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134

卷一百三十三 皇朝文獻通考 卷一百三十四 卷一百三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三十四
  王禮考
  冊立
  皇太子  冊封附
  等謹按馬端臨以冊立皇太子儀附見帝系門今載入王禮考古稱建儲為國本史冊所載或以貴恣招諐或因讒間獲咎往往有之蓋古今事勢不同未可執一而論也我
  
  列聖相承
  天眷有徳付託得人
  聖祖仁皇帝時以理宻親王分居嫡長冊建東宫教誨成全至再至三其後終以罪廢嗣是臣僚有以建儲
  請者
  特召諸大臣宣諭以為君難為臣不易今欲立皇太子必能以朕心為心者方可立之豈宜輕舉及
  顧命之際以神器授我
  世宗憲皇帝天下臣民莫不傾心悅服僉謂
  聖祖之深識逺慮髙出於從古帝王萬萬也我
  皇上生知天縱自冲齡即䝉
  聖祖踵愛及
  世宗踐阼之初
  眷注攸屬
  召集諸王大臣宻書
  諭㫖藏之
  乾清宫最髙之處
  神明化裁剏古人所未有初不假受冊出閤之虛文也皇上纘緒以來慎選臣僚授經内廷程課尤宻等恭
  
  諭㫖謂建儲一事如封建井田不可行之近世仰見睿照髙深洞徹時勢實古今所未發又以史冊所載建立儲貳事蹟有闗鑒戒者編輯古今儲貳金鑑一書垂示久逺煌煌
  聖訓具載簡端謹述之卷中以開千禩之惑云
  康熙十四年十月丙寅
  冊立嫡子允礽為
  皇太子前期一日遣官告祭
  天
  
  太廟
  社稷至是日
  御太和殿遣輔國公葉伯舒大學士圖海為正使户部尚書覺羅勒徳洪兵部尚書王熙為副使持節行
  冊立禮
  上率諸王貝勒貝子公内大臣大學士都統尚書子侍衛
  等詣
  太皇太后
  皇太后宫行禮次日
  御太和殿受賀
  頒詔天下
  詔曰自古帝王繼
  天立極撫御寰區必建立元儲懋隆國本以綿祖宗無疆之休朕纘膺鴻緒夙夜兢兢仰惟
  祖宗謨烈昭垂付託至重承祧衍慶端在元良嫡子允礽日表英奇天資粹美兹恪遵
  太皇太后
  皇太后慈命載稽典禮俯順輿情謹告
  
  地
  宗廟
  社稷於康熙十四年十二月十三日授允礽以冊寶立為皇太子正位東宫以重萬年之統以繫四海之心大典告成洪恩宜沛於戲主器得人益篤靈長之祜綸音式焕用昭浩蕩之仁布告中外咸使聞知是嵗禮部題
  
  冊立
  皇太子典禮一前期遣官祭告
  嶽鎮
  海瀆
  歴代帝王陵寢
  先師闕里
  皇帝親視香帛一前期一日遣官各一員告祭
  
  地
  太廟
  社稷
  皇帝親視玉帛香祝版是日
  皇帝率皇太子親詣
  奉先殿行告祭禮一前期一日禮部鴻臚寺官設節案一於
  太和殿内正中設
  制冊案一於左旁設寶案一於右旁設
  制冊寶綵亭二於丹陛下設
  節案一香案一於
  皇太子殿門正中設
  制冊案一寶案一於殿門左旁是日早設
  大駕鹵簿樂懸於
  太和殿前王以下文武各官俱朝服於常朝處齊集内閣禮部堂官將
  制冊寶節自内閣捧出由
  御道左旁行置
  太和殿内各案上鴻臚寺官引諸王各官至
  太和殿前王貝勒貝子公等於丹陛上文武各官於丹墀下排立禮部堂官奏請
  皇帝陛殿
  皇帝具禮服陞
  太和殿
  閱冊寳畢作樂
  陞座樂止鑾儀衛官賛鳴鞭階下三鳴鞭鴻臚寺官引正副使於常朝行禮處排立贊禮官贊行三跪九叩首禮樂作禮畢樂止禮部堂官鴻臚寺官引正副使至丹陛上立贊禮官贊有制正副使跪宣讀官宣
  制畢大學士於案上捧
  節授正使官正使受
  節前行禮部官舉
  制冊寶案出鴻臚寺官引王等入
  殿内坐
  賜茶畢還宫正使執
  節在前禮部官捧
  制冊寶隨後置丹陛下綵亭内正使捧
  節授禮部官禮部官一員執
  節前引校尉舉亭列御杖二對黄葢一柄在前至皇太子殿門置綵亭於
  殿門外正副使捧
  制冊寶節置黄案上
  皇太子在殿門内向
  節跪迎正使捧
  制冊授
  皇太子
  皇太子恭受授右旁接
  制冊内監副使捧
  寶授
  皇太子
  皇太子恭受授右旁接
  寶内監贊禮官賛叩興
  皇太子行三跪九叩首禮興内監捧舉進内
  皇太子隨後行正副使持
  節復
  若 皇太子年幼保姆奉以行禮禮部堂官奏請
  皇帝詣
  太皇太后
  皇太后宫行禮
  皇帝具禮服陞輿王以下内大臣侍衛等官皆隨行至
  太皇太后宫門前降輿立門内丹陛東禮部堂官傳令内
  監奏請
  太皇太后陞座
  太皇太后御内殿樂作陞座樂止
  皇帝在宫前丹陛上立王以下公以上在門内丹陛上大臣侍衛在門外丹墀内二等三等侍衛在宫大門外排立鳴贊官照常處立贊行三跪九叩首禮樂作禮畢樂止
  皇帝就原位立禮部堂官傳該内監奏請
  太皇太后還宫樂作入宫樂止
  皇帝出詣
  皇太后宫行禮與
  太皇太后宫行禮同禮畢
  皇帝還宫次公主王妃以下大臣命婦以上以次恭詣
  太皇太后
  皇太后
  皇后宫行慶賀禮如常儀次
  皇太子以次恭詣
  太皇太后
  皇太后
  皇帝
  皇后宫行禮如常儀一次日
  皇帝陞太和殿諸王文武各官進表行慶賀禮頒詔天下如常儀是日和碩親王以下文武各官以上
  
  皇太子前進箋行慶賀禮一是日
  皇太子詣
  武英殿與親王郡王等行禮一直省文武官員於
  太皇太后
  皇太后
  皇帝前進表
  皇后
  皇太子前進箋慶賀
  四十八年三月辛巳以復立
  皇太子
  頒詔天下前期遣官告祭
  
  地
  太廟
  社稷是日行冊立禮次日
  頒詔天下
  詔曰朕惟建立儲嗣承奉宗祧國本攸闗元良是託信能飭身澡徳敬學勤修行懋著於宫庭論允孚於臣庶申命主器實協彝章皇太子允礽久踐青宫夙標譽望克殫誠孝篤守恪恭不意忽染迷惑狂易之疾朕深惟
  祖宗洪業及萬邦民生所繫至重不得已而有退廢之舉嗣後漸次體勘當國家有此大事時性生奸惡之徒各庇邪黨借端搆釁朕覺其日後必成亂階遂窮極始末究其情實因而確得病原悉由鎮魘所致亟加除治盡滌前疴累月以來朕因諸事憤鬱心神耗損允礽朝夕侍朕左右憂形於色藥餌必親寢膳必視惟誠惟謹厯久不渝令徳益昭丕基克荷此誠仰賴
  上天垂庥
  列祖篤祜以黙相我國家於有永者也兹特昭告天
  
  宗廟
  社稷載稽典禮於康熙四十八年三月初十日授以冊寳復立為皇太子正位東宫用洽四海之人心茂衍萬年之厯服聿成慶典宜沛洪恩於戲春陽應律協氣溢於宫闈海潤流膏恩波遍於寰㝢布告中外咸使聞知
  五十三年二月庚戌
  諭領侍衛内大臣大學士九卿等趙申僑陳奏皇太子為國本應行册立朕自幼讀書凡事留意纎悉無遺况建儲大事朕豈忘懷但闗係甚重有未可輕立者昔立允礽為皇太子時索額圖懐私倡議凡皇太子服御諸物俱用黄色所定一切儀注㡬與朕相似驕縱之漸實由於此索額圖誠本朝第一罪人也宋仁宗三十年未立太子我
  太祖皇帝並未預立皇太子漢唐以來太子幼冲尚保無事若太子年長其左右羣小結黨營私鮮有能無事者人非聖人孰能無過安得有克盡子道如武王者今衆皇子學問見識不後於人但年俱長成已經分封其所屬人員未有不各庇䕶其主者即使立之能保將來無事乎且為君難為臣不易古來人君窮兵黷武者有之崇尚佛老者有之任用名法者有之朕御極五十餘年朝乾夕惕上念
  祖宗遺緒之重下念臣民仰望之殷乾綱獨斷柔逺能邇體恤臣庶毫無私心當呉三桂叛亂時已失八省勢幾危矣朕灼知滿漢䝉古之心各加任用勵精圖治轉危為安是以數十年來海㝢寧靖今欲立皇太子必能以朕心為心者方可立之豈宜輕舉即臣僚為國為民念兹在兹先憂後樂者實不易得太子之為國本朕豈不知立非其人闗係匪輕朕將允礽從幼教訓迨後長成變為暴虐無所不為不知忠孝不識亷耻行事乖戾有不可言者推其故皆由瘋狂成疾迷惑所致此疾有二十餘載矣凡人醉後傷人醒時知悔伊似長醉不醒所為過惡身不自知伊之儀表及學問才技俱有可觀今一至於此非瘋狂而何自廢而復立以來朕尤加意教訓心血耗盡因伊狂疾終不痊愈故又行廢黜孟子云父子之間不責善責善則離離則不祥莫大焉大學云人莫知其子之惡蓋父之於子嚴不可寛亦不可誠為難事如朕方能處置得宜耳爾諸大臣俱各有子凡人幼時猶可教訓及其長成一誘於黨類便各有所為不復能拘制矣立皇太子事未可輕定特召集爾衆大臣明示朕意
  雍正元年八月甲子
  世宗憲皇帝御乾清宫西煖閣
  召總理事務王大臣滿漢文武大臣九卿入面
  諭曰我
  聖祖仁皇帝為
  宗社臣民計慎選於諸子之中命朕纘承統緒於去年十一月十三日倉猝之間一言而定大計薄海内外莫不傾心悅服共享全安之福
  聖祖之精神力量黙運於事先貫泣於事後神聖睿哲髙出乎千古帝王之上自能主持若朕則豈能及此也
  皇考當日亦曾降
  㫖於爾諸臣曰朕萬年後必擇一堅固可託之人與爾等作主必令爾等傾心悅服斷不致貽累於爾諸臣也朕自即位以來念
  祖宗付託之重
  太祖
  太宗
  世祖創垂大業在於朕躬夙夜兢兢惟恐未克負荷向日朕在藩邸時坦懐接物無猜無疑飲食起居不加防範此身利害聴之於天蓋未任天下之重也今躬膺
  聖祖付託神器之重安可怠忽不為長久之慮乎當日聖祖因二阿哥之事身心憂悴不可殫述今朕諸子尚幼建儲一事必須詳慎此時安可舉行然
  聖祖既將大事付託於朕朕身為
  宗社之主不得不預為之計今朕特將此事親寫宻封藏於匣内置之乾清宫正中
  世祖章皇帝御書正大光明匾額之後乃宫中最髙之處以備不虞諸王大臣咸宜知之或收藏數十年亦未可定諸王大臣等各竭忠悃輔弼朕躬俾朕成一代之令主朕于爾等亦必保全成就篤厚恩誼豈非家國天下之大慶乎朕意若此諸王大臣其共議之諸王大臣
  奏曰
  皇上聖慮周詳臣下豈有異議惟當謹遵
  聖㫖
  上曰爾諸臣既同心遵奉諭㫖朕心深為慰悅乃命諸臣退仍留總理事務王大臣將宻封錦匣收藏於
  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額後乃出
  乾隆元年七月甲午
  上御乾清宫西煖閣
  召總理事務王大臣九卿等入面
  諭曰朕受
  皇考付託之重踐阼以來兢兢業業無刻不以敬天勤民為念宵衣旰食日理萬幾務期海宇乂安庶政咸
  理仰副我
  皇考付託得人之聖心以綿
  宗社無疆之慶朕思
  宗社大計莫如建儲一事自古帝王即位首先舉行所以重國本而定鴻基也朕即位已逾半載而未經降㫖者並非不稽古典而視此事為緩圖良以後世人心不古往往有因建儲太早以致别生事端者或本人恃貴驕矜漸至失徳或左右逢迎諂媚誘引作非甚且有奸宄之徒窺視讒搆以揺動之是以
  皇祖當日于建儲一事大費苦心及授神器于我皇考時一言而定萬世之業我
  皇考御極之元年
  聖心即默注朕躬不肯宣布中外而傳集諸王大臣九卿
  特加訓諭
  親書宻㫖收藏於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額之後此我皇考監古宜今寶愛玉成之妙用也今朕當春秋方盛之時皇子年齒又尚冲幼揆之事勢雖若可緩而國本攸係自以預定為宜再四思維惟有循用
  皇考成式親書宻㫖照前收藏在我
  皇考神明化裁創舉于一時而朕繼志述事踵行於今日此乃酌權劑經之道非謂後世子孫皆當奉此以為法則也將來皇子年齒漸長日就月將識見擴充志氣堅定萬無驕貴引誘之習朕仍應布告天下明正儲貳之位若夫以建儲為嫌忌而不肯舉行者此庸主卑陋之見朕亦深鄙者也今傳集總理事務王大臣九卿等面降此㫖非謂諸臣不知朕心必俟朕之諄諄告諭也誠恐天下讀書泥古者以朕不早建儲為疑用是特為宣曉如有拘牽舊制復行奏請者著該衙門將奏章發還今日朕親書宻㫖著總理事務王大臣親看宫中總管太監謹收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額之後
  三年十月辛夘
  諭曰二阿哥永璉乃皇后所生朕之嫡子為人聰明貴重氣宇不凡
  皇考命名永璉隠然示以承宗器之意御極後不即册立者恐幼年志氣未定恃貴驕矜或左右諂媚逢迎至于失徳甚且有窺伺動揺之者故于乾隆元年七月初二日遵照
  皇考成式親書宻㫖召諸王大臣面諭收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之後是雖未冊立朕已命為皇太子矣今於本月十二日偶患寒疾遂致不起深為悲悼一切典禮著照皇太子儀注行元年宻藏之諭㫖著取出將此曉諭天下知之尋大學士恭擬諡曰
  端慧皇太子于十一月甲寅遣官行
  冊諡禮
  十八年十一月壬子朔
  諭㑹典館總裁官曰詹事乃東宫僚佐儲貳未建其官原可不設第以翰林叙進之階姑留以備詞臣遷轉地耳古稱建儲為國本大計朕酌古準今深知於理勢有所難行載在史冊者姑置弗論即如理宻親王當
  皇祖時
  聖慈鍾愛初無間言嗣以東宫既建狎眤匪人陷于失徳再致廢黜然其先所置宫僚何嘗非一時之選如湯斌即所稱當代醇儒然亦何俾萬一盖别立宫府則僚屬多人賢否參雜斷難保其不滋事端夫以
  皇祖之包含宏大尚迫于
  宗社之重必不可容可見建儲一事亦如封建井田固不
  可行之近世也是以
  皇考鑒于前事黙定
  宸𠂻不事建儲分府惟擇老成宿望大臣如朱軾鄂爾泰
  傅敏張廷玉蔡世逺等勸讀内廷
  聖謨深逺
  慈覆如天朕纘承以来恪遵
  家法今皇子等讀書内廷亦惟慎簡師傅俾之薫陶徳性講習經書日有程課其視出閣就傅有名無實者相去為何如耶夫豫教固所當重實則存乎人此
  蒼穹之敷佑
  宗社之貽庥景運靈長有非人力所致者矣㑹典載詹事官春秋進講虛文縟節甚屬無謂又如皇太子賀箋論體制當由内閣撰擬乃由詹事頒發此亦前明坊局閒曺借以招事示權已耳果爾則賀
  皇太后
  皇后表箋亦當由内務府頒發耶此皆沿襲之謬著該總裁官改正進呈
  四十八年九月戊午奉
  上諭朕閲館臣所進職官表志詹事府一門其按語内稱詹事為東宫官屬我國家萬年垂統家法相承不事建儲冊立詹事府官員留以備詞臣遷轉之階等語是書館臣因朕前降諭㫖于建儲一事之斷不可行明切訓示故于按語内特為掲出其實書生拘迂之見豈能深計及此且使是書留傳後世安知不又訾議館臣為無奈迎合諭㫖非其本懐耶用是不得不再為明白宣諭夫堯授舜舜授禹唐虞固公天下禹之傳啟亦非於在位時有建立太子之事三代以後人心不古秦漢預立太子其後争奪廢立禍亂相尋不可枚舉逺而唐髙祖立建成為太子至於兄弟相殘建成被害近而明神宗朝羣臣奏請預立國本紛紜擾亂大率皆為後來希榮固寵之地甚至宵小乗間伺釁醸為亂階如挺擊等案神宗召見太子泣為慰藉父子之間至于如此閲之真可寒心可知建儲冊立非國家之福召亂起釁多由于此即我
  朝而論
  皇祖時理宻親王亦嘗立為太子且特選公正大臣如湯斌者為之輔𨗳乃既立之後性情乖張即湯斌亦不能有所匡救羣小復從而蠱惑遂致屢生事端上煩
  皇祖聖慮終致廢黜且即理宻親王幸而無過竟承大統亦不過享國二年其長子𢎞晳縱欲敗度不克幹蠱年亦不永使相繼嗣立不數年間連遭變故豈我大清宗社臣民之福乎是以
  皇祖有鑒于兹自理宻親王既廢不復建儲迨我皇祖龍馭上賓傳位
  皇考紹登大寶十三年勵精圖治中外肅清
  皇考敬法
  前徽雖不預立儲位而于宗社大計實早為籌定雍正元
  年即
  親書朕名緘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内又另書宻封匣
  以随身至雍正十三年八月
  皇考升遐朕同爾時大臣等敬謹啟視傳位于朕之御筆復取出内府緘盒宻記核對脗合人心翕然此天下
  臣民所共知也朕登極之初恪遵
  家法以皇次子乃
  孝賢皇后所生嫡子為人端重醇良依
  皇考之例曽書其名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額後乃禀命不融未㡬薨逝遂命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將其名撤出追諡為端慧皇太子是未嘗不立嫡也但不以明告衆耳嗣後皇七子亦
  孝賢皇后所出秉質純粹深愜朕心惜不久亦即悼殤其時朕視皇五子于諸子中覺貴重且漢文滿洲𫎇古語馬步射及算法等事並皆嫺習頗屬意于彼而未明言乃復因病旋逝設依書生之見規仿古制繼建元良則朕三十餘年之内國儲凡三易尚復成何事體是以前于癸巳年復書所立皇子之名藏于匣内常以自隨是年
  南郊大祀令諸皇子在
  壇襄事曽以所定皇子黙禱于
  上帝若所定之子克承堂構則祈
  昊蒼眷佑俾得年命延長倘非
  天意所屬則速奪其算朕亦可另為選擇毋悮我國家宗
  社生民重寄本年恭詣
  盛京祗謁
  祖陵亦如告
  天之言黙祝于
  太祖
  太宗之前仰祈
  靈爽式慿永垂昭鑒朕非不愛子也誠以宗社為重若朕之子孫皆以朕此心為心實大清國億萬斯年之福也今日召對諸皇子及軍機大臣面降此㫖即朕前所黙告
  上帝
  祖宗之言豈容有絲毫虛飾耶朕于天下一切庻務無不宵旰勤求悉心籌畫寧于繼體付託之重轉不早為定計乎秋間朕于避暑山莊河岸御鎗打鵁鶄失足落水濕衣其時不特御前王公大臣等聞知俱即趋至問安即漢軍機大臣亦接踵前赴該處朕仍率伊等談笑而行並未有因内廷禁地太監等敢于阻止者設朕起居偶有違和大臣等俱可直詣寢所此皆由朕平日君臣一體無日不接見諸臣面承諭㫖何至有若前代夜半禁中出片紙之語為杞人之憂乎總之建儲一事即如井田封建之必不可行朕雖未有明詔立儲而于
  
  祖之前既先為齋心黙告實與立儲無異但不似往代覆轍之務虛名而受實禍耳故現在詹事官屬雖沿舊制而其實一無職掌祗以備員為翰林陞轉之資耳因再明切宣諭我子孫其各敬承勿替庶幾億萬年無疆之休其在斯乎總之此事朕亦不敢必以為是其有欲遵古禮為建立之事者朕亦不禁至於父子兄弟之間猜疑漸生釀成大禍時當思朕言耳並諭館臣將此㫖冠于是編之首俾天下萬世咸知朕意十月庚子
  諭曰朕歴覽前代建儲諸𡚁及我朝
  家法相承於立儲一事之不可行已明降諭㫖宣示中外至史冊所載因建立儲貳致釀事端者不可枚舉自當勒成一書以昭殷鑒著皇子等同軍機大臣及上書房總師傅等將歴代冊立太子事蹟有闗鑒戒者採輯成書陸續進呈即著皇孫等之師傅為謄錄書成名為古今儲貳金鑑
  十二月壬辰
  諭曰朕恭閲康熙三十二年
  聖祖實錄禮部奏祭
  奉先殿儀注將皇太子拜褥設置檻内
  上諭尚書沙穆哈曰皇太子拜褥應設檻外沙穆哈即行
  奏請
  諭㫖記於檔案經
  聖祖降㫖交部嚴加議處部議革職一事禮臣安設拜褥
  未協既經
  聖祖面諭已遵奉移設乃沙穆哈胸中即豫存畏忌皇太
  子之見奏請
  諭㫖記檔以為後日卸責地歩我
  皇祖洞燭其隠將伊革職
  皇祖之仁慈大度皇太子維時年㓜尚無縱恣事蹟禮臣因闗係儲位即心懐顧忌如此厥後日漸失徳致遭黜廢夫仁如
  聖祖冊立儲貳猶致有理宻親王之事設後之人主未能
  
  聖祖之慈愛明哲而為太子者又不能小心謙謹必致漸生嫌隙鮮有能始終獲保萬全之理可見建儲冊立之斷不可行也在書生拘迂之見必有竊議其非而後之人不思深慮逺仍踵前轍或啟事端彼時當益信朕言之早經灼見耳前經朕叠頒諭㫖明切曉諭並令皇子同總師傅軍機大臣編輯古今儲貳金鑑垂示久逺因恭閲
  皇祖實錄禮臣安設拜褥請
  㫖記檔即此一節益可見朕所慮之不爽並令編入古今
  儲貳金鑑卷首
  四十九年正月庚子奉
  上諭皇長孫綿徳前因與革職禮部郎中秦雄褒徃來餽遺書畫革去承襲定郡王嗣後加恩封為公爵綿徳為皇長子定安親王嫡長子係朕長孫設如書生拘迂之見若明洪武時懿文太子既殁劉三吾建議謂皇孫世嫡禮宜承統洪武泥于法古遂立建文為皇太孫其後釀成永樂靖難之變禍亂相尋臣民荼毒皆劉三吾一言喪邦之所致也朕惟深鑒于歴代建儲之失是以再三宣諭並令纂輯儲貳金鑑一書為萬世法戒若如洪武之泥古立儲封建以
  祖宗神器之重輕為付託豈我大清宗社萬年之福乎今念綿徳之子奕純新嵗可以得子朕慶抱元孫五世一堂實為古稀盛事自應特沛恩施以衍奕禩雲礽之慶綿徳著加恩晉封固山貝子嗣後宜益加謹飭常存敬畏以期永承恩澤副朕諄切訓勉之至意此㫖並著入于儲貳金鑑
  十二月
  上召訓諸皇子大學士軍機大臣諭曰昨和珅福長安伊齡阿覆審内務府郎中海紹妄斷地畝釀成人命一案訊出海紹曾于上年十月具稿呈堂内務府大臣俱經閲畫而原㕘摺内未将曽經畫稿之處聲明實屬逥䕶請將内務府大臣交部嚴加議處朕以内務府大臣取巧廻䕶自應嚴議乃述㫖時僅寫餘依議字様竟未聲明叙入經朕硃筆添出葢因六阿哥兼管内務府欲為之隠諱耳方今綱紀肅清諸皇子皆謹慎小心奉公守法諸臣亦斷無有畏憚迎合者而因有皇子在内形迹之間猶不免稍存瞻顧此甚非也即朕有錯誤處不容大臣及御史等明言乎即如前代之建儲冊立其流𡚁不可屈指數朕近閲
  皇祖聖祖仁皇帝實録康熙三十六年八月
  上諭内務府總管海喇孫等膳房人花喇額楚哈哈珠子徳住茶房人雅頭伊等私在皇太子處行走甚屬悖亂著將花喇徳住雅頭處死額楚交與伊父英赫紫圈禁家中一事其時理宻親王尚在年幼
  皇祖何等英明而膳房人花喇等即敢心存彼此依附覬覦皇祖洞燭先幾將花喇等正法以示懲創厥後羣小復從
  而蠱惑遂致屢生事端上煩
  皇祖聖慮終至廢黜自理宻親王既廢不復建儲迨我皇祖傳位
  皇考十三年勵精圖治中外肅清及朕纘承洪業五十年間日理萬幾朝乾夕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重熙累洽海宇昇平使理宻親王及𢎞晳父子繼踐尊位不數年間屢遭事故豈大清宗社臣民之福乎夫以我
  皇祖之慈愛明哲猶有理宻親王之事設後之人主未能
  
  皇祖之仁慈英斷而為太子者又不能小心謙謹必致漸生嫌隙鮮有能始終獲保萬全之理可見建儲冊立之斷不可行也又朕偶閱續通志載李林甫搆陷太子瑛一事紀載未明因檢查通鑑輯覽稱明皇惑於武惠妃之譛欲廢太子瑛張九齡犯顔强諫武惠妃宻使宫奴謂九齡曰有廢必有興若為之援宰相可長處九齡叱之即以其語奏聞明皇為之動容九齡實賢臣若明皇能斷應立抵武惠妃之罪乃致九齡反罷斥李林甫專國阿附宫闈搆陷太子卒與鄂光二王廢黜同日賜死夫以儲位之故搆煽交乗致明皇一日而殺三子天下銜寃足見儲貳一建幻起百端弟兄既多所猜嫌宵小且從而揣測其懦者獻媚逢迎以陷于辜其强者設機媒孽以誣其過往往釀成禍變遂致父子之間慈孝兩虧而臣工亦必由此身罹刑憲平心而論其事果有益乎無益乎朕即位之初即默告
  上天若䝉
  穹蒼眷佑願如
  皇祖御極六十年之久不敢復有奢望其時朕年甫二十五嵗並未計及六十年當至八十五嵗至過五旬萬夀後始億及此因暇日侍
  聖母時面奏及此曽䝉
  慈諭皇帝如此勤政愛民天下臣民亦必不肯聴皇帝歸政朕因黙念若得
  上天嘉佑
  聖母夀踰百齡朕即八十五嵗亦何敢即言歸政今既始願不遂追憶斯言實深悲咽朕春秋七十有四距歸政尚十一年自當仰體
  上天愛養億兆董治百官猶日孜孜不敢自暇逸倘𫎇嘉貺將來得歸政頤養親為授受豈非古今稀有之盛事而朕之心亦可明於天下後世朕辦理天下一切大小庶務無不宵旰勤求悉心籌畫即安置一物亦必期其稳妥寧於繼體付託之重轉不早為詳慎定計是朕非不立儲特不肯效立儲之虛名俾衆人有所窺伺致父子之間有責善則離之不祥爾此正朕維持調䕶之殷衷
  天地
  祖宗實鑒朕心若子子孫孫皆能以朕此心為心則我大
  清億萬年可永承
  鴻貺於無疆也總之立儲一事如井田封建之必不可行尚有過之將來書生拘墟之見必有心生竊議且謂今日諸臣有意迎合不知此等陽為國家根本之論而陰實遂其鑽營結納之私即億萬年後朕之子孫有泥古制而慕虛名復為建立之事者亦所不禁但人心不古如江河日下之勢父子之間必有為小人搆成釁隙復啓事端彼時始信朕言之不爽然悔已晩矣此事前屢頒訓諭並令皇子及總師傅軍機大臣等編輯古今儲貳金鑑垂示久逺兹恭閲
  皇祖實録處治膳房人花喇等事用是再行明切申諭並
  著補載入古今儲貳金鑑
  冊封親王親王世子郡王儀
  
  冊封親王及世子
  命下禮工二部製
  冊寶皆以金若嗣封王注名於冊寶世相傳授 預期禮部諏吉奏請命内大臣散秩大臣一人為使内閣學士翰林院學士禮部侍郎一人副之届期鴻臚寺官設案於
  太和殿丹陛正中南向王府官備鼓吹一部於長安門外鑾儀衛設采亭於禮部堂上儀制司官陳
  
  冊寶於亭内校尉舁亭由東長安門入至
  太和殿階下亭止奉
  節升階陳於案封使及執事官朝服竢於丹墀禮部侍郎升東階就
  節案左右封使升東階詣案前北面西上侍郎舉節西面授正使持
  節偕副使降階鑾儀校舁采亭從導以
  御仗出
  太和中門至長安門外封使及執事官咸乗馬鼓吹前導詣王邸第是日府屬官預設
  節案於堂内正中前設香案均南向左設
  冊寶案西向設樂於儀門内設儀仗於庭中封使及王
  府第門下馬正使持
  節前行副使奉
  制冊禮部官奉寶隨行樂作王率所屬官朝服迎於大門外道右跪𠉀過興隨入樂止正副使奉
  
  冊禮部官奉寶由中階升堂各陳於案正副使就案東立宣冊官禮部官立於其後均西面引賛引王升西階就堂内北面立樂作贊行三跪九叩禮興樂止進至香案前跪禮部官詣
  冊案展
  制冊宣冊官西面宣讀訖以
  制冊授正使正使授王王祇受轉授從官從官跪接興陳於案次宣寶訖以授副使副使授王如受
  冊儀封使皆復位立王退立拜位樂作行三跪九叩禮
  畢樂止正使奉
  節出副使及執事官從王率屬出大門外跪送如初迎儀封使回還
  節有司皆退若
  冊封郡王製
  冊印皆銀質金飾餘與親王及世子同
  册封郡王長子貝勒貝子儀
  凡
  册封郡王長子貝勒貝子
  命下工部製
  制册以紙為之前期禮部奏請
  命内閣侍讀學士侍讀翰林院侍讀學士侍講學士侍讀侍講一人為正使禮部郎中員外郎主事一人副之屆日鴻臚寺官設案於
  太和殿階下正中禮部儀制司官奉
  
  册於采亭鑾儀校舁行入至
  殿階下陳
  節於案陳采亭於案左封使及執事官入竢丹墀禮部侍郎就
  節案左立封使詣案前北面侍郎舉
  節西面授正使正使持
  節出鑾儀校舁亭導以
  御仗副使及執事從出
  太和中門至長安門外乗馬詣府第如封諸王儀是日府屬官設樂於儀門内設儀仗於庭中長子貝勒貝子迎
  節册受
  冊送
  節均如諸王儀
  冊封公主儀
  
  冊封公主正使用内大臣散秩大臣副使用禮部滿侍郎内閣滿學士翰林院滿掌院學士劄欽天監擇吉後行文各該衙門移取銜名開列奏請
  欽派正副使仍將
  冊封儀注奏
  聞得
  㫖行知正副使及公主府行太常寺派宣讀官部派筆
  帖式二員前引
  凡分别固倫和碩品級應備冠服儀仗俱於指婚後奏明
  
  冊封公主
  命下工部製
  冊以金禮部諏吉奏請
  命正副使持
  節往封如親王之儀是日府屬官豫設
  節案於公主府㕔事正中前設香案左設
  冊案設樂於儀門内設儀仗於庭中封使及府門下馬
  正使持
  節入采亭從公主禮服率侍女迎於儀門内道右跪𠉀過興副使奉
  冊隨
  節升自中階以
  
  冊陳於案退就案東立宣冊官禮部官立於其後均西面侍女引公主由西階升詣堂中北面立樂作行六肅三跪三叩禮興樂止進至香案前跪禮部官詣
  冊案展
  制冊宣讀官西面宣
  冊訖正使奉
  冊授内監内監跪接授侍女侍女跪授公主公主祇受仍授侍女陳於案公主興退就拜位行六肅三跪三叩禮畢樂止正使奉
  節出副使及執事官從公主跪送
  節於儀門如初迎禮封使回還
  節有司皆退
  冊封福晉夫人儀
  凡親王世子郡王福晉長子貝勒貝子夫人間五嵗禮部彚疏請行
  冊封禮
  制冊封使各視其夫爵是日鴻臚寺官設案於
  太和殿階下禮部奉
  節
  冊  節  冊視彚封人為數於采亭鑾儀校舁入至
  殿階下陳
  節於案陳亭於案左各府屬官備鼓吹於長安門外封使及執事官朝服入竢丹墀禮部侍郎率屬立
  節案左封使詣案前禮部奉各
  節授正使鑾儀校舁亭副使及執事官從出
  太和中門至長安門外乗馬鼓吹前導詣各府第福晉等迎
  節册受
  冊送
  節均如公主儀
  冊封郡主縣主郡君縣君儀與封福晉夫人同
  凡封郡主縣主郡君間五嵗禮部彚請遣使往封均用紙冊
  凡親王嫡繼福晉所生女俱封郡主側福晉所生女降二等封郡君親王世子郡王嫡繼福晉所生女俱封縣主側福晉所生女降二等封縣君凡親王郡王妾所生女均不准封郡王長子貝勒嫡夫人所生長女封郡君其餘俱作為側夫人所生之女貝子嫡夫人所生長女封縣君其餘俱作為側夫人所生之女入八分公嫡夫人之長女封鄉君其餘俱作側夫人所生之女凡貝勒以下准封嫡出之女一人其餘及側夫人妾所生之女均不准封凡親王郡王庶出女許字外藩者照公嫡出女之例請封
  凡郡王等有降革者令將原封
  冊誥繳回
  乾隆十三年三月議准宗室庶女從無受封之例有許字䝉古者念其逺適外藩格外加恩以示優禮嗣後本家奏准許婚後報宗人府請
  㫖交部照例具題
  二十七年四月奉
  㫖凡王公之女請封俱先呈報宗人府再行知禮部三十七年九月鑲黄旗滿洲都統奏准郡君額駙明亮奉
  㫖降為二等侍衛職銜其妻郡君停給俸禄
  冊内填寫降級縁由
  三十八年正月奉
  㫖嗣後福晉及多羅格格以上俱稱位其夫人以下概應稱人不得稱位
  四十三年四月輔國將軍特通額之次女請封四十六年十月貝子明韶之次女請封俱因長女自幼病故禮部奏明請
  㫖給封
  四十四年十月諴親王𢎞暢之四女五女照親王嫡岀女授為郡主品級嗣於四十八年十月彚封題准𢎞暢已縁事降為郡王其女應照郡王嫡出女之例降封縣主品級製給
  冊誥授封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三十四
<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皇朝文獻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