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148

卷一百四十 皇朝文獻通考 卷一百四十八 卷一百四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四十八
  王禮考二十四
  國恤
  等謹案典禮
  孝莊文皇后自
  世祖章皇帝時正位慈寧
  聖祖仁皇帝踐阼尊號
  太皇太后奉事二十餘年孝思純篤
  太皇太后違豫
  聖祖仁皇帝親侍左右衣不解帶者一月有餘禱于南郊
  親製祝文願減已算以増
  慈夀及遇
  大事哀毁盡禮欲持服二十七月中外臣民陳奏再三始
  允所請而釋服以後
  御偏殿衣布素如故洵所謂終身之慕也㑹典列為太皇太后喪儀今遵其例
  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己巳
  太皇太后崩奉安
  梓宫於宫中正殿
  等謹按是時禮部奏言
  本朝后喪俱不割辮且
  太皇太后不豫時曾向
  皇太后諭云我病若不起皇帝斷勿割辮應謹遵行得㫖
  太皇太后教育恩深朕自盡其心仍行割辮又
  諭禮部云朕孝服用布舊制國有大喪自宗室公以上服素帛今孝服俱改用布
  聖孝誠篤有加於常禮如此
  庚午諸王大臣合詞奏請節哀不允是時
  上在
  大行太皇太后梓宫前晝夜號痛不止水漿不入口天顔癯瘠諸王貝勒貝子公等皆跪奏請節哀得㫖親在則竭心盡力以盡孝親歿則思報教育之恩終身不忘為子孫者誼所當然
  太皇太后髙厚之恩可一刻忘乎
  諭畢復大慟不已次日内閣翰林院九卿詹事科道等齊
  
  慈寧宫門奏請節哀得
  㫖朕忽遭大故五中憒迷非不知恪遵
  遺誥守身為重勉自抑哀强進飲食但悲從中來情實痛切莫由自主以至昏迷即欲少餐饘粥亦不能下咽非故却不御覽奏具見誠悃朕當强支自愛卿等無須過慮
  二十七年正月乙亥朔
  聖祖仁皇帝暫駐
  慈寧宫前院幕次
  令王以下輟哭一日先是諸王大臣等奏元旦乃吉祥之
  日今
  聖躬不離喪次臣等甚為不安請于除夕回宫停止哭泣
  
  㫖數日以來朕心甚覺憒迷今據爾等所奏稍有闗係元旦日
  太皇太后梓宫前令宫人照常上食
  慈寧宫前院内諸皇子所住幕次朕當于此暫居一日諸
  王大臣等復再三叩請
  諭曰人主宫殿原多可以因時駐蹕若在庶民遭此大故所居止於一室又遷避何所回宫斷不可行諸王大臣
  等復叩首奏曰臣等焉敢求
  皇上回宫休息但以元旦乃嵗首之辰扃閉
  乾清宫所係甚大得
  㫖朕不幸當此大故設
  太皇太后之變恰遇於二十九三十日將若之何亦惟有聚集此處豈可他避也爾等再三奏勸止於元旦暫移少忍哀慟是亦從爾等之請矣諸臣敦請再四終不允
  是日
  聖駕暫移前院幕次次日仍居喪次慟如初
  乙酉奉移
  大行太皇太后梓宫暫安於朝陽門外殯宫先是欽天監
  擇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發引
  聖祖仁皇帝令别擇吉日諸臣言舊制喪事不令踰年上曰爾等念朕躬勞苦朕豈不自知但二十九日發引為期太近兩皇后梓宫尚遲至多日若以
  太皇太后梓宫拘舊例謂踰年不便速行發引於大義不合舊例有可從者有不可從者朕意在正月十七十八日方可發引著另行選期具奏諸王大臣等又奏曰本朝向行之例踰年為忌似宜仍請於二十九日發引
  
  㫖爾等所云忌諱祗為朕躬朕殊不避忌朕前禱天壇尚欲減朕年以増
  太皇太后之夀豈以
  梓宫踰年發引乃有避忌乎如有所忌朕躬當之否則忌諱之説虛誕不足信亦可以破後人之疑使皆以朕為法乃改期於正月十一日發引
  上居
  大行太皇太后殯宫旁倚廬不還宫三日始設褥戊子諸
  王大臣屢請還宫
  聖駕乃還幕居於
  乾清門外之左諸王大臣百官懇請回宫調攝
  諭曰朕遭
  太皇太后崩逝欲持服二十七月立意甚堅諸王大臣及百官士民再三陳奏情辭懇切不得已勉從所請中心歉仄因幕居乾清門外今乃又請回宫不過以朕躬為念身為天子豈不自愛但人孰無祖父母父母為子孫者皆當盡孝何分貴賤朕孝治天下思以表率臣民垂則後裔今距釋服之期為時甚近若從所言以致異日稍留遺憾恐非諸臣愛君之意卿等其仰體朕心勿復言
  乙未行大祭禮釋服先是二十六年十二月
  諭諸王貝勒貝子公内大臣大學士九卿詹事科道等自漢以來帝王居喪持服以二十七月易為二十七日惟魏孝文帝欲行三年之喪朕平日讀史至此常稱贊之今非欲邁古賢君祗念朕八歲
  世祖皇帝賔天十一歲
  慈和皇太后崩逝全賴
  聖祖母太皇太后鞠養教誨以至成立遽遭大故實増痛傷哀疚靡盡今定持服二十七月少慰罔極之痛朕獨持於宫中㡬政毫無曠廢不令臣民持服一切俱不禁止如此可以遂朕本懐諸王大臣等合詞奏稱帝王之孝與臣民不同願以禮節哀易月之典守而勿更得
  㫖朕事
  太皇太后三十餘年竭盡哀誠無稍違拂近者
  聖體違豫三十餘日衣不解帶必誠必敬朕之此志期在必遂否則貴為天子富有四海亦奚以為諸王大臣等聞諭皆感悚嗚咽復奏言祭為吉禮必除服後舉行若使
  
  廟神靈少有弗歆即
  太皇太后在天之靈亦必不安且君臣兆姓本屬一體若皇上持服宫中聽臣民即吉甚非一體之義况
  皇上奉侍
  慈寧三十餘年晨昏侍養罔不承順意㫖今於
  慈闈遺命若不曲遵恐有虛
  太皇太后惓惓之意臣等不揣愚賤敢以固請得㫖朕意已定不必更奏於是王公羣臣公疏跪奏於慈寧門不聽諸王大臣徃復數次固請
  聖意益堅内閣九卿翰林詹事科道或公疏或特奏力陳不可國子監官率太學生五百餘人伏
  闕上書諸王大臣復免冠叩首固請乃
  諭曰朕以薄祜幼失
  怙恃幸依
  聖祖母膝下如見
  皇考妣音容今遭遐棄痛念
  慈恩悲哀并集欲持服二十七月仰答
  聖祖母鞠育深仁兼報
  皇考妣劬勞大徳諸王大臣及各官等援引厯代成例堅請再三並稱
  郊廟祀典不宜乆輟升祔大禮及時舉行且士民赴闕披瀝衆情謂國恤淹乆有妨民業朕反覆思維不得已以禮抑情勉從衆請該部知道
  己酉奉移
  太皇太后梓宫於
  暫安奉殿奉移後禮並載山陵門後條俱仿此
  十月乙卯恭上
  大行太皇太后尊諡曰
  孝莊仁宣誠憲恭懿翊天啟聖文皇后
  聖祖仁皇帝親詣
  暫安奉殿行禮
  等謹按我
  朝典禮
  孝端文皇后
  孝康章皇后
  孝恵章皇后
  孝恭仁皇后大事皆在尊稱
  皇太后之後㑹典另為一門載於
  皇后喪儀之前今遵其例謹將
  孝聖憲皇后喪儀詳悉記載以垂萬世之
  大典焉
  順治六年四月乙巳
  孝端文皇后崩奉安
  梓宫於宫中正殿
  七月二月丁亥恭上
  大行皇太后尊諡曰
  孝端正敬仁懿莊敏輔天協聖文皇后
  戊子奉移
  孝端文皇后梓宫於
  昭陵
  康熙二年二月庚戍
  慈和皇太后崩次日恭奉
  梓宫於宫中正殿
  庚申奉移
  梓宫於壩上
  饗殿
  五月甲午恭上
  慈和皇太后尊諡曰
  孝康慈和莊懿恭恵崇天育聖章皇后
  乙未奉移
  孝康章皇后梓宫於
  孝陵
  五十六年十二月丙戌
  仁憲皇太后崩恭奉
  梓宫於
  寧夀宫正殿
  丁酉奉移
  梓宫於朝陽門外殯宫
  五十七年正月辛酉恭上
  仁憲皇太后尊諡曰
  孝恵仁憲端懿純徳順天翊聖章皇后
  壬申奉移
  孝恵章皇后梓宫於
  山陵
  雍正元年五月辛丑
  仁夀皇太后崩恭奉
  梓宫於
  寧夀宫正殿
  甲辰恭移
  梓宫奉安於
  夀皇殿
  八月己未恭上
  仁夀皇太后尊諡曰
  孝恭宣恵温肅定裕贊天承聖仁皇后
  乙丑奉移
  孝恭仁皇后梓宫於
  景陵
  三年八月丙戌
  孝恭仁皇后三年服闋
  世宗憲皇帝詣
  奉先殿祭告行釋服禮先是五月
  聖祖仁皇帝服闋
  世宗憲皇帝以
  孝恭仁皇后服制未滿仍齋居
  養心殿素服涖事總理事務王大臣等奏請遵制舉行吉禮得
  㫖國家大禮
  皇考
  皇妣雖有輕重之别而朕之私衷則不容分視外邊吉禮今照國家典制舉行已有諭㫖朕於宫中務期獨盡人子之禮况今二十七月並非勉强從事沽取孝名以為觀美祗求朕心之安耳禮盡則朕心自安朕意已定諸王大臣毋得再奏七月内閣九卿詹事科道議奏八月
  二十三日為
  孝恭仁皇后服闋之辰應照前
  聖祖仁皇帝服闋典禮擇日行祫祭禮并行令順天府尹及直省各督撫出示曉諭以慰輿情奉
  㫖朕疊遭
  皇考
  皇妣大事追念罔極恩深莫由仰報三年以來祗於宫禁之中齋居素服黙盡思慕哀戚之忱非敢自謂遵循古禮更不欲宣播於衆也父母之喪人子之心則一而帝后之禮國家之制則殊今屆
  皇妣孝恭仁皇后釋服之期擇日於
  奉先殿祭告自行家禮至於頒諭中外著不必行及是日
  祭畢
  聖駕回宫諸王大臣齊集
  乾清門
  世宗憲皇帝召諸臣入
  諭曰父母之恩鞠育顧復為人子者終身仰報不盡而朕荷
  皇考
  皇妣之恩尤為至深至厚誠所謂欲報之徳昊天罔極也三年之中如祭祀朝㑹國家大禮不可曠缺朕亦照例舉行不過於宫中持服黙盡其心究未能盡此心於萬一也日月易邁已屆三載禮制有定而朕心無窮此一件素衣朕衣著三年今日更換不勝悽愴朕之一念豈但三年固結於中即終身之乆斷不能忘也
  諭畢
  天顔慘戚諸王大臣仰見
  聖孝誠篤莫不感動涕零
  乾隆四十二年正月庚寅
  皇太后崩奉安
  梓宫於
  慈寧宫
  上哀慟號呼擗踊無數摘冠纓易素服哀搶倍至上至含青齋苫次王公大臣懇請還宫
  上不允是日
  諭曰朕䝉
  聖母皇太后鞠育恩慈情深罔極臨御四十二年承歡奉養深荷
  慈愉且見
  聖母動履康强不煩扶掖私心慶慰第
  夀日益髙萬年豈真可祝欣喜之餘并不敢存孔子一則
  以懼之想惟有誠祈
  天佑益算延祺而朕愛日之悃忱實無能一刻稍置今春
  恭奉
  皇太后幸御園初九日於九州清晏侍
  膳觀燈五世一堂同伸歡忭是日
  慈顔康豫不減常年朕方慶幸以望七之齡得侍望九聖母實從來史册所未有及十一日進宫齋戒十四
  
  祈穀禮成回御園請
  安知
  聖母偶爾違和旋進參藥調治體亦稍安不意疾尋反復聖母猶不欲令朕知
  慈躬病劇恐朕憂煩然勢日以増急難平復朕兩次詣寢宫問
  
  聖母言笑如常惟氣力稍覺疲倦
  諭朕云頤養數日可即就痊朕亦冀可克副
  慈諭詎意將及夜分痰忽上湧遂至大漸遽於二十三日
  丑時
  仙馭升遐奄棄朕躬一何迅速昨日未時請
  安以後竟無由再仰
  懿顔呼天搶地痛何能極至於孝服日期
  皇太后遺誥令朕穿孝二十七日然追憶雍正十三年遭皇考大故朕欲持服三年因奉
  聖母慈諭止令穿孝百日朕即遵從今值
  皇太后之事朕仍當依
  前諭穿孝百日其餘王公大臣官員等並照例二十七日
  而除辛夘
  諭曰朕自登極以來即尊養
  皇太后於暢春園迄今四十二年視膳問安承
  歡介景所以奉
  懿娱而盡愛敬為時最乆今奄遭大故遵例於
  慈寧宫辦理喪儀痛深罔極因念奉安
  梓宫於
  陵寢地宫⿰⾔耴吉鳩工尚需時日稽諸舊典理宜
  殯宫移奉以展哀誠與其另擇
  暫安奉殿自不若
  暢春園為
  皇太后頤和娱志之地
  神御所安最為妥適業於
  九經三事殿易盖黄瓦敬設
  几筵謹涓本月二十九日舉行奉移禮所有應行事宜各該衙門即速敬謹豫備是日王公大臣奏竊惟
  皇太后慈馭上賓我
  皇上孝思罔極呼號擗踊盡禮盡哀第朝夕居於苫次聖夀已髙恐或稍失調攝未免毁瘠過甚非所以仰答
  皇太后平素慈愛之忱即等意實難安况
  妃嬪主位等均在
  慈寧宫居住日夜不離
  聖母几筵承侍
  左右
  聖心亦可稍釋等不揣冒昧仰懇
  皇上少節哀情暫請還居
  養心殿稍加調攝以副
  
  地
  祖宗眷顧之重以慰
  皇太后在天之靈等無任哀悚待
  命之至奉
  諭曰知道了朕心不忍移居且過明日再定又奏竊
  等於本日奏請
  皇上稍節哀情暫請還居
  養心殿奉
  㫖知道了朕心不忍移居且過明日再定欽此仰見皇上孝思肫篤追慕無窮臣等何敢復行凟請但恭閲
  實録
  世宗憲皇帝居
  仁夀皇太后喪次因念
  宗廟
  社稷之重恐失調攝曽在宫内居喪齋宿况
  慈寧宫内素為閒空而今日天氣甚寒
  皇上因哀毁深至偶患頭痛若再居喪次非所以仰體
  皇太后在天慈愛之心且
  妃嬪主位均在
  慈寧宫奉侍
  皇太后几筵則
  皇上暫還
  養心殿既可以畧資調養而每日
  駕至
  慈寧宫奠醊亦足以伸不匱之孝思等謹再行瀝誠合
  詞具奏仰懇
  皇上即於今日暫還
  養心殿實不勝哀切待
  命之至又奉
  諭曰朕猝遭
  聖母大故哀慟方深不忍移居宫内今王公大臣等援据典禮再三懇籲勉從所請於今日午奠後暫居養心殿壬辰
  上詣
  大行皇太后梓宫前行殷奠禮悲傷號泣哀慟不止是日諭曰朕於本月二十九日敬移
  皇太后梓宫於
  九經三事殿安奉朕即在
  暢春園之無逸齋居住以便朝夕侍奠
  几筵用伸哀悃又奉
  諭曰雍正十三年
  皇考龍馭上賓朕欲持服三年羣臣請循以日易月之制
  朕皆未允嗣奉
  聖母慈諭令朕持服百日因即遵行然百日釋服後仍素
  服滿二十七月今遭
  聖母大故自應仍遵
  懿㫖持服百日昨已明降諭㫖矣其素服二十七月亦照
  前例惟遇
  壇
  廟大祀行禮及致齋三日閲視
  祝版先期詣
  壇並視朝聽政諸事朕從前惟凖理而行並未載在㑹典此時當詳議及之又如王公大臣官員持服二十七日而除素服則滿百日至百日後用何服色及陪祀齋戒常朝坐班並一切典禮應如何定制亦當酌定章程頃檢閲雍正十三年王大臣等條欵頗為該括著將原摺交軍機大臣㑹同辦理喪儀王大臣等悉心詳議具奏癸巳
  上詣
  大行皇太后梓宫前行朝奠禮悲傷號泣哀慟不止是日王公大臣奏查滿洲向例奉移之日即回原處居住伏思
  圓明園係
  世宗憲皇帝
  皇上乆居之處與宫中無異仰懇於敬移禮成後即回圓明園居住奉
  諭曰朕本意俟
  皇太后梓宫於
  九經三事殿奉安禮成即在暢春園之無逸齋居住以伸哀悃兹據王公大臣等合詞具奏滿洲舊例奉移之日應回原處居住且稱圓明園係
  皇考及朕乆居之處即與宫中無異請於是日即回圓明園等語既舊例如此著照所請於二十九日奉安
  皇太后梓宫禮成仍回圓明園居住至朕遭
  聖母大故理應於
  皇祖
  皇考前告哀但
  夀皇殿在城内二十九日步送
  梓宫後自揣實不能再行禮且應即徃暢春園恭候奉迎
  因思
  安佑宫係
  皇祖
  皇考神御所在與
  夀皇殿相同擬於二月初一日躬詣祗告初二日仍至暢春園之無逸齋設苫次居住以伸哀戀乙未王公大臣奏請
  皇上於初二日詣
  九經三事殿申奠後仍回
  圓明園居住
  聖躬可稍資調攝亦足以慰
  聖母在天之靈且與滿洲向例相合奉
  諭曰
  皇太后梓宫於二十九日安奉
  九經三事殿朕於初二日恭詣
  几筵申奠後即在暢春園之無逸齋居住於心始得稍安
  王公大臣所請不准丙申奉移
  大行皇太后梓宫
  上自
  隆宗門至
  慈寧門降輿入
  詣
  梓宫前奠酒呼搶擗踊痛哭盡哀左右皆哀泣不忍仰視梓宫啟行出
  永康左門升大轝
  上西向跪哭攀掖步送王公大臣等再四叩懇准於第
  二次舁夫換班時先赴
  暢春園宫門外祗候午刻
  梓宫至
  上跪迎奉安於
  九經三事殿號泣良乆奠酒禮畢
  上駐圓明園
  二月丁酉
  上詣
  安佑宫
  聖祖仁皇帝
  世宗憲皇帝神御前行告哀禮是日
  上居無逸齋苫次戊戌王公大臣等奏
  無逸齋屋院無多且俱淺窄前後又無寢室止有小殿數楹暫時
  駐蹕尚覺非宜辦事乆居實為不便在
  皇上誠孝肫篤盡禮盡哀苫凷之中固不肯自求安適
  等實因
  聖夀已髙寢興寒燠不可不加意調䕶以副
  
  地
  祖宗眷顧之重今初二日已在
  無逸齋居住
  聖心亦可稍安若長此倚廬倘起居畧有失調實非所
  以仰體
  皇太后平素慈愛之意臣等愚昧徬徨倍増憂懼為此瀝
  誠合詞再請仰懇
  皇上於初三日
  朝奠行禮後仍回
  圓明園居住
  几筵甚近
  聖駕常詣奠獻仍足以伸哀慕而展孝思與在無逸齋無異伏惟
  慈鑒奉
  諭曰王公大臣等屢勸朕仰體
  皇太后聖心善為調攝朕不得不勉從所請於初三日朝奠後仍回圓明園甲辰
  諭曰軍機大臣等查奏二十七月内御殿視朝儀注查乾隆元年元旦已過百日後奉
  聖母皇太后懿㫖以御極之初應受百官朝賀且朕應恭
  
  皇太后宫行禮是以陞殿受賀至此後二十七月内均未經舉行兹乾隆四十三年四十四年元旦非元年可比又尚在二十七月内所有陞殿受賀之處不必行至尋常御殿視朝恭查
  皇考世宗憲皇帝時曽於二十七月内舉行數次蓋尋常陞殿與御門聽政無異若隔至二十七月之乆於體制似有未協自應遵照舉行所有百日後陞殿之處著該衙門屆期奏請候朕降㫖
  三月壬午恭上
  大行皇太后尊諡曰
  孝聖慈宣康恵敦和敬天光聖憲皇后
  上親詣
  九經三事殿行禮先是正月辛夘
  諭曰
  大行皇太后坤元協徳懋著徽音四十二年母儀天下尊養兼隆福徳備至實古今史册所未有今忽遭
  仙馭升遐朕心哀痛不能稍釋敬稽典禮宜隆
  諡號以表尊崇第
  至徳難名實非臣下擬議所能切當朕欲親尊為孝聖憲皇后其令大學士九卿公議可否如是及所有節
  次晉加
  徽號其中或有按例應行酌減及應増加字様仍著敬謹
  詳議具奏尋復奏等謹查
  孝莊文皇后徽號二十字
  孝恵章皇后徽號十字於恭上
  尊諡時俱敬列十二字今
  大行皇太后徽號係十八字等遵
  㫖詳議於
  徽號擬用六字又照例増加四字恭上
  尊諡曰
  孝聖慈宣康恵敦和敬天光聖憲皇后以符禮制謹合詞
  具奏伏候
  欽定奉
  㫖是依議
  四月戊申奉移
  孝聖憲皇后梓宫於
  泰東陵
  四十四年四月癸酉
  孝聖憲皇后三年服闋
  皇上詣
  泰東陵行釋服大祭禮
  列后喪儀初崩恭受
  遺誥
  命王大臣恭理喪儀
  皇帝成服截髮辮諸王之為子者皆成服截髮辮皇子
  皇孫隨成服
  皇后成服剪髮諸王福晉為子婦者皆成服剪髮妃
  嬪暨
  皇子
  皇孫福晉皆成服王公百官宗室覺羅及内務府所屬官員皆給白布制服公主福晉以下二品命婦以上及内務府所屬婦女給布制服如之
  皇帝居翼室喪服二十七日
  上諭用藍筆二十七日外易素服
  御門聽政詣
  几筵前仍喪服二十七月而除
  皇后服如之
  皇子
  皇孫及治喪儀王大臣
  殯宫守衛執事官員百日除服羣臣二十七日除服皆素服百日不薙髮奏疏文移用藍印十有五日内外各官百日不作樂不嫁娶餘儀與
  列聖初崩同
  右初崩制服
  其日殮奠所司於奉安
  梓宫殿内正中施黄幔左右素帷内鑾儀校陳
  儀駕于
  宫門外諸執事皆辦
  皇帝立殿檐東西向哭
  皇子
  皇孫立丹陛西
  皇后率
  
  嬪公主及在内福晉立
  几筵殿内王公以下文武二品官以上立
  宫門外三品以下官立外門之外王公福晉夫人郡主以下二品命婦以上立
  宫門内丹墀西三品以下命婦立
  宫門外之西皆傳哭内務府總管命婦率尚茶女官奉茶尚膳女官奉膳由中門入
  皇帝詣
  几筵前跪衆皆跪尚茶女官跪進茶内監奉茶轉進皇帝舉茶奠于案行一拜禮衆皆隨行禮尚茶女官徹
  茶尚膳女官進膳揭巾幕
  皇帝視上食畢執事官進奠几于正中
  皇帝詣几前跪奉爵王大臣跪進爵
  皇帝祭酒三爵每祭一拜衆隨叩興乃徹饌哭止皇帝還翼室衆各退嗣是朝晡日中三奠朝晡進羮飯
  肴饌日中進果筵餘儀均與
  列聖殮奠同
  右殮奠朝晡日中奠
  越日禮部尚書侍郎一人率祠祭司官詣内閣祗領
  遺誥恭鐫謄黄
  頒于直省遣使齎諭朝鮮國王理藩院遣官分路徃諭
  外藩䝉古均如頒
  遺詔儀
  誥下之日順天府府尹率屬制服跪迎奉安于公署直省文武官率屬素服郊迎入公廨奉安畢易制服均朝夕哭臨三日二十七日釋服百日内不薙髮不作樂不嫁娶
  京師暨直省軍民男摘冠纓女去首飾素服七日二十七日不作樂不嫁娶朝鮮國王遣陪臣上表進香其使臣在京者給白布制服外藩䝉古王台吉公主福晉等至京行叩謁禮在二十七日以内皆制服後二十七日至者男去冠纓女去首飾各三日
  右頒遺誥
  諏日殷奠工部設祭文案于殿檐下之東内鑾儀校陳
  儀駕宫殿監侍導恭理喪儀王大臣内務府總管率執事官入陳饌筵羊酒畢仍導以出内務府總管命婦率内管領妻奉
  冠服篚後奉篚均仿此豫設于供牀
  皇帝詣
  几筵前哭内外齊集者傳哭奠茶上食讀文三祭酒衆隨
  行禮徹奠
  皇帝避立于左祭文送至燎所首領内監接奉内務府
  命婦内管領妻奉
  冠服篚出
  皇帝跪候過興從行公主及在内福晉咸出隨行王公百官皆退避齊集之福晉命婦各于其位跪𠉀過興隨行
  皇帝至燎所跪衆咸跪
  皇帝祭酒三爵每祭行一拜禮衆隨拜興畢哭止餘儀
  
  列聖殷奠同
  右殷奠
  啟殿如殷奠儀
  奉移殯宫
  初祭
  大祭
  月祭以上禮儀均如列聖喪儀
  諏日恭上
  尊諡
  廟號先期内閣進擬
  尊諡進呈
  欽定恭上
  尊諡禮成翼日
  頒詔布告天下儀與恭上
  列聖尊諡同
  右上尊諡
  百日祭
  時薦
  朞年小祥
  再朞大祥
  終喪除服以上禮儀均如列聖喪儀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四十八
<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皇朝文獻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