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四十六

卷第一百四十五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四十六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四十七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四十六

 神道碑銘

   晏元獻公神道碑銘   歐陽 脩

   王武恭公神道碑銘   歐陽 脩

   馬正惠公神道碑銘   王  安石

   梅侍讀神道碑銘    王  安石

   曽子固神道碑銘    韓  維

    晏元獻公神道碑銘  歐陽 脩

至和元年六月觀文殿大學士行兵部尚書西京

留守臨淄公以疾歸于京師八月疾少閒入見

天子曰噫予舊學之臣也乃留侍講邇英閤詔五

日一朝前殿明年正月疾作不能朝敕太醫朝夕

往視有司除道將幸其家公歎曰吾無狀乃以疾

病憂吾君即馳奏曰臣疾少間行愈矣乃止其月

丁亥以公薨聞 天子震悼亟臨其䘮以不即視

公為恨贈公司空兼侍中謚曰元獻有司請輟視

朝一日特輟二日以其年三月癸酉葬公于許州

陽翟縣麥秀郷之北原旣葬賜其墓隧之碑首曰

舊學之碑旣又勑史臣脩考次公事具書于碑下

臣脩伏讀國史見 眞宗皇帝時天下無事

天子方推讓功德祠祀天地山川講禮樂以文頌

聲而儒學文章雋賢偉異之人出公丗家江西之

臨川年始十四一日起田里進見 天子時方親

閲天下貢士㑹廷中者千餘人與夫宫臣衛官擁

列圜視公不動聲氣操筆為文辭立成以獻

天子嘉賞賜同進士出身遂登舘閣掌書命以文

章為天下所宗逮 陛下養德東宫先帝選用臣

屬即以公遺 陛下由王官宫臣卒登宰相凡所

以輔道聖德憂勤國家有舊有勞自始至卒五十

餘年公旣薨而 先帝之名臣與 陛下東宫之

舊人皆無在者冝其褒寵優異比公甘盤臣脩幸

得執筆史官奉明詔謹昧死上臨淄公事曰公諱

殊字同叔姓晏氏其丗次晦顯徙遷不常自其髙

祖諱墉唐咸通中舉進士卒官江西始著籍于髙

安其後三丗不顯曽祖諱延白又徙其籍于臨川

祖諱郜追封英國公考諱固追封秦國公自曽祖

巳下皆用公貴累贈開府儀同三司太師中書令

兼尚書令曽祖妣張氏陳國太夫人祖妣傅氏許

國太夫人妣呉氏唐國太夫人公生七歳知學問

爲文章郷里號爲神童故丞相張文節公安撫江

西得公以聞 眞宗召見旣賜出身後二日又召

試詩賦論公徐啓曰臣嘗私習此賦不敢隱

眞宗益嗟異之因試以他題以為祕書省正字置

之祕閣使得悉讀祕書命故僕射陳文僖公視其

學明年獻其所為文召試中書遷太常寺奉禮郎

封祀太山推恩遷光禄寺丞數月充集賢校理明

年遷著作佐郎丁父憂去官巳而 眞宗思之即

其家起復命淮南發運使具舟送之京師從祀太

清宫賜緋衣銀魚同判太常禮院又丁母憂求去

官服䘮不許今 天子始封昇王公以選為府記

室參軍再遷左正言直史館 今天子為皇太子

以戸部貟外郎充太子舎人賜金紫知制誥判集

賢院遷翰林學士充景靈宫判官太子左庶子兼

判太常寺知禮儀院公旣以道德文章佐佑東宫

眞宗每所諮訪多以方寸小紙細書問之由是參

與機密凡所對必以其藁進示不洩其後悉閲

眞宗閣中遺書得公所進藁𩔖為八十卷藏之禁

中人莫之見也𥘉 眞宗遺詔 章獻明肅太后

權聽軍國事宰相丁謂樞密使曹利用各欲獨見

奏事無敢决其議者公建言羣臣奏事 太后者

垂簾聴之皆母得見議遂定乾興元年拜右諌議

大夫兼侍讀學士遷給事中景靈宫副使判吏部

流内銓以易侍講崇政殿遷禮部侍郎知審官院

爲樞密副使遷刑部侍郎上䟽論張耆不可爲樞

密使由是忤 太后旨坐以笏擊其僕誤折其齒

罷留守南京大興學校以敎諸生自五代以來天

下學廢興自公始召拜御史中丞改兵部侍郎兼

祕書監資政殿學士翰林侍讀學士知天聖八年

禮部貢舉明年爲三司使復爲樞密副使未拜改

參知政事遷尚書左丞 太后謁太廟有請服衮

冕者 太后以問公公以周官后服對 太后崩

大臣執政者皆罷公為禮部尚書知亳州徙知陳

州遷刑部尚書復召為御史中丞又為三司使知

樞密院事拜樞密使再加檢校太尉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慶曆三年三月遂以刑部尚書居相位充

集賢殿大學士兼樞密使自公復召用而趙元昊

反師出陜西天下𡚁於兵公數建利害請罷監軍

無以陣圖授諸將使得應敵為攻守及制財用為

出入之要皆有法 天子悉為施行自宫禁先以

率天下而財賦之職悉歸有司卒能以謀臣元昊

使聽約束乃還其王號公為人剛簡遇人必以誠

雖處冨貴如寒士罇酒相對歡如也得一善稱之

如巳出當丗知名之士如范仲淹孔道輔等皆出

其門及為相益務進賢才當公居相府時范仲淹

韓𤦺冨弼皆進用至於臺閣多一時之賢 天子

旣厭西兵閔天下困𡚁奮然有意遂欲因羣材以

更治數詔大臣條天下事方施行而小人權倖皆

不便明年秋㑹公以事罷而仲淹等相次亦皆去

事遂巳公旣罷以工部尚書知潁州徙知陳州又

徙許州三遷戸部尚書拜觀文殿大學士知永興

軍充一路都部署安撫使徙知河南府西京留守

累進階至開府儀同三司勲上柱國爵臨淄公食

邑一萬二千戸實封三千七百戸公享年六十有

五自少篤學至其病亟猶手不釋卷有文集二百

四十卷嘗奉勑脩上訓及 眞宗實録又集類古

今文章為集選二百卷其為政敏而務以簡便其

民其於家嚴子弟之見有時事寡姊孝謹未甞為

子弟求恩澤其在陳州 上問宰相曰晏某居外

未嘗有所請其亦有所欲邪宰相以告公公自為

表問起居而巳故其薨也 天子尤哀悼之賜予

加等以其子承𥙿為崇文院檢討孫及甥之未官

者九人皆命以官公𥘉娶李氏工部侍郎虚己之

女次孟氏屯田貟外郎虚舟之女封鉅鹿郡夫人

次王氏太師尚書令超之女封榮國夫人子八人

長曰居厚大理評事早卒次承𥙿尚書屯田貟外

郎宣禮賛善大夫崇讓著作佐郎明逺祗德皆大

理評事幾道傳正皆太常寺太祝女六人長適戸

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冨弼次適禮部侍郎

三司使楊察其四尚幼孫十有二人公旣樂善而

稱為知人士之顯于朝者多公所薦逹至擇其女

之所從又得二人者如此可謂賢也巳銘曰

有姜之裔齊爲晏氏齊在春秋晏顯諸侯傳載桓

子嬰稱子丘其後無聞不亡僅存有煒自公厥聲

以振公之顯聲實相 天子 天子曰噫予考

眞宗唯多名臣以臻盛隆汝𥘉事我王官東官以

曁相予始卒一躬輔我以德有勞于邦公疾在外

來歸自洛 天子曰留汝予舊學凡今在庭莫如

汝舊孰以𢌿予唯予 聖考今旣亡矣孰爲予老

何以贈之司空侍中禮則有加予思何窮有篆

文在其碑首 天子之褒史臣有詔銘以述之永

昭厥後

    王武恭公神道碑銘  歐陽 脩

惟王氏之先為常山眞定人後丗葬河南密縣而

密分入于管城遂為鄭州管城人其封國仍丗于

魯武康公事 太宗皇帝秉節治戎出征入衞乃

受遺詔輔 眞宗有勞有勤報䘏追崇以有兹魯

國是生魯武恭公少以父任為西頭供奉官至道

二年遣五將討李繼遷公從武康公出鐵門為先

鋒殺𫉬甚衆軍至烏白池諸將失期不得進公告

其父曰歸師過險爭必亂乃以兵前守隘號其軍

曰亂行者斬由是士卒無敢先後雖武康公亦為

之按轡追兵望其軍整不敢近武康公歎曰王氏

有子矣後以御前忠佐為軍頭廵檢邢洺男子張

洪覇聚盗二州閒歷年吏不能捕公以氈車載勇

士為婦人服盛飾誘之邯鄲道中賊黨爭前邀刼

遂皆就擒由是知名公以將家子宿衞 眞宗為

内殿直殿前左班都虞𠋫捧日左廂都指揮使累

遷英州團練使 今天子即位攺博州團練使知

廣信軍徙知冀州遷康州防禦使歷龍神衛捧日

天武四廂都指揮使侍衛親軍歩軍馬軍殿前都

虞𠋫歩軍副都指揮使桂福二州觀察使是時章

獻太后猶臨朝有詔𥙷一軍吏公曰𥙷吏軍政也

敢挾詔書以干吾軍亟請罷之 太后固欲與之

公不奉詔乃止及 太后上僊有司請衛士坐甲

公以為故事無為 太后䘮坐甲又不奉詔於是

天子知公可任大事明道二年拜檢校太保簽署

樞密院事遂為副使明年以奉國軍留後同知院

事又明年領安德軍節度使又明年加檢校太尉

宣徽南院使公為將善撫士而識與不識皆喜為

之稱譽其狀貌雄偉動人雖里兒巷婦外至夷狄

皆知其名氏御史中丞孔道輔等因事以為言乃

罷公樞密拜武寜軍節度使言者不巳即以為右

千牛衞上將軍知隨州士皆為之懼公舉止言色

如平時惟不接賔客而巳乆之徙知曹州而孔道

輔卒客有謂公曰此害公者也公愀然曰孔公以

職言事豈害我者可惜朝廷亡一直臣於是言者

終身以為愧而士大夫服公為有量慶曆二年

公為保靜軍留後知青州未行而契丹聚兵幽𣵠

遣使者有所求自河以北皆警乃拜公保靜軍節

度使澶州契丹使者過澶州見公喜曰聞公名乆

矣乃得見於此邪公為言巳衰老中國多賢士大

夫因指坐客歷陳其丗家使者悚聽是歳徙眞定

府定州等路都部署改宣徽南院使判成德軍未

行徙判定州兼三路都部署公治其軍無撓其私

亦不貸其過居頃之士皆可用契丹使人覘其軍

或勸公執而戮之公曰吾軍整而和使覘者得吾

實以歸是屈人兵以不戰也明日大閱于郊公執

桴鼔誓師號令簡明進退坐作肅然無聲乃下令

曰具糗粮聽鼔聲視吾旗所郷契丹聞之震恐㑹

復議和兵解徙知陳州道過京師 天子遣中貴

人問公欲見否公謝曰備邊無功幸得蒙恩徙内

地不敢見明年徙河陽不行以宣徽使奉朝請巳

而出判相州六年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澶州

明年徙鄭州封祁國公又明年乞骸骨不許以為

㑹靈觀使巳而復判鄭州徙澶州除集慶軍節度

使徙封冀國公皇祐三年遂以太子太師致仕大

朝㑹許綴中書門下班居一歳天子思之起為河

陽三城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鄭州六年

以本官為樞密使徙封魯國公旣而 上以冨公

弼為宰相是歳契丹使者來公與之射使者曰

天子以公典樞密而用冨公為相得人矣語聞

上喜賜公御弓一矢五十公善射至老不衰甞侍

上射辝曰幸得備位大臣舉止為天下所視臣老

矣恐不能勝弓矢 上再三諭之乃手二矢再拜

一發中之遂將釋復位 上固勉之再發又中由

是左右皆驩呼賜以襲衣金帶自寶元慶曆之間

元昊叛河西兵出乆無功士大夫爭進計䇿多所

改作公𥬇曰柰何紛紛兵法不如是也使士知畏

愛而怯者勇勇者不驕以吾可勝因敵而勝之爾

豈多言哉其在樞密亦嘗自請臨邊不許凡大謀

議必以咨之其在外則遣中貴人詔問其言多見

施用公自致仕復起掌樞密凡三歳以老求去位

至六七 上為之不得巳以為景靈宫使徙忠武

軍節度使又以為同群牧制置使五日一朝給扶

者以子(⿱艹石)孫一人是歳公年七十有八矣明年二

月辛未以疾薨于家詔輟視朝二日發哀于𫟍中

贈太尉中書令其遺言曰臣有俸禄足以具死事

不敢復累朝廷願無遣使者護䘮無厚⿰貝專

天子惻然哀其志以黄金百兩白金三千兩賜其

家固辤不許以其年五月甲申葬于管城明年有

詔史臣刻其墓碑臣愚以謂自國家西定河隍北

通契丹罷兵不用幾四十年一日元昊叛幽燕亦

犯約二邊騷動而老臣宿將無在者公於是時屹

然爲中國鉅人名將雖未嘗躬矢石攻堅摧敵而

恩信巳足撫士卒名聲巳足動四夷遂登朝廷典

掌機密以老還仕復起于家保有冨貴享終夀考

雖古之將帥及于是者其幾何人至於出入勤勞

之節與其進退綢繆君臣之恩意可以褒勸後世

如古詩書所載皆應法可書謹按魯武恭公諱德

用字元輔曽祖諱方追封蔣國公祖諱𤣥追封邘

國公皆贈中書令父諱超建雄軍節度使贈尚書

令追封魯國公謚曰武康公娶宋氏武勝軍節度

使延渥之女𥘉為定定郡夫人追封榮國夫人五

男四女男曰咸熈東頭供奉官蚤卒次曰咸融西

京左藏庫使果州團練使次曰咸庶内殿崇班早

卒次曰咸英供備庫副使次曰咸康内殿承制銘

魯始錫封以褒武康爰曁武恭乃克有邦桓桓

恭其容甚飭偉其名聲以動夷狄公治軍旅不寛

不煩恩均令齊千萬一人公在朝廷出守入衛乃

登大臣與國謀議公曰老矣乞臣之身 帝曰休

哉汝予舊臣亟其強起秉我樞鈞禮不䈥力老予

敢侮公來在廷拜母蹈舞(⿱艹石)子與孫助其興俯凡

百有位誰其敢儔惟時黃耉 天子之優冨貴之

隆亦有能保孰享其終如公壽考公有丗德載勲

旂常刻銘有詔俾嗣其芳

    馬正惠公神道碑銘  王  安石

推忠保順同德翊戴功臣彰德軍節度觀察留後

特進檢校太尉使持節相州諸軍事相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

柱國扶風郡開國公食邑六千六百戸食實封二

千二百戸正惠馬公以天禧三年十月戊戌葬開

封祥符縣某郷某里至嘉祐七年公孫慶崇始來

請銘以作公碑序曰馬氏故扶風人至公髙祖而

徙處雲中贈太師諱某者於公為曽祖贈太師中

書令諱某者於公為祖龍捷左廂都指揮使江州

防禦使贈太師中書令尚書令蔡公諱某者於公

為父蔡公從 太祖定天下力戰有功當是時雲

中巳為契丹所得故馬氏又徙處浚儀今開封府

祥符也公諱知節字子元蔡公之終也年七歳

太祖召見禁中有司言例當𥙷殿直特授西頭供

奉官而賜以名開寶五年年十八監彭州兵馬以

嚴飭見憚如老將太平興國三年領兵戍秦州清

水姦人李飛雄乗驛稱詔捕公及秦隴廵檢劉文

𥙿等將繫之秦州因盗庫兵以反公辨其詐與文

𥙿執飛雄治殺之五年監潭州兵馬改東頭供奉

官雍熈二年又監博州兵馬劉延讓敗於君子驛

而契丹歸矣公方料丁壯集芻粮繕城治械如㓂

至吏民𥘉不悦其生事也巳而契丹果至度不可

攻乃去四年改西京作坊副使將屯于冀州端拱

元年移知定逺軍時議發河南十三州之民轉饟

河北公告轉運使樊知古此軍聚兵少而積粟多

簸其腐尚可得十七知古用此得粟五十萬斛以

罷河南之役事聞朝廷 太宗嘉之二年深州新

蹂於契丹城郭廬舎多壞而流民衆乃移公知深

州公至數月則壞者完流者復舉州忘其宼戎之

故而以公為能撫我㑹保州不治移徃代之淳化

二年又移知慶州羌萬人以怨程德元來宼公誘

其渠帥諭以威信即皆引去四年遷西京作坊使

知梓州五年李順為亂於蜀之西川以公徃討又

以為先鋒平劒州召還至三泉而復以公與王繼

思討賊繼恩怒公抗直使守彭州盡收其軍而與

之羸卒三百賊率其衆至號十萬公力戰一日亡

其卒太半乃夜獨出招救兵復入賊終不能得城

而以敗去除成都府兵馬鈐轄遷洛𫟍使五年除

蜀漢九州都廵檢使巳而又兼成都府兵馬鈐轄

眞宗即位攺内𫟍使蜀卒劉旰聚黨數千人為亂

所攻數州至輒取之公以卒三百追至蜀州與戰

旰走卭州而招安使上官正召公歸成都計事公

為正畫曰賊破卭州必乗勝劫掠渡江薄我旣息

而戰我軍雖倍未易敵也不如迎其𡚁急擊破之

必矣遂行次方井與正合殺旰等無噍𩔖 眞宗

賜書奬諭賞以錦𫀆金帶咸平元年加登州刺史

知秦州諸羌質子有三十年不釋者公悉歸之諸

𦍑德公訖公去無一人犯塞小泉銀坑乆不發掌

吏盡産以償歳課而責之不巳公奏得釋而歸其

産四年就除西上閤門使知成都府兼本州兵馬

鈐轄有告龍𮪍士謀為變者所引以千數公捕殺

其首七人而置其餘無所問自乾德後歳漕蜀物

以冨人為送吏多坐漂失籍其家公奏擇三班使

臣及三司軍大將代之而課其漕事為賞罰至今

 便之六年移鄜延路駐泊兵馬都統管兼知延州

 蜀人於公去皆環以泣公至延州羌方以兵覷邉

 會上元開門張燈視以無為而羌卒不能為㓂又

 移知鎮州兼本州兵馬都總管景徳元年契丹公

 邉民入保城公與之約盗一錢者死有盗錢二百

 者公即殺之於是自澶以北城郭皆晝閉詔使過

 公輒留之而募人間行送詔皆得其報以聞又以

 便宜使所至受諸漕輓給𫟪之物故契丹欲虜掠

 無𠩄得車駕次澶州大将王超提卒數十萬逗㽞

 不赴公屢趣之不為動移書譙譲乃始出師猶辞

 以中渡無橋至則公先以度村一夕而橋就上聞

 手詔褒之且知公果可以属大事也二年移知定

 州又除東上閤門使樞密院都承㫖三年遂以檢

 校太保簽書樞密院事祥符元年東封泰山以為

 行宫覩總管自此行幸必以公為都總管而皆許

 之專殺公部分明約束審出令肅然而未嘗輙戮

 一人於是邉將言契丹近塞大臣議皆請發兵以

 備公獨議使邉將移書問狀從之契丹觧去遷檢

 校太傅四年加宣徽北院使五年除樞密副使當

 是時契丹已盟中國無為大臣方言符瑞而公

每不然之獨常從容極言天下雖安不可忘戰去

兵之意及他爭議甚衆 眞宗多以公言為是七

年除頴州防禦使知潞州州之税賦常移以輸邊

公為論其害自是所輸不過鄰州而巳天禧元年

移知大名府兼駐泊兵馬都緫管使中貴人勞問

賜白金二千兩居頃之遂以為宣徽南院使知樞

密院事檢校太尉有足疾特詔内朝别為一班免

其蹈舞二年疾病賜告求去位 眞宗不許而數

使中貴人勞問又幸其第賜白金三千兩已而度

公實病不可強以事乃罷以為彰德軍節度使觀察

留後而公固求外鎭終不許居乆之稍閒入謁

眞宗輒使閤門祗𠋫二人伺公至即扶以入因掖

其拜起數屏左右問事常聽用三年又求外鎭乃

以公知貝州兼本州兵馬都緫管將行矣召見又

將付以政公固辭謝乆之乃巳而更以公為本鎭

至五月公疾作詔使公子洵美將太醫徃視而魏

潞二鎭之人亦皆奔走來問為公請禱巳而公疾

革 眞宗又使公弟之子成美馳傳召公歸京師

而公以八月壬寅不起矣享年六十五 眞宗為

之震悼罷朝詔贈侍中録其子孫賻賜皆加等公

前夫人丁氏某郡君後夫人沈氏某郡夫人子男

二人洵美終西京作坊使英州刺史之美終内殿

承制閤門祗𠋫孫十六人其十四人皆巳卒而慶

宗今為右班殿直慶崇今為文思使知恩州公少

慨以武力智謀自喜又能好書賔友儒者所與

善必一時豪傑有集二十卷其文長於議論自始

仕以至登用遇事謇謇未甞有所顧憚王冀公丁

晉公用事每廷議得其不直輒面詆之 眞宗𥘉

或甚忤然終以此知公而天下至今稱其正直銘

在浚西南誰封誰樹有宋正惠馬公之墓公當

太宗 眞宗之時曁曁諤諤謀行計施以羸擊強

以少捕衆以賤抗貴維公之勇雖貴雖衆雖強必

克維公之敏亦維公直 帝曰直哉汝予良弼見

國而巳不知家室内朝十年典掌機密曁予一心

綱紀庶物元功宗謀莫汝敢匹公曰孤臣敢曠于

榮䜛説不用是維 帝明士或困窮莫知其有旣

榮以位正或見醜公於可願兩得其尤不訖大耄

天為不謀德歉於年孰云耉老有賚後丗公為壽

考刻趺篆首作此銘詩陳之隧道永矣其詒

    梅侍讀神道碑銘   王  安石

宋翰林侍讀學士正奉大夫行給事中知許州軍

州事兼管内堤堰橋道勸農使上柱國南昌郡開

國公食邑二千三百戸食實封六百戸賜紫金魚

袋梅公之墓在宣州宣城縣長安郷西山里公有

五子鼎臣德臣寶臣輔臣清臣清臣今獨在為尚

書司門郎中以公行狀及樂安歐陽公之銘來請

文以刻墓碑時熈寜元年八月四日也銘曰

公先梅伯後氏其國彌周渉秦不見史䇿有鋗有

福著漢名籍公福之孫詢字昌言三丗弗仕陵陽

之里公第廷中判官利豐再歳而擢以丞將作以

宰仁和人譽用多主推御史侍考進士一見天子

以為知巳詔曰試哉遂試中書館之集賢賜服緋

魚於時繼遷兵我西鄙老弱餽守丁彊多死靈州

告危 帝視不怡公請擇人使潘羅攴兵法所謂

以夷攻夷 帝曰誰可無如臣者曰予汝嘉閉䧟

柰何公拜且跪颺言而起苟紓西師臣不愛死出

書授之徃訖爾謀至彊敕還㑹棄靈州 帝察公

藝可書 帝制相或止之留佐三司其後羅攴果

窘西賊論將料敵皆如所䇿或從或違或擠或推

捂合阻夷神者公尸黜之倅州用獄一眚去杭而

蘇列國東屏漕輸淛河就付將領三年告功僅得

故省又以譴投守彼淮州有僚許公相得於此與

之欣然樂以忘徙使于湖北遷自濠梁又奪一官

徃裨于襄坐發驛馬給奔䘮者于鄂于蘇剖將之

符握節𨵿中使揔其輸煌煌金章厥賜特殊謀復

靈武度兵葫蘆秦有將瑋諾公與俱㑹瑋召還公

復淪胥有反咸陽能名氏朱始雖弗察後捕而誅

自懷徂池再副戎車 眞宗新陟罪垢皆滌爲郎

度支以將廣德外更四州楚壽陜荆乃還待制中

糾獄刑有巋龍圖其唐殖殖就以學士專其閣直

輟之銓衡乗傳臨并超遷郎秩進直樞密𧼈歸封

駮考國中失甲命選事得權進黜加職侍讀攺司

羣牧移之審官審是在服伐閲積遷給事于中告

疾出許鼔歌從容方公少壯志立人上談辭慨

帝悦而嚮及後晚出皆為將相公則老矣將歸田

康定辛巳六月十日公七十八以其官卒公開

南昌勲爵第一夫人曰劉不及郡封封君彭城其

卒先公公卒明年季秋挾日于州山西卜祔而吉

公有四子伯為進士丞于殿中與仲前死仲賜科

名叔也皆丞將作殿中或廢或興有顯惟季時丞

衛尉今為郎中論序𥘉終實來求詩刻示無窮

    曽子固神道碑銘   韓  維

公姓曽氏諱鞏字子固其先魯人後丗遷豫章因

家江南其四丗祖延鐸始為建昌軍南豐人曽祖

諱仁旺贈尚書水部貟外郎祖諱致堯尚書戸部

郎中直史館贈右諌議大夫考諱易占太常博士

贈右銀青光禄大夫其履閲行實則有國史若墓

銘在公生而警敏自㓜讀書為文卓然有大過人

嘉祐二年登進士第調太平州司法參軍歳餘

召編校史舘書籍歷舘閣校勘集賢校理兼判官

告院又爲 英宗實録院檢討通判越州屬歳

饑公興積藏通有無老稚怡怡不出里閭果腹而

嬉擢知齊州齊俗悍強豪宗大姓抵冒僣濫其尤

無良者羣行剽劫光火發塚吏不敢正視公屬民

爲伍謹譏察急追胥且捕且誘盗發輒得市無攫

金室無宂(⿱宀儿)坯貨委于塗犬不夜吠徙知襄州襄有

大獄乆不決公一閲知其𡨚盡釋去一郡稱其神

明又徙洪州歳大疫公儲藥物飲食在所授病者

民以不夭死師出安南道江西者且萬人公隂計

逆具師至如歸旣去而市里有不知者進直龍圖

閣知福州兼福建兵馬鈐轄賜五品服時大盜

數千人朝廷赦其罪降之餘黨疑不順徃徃屯聚

居人惴恐瀕海山林阻深椎埋剽盜依以為淵藪

公以方略禽獲募誘亡慮數百人増置巡邏水行

陸宿坦如在郛郭召判太常寺未至攺知明州有

詔完州城公程工賦栽省費十六民不知役而城

具數月徙亳州元豐三年知滄州道由京師召對

神宗察公賢留勾當三班院數對便殿其所言皆

安危大計 天子嘉納之四年手詔中書門下曰

曽鞏史學見稱士𩔖冝典五朝史事遂以為史館

修撰管勾編修院判太常寺兼禮儀事公入謝曰

此大事非臣所敢獨當 上喻以將用卿之漸耳

母重辤五年大正官名擢拜中書舎人賜三品服

時除授日數十百人公各舉其職以訓丁寜深厚

學者以為復見三代遺風 今天子為延安郡王

其牋奏故事命翰林學士典之 先帝特以屬公

九月以母䘮罷六年四月丙辰卒于江寜府年六

十有五七年六月丁酉葬于南豐從周郷之源頭

敕在所給其䘮事公剛毅直方外謹嚴而内和𥙿

與人交不苟合朋友有不善必盡言其過有善必

推掦其所長奬誘後進汲汲唯恐不逮其為政嚴

而不擾必去民疾苦而與所欲者未嘗按劾官吏

所涖至于今思之 天子且欲大用而公不幸死

矣自大理寺丞五遷尚書度支貟外郎換朝散郎

勲累加輕車都尉母周氏豫章郡太夫人呉氏㑹

稽郡太夫人朱氏遂寜郡太夫人元配晁氏光禄

少卿宗恪之女繼室李氏司農少卿禹卿之女子

男三人綰瀛州防禦推官知揚州天長縣事綜瀛

州防禦推官知宿州蘄縣事綱右承務郎監常州

税務二女蚤卒孫男六人悊怘愈𢘇怤憇悊假承

務郎餘未仕孫女五人公平生無所好唯藏書至

二萬卷皆手自讎定又集古今篆刻爲金石録五

百卷出處必與之俱旣没集其遺藁爲元豐𩔖藁

五十卷續元豐𩔖藁四十卷外集十卷自唐衰天

下之文變而不善者數百年歐陽文忠公始大正

其體一復於雅其後公與王荆公介甫相繼而出

爲學者所宗於是大宋之文章炳然與漢唐侔盛

矣𥘉光禄公歸家甚貧公竭力以養温凊㫖甘無

一不如志者旣孤奉太夫人如事光禄敎養弟妹

曲有恩意四弟牟宰布肇繼登進士第布肇以文

學論議有聲當丗九妺皆得其所歸嗟乎子固而

位也於斯而壽止於斯然其所以自立者可以為

不亡矣亦可以無憾矣銘曰

猗嗟子固文與質生不勤其師㓜則大成學富行

茂其蓄弸弸發為文章一丗大驚哲人其萎邪説

嘷吠公不聽瑩徑前無閡砭廢藥瘍扶昬剔聵波

濤沄沄東入于海SKchar淪劉亡文弊辭靡引啇召羽

儷六駢四組綉芬葩不見粉米公於其間鷹揚虎

視發揮奥雅㨂斥浮累巍然髙山為衆仰止栖遲

SKchar曹翺翔書府如鷙之鶚如薪之楚出貳于越究

問疾苦屬歳大歉稼荒于畒興積于民發藏于𢈔

旣助旣𥙷褁粮含哺式歌式呼謂民父母一麾出

守六上郡計振張領目𥙷葺刓弊庭不留訟獄無

濫繫勞之來之鰥寡以遂公殿海服有命來覲

帝曰汝賢母逺王室其代予言汝且輔弼 五聖

大典唯公紬繹百官正名唯公訓敕忠言嘉謨入

則造膝公用不曁公志不卒偉望廣譽如星如日

石可磷𠔃公名不没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