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三 百菊集譜
卷四
作者:史鑄 宋
卷五

百菊集譜卷四

歷代文章编辑

 多非全文。

屈原《離騷》經,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王逸注云:言旦飲香木之墜露,吸正陽之津液,暮食芳菊之落華,吞正陰之精蘂。洪興祖補注曰:秋花無自落者,當讀如我落,其實而取其材之落。又據一說云:詩之訪落,以落訓始也,意落英之落,蓋謂始開之花芳馨可愛,若至於衰謝,豈復有可餐之味。

魏.鍾會.菊花賦:何秋菊之奇兮,獨華茂乎凝霜,挺葳蕤於蒼春兮,表壯觀乎金商,縹榦綠葉,青柯紅芒。又見史譜序引。

晉.潘岳.秋菊賦:垂采煒於芙蓉,流芳越乎蘭林。又曰 :既延期以永壽,又蠲疾而弭痾。

晉.盧諶.菊花賦:浸三泉而結根,晞九陽而擢莖,若乃翠葉雲布,黃蘂星羅。

晉.傅玄.菊賦:布濩河洛,縱橫齊秦,掇以纖手,承以輕巾,服之者長壽,食之者通神。

晉.嵇含.菊花銘:煌煌丹菊,翠蓋紫莖。

晉.成公綏.菊花銘:數在三九,時惟斯生。又有菊頌曰:先民有作,詠茲秋菊,綠葉黃花,菲菲彧彧,芳踰蘭蕙,茂過松竹,其莖可玩,其葩可服。

晉.傅統妻莘氏.菊花頌:英英麗草,稟氣靈和,春茂翠葉,秋曜金華,布濩高原,蔓衍陵阿,揚芳吐馥,載芬載葩,爰拾爰採,投之醇酒,御于王公,以介眉壽。

晉.袁崧.菊詩:靈菊植幽崖,擢穎凌寒飈,春露不染色,秋霜不改條。按《晉書》或作袁山松。

  陶淵明九日閒居詩并序
 余閒居愛重九之名,秋菊盈園,而持醪靡由,空服九華,寄懷於言。愚齋云:近年蔡夢弼有注和陶詩,其中不注九華為菊名,惜其有闕。
世短意恒多,斯人樂久生,日月依辰至,舉俗愛其名,露淒暄風息,氣澈天象明,往鷰無遺影,來鴈有餘聲,酒能祛百慮,菊為制頹齡,如何蓬廬士,空視時運傾,塵爵恥虛罍,寒華徒自榮,斂襟獨閒謠,緬焉起深情,棲遲固多娛,淹留豈無成。

飲酒詩: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汎此忘憂物,遠我遺世情。又云: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唐宋詩賦编辑

選,并詞
此詩不惟選取精妙者,或有菊名見諸文集,此特取之,以廣識其名。或出名公所作,雖曰未工,此亦取之,以見前賢賦詠之大畧。覽者當知之。

  文言  陸宣公
文言曰:菊稟陰陽之和氣,受天地之淳精。又曰:不失其時,比君子之守節;無競於物,同志人之不爭。又曰:行道者象之足以建徳,立身者取之足以作程。又曰:春之交,夏之候,靡木不榮,無草不茂,我亦抽英而擢秀。商之氣,冬之時,無木不落,無草不萎,我亦發花而呈姿。 又曰:淳和自守,芳潔自持。

  秋香亭賦 為鄭屯田作  范文正公
鄭公之後兮,宜其百祿,使于南國兮,鏗金粹玉。倚大斾於江干,掲高亭於山麓,江無煙而練迴,山有嵐而屏矗。一朝賞心,千里在目,時也,秋風起兮寥寥,寒林脫兮蕭蕭,有翠皆歇,無紅可凋,獨有佳菊,弗冶弗夭,采采亭際,可以卒歲。畜金行之勁性,賦土爰之甘味,氣驕松筠,香滅蘭蕙,露漙漙以見滋,霜肅肅而敢避。其芳其好,胡然不早歲寒後知,殊小人之草,黃中通理,得君子之道,飲者忘醉,而餌者忘老。云云。

  菊老  元微之
秋叢遶舍似陶家,遍遶籬邊日漸斜,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

  重陽席上賦白菊  白樂天
滿園佳菊鬰金黃,中有孤叢色借霜,還似今朝歌酒席,白頭翁入少年場。

  歎庭前甘菊花  杜甫
簷前甘菊移時晚,青蘂重陽不堪摘,明日蕭條盡醉醒,殘花爛漫開何益,籬邊野外多眾芳,采擷細瑣升中堂,念兹空長大枝葉,結根失所纏風霜。

  晚菊  韓愈
少年飲酒時,踊躍見菊花,今來不復飲,每見恒咨嗟,佇立摘滿手,行行把歸家,此時無與語,棄置奈悲何。

  九月十日菊  鄭谷
節去蜂愁蝶不知,曉庭還遶折殘枝,自緣今日人心別,未必秋香一夜衰。

  白菊  皮日休
已過重陽半月天,琅華千點照寒烟,蘂香亦似浮金靨,花樣還如鏤玉錢。

  憶白菊  陸龜蒙
稚子書傳白菊開,西城相滯未容迴,月明階下窻紗薄,多少清香透入來。

  和令狐相公玩白菊  劉禹錫
家家菊盡黃,梁國獨如霜,瑩淨真琪樹,分明對玉堂,僊人披雪氅,素女不紅妝,粉蝶來難見,麻衣拂更香,向風搖羽扇,含露滴瓊漿,高艷遮銀井,繁枝覆象床,桂叢慙並發,梅粉妒先芳,一入瑤華詠,從兹播樂章。

  菊  李山甫
籬下霜前偶得存,苦教遲晚避蘭蓀,也消造化幾多力,不受陽和一點恩,生處豈容依玉砌,要時還許上金罇,陶公没後無知己,露濕幽藂見淚痕。

  菊  羅隱
籬落歲云暮,數枝聊自芳,雪裁纖蘂密,金拆小苞香,千載白衣酒,一生青女霜,春叢莫輕薄,彼此有行藏。

  華下對菊  司空圖
清香裛露對高齋,泛酒偏能浣旅懷,不似春風逞紅艷,鏡前空墜玉人釵。

  對菊  齊己
無艷無妖別有香,栽多不為一作「只為」待重陽,莫嫌醒眼相看過,却是真心愛澹黃。「醒眼」一作「醉眼」。

  商州九月十八日大雪雪後見菊  王禹偁
狼藉金錢撒野塘,幾叢無力卧斜陽,爭偷暖律輸桃李,獨亞寒枝負雪霜,誰惜晚芳同我折,自憐孤艷襲人香,幽懷遠慕陶彭澤,且擷殘英泛一觴。

  和張少卿白菊吟  邵堯夫
清淡曉凝霜,宜乎殿顥商,自知能潔白,誰念獨芬芳,豈為瓊無艷,還驚雪有香,素英浮玉液,一色混瑤觴。

  詠菊  魏野 二首
榮雖同雨露,晚不怨乾坤,五色中偏貴,千花後獨尊,馨非慙黍稷,採合勝蘋蘩,蛺蝶寒猶至,鷦鷯靜亦蹲,味堪資玉鉉,光欲奪金罇,帶霧藂猶密,經霜艷更繁,砌蛩親有路,梁鷰識無門,薜荔宜求友,茱萸好結婚,栽培勞婢僕,服食教兒孫,易把方先哲,難為繼後昆,敗莎承亞朶,落葉擁纖根,雖異皇家瑞,寧辜白帝恩,延齡仙訣著,應候禮經言,不與羣芳競,還如我避喧。
  白菊
濃露繁霜著似無,幾多光采照庭除,何須更待螢兼雪,便好藂邊夜讀書。

  詠菊  王荊公 四首
補落迦山傳得種,閻浮檀水染成花,光明一室真金色,復似毗耶長者家。
  城東寺菊
黃花漠漠弄秋暉,無數蜜蜂花上飛,不忍獨醒辜爾去,慇懃為折一枝歸。
  和晚菊
不得黃花九日吹,空看野葉翠葳蕤,淵明酩酊知何處,子美蕭條向此時,委翳似甘終草莽,栽培空欲傍藩籬,可憐蜂蝶飄零後,始有閒人把一枝。
  殘菊
黃昏風雨打園林,殘菊飄零滿地金,折得一枝還好在,可憐公子惜花心。

  甘菊  司馬溫公
野菊細瑣物,籬間私自全,徒因氣味殊,不為庖人捐,采升白玉堂,薦以黃金盤,願若南陽守,永扶君子年。

  重九席上觀金鈴菊  韓忠獻公 二首
黃金綴菊鈴,兖地獨馳名,金鈴菊,兖州種。細蘂浮杯雅,香筩貯露清,風休沈夜警,雨碎入寒聲,自此傳仙種,秋芳冠玉京。
  和崔象之紫菊
紫菊披風碎曉霞,年年霜晚賞奇葩,嘉名自合開仙府,麗色何妨奪錦砂,兩徑蕭疎凌蘚暈,露叢芬馥敵蘭芽,孤標只取當筵重,不似尋常泛酒花。

  次韻南陽錢紫微盆中移白菊  劉忠肅公
晚秋風露下星榆,玉刻圓錢散曉株,人住水涯多白髮,地應花谷近清都,挼香漬酒登新譜,益氣輕身載舊圖,移取黃堂朝夕見,北洲亭遠故臺蕪。郡中舊有白菊臺。

  希真堂東手植菊花十月始開  歐陽修
當春種花唯恐遲,我獨種菊君勿誚,春枝滿園爛張錦,風雨須臾落顛倒,看多易厭情不專,鬭紫誇紅隨俗好,豁然高秋天地肅,百物衰陵誰暇弔,君看金蘂正芬敷,曉日浮霜相照耀,煌煌正色秀可餐,藹藹清香寒愈峭,高人避喧守幽獨,淑女靜容羞窈窕,方當搖落看轉佳,慰我寂寥何以報,時攜一樽相就飲,如得貧交論久要,我從多難壯心衰,迹與世人殊靜躁,種花不種兒女花,老大安能逐年少。

  甘菊  蘇東坡
越山春始寒,霜菊晚愈好,朝來出細蘂,稍覺芳歲老,孤根蔭長松,獨秀無眾草,晨光雖照耀,秋雨半摧倒,先生卧不出,黃葉紛可掃,無人送酒壺,空腹嚼珠寶,香風入牙頰,楚些發天藻,新荑蔚已滿,宿根寒不槁,揚揚弄芳蝶,生死何足道,頗訝昌黎公,恨爾生不早。退之秋懷詩:鮮鮮霜中菊,既晚何用好,揚揚弄芬蝶,爾生還不早。

  五月園夫獻紅菊  蘇潁濱 三首
黃花九月傲清霜,百草滿園無比香,紅紫無端盜名字,試尋本草細思量。
  ○
南陽白菊有奇功,潭上居人多老翁,葉似皤蒿莖似棘,未宜放入酒盃中。
  戲題菊花
春初種菊助槃蔬,秋晚開花插酒壺,微物不多分地力,終年乃爾任人須,天隨匕箸幾時輟,彭澤罇罍未遽無,更擬食根花落後,一依本草太傷渠。

  戲答王觀復酴醿菊  黃山谷 二首
誰將陶令黃金菊,幻作酴醿白玉花,小草真成有風味,東園添我老生涯。
  戲答王子予送凌風菊
病來孤負鸕鷀杓,禪板蒲團入眼中,浪說閒居愛重九,黃花應笑白頭翁。

  九月十日菊花爛開  張文潛
蕭條秋圃風飛葉,却有黃花照眼明,已過重陽慵采擷,自嫌亦作世人情。

  次韻桃花菊  朱行中 名服,紹聖初人。
籬邊不語自成蹊,紅入秋叢見亦稀,亂插烏巾酬老健,輕浮白酒惜春歸,劉郎一去花何晚,陶令重來色已非,蝶散蜂藏無足恠,冷香寒艷不堪依。

  次韻時從事桃花菊  侯季長 名延慶,政和中人。
霜郊百草半青黃,寒菊偷春作艷妝,灼灼似誇籬下客,夭夭欲伴禁中郎,退之百葉桃花云:故伴仙郎宿禁中。元都道士聞須種,彭澤先生見定狂,莫信化工欺世俗,且將一笑薦彫觴。

  菊  錢昭度
曾見春花落萬紅,不然隨雨即隨風,如何得到重陽日,浮在陶家酒盞中。

  次韻十五日菊  丁寶臣 二首
秋香多日閟英華,霜脫離離抱砌斜,趂節不隨時俗眼,近冬真是歲寒花,摛辭舊入騷人筆,載酒誰尋醉令家,曾讀南華齊物論,均無遲速可驚嗟。
  ○
寒芳開晚獨堪嘉,開日仍逢小雨斜,秋盡亭臺凋木葉,月圓時節伴蓂花,幽香不入登高會,清賞終存好事家,黃蘂綠莖如舊歲,人心徒有後時嗟。

  五色菊 愚齋云:孫真人種花法與洛陽花木記皆有此菊名。  劉原父 二首
屢聞白雪題詩句,飽見黃花泛酒盃,豈似一枝能五色,相隨次第雪中開。
  庭前菊花
翠葉金華刮眼明,薄霜濃露倍多情,誰人正苦山中醉,借與繁香破宿酲。

  都勝菊  江袤 三首
似嫌春色愛秋光,格外風流晚獨芳,淡佇精神無俗艷,豐醲肌骨有天香,玉攅碎葉塵難染,金蹙深心蝶謾狂,曉帶露華初折贈,瑤臺欲識斬新粧。
  御愛菊
黃花開盡白花開,移自新羅小小裁,雅質似嫌施粉黛,玉肌端是屑瓊瑰,曾參御側龍顏愛,尚帶天邊月色來,輕著曉霜添嫵媚,看勻紅淺上香腮。
  五色菊
孤根分斸便成叢,色弄輕黃轉紫紅,愁似斂容羞白日,淡如無語怨西風,自緣取賞人心別,不許陪觀眾志同,亂折東籬休借問,多情誰是主人翁。

  亞叟惠龍腦菊  許景衡
正色最宜霜後見,清香自是藥中珍,明年把酒東籬下,采采何如舊主人。

  梅開踰月而黃菊方爛然  鄭剛中
江梅久矣報塗粉,籬菊傲然方鑄金,嶺外四時惟一氣,難分冬霧與秋陰。

  詠菊  汪彥章
依倚西風不自持,葳蕤羽葆雜金規,繁開不負朝陽色,獨步非關昊帝私,把酒可能追靖節,掇苗終欲慕天隨,春紅過盡聊經眼,頼有芬芳慰所思。

  十日買黃菊二株  王十朋 三首
十月更十日,黃花開滿枝,鮮鮮如可餐,采采還自疑,重陽不堪摘,况後一月期,既晚何用好,兹言聞退之,天然傲霜性,寧問早與遲,不以日月斷,深杯為花持。
  十月望日買菊一株頗佳
秋去菊方好,天寒花自香,深懷傲霜意,那肯媚重陽。
  十月二十日買菊一株,置于郡齋松竹之間,目為歲寒三友。
三百青錢一株菊,移置牕前伴松竹,鮮鮮正色傲霜性,不逐重陽上醽醁,誰云既晚何用好,端似高人事幽獨,南來何以慰淒涼,有此歲寒三友足。

  分送四月菊與提刑都運二丈  張孝祥 二首
午陰籬落小徘徊,底許清香鼻觀來,定自霜臺風力峻,故教霜菊暑中開。
  ○
金縷裁衣玉綴裳,掃除瘴暑作秋香,一杯擬做重陽賞,更惜西風一夜凉。

  贈菊  陸務觀 游,二首。
花裏風神菊擅名,品流不減晉諸卿,梅應相與有瓜葛,蘭復何憂無弟兄,移後併逢三日雨,開時恰值十分晴,傍籬小摘供囊枕,留得殘香夢亦清。
  陶淵明云三徑就荒,松菊猶存,蓋以菊配松也,予讀而感之,因賦此詩。
菊花如端人,獨立凌冰霜,名紀先秦書,功標列僊方,紛紛零落中,見此數枝黃,高情守幽貞,大節禀介剛,乃知淵明意,不為汎酒觴,折嗅三歎息,歲晚彌芬芳。

  朝天菊 得於婺源。愚齋云:此品想藤菊之類。  洪景盧
但見荼䕷能上架,那知甘菊解朝天,亭亭秀出風煙上,冷落東籬却可憐。

  末利菊  洪景伯
化工將末利,改作壽潭花,零露團佳色,鵝黃自一家。

  叢菊  石延年
風勁香逾遠,霜寒色更鮮,秋天一作「光」買不斷,無意學金錢。

  菊  陶弼
九月嚴霜殺草根,獨開黃菊伴金罇,東籬故事何重疊,醉倒花前是遠孫。

  山行見菊  李鼐
野色芬敷洗露香,籬邊不減御衣黃,繁英自翦無人插,應笑陶潛兩鬢霜。

  夭桃途次見菊  文與可
英英寒菊犯清霜,來伴山中草木黃,不趂盛時隨眾卉,自甘深處作孤芳,其他爛漫非真色,惟此氤氳是正香,却念白衣誰送酒,滿籬高興憶吾鄉。

  大笑菊  姜特立 二首
玉瓣金心磊落花,天姿高灑出常葩,標名大笑緣何事,開口相逢有幾家。
  霜後菊
嫩黃釅白媚秋暉,正坐清霜一夜飛,似怯曉來天氣冷,一時都換紫羅衣。

  菊苗  彭汝礪 狀元
重陽黃菊花,零落殆無有,微陽動淵泉,嫩葉出枯朽,青青好顏色,寂寥霜雪後,物理如轉環,開花豈其久。

  種菊  高文虎
菊載神農經,不見詩三百,周官叙鞠衣,一言僅可摘,黃華紀呂令,落英餐楚客,伯始飲得壽,桐君書探賾,移根候萌動,需時當甲拆,我羨柴桑里,敢希履道宅,不種兒女花,朱朱與白白,閲譜品雖多,求栽地恐窄,揠苗助其長,抱甕滋以澤,朗詠黃為正,流播風騷格,寒香紫茁蘭,晚節桐柯柏,相繼早梅芳,一笑巡簷索。
愚齋按:後漢胡廣,字伯始。按《本草》桐君有《採藥錄》註其花葉形色。柴桑乃陶淵明所居之里,在九江潯陽縣。履道坊乃白樂天退老之地,在洛陽。按履道新居詩:籬菊黃金合,窻筠綠玉稠。

  蠟梅菊次韻周仙尉  聞人善言
臘前曾弄色,秋晚更包黃,昔認蜂攅蜜,今看蝶戀香,輩流雖易處,名氏却同鄉,會見成功女,還思九日觴。

  金錢菊  楊巽齋
清曉幽叢露作團,籬邊積疊喜人看,落英欲買真無價,唯許騷人罄一餐。

  閏月見九華菊  翁龜翁 逢龍
眾草已枯霜,墻陰獨自芳,旋開三四蘂,知為兩重陽,酒恰今朝熟,花多一月香,又經風雨後,得爾慰淒涼。

  甘菊冷淘  王禹偁
經年厭粱肉,頗覺道氣渾,孟春奉齋戒,勑廚唯素飱,淮南地甚暖,甘菊生籬根,長芽觸土膏,小葉弄晴暾,采采忽盈把,洗去朝露痕,俸麵新且細,溲攝如玉墩,隨刀落銀鏤,煮投寒泉盆,雜此青青色,芳香敵蘭蓀,一舉無孑遺,空媿越盌存,解衣露其腹,稚子為我捫,飽慙廣文鄭,饑謝魯山元,廣文先生飯不足,元魯山餓而死。况吾草澤士,藜藿供朝昏,謬因事筆硯,名通金馬門,官供政事食,久直紫微垣,誰言謫滁上,吾族飽且溫,既無甘旨慶,焉用品味繁,子美重槐葉,直欲獻至尊,起予有遺韻,甫也可與言。

  晚食菊羹  司馬溫公
朝來趨府庭,飲啄厭腥羶,况臨敲扑喧,憤憤成中煩,歸來褫冠帶,杖屨行東園,菊畦新雨霽,綠秀何其繁,平時苦目痾,兹味性所便,采擷授廚人,烹㵸調甘酸,毋令薑桂多,失彼真味完,貯之鄱陽甌,薦以白玉盤,餔啜有餘味,芬馥逾秋蘭,神明頓颯爽,毛髮皆蕭然,迺知愜口腹,不必矜肥鮮,嘗聞南山陽,有菊環清泉,居人飲其流,孫息皆華顛,嗟予素荒浪,強為簪纓牽,何當葺弊廬,脫略區中緣,南陽丐嘉種,蒔彼數畝田,抱甕新灌溉,爛漫供晨餐,浩然養恬漠,庶足延頹年。

  采菊圖  王十朋 二首
淵明恥折腰,慨然詠式微,閒居愛重九,采菊來白衣,南山忽在眼,倦鳥亦知歸,至今東籬花,清如首陽薇。
  題徐致政菊坡圖 名壽仁
南方有高士,仁義偃王裔,家山闢幽坡,手取香草蓺,秋至有黃華,采采滿衣袂,客來酒盈尊,詩出語驚世,無心學淵明,偶與淵明契,靜者年自長,頹齡不須制,高懷恥獨樂,地遠人罕詣,丹青寫佳境,有目皆可睨,吾家鮮鮮徑,荒蕪屢經歲,儒冠誤此身,掛之公得計。

  桃花菊詞 鷓鴣天  張孝祥 或云康伯可作。
 一種濃華別樣粧,留連春色到秋光,解將天上千年艷,翻作人間九日黃。
 凝曉露,傲清霜,東籬恰似武陵鄉,有時醉眼偷相顧,錯認陶潛作阮郎。

  曾端伯取友於十花,以菊為佳友。
  口號并調笑令
 五柳門前三徑斜,東籬九日富黃花,豈惟此菊有佳色,上有南山日夕佳。
 佳友,金英輳,陶令籬邊常宿留,秋風一㮣摧枯朽,獨艷重陽時候,賸收芳蘂浮巵酒,薦得先生眉壽。
愚齋云:「宿留」字兩見趙岐注《孟子》。孫奭音義,上音秀,下音霤。按《廣韻》宿留,停待也。

  王龜齡十朋取莊園花卉,目為十八香,以菊為冷香。有詩詞
佳節逢吹帽,黃金染菊叢,淵明何處飲,三徑冷香中。
  點絳唇
 霜蘂鮮鮮,野人開徑親栽植,冷香佳色,趂得重陽摘。
 預約比鄰,有酒須相覓,東籬側,為花辭職,古有陶彭澤。

  毗陵張敏叔繪十花為一圖,目曰十客圖,其間菊花曰壽客。錢塘關士容因賦詩:詩云:莫惜朝衣換酒錢,淵明邂逅此花仙,重陽滿滿杯中泛,一縷黃金是一年。此詩愚得於士友,殊恨其不工,今作一絶以易之云。
東籬寂寞舊家鄉,頭白天生鬚又黃,按《本草》白菊,仙經以為妙用,服餌多用之。歲歲相陪重九宴,主人傳得引年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