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一

卷第一百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一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二

皇朝文鑑巻第一百一

 論

   明皇論        崔  鶠

   楊嗣復論       崔  鶠

   察言論        唐  庚

   憫俗論        唐  庚

 義

   公食大夫義      劉  敞

   士相見義       劉  敞

   致仕義        劉  敞

    明皇論       崔  鶠

穆王戒太僕曰僕臣正厥后克正僕臣䛕厥后自

聖仲虺告成湯曰能自得師者王謂人莫己若者

亡夫實凡也而自以爲聖則偃然以天下爲莫

己若以天下爲莫己若則有罪不聞有過不攺

禍亂之形成而卒以不悟是亡之道也以唐考之

克有天下者十有八王而不以䛕臣之故别加稱

號者高祖太宗睿宗文宗四君而巳其餘皆立虚

名而開元天寶之間群臣至六上尊號嗟乎䛕亦

甚矣而明皇受而不辭蓋將自以爲聖者歟其播

越流離至於亡國非不幸也夫加以天地道徳聖

神文武之號兼覆載之大美極今古之徽稱彼其

臣遂以爲誠爾耶直以爲吾君好䛕喜佞故逢之

也以爲誠爾則天不以號然後推其高地不以名

然後推其厚三皇無有也五帝無有也自古賢君

懿主皆無有而吾祖宗亦無有也彼其後丗中君

幽主獨有之是直以好䛕喜佞待吾君而以䛕佞

逢之人君之賊也聖矣夫光武之爲君也詔天下

上書不得言聖明矣哉顯宗之爲君也曰先帝詔

書禁人言聖自今有過稱虚譽尚書宜抑而不省

示不爲謟子SKchar也嗚乎姦人之情得矣其成建武

永平之盛有以矣夫

    楊嗣復論      崔  鶠

氣類所合物莫能間君臣相與必有所謂合者君

子不之察欲彊以口舌折姦人之鋒勢必不振此

小人所以常勝君子所以常不勝一也人情逆之

則怒順之則喜毁之則怒譽之則喜小人性便䛕

佞志在詭隨而君子任道直前有犯無隱此小人

所以常勝君子所以常不勝二也君子正直是與

不妄説人而小人竊爵禄以植朋黨竭智力以市

内援此小人所以常勝君子所以常不勝三也君

子難進而易退小人易進而難退易進則常在上

以制人難進則常在下而爲人所制此小人所以

常勝君子所以常不勝四也君子柔亦不茹剛亦

不吐不虐㓜賤不畏高明而小人之於人失勢則

䑕伏以事之得勢則虎歩以凌之此小人所以常

勝君子所以常不勝五也君子窮則以命自安而

不尤人逹則以恕存心而不害物小人在下則不

安而懷毒以伺上居上則快意而肆虐以害人此

小人所以常勝而君子所以常不勝六也君子一

有不安於其心則畏君畏親畏天畏人而小人欲

濟其姦則欺君欺親欺天欺人無不可者此小人

所以常勝君子所以常不勝七也君子厲廉節崇

名譽小人苟𫉬其欲則天下賤之而不羞萬丗非

之而不辱此小人所以常勝君子所以常不勝八

也君子於言欲訥於行欲敏有過則攺見義則服

而小人矜利口以服人喜姦言而文過此小人所

以常勝君子所以常不勝九也天下善人少不善

人多故君子爲國求人難於選抜而凶邪一嘯則

千百爲群此小人所以常勝君子所以常不勝十

也君子不念舊惡以德報怨而小人忘恩背義至

以怨報德此小人所以常勝君子所以常不勝十

一也君子有若無實若虚有功不矜有善不伐而

小人無而爲有虚而爲盈露巧而揚能矜功而賣

善以惑時君以冀徼倖此小人所以常勝君子所

以常不勝十二也君子小人之不敵亦明矣此鄭

覃陳夷行所以罷黜李德𥙿所以謫死窮荒逢吉

宗閔揚嗣復輩所以卒乎翔佯而得計豈足怪哉

    察言論       唐  庚

古之人臣抵掌緩頰説人主以用兵者其言未嘗

不引義慷慨豪徤俊偉使聽者踊躍激發奮然而

從之至考論其心則有爲國計者有爲身謀者是

不可以不察也今夫戰則除害於時不戰則遺患

於後此有必勝之勢彼有必敗之道思慮深熟利

害之形了然於胷中知其決不誤國而後爲之若

此者爲國計非身謀也張華裴度是巳天下既平

謀臣宿將以侯就第杜門却掃無所用其竒則瞋

目扼腕爭爲用兵之説庶幾有以騁其智勇而舒

其意氣若此者爲身謀非國計也臧宫馬武是巳

國家無事貪財嗜利之臣無所僥倖則必鼔倡兵

端以求其所欲兵革一動則金錢貨幣玉帛子女

何求而不得若此者爲身謀非國計也陳湯甘延壽

是巳官崇禄厚無所羡慕惴惴然唯恐一日失勢

而不得保其所有則必建開邊之議以中人主之

欲以乆其權若此者爲身謀非國計也楊國忠是

巳前侯故將失職之臣負罪憂畏思有以撼動其

君則爭議邊功以希復進若此者爲身謀非國計

也竇憲是巳古之人臣逆節巳萌而功効未著人

心未服則未嘗不因戰伐之功以収天下之望若

此者爲身謀非國計也桓温劉𥙿是巳嗟乎秦漢

以來説人主以用兵者多矣或勝或不勝要之爲

國計者至少爲身謀者如此其多途也可不鑒哉

可不戒哉

    憫俗論       唐  庚

自古諸侯風俗小大曷嘗不與其國相稱齊地負

海膏壤二千里則其俗闊逹寛緩而多智全晉未

分時在春秋丗最爲彊國則其俗用意深逺有古

帝王之遺風鄒魯居洙泗之間迫於齊楚國小而

地狹則其俗亦復齷齪而謹畏今天下大矣堯舜

三代之地蓋不至於此民生其間耳之所聞目之

之所睹體之所安者壯矣而風俗之大不足以稱

之有是理否風俗非一事要以人材爲本今士大

夫逹時變識事情警敏有餘矣至於學治道通大

體氣力度量足以支乆而任重者未可多得是豈

無有也有則不容於時今之建言者類皆薄物細

故非天下所以治亂安危而士之所言亦不過𧼈

一切辨治而巳非能有益於宗廟社稷也學術小

故無大論議力量狹故無大功名以爲上丗悉然

則前此風俗嘗廣矣當是之時唯恐其䟽爾形勢

非有不同年表日暦非甚相逺而更病其隘是必

有説矣吾聞江海之水必有吞舟之魚通邑大都

必有千金之家以四方萬里之國而非得恢今上嫌名

宏逺之風以充之是猶衣九尺之衣束十圍之帶

高視闊歩而血氣不逾中人也可乎建武永平之

治未必優於西京而風俗不及者正其小也傳曰

不知其形視其影也今百工之所造商賈之所鬻

士女之所服者日益狹陋而一時人物大率悍而

短小此非其影耶古之化俗惡者可使爲善邪者

可使爲正今俗非有他也獨患小爾顧不可使知

大乎

 義

    公食大夫義     劉  敞

食禮公養賔國養賢一也親之故愛之愛之故養

之養之故食之食而弗愛猶豢之也愛而弗敬猶

蓄之也饗禮敬之至也食禮愛之至也饗爲愛弗

勝其敬食爲敬弗勝其愛文質之辨也公使大夫

戒必以其爵恭也已輕則卑之已重則是以其貴

臨之也賔三辭聽命言是禮之貴弗敢當也弗敢當

故難進也公迎賔于大門内非不能至于外也所

以待人君之禮也臣之意欲尊其君子之意欲尊

其父故迎賔于大門内所以順其爲尊君之意也

三揖至于階三讓而𦫵堂充其意諭其誠也於廟

用祭器誠之盡也君子於所尊敬不敢狎不敢狎

故神明之故忠臣嘉賔樂盡其心也大夫立于東

南西面北上士立于門東北面西上小臣東堂

南面西上宰東夾北西面北上内官之士在宰

東北面南上百官有司備以樂養賢也設筵加席

几致安厚之儀也公設醬然後宰夫薦豆菹醢士

設爼公設大羮然後宰夫設鉶啓簋言以身親之

也賔徧祭公設梁宰夫膳稻士膳庶羞爲殷勤也

賔三飯飯梁以湆醬比君之厚已也賔必親徹有

報之道也庭實乗皮侑以束帛雖備物猶欲其加

厚焉也公拜送終之以敬也有司巻三牲之俎歸

于賔舘不敢褻其餘也上大夫八豆八簋六鉶九

爼庶羞二十其餘衰是見德之殺也君子之言曰

愛人者使人愛之者也敬人者使人敬之者也親

人者使人親之者也自卑者使人尊之者也是故

公養賔國養賢其義一也未有愛之敬之親之尊

之而其位不安者也未有不愛不敬不親不尊而

能長有其國者也將由乎好德之君則將飴焉唯恐

其不足於禮將由乎驕慢之君則將曰是食於我

而巳矣故禮君子所不足小人所泰也孔子食於

少施氏將祭主人辭曰不足祭也將飱主人辭曰

不足飱也孔子退曰吾食而飽少施氏有禮哉故

君子難親也將親之舍禮何以哉

    士相見義      劉  敞

自天子至于庶人皆有摰摰者致也所以致其志

也天子之摰鬯諸侯玉卿羔大夫鴈士雉鬯也者

言徳之逺聞也玉也者言一度不易也羔也者言

柔而有禮也鴈也者言進退之時也雉也者言死

其節也故天子以逺徳爲志諸侯以一度爲志卿

以有禮爲志大夫以進退爲志士以死節爲志明

乎志之義而天下治矣故執斯䞇也者執斯志者

也君之摰以事神臣之摰以養人惟君受摰者惟

君受養也非其君則辭摯不敢當養也古者非其

君不仕非其師不學非其人不友非其大夫不見

士相見之禮必依於介紹以言其不苟合者也必

依於摰以言其以道親也苟而合唯小人而不恥

者能之君子可見也不可屈也可親也不可狎也

可逺也不可踈也賔至門主人三辭見賔稱摰主

人三辭摰所以致尊嚴也大夫以禮相接士以禮

相諭庶人以禮相同然而爭奪興於末者未之有

也人苟爲恱而相親若者末必爭苟爲簡而相親

若者末必怨是故士相見之禮者人道之大也所

以使人重其身而母邇於辱也所以使人審其交

而無邇於禍也唯仕於君者召而往未仕而見於

君者冠而奠摰在邦曰市井之臣在野曰草莽之

臣君雖召不往也是故雖有南面之貴千乗之冨

士之所以結者禮義而巳矣利不足稱焉刑罰行

於國所誅者好利之人也未有好利而其俗不亂

者也無介而相見君子以爲謟故諸侯大國九介

次國七介小國五介

    致仕義       劉  敞

自頃有司屢言士大夫過七十而不致政請引籍

校年而却之天子弗忍也以詔戒告之而巳予謂

致仕之義君非使之臣自行也宜乎天子弗忍督

迫之而以詔書戒告也然而天下之老臣猶自若

也甚矣夫其非天子之意也故作致仕義致仕之

義古者大夫七十而致仕君非使之也臣自行也

臣雖行之君曰是猶足以佐國家社稷也留之不

可失也於是乎有几杖之賜安車之錫所以致留

之也君留之臣曰吾不可貪於人之榮不可圂於

人之朝不可塞於人之路再拜稽首反其室君不

彊焉義也毋奪其爵毋除其禄毋去其菜邑終其

身而巳矣此古者致仕之義也此之謂上下有禮

故古者大臣讓小臣廉庶人法百姓不競由此道

也是以古之爲臣者不四十不禄不五十不爵不

七十不致事四十而禄爲不惑也五十而爵爲知

命也七十而致事則以養衰老也不惑故可與謀

大計矣知命故可以受大寵矣養衰老故可以全節

儉教百姓矣故古之仕者爲道也非爲食也爲君

也非爲己也爲國也非爲家也是以時進則進時

止則止也是以進不貪其位止不慕其權也凡致

仕之義君曰畜犬馬不可盡其力而況士大夫乎

是雖誠賢也雖誠智也吾不可盡其力也此恩之

至也臣曰爲人臣者不顧力雖然吾力不足矣不

可以當社稷之役而𮐃干戈之任矣不可以勞夙

夜之慮而苟旦暮之利矣全而歸焉亦可巳矣此

義之至也故君以恩御臣臣以義事君貪以是息

而讓以是作今之人則不然仕非爲道也而爲食

也非爲君也而爲己也非爲國也而爲家也是以

進不知止而困不知恥也是以當老者上雖屢督

教之而猶莫從也有司雖痛詆發之而猶莫顧也此

無它廉讓之節不素厲而賞罸之政混也然則奈

何曰必引籍校年而命之退則薄於恩而殺於義必

母引籍校年而待其退則疾貪位而害民蠧國均之二

者莫若察有功者而必賞之無問其齒焉察無功者

而必廢之無問其齒焉彼知賞不出於有功廢不遺

於無功也則震而自謀矣震而自謀則賢不肖去與

就決矣如是亦焉用引籍校年而命之退以損吾義

哉今夫無功與有功者皆雜然莫辨也彼所以得諭

容於其間也故夫偷容之人而欲其畏義由禮以

自㓗於䋲墨之外是難能也聖王之治也非禮義

所誘則敺之以法歐之以法亦不廢其禮義之指

故此法之敺也嗚呼爲致仕而卒以法敺也不巳

薄乎其亦出於不得已而爲之者乎然則又何憚而不

爲哉



皇朝文鑑巻第一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