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皇朝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284

卷二百八十三 皇朝文獻通考 卷二百八十四 卷二百八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二百八十四
  輿地考十六
  西域
  等謹按西域之名始見於漢史自玉門陽闗而外直抵葱嶺其在天山以北為烏孫諸國地天山以南為城郭三十六國地班范二書西域傳所載道里逺近形勢宛然大約各君其國自相雄長終漢之世時通時絶雖有都䕶校尉之設聊示羈縻而已唐代西突厥居天山之北龜兹焉耆諸國居天山之南當貞觀永徽盛時分設北庭安西都䕶開置四鎮其地之列為州府者往往各就其部落稱之而版籍不登於司徒貢賦不入於天府有駕馭之名而實鮮開闢之實此無他地既荒逺人復鷙悍中外逈絶控制為難厯代以來凡其名稱之沿革疆域之分併且有未能深悉者矣我
  國家統一函夏式廓丕基薄海内外罔不欵服維凖噶爾以元代强臣遺孽竄處西陲據有伊犁役屬回部竟敢恃其險逺自外生成我
  聖祖仁皇帝三征朔漠克奏膚功其餘衆退保故巢復成
  部落
  世宗憲皇帝嗣位以後遣師致討未及掃穴犁庭逮我皇上御極二十年中亦未嘗一加撻伐聴其自生自息於天地之間豈復有㡬㣲利其土地人民而為佳兵黷武之事無何蠢爾凖夷自尋禍亂其部衆欵闗内附相望於途
  天子命將出師用聲厥罪長驅而入徑繫其酋乃甫與輯安旋生逃叛斯地斯民水深火熱洎乎
  王師繼進重定伊犁回部二酋復敢負
  恩助逆抗我師顔用是上厪
  睿謨再申
  天討我
  皇上指授方畧無不曲中情形於萬里之外是以五年之内兩集大勲天山南北悉歸綏定此以見
  天之仁愛斯民必欲使之入我版圖共霑聲教惟聖主奉
  天時若運籌决䇿洞悉機宜用以丕拓逺圖迪光先烈由此休養生息保艾奠安億萬斯年垂之無極矣
  天山北路
  等謹按天山為葱嶺分支即漢書西域傳所謂北山也漢之烏孫匈奴唐之突厥皆随畜牧逐水
  草與龜兹於闐諸國之土著者不同並以天山為之限今之西域新疆北為凖部故地南為回部故地風氣之分其來久矣夫自古行國居國種類各殊而其習俗之獷悍兵力之驍雄則山北尤為强國凡山南之城郭君長率多服屬之漢唐之世逼近塞垣乗勝角逐雖結之以繒幣重之以和親猶難保其終不内犯也明初自衛拉特建國雄長諸
  酋宣徳以後脫歡額森稱號太師往往誘脅諸部窺伺塞下葢邉徼之患無代無之威之以力則客主既殊制之以謀則要領未悉即有一二英武之主奮發有為亦不過攘之境外而止從未有收其全部入我版圖者我
  皇上智勇天錫超越百王先機制勝獨操
  神斷故師行衽席罙入其庭拓地之遥罕有倫比自登天朝輿籍以來以伊犁為總統之區以烏嚕木齊為孔道之要以雅爾為封守之固而又南有回部諸城為之襟帶西北有哈薩克布嚕特諸部為之屏翰於是計里興屯因方築堡開荒裔之土田皆成沃壤起大䝉之亭障不限提封舉從古狉獉睢盱之地一變而為廬井桑麻共歸耕鑿從兹山河表裏樂業安生永享太平之福豈非斯土斯人之厚幸歟
  天山北路漢時為烏孫國其東境兼為蒲類諸國北境兼為匈奴右部地北魏時為悅般國其東北境兼為髙車及蠕蠕國地後周時盡入於突厥唐初西突厥强盛部落皆散處天山以北其東境又兼為東突厥地太宗既擒突厥頡利諸部相繼降附遥置各州設北庭大都䕶府以統之後賀魯來降置瑶池都督府永徽初以賀魯叛廢都督府顯慶以後擒滅賀魯復以諸部遥置各都督府有金滿沙陀二州都督府隂山大漠元池三都督府鹽泊雙河匐延嗢鹿絜山鷹娑六都督府並𨽻于北庭都䕶天寶初又置北庭節度使治北庭都䕶府後逢安史之亂其地漸與中土濶絶各府州亦相繼淪廢唐末突厥為諸夷所侵至五季時漸以式微宋代聲教不及史無可紀元太祖肇迹北方蕩平西域多以皇子諸王統軍鎮之此為勒穆爾部其東境兼為回鶻三城地元亡而其强臣𫎇克特穆爾據之其部落曰衛拉特在韃靼之西吐魯畨之北後其衆分而為三其渠有馬哈木者尤雄於部内數與韃靼酋長阿魯台相讐明永樂時阿魯台既受封為和寧王馬哈木亦内附封為順寧王其後擁兵將入犯明帝親征破其衆於呼蘭和實衮追至圖拉河而還馬哈木復修貢職其子脫歡嗣封順寧王於宣徳年間襲殺阿嚕台欲自稱汗而衆不附乃求元後托克托布哈立之自為丞相居漠北凡䝉古諸部俱屬焉脫歡死子額森嗣稱太師衆益强托克托布哈不能制正統時額森脅諸畨大舉入冦明師覆於土木既而額森弑其主自立以其次子為太師東自烏梁海野人西至䝉古赤金哈宻皆受約束額森入貢於明自稱大元田盛大汗明帝詔稱為衛拉特汗額森恃强盛益驕景泰中阿拉知院攻額森殺之額森諸子始不復居漠北而衛拉特之衆亦以分散其承襲代次無可考嘉靖以後又數為土魯畨哈宻所侵掠勢益寖衰至
  國初時復自成部落曰凖噶爾傳至巴圖魯台吉於順治七年曾遣使入貢其子僧格繼之僧格被弑其弟噶爾丹繼益强盛自稱博碩克圖汗因與喀爾喀相争䦨入我邉塞
  聖祖仁皇帝親整六師自康熙二十八年至三十五年三征朔漠噶爾丹戰敗走死其姪策妄阿拉布坦收其父僧格舊屬及噶爾丹遺衆復自據汗位子噶爾丹策凌繼之至策妄多爾濟那木扎爾嗣立其庶兄喇嘛達爾扎簒而奪之尋又為達瓦齊所簒於是部衆内潰欵塞來歸者接踵於道
  皇上乃出師兩路討之於乾隆二十年春抵其境其所屬之台吉宰桑等相率迎降凡三月直抵伊犁擒其酋達瓦齊伊犁平越月阿睦爾撒納叛大兵追討之阿睦爾撒納奔哈薩克二十二年大兵分道並進阿睦爾撒納自哈薩克來還博囉塔拉等處
  與大兵遇復奔追及哈薩克哈薩克降阿睦爾撒納遂奔俄羅斯而死其餘黨以次擒滅凖噶爾全境悉定其部舊稱四衛拉特曰綽羅斯部曰都爾伯特部曰和碩特部曰土爾扈特部後土爾扈特部西遷復以輝特部為四衛拉特之一而綽羅斯世為之長其餘各部皆為衆台吉其地有二十四鄂拓克九集賽二十一昻吉鄂拓克為其汗之屬户每一鄂拓克或千戸至數千戸不等各有宰桑司之其供賦皆上之於汗集賽所出賦則以供應喇嘛事務其昻吉為各台吉之屬戸而仍統屬於其汗自平定以後其地皆内屬
  恭載
  御製平定凖噶爾告成太學碑文
  遼矣山戎薫粥旃裘毳幕之人界以龍沙畜其驒奚雖無恒業厥有分部葢自元黄剖判萬物芸生東夷西夷各依其地謬舉淳維未為理據皇古莫紀其見之書史者自周宣太原之伐秦政亘海之築莫不畏其侵軼猾夏是虞自時厥後一二奮發之君慨然思挫其鋒而納之宥然事不中機材不副用加以地逺無定處故嘗勞衆費財十損一得搢紳之儒守和親介胄之士言征伐征伐則民力竭和親則國威䘮於是有守在四夷羈縻不絶地不可耕民不可臣之言興矣然此以論漢唐宋明之中夏而非謂我
  皇清之中夏也
  皇清荷
  天之龍興東海撫華區有元之裔久屬版章嵗朝貢從征狩執役惟謹凖噶爾厄魯特者本有元之臣僕叛出據西海終明世為邉患至噶爾丹而稍强吞噬鄰蕃䦨入北塞我
  皇祖三臨朔漠用大破其師元惡伏冥誅脅從逺遯跡毋俾遺種於我喀爾喀厥姪策妄阿拉布坦收其遺孽僅保伊犁故嘗索俘取地無敢不共逮夫部落兹聚乃以計襲哈宻入西藏凖夷之勢於是而復張
  兩朝命将問罪雖屢獲捷而庚戍之役逆子噶爾丹策凌能用其父舊人乘我師怠掠畜於巴里坤擣營於和卜多於是而凖夷之勢大張然地既險逺主客異焉此勞往而無利彼亦如之故額爾徳尼招之敗彼亦以彼貪利而深入也
  皇考謂我武既揚不可以既允其請和以息我衆予小子
  敬奉
  先志無越思焉既而噶爾丹策凌死于策妄多爾濟那木扎爾暴殘喇嘛逹爾扎簒奪之逹瓦齊又簒奪喇嘛達爾扎而酗酒虐下尤甚焉癸酉冬都爾伯特台吉策凌等率數萬人來歸越明年秋輝特台吉阿睦爾撒納和碩特台吉班珠爾又率數萬人來歸朕謂來者不可以不撫而撫之莫若因其地其俗而善循之且毋令滋方來之患於我喀爾喀也於是議進兩路之師問彼罪魁安我新附凡運餉籌䭾長行利戰之
  事悉備議之始熟經於庚戌之艱者咸懼蹈轍惟大學士忠勇公傅恒見與朕同而新附諸台吉則求之甚力朕謂犁庭掃穴即不敢必然喀爾喀之地必不可以久居若而人毋寧用其鋒而觀厥成即不如志亦非所悔也故凡禡旗命將之典概未舉行亦云偏師嘗試為之耳塞上用兵必以秋而阿睦爾撒納禡木特請以春月欲乘彼馬未肥則不能遯朕謂其言良當遂從之北路以二月丙辰西路以二月己巳各起行哈宻瀚海向無雨今春乃大雨咸以為時雨之師入賊境凡所過之鄂拓克擕羊酒糗糒迎恐後五月乙亥至伊犁亦如之達瓦齊於格登山麓結營以待兵近萬我兩將軍議以兵取則傷彼必衆彼衆皆我衆多傷非所以體上慈也丁亥遣阿玉錫等二十五人夜斫營覘賊向賊兵大潰相蹂躙死者不可勝數來降者七千餘我二十五人無一人受傷者達瓦齊以百餘騎竄六月庚戌回人阿竒木霍集斯伯克執達瓦齊來獻軍門凖噶爾平是役也定議不過二人籌事不過一年兵行不過五月無亡矢遺鏃之費大勲以集遐壤以定豈人力哉
  天也然
  天垂佑而授之事機設不奉行之以致坐失者多矣可與樂成不可與謀始亦謂蚩蚩之衆云爾豈其卿大夫之謂既克集事則又曰茍知其易將勸為之夫明於事後者必將昧於幾先朕用是寒心且凖噶爾一小部落耳一二有能為之長而其樹也固焉一二暴失徳之長而其亡也忽焉朕用是知懼武成而勒碑文廟例也禮臣以為請故據實事書之其辭曰茫茫伊犁大幹之西匪今伊昔化外羈縻條支之東大宛以南随畜獵獸蟻聚狼貪乃世其惡乃恃其逺或激我攻而乘我緩其計在斯其長可窮止戈靖邉化日薫風不侵不距不來其那欵闗求市亦不禁訶始幕希珎終居竒貨吏喜無事遷就斯愞漸不可長
  我豈懼其豈如宋明和市之為既知其然飭我邉吏弗縱弗嚴示之節制不仁之守再世斯斬篡奪相仍飄忽荏苒夙沙革面煎鞏披惋集泮飛鴞食黮懐音錫之爵位榮以華裾膝前面請願効前驅兵分兩路雪甲霜鋒先導中堅如鼂錯攻益以後勁𫎇古舊屬八旗子弟其心允篤二月卜吉牙旗飄颻我騎斯騰無待折膠泉涌於磧蕪茁於路我衆歡躍謂有天助非啻我衆新附亦云黄髮未覩水草富春烏嚕木齊波羅塔拉台吉宰桑紛紛欵納牽其肥羊及馬潼酒獻其屠耆合掌雙手予有前諭所禁侵陵以茶交易大愉衆情衆情既愉來者日繼蠢達瓦齊擁兵自衛依山據淖惟旦夕延有近萬人其心十千勇不目逃掄二十五日阿玉錫率往賊所銜枚夜襲直入其郛揮矛拍馬大聲疾呼彼人既離我志斯合突將無前縱横鞺鞳案角鹿埵隴種東籠自相狼藉孰敢攖鋒SKchar竄䑕逃將往異域回部遮之兇渠斯得露布既至告
  廟受俘凡此蕆功荷
  天之衢在古周宣二年乙亥淮夷是平常武詩載越我皇祖征噶爾丹命將禡旗亦乙亥年既符嵗徳允協師貞兵不血刃漠無王庭昔時準夷弗恭弗穗今随師行為師𠉀尉昔時凖夷日戰夜征今也偃卧知樂人生曰匪凖夷曰我臣僕自今伊始安爾遊牧爾牧爾耕爾長孫子曰無向非豈有今是
  兩朝志竟億載基成側席不遑保泰持盈
  御製凖噶爾全部紀畧
  自古無不誌外夷而實者少舛者多非以其方域所限言語不通耶得什一於千百加以魚魯亥豕其堪信者鮮矣兹者平定凖部止封達瓦齊子一人居之京都且城伊犁駐將軍鎮守事耕牧焉念彼原一大部落不可無紀故就親詢實事書之亦以便方畧纂敘也凖噶爾四衛拉特者綽羅斯部都爾伯特部和
  碩特部土爾扈特部是其輝特一部本附庸於都爾伯特後土爾扈特竄歸俄羅斯故别輝特為一部仍稱四衛拉特云衛拉特明史稱為瓦剌其音頗近史所載脫歡太師葢其始祖元亡而其疆臣分為三其渠曰馬哈木者即脫歡之父也脫歡者䝉古凖語同為釡今凖人語釡為海蘇而䝉古語則仍舊葢凖人自避其祖諱此亦一證也自脫歡逮孛汗其世次不可考孛汗背正妻與他婦野合而生子曰烏林台巴靼太師其母棄之澤中孛汗收養之遂統部落又十一世而傳至賽音諾顔哈喇忽喇是為策妄阿拉布坦之曾祖子曰巴圖魯渾台吉有子十一人五曰僧格策妄之父六曰噶爾丹博碩克圖其餘無事無足稱長曰策臣次曰巴圖魯策臣與巴圖魯殺其弟僧格噶爾丹博碩克圖始自藏中回舊部反俗為汗於康熙年間犯塞戰敗走死先是噶爾丹博碩克圖既殺兄僧格之次子索諾木阿拉布坦僧格臣七人與策妄阿拉布坦同逺逃凖語所謂多倫努庫爾者是多倫者漢語為七努庫爾者漢語為友葢其患難相共所謂世臣並赦其子孫七死云及噶爾丹為我兵敗策妄始還和博克薩里收其父舊屬及噶爾丹餘衆復成部落并縛噶爾丹子獻闕下遂自據汗位子噶爾丹策凌噶爾丹策凌子策妄多爾濟及那木扎爾其庶兄喇嘛達爾扎執而篡之達瓦齊復因阿睦爾撒納之計簒奪其位達瓦齊者巴圖魯渾台吉之第七子布木之子大策零敦多卜之孫於策妄為再從姪孫其小䇿零敦多卜則䇿妄之祖巴圖魯渾台吉之弟黙爾根代青之曾孫其去策妄世派葢已逺矣先是康熙年間噶爾丹博碩克圖拘繫和碩特車臣汗收所屬人衆併入凖噶爾鄂托克其時有和碩特之拉藏汗者居唐古特忒地即顧實汗之裔也子二人一名丹衷一名索爾扎丹衷由唐古忒仍回至厄魯特娶䇿妄阿拉布坦之女博托洛克為妻後䇿妄阿拉布坦知其學習哈拉爾查達術即巫蠱事也以兩釡夾丹衷身烙死遂令大策零敦多卜領兵六千襲西藏擒殺拉藏并擄伊子索爾我
  聖祖仁皇帝勅諭䇿妄阿拉布坦不得繹騷唐古忒地並發大兵進剿於是大策零敦多卜携索爾扎逃回厄魯特藏地復平迨雍正年間策妄阿拉布坦死子噶爾丹䇿凌欲與唐古忒和好給索爾扎戸十資養並以博托洛克與韋徴和碩齊為妻其在丹衷處所生子班珠爾給戸五資養彼時博托洛克復有孕未産適韋徴和碩齊後乃生一子是曰阿睦爾撒納故阿睦爾撒納雖為輝特台吉實與班珠爾皆丹衷之子噶爾丹策凌死策妄多爾濟那木扎爾恐索爾扎之子納哈查逃往唐古忒將伊禁錮至達瓦齊簒立始將納哈查釋放又和碩特羅卜藏車凌者娶䇿妄阿拉布坦之女達什色布騰為妻噶爾丹策凌時因羅卜藏車凌率領伊屬萬戸欲往土爾扈特遂遣兵擒藏羅卜藏車凌囚之以其妻給韋徴和碩齊二子交烏魯特鄂拓克宰桑伍巴什安置至青海居住之羅卜藏丹津於策妄阿拉布坦時逃至凖噶爾策妄阿拉布坦死後羅卜藏車凌羅卜藏丹津二人謀殺噶爾丹策凌嗣因羅卜藏丹津被拘羅卜藏車凌恐亦被囚遂逃往土爾扈特故雍正年間我
  世宗憲皇帝索羅卜藏丹津噶爾丹策凌稱已縛送至中途聞進兵而止者非詐也葢彼業經拘繫之囚故不靳固而且欲以為竒貨也噶爾丹策凌於丑年死策妄多爾濟那木扎爾年㓜其姊鄂蘭巴雅爾同母出也每以善言相勸禁其淫亂策妄多爾濟那木扎爾年既長遂不受其禁制並聴讒言謂其姊欲效我羅斯其立為扣肯汗扣肯汗者女人掌國事也遂將鄂蘭巴雅爾拘繫並殺戮多宰桑其後屠狗盜妻之事無所不為益無忌憚鄂蘭巴雅爾之夫薩因伯勒克遂同噶爾丹策凌庶子喇嘛達爾扎攻執策妄多爾濟那木扎爾
  喇嘛達爾扎遂簒汗位有噶爾丹策凌㓜子策旺達什者阿睦爾撒納班珠爾欲誘出策旺達什立為汗後被喇嘛達爾扎知覺遂殺策旺達什阿睦爾撒納班珠爾二人慫慂達瓦齊云喇嘛達爾扎既將與爾同仇之達什達瓦小策凌敦多卜之子殺戮恐禍將及爾於是達瓦齊阿睦爾撒納班珠爾三人同逃哈薩克至申年達瓦齊阿睦爾撒納班珠爾復回舊遊牧處阿睦爾撒納遂殺其兄沙克都爾據其衆復與伊犁喇嘛等合謀殺害喇嘛達爾扎立達瓦齊為汗其次即阿睦爾撒納用事二人仍屬親厚有達什達瓦姪訥黙庫濟爾噶爾者欲與達瓦齊分領凖噶爾猝領兵一萬至伊犁與達瓦齊戰達瓦齊敗至舊逰牧額米爾處與阿睦爾撒納會因阿睦爾撒納計誘執納黙庫濟爾噶爾誅之凖噶爾衆仍立達瓦齊為汗達瓦齊聴伊犁衆宰桑言與阿睦爾撒納生隙阿睦爾撒納本垂涎汗位既失望遂與班珠爾納哈查及都爾伯特納黙庫等㑹同哈薩克將額米爾一帯住牧者肆行擄掠且耕種額爾齊斯為自固計達瓦齊凡三遣兵剿阿睦爾撒納皆不克其後自領兵三萬至阿睦爾撒納遊牧之額爾齊斯蹙之阿睦爾撒納勢不敵始投誠來歸此凖噶爾始終搆亂所由也至凖噶爾鄂拓克昻吉之名各異者鄂拓克為其汗之部屬昻吉為各台吉之户下舊鄂拓克凡十有二烏魯特有四宰桑人五千户為一鄂拓克喀拉沁有一宰桑人五千户為一鄂拓克額爾克騰有一宰桑人五千户為一鄂拓克克里野特有二宰桑人六千户為一鄂拓克卓托魯克有一宰桑人三千户為一鄂拓克布庫斯有一宰桑人三千户為一鄂拓克阿巴噶斯哈丹各有一宰桑共人四千户為一鄂拓克鄂畢特有一宰桑人三千户為一鄂拓克羅岱有二宰桑人三千户為一鄂拓克多果魯特有一宰桑人四千户為一鄂拓克霍爾博斯有一宰桑人三千户為一鄂拓克綽和爾有一宰桑人三千戸為一鄂拓克其後復立鄂拓克十有二巴爾達木特有三宰桑人四千户為一鄂拓克庫圖齊納爾有五宰桑人四千户為一鄂拓克噶爾雜特有三宰桑人四千户為一鄂拓克沙拉斯有二宰桑人三千户為一鄂拓克嗎唬斯有一宰桑人五千户為一鄂拓克布庫努特有一宰桑人二千户圖古特有一宰桑人五百户為一鄂拓克烏拉特有一宰桑人三千户為一鄂拓克阿爾達沁有一宰桑人五百户為一鄂拓克扎哈沁有三宰桑人二千户包沁有三宰桑人一千戸為一鄂拓克竒爾吉斯有四宰桑人四千户為一鄂拓克特楞古特有四宰桑人四千户鄂爾楚克有一宰桑人五百戸烏爾罕濟蘭有一宰桑人八百户為一鄂拓克明阿特有二宰桑人三千户為一鄂拓克鄂拓克之外復有五集賽阿克把集賽有二宰桑人四千户賚嗎里木集賽杜爾把集賽推素隆集賽伊克胡拉爾集賽各有一宰桑人各一千户其後復立集賽四温都遜集賽善披領集賽各有一宰桑人各一千户桑堆集賽品陳集賽各有一宰桑人各三百戸此九集賽辦理喇嘛一切事務喇嘛有六千餘凖噶爾共六十二宰桑二十四鄂拓克一切供賦俱其汗公物其外復取烏梁海及葉爾羌喀什噶爾阿克蘇和闐四城回人租入其二十一昻吉為各台吉所有而統屬於凖噶爾之汗昻吉者凖語分支之謂也綽羅斯部之達瓦齊一昻吉達什達瓦一昻吉多爾濟丹巴一昻吉噶爾藏多爾齊一昻吉訥黙庫濟爾噶爾一昻吉鄂齊爾伍巴什一昻吉都爾伯特之策凌一昻吉達什一昻吉伯什阿哈什一昻吉和碩特之沙克多爾曼濟一昻吉輝特之塔爾巴哈沁薩音伯勒克一昻吉和通額黙根一昻吉多羅特舍楞一昻吉敦多克一昻吉葉克明安巴雅爾一昻吉車凌班珠爾一昻吉巴圖爾額黙根一昻吉察汗圖克阿睦爾撒納一昻吉傳洛果特台吉諾海竒齊克一昻吉土爾扈特台吉巴圖爾伍巴什一昻吉吞都布一昻吉共二十一向於西師詩稱二十一昻吉為其汗公屬者葢考之而未詳兹始詳詢縷細如右然各台吉雖分領其昻吉凡出師執役無不聴其汗之令則初所譯者亦未為大差也統既其汗之二十四鄂拓克九集賽及各台吉之二十一昻吉得二十餘萬户六千餘萬口成一部落者百十餘年語云十人成之而不足一人敗之而有餘吾於紀凖噶爾之事益見其不爽賈生所謂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雖夷狄之有君豈能外是道哉
  烏嚕木齊各路全境東至烏蘭烏蘇接巴爾庫勒其東南踰山接闢展界西至博囉塔拉其西南接伊犁界南至天山踰山接哈喇沙爾界北至雅爾界自烏嚕木齊城至
  京師九千八百九十里漢時為蒲類後國其東北境兼為烏貪訾離國少東為單桓國又東為車師後王國地西境兼為烏孫國地北魏時為高車蠕蠕二國所據後周時入於突厥唐時為西突厥地與東突厥相接貞觀時既破髙昌西突厥泥伏沙鉢羅諸部内附以其地為庭州領金滿蒲類輪臺三縣後置北庭大都䕶府於此又以沙陀突厥處月部地遥置為金滿州都督府以胡禄屋闕部與處宻部地遥置為鹽泊都督府以攝舎提暾部地遥置為雙河都督府並隸於北庭大都䕶府今烏嚕木齊本城及迤西之昌吉羅克倫地方為蒲類縣後改為後庭縣地自烏嚕木齊城東境為金滿縣兼為金滿州都督府地其南則為輪臺縣接天山南路界自烏嚕木齊城西境瑪納斯左右地方為鹽泊都督府地又西至博囉塔拉左右地方為雙河都督府地至貞元時俱廢宋時為髙昌國北庭元時稱回鶻五城明時為衛拉特地舊為凖噶爾各鄂拓克集賽及各台吉游牧處乾隆二十年大兵平凖噶爾地皆内屬其烏嚕木齊城本境山環水繞土脉膏腴為西域要地駐辦事大臣恊辦大臣及提督等官管轄無定員並設同知通判等員分理屯田各事務乾隆二十八年
  賜城名曰迪化城
  烏嚕木齊東路地
  古木地在烏嚕木齊城東北乾隆二十七年建城一  賜名輯懐城又附近烏嚕木齊城外阿爾塔齊河之東西有新舊二屯共建堡六賜名曰惠徠堡曰屢豐堡曰宣仁堡曰懐義堡曰樂全堡曰寳昌堡
  特訥格爾在烏嚕木齊城東北二百里漢時為車師後王所分烏貪訾離國地唐時為沙陀突厥處月部遥置為金滿州都督府並為金滿縣故地有城一乾隆二十八年  賜名阜康城其附近建堡三  賜名曰遂成堡曰豐潤堡曰綏來堡
  賽音塔拉在特訥格爾東六十里漢時為單桓國地唐時亦為金滿縣故地庫哩頁圖在賽音塔拉東六十里自此而東皆漢時車師後王國地唐時亦為金滿縣故地
  納里特在庫哩頁國東二十里
  博什特勒克在納里特東一百二十里
  得勒呼蘇台在博什特勒克南五十里
  都爾伯勒津在博什特勒克東六十里
  鄂布當托來在都爾伯勒津南四十里
  托博綽克在鄂布當托來東一百里
  穆壘在托博綽克東一百八十里
  伊勒巴爾和碩在穆壘北五十里
  阿克塔斯在伊勒巴爾和碩東五十里
  烏里雅蘇台在阿克塔斯西南四十里
  烏蘭烏蘇在烏哩雅蘇台東二十里舊為凖噶爾東境接巴爾庫勒西界
  烏嚕木齊西路界
  昌吉在烏嚕木齊城西八十里乾隆二十七年建城一  賜名寧邉城
  羅克倫在昌吉西二十里自烏嚕木齊城西至此其附近地方皆漢時蒲類後國地唐時為蒲類縣故地
  呼圖必在羅克倫西一百里乾隆二十九年建城一  賜名諴和城
  揚巴勒噶遜在呼圖必西五十里
  瑪納斯在揚巴勒噶遜西一百九十里自揚巴勒噶遜至此其附近地方皆漢時烏孫國東境唐時為西突厥胡禄屋闕部與處宻部雜居遥置為鹽泊都督府地乾隆二十八年建堡一賜名綏來堡
  巴克呼蘇在瑪納斯西四十里
  和爾郭斯在巴克呼蘇西七十里
  博羅特克圖魯庫在和爾郭斯西二十里
  安濟海在博羅特克圖魯庫西南一百七十里
  奎屯在安濟海西四十里
  庫爾喀喇烏蘇在奎屯西四十里乾隆二十八年建堡一  賜名遂成堡布拉噶齊在庫爾喀喇烏蘇西八十里
  郭爾圖在布拉噶齊西五十里
  托多克在郭爾圖西六十里
  噶順在托多克西七十里
  烏里雅蘇台在噶順西七十里
  鄂壘扎拉圖在烏里雅蘇台之西
  在烏里雅蘇台西三十里乾隆二十八年建堡一  賜名豐潤堡
  托里在晶西五十里
  察罕拜甡在托里西五十里
  博囉塔拉在托里西北一百八十里其地東西三百餘里南北百餘里水甘土肥形勢尤勝為烏魯木齊西北要地自布拉噶齊至此皆漢時烏孫國地唐時為西突厥攝舎提暾部遥置為雙河都督府地自此而西南接伊犁界
  以上為烏嚕木齊屬地
  雅爾各路全境東至額爾齊斯其東北踰阿勒坦山接喀爾喀界西至齋爾其西北通哈薩克界南至哲克得里克踰沙磧接烏嚕木齊北境界北至塔爾巴哈台其境外通俄羅斯界自雅爾城至
  京師一萬四百里漢時為匈奴右地三國時為鮮卑右部北魏時為高車國後為蠕蠕所併後周時入於突厥唐時為突厥三葛邏禄部地一曰謀落部二曰熾俟部三曰踏實力部當東西突厥之間唐以謀落部遥置為隂山都督府以熾俟部遥置為大漠都督府以踏實力部遥置為元池都督府後又析熾俟部增置金附州都督府其三葛邏禄又與處木昆部雜居别置匐延都督府其東境兼為突厥阿史那氏地後賀魯居之唐遥置為瑶池都督府尋以賀魯叛亡廢瑶池都督府復以沙陀突厥處月部地遥置沙陀金滿二州都督府以賀魯故地屬之尋復置崑陵都督府以統沙陀金滿二州而於賀魯故地别置濛池都䕶府與崑陵南北分領諸部仍並隸於北庭大都䕶府今雅爾本城及左右地方為葛邏禄三都督府全境自雅爾城北境愛呼斯左右地方為匐延都督府地自雅爾城東南境哲克得里克左右地方為沙陀州都督府地其南則為金滿州接烏嚕木齊界其東境額爾齊斯左右地方初為瑶池都督府後為濛池都䕶府地貞元時俱廢宋以後無可考見明時為衛拉特地舊為凖噶爾各鄂拓克集賽及各台吉游牧處乾隆二十年大兵平凖噶爾地皆内屬其雅爾城本境控制外藩環衛山北為西域要地駐辦事大臣及領隊大臣等官管轄無定員乾隆三十年建城一
  賜名肇豐城
  雅爾自南路至東路地
  納林和博克在雅爾城東西
  哲克得里克在納林和博克東南八十里又東南臨近沙磧漢時為匈奴右地南境唐時為沙陀突厥處月部遥置為沙陀州都督府地是為雅爾之南境踰山接烏嚕木齊界格爾額爾格在納林和博克東十五里
  克特和博克在納林和博克東南二十里
  烘郭爾鄂隴在克特和博克東十五里
  什巴爾圖在克特和博克東北一百二十里
  烏爾圖在什巴爾圖東北二十里
  薩里在烏爾圖東北六十里自此而東南入沙磧自格爾額爾格至此皆漢時匈奴右地唐時為葛邏禄三都督府地
  青吉勒自薩里東南踰沙磧至此接烏嚕木齊之東北界
  拜達克在青吉勒南六十里
  和通鄂博在青吉勒東一百里
  烏頁齊在和通鄂博東六十里
  布敦齊在烏頁齊東一百二十里
  額爾齊斯在青吉勒東北踰山一百里其地東西七百里南北三百里形勢寛廣宜於畜牧為雅爾東境要地其東接阿勒坦山界自青吉勒至此皆漢時匈奴右地唐時為突厥之多邏斯川地阿史那氏歩真居之後賀魯代居其地賀魯内屬遥置為瑶池都督府尋廢又置為濠池都䕶府地其後回鶻薛延陀諸部皆迭居於此舊為凖噶爾都爾伯特部游收處乾隆十九年都爾伯特台吉策凌及䇿凌烏巴什策凌孟克等率所屬來降於喀爾喀境内之烏蘭固木地方雅爾自北路至東路地
  額黙爾在雅爾城東北
  愛呼斯在額黙爾西北五十里自額黙爾至此皆漢時匈奴右地唐時為西突厥處木昆部遥置為匐延都督府地
  塔爾巴哈台在愛呼斯東北七十里地處邉裔形勢尤要漢時為匈奴右地唐時為葛邏禄三都督府後又分熾俟部遥置為金附州都督府地是為雅爾之北境
  裕勒雅爾在塔爾巴哈台西南境
  竒爾噶遜齊布哈達遜在塔爾巴哈台東南境
  察罕呼濟爾在竒爾噶遜齊布哈達遜東南境
  烏蘭呼濟爾在察罕呼濟爾東北境西距塔爾巴哈台一百里自此而南入沙磧雅爾西南路地
  納木在雅爾城南
  穆呼勒岱鄂多特在納木西四十里
  達爾達木圖在穆呼勒岱鄂多特西二十里
  蘇海圖在達爾達木圖西二十里
  摩多圖布古圖在蘇海圖西南二十里
  尼楚衮布古圖在摩多圖布古圖西五十里
  伊竒爾在尼楚衮布古圖西四十里
  布爾噶蘇台在伊竒爾西四十里
  察拉垓在布爾噶蘇台西三十里
  綽爾在察拉垓西四十里
  齊爾在綽爾東北五十里自納木至此為漢時匈奴右地西境亦唐時葛邏禄三都督府地自此而南接烏嚕木齊西路界
  以上為雅爾屬地
  伊犁各路全境東至登努勒台接烏嚕木齊南界西至塔拉斯通布嚕特界南至天山踰山接回部諸城界北踰巴爾噶什淖爾至沙磧其西北通右部哈薩克東北通左部哈薩克界自伊犁城至
  京師一萬有八百二十里漢時為烏孫國地北魏時為悦般國尋為蠕蠕所併後周時入於突厥唐為西突厥地其射匱可汗建庭處即今之伊犁城其後沙鉢羅咥利失可汗與乙毗咄陸可汗又兩分其地以河為界約諸部自河以東受令於咥利失自河以西受令於咄陸今自哈討至圖古哩克為唐時咥利失所轄西盡境自奎屯至古爾班薩里為唐時咄陸所轄東盡境自賀魯破滅地為别部突騎施烏質勒所有建大牙於碎葉川建小牙於伊犁其後唐以突騎施索葛莫賀部遥置為嗢鹿州都督府以突騎施阿利施部遥置為絜山都督府又以突厥䑕尼施處半部遥置為鷹娑都督府今伊犁本城及附近東境為嗢鹿州都督府地伊犁西北境沿阿下流自哈討至古爾班薩里為絜山都督府地伊犁東南境之裕勒都斯左右地方為鷹娑都督府地貞元時俱廢宋時無可考見元時為阿勒穆爾地明時為衛拉特地舊為凖噶爾各鄂拓克及各台吉游牧處其伊犁城本境山水形勝甲於諸部為西域一大都㑹舊為凖噶爾建庭之所乾隆二十年大兵進討凖噶爾其部衆皆迎降擒其酋達瓦齊伊犁平其後阿睦爾撒納煽亂於二十二年復討平之其地皆内屬設總統將軍總理天山南北全境並駐參贊大臣領隊大臣等官恊同管轄無定員兼設同知等員分理屯田各事務
  御定平定凖噶爾勒銘伊犁碑文
  
  天盡所覆俾我皇清罔不在宥惟清奉
  昊天撫薄海兆庶悉主悉臣
  太祖
  太宗
  世祖肇基宅中皇耆其武
  聖祖
  世宗覲光揚烈克臻郅隆逮予藐躬思日孜孜期四海同風咨汝準噶爾亦𫎇古同類何自外擕數世梗化簒奪相仍碩仇其下厥逹瓦齊甚毒於酲衆心疧疧如苗斯蟊如虺斯螫衆口嗷嗷視爾嗷止予焦勞止期救不崇朝止視爾疧止予噫嘻止亟出汝塗泥止迺命新附爾為先鋒熟悉其路迺命勁旅擕數月糧毋或掠擄師行時雨王旅嘽嘽亦無潦阻左旋右抽王旅渾渾既暇以休烏嚕木齊及五集賽度之折折台吉宰桑迎降恐後奚事斧吭波羅塔拉闥爾竒領險如闗闔倒戈反攻達瓦齊走早夕塗窮回部遮獲彼䑕斯喙地入無隙露布飛至受俘午門爰貸其罪自今以始四部我臣伊犁我宇曰綽羅斯及都爾伯特和碩特輝特封四可汗衆建王公游牧各安宰桑公臣屬我旗籍誰汝苦辛爾恭爾長爾孶爾㓜徐以教養爾駝爾牛爾羊爾馬畜牧優游分疆各守毋相侵凌以干大咎齊禦外域曰布魯特越哈薩克酔飲飽食敬興黄教福自天錫伊犁平矣勒貞珉矣於萬斯年矣
  御製平定凖噶爾後勒銘伊犁碑文
  天之所培者人雖傾之不可殛也
  天之所覆者人雖栽之不可殖也嗟汝凖噶爾何狙詐相延以世而為賊也强食弱衆凌寡血人於牙而蔑知悛易也云興黄教敬佛菩薩其心乃如夜叉羅刹之以人為食也故罪深惡極自作之孽難逭活也先是分封四部衆建宰桑四圖什墨廿一昻吉葢欲繼絶舉廢以休以息也而何煽亂不已焦爛為期終於淪亡胥盡伊犁袤延萬里寂如無人之域也是非我佳兵不戢以殺為徳也有弗得已耳西師之什實紀其詳悉也以其反覆無常遲益久而害益深則其叛亂之速未嘗非因禍而致福也是葢
  天佑我皇清究非人力也伊犁既歸版章久安善後之圖要焉已定者豈宜復失也然屯種萬里之外又未可謂計之得也其黙移潛運惟
  上蒼鑒之予惟奉時相機今日之下亦不敢料以逆也是平定凖噶爾後勒銘伊犁之碑所由作也
  伊犁東北路地
  海努克在伊犁城東乾隆二十七年建堡一
  固爾扎在伊犁河北岸乾隆二十七年建城一  賜名安逺城
  烏哈爾里克在伊犁河北岸乾隆二十七年建城一  賜名綏逺城塔哩竒在伊犁河北岸乾隆二十七年 建城一
  阿里瑪圖在伊犁東北五十里
  烏爾圖固爾畢在阿哩瑪圖東北九十里
  博囉布爾噶蘇在烏爾圖固爾畢東北六十里自海努克至此唐時皆為西突厥突騎施部遥置為嗢鹿州都督府地其東北接為烏嚕木齊西界
  伊犁東南路地
  都爾伯勒津在伊犁東一百二十里
  崆吉斯在都爾伯勒津東南三百二十里形勢寛廣宜於耕牧為伊犁東南最近要地自都爾伯勒津至此唐時亦為西突厥突騎施部束境遥置為嗢鹿州都督府地
  哈什在崆吉斯之北形勢與崆吉斯相連屬為伊犁東最近要地
  珠勒都斯在崆吉斯東南二百里其地東西六百里南北二百里山水圍抱形勢尤勝為伊犁東南要地自珠勒都斯左右地方唐時皆為突厥䑕尼施處半部遥置為鷹娑都督府地哈布齊垓在珠勒都斯東一百八十里
  登努勒台在哈布齊垓之東北近天山南麓自此而東接烏嚕木齊界其東南踰天山通闢展界
  伊犁西北路地
  哈討在伊犁河北岸
  摩垓圖在哈討北一百里
  哲克得在摩垓圖北八十里
  雅木里克在哲克得西北六十里
  徹臣哈喇在雅木里克西北五十里
  哈喇塔拉在徹臣哈喇之西
  達朗呼都克在哈喇塔拉之西
  托博隴在達朗呼都克之西
  庫克車勒在托博隴之西
  圖古哩克在庫克車勒之西自哈討至此皆在伊犂河下流之北巴爾噶什淖爾之南唐時為西突厥咄利失可汗分界處後為突騎施部所有唐遥置為絜山都督府地自此而北為巴爾噶什淖爾其西北通哈薩克界
  奎屯自圖古哩克折而南當伊犁河南界
  庫爾圖在奎屯東十里
  古爾班阿里瑪圖在庫爾圖東二十里
  塔拉噶爾在古爾班阿里瑪圖東四十里
  圖爾根在塔拉噶爾東二十里
  古爾班察畢達爾在圖爾根東三十里
  古爾班沙集垓在古爾班察畢達爾東三十里
  塔拉錫克在古爾班沙集垓南四十里
  沙塔圖在塔拉錫克南六十里
  庫爾木圖在沙塔圖西三十里
  古爾班呼蘇台在庫爾木圖西三十里
  古爾班薩里古古爾班呼蘇台西三十里自奎屯至此皆在伊犁河下流之南圖斯庫勒之北唐時為西突厥咄陸可汗分界處後為突騎施部所有唐遥置為絜山都督府地自此而北接圖斯庫勒界
  伊犁西路地
  庫納薩爾在伊犁西南一百六十里
  烏蘭哈勒噶在庫納薩爾西二百里
  濟爾噶朗在烏蘭哈勒噶南十里
  圖爾根察在濟爾噶朗之西南
  古爾班哲爾格斯在圖爾根察之西
  阿爾什圖在古爾班哲爾格斯之西
  特布克在阿爾什圖之西
  頁特庫斯在特布克之西自圖爾根察至此為圖斯庫勒東南岸
  招哈在頁特庫斯西四十里
  古爾班伊勒噶齊在招哈西三十里
  巴勒衮在古爾班伊勒噶齊西二十里
  塔瑪噶在巴勒衮西二十里
  托薩爾在塔瑪噶西十五里
  在托薩爾西十五里
  阿克賽在通西二十里
  烘郭爾鄂隴在阿克賽西二十里自招哈至此為圖斯庫勒南岸
  什巴爾圖和碩在濟爾噶朗之西北為圖斯庫勒東北岸
  哈喇諾海在什巴爾圖和碩西五十里
  推托墨克在哈喇諾海西一百里
  察巴噶圖在推托墨克西三十里
  和約爾察罕烏蘇在察巴噶圖西三十里
  古爾班克敏在和約爾察罕烏蘇西八十里自哈喇諾海至此為圖斯庫勒北岸和什噶爾在圖斯庫勒西岸
  裕勒阿里克在圖斯庫勒西岸自庫納薩爾至此皆環圖斯庫勒四境唐時為突厥之碎葉川地突騎施烏質勒移建大牙於此其後别部蘇禄復居其地
  在圖斯庫勒西北二百里自此沿吹河西北行五百餘里統名曰吹
  薩勒濟圖在吹河南岸
  沙穆什在薩勒濟圖西二十里
  格格圖布拉納在沙穆什西三十里
  阿什圖在格格圖布拉納西北二十里
  達布蘇圖在阿什圖西南三十里
  阿爾察圖在達布蘇圖西三十里
  伊蘭巴什在阿爾察圖西南五十里
  庫努克薩爾在伊蘭巴什西四十里
  索郭魯克在庫努克薩爾四十里
  哈喇巴爾圖在索郭魯克西三十里
  古爾班哈納圖在哈喇巴爾圖西三十里
  阿什布里在古爾班哈納圖西五十里
  和爾衮在吹河下流地方自薩勒濟圖至此皆在圖斯庫勒之西北境沿吹河南岸唐時為突厥之千里細葉川異姓突厥居之其西踰沙磧通哈薩克界
  英阿爾在圖斯庫勒南二百餘里
  博得里克在英阿爾西南一百里
  額得墨克在博得里克西一百里為塔拉斯河上流發源之處唐時為突厥弩矢畢部地塔拉斯在額得墨克之西為塔拉斯河下流左右之地唐時為突厥之干泉突厥統葉䕶可汗建庭於此
  烏嚕穆瑪拉爾在塔拉斯河上流西一百里
  特穆爾哈巴哈納在烏魯穆瑪拉爾西一百里
  薩爾巴哈什在特穆爾哈巴哈納西南二百里自英阿爾至此皆在圖斯庫勒之西南境其西北通哈薩克界南踰山通布嚕特界
  以上為伊犁屬地




  皇朝文獻通考卷二百八十四
<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皇朝文獻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