相對倚闌干。

陸綰·【遊勝法寺兼簡深公】

道旁有古寺,巖然聳梅林。邇來衣褐徒,包禍歲月深。埋伏狡兔穴,嘯聚惡木陰。安得智慧劍?力斬奸邪心。吾師曹溪流,所在人依欽。郡邑兩交疏,來發雲雷音。初如碎瓦礫,乃見真球琳。瞽者破其瞽,瘩者破其瘩。有若鸞鳳巢,無復鴟鴞禽。嗟予困吏役,海岸宜投簪。扁舟叩禪戶,清風滿衣襟。高論松桂間,為師揮玉琴。

孫應時

古刹精廬隱茂林,斷雲疏雨正秋陰。黃花又是一年事,枯木依然千歲心。酒病未能恢獨酌,懷人無與共清吟。僧窗夢覺鐘魚靜,聽徹寒蛩語夜深。

梅林東塔院编辑

梅林東塔院,在梅里鎮,臨許浦塘。宋紹興間,邑人錢道者建浮屠七成,

維摩禪寺,在縣西八里虞山上。宋隆興元年僧法運建,舊名石屋維摩庵。寺後有石井,名湧泉。淳熙三年,丞相曾懷請為功德院,孝宗賜額顯親資福禪院。明洪武間,僧壽松建觀音殿。宣德四年,僧曇敷建四天王殿,瓷石,為改額今名。

王鼎

暫依禪榻息塵機,牆外東風晝掩扉。欲上維摩尋舊跡,輕衫短帽不禁吹。

顧夢麟·【登自吾谷至維摩寺】

谷中紅葉路,登頓待朝曦。占寺入何處?空山來始知。樹寒連臂繞,牆許及肩窺。不語依僧坐,猶疑問疾時。

秦松齡·【維摩寺】

已度千林上,維摩自古今。半山人語出,孤寺夕陽沉。寒烏落還落,霜楓深更深。欲從求妙諦,老樹六朝心。

葛芝·【維摩寺銀杏】

奇樹千年古,高柯百尺長。精靈疑雜遝,鸛鶴共翱翔。枝洗隋朝雨,根經梁代霜。無窮興廢事,留爾獨蒼蒼。

高道山居编辑

高道山居,在虞山西十里。二面峰巒,拔地而起,前有長岡,山居臨於澗上,有曲徑石橋,景最幽勝。宋之中世,有高道人者居之,故名高道山房。俗又稱露臺。

沈周

山復岡回靜結廬,林蹊生處我來初。杖欺新綠苔痕裏,屐踐殘紅雨跡餘。酒植臨春聊遣撥,禪單消日自清虛。壁塵怪是遊題滿,教種芭蕉別倩書。

子遊祠编辑

子遊祠,(舊址在邑治東北一里三十步。見盧氏《郡志》。)宋慶元三年,令孫應時建於學講堂之東,(文公朱子祠記云:孔門諸子多東州之士,獨公為吳人,而此縣有巷名子遊,橋名文學,相傳至今。《圖經》又言:公之故宅在縣西北,而舊井存焉。唐開元追爵吳侯,宋政和號丹陽公,至淳熙又改稱吳公云。)後他令遷其祠。(祀事弗飭。)嘉熙初,令王燴大修學宮,祠允賢;又建齋曰象賢,而教養其後裔。(中書舍人袁甫教育言氏子孫記云:時訪公後裔,降在編民,故有此舉。)明令唐禮重修。(以范文正公陪祀。)成化二十二年,巡按御史胡漢改建於學之東,市民地以益之,旁為夾室,別為二門以出,表其坊曰吳公祠。

高啟·【言公墨井】

寥寥武城宰,遺井虞山陰。千載汲未竭,九仞功應深。藝圃自可灌,道源誰復尋?弦歌聽已歇,瓶粳看還沉。無為渫弗食,惻惻起歎音。一瓢樂未改,庶幾回也心。

周霞賓

列國雄吞際,人材北學難。淒涼吳邑裏,惆悵魯衣冠。舊宅歸篷顆,新祠倚杏壇。一橋通夾巷,蔽井樹陰寒。

李仙根·【謁子遊祠】

祠宇標名勝,薪傳自古今。庭閑人語靜,井渫墨香侵。文學斯人在,弦歌雅化深。高山惟仰止,肅穆動清吟。

張大純

業在儒林道學間,千秋廟貌重人寰。巫咸舊隱應相望,呂尚高風得共扳。拂水淵源分泅水,虞山教澤接尼山。東南文物從教盛,祀典由來鄭重頒。

嚴文靖公訥讀書館编辑

嚴文靖公訥讀書館,在城北影娥池三元堂北。有王世貞碑記,後廢。文靖季子中翰公澤(字開宇。)移其坊於城西致道觀,以文靖少時曾讀書道院故也。崇禎中,中翰仲子樞部公拭(字子張。)購徐尚書鳳竹公廢園,順治丁酉重建。今樞部長子文學熊(字武伯。)隱居其中,有《雪鴻集》行世。

錢謙益·【春初過嚴文靖公錦峰書院敬題十韻】

宰相行春地,承平百歲中。燃燈祠太乙,秘殿禮崆峒。神將扶黃道,靈旗出紫宮。弈棋閑太傅,祖帳藹群公。接席雞豚社,隨車梨栗童。朱衣臨澗產,錦袖憑房攏。桃李思吾祖,柔榆剩此翁。詞垣三組接,閣道四星空。碧蘚依殘甃,紅龍發故叢。平泉舊花木,一一待光風。

嚴熊·【移居十首之五】

文靖讀書館,一在城之西。遠自祖父來,莫能辨其基。僅有連公坊,妙筆侔獻羲。(坊係舊令連三元書。)行人思老佛,(鄉人呼文靖公為嚴老佛。)奚啻峴山碑?

【又】

坊畔有隙地,乃是徐世園。危樓枕碧嶂,藏敕在前軒。(舊名徐氏敕樓。)先君與割券,刪棘整頹垣。山林在城市,勝境難具言。

【又】

太歲在丁酉,日吉兮辰良。鳩工庀材木,肯構還肯堂。無靈欣有托,歲時薦椒漿。魯公潞公祠,千載堪頡頏。

【又】

顧名思館義,還把遺書讀。勿謂齒發衰,邁往當炳燭。膝前兩男兒,文筆頗不俗。父子互師友,眉山企芳躅。

【又】

比鄰即戎幕,日送歌吹聲。有時飛鳴鏑,使我雄心驚。將軍頗好士,酒熟常共傾。不乞炙子鵝,卉服休相輕。

徐崧·【坐山亭贈武伯】

無事真堪坐,晴逢臘月天。何時移觀後?愛爾住山巔。上暖蘭芽茁,雲開竹色鮮。連公書額在,還憶太平年。

紅豆莊编辑

紅豆莊,為錢宗伯牧齋先生別業,以紅豆樹得名。

錢謙益·【紅豆樹二十年復花九日賤降時結子才一顆河東君遣人探枝得之老夫欲不誇為己瑞其可得乎重賦十絕句更乞同人和之】

院落秋風正颯然,一枝紅豆報鮮妍。夏梨弱棗尋常果,此物真堪薦壽筵。春深紅豆數花開,結子經秋祇一枚。王母仙桃餘七顆,爭教曼倩不偷來。二十年來綻一枝,人間都道子生遲。可應滄海揚塵日,還記仙家下種時。秋來一顆寄相思,葉落深宮正此時。舞輟拌移人既醉,停觴偏唱右丞詞。朱喝銜來赤日光,苞從鶉火度離方。寢園應並朱櫻獻,玉座休悲道路長。千葩萬蕊葉風凋,一捏猩紅點樹梢。應是天街濃雨露,萬年枝上不曾銷。齋閣燃燈佛日開,丹霞絳雪壓枝催。便將紅豆興雲供,坐看南荒地脈培。炎繳黃圖自討尋,日南花果重南金。書生窮眼疑盧橘,不信相如賦上林。旭日子臨七寶闌,一枝的殷流丹。上林重記虞淵簿,莫作南方草木看。紅葉闌干覆草萊,金盤火齊抱枝開。故應五百年前樹,曾裹儂家錦繡來。

琴川编辑

琴川,在邑治中,自北而南有渠七道,其跡多湮。今渠上有橋一二,不通舟楫。嘉熙初王燴增辟,榜曰琴川。

朱斌·【琴川誌感】

名跡多蕪廢,琴川好在不?橋低仍舊榜,岸曲少行舟。旅思清於水,閑情冷似秋。良朋何日聚?同作看山遊。

曹禾·【送梵林大師遊琴川兼寄黍穀先生】

送汝西風一葉舟,劍門吾谷好淹留。此中大隱錢夫子,定輿論詩山滿樓。我自退歸增懶慢,病餘詞筆不風流。卻輸野鶴身形健,杖錫腰包汗漫遊。

徐崧·【寄陸敕先】

耆舊今存幾?知君廿載前。雖頻遊笠澤,獨罕至琴川。詩好吟紅豆,人高種白蓮。詞壇真鼓吹,敢請奏鈞天。

【別陸載商】

塞雁南飛秋色老,丹楓落盡無人掃。停舟先自望西城,猶覺嵐光樓榭好。更得山房在松塢,龍鱗虯幹十有五。幽探不禁客情歡,締構誰知匠心苦?主人北上俄四年,頹垣荒徑松依然。撫之未免係感慨,寒巖日暮沉蒼煙。余來便欲遊其下,聞道涼陰最消夏。花明綺閣屢開樽,月湧潭泉宜結社。人言此際會已遲,蒙君折簡何敢辭?玉學盈盈催醉饜,銀缸爛爛舒顰眉。別君莫定向何處,風雨聲中旅窗曙。家家歲暮下湘簾,惆悵南塘獨歸去。

張之楨·【琴川雜詠】

四科文學仰前賢,遺澤流風遍海。敢是弦歌分兩地,至今猶復話琴川。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