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115

卷一百十四 皇朝文獻通考 卷一百十五 卷一百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十五
  宗廟考
  太廟
  功臣配享
  等謹按從享
  廟廷諸臣之名已見於前時享儀設神座文中兹叙其䝉
  國厚恩列廡先後之嵗永昭勲伐焉
  崇徳元年四月丙戍以武功郡王禮敦巴圖魯配享
  廟廷王妃並配同日以直義公費英東𢎞毅公額亦都配享廟廷
  等謹按一王二功臣之從享備見於
  盛京
  太廟
  太宗文皇帝諏吉丙戌奉安文中迨順治元年
  世祖章皇帝定鼎
  京師九月壬子奉
  太祖髙皇帝
  孝慈髙皇后
  太宗文皇帝神位於
  太廟是日從享以入史臣祗載有捧二功臣牌位儀節恭
  
  太宗文皇帝肇建
  太廟祭告
  太祖山陵文追尊
  四祖安設
  神位即繼設
  伯祖禮敦巴圖魯配位然後及於功臣費英東額亦都配位親賢之序秩然則順治元年九月壬子武功郡王牌位當先二功臣以入而不列於二功臣之列也今
  前殿東廡多羅通逹郡王列第一位居武功郡王之右
  則復以親序云
  順治元年以武勲王揚古利配享
  廟廷
  九年六月丙寅追諡功臣圖爾格為忠義公圖賴
  為昭勲公配享
  廟廷仍立碑於其墓
  十一年三月乙邜以多羅慧哲郡王額爾衮多羅宣獻郡王界堪多羅通逹郡王雅爾哈齊配享
  廟廷王妃並配
  雍正二年正月庚辰以大學士一等公諡文襄圖海配享
  廟廷圖海子孫等具疏謝
  恩
  世宗憲皇帝諭曰此出自
  聖祖皇考所遺恩㫖爾祖茂著功勲爾等其法祖報効各相奮勉
  八年以和碩怡賢親王允祥配享
  廟廷五月丙子
  世宗憲皇帝諭曰怡親王忠孝性成端方清直當年事我聖祖皇考敬謹恪恭克盡子臣之道深䝉
  皇考慈愛而王慎宻有加小心安分此中外所共知者逮朕御極之初命王總理事務王夙夜匪懈公爾忘私精白一心無欺無隠其殫竭忠誠贊襄於宻勿之地者八年有如一日至於軍務機宜度支出納興修水利督領禁軍凡宫中府中事無巨細皆王一人經畫料理無不精詳妥協符合朕心無煩朕之指示其有闗於吏治民生之利𡚁有聞必奏每語必詳而為國家保䕶善類培養人才一片篤摯真切之念形於寤寐是以雍正四年特書忠敬誠直勤慎廉明八字以賜比時降㫖朕深知王之徳洞悉王之心覺此八字實不能盡王之美善不過就王事朕之大端而言耳盖王實能佐朕治安天下朕實賴王翼贊昇平且王居心之和平公正行事之寛厚仁慈皆足享遐齡而綿夀𮅕豈朕有獲罪於
  上天
  皇考之處而奪我忠誠輔弼之賢王若是之速耶惟王為聖祖皇考之令子為我朝
  列祖之功臣允宜配享
  太廟列於從前建立大功諸王之次庶於王之功徳相副且可上慰
  列祖
  皇考在天之心
  等謹按是月壬午
  諭凡告
  廟典禮所闗有書王名之處仍用原名今於王配食列祖之鉅典遵書原名
  乾隆十年以大學士鄂爾泰配享
  廟廷先是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四日奉
  上諭雍正八年六月内欽奉
  皇考諭㫖張廷玉器量純全抒誠供職其纂修
  聖祖仁皇帝實録宣力獨多每年遵㫖繕寫上諭悉能詳逹朕意訓示臣民其功甚鉅鄂爾泰志秉忠貞才猷經濟安民察吏綏靖邊疆泃為不世出之名臣此二人者朕可保其始終不渝萬年之後二臣著配享
  太廟欽此朕欲將
  皇考此㫖入於
  遺詔内頒發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屢行固辭朕惟知遵
  
  皇考聖㫖復再三降㫖而鄂爾泰張廷玉又懇切奏請稽
  古典禮然朕意以為必應入於
  遺詔今鄂爾泰張廷玉既以稽古典禮奏請著總理事務莊親王果親王㑹同徐本慶復鄂善魏廷珍備查古典詳議具奏嗣王大臣等議覆臣等伏查帝王升祔太廟必有配享之臣所以表徳酬勲垂諸不朽也我
  大行皇帝統御寰區勤求治理深仁厚澤萬國均霑至於優恤大臣尤為篤厚凡有寸長足録無不仰叨
  恩奬而於公忠體國之臣尤必錫之
  殊榮隆以
  曠典如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者乆在
  聖明洞鑒之中是以特書
  諭㫖宻封内廷臣等伏查明太祖洪武二年以李善長等七人入太廟配享再查歴代遺詔史不備載而當洪武之時即命李善長等從祀自必仿傚前代曽
  有之成規理合謹遵
  諭㫖繕入
  遺詔臣等愚見如此是否有當伏𠉀
  聖訓奉
  諭㫖王大臣所議是欽此至是年春大學士鄂爾泰病
  故四月丙辰
  皇上諭大學士鄂爾泰公忠體國直諒持躬乆任邊疆茂著惠績簡預機務思日贊襄才裕經綸學有根柢不愧國家之柱石允為文武之儀型嚮用方殷倚毘正切去冬忽嬰痰疾朕心廑念選醫調治存問日頒今春病勢有加朕親往視加銜太傅冀其漸次獲痊不意竟至不起朕心深為震悼親臨祭奠特㫖輟朝二日披覽遺疏具見忠君愛國之悃忱尤為追念不置昔我
  皇考有配享
  太廟之遺詔著該部遵奉舉行
  十五年以定邊左副將軍固倫額駙喀爾喀扎薩克和碩超勇襄親王策凌配享
  廟廷二月己丑
  皇上諭定邊左副將軍固倫額駙喀爾喀扎薩克和碩超勇襄親王策凌以名藩尚主班崇懿戚在
  皇祖時即已宣力邊陲勲猷茂著
  皇考眷注優隆晉爵親王任專閫外身先血戰殄靖狡寇
  偉績丕昭益勤忠藎朕以王
  兩朝勲舊倚毘彌殷寄重長城倍加渥澤前聞遘疾遄命賜藥選醫令伊子馳驛侍奉復遣侍衛前往存問方期漸就痊可忽聞溘逝深為震悼特用加恩賜銀一萬兩治喪命貝勒羅卜藏侍衛徳山往奠茶酒允伊子所請扶櫬來京合窆固倫公主園寢到京之日朕親臨奠醊一應齊集典禮俱照宗室親王典禮行考諡建碑具如儀式自昔功臣勲戚侑食廟廷以王之功宜得配享
  太廟雖𫎇古親藩從未有與配享者朕以王功在王室名勒旗常簡在乆孚宜膺特典且令衆䝉古知朕崇奬賢勞中外一體俾共知感奮益切勸勉並照和碩怡賢親王之例崇祀賢良祠永垂秩祀以示朕酬庸展親優賢篤舊至意
  二十年以致仕大學士張廷玉配享
  廟廷四月壬子
  皇上諭致仕大學士張廷玉歴事
  三朝宣力年乆勤勞夙著受恩最深前以其年屆八旬精神衰憊特加體恤准令退休實朕優念老臣本懐至於配享
  太廟一事係奉
  皇考世宗憲皇帝遺詔遵行而恩禮攸隆則非為臣子者所可要請及朕賜詩為券又不親赴宫門謝恩自不得不示以薄譴用申大義今張廷玉患病溘逝要請之愆雖由自取
  皇考之命朕何忍違且張廷玉在
  皇考時勤慎贊襄小心書諭原屬舊臣宜加優䘏應仍謹
  
  遺詔配享
  太廟以彰我國家酬奬勤勞之盛典
  四十三年正月辛未
  命禮親王代善睿親王多爾衮鄭親王濟爾哈朗豫親王多鐸肅親王豪格克勤郡王岳託配享
  太廟是日奉
  諭㫖睦親彰善王政宜先繼絶昭忠聖經所重朕自臨御以來間日恭閲
  列祖
  列宗實録一冊因得備知
  祖宗創業艱難及爾時懿親藎臣勤勞佐命底定中原偉伐殊功實為從古所未有而當時䇿勲錫爵榮號崇封所以酧答者本從優厚迨其後或有及身縁事旋被降削者或有子孫承襲更易封號者迄今平情凖理若不為之溯述闡揚追復舊恩于心實冇所未惬因念睿親王多爾衮當開國時首先統衆入闗埽蕩賊氛肅清宫禁分遣諸王追殱流冦撫定疆陲一切創制規模皆所經畫尋即奉迎
  世祖車駕入都定國開基以成一統之業厥功最著顧以攝政有年威福不無専擅諸王大臣未免畏而忌之遂致沒後為蘇克薩哈等所搆授欵于其屬人首告誣以謀逆經諸王定罪除封其時我
  世祖章皇帝實尚在冲齡未嘗親政也夫睿王果萌異志則方兵權在握何事不可為且吳三桂之所迎勝國舊臣之所奉止知有攝政王耳其勢更無難號召即我滿洲大臣心存忠篤者自必不肯順從然彼誠圖為不軌無難潛鋤異己以逞逆謀乃不於彼時因利乗便直至身後以歛服僭用明黄龍衮指為覬覦之証有是情理乎况英親王阿濟格其同母兄也於追捕流賊回京時誆報李自成身死且不𠉀
  㫖班師睿王即遣員斥責其非並免王公等往迎之禮又因阿濟格出征時脅令巡撫李鑑釋免逮問道員及擅至鄂爾多斯土黙特取馬令議其罪降為郡王平日辦理政務秉公持正若此是果有叛志無叛志乎又
  實録載睿王集諸臣貝勒貝子公大臣等遣人語曰今觀諸王貝勒大臣但知諂媚於余未見冇尊崇
  皇上者予豈能容此昔
  太宗升遐嗣君未立英王豫王跪請予即尊位予曰爾等
  若如此言予當自刎誓死不從遂奉
  皇上纘承大統似此危疑之時以予為君子尚不可今乃
  不敬
  皇上而媚予予何能容自今以後有盡忠
  皇上者予用之愛之其不盡忠不敬事
  皇上者雖媚予予不爾宥也且云
  太宗恩育予躬所以特異於諸子弟者盖深信諸子之成
  立惟予能成立之毎覧
  實録至此未嘗不為之墮淚則王之立身行事實能篤忠
  藎感
  厚恩深明君臣大義尤為史冊所罕覯使王彼時如宋太宗之處心積慮則豈肯復以死固辭而不為邪説揺惑耶乃令王之身後乆抱不白之寃于泉壤心甚憫焉假令當時王之逆迹稍有左騐削除之罪果出于我
  世祖聖裁朕亦寧敢復翻成案乃實由宵小奸謀搆成寃
  獄而王之政績載
  實録者皆有大功而無叛逆之跡又豈可不為之昭雪乎昨于乾隆三十八年因其塋域乆荒特勅量為繕葺並准其近支以時祭掃然以王之生平盡心王室尚不足以慰彼成勞朕以為應加恩復還睿親王封號
  追諡曰忠補入
  玉牒並令補繼襲封照親王園寢制度修其塋墓仍令太常春秋致祭又如豫親王多鐸從睿親王入闗肅清京輦即率師西平流冦南定江浙實為開國諸王戰功之最乃以睿親王之誣獄株連降其親王之爵其後又改封信郡王雖至今承襲罔替但以王之勲績超邁等倫自應世祚原封以彰殊眷豈可以風影微𤯝輒加貶易乎朕以為應復其原封又諸王中披堅執鋭拓土開疆共成一統之業者如禮親王代善後改封康親王鄭親王濟爾哈朗後改封簡親王肅親王豪格後改封顯親王克勤郡王岳託後改封平郡王當時俱茂著壯猷克昭駿烈載在宗盟今其子孫所襲均非始封之名外人不知妄疑宗藩當國家締造時有大勲勞而後裔均不得長延帶礪似為闕典何以垂貽奕禩示酧庸追本之義朕以為應復其原號著交軍機大臣會同宗人府悉心妥議具奏再配享
  太廟諸王僅有通逹武功慧哲宣獻四郡王其
  太祖
  太宗
  世祖時戮力行間櫛風沐雨之親藩如前所舉數人皆未之及蓋由當時議禮親王各懐私意遂爾沒其勛伐不得同侑馨香豈足以彰公道所有睿親王禮親王鄭親王豫親王肅親王克勤郡王俱著補署牌位配享
  太廟用以妥功宗而昭渥典并將此通諭知之欽此嗣宗人府㑹同軍機大臣議奏禮親王睿親王鄭親王豫親王肅親王克勤郡王奉
  㫖配享
  太廟所有東廡序次禮親王應在宣獻郡王之下睿親王
  等以次列叙奉
  諭㫖依議
  功臣配享入
  廟儀禮部承
  㫖具疏行工部製神主龕座祭案具製成擇吉鐫字如式恭遇四時大饗前期遣官一人祗告
  太廟如常儀是日太常寺官入
  廟設龕座於配饗之次陳俎豆鑾儀衛設采亭於工部堂露臺上奉神主遣官一人諸王以郡王功臣以大臣詣工部奉主置采亭内民校舁行前列御仗王吾仗功臣引仗自工部中門出鴻臚寺官二人乗馬前引遣官從至東長安門王至 天安門御仗采亭止遣官自亭奉主鴻臚寺官二人導引由東長安左門入
  端門左門至
  太廟㦸門右門自街門入皆由右出鴻臚寺官止太常寺官引至甬道右拜位王階上功臣階下北面立遣官置主於拜位代行三跪九叩禮畢奉神主興奉安於配享之次王東廡功臣西廡行三叩禮退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十五
<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皇朝文獻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