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三

卷第三十二 皇朝文鑑 卷第三十三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四

皇朝文鑑巻第三十三

 御札

   大慶殿恭謝御札    歐陽 脩

   熈寧元年南郊御札   王  珪

   熈寧四年大饗明堂御札 元  絳

 批答

   賜除宰臣文彦博讓恩命批答

              歐陽 脩

   賜新除宰臣冨弼讓恩命不允批答

              歐陽 脩

   賜宰臣冨弼乞退不允批答

              歐陽 脩

   再賜宰臣冨弼乞退不允批答

              歐陽 脩

   賜宰臣冨弼乞解機政不允批答

              歐陽 脩

   賜宰臣文彦博乞解重任不允批答

              歐陽 脩

   賜樞密使宋庠讓恩命不允批答

              歐陽 脩

   賜杜衍讓恩命不允批答 宋  祁

   賜賈昌朝讓恩命不允批答

              宋  祁

   再賜杜衍讓恩命不允批答

              宋  祁

   賜陳執中韓琦讓恩命不允批答

              宋  祁

   賜皇弟允迪讓恩命不允批答

              宋  祁

   賜皇長子淮陽郡王免恩命不允批答

              王  珪

   賜皇伯祖承亮攺封秦國公免恩命不允

     批答       王  珪

   賜宰臣韓琦巳下乞立壽聖節宜允批答

              王  珪

   賜宰臣韓琦巳下上尊號不允批答

              王  珪

   賜韓琦免恩命不允批答 王  珪

   賜宰臣曾公亮免恩命不允批答

              王  珪

   賜韓琦免明堂恩命不允批答

              王  珪

   賜郝質免恩命不允批答 王  珪

   賜宰臣冨弼乞退不允批答

              王  珪

   賜歐陽脩乞退不允批答 王  珪

   賜宰臣韓絳免恩命不允批答

              元  絳

   賜宰臣韓絳巳下上尊號不允批答

              元  絳

   賜皇伯宗諤免恩命不允批答

              元  絳

   賜陳升之免恩命不允批答

              元  絳

   賜宰臣王安石巳下乞御正殿復常膳不

     允批答      元  絳

   賜劉摰辭免恩命不允批答

              蘇  軾

   賜太師文彦博乞致仕不允批答

              蘇  軾

   再賜太師文彦愽乞致仕不允批答

              蘇  軾

   賜宰臣吕公著乞外任不允批答

              蘇  軾

   賜宰臣吕公著乞致仕不允批答

              蘇  軾

   賜司空吕公著免恩命不允批答

              蘇  軾

   賜右僕射范純仁免恩命不允批答

              蘇  軾

   賜門下侍郎孫固乞致仕不許批答

              蘇  軾

   賜劉昌祚免恩命不許批答

              蘇  軾

 御札

    大慶殿恭謝御札   歐陽 脩

勑内外文武臣寮等執珪璧以事神嚴祖宗而配

帝雖有國之常典亦因時而制宜朕承三聖之丕

基撫萬邦之有衆儉于已使天下之民豐勞于心

致天下之民佚罔敢怠忽庶幾洽平而首春以來

偶爽調適賴三靈敷祐百福來臻順以節宣獲兹

康裕加以邊隅不聳風雨以時雖庶物之咸和顧

眇躬而增惕是用稽先朝之成憲詢故實於有司

即廣殿之翼嚴擇靈辰之良吉式伸昭謝以格純

休宜示先期故兹誕告朕取今年九月内於大慶

殿行恭謝之禮其今年冬至親祀南郊即宜權罷

所有合行諸般恩賞並特就恭謝禮畢一依南郊

例施行至日朕親御宣德門宣制仍令所司詳定

儀注以聞務遵典禮勿俾煩勞咨爾多方咸體予

意故兹札示想宜知悉

    熈寧元年南郊御札  王  珪

有天下者莫重上神之報爲人子者莫嚴宗廟之

承率躬三歲之祠常𠉀一陽之應緬慕先聖光施

沖人載循禋類之期適在諒隂之際大懼不能備

飭儀物奉將粢盛於是刺六經之文傳博士之議

皆以謂喪有以權而順變祭無以卑而廢尊矧稽

參西漢之彞SKchar用景德之制顧予涼菲賴帝況臨

遂⺊天正之辰徃脩郊見之禮方且進祈茂祉以

大芘黎元昭格至精以終圖熈事庶幾能饗其敢

憚勤朕以今年十一月十八日有事于南郊咨爾

攸司各揚厥職諸道州府不得以進奉爲名輒行

科率其百司除事神之物並宜一切仍舊外餘應

干供奉所須務令淳約以稱朕不忘孝思之義

    熈寧四年大饗明堂御札

              元  絳

勑内外文武臣寮等朕荷二儀之休履四海之冨

經庶政之至治秩將禮之彌文欽惟五聖之謨常

躬三載之祀自纉隆於大業已肆類於圜丘興言

緫章未詔嘉饗維 仁祖之武宜謹於遵修維

文考之尊宜嚴於陟配況萬寶時懋三光仰澄官

師恊恭方夏底定是用稽仍路寢之制㳙選肅霜

之辰上以裒對天明展昭事之重下以敕厲民志

示追養之勤特戒先期以孚大號朕取今年季秋

擇日有事于明堂其今年冬至更不行南郊之禮

所有合行諸般恩賞並特就祀明堂禮畢一依南

郊例施行至日朕親御宣德門宣制咨爾攸司各

揚厥職諸道州府不得以進奉爲名輒行科率務

循典故無致煩勞

 批答

    賜除宰臣文彦博讓恩命批答

              歐陽 脩

省表具之朕躬儉約以先人而生民未足憂勤以

勵政而百職多隳豈布德之不明抑任人之弗至

是以齋居正慮先志後占鑒屢易以爲煩念難知

之可慎永惟商周之所記至以夢⺊而求賢孰若

用搢紳之公言從中外之人望卿以舊哲比嘗相

予惟宇量能寛以服人惟純誠故久而益信勲德

兼著可以重朝廷忠信不回可以臨大事夫謀於

其始而既審則果於必用而不疑汝其欽哉朕命

無易所讓宜不允仍斷來章

    賜新除宰臣冨弼讓恩命不允批答

              歐陽 脩

卿有憂國愛君之心而忠以忘其己有經邦濟時

之學而用未䆒其能夫畜久而積厚則施之不窮

慮深而計熟則謀無不獲兹朕所以虚心仄席有

望於卿也矧卿正直不回庸邪素忌小人所異君

子所同是以在外十年而左右之譽不及履躬一

德而搢紳之望愈隆朕内決於心外詢于衆敢謂

有得卿其何辭

    賜宰臣冨弼乞退不允批答

              歐陽 脩

朕眷惟宰輔之司實繫朝廷之重職或非稱勢因

易揺比以連年厭於屢易戒用人之不審致厥位

之靡安故於圖任之初尤極精求之意而議者謂

卿有天下之譽慶朕得非常之才豈惟斷不惑於

予心固以慰久鬱之人望則朕之用卿者至矣卿

之自待者如何而方沃嘉猷遽形退讓駭無因而

及此曾莫諭於乃誠豈廊廟之崇責重者其憂難

任而冨貴之至位髙則其慮易危邪朕嘗歷考徃

昔之人其於進退之際過計而圖全者未必無患

忘身而徇國者固多令名惟爾之明必知所擇宜

少安於職業用深體於倚毗

    再賜宰臣冨弼乞退不允批答

              歐陽 脩

夫知人之明可謂難矣而任賢之術兹豈易哉若

乃聽之不聦信之不篤施設之方未盡弗極其材

遲速之效有時莫能少待則被其任者實亦艱歟

卿以純一忠亮之誠藴宏深逺大之業朕虚已以

聽推心仰成至於一二之臣是惟同德下逮衆多

之論曾靡閒然方將甄叙賢愚修明法度務究本

根而更治不速歲月之近功期於有成兹乃予意

奈何中道而將止夫亦奚託以爲辭矧上下旣交

寧有不通之志而君臣相遇豈爲易得之時當體

余懷勉安厥位

    賜宰臣冨弼乞解機務不允批答

              歐陽 脩

夫宰相之事非可以歲月考而一二數也其在朝

廷選賢任能而各得其職下俾民俗遷善逺罪而

不知其然至於法度修紀綱正然後相與慎守而

安行之以臻于治此朕所以虚心一意日有望於

卿者也今事有緒而卿辭焉豈朕德之不明將顧

時之不可中道而止夫何謂哉俾予獲用材不盡

之譏而卿渉苟安自便之計予所不取卿其勉焉

    賜宰臣文彦博乞解重任不允批答

              歐陽 脩

夫知其人之爲賢任則勿貳事其君而有道去不

可輕此古之臣主之明舉措必慎所以收功於一

時而垂法於後世也卿夙有時望爲予柄臣自復

秉於國鈞僅三周於歲序若乃進退賢否誅賞罪

功每於聽納之間敢忘虚已顧彼搢紳之論曽靡

異辭方期有成以副予意而乃過形謙損思避台

衡豈寡德弗明於用才而不盡將多言害正致厥

位之難安苟異於斯夫何引讓矧卿忠信之節足

以叶予之一心材謀之優可以斷予之大事兹所

柬注寧煩諭言

    賜樞密使宋庠讓恩命不允批答

              歐陽 脩

朕以因時致享克展於孝思巳祭受釐大均於慶

澤乃眷耆明之哲實予體貌之臣肅臨事之有容

既交神而蒙貺宜推異數以示眷懷雖嘉好謙曷

止成命

    賜杜衍讓恩命不允批答

              宋  祁

比虚右弼以須畯望卿清約忠壯華皓一節出入

諷議靡事不爲挺然公實見於有政朕志先定成

命惟行況萬幾處可百職脩理朕所倚辦卿宜知

之遽閲讓函猥徇謙㮣且誕告羣方不容顓辭久

曠台路便廢撝遜欽服寵章

    賜賈昌朝讓恩命不允批答

              宋  祁

卿曩侍經筵巳知國器歷守京邑則風績早樹進

邦憲則威名流聞揚休山立自處中道朕以爲

履正識敏材任輔佐引與機政參貳台司曽是踰

年休有成效觀行則懿俾謀則臧斷自予志冠升

樞省誕告百執初無異言猥露奏封深存撝遜況

訓諭巳熟典命難淹速即欽膺以光朝舉

    再賜杜衍讓恩命不允批答

              宋  祁

向以戎醜尚桀師伍留屯公私乏匱不可貲省又

官濫於外吏欺於中苛察過當浮競成俗濟水無

益治𢇁愈棼圖所振整未知厥序以卿久在樞禁

習緫事經年耆識茂盡悴事國是用選自予志對

秉台衡藉敏材以康調發之難褒介節以懲進取

之弊朕既寡德方兹仰成尺奏荐聞能讓猶固已

嘗批喻宜體眷永母煩費詞早膺寵典

    賜陳執中韓琦讓恩命不允批答

              宋  祁

朕比執珪幣祗事神祗至誠所向鴻釐如答是以

推衍天祉沛流茂恩徧録侍祠之勞悉從進律之

典卿卓有成效恊於僉言而臨榮引讓稽恩未拜

閲露章而既熟非公論之所期便可欽膺即廢謙

    賜皇弟允廸讓恩命不允批答

              宋  祁

光宗嫌名睦懿親差次寵典年長者崇爵屬近者尚

恩眷爾忠賢用加節制公言斯恊朝渙旣頒何執

常謙欲遂素守道風雖亮允令難稽徃哉惟諧母

或煩請

    賜皇長子淮陽郡王免恩命不允批答

              王  珪

昔我祖宗誕受天命厥惟艱哉克正皇猷丕懋乃

績以遺我子孫無疆之休今朕纂厥服惟稽古建

爾元子于有邦乃季秋辛亥羣公庶尹罔不祗朕

言于廷爾乃陳德弗及期畀于一二弟兄之賢我

聞曰立愛惟親立敬惟長其敢示天下以私乎汝

惟徃哉尚廸時命無違

    賜皇伯祖承亮攺封秦國公免恩命不

    允批答       王  珪

夫戚藩之建王室是毗古者皆世襲其封近代或

别予之邑旣非祖烈之服又失廟祠之傳故朕推

近屬之長賢脩先王之舊履以大子孫不絶之序

以均宗社無窮之休適㩜露章過形沖節宜體親

親之意庸光繼繼之圖

    賜宰臣韓琦巳下乞立壽聖節宜允批

    答         王  珪

赤制告圖肇承題序青煒動陸俯恊誕期卿等過

稽舊章列上芳牘緣華封之素祝建壽聖之嘉名

竊惟受天元符撫國休運百辟稱觴而在席四夷

奉幣而在廷敢以菲懐抑于輿望

    賜宰臣韓琦等下尊號不允批答

              王  珪

朕獲承大統三載于兹䝉天之休海内清靜方將

飭齊輅㓗純犧以祗見天地宗廟之靈乃敢昭發

丕𠕋揚徽垂鴻以自施虖尊榮者哉不圖執事之

臣列上表功之號且臨政之日淺未有盛烈之章

況事神之意恭豈在彌文之飾適增于媿難徇所

    賜宰臣韓琦免恩命不允批答

              王  珪

夫王者壹天下之仕宰相遂萬物之宜故君臣同

德而教化成朝廷上賢則分職治肆朕承邦之久

得卿共政之均且國用失浮規節財力之匪易吏

塗過冗甄序名品之爲囏歷勤勞之百爲蹈夷險

之一致向屬冢卿之缺適登台席之元稽卜神謀

孚言朝聽維百辟之是式維兆民之是瞻奚興曲

讓之辭殊閼大公之舉慊然衆志鬱于予聞蓋德

盛而位隆者望雖與歸然任劇而責至則事當隨

決思體睠毗之異祈收撝固之情徃代天工母留

邦

    賜宰臣曾公亮免恩命不允批答

              王  珪

夫天文中階之象色正則二氣鈞國柄三事之司

體公則萬化緝朕何嘗不寤寐邦傑彌綸政機以

光宗嫌名美風俗之原以甄序官師之品所繋甚大維

材之難卿行足以厲朝謀足以經國代言二禁而

號令皷虖羣動賦政中畿而神明照于宿姦頃陪

議於宰塗旋冠謨於宥省邦之維度靡不舉兵之

紀律靡不張屬上台之進賢宜右弼之膺寵忽起

舜庭之讓未施鄼國之規羣情鬱然予心勞止矧

夫付安危之幾則望豈云淺當名器之分則處之

勿疑所期廣猷慮以同寅會精神而輔力當抑謙

風之固徃調大化之元豈朕之獨⿰𧾷攴太平亦卿之

與有令聞

    賜韓琦免明堂恩命不允批答

              王  珪

予臨路寢之上曾覽八紘邈然有通神明之志廼

季秋宗祈既右上帝亦右文考始予齋精臨獻而

懼不勝及觀夫簠樽在堂鍾石在庭至陟降上下

之數與夫九州四海美物之薦罔不具飭噫何其

禮之盛歟非爾元宰之臣孰緫裁剸之故巳降之

制爲百辟先亦皇天降休命于我家非予之所敢

專也今書固辭顧不廢予惠術之施虖

    賜郝質免恩命不允批答

              王  珪

國家提萬兵之勁萃之畿中謀元帥之良護于巖

下矧卿嘗從征伐之事加有宿衛之勤宜授鉞於

師壇緫環宫之夜柝蓋旌勞者必異其寵御衆者

必予之權母爲過兢其服重委

    賜宰臣冨弼乞退不允批答

              王  珪

朕肇履邦圖每恭天戒屬初炎之在序偶時澤之

弗滋且正于近畿顧民灾之未逺然應不旋日知

人事之巳修卿還來相予居位未乆奚抗章而引

咎將援故而辭權雖蹈夫聖賢逺覽之思殆戾於

君臣交儆之意勉規弗及終厎于成

    賜歐陽脩乞退不允批答

              王  珪

夫與政之途蓋天下之責至者叢矣顧雖智勇不

能以禦流訾之來前日御史加非於卿朕惟其辭

甚悖於義理之文今䜛者放而疑者釋卿猶欲以

去位豈朕所望焉傳不云乎禮義不愆何恤人之

言其起眎事母重朕之不敏也

    賜宰臣韓絳免恩命不允批答

              元  絳

卿方重淳深清明端亮閲文武之二枋今上御名謀猷

於百爲屬者羌種跳邊王師淹戍徃視方略以宣

威靈嘉維爾忠蔽自朕志絶軼前比延登冢司扶

世澤民將倚調於元化靖兵戡亂猶佇建於膚公

況惟渙號之孚巳穆廣朝之聽胡爲懇牘欲避隆

名雖難進之風自髙沖尚而仰成之屬殊咈顧懐

趣宜欽承母重撝固

    賜宰臣韓絳巳下上尊號不允批答

               元  絳

朕聞唐虞之世君臣吁俞相與敇戒以康庶事未

聞其自燿功德大爲名稱以動天下之聽朕以涼

菲獲承皇緒固巳極崇髙之位號矣嚮者奉郊宗

之祀三事大夫亦屢以徽𠕋來上而愧不敢從方

且嘉與衆賢夙寤晨興以營極治之業要之萬世

建無窮之基亦有無窮之聞不猶愈於虚名歟臣

之尊君義則勤至朕守弗奪母煩數陳

    賜皇伯宗諤免恩命不允批答

              元  絳

卿爵齒兼尊德名參劭佑予郊廟之事克有夙夜

之勤疇勞策勲時乃舊典徃承成命無用勤辭

    賜陳升之免恩命不允批答

              元  絳

卿久服樞筦恊成王功屢陳誠辭願解幾政方建

將旄之重 且增台路之華况輔成萬微嘗宣左

右之力兼賦二枋宜旌文武之謨即當欽承安用

冲挹

    賜宰臣王安石已下乞御正殿復常膳

    不允批答      元  絳

垂象之變咎在朕躬内惟菲涼敢不祗懼避朝損

膳欽天之渝神休震動銷去大異而三事庶尹咸

造在庭願復舊常至于再請且星隆晷德猶賴交

修況天畏棐忱固當屢省弭烖嚮福其庶幾焉

    賜劉摰辭免恩命不允批答

              蘇  軾

政如農耕以旣穫為能事言如藥石以愈疾為成

功若耕不穫疾不愈朕何望焉所以用卿者非以

冨貴卿也勉卒成業何以辭為

    賜太師文彦博乞致仕不允批答

              蘇  軾

卿出入四世師表萬民無羡於功名而有厭於冨

貴其所以忘身徇國捨逸就勞者豈有求而然哉

凡以 先帝之恩生民之欲也卿之在朝如玉在

山如珠在淵光景不陳而草木自遂去就之際損

益非輕昔西伯善養老而太公自致魯穆公無人

子思之側而長者去之卿自為謀則善矣獨不為

朝廷惜乎藥餌有間時遊廟堂家居之樂何以異

    再賜太師文彦博乞致仕不允批答

              蘇  軾

朕脩身以承六聖虚已以聽四輔而法度未定隂

陽未和民未樂生吏未稱職中夜以思方食而歎

雖不敢以事諉元老實望其以身率百官卿猶未

即於安孰敢不盡其力此聖母沖人之本意而天

下有識之所望也昔唐太宗以干戈之事尚能起

李靖於既老而穆宗文宗以燕安之際不能用裴

度於未病治亂之效於斯可見朕意如此卿其少

    賜宰臣吕公著乞外任不允批答

              蘇  軾

夫以才御物才有盡而物無窮以道應物道無窮

而物有盡凡今之患所乏非才以卿篤於愛君必

能建長久之策澹然無我可以寄枉直之權二年

于兹百度惟正事既就緒民亦小康至於微疾之

屢攻是亦髙年之常理卿其良食自輔為國少安譬

如止水之在盤豈復勞心於鑒物心且不勞而況

於力乎

    賜宰臣吕公著乞致仕不允批答

              蘇  軾

宰相不自用人主不自爲予欲識人物之忠邪故

以卿為水鏡予欲知利害之輕重故以卿為權衡

苟明此心雖老猶壯與其輕去軒冕獨善其身孰

若優游廟堂兼享其樂益光宗嫌名此義勿復有云

    賜司空吕公著免恩命不允批答

              蘇  軾

夫國以得人為彊如猛獸之衛藜藿以積賢為寶

如珠玉之茂山川湛然無為物自蒙利故崔公發

議則淄青慙服知朝廷之有人蜀使抗詞則孫權

回顧歎張昭之不在得失之效豈可同日而語哉

朕之用卿意實在此國計之重可無復辤

    賜右僕射范純仁免恩命不允批答

              蘇  軾

自昔 先帝之世屢歎材難及朕嗣位以來專用

德選雖爵祿名器出於獨斷而長育成就實在羣

公長短不遺輔相之責苟無為國養人之意必有

臨事乏使之憂朕用慨然當食不御思得英雋之

老共收文武之用惟卿篤於憂國明於知人灼見

朕心宜在此位徃任天下之重母事匹夫之廉

    賜門下侍郎孫固乞致仕不許批答

              蘇  軾

吾不出帷幄臨御家邦實賴股肱之良以持綱紀

之要於其進退顧可輕聽之哉卿頃自近藩擢貳

東省本以年德之故非有筋力之求若夫正顔色

出詞氣使人望之而忠誠可信鄙倍自逺斯可矣

豈可一病未能造朝遂欲舎而去哉誠請雖勤於

義未也

    賜劉昌祚免恩不許批答

              蘇  軾

卿國之虎臣帥我爪士緫章大祀宿衛有勞宜爲

六軍之先以承大賚之慶辭而不有殊匪吾心




皇朝文鑑巻第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