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四

卷第七十三 皇朝文鑑 卷第七十四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七十五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四

 頌

   廣農頌        夏  竦

   大順頌        晁  逈

   㑹聖宫頌       歐陽 脩

   籍田頌        宋  祁

   明堂頌        宋  祁

   皇帝神武頌      宋  祁

   慶曆聖德頌      石  介

   錢鄧州不燒楮鏹頌   吕  南公

    廣農頌       夏  竦

景德三年春正月庚戍詔頒農田敕于天下二月

癸未詔郡國領勸農事崇化源而廣農業也臣聞

聖人無土不王無民不君有土地則王業興有人

民則君道立故先王之建國也土欲廣而不欲隙

民欲衆而不欲墯謂地之不闢非吾土也人之不

農非吾民也乃為閭里室家以蕃其生為畎澮封

畛以理其田為耒耜錢鎛以庀其器為歷象氣𠋫

以授其時立經制以御之設官司以教之均工商

衡虞之稅正車馬甲兵之賦於是乎仁義禮樂有

所加賞罰號令有所用三代通制建中經逺民以

里居地以井受暨秦開阡陌農戰相乗漢制名田

并兼不息舊章缺而仁政墜經界慢而訩競起㳂

革而下古之制度不可復矣其政何哉蓋三季已

還五代而上有天下者或不知天下以地為基以

農為本以食為源以教為器當其撥平禍亂經始

四國則祍金革簡車馬計懐柔議聚斂賞勲舊治

城邑暨邊陲旣寧㝢縣旣平功業旣成府庫旣盈

則思悉華夏以自奉驅億兆以從欲有患邊幅未

闊威武未震則轉芻粟事夷狄有患歳月易逝容髮

易朽則招方士求神仙有患登覽未逺行樂未極則

增臺榭麗宫室有患嬪御未廣歌舞未工則漁聲色

選𠆸藝有患校獵未快馳騁未捷則廣苑囿具畢弋

有患廵幸未徧游賞未普則修馳道飛清蹕其間

自非負天啓神授之資有聖文靈武之德者則不

能訓稼穡務儲衍捨𣲖而趨源去末而從本致天

下太康家給人足者哉我 國家荷 二聖基業

用三王禮樂足食訓農克立治本吾 皇龍飛春

秋鼎盛勵精百度旁求𥠖獻謂守文艱如創業承

平難如治亂深鍳前世專行王道羈縻四夷而重

兵革漁獵賢雋而藏網罟觀六藝虚臺館聽道德

放聲樂功業之大則成康文景無或比隆河山之

逺則秦漢隋唐不能齊盛菽麥流衍而紅腐玉帛

充牣而露積 陛下尚宸居減麗御膳輟聲霄衣

紫庭清問多士舉三王之故實修八世之墜典以

為擇循吏守郡國撫百姓善則善矣而未專也於

是授之使領設為職司所以徇名而責實也頒憲

令經田疇勸耕殖至則至矣而未一也於是編其

制度勒為科條所以建中而示法也徇名責實則

官不曠建中示法則民不疑詔下之日鬼神稱慶

太平之風旋踵可待不終日而爭訟息未踰時而

淳鹵闢凡九圍之内一歳之閒衣食足而倉廪實

仁義行而刑罰措大哉 炎宋功德 陛下敎化

垂億萬世與天無窮臣生逢聖明叨觀盛事謹昧

死上廣農頌其辭曰

 皇哉惟聖躬提天柄億兆歸心三靈洽慶廣我

 田事肇修稼政乃置官名乃頒號令號令維何

 分條建規恩斯懋斯流冗攸歸官名維何啓職

 庀司訓之導之播種惟時民曰勤止服田力穡

 晝爾于耕宵爾無斁千耦偕飛百穀咸殖旣蓺

 淳鹵越經封洫官曰涖止糾力勸能庤我錢鏄

 䟽我溝塍乃能灌漑爰相丘陵汙萊以闢游惰

 用懲赫赫聖謀有作咸覩畎澮四溟井疆九土

 沃野萬里縱横其畒擁耒成林灑流降雨陽春

 如膏原隰如鱗我稼旣華六合生雲稻梁黍稷

 萬井龍文同我婦子或耨或耘八月其穫乃登

 爾稼滯穗棲原餘糧厭野盈溢京𢈔流衍方夏

 式歌且謡土金同價百姓足矣君孰不足三百

 之困九年之蓄八蜡旣通五禮咸穆藏財於民

 所寶惟穀君哉君哉樂事訓農炎帝之敎后稷

 之功方我王度明而未融臣之頌之永矣無窮

    大順頌       晁  逈

禮記禮運云四體旣正膚革充盈人之肥也父子

篤兄弟睦夫婦和家之肥也大臣法小臣廉官職

相守君臣相正國之肥也天子以德為車以樂為

御諸侯以禮相與大夫以法相序士以信相考百

姓以睦相守天下之肥也是謂大順愚讀書至此

詳味乆之觀乎古先垂敎條暢明備義取饒裕充

盛目之曰肥若能偃風踐迹各當其分順之至也

無逺弗届浸漬浹洽薫然大同斯乃純𬒳之化盡

善盡美矣雖欲鋭意推演復何措辭區區至誠願

陳萬一今但舉其全文而繫以褒讃者祗率道揚

之志也頌曰

 猗歟禮經孰窺優域愚嘗究觀沛然有得肇自

 人倫及于家國遂滿天下具四表則是謂大順

 允臻其極老生作頌奉陽景式

    㑹聖宫頌      歐陽 脩

臣伏見國家采漢書原廟之制作宫于永安以備

園寢欲以盛陵邑之充奉昭祖宗之光靈以耀示

于千萬世甚盛德也臣永惟古先王者將有受命

之符必先興業造功警動覺悟於元元然後有其

位而繼體守文之君又從而顯明丕大以SKchar脩乎

舊物故其兢兢勤勤不忘前人是以根深而葉茂

德厚而流光子子孫孫承之無疆伏惟 皇帝陛

下以神聖德傳有大器乾健而正離繼而明即位

以來於兹十年勤邦儉家以修太平日朝東宫示

天下孝親執籩豆三見於郊日星軌道光明清潤

河不怒溢東南而流四夷承命歡和以賔奔走萬

里顧非有干戈告讓之命文移發召之期而犀珠

象牙文馬㲄王旅于闕庭納于廐府如司馬令無

一後先至德之及上格于天下極于地中浹于人

而外冐於四表昆蟲有命之物無不仰戴神威聖

功效見如此 太祖創造基始克成厥家當天受

命之功 太宗征服綏來遂一海内睿武英文之

業 眞宗禮樂文物以隆天聲升平告功之典

陛下夙夜䖍共嗣固鴻業纂服守成之勤基構累

積顯顯昌昌益大而光稱于 三后之意可謂至

孝况春秋歳時以禘以祫則有廟祧之嚴配天昭

孝以享以告則有郊廟明堂之位篆金刻石則有

史氏之官歌功之詩流于樂府象德之舞見于羽

毛惟是邦家之光祖宗之為有以示民而垂無窮

者罔不宣著 陛下承先烈昭孝思所以奉之以

嚴罔不勤備聖人之德謂無以加而猶以為未也

乃復因陵園起宫室以望神游土木之功嚴而不

華地爽而㓗宇敞而𮟏神靈杳冥如來如宅合於

禮經孝子謦咳思親之義愚以謂宫且成非天子

自臨享則不能以來三后之靈然郡國不見治道

太僕不先整駕恬然未聞有司之詔豈難於動民

而遲其來耶特以龜筮所考湏吉而後行耶不然

何獨留意於屋牆構築而至於薦見孝享未之思

耶況是宫之制夷山為平外取客土鍜石伐木發

兵胥靡調旁近郡如此數年而道路之民徒見興

為之功恐愚無以識上意是宜不惜屬車之費無

諱數日之勞沛然幸臨因展陵墓退而諭民以孝

思之誠遂見守土之臣採風俗以問髙年亦堯舜

之事也古者天子之出必有釆詩之官而道路童

兒之言皆得以聞臣是以不勝惓惓之心謹采西

人望幸意作為頌詩以獻闕下辭曰

 巍峩穹崇奠京之東有山而崧奫淪道源匯流

 而淵有洛之川川靈山秀回環左右有髙而阜

 其阜何名 太祖 大宗 眞宗之陵惟陵之

 制因山而起隱隱隆隆惟陵之氣常王而喜鬱

 鬰葱葱帝懷穹旻受命我 宋造𥘉于屯帝念

 先烈用欣余家宣力以勤赫赫 三后重基累

 搆旣豐而茂燕翼貽謀是惟永圖其傳在予曰

 祖曰宗有德有功予實嗣之克勤克紹以孝以

 報予敢不思惟此園陵先后之宅旣宅且安后

 來游止弗宫弗室神何以驩迺相川原乃得善

 地地髙惟丘廼以荆灼廼訊龜寶龜告曰猷帝

 命家臣而職我事而徃惟寅一毫一絲給以縣

 官無取於民伐洛之薪陶洛之土瓦不病窳柯

 我之斧登我之山木好且堅家臣之來役夫萬

 名三年有成宫成翼翼在陵之側須后來格有

 門有宇有廊有廡有庭有序殿𠔃耽耽黼帷襜

 襜天威可瞻庭𠔃植植鉤盾虎㦸容衛以飭

 太祖維祖 太宗維弟 眞宗維子三聖嶷嶷

 有以奠位于此而㑹聖𠔃在天風馬雲車其來

 仙仙聖㑹于此靈威神馭其宫肅然聖旣降矣

 其誰格之惟孝天子聖降當享其誰來薦亦孝

 天子孝旣克祗而來胡遲其下臣脩作頌風之

    藉田頌       宋  祁

皇帝再紀元之明年春二月率羣臣耕于東郊恤

毖祀祈豐年也前此詔書示有司曰自我 太宗

襲熈厥功億神裕之宥命方國肖翹⿰𧾷攴行亦莫不

寧永惟土著之本民夫之重乃躬藉田以倡農先

震地房之滿眚導改政之長懋柔嘉令芳於是乎

孚肹蠁鹵莽滅裂於是乎復敦厖穗滯秉遺見粮

如坻我 眞考因其累盛重以明德故能歩師百

萬狩醫閭見武節髙世八九升窔遼建元封奉符

隤祉以攄無極肆余承緒兹率厥典則𤑔蕭布幣

固有常所監農狎野厥存舊章惟一二執事率循

而懋明之方春作時百穀華始姑使斯人恱羽旄

之美重見漢官後嗣諗稼穡之艱不失夏物無贅

聚儲峙無煩勞供張趣合于禮劭吾農焉前期則

脩飭神壝按除膏壤夷道如砥呼蹕塡街梢䕫獝

以護野雜荆牟以守燎阡陌繡錯原隰龍鱗蒸膏

冐橛恊風回春於是旄頭先馳屬車齊躅奔星舞

於旗斿行月捷於羽箙壽犀注鎧肅給乎師營蒼

虬范馭秋游乎天轡瓊鈒流景金根照塗帟幙周

張紈綃繂旣而揉耒剡耜載保介之間先種後

稑厖播植之器官分無諉事具不敖天子乃以丙

午之旦升華輅由太庭顔行山則銜枚無聲龍虎

見象堪輿奔警坌閭闔切囿游乃彷徉乎曽城之

外五精來同七聖景從鑾聲佩節次于帷宫上旣

淳濯圭㓗儲思淵默昧明乃頓大次欵嘉壇索先

農以享之因太積以配之血毛幽全金石鏗訇躬

接妥侑加祠官之一等禮重㳂襲且祖宗之遺意

爾乃降靈場儼朱紘物覩於聖天健其行星田彌

望紺轅儲駕洪縻序進五歩有容三推成禮邇臣

告備上曰朕志在敦本寵其強力可以勸何憚於

勤遂推而進之有司以義固爭幾十撥而後釋乃

始弭節容與御夫觀耕之臺三公羣后班趨次耨

靡然從風邁五踰九大農灑種庶人終畒宫師鼇

抃行内天旋于時都人熈熈駐望皇軒或歌以壤

或擊于轅不圖叢雲之旦復見東户之年日華晏

温天心馮豫奉斗極御應門翔雞樹竿墜鵠宣制

大賚四海與之更始虧除威辟存問髙年振淹修

墜平傜闊賦中外百執告至而策勲踐過三更以

差而賜帛膏以解雨皷之巽風不崇朝而周萬國

先是羣臣繹丕懿潤鴻名將琢之玉版納于金匱

至是則回雕輿坐前殿震照儀矩翕受典𠕋皇皇

哉兹禮眞帝世之希闊臣工之旦暮者歟儒臣學

于舊史竊明載芟之詩甸師之職在籍之誼有三

說焉一典籍之常禮二籍履以親事三借民而治

之所言雖殊要之歐天下之民棄末而歸本耳且

古者謹察天廟申赦陽官田之不闢辟在司㓂作

為御廪鍾而藏之其故何哉以為奉薦粢盛非無

良農不如親之愈也誰督耘耔非無猛制不若勸

之善也夫祭莫大於備物物備而百神據之兵莫

大於足食食足而四夷懷之人莫急於豐財豐財

而有生聚之是三物之濟否在此舉也且周宣缺

之戎軋其衰漢文用焉民阜其宜唐后勤止以豐

易饑洪惟 太宗光迪于前 陛下述宣于後皇

矣同底於道烝哉不隕其聲方且九扈勤民三事

就緒儗儗其盛陳陳相因糧餘可捷草殖弗奥民

一于耜家萬斯箱遂駕五帝軼三王奮甘實而攄

馨香也敢作頌曰

 倬彼鮮原帝籍于田匪籍其勤我為民先悠悠

 春旗脉土于畿陽膏澤澤邁乎三推有壬有林

 亦莫不祗我疆我里載耘載耔實苞實阜茀厥

 豐草田畯至喜祈年伊早我穀用成我倉旣盈

 我倉耽耽鍾于東南其用伊何事神薦馨爲酒

 爲醴爲粢爲盛蒸之浮浮釋之溲溲上帝居歆

 降福孔休降福伊何我民旣蕃室家溱溱三事

 不諼食足武奮震疊爾功蠻夷來同罔不率從

 帝猷昭升式于九圍兢兢業業以毖萬幾在豐

 念匱在飫思飢子子孫孫勿替引之

    明堂頌       宋  祁

臣言去三月戊子制詔季秋有事于明堂臣以太

常與禮官博士詣垂拱殿議配享事即建言周有

臣曰旦始嚴父配天仲尼是之唐并諸儒說並祀

六天帝不敢損 陛下幸訪有司請如古便四月

乙丑詔若曰夫禮稱情適文今議者言周唐則善

至牽制所聞𥚹而不優 宋亦一家讓不制作如

來嗣何且事天不及地配父而遺祖朕甚陋之水

旱不時羣神與焉今賴天之力方内以治朕能合

饗天地以 三聖侑腏報百神咸秩並脩况 祖

宗郊雩不為無比有司無諱以勞務稱朕意臣伏

誦聖訓乆乃開曉以為前古所缺羣臣不逮 陛

下獨得於心其所以事神訓人使萬世子孫無以

加者至於作聲歌瑑圭邸帳帟無文夜鼜弗嚴以

竭恭至誠者尚數十物臣愚且不能徧知若令詩

頌不傳是 陛下盛德神功不盡注天下耳目聳

動四夷聲隱乎無疆也謹撰成明堂頌一篇辭淺

義直可使户曉壤翁轅童皆得塗謳臣昩死再拜

以聞頌曰

 天有明命以聖付聖 太祖 太宗燮伐大定

 誰僣而王孰擅而土左披右攘罔不就緒厥角

 在廷四夷無侮 眞考顯承受報收成休休厥

 寧震震厥聲七十而五號以大榮 皇帝纂武

 有庇于下兵櫜不銛箙委而羽一農之饑吾飼

 以哺一夫之寒吾煖以禇日寛租徭歳貸囚𢈔

 恊氣四薄順暘若雨原髙隰下百穀膴膴二十

 九載惟秋九月廼即大慶度筵度室寶字署顔

 震照多物置使有五悉詔輔弼旣欵靈宫亦享

 廟祏天兵桓桓羅列衛營有闟有斿龍軛螭衡

 耳耳其驅雅雅于行旖旎連蜷風舞雲縈士若

 銜枚驂牡不鳴吉日辛亥進祀于堂衣畫衮然

 環瑀瑲瑲六帝二祇三后侑旁醴淳牲肥嘉罇

 鉅房芼醢果粢靜㓗芬香膋熾胖升以迪厥嘗

 我鍾欽欽我舞俁俁天妥於坐百靈來序奔精

 哆光曶霍曽㝢山靈瀆怪顯幽馳騖或旅諸墀

 或席諸廡有羶斯飫相惟辟公旣敏而度帝拜

 稽首柴煙上舉祝有嘏言 皇帝受之産百斯

 祥裒萬斯禧其矗如山其積如茨 皇帝曰咨

 朕不專有旦御端門百執奔走其赦天下新邦

 之舊賙乏録勞刮濯痕垢官賞兵賫金爵是富

 驛歡四海間弗容晝天謂 皇帝感實火德火德

 在孝宗祀惟極其還而功䘏嗣千億而子而孫長

 有萬國天謂 皇帝安我群元投蛑斥螟稼溢

 于㕓癘訖疾攘人樂蹮蹮 皇帝眉夀永錫萬

 年前祀三日區霜如閉 皇帝旣齋一夕而霽

 六幙掃除若壒逢彗天清地晏夜星騰晰 皇

 帝小心恭與䖍并徧見神祗拜跪送迎乆立於

 次須樂之成器必全玉牢不愛牲制為諸安以

 正和清夜皷徹嚴敷致厥誠明明 皇帝惟先

 訓是式悙咸懿親其磐如石存問齠耋容受讜

 直振淹登畯母或失職惟慈惟仁不厲聲以色

 皇帝有言克已則興豐守吾儉尊捨吾矜雖日

 之升瞿瞿兢兢無不此或承

    皇帝神武頌     宋  祁

或稱皇𥘉之世不賞而勸不罰而懼豈簡𠕋之彌

文哉議者云否彼固未識夫震耀之飭天威剛徤

之奮乾體也粤若聖人制海内之命據天位之尊

緫秉權綱章叙典憲不有威辟不足以震元憝不

有變容不足以開至聖用能消弭殄行嘉靖多方

闡皇靈憲宗軏丕天之大律一民之至權者已

巨宋在宥列聖繼統際天丕冒亘地砥屬仆威械

以去煞襲道樞以訓儉恩𥙿洪暢容典飭盡萬寶

取足合祛於皇極百靈隤祉震動於珍物然猶右

賢左戚均權布寵百辟箴闕内平而外成五細在

邊畨休而遞上防檢來患蠲滌多辟勤勤懇懇者

非弭亂之謂歟然而善制未能無敝有憂所以固

國廼者 先帝違𥙿群邪濟凶𭔃朝家之威席鈞

宰之貴侔尚方以制器狎神巫而締紱乃至易守

帥以漸醜圖徙陵兆而投天隙拂戾蜚語恬有姦

計遂欲包禍心以竊發執左道而干紀餌梟羮以

未盡礪豺牙而密噬神靈震赫姦宄呈露輔臣建

白醜黨震壊赤車具獄而來上凶竪伏質而前死

允恭事敗先謂伏誅 皇 帝陛下深拱諒闇覽照前典重當

國之職㥀退人之禮詔曰冡宰之任萬樞所係今

丞相謂自底不令其上大司徒印綬於是三事百

執抗䟽以請曰無將必誅列辟經制與衆共棄常

苦無赦謂今所犯惡不可聞願龔天刑以塞群議

帝曰朕不忍致于理其放於未崖然後起跅㢮之

臣明枉結之獄掊克之貨附上於官附離之黨肆

赦一解漏鯨彗於網目推虎吻於市道浴白日以

升景投紫蜺而霽氛惡草絕而善苗興清風翔而

群隂伏人靈紓憤道路相趨旣而薦紳之徒相與

喟然並稱曰前日末命微梗孽臣乗閒潜構不𩔖

隂傾時柄食椹靡化指莠待滅 陛下探觀時變

先斷宸慮𠋣文母之聖攬列辟之議廉考劓殄介

不終日末減澄洗蕩無餘灾定寶業極南山之安

殱渠魁易家人之召智不回慮惡未旋踵事已決

矣昔滔天殛而虞功劭流言放而周德奮觀闕誅

而孔制列寶瑟僵而漢基永皆撥亂之盛準長世

之懿𠕋所由來舊矣是以烈祖二宗墾菑除害簫

勺衆慝若彼之囏也太后 聖上建威銷萌祗遹

先訓如此之備也冝乎勵無前之景鑠暢不殺之

神武正春秋謹始之制釋洪範作威之害開賜無

疆之眉夀摛著不朽之尊名此其時矣蓋天子穆

然𥘉載貶成仰定未遑論制作之事也下臣儓儗

末品不足弦次新頌輒敢述輿人之詠簡康衢之

詩亦擊轅折楊之比爾其辭曰

 眞宗御天休息羣元委裘上仙茂功全𠔃 皇

 帝纉務惟新百度尚文右武鴻基固𠔃孽竪柄

 臣矜權取勲興妖放命託機神𠔃上公列辟恊

 忠宣力摧兇殄惡清君側𠔃曰恭曰謂銜刀投

 裔神武不殺退以禮𠔃或附或離横貸敷施脅

 從罔治董之威𠔃氛開祲収美澤雲游荷天鴻

 休德旣優𠔃昭雪忠良輿頌風翔夤威舊章恤

 無疆𠔃

    慶曆聖德頌     石  介

三月二十一日大昕 皇帝御紫宸殿朝百官相

得象殊拜竦樞密使夷簡以司徒歸第二十二日

制命昌朝參知政事弼樞密副使二十六日勑除

脩靖素並充諌官四月八日 皇帝御紫宸殿朝

百官衍樞密使仲淹琦樞密副使乃用御史中丞

拱辰御史邈御史平諌官脩靖十一䟽追竦樞密

使勑十三日勑又除襄為諌官天地人神昆蟲草

木無不懽喜 皇帝退姦進賢發於至聦動於至

誠奮於睿斷見於剛克陟黜之明賞罰之公也上

視漢魏隋唐五代凡千五百年其閒非無聖神之

主盛明之時未有如此選人之精得人之多進人

之速用人之盡實為希闊殊尤曠絕盛事在 皇

帝之德之功為卓犖瑰偉神明魁大古者一雲氣

之祥一草木之異一蹄角之怪一羽毛之瑞當時

羣臣猶且濃墨大字金頭鈿軸以稱述頌美時君

功德以為無前之休丕天之績如仲淹弼實為不

世出之賢求之于古堯則䕫龍舜則稷契周則閎

散漢則蕭曹唐則房魏 陛下有之諸臣亦皆今

天下之人望為宰相諫官者 陛下盡用之此比

雲氣草木蹄角羽毛之異萬萬不侔豈可翻無歌

詩雅頌以播吾君之休聲烈光神功聖德刻于琬

琰流于金石告于天地奏于宗廟存于萬千年而

無窮盡哉臣實羞之臣嘗愛慕唐大儒韓愈為博

士日作元和聖德頌千二百言使憲宗功德赫奕

煒燁照于千古至今觀之如在當日 陛下今日

功德無讓憲宗臣文學雖不逮韓愈而亦官於太

學領博士職歌詩讃頌乃其職業竊擬於愈輒作

慶曆聖德頌一首四言凡九百六十字文辭鄙俚

固不足以發揚臣子之心亦欲使 陛下功德赫

奕煒燁照于千古萬千年後觀之如在今日也臣

不勝死罪臣賤無路以進姑藏諸家以待樂府之

采焉

於維慶曆三年三月 皇帝龍興徐出闈闥晨坐

太極晝開閶闔躬𭣄賢英手鋤姦枿大聲渢渢震

揺六合如乾之動如雷之發昆蟲𧏸蠋妖怪藏滅

同明道𥘉天地嘉吉𥘉聞 皇帝慼然言曰予父

予祖付予大業予恐失墜實賴輔弼汝得象殊重

愼徽密君相予乆予嘉君伐君仍相予笙鏞斯恊

昌朝儒者學聞該洽與予論政𫝊以經術汝貳二

相庶績咸秩惟汝仲淹汝誠予察太后乗勢湯沸

大熱汝時小臣危言嶪嶪為予司諫正予門闑為

予京兆堲予䜛說賊叛于夏徃予式遏六月酷日大

冬積雪汝暑汝寒同於士卒予聞心酸汝不告之予

明得弼予心弼恱弼每見予無有私謁以道輔予

弼言深切予不堯舜弼自笞罰諫官一年奏䟽滿

篋侍從周歳忠力盡竭契丹亡義檮机饕餮敢侮

大國其辭慢悖弼將予命不畏不懾卒復舊好民

得食褐沙磧萬里死生一節視弼之膚霜剥風裂

觀弼之心鍊金鍜䥫寵名大官以酬勞渴弼辭不

受其志莫奪惟仲淹弼一䕫一契天實賚予予其

敢忽並來弼予民無瘥札曰衍汝來汝予黄髪事

予二紀毛秃齒豁心如一𠔃率履弗越遂長樞府

兵政母蹶予早識𤦺𤦺有竒骨其器魁礧豈視居

楔其人渾樸不施剞劂可屬大事敦厚如㪍𤦺汝

副衍知人予哲惟脩惟靖立朝讞讞言論磥砢忠

誠特逹禄微身賤其志不怯嘗詆大臣亟遭貶黜

萬里歸來剛氣不折屢進直言以補予闕素相之

後含忠履㓗昔為御史幾叩予榻至今諌䟽在予

箱匣襄雖小臣名聞予徹亦嘗獻言箴予之失剛

守粹慤與脩儔匹並為諫官正色在列予過汝言

無鉗汝舌 皇帝明聖忠邪辨别舉擢俊良掃除

妖魃衆賢之進如茅斯拔大姦之去如距斯脱上

𠋣輔弼司予調夑下賴諫諍維予紀法左右正人

無有邪孽予望太平日不逾浹 皇帝嗣位二十

二年神武不殺其黙如淵聖人不測其動以天賞

罰在予不失其權恭已南面退姦進賢知賢不易

非明不得去邪惟難惟斷乃克明則不貳斷則不

惑旣明且斷惟皇之德羣下踧踖重足屏息交相

告語曰惟正直母作側僻 皇帝汝殛諸侯危慄

墮玉失舄交相告語 皇帝神明四時朝覲謹脩

臣職四夷走馬墜鐙遺策交相告語 皇帝神武

解兵脩貢永為屬國 皇帝一舉群臣懾焉諸侯

畏焉四夷服焉臣願 陛下壽萬千年

    錢鄧州不燒楮鏹頌  吕  南公

嗚虖士誠知脩耶内不欺諸已外不欺諸人可與

修己巳嗚虖士誠有立耶上不媿於天下不怍於

地中不負於神可謂士君子巳凡唯知修至於可

立而不欺不媿者其備如此雖天地神明我斯天

地神明已豈又䘏䘏於諸餘哉世衰道隱士心險

惑稔匿自危則區區於禍福以壯其毒聞古之用

幣以禮神祇後之罪士為多則假之以請禱禳祈

假之不已則翻楮代焉而弗支是故罪者滿世而

莫救其非肅肅鄧州唯道之繇識起超於衆謬行

不徇於時流孰巫祝之足因而禧祥之苟求蓋清

修而不媿則萬福之來酬是何楮鏹之不然而名

位之優優嗚虖豈弟君子求福不回誰其嗣之

宋有人猗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