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 百菊集譜
卷六
作者:史鑄 宋
補遺

百菊集譜卷六

體題新詠编辑

  六十一首
以後附入諸士友十九首,凡二者之內除於題下該臆吟者八首,其他諸篇皆是詠越中所有之品。

  勝金黃
籬下秋深花正敷,煌煌金彩照吾廬,維揚貢品雖稱貴,顏色看來反不如。

  御愛黃
貴品傳來自禁中,色鮮如柘恍迷蜂,作歌亦見鍾情重,承眷應曾遇德宗。

  御袍黃
秋晚司花逞巧工,解將柘色染幽叢,待看開向丹墀畔,蕭頴士菊榮篇:照曜丹墀。宛與君王服飾同。杜甫花卿歌:綿州副使著柘黃。注:僭乘輿服色也。

  九日黃
露叢花發例皆遲,異品敷金不詭隨,應節及時真可愛,登高且把泛瑤巵。

  又
應時寒蘂拆秋含,晃耀良金色可參,似遇道人殷七七,故開佳節日三三。

  金錢菊
陰陽鑄出遶籬邊,露洗風磨色燦然,未解濟貧行世上,且圖買笑向樽前。

  又 此作明用題字
天女將圖買斷秋,筭來白帝價難酬,金錢滿閤翻嫌富,撒向幽叢竟不收。

  金絲菊
如艶切人徒染如琰切金絲色,侍女謾歌金縷衣,爭似黃花得天巧,織成紋綹力九切不須機。

  金鈴菊
化工寫出爛盈枝,顆顆光明耀竹籬,賞翫佳人應笑道,待教繋向雪獅兒。

  金連菊 臆吟
迥出嬌紅媚一川,風刀細鏤耀籬邊,不妨捧向孩兒手,留取清香在佛前。

  側金盞
圓模羅列占東籬,西帝賜來宮樣奇,疑是花神清酌罷,儘教放處不妨欹。

  金盞銀臺
黃白天成酒器新,曉承清露味何醇,恰如欲勸陶公飲,西皥應須作主人。又作:擬將享宴司花女,須報韋公舊主人。

  滴滴金 夏菊也
未見秋來花便開,人言因露作根荄,千團萬點枝頭墜,盡化黃金出土來。

  密友菊 按《洛陽花木記》用此「密友」字。
寒英雅稱伴吾徒,色正香清態有餘,日涉中園長與會,何憂因數反成疏。楊巽齋密友花有「朶朶相迎意更親」之句,愚今所作葢取此義。

  又,蜜卣菊 據高疎寮用此「蜜卣」字。
化工也學割蜂房,秋卉粧成春蘂黃,芬馥猶疑盛秬鬯,未容輕把泛霞觴。《書.洛誥》秬鬯二卣。正義曰:秬,黑黍也,以此為酒,煮鬱金草,築而和之,使芬香調暢,謂之秬鬯酒。卣,中樽也。

  橙菊
上林佳果久流聲,《西京雜記》云:上林苑橙十株。秋徑香苞特假名,正賴蟹肥新酒熟,幽人來賞兩含情。

  荔枝菊
莫論枝上粟團黃,且喜籬邊珍顆香,若使唐家妃子見,料應誤摘醉中嘗。

  茱萸菊
品出陶家花品外,名存吳地藥名中,若將泛人重陽酒,不用分香摘兩叢。

  艾菊 明用題字。
一入陶籬如楚俗,重陽重午兩關情,惜哉刪後詩三百,菊奈無名艾有名。一換押「鄉」字韻云:怪底陶籬似楚鄉,寒花暑月共枝芳,無求往古三年効,且挹明朝九日香。

  末利菊
來從西域馨香異,蓮經有「末利花香」之言。翻作東籬品目新,悟此肯為微利役,殷勤來賞屬幽人。王梅溪求末利花詩:老來恥逐蠅頭利,故向禪房覓此花。今之鄙句葢祖此義。

  甘菊
南陽佳種傳來久,濟用須知味若飴,苗可代茶香自別,花堪入藥效尤奇。

  塔子菊 以金鈴菊蟠結而成。
金彩煌煌般若花,高蟠層級巧堪誇,更添佛頂週遭種,成此良緣勝聚沙。「聚沙為佛塔」見蓮經偈言。

  毬子菊
團圞秋卉出籬東,惹露凌霜袞袞中,疑是花神拋未過,更教輾轉向西風。

  野菊
寒郊露蘂疎仍小,一年野菊甚盛,乃改作「繁何小」。瘦地霜枝細且長,境僻人稀誰與採,馬蹄贏得踐餘香。

  黃白菊
二色秋英併一根,金宜為友玉為昆,相依笑向西風裏,皓色須還中色尊。

  十樣菊 臆吟。
霜蘂多般同一本,天教成數殿秋榮,從他蛺蝶偷香慣,偷遍無過一例清。

  九華菊 吳有趙廣信嘗鍊九華丹,此菊以丹為名,猶酴醿花以酒名之,其意各有所寓。杜光詩:初開九鼎㓀華熟。
功成丹鼎花堪比,花到重陽色正鮮,靖節集中名甚著,羨他慣服制頹年。

  又
流芳千古傲霜英,剪玉絲金照眼明,若論駐顏功不小,仙丹端可與齊名。

  佛頂菊
籬畔光明緣底盛,秋來千百化身多,露棲不必醍醐灌,仁宗皇帝御贊蓮經:灌頂醍醐滴滴涼。醍醐,酥之精液也。雨沐何煩手掌摩。《楞嚴經》:世尊憐愍阿難,以手摩其頂。

  大笑菊 丁晉公詩:花能含笑笑何人。東坡詩:花非識面常含笑。今愚鄙句亦祖此義。
玉顏已破晚秋葩,不費千金亦可誇,幽徑主人偏愛惜,且贏耳畔弗諠譁。

  又 明用題字。
晚節敷華性異常,黃冠白羽道家粧,料應識破榮枯事,獨對秋風笑一場。

  又 明用題字。
桃笑春風菊笑秋,冶容正色不相侔,寒梅一笑如堪索,這笑方為是匹儔。

  玉甌菊
化工施巧在秋葩,琢就圓模瑩可嘉,著底香心真蠟色,似留賞客欲分茶。

  銀盤菊
秋英疑是白金裁,承露如從仙掌來,翻笑漢皇銅制古,斬新一樣也奇哉。

  輪盤菊
秋深籬下拆霜英,圓質風吹颺不停,天巧固非煩扁斵,日新又豈待湯銘。

  粉團菊
月姊容顏別一家,天真何必御鉛華,秋來殘膩方拋棄,幻作籬邊馥馥花。彭齋霜月詩:應是姮娥剩粧粉,一時拋撒下天來。此借其意。

  月下白
素質鮮明絕點塵,冰輪高照轉精神,叢叢皓彩如羅綺,謂彩帛之紋亦有粟地菊之類。箇樣誠堪示染人。

  纏枝白
西風頓拆晚秋葩,色映霜華與月華,不特翠枝柔猗於可切乃可切,更饒綠葉密交加。

  酴醾菊 宋景文公酴醾詩:來自蠶叢國,香傳弱水神。按,古蠶叢國即蜀中也。
春架秋籬景一同,想因分種自蠶叢,但將酩酊酬佳節,不管花居酒品中。

  木香菊
秋花也與藥名同,素彩鮮明曉徑中,多少清芬通鼻觀,何殊滿架拆東風。

  寒菊
不畏霜風質自殊,不招蜂蝶艷何孤,梅花松竹如相見,朱希真十月菊詞:須添羅幕護風霜,要留與,疎梅相見。便合添為四友呼。

  淮南菊
割脂簇蠟密成團,傑出東籬最奈寒,加紫翻宜霜後看,料應慣見屬劉安。

  徘徊菊
花神著意駐秋光,不許寒葩陡頓芳,敷彩盤桓如有待,幽人把玩不須忙。

  饅頭菊
離火供炊餅餅圓,陸放翁菊詩:有餅餅香字。前輩菊詩:籬邊餅餅金。幽人飽翫向籬邊,採來還問堪餐否,應使癡兒口墮涎。

  桃花菊
仙源分派到籬東,灼灼穠華綴露叢,崔護詩章陶令酒,兩家混作一家風。

  燕脂菊 臆吟
天女染花情若狂,鮮妍直欲媚秋光,忍將陶徑黃金色,也學秦宮朱臉粧。

  牡丹菊 臆吟
本是秋香九日黃,假為國色百花王,待殘擬把酥煎啗,見《漁隱叢話後集》二十三卷,孟蜀時李昊事。莫採芳英泛酒觴。

  紅薇菊 臆吟
天厭花黃色改殷,烏閑切,赤色也。東籬景物似東山,逗遛春蘂為秋蘂,荊棘了無藏葉間。

  繡菊
寒葩縷縷結緗紅,不待纖針見巧工,秋老從他宮線減,彩文翻喜入花叢。

  石菊
花美雖堪寫團扇,艷妖未必入東籬,紀名何取它山物,徧問園官總不知。愚辨石菊、大菊,雖今古之名不同,其實一種物也。至秋結實名曰蘧麥,今窮見麥粒之形,了無所惑矣。討論既定,竊意其「石」字當為「碩」。案字書:碩,大也。庶幾意合於古書。今復成一絕,以紀其實云。

  又
榦弱葉纖花特奇,艷濃九夏到秋時,枝頭結實元為藥,爭奈越中人罕知。若蘧麥所出之地其榦直而堅。

  大菊 明用題字。即今之石菊也。
菊名何大為誰開,子結秋叢是藥材,若所產之地者結子乃至作穗。若用催生功不小,請嘗便可見嬰孩。《千金方》治產經數日不出或子死腹中,以瞿麥煮濃汁服之。

  孩兒菊
地母提來風露徑,笑風泣露並堪憐,品微元乏香肌骨,濫預秋英得浪傳。

  春菊 蒿菜花是也。
莫論園蔬品目卑,花開不減菊幽奇,燦然金色仍堪採,春老恰如秋老時。

  紫菊 馬蘭花是也。
秋野閒花是繡鋪,佳名得自北人呼,見《本草》。若教尼父當時見,應惡紛紛色亂朱。

  觀音菊 天竺花是也。
霞幢森列引薰風,高出疎籬紫滿叢,翠葉纖纖如細柳,直宜插向淨瓶中。

  繡線菊 厭草花是也。
天成素縷結秋深,巧刺由來不犯針,籬下工夫何絢爛,條條綰綴紫花心。

  佳友 昔曾端伯以菊為佳友,愚今以詩實其名。
氣清色正品尤高,好事幽人善與交,開徑何須望三益,相陪雅尚在香苞。

  壽客 近世張敏淑以菊為壽客,愚今以詩實其名。
東籬冷落舊家鄉,性耐風霜氣味長,幾度入來重九宴,主人傳得引年方。

  對菊懷古
靖節先生菊滿園,其名獨有九華存,東籬若許塵蹤到,佳品須當盡討論。

  菊花 單題。
獨芳三徑屬秋深,清致貞姿快賞心,解道卓為霜下傑,平生靖節最知音。

  金絲菊  馮發藻 十首闕一。 纏風綰雨短籬旁,織出黃花縷縷黃,遙想司花幾仙子,鮮明擬作六銖裳。

  茱萸菊
一種秋英具兩般,摘來浮向酒盃寛,阿誰到得重陽日,醉把花枝子細看。

  夏月佛頭菊
圓英現出端嚴相,素瓣染成知見香,必竟白毫破炎毒,故教開向夏畦凉。

  酴醾菊
秋花也與酒齊名,三月留為九月英,朶朶露栖明亞雪,還如壓架拆春晴。

  朝天菊 臆吟。
凌霄花豈凌霄去,向日葵空向日傾,何似幽姿堪對越,也酬洪覆拱高明。

  桃花菊
怪底玄都花發遲,西真著意在霜枝,春葩也耐秋風勁,紅雨何愁亂入籬。

  牡丹菊
秋香剛欲竊天香,遙想南陽似洛陽,莫道東籬藹聲價,詩人曾擬作花王。

  孩兒菊
穉叢弱質巧相如,曉沁啼痕一雨餘,天亦何心鍾愛汝,也呈佳色殢陶廬。

  采菊 用古人名賦。
和霜旋采黃香嗅,與客登高適興時,多謝安排滿頭插,相隨何得怨開遲。

  金鈴菊  孫耕 三首
疑是良工巧鑄成,天然顆顆帶黃英,籬邊一任風搖動,不學簷前斷續聲。

  孩兒菊
弱質生成由地母,清姿保愛藉園公,花偏嬌嫩葉偏細,凝竚籬邊弄晩風。

  鷺鷥菊 臆吟。此品嚴州有之。
玉羽毿毿剪作花,花心挺出傲霜華,恰如未上青天去,且立西風古徑斜。

  楊妃菊 臆吟。  陸希澄
含笑向籬旁,花叢似洞房,露濃新出浴,霜薄淺成粧,尚帶霓裳色,猶存輦路香,張全真《題明皇太真聯鑣圖》詩:並轡春風輦路香。故令千載下,還許侑瑤觴。

  金盞銀臺  許光曾
黃中素表拆秋葩,恰似開筵富貴家,晃耀西風深院裏,清標不減水仙花。

  佛頭菊  僧希高 二首
佳卉超凡沐雨開,恍如螺髻出山來,世尊。肉髻見《蓮經》與《楞嚴經》就叢更種金蓮菊,闕。

  大笑菊
寒花也解媚清秋,貌似呵呵滿檻稠,若使幽王能著眼,何須舉火戲諸侯。

  金錢菊  僧文行 二首
化工鑄出最光圓,閒數枝頭不計千,滿徑黃花秋富貴,陶公何必苦無錢。

  大笑菊
遶籬喜色破新愁,一粲西風卒未休,《穀梁傳》注:粲然,盛笑貌。非學野花留寳靨,應𠷣楚客獨悲秋。

集句詩编辑

  史鑄 四十首
鑄兒童時,嘗閲東軒臞儒趙公保集句梅詩,喜其多有可取,今故效顰,採擷百家英華,為菊成章也。

  種菊
幽懷遠慕陶彭澤王禹偁,一畝荒園試為鉏蘇子由,自種黃花添野景謝景山,見《詩話總龜》,幾多光彩照庭除魏野

  菊花 十二首
無艷無妖別有香僧齊己〈對菊〉,知心誰解賞孤芳陸務觀,淵明酩酊知何處王荊公,安得斯人共一觴謝無逸

  二
霜裏鮮鮮照眼明王十朋,人言此解制頹齡梅聖俞,憐香擘破花心齅姚揆,酌盡齋中竹葉缾黃山谷

  三
一夜清霜殞物華蔡柟,寒芳開晚獨堪嘉丁寶臣,折來嗅了依前嗅邵堯夫,不是尋常兒女花王十朋

  四 《千金方》菊花作枕袋,大能去頭風,明眼目。陸務觀菊詩:傍籬小摘供囊枕,留得殘香夢亦清。
籬菊含風暗度香余安行,栽多不為待重陽齊己,愈風明目須真物蘇子由〈白菊〉,夢寐宜人入枕囊山谷

  五
露叢芬馥敵蘭芽韓忠獻公,清賞終存好事家丁寶臣,莫遺兒童容易折洪景盧,此花開後更無花元微之

  六
露裛幽花冷自香䆁皎然,藥中功效不尋常王十朋〈食薑〉,祛風偏重山泉漬文保雍,胡廣隨緣卻壽長鄭剛中〈菊〉

  七
清香裛露對高齋司空圖,端仗兹花慰老懷王十朋,欲折一枝來侑酒蔡柟,登高能賦屬吾儕陳後山

  八
八月九月天氣凉李白,遶欄種菊一齊芳邵堯夫,好風應會幽人意江奎,時去時來管送香張芸叟

  九
不趂盛時隨眾卉文與可,幽姿高韻獨蕭然田元邈,別開小徑連松路王介甫,常愛陶潛遠世緣梅聖俞

  十
籬菊開時寒有信王彥霖,幽香還釀客懷清周麟之,折歸忍負金蕉葉張彥實,欲伴騷人賦落英蘇東坡

  十一
菊花有意浮盃酒汪彥章,秋老霜濃滿檻開江袤,多謝主人相管領沈瀛,盡收清致助吟才張子野

  十二
一夜新霜著瓦輕歐陽永叔,照窗寒菊近人清聞人善言〈次韻童恭叔〉,䞉收芳蘂浮巵酒曾端伯,白髮年年不負盟聞人善言〈中秋月〉

  黃菊 二十首
黃花漠漠弄秋暉王荊公,竚立階前香在衣王性之,正色逢人何太晚強幾聖,衰翁相對惜芬菲白樂天

  二
白露黃花自遶籬羊士諤,幽香深謝好風吹寇萊公,陶公沒後無知己李山甫,一作羅隱,歲歲花開知為誰李頎

  三 凡菊詩中言霜露者甚多,至於言雨者,惟王龜齡嘗稱范文正公有句云「半雨黃花秋賞健」云。
遶籬黃菊自開花僧洪覺範,開日仍逢小雨斜丁寶臣〈菊〉第三首句,自得金行真正色丁寶臣〈菊〉第二首句,肯參紅紫鬭紛華朱希真

  四
金英寂寞為誰開王禹偁,底許清香鼻觀來張孝祥,籬下先生時得醉白樂天,餘風千載出塵埃王荊公

  五
滿園佳菊鬰金黃白樂天〈重陽席上〉,壽質清癯獨傲霜楊巽齋,且喜年年花作主白樂天〈花前歎〉,依然相伴向秋光羅隱〈菊〉

  六
五行正氣產黃花杜光庭,不在詩家即酒家錢易,詩筆酒盃俱有味元絳,亦同元亮舊生涯本朝江為

  七
滿地黃花得意秋良祐,闕姓,下句「浪陪使節赤松遊」見於石刻,移來庭檻助清幽齊唐,自級稟性天生異張齊賢,不與繁華混一流楊實可

  八
籬邊黃菊為誰開李嘉祐,轉憶陶潛歸去來高適,插了滿頭仍漬酒邵堯夫,且謀歡洽玉山頹元澶

  九
倚風黃菊遶疎籬彭應求,自有清香處處知毛友,今日王孫好收采鮑容,濁醪霜蟹正堪持蘇子由

  十
金蘂繁開曉更清歐陽修,薄霜濃露倍多情劉原父,歸田誰是淵明興趙嘏,獨遶東籬萬事輕周紫芝

  十一
叢菊疎疎著短籬僧璉不器,重陽前後始盈枝文與可,托根占得中央色趙宋英,見氣候推蒙,不比凡花兒女姿姜特立

  十二
自有淵明方有菊辛幼安,因人千古得嘉名韓忠獻,一年好處君須記蘇東坡,翠葉金華刮眼明劉原父

  十三
東籬黃菊為誰香王十朋,不學群葩附艷陽蘇澄庵,直待素秋霜色裏廖匡凝,自甘深處作孤芳文與可

  十四
香霧霏霏欲噀人蘇東坡,黃花又是一番新宋邦永,見愚園咏史,陶家舊已開三徑韓治,直到如今迹未陳楊巽齋

  十五
滿眼黃花慰素貧山谷,年年結侶采花頻劉禹錫,要收節物歸觴詠張灝,只許閒人作主人姜特立

  十六
菊花天氣近新霜陸務觀,節近花須滿意黃陳後山,陶令籬邊常留宿曾端伯,朝來滿把得幽香蘇子由

  十七
東籬九日富黃花曾端伯,節物驚心秪自嗟許景衡,盡日馨香留我醉王禹偁,銀瓶索酒不須賒王十朋

  十八
斜照明明射竹籬僧道潛,黃花能與歲寒期范文正公,人疑五柳先生宅周紫芝,消得攜觴與賦詩鄭谷

  十九
黃花弄色近重陽僧道潛,風拆霜苞細細香江袤,似與幽人為醉地陸務觀,隨晴隨雨一傳觴陳與義

  二十
可意黃花是處開蘇東坡,芝蘭風味合相陪綦崈禮,應須學取陶彭澤白樂天,左把花枝右把盃司空圖

  白菊 三首
我憐貞白重寒芳陸龜蒙,小徑低叢淡薄粧蔡柟,謝女黃昏吟作雪徐仲車,天然別是一般香李端叔

  二
幽芳天與不尋常江袤,逆鼻渾疑雪亦香陳後山,一作張文潛,把酒可能追靖節汪彥章,素英一色混瑤觴邵堯夫,只此一句,取於五言

  三
瓊葩燦彩遶籬東楊巽齋,不怯清霜更耐風趙令衿,淡泞精神無俗艷江袤,獨高流品蕙蘭中李鼐

  黃白菊
金英鑠鑠擅秋芳楊巽齋,中有孤叢色奪霜白樂天,手把數枝重疊嗅邵堯夫,兩般顏色一般香胡侍郎詩「紅白蓮花共一塘」云

  野菊
一簇疎籬有野花邵堯夫,不應青女妬容華洪龜父,繁英自剪無人插李鼐,只有黃蜂趂兩衙孫仲益

  晚菊
青蘂重陽不堪摘杜甫,重陽已過菊方開邵堯夫,不將時節較早晚王十朋,且折霜蕤浸玉醅蘇東坡

  殘菊
節去蜂愁蝶不知鄭谷,冷香消盡晚風吹謝無逸,碎金狼藉不堪摘陸務觀〈菊〉,空作主人惆悵詩于武陵,一作韋莊

引用唐宋名賢詩句编辑

编辑

   二十二名。以下人名依集句次第。
僧齊己。  元微之。
釋皎然。  司空圖。
李白。   白樂天。
羊士諤。  李山甫。
李頎。   羅隠。
李嘉祐。  高適。
元澶。   鮑溶。
趙嘏。   廖匡凝。
劉禹錫。  鄭谷。
陸龜䝉。  杜甫。
于武陵。  杜光庭。

皇宋编辑

   七十名。
王禹偁。   蘇子由。
謝景山。   魏野。
陸務觀。   王荊公。
謝無逸。   王十朋。
梅聖俞。   黃山谷。
蔡柟。    丁寳臣。
邵堯夫。   余安行。
韓忠獻公。  洪景盧。
文保雍。   鄭剛中。
陳後山。   張芸叟。
文與可。   田元邈。
王彥霖。   周麟之。
張彥實。   蘇東坡。
汪彥章。   江袤。
沈瀛。    張子野。
歐陽修。   聞人善言。
曾端伯。   王性之。
強幾聖。   寇萊公。
僧洪覺範。  朱希真。
張孝祥。   楊巽齋。
錢易。    元絳。
江為。    良祐。
齊唐。    張齊賢。
楊時可。   毛友。
劉原父。   周紫芝。
僧璉不器。  趙宋英。
姜特立。   辛幼安。
蘇澄庵。   朱邦永。
韓治。    張灝。
許景衡。   僧道潛。
范文正公。  陳與義。
綦崈禮。   徐仲車。
李端叔。   趙令衿。
李鼐。    胡侍郎。
洪龜父。   孫仲益。

不記何代编辑

   三名。
姚揆。   江奎。
彭應求。


愚自丙申迄于甲辰,每得菊之一品一目,必稽于眾,其言同者,然後筆而記之。今譜内有六品尚闕其説,緣愚曩嘗一見,今畦丁罕種,未獲再覈,以取其的故也。凡九年間,於吾鄉得正品與濫號假名者總四十五種,以次諸譜之後。予昨當花時,每歲須苦吟體題詩與集句詩一二十篇,以揄揚眾品之清致,積稔彌久,幾至二百篇,今選百篇濫贅卷尾,至此興盡而絕筆矣。爾後雖間有黃薔薇、金萬鈴之類始出,此二品首見於虢地品類,近時吾鄉亦有之。然愚年將耋景,則眼勌於辨眎,未容苟簡增入也,如有與我同志者幸為續譜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