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120

卷一百十九 皇朝文獻通考 卷一百二十 卷一百二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二十
  羣廟考
  歴代帝王陵
  天聰三年十二月遣官祭
  金太祖世宗陵時
  太宗文皇帝征明至燕京庚申祭纛於良鄉縣東山岡是日遣貝勒阿巴泰薩哈㢘往祭於房山
  順治元年五月
  上命以禮葬
  明崇禎帝后暨妃袁氏及兩公主時并葬天啟懿安皇后張氏萬厯妃劉氏造陵墓如制後八年四月崇禎妃尤氏卒殯葬如禮仍給太監守䕶
  七月設明長陵以下十二陵司香内使各四人八月
  詔明十三陵潔禋祀禁樵牧設司香官及陵户給以香火
  地畝
  等謹按是月
  世祖章皇帝車駕自
  盛京遷都
  燕京是日
  駐蹕廣寧葢入闗之初首舉是禮也
  十一月定明神宗陵不設陵夫先是設看守明十三陵每陵夫二十四名田二十二頃至是除神宗陵不設外其十二陵各設太監二名夫八名照役給田仍令户部給嵗時祭品
  二年正月
  命房山縣知縣祭
  金太祖世宗陵時於常用祭品外加太牢一是年二月
  
  命房山縣知縣祭金陵自後嵗以春秋仲月或嵗一祭或嵗二祭皆以知縣將事而修陵建碑更牲醴有加焉
  二月定明十二陵嵗祭禮是日
  世祖章皇帝諭禮部故明十二陵每陵太監二名壯丁八名看守每年令守陵太監致祭二次其太常寺及知縣不必遣祭
  十月
  命建
  明崇禎帝陵享殿時工部奏請以造陵餘銀更建享殿
  從之
  六年十月禁伐明陵樹木
  八年二月以恭上
  昭聖慈夀皇太后尊號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時祭
  伏羲氏陵於寧淮
  女媧氏於趙城
  神農氏於酃
  軒轅氏於中部
  少昊氏於曲阜
  高陽氏
  高辛氏於滑
  陶唐氏於濮
  有虞氏於寧逺
  夏王禹於㑹稽
  商王湯於榮河中宗於内黄高宗於西華
  周文王武王成王康王於咸寧
  漢高祖於涇陽文帝於咸寧宣帝於長安光武帝於孟
  
  後魏文帝於富平
  唐高祖於三原太宗於醴泉憲宗於蒲城宣宗於涇陽後周世宗於鄭州
  宋太祖太宗真宗仁宗於鞏
  遼太祖於廣寧
  金太祖世宗於房山
  元太祖世宗於宛平北
  明太祖於江寧宣宗孝宗世宗於昌平凡祭皆就享殿
  行禮或因陵寢設壇惟元陵望祭
  六月
  命復祭
  明神宗陵時
  世祖章皇帝諭禮部順治元年定守明諸帝陵寢并祭典因神宗與我朝有嫌故裁之朕思前朝帝王陵寢理宜防䕶况我朝凡事俱從寛厚神宗陵著照十二陵例以時致祭仍設太監陵户看守
  十四年九月以修葺
  金太祖世宗陵工竣遣官致祭先是正月
  諭禮部金代帝陵在房山縣迨明季國衰因我朝克取遼東誤疑金代陵旺氣相闗遂將地脈掘斷又因己巳我
  太宗皇帝統師入闗念金代先徳遣王貝勒大臣往陵致祭復將石柱等拆毁建闗帝廟鎮壓朕思
  天𧙓本朝於金何與故明不思運數有歸輒毁及金代陵寢愚誕甚矣金太祖世宗入帝王廟祀其陵寢照舊守䕶地方官春秋致祭外爾部即遣官往房山視金陵周圍如切近處果有毁壞即酌量修整其闗帝廟仍留存尋於六月立碑至是工竣遣官致祭
  世祖章皇帝御製碑文
  朕惟自古膺圖受籙咸有大功徳於天下及其殁也弓劍之藏後世重焉非特隂陽之所景貺實亦遐邇之所繹思故時代雖遙崇禮不替若聲教被於當年園寢湮於異姓非所以昭徳追逺也朕撫有寰區於前代陵墓未嘗不惓惓於心申飭所在守䕶惟謹惟金代陵之在房山者前我師克取遼東故明惑於形家之説疑于本朝王氣相闗遂劚斷其地脈己巳嵗
  太宗文皇帝統師入闗念金代先徳遣王貝勒大臣詣陵致祭明復加摧毁且建立闗帝廟為厭勝之術夫不達
  天命之有歸而謬委靈於風水移災於林木何其誕也金代垂𧙓百有餘年英王哲辟實光史册乃易代之後兆域荒圯祀典缺廢撫今追昔慨焉興嘆
  金太祖
  世宗已經崇祀帝王廟其陵寢命地方春秋䖍祀外兹特諭禮臣專官省視修其頽毁俾規制如初并令有司時祭無斁嗚呼廟貎既崇特景思於往哲封塋重煥用昭示於來兹爰勒貞珉以垂不杇云爾
  十六年三月
  詔立
  明崇禎帝陵碑
  命大學士金之俊撰碑文
  臣嘗觀古今治亂之蹟邦國興替之由使後之人得而考焉以為法戒者其義莫詳於史大畧國之興也創業開基之君莫不有應天順人之舉積功種徳為累葉之所慿藉其亡也必末季之主或天資刻薄殘民以逞或暗弱昏庸太阿旁落或甚而縱欲敗度滅裂綱常種種失徳難以枚舉皆有自取滅亡之道即國𧙓之修短不同而覆敗相尋異世一轍書曰與治同道罔不興與亂同事罔不亡非虛語也我
  皇上聰明睿知典學惟勤涵泳六經之暇尤研精史書舉前代之是非往事之成敗靡不溯源窮委一究其指歸而於明朝興亡本末更暸如指掌於是深晰崇禎帝之所以失天下者厥咎有在非末世亡國之君可同年而語也但當時既無實録日後慮多傳疑每厪
  睿懷之憫惻於順治十四年二月内爰諭工部立碑表章
  恭繹
  天語一則曰明崇禎帝尚為孜孜求治之主祗以任用非人卒致禍亂身殉社稷再則曰若不急為闡揚恐千載之下竟與失徳亡國者同類並觀嗚呼
  宸鑒及此不能不令人低徊嘆息頌我
  皇上之明並日月發幽光於沉㡬徳邁興王昭公評於隔代真前此紀載中未有之盛事也兹工部遵諭礲石成
  皇上特命臣之俊為文以勒之碑臣係故明纍臣矢殉溝
  壑幸遘永清之㑹再續餘生既捧
  徽綸而感涕益驚
  專命而徬徨以謭陋昏耄如臣何能追闡遺𡠾仰副皇上表章之盛心然不敢不就見聞所及謬𫐠其概以竊附史官之職也按崇禎帝本以英敏之資潛徳藩邸繼膺大統當即位之始正孽璫煽亂之餘中外危疑獨能不動聲色芟夷大憝如秋風振槁因目擊人心蠱壞盡屬如醉如夢之流法紀廢弛釀成不痛不癢之疾鋭意更絃猛圖法祖恤民隱畏天災嘗蔬食布衣痛自貶損講帷之咨詢不輟平臺之問對屢勤一段宵旰靡寧想望太平之意誠有如
  上諭所云孜孜求治者假令當日有先憂後樂之臣同心同徳匡濟時艱小康猶可坐致即或中材之佐警戒綢繆尚得彌縫嵗月其如怙媮積玩貪黷成風下吏之精神專用以鑽營結納大僚之好尚惟在乎位高多金以致民窮盗起然發難之初不過西陲一隅亦何難以國家全力制之而上下相䝉以賊為諱嘯聚之勢日熾月盛攻城掠邑有同破竹然後舉國張皇紛紛議選將議抽兵議加派議設總理總管重臣臨渇掘井毫無成算以言剿則挫衂屢聞以言撫則招徠無術至於驕兵悍將反借賊勢披猖為䕶身符來不能禦去不肯追遂蔓延流毒秦晉楚豫巴蜀暨大江以北所在騷然而朝端之士方爭洛蜀之黨日搆元黄之戰厝火怡堂獨以賊遺君父憂間有一二耿介特立之士以公忠體國為念又往往不安於其位一時内外文武事權在握者無一實心辦事之人矣致令仁明鋭治之主不幸而丁中葉陵替之後起弊扶衰萬難措手兼之孑然孤立於上四顧盈庭茫無可倚譬之尫羸之夫病之初中尚在膚膜腠理之間中醫猶能按脈而治及躭延日久深入膏肓雖有盧扁救療安施豈非天之所廢莫能興之而人謀不臧適任其咎者耶考史傳所載凡末世亡國之君覆車之轍崇禎帝並無一蹈焉乃身殉宗社不引天亡之言亦綦烈矣嗟乎傷哉有君無臣禍貽邦國竟若斯哉此明代往事之可為痛哭流涕者也我
  皇上深用憫惻而欲急為之闡揚是即孔子當年作春秋之心褒貶出乎至公瑕瑜毋令相掩俾天下後世讀明史者咸知崇禎帝之失天下也非失徳之故總由人臣謀國不忠所致庶後之為人臣者悚然知所戒而後之為人君者亦知慎於用人也已然則煌煌
  睿諭明乎制治保邦勿玩小冦而弭冦必以安民為本安民則又以知人為本此匪直昭一時之信史實著萬世之常經蓋永為君若臣之寶鏡云
  十一月壬申
  世祖章皇帝親酹
  明崇禎帝陵是日
  駕過悽然泣下酹爵於陵前
  癸酉
  閲明諸陵
  甲戌遣官祭
  明崇禎帝陵
  世祖章皇帝御製祭文
  惟
  帝亶聰御極孜孜以康阜兆民為念十七年來劼毖無斁不意流冦猖獗國遂以傾身殉社稷向使遭逢景運可稱懿辟獨是纘承衰緒適丁刧厄雖勵精圖治而傾厦難支朕念及此恒用深惻兹巡幸畿輔偶過昌平睇望陵寢益為悽然特具牲帛酒品用昭禮祭尚饗
  同日遣官祭
  明成祖仁宗宣宗英宗憲宗孝宗武宗世宗穆宗光宗
  熹宗陵並
  諭工部前代陵寢神靈所棲理應嚴為防䕶朕巡幸畿輔道經昌平見明代諸陵殿宇墻垣傾圮已甚近陵樹木多被斫伐向來守䕶未周殊不合理爾部即將殘毁諸處盡行修葺見存樹木永禁樵採添設陵户令其小心看守責令昌平道官不時嚴加巡察爾部仍酌量每年或一次或二次差官察閲勿致疎虞
  十七年正月
  詔追諡
  明崇禎帝為莊烈愍皇帝遣官祭陵是日
  駐蹕三屯營
  諭禮部前明崇禎帝勵精圖治十有七年不幸冦亂國亡身殉社稷考其生平無甚失徳遘兹厄運殊甚矜憫宜加諡號以昭實行今諡為莊烈愍皇帝爾部即遵諭行遂遣固山額真伯佟六十致祭於陵寢
  九月
  駕幸昌平州觀明諸陵
  十一月遣官祭
  金太祖世宗陵
  康熙元年九月
  詔嵗以春秋祭
  歴代帝王陵時奉
  聖祖仁皇帝諭歴代帝王陵寢原有祀典理宜䖍肅舉行以昭追崇之意聞明朝陵向所給守䕶内員人户地畝數少致各陵祭品備辦不敷止於大紅門外總祭殊於朕懷未愜嗣後萬厯陵不祭外每年應春秋二次太常寺差官致祭金朝陵亦毎年春秋太常寺差官致祭其元朝陵未知定所應行望祭禮至前代各陵近者亦應春秋差官致祭逺者著各該地方官春秋致祭尋議准
  直省所在
  帝王陵寢嵗春秋仲月守土正官一人致祭執事以禮生祭日用羊一豕一餘陳設及行禮儀注與
  慶典遣官同
  六年七月
  聖祖仁皇帝躬親大政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一年正月遣官祭明諸陵時奉
  太皇太后往赤城湯泉是日
  駐蹕南口遣内大臣往祭
  十四年八月
  上幸湯泉詣明長陵奠酒是日分遣内大臣伯心裕等致
  奠諸陵嗣於庚子復
  諭禮部往代帝王陵寢所在地方理宜守䕶以妥神靈朕近行幸湯泉道經昌平見明朝諸陵殿宇雖存户牖損壞附近樹木亦被摧殘朕心深為憫惻爾部即嚴加申飭守陵人户令其敬謹防䕶仍責令該地方官不時稽察勿致仍前怠玩以副朕優禮前代之意
  十二月以
  册立皇太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五年正月以建儲加上
  太皇太后
  皇太后徽號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月
  聖祖仁皇帝親酹明陵時
  駕幸昌平過明十二陵一一
  躬親酹酒越日
  命内大臣等於明十二陵各讀文致祭
  二十一年二月以滇省蕩平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二十三年十一月
  聖駕南巡
  駐蹕江寧
  親謁
  明太祖陵先是
  諭大學士明珠王熙明太祖一代開創令主功徳並隆朕巡省方域將及江寧鍾山之陵寢斯在朕優禮前代況於其君實賢可祀之如禮尋遣内閣學士席爾達往祭
  至是復
  諭大學士明珠尚書介山明太祖陵已遣官致祭但朕既抵江寧距陵非逺欲至其處親為拜奠於是
  駕即至鍾山
  親奠焉過明故宫慨然久之時
  諭大學士明珠總督王新命曰明太祖陵寢歴經年世幸本朝加意䕶守鬱然無恙朕躬謁奠祭典數優崇今車駕將旋圖善其後爾等可傳諭守陵太監及陵户朝夕敬慎巡視罔輟洒掃維勤毋令附近民人旗丁恣行蹂踐其在陵守視人等特加賞賚以示恩卹彰勸勵焉越日復
  諭江南江西總督江寧巡撫明太祖天資英武敷政仁明芟刈羣雄混一區宇肇造基業功徳並隆其陵寢在鍾山之麓係江寧所屬地方向亦有㫖令有司各官春秋致祭嚴禁樵採並設有守陵人户朝夕巡視但為日已久不無廢弛今朕省方江寧親詣拜奠見墻垣傾圮林木凋殘皆係無知民人不遵約束恣肆作踐往來行走殊違法紀嗣後爾等督令地方各官不時巡察務俾守陵人役用心防䕶勿致附近旗丁居此仍前踐踏所有春秋二祭亦必䖍潔舉行以副朕崇重古帝王陵寢至意
  二十七年十月以
  孝莊文皇后升袝
  太廟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二十八年二月
  聖駕南巡親詣
  禹陵致祭並
  命祭文内敬書
  御名時禮部奏致祭
  禹陵應照康熙二十三年明太祖陵遣官致祭後
  皇上親詣奠酒奉
  諭曰堯舜禹湯皆前代聖君遣官致祭後方親詣奠酒未為允愜禹陵朕將親祭文内可書朕名又
  諭曰祭以敬為主禹陵僻處荒村恐致褻慢凡供獻粢盛禮儀諸事令左都御史馬齊侍郎席爾達同往省視先
  一日
  駕渡錢塘江舟泊紹興府㑹稽山麓是日
  親詣致祭率扈從諸臣行三跪九拜禮畢
  上登⿱穴之石亭留覽越二日
  諭福建浙江總督王隲朕親行江表緬懷禹徳躬率羣臣展祭陵廟顧瞻殿廡傾圮禮器缺畧人役寥寥荒涼增嘆愚民風俗崇祀滛祠俎豆馨香奔走恐後宜祀之神反多輕忽朕甚慨焉在昔帝王陵寢理應隆重培䕶況大禹道冠百王身勞疏鑿奠寧率土至今攸賴豈可因循特書地平天成四字懸之宇下令地方官即加修理畢備儀物守祀人役亦宜增添俾規模𢎞整嵗時嚴肅兼賜白金二百給守祀之人此後益令敬慎守土之臣亦須時為加意稱朕尊崇遐慕之懷其各祗遵毋忽
  聖祖仁皇帝御製祭文曰
  惟
  王精一傳心儉勤式訓道由天錫啟皇極之圖疇功在民生建中邦之井牧四載昔勞疏鑿永頼平成九叙早著謨謀惟歌府事行其無間徳逺益新朕省方東南道經呉越視長江之浩渺心切泝洄瞻高巘之嵯峨企深仰止幸矣松楸伊邇儼然律度可親特薦馨香躬修祀事惟祈靈爽尚克來歆
  聖祖仁皇帝御製
  禹陵頌并序
  朕閲視河淮省方浙地㑹稽在望爰渡錢塘瞻拜大禹陵廟瞻眺久之勅有司嵗加修葺春秋莅祼粢盛牷醴必豐必䖍以志崇報之意時康熙二十八年二月十四日也緬惟
  大禹接二帝之心傳開三代之治道昏墊既平教稼明倫由是而起其有功於後世不淺豈特當時利賴哉朕自御宇以來軫懷饑渇留意河防講求疏濬漸見底績因行山澤益仰前徽爰作頌曰下民其咨
  聖人乃生危㣲精一允執相承克勤克儉不伐不矜隨山刋木地平天成九州始辨萬世永寧六府三事政教修明㑹稽鉅鎮五嶽嫓靈兹惟其藏陵谷式經百神守䕶松栢鬱貞仰止高山時切景行
  甲子
  聖祖仁皇帝親祭
  明太祖陵是日
  駕至大門前下輦步行進前殿行三跪九拜禮復至陵前
  奠酒三爵行一跪三拜禮
  賜守陵人白金百兩
  三十四年以畿輔災傷山西地震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三十五年以邇年郡縣水旱間告年穀歉登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三十六年二月
  命祭輦路所經古帝王陵先賢墓時以行兵寧夏是日駐蹕大同
  七月以剿滅噶爾丹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三十八年四月
  聖駕南巡
  親謁
  明太祖陵奠酒先是
  諭大學士等明代洪武乃創業之君朕兩次南巡俱舉祀典親往奠醊今朕臨幸當再親祭大學士等奏
  皇上兩次南巡業䝉親往奠醊今應遣大臣致奠上曰洪武乃英武偉烈之主非尋常帝王可比著兵部尚書席爾達致祭行禮朕親往奠是日奠爵既畢
  閲視陵寢復
  諭大學士等曰朕今日往明太祖陵寢致奠見其圮毁已甚皆由專司無人朕意欲訪察明代後裔授以職銜俾其世守祀事古者夏殷之後周封之於杞宋即今本朝四十八旗蒙古亦皆元之子孫朕仍沛恩施依然撫育明之後世應酌授一官俾司陵寢俟回京日爾等與九卿㑹議具奏越二日
  詔所司時加修整并懸
  御書治隆唐宋四大字於陵殿
  等謹按加禮前代陵寢未有如
  本朝之久而益厚者我
  聖祖仁皇帝六幸江寧五
  臨鍾山方嵗己卯之四月已三
  酹明陵
  聖諭欲訪裔授職俾守世祀迨
  世宗憲皇帝初元即檢得
  聖祖未經頒發
  諭㫖一道遂上承
  先志封明裔以侯世襲奉春秋陵祀我
  皇上初舉南巡循
  舊典謁明陵
  諭曰勝國故陵寢殿依然松楸無恙皆我
  祖宗盛徳保全之所致葢
  世祖章皇帝車駕入關即
  詔明陵禁樵牧潔禋祀迄今恭纂是編伏覩
  列朝仁澤叠加幾於連嵗不絶書至矣哉從古史册所未
  之有也
  四十一年十一月
  詔修
  禹陵是月
  諭工部禹陵殿宇應即行修葺著交與杭州織造敖佛和令確估工價動支織造節省銀兩㑹同地方官盡心料理稱朕尊崇前代聖王之至意
  四十二年二月壬寅
  聖駕南巡遣官祭
  明太祖陵是日
  駐蹕江寧府城南遣大學士馬齊致祭又
  命皇子往奠酒
  三月
  聖祖仁皇帝五十萬夀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一月遣官祭
  女媧氏陵時
  駕西巡是日
  駐蹕洪洞縣城南遣官祭
  周文王武王成王康王陵
  漢高祖文帝宣帝光武帝唐高祖太宗宣宗陵並
  命祭
  文王
  武王文書
  御名時先期翰林院以擬撰祭文進呈
  諭曰文王武王皆古之聖君非他帝王可比且向以孔子聖人已書朕名致祭矣此祭文同亦須書名
  四十四年四月
  聖駕南巡
  親詣
  明太祖陵行禮先是遣户部尚書徐潮致祭越三日
  諭領侍衛内大臣等曰回鑾朕詣明太祖陵大學士馬齊
  
  皇上已遣官祭明太祖陵祈停
  親詣得
  㫖洪武素稱賢主前者巡幸未獲躬赴陵前今當親詣行禮是日導引官引向中門
  上命自東角門入
  諭曰此非爾等導引有失特朕之敬心耳既入率諸皇子
  及大臣侍衛等行禮
  四十五年以平定朔漠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四十六年三月
  聖駕南巡遣官祭
  明太祖陵
  上復親詣行禮先一日
  諭大學士等朕欲於明日謁明太祖陵大學士等奏皇上前此臨幸江南祭明太祖陵或遣官或遣皇子並𫎇親行灌奠又重新廟貎專人守䕶自古加厚前朝未見如
  此者今
  車駕又欲往謁等以為太過況已遣大臣致祭天氣驟
  熱不必親勞
  聖躬
  上諭曰天氣驟熱何足計耶朕必親往是日
  乘步輦由東石門橋至大門下輦由東門升享殿行禮
  四十八年三月以復
  册立皇太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五十二年三月
  聖祖仁皇帝六十萬夀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五十六年正月
  命省視明陵時遣諸皇子及領侍衛内大臣等往既回奏
  四月禮部請
  宣付史館得
  㫖明朝十三陵朕四十年前曾經親往今已多年恐看守疎忽陵寢或有毁壞之處故遣諸皇子等往奠據回奏殿宇修葺堅整歴年雖久毫無動壞看守人等亦俱謹慎此所奏已知之
  五十七年十二月以
  孝惠章皇后升祔
  太廟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
  世宗憲皇帝登極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雍正元年二月以恭上
  聖祖仁皇帝尊諡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一月以
  聖祖仁皇帝配
  
  地壇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二月以
  册立
  皇后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二年十月
  特封明代後裔朱之璉為一等侯世襲以奉明陵春秋祭
  享先是元年九月
  世宗憲皇帝諭朕近於
  聖祖仁皇帝所遺書笥中檢得未經頒發
  上諭一道以明太祖崛起布衣統一方夏經文緯武為漢唐宋諸君之所未及其後嗣亦未有如前代荒淫暴虐亡國之迹欲大廓成例訪其支派一人量授官職以奉春秋陳薦仍世襲之朕伏讀之下仰見我
  聖祖仁皇帝海涵天覆深仁大度逺邁百王超軼萬古朕思史紀東樓詩歌白馬商周以來無不推恩前代後世頗多疑忌以致歴代之君宗祀殄絶朕仰體
  聖祖如天之心逺法隆古盛徳之事謹將
  聖祖所遺
  諭㫖頒發爾等訪求明太祖支派子姓一人量授爵秩俾之承襲以奉春秋祭享但恐有明迄今年代久逺或有奸徒假冒致生事端爾内閣大學士即㑹同廷臣詳明妥議以副
  聖祖仁皇帝寛仁矜恤之至意並發出恭録
  聖祖仁皇帝諭㫖一道朕於宫中詳覽前史毎見開國之君必英姿偉畧才識過人始能創肇丕基奄有天下其
  謨謀經畫間雖詳畧不同未有不期其子孫善克負荷以傳永久迨其嗣君習於晏安隳墮先業或縱恣嗜欲或委任非人遂致綱紀廢弛滅絶宗紀良可悼嘆明太祖天授智勇崛起布衣緯武經文統一方夏凡其制度凖今酌古咸極周詳非獨後代莫能越其範圍即漢唐宋諸君誠有所未及也乃至末葉衰頽災荒疊見臣工則門户紛然盜賊則西北蠭起京師失守社稷顛覆考其嗣主實未有如前代荒淫暴虐亡國之跡葢亦厯數使然也我朝殱逐逆冦入闗定鼎明代諸陵特設人員守䕶使不湮於荒烟蔓草者亦已逾於舊典矣朕三經南巡皆詣明太祖陵園親行奠酹更令嚴禁樵牧嵗加葺治緬惟明太祖曠世英雄超軼往昔規模典章我朝尚多徵據豈可使其宗祀淪絶承守無人今宜大廓成例訪其支派一人量授爵秩以奉春秋陳薦仍世襲之庶可慰明太祖英靈於九原亦以昭朕仁厚矜恤之懷使天下後世咸共曉焉爾内閣大學士即㑹吏禮二部確議以聞至是年二月禮部等言謹查得鑲白旗朱文元係明太祖第十三子代簡王之後明崇禎時簡王裔代王為洪承疇監軍於松山我
  太宗文皇帝時代王與其姪文元被俘遂歸我
  朝曾蒙
  聖祖仁皇帝召見詢宗系今原任内閣侍讀學士朱汝錩子衆闗保等皆文元孫也文元於順治間曾奏往大同取其宗族來京今見任直𨽻正定府知府朱之璉一支是也請於此一支按譜吏部揀選引
  見擇用一人飭禮部差官同伊祭告明太祖陵及昌平十三陵仍令回京居住嗣後毎年春秋二祭令其呈明前往從之十月吏部帶領明裔朱之璉等六人引
  見得
  㫖朕仰體
  皇考聖心於明代後嗣特加曠典封以𠉀爵著將阿思罕尼哈畨朱迋□之嫡孫朱之璉封為一等侯世襲凡族内人丁令入正白李迋棟佐領下
  世宗憲皇帝御製明太祖陵十三陵祭文
  國家善政覃敷鴻恩徧浹而殊禮更施於勝國優秩特加於後人廢絶之祀復興妥侑之靈有托隆規錫慶奕禩承休仰惟
  聖祖仁皇帝至徳同天深仁溥地萬幾之暇睠念前猷謂有
  明太祖創業維勤宅心克廣經文緯武英畧葢於九州酌古準今制作隆於一代逮於繼世雖無暴虐之君爰及末年每值災荒之運因賊徒之蠭起致國祚之潛移我朝戡定寰區屢加恩澤禁樵蘇而設䕶詣陵寢以薦馨然而胄裔寢㣲春秋闕祀
  皇情感惻每眷遺徽
  宸翰留貽將行曠典朕上承
  先志命考宗支以
  明太祖第十三子代簡王之後
  恩賜阿思罕尼哈畨朱廷□之嫡孫朱之璉授為一等侯列五等之班備三恪之典俾傳世爵以奉烝嘗載煥儀章用伸祭告於戲崇階厚禄我國家特沛夫殊恩濡露降霜
  帝子孫永承其禋祀尚其歆格鑒此榮施
  七年三月
  詔所在有司修葺
  古帝王陵寢聖賢忠烈祠墓守䕶
  明太祖陵昌平十三陵是月
  諭自古帝王皆有功徳於民雖世代久逺而敬禮崇奉之心不當弛懈其陵寢所在乃神所慿依尤當加意防衛勿使䙝慢至於往聖先賢名臣忠烈芳型永作楷模正氣長留天壤其祠宇塋墓亦當恭敬守䕶以申仰止之忱著各省督撫轉飭各屬將境内所有古昔陵寢祠墓勤加巡視防䕶稽查務令嚴肅潔淨以展誠恪若有應行修葺之處著動本省存公銀兩委員料理朕見歴代帝王皆有保䕶古昔陵寢之勅諭而究無奉行之實朕雍正元年恩詔内即以修葺歴代帝王陵寢通行申飭亦恐有相沿積習認為泛常嗣後著於每年年底令該地方官將防䕶無悞之處結報督撫該督撫造册轉報工部彚齊奏聞倘所報不實一經發覺定將該督撫及地方官分别議處明太祖陵在江寧昔我
  聖祖仁皇帝屢次南巡皆親臨祭奠禮數加隆著江南總督轉飭有司加意防䕶其明代十三陵之在昌平州者自本朝定鼎以來即設立内監陵户給以地畝令其䖍修禋祀禁止樵採
  聖祖仁皇帝時屢頒諭㫖嚴行申飭著該督轉飭昌平州知州昌平營㕘將差委人員時加巡視務令地境之内清淨整齊倘陵户或有不敷著該督酌議增添此南北明陵二處亦著該督撫於每年嵗底册報工部彚奏
  雍正十三年十月
  皇上以登極改元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一月以恭上
  世宗憲皇帝尊諡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乾隆元年二月
  命山東修徃聖先賢陵墓是日
  皇上諭雍正七年
  皇考曾降諭㫖凡往聖先賢陵墓有應行修葺者令各該省動用存公銀兩委員料理此誠我
  皇考崇聖重道之至意也聞山東之少昊陵帝堯廟及周公顔子孟子曽子等廟共九處迄令數載尚未興工殊為怠緩著山東巡撫即委員確估報部興修務期工程堅固可垂永久
  三月
  命湖廣修
  帝舜有虞氏陵廟各省酌修陵廟並設陵户是日諭各省歴代帝王陵廟均宜嚴肅整齊以昭敬禮聞湖廣地方炎帝神農氏陵廟殿宇墻垣丹雘合度而帝舜有虞氏陵廟則規模狹窄丹青剥落不足以肅觀瞻著該督撫轉飭有司動用公費即行修葺其他處陵廟若有類此者着各該督撫委員查勘動用存公銀兩酌量修理務令完整再各陵向來未設陵戸無人看守者可酌設㡬户令其専司巡察洒掃永著為例嗣定
  炎陵
  虞陵各設陵户四名
  二年五月以
  世宗憲皇帝配
  天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二月以恭加上
  皇太后徽號
  册立
  皇后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八年九月
  上詣
  盛京恭謁
  祖陵
  駐蹕廣寧遣官祭
  遼太祖陵
  十年九月
  駕幸多倫諾爾遣官祭明十二陵是月
  諭從前
  聖祖巡幸路經昌平曽遣官致祭明陵此次進口路過昌平應如何遣官致祭該部查例具奏尋禮部覆奏得
  㫖遣禮部尚書任蘭枝祭長陵兵部尚書班第祭獻陵理藩院尚書那延泰祭景陵禮部右侍郎覺羅勒爾森祭裕陵内閣學士伍齡安祭茂陵都察院左僉都御史嵇璜祭泰陵正紅旗蒙古都統哈岱祭康陵散秩大臣英誠公豐泰祭永陵散秩大臣侯博倫岱祭昭陵散秩大臣烏宻泰祭慶陵正藍旗蒙古副都統白清額祭徳陵刑部左侍郎錢陳羣祭思陵
  十月
  詔修
  明荘烈愍皇帝陵時刑部左侍郎錢陳羣奉
  命祭
  明荘烈愍皇帝陵禮畢回奏享殿傾圯風雨剥落仰請
  重為修葺得
  㫖著照所請行
  十一年閏三月
  命陜西修歴代帝王陵聖賢忠烈墓是月
  諭歴代帝王陵寢及聖賢忠烈墳墓向來俱令修葺防䕶陜西為自古建都之地陵墓最多有不在㑹典之内者既無圍墻又無陵户着該督撫查明酌築圍墻以禁作踐以資保䕶
  十三年春
  上東巡至曲阜
  親祭
  少昊氏陵
  十四年四月以平定金川恭加上
  皇太后徽號
  册封
  皇貴妃攝六宫事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五年八月
  聖駕時巡中州遣官祭
  漢光武帝陵
  周世宗陵凡前代陵寢在
  御道所經三十里内者並遣官致祭
  九月以
  册立
  皇后恭加上
  皇太后徽號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六年三月
  上南巡躬詣
  禹陵致祭並設官奉祀時奉
  諭㫖朕時巡至杭州
  禹陵在望緬惟平成之徳萬世永賴
  皇祖聖祖仁皇帝曽親祀焉爰東渡浙江陟㑹稽式遵皇祖舊典躬薦馨於宇下厥有姒氏子姓世居陵側應世予八品官奉祀該督撫擇其有品行者一人充之用昭崇徳報功至意
  壬戌
  上親祭
  明太祖陵先是禮臣奏
  皇上親祭
  禹陵
  明太祖陵應行儀注照例祭日
  御龍袍衮服行二跪六拜禮奉
  㫖行三跪九拜禮是日禮畢
  諭朕省方問俗巡幸江寧鍾山之麓明太祖陵在焉
  皇祖聖祖仁皇帝南巡時念其為一代創業之君鑾輿屢詣曠典光昭朕於駐蹕詰朝即命駕前徃躬申奠謁念本朝受命以來百有餘年勝國故陵寢殿依然松楸無恙皆我
  祖宗盛徳保全之所致也可令該督撫飭地方官加意保䕶其附近陵地毋許樵牧徃來致滋踐踏並曉諭各陵户知之
  八月
  詔修金陵是日
  諭金朝陵寢近在房山嵗久榛蕪未經修葺朕惟金太祖
  金世宗功徳載在史書景仰傳之奕禩我
  世祖章皇帝
  聖祖仁皇帝勒石建亭以垂不朽顧念國家祀典光昭雖以時遣官將事而一切享殿繚垣儀制所存觀瞻宜備其令直𨽻總督方觀承前徃相度有應増修除治者即行奏聞率屬鳩工庀事工竣之後朕將躬親展奠以昭敬禮前朝之意
  十一月以
  皇太后六旬萬壽恭加上
  徽號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十八年二月
  皇上親祭
  金太祖世宗陵
  十九年七月
  皇上重詣
  盛京恭謁
  祖陵
  輦路經廣寧遣官祭
  遼太祖陵
  二十年六月以平定凖噶爾恭加上
  皇太后徽號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二十一年三月
  聖駕東巡
  躬奠
  少昊金天氏陵
  二十二年二月
  聖駕重舉
  南巡遣官祭
  禹陵
  三月遣官祭
  明太祖陵
  上親詣行禮先是
  行在禮部奏
  皇上親詣
  明陵享殿行禮應恭請
  明皇后神牌暫供
  神龕旁恭請
  明太祖神牌正中供奉致祭如乾隆十六年之例得㫖知道了
  二十四年十一月以西師克㨗回部蕩平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二十六年十二月以
  皇太后七旬萬壽大慶恭加上
  徽號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二十七年春
  聖駕三舉
  南巡遣官致祭
  禹陵
  明太祖陵
  駐蹕江寧復
  親詣
  明太祖陵奠酒
  三十年春
  聖駕四舉
  南巡遣官致祭
  禹陵
  明太祖陵
  駐蹕江寧仍
  親詣
  明太祖陵奠酒
  三十六年十一月以
  皇太后八旬萬壽恭加上
  徽號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四十一年三月
  上以金川全境蕩平恭奉
  皇太后安輿巡幸山東告功
  闕里
  詣
  少昊陵奠酒
  五月以平定金川加上
  皇太后徽號禮成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四十五年正月以
  皇上七旬萬壽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三月
  聖駕五舉
  南巡
  駐蹕江寧致祭
  明太祖陵
  四十九年二月
  聖駕六舉
  南巡
  輦路駐曲阜
  親詣
  少昊陵行禮
  閏三月
  駐蹕江寧
  親詣
  明太祖陵行禮先是奉
  諭㫖禮部奏詣明太祖陵儀注三奠酒毎奠行一叩禮等語前代陵寢於經過時親詣拈香自應較本朝
  陵寢儀節有别然朕加隆前代禮數從優昨親過曲阜親詣少昊陵孔林皆行二跪六叩禮嗣後遇親詣前代陵寢拈香俱照此行禮不必奠酒著為令
  五十年春以
  皇上御極五十年遣官祭
  歴代帝王陵
  三月
  上幸湯山詣昌平州
  明長陵奠酒畢
  命重修明代諸陵是日奉
  諭㫖直𨽻昌平州為前明陵寢之地本朝定鼎後我
  世祖章皇帝即命以帝禮改葬思陵並勅工部修葺諸陵親臨奠酹併禁止採樵添設陵户我
  聖祖仁皇帝亦曽
  親臨致奠並飭地方官加意防䕶所以加禮前代者最為優渥朕此次巡幸湯山取道昌平躬詣長陵致奠見諸陵寢明樓享殿多有損壞神牌龕案亦遺失無存為之慨然弗忍視葢由明代中葉以後國事廢弛全不以祖宗為念於陵寢並未修葺至末年復經流冦擾亂亦無人守衛以致日就傾圮若其後代之君果能嵗加繕治整齊完固逮今不過百有餘年亦何致頽剥若此又諸陵前雖建有碑座均未鐫𪵶未審彼時是何意見今親臨奠醊周覽之下深為軫惻自應重加葺治増設龕位俾臻完備再我朝開創之初睿親王以我師克取遼東時明之君臣惑於形象謬説疑金代陵寢與本朝王氣相闗將房山縣金陵拆毁是以爾時亦將定陵享殿撤去停其祭祀然明樓寳城仍存其舊未壞維時我
  世祖尚未親政其事實由睿親王建議亦非
  世祖意也今國家一統已歴百數十年勝朝陵寢自應一體修復所有定陵享殿著仍行修建春秋祀事如故又明世宗永陵前因尹嘉銓條奏將其祭祀裁撤但前明之亡不亡於崇禎而亡於萬厯天啟是以歴代帝王廟中撤其位祀而陵寢仍前致祭明世宗雖溺意齋醮尚不如萬厯天啟之昏庸失徳其陵寢自應照前一體致祭以昭大公我國家受
  天眷命
  世徳顯承於前代陵寢繕完保䕶禮從其厚此次修復諸明陵殿宇等工即費至百萬帑金亦所不靳所有此項工程着派尚書劉墉徳保金簡侍郎曹文埴徳成董率經理務期完固工成後飭該地方官隨時稽察小心防䕶嚴禁樵蘇用副朕隆禮勝朝之至意
  皇帝時巡省方有
  古帝王陵在其地者
  特典親祭儀
  有司諏吉豫期守土官潔埽享殿内外扈從王公暨文武官陪祭視
  京師
  帝王廟地方文官知府武官副將以上與朝臣陪祭者
  以其班序先一日
  皇帝率羣臣齋
  行在太常寺官具祝版凡祭事皆 行在有司襄贊送内閣中書舍人敬書祝文翰林院隨時撰擬於版訖授太常寺官豫送祭所
  右具祝版
  是日昧爽光禄寺卿一人眡割牲守土官於祭所
  神厨設香案光禄寺卿公服上香宰人牽牲告腯遂及守土官視宰瘞毛血如儀
  右眡割牲
  祭之前夕工部司官張黄幄於享殿二門内之左鑾儀衛官設洗於幄次及夜分太常寺卿屬率守土官入享殿具
  神位前陳設牛一羊一豕一豋一鉶二簠簋各二籩豆各十鑪一鐙二設案一於享殿中少西北向供祝版設案一於東西向陳禮神制帛一色白香盤一尊一幕勺具爵三乃辨位設
  皇帝拜位於享殿内正中北向司拜褥官二人立於左稍後陪祀王公位階上百官位階下東西序立重行異等均北面司祝司香司帛司爵分立祝案尊案之次記注官立西階下東面糾儀御史禮部祠祭司官引禮鴻臚寺官分立王公百官拜位左右東西面典儀一人立享殿東檐下西面掌燎官率燎人立燎鑪之隅
  右供張陳設序位
  祭日漏未盡守土大吏率屬治道清蹕自
  行宫至祭所氾埽無令塵揚鑾儀衛官陳
  騎駕鹵簿於
  行在宫門外領侍衛内大臣及内大臣勒所部翊衛官䕶軍統領宗人府王公勒所部後管官采服分班於
  行宫門外祗𠉀不陪祭扈從官序列
  行宫門外守土官序列祭所門前道左陪祭王公於享殿大門外序列𠉀
  駕至隨入内外文武官於享殿庭左右序列執事官豫
  入就位均采服屆時太常寺卿赴
  行宫奏時
  皇帝龍袍補服乘輿出宫前引後扈不陪祀扈從官跪
  送如常儀
  右鑾輿出行宫
  駕至祭所不陪祭守土官跪迎
  皇帝於大門内降輿右贊引左對引太常寺卿二人恭
  
  皇帝由二門中門入至幄次少竢出盥鑾儀衛官跪奉盥奉巾如儀司拜褥官豫布拜褥贊引對引官恭導
  皇帝升中階入殿中門詣拜位前立内大臣侍衛止立階下後扈大臣隨侍鴻臚寺官引陪祭王公百官按班均就拜位序立典儀贊執事官各共迺職贊引奏就位
  皇帝就位立
  右盥洗就位
  皇帝既就位司香奉香跪竢於香案之左贊引恭導皇帝詣香案前立奏上香司香進香
  皇帝上炷香三上瓣香畢復位奏跪拜興
  皇帝行二跪六拜禮王公百官均隨行禮
  右迎神
  典儀贊奠帛爵行初獻禮司帛奉篚司爵奉爵以次詣
  神位前司帛跪獻篚奠於案三叩興司爵立獻爵於墊中畢各退司祝詣祝案前跪三叩奉祝版跪案左贊引奏跪
  皇帝跪羣臣皆跪贊讀祝司祝讀祝文訖興奉祝版跪
  安於篚内三叩退贊引奏拜興
  皇帝率羣臣行三拜禮興典儀贊行亞獻禮司爵獻爵於左贊行終獻禮司爵獻爵於右均如初儀右三獻
  典儀贊奉祀帛送燎司祝司帛詣
  神位前咸跪三叩司祝奉祝司帛奉篚興司香跪奉香
  興以次恭送燎所
  皇帝轉立拜位東旁西向司拜褥官撤拜褥竢祝帛過仍布拜褥
  位立
  右燎祝帛
  祝帛出贊引奏禮成暨對引官恭導
  皇帝降中階出中門乘輿還
  行宫前列鹵簿導從扈衛如來儀陪祭官退不陪祭守土官仍於道左跪送扈從官於
  行宫外跪迎如儀
  右禮成還行宫
  輦蹕所經有
  古帝王陵在三十里内者遣官致祭儀
  豫期太常寺官具祝文翰林院隨時撰擬香帛授遣官齎往守土官潔掃享殿内外戒辦牲牢器物備執事司祝司香司帛司爵以府州縣佐貳充通贊以教諭訓導引贊以學弟子員遣官既至及執事官齋其夕宰人割牲於厨地方官州若縣一人公服眡宰瘞毛血如儀祭日昩爽守土官入陳
  神位前牛一羊一豕一豋一鉶二簠簋各二籩豆各十鑪一鐙二設案於左陳禮神制帛一色白香盤一尊一爵三設案一於中少西供祝版設洗於階東引贊二人竢于門質明執事官豫入就位均朝服遣官朝服至祭所引贊引自殿垣左門入詣東階下盥至階中北面立通贊贊就位遣官就位贊就上香位引官引遣官升東階入殿左門詣香案前司香跪奉香引贊賛跪遣官跪贊上香遣官上香畢興贊復位遣官仍降東階復位贊跪叩興遣官行三跪九叩禮通贊贊行初獻禮司帛奉篚跪獻於案三叩興司爵奉爵奠於正中各退贊讀祝引贊贊跪遣官跪司祝至祝案前跪三叩奉祝版宣讀訖復於案三叩興退贊叩興遣官三叩興通贊贊行亞獻禮司爵奠爵於左贊行終獻禮司爵奠爵於右均如初儀引贊贊跪叩興遣官行三跪九叩禮通贊贊奉祝帛送燎執事各奉祝帛香由中道送燎如儀遣官避立拜位東竢過復位引贊贊禮畢引遣官仍由殿垣左門出執事官皆退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二十
<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皇朝文獻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