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

卷第五十九 皇朝文鑑 卷第六十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十一

皇朝文鑑卷第六十

 奏䟽

   論吕大防乞以旱罷   梁  燾

   請還政        梁  燾

   請令帶職人赴三館供職 胡  宗愈

   請詔有司講究商賈利病 王  巖叟 -- 臾 ?

   請廣言路參用四方之士 王  巖叟 -- 臾 ?

   請復内外官司舉官法  王  巖叟 -- 臾 ?

   請詔執政裁抑三省人吏僥倖

              王  巖叟 -- 臾 ?

   請依舊法賑濟免河北貸粮岀息

              王  巖叟 -- 臾 ?

   請罷三舍法      王  巖叟 -- 臾 ?

   論罷試中断案人入寺  王  巖叟 -- 臾 ?

   論堂除之弊      劉  安丗

   請戒約𫝊習異端    朱  光庭

   請用經術取士     朱  光庭

    論吕大防乞以旱罷  梁  燾

臣伏見 陛下眷遇大臣極其恩禮不忍聞其過

惡輕奪其位使傷其進退之名所以委曲覆容眞

有天地之賜為大臣者何以副 陛下之深仁乎

祖宗之時宰相率二三年以禮去今之宰相率二

三年以罪去禮去者顧義重雖有功而必去罪去

者顧利重非有罪則不去以禮去者可以復用以

罪去者不可以再蓋 祖宗之大臣皆以名節自

重一舉動必存大躰必副人望不敢專寵禄以自

愛不敢挾權𫝑以自強日思以得罪為憂以妨賢

為懼故率二三年自引避位朝廷褒答自有異數

其優者為使相其次猶須超進數官為大學士其

去位也名益重望益髙眷益厚一旦復用則中外

之民莫不以爲宜皆爲朝廷喜之此所以朝廷重

也其間亦時有貪鄙之人當去而不去以固位戀

禄清議已不容矣以之招致人言𭧂著過惡從而

罷遣之殆不過一諌官一御史論之則已不能安

矣如臺諌合攻連擊有甚少一有之則終身不得

復用故以禮去者多以罪去者少大臣既以法小

臣從而廉士大夫化之皆磨礪振潔以節操相髙

風俗純美由此道也比年以來大臣皆以竊禄偷

安爲計寖以成風雖有大過猶巧自掩蓋恐其失

位一二人言之不知去臺諌官共言之又不肯去

至於紛紛不已上不能止其言竟出其章䟽然後

請退聖恩因而聽之公議為之鄙薄私友為之歎

惜䘮其節守敗其名譽冐其過咎終以踈絶朝廷

雖以乏人而欲用之疑其姦心之不測畏其清議

之不容卒不敢用必用其以次者安得人才衆多

而為用乎朝廷將無人而用矣此不可不思也

祖宗之時輔相之材非不多也然而進者必以其

賢退者必以其禮去而復來所以用之有得也今

輔相之材亦不多也然而進之不必以其賢退之

必以其罪去而不可來所以用之不足也臣近甞

建言乞 陛下許吕大防以自請罷去相位者正

為其如此若蒙 陛下許吕大防令以禮去不唯

大防得其進退之道且掩覆其罪狀不為言者之

所指擿不為公議之所不容使之養望於外它日

用之人必無敢議者設有議者其跡以無罪而去

陛下主張之無累知人之明矣於是大防眞有天

地之賜足稱 陛下眷禮之本意也非獨以安大

防也又以示後來之人皆思以禮去位而漸以名

節自重如 祖宗之大臣也朝廷由是尊矣伏望

聖慈以安危爲計以治亂爲念以養大臣之譽望

爲意以勵搢紳之廉隅爲術保完大防今日之去

存全大防它日之用就謝旱烈之譴銷厭愁怨之

氣上敬天道下順民心中不失君臣之恩一舉而

三善得豈不美歟伏惟聖神采納天下幸甚

    請還政       梁燾

臣以孤直上荷㧞擢兩在言路徧歴臺諌前後論

列多蒙聽納昨自外郡再蒙収召使得待罪翰𫟍

論思獻納預聞大政不獨以文字爲職也眷遇之

厚群臣莫比如臣之愚何以報稱誓當竭盡死節

知無不爲終期少𥙷聦明庶不辜負恩遇恭以

皇帝陛下冨於春秋早有天下仁聖孝慈之實藹

聞于外性資成定盛徳日新 太皇太后陛下擁

䕶聖躬夙夜不倦保佑之功永福宗社臣民歡欣

四海仰戴今來選正中宫已得賢淑冬至大禮自

當郊見天地天意人事上下恊應維是政機之煩

乆勞同聽歸断人主不可過時此 陛下今日甚

盛之舉也退託深宫頥神間燕逺光前人垂法萬

丗豈不美歟願早賜處分以彰全聖以臣言爲

然伏望明岀手詔付大臣施行天下幸甚臣不勝

惓惓竭忠盡直以干斧龯之誅惟幸裁赦

    請令𢃄職人赴三館供職

              胡  宗愈

臣檢㑹今年三月二十八日三省同奉 聖旨今

來内外官並許貼職食錢并理任外其餘恩數並

依官制以前條貫又凖五月三日聖旨指揮勘會

祕書省自有職事官其舊𢃄館職并今後除授校

理以上職名並不供職臣愚竊謂士不知朝廷之

治躰則不足以立朝不習國家之故事則不足以

應務唐李徳裕謂用寒士不如公卿之丗議者以

為偏論臣廼謂之知言蓋公卿之丗耳目習朝廷

之治躰練熟國家之故事逺方寒士有不知其始

末者德裕之言不為過論 太宗皇帝深達此意始

置崇文院建祕閣集四庫書選天下名能文學之

士以為校讎官給以見俸食於大官優其資秩自

選人京官入者始除館閣校勘或崇文院校書及

升朝籍乃為祕閣集賢校理或優之則為直館直

院直閣其始入而官位卑者未得主判且令在館

供職改京官升朝籍方得主判登聞鼓檢院同知

禮院之類資任漸髙則或為吏部南曹群牧判官

又髙則為省府推判官或出知藩鎭任轉運提刑

又擇其乆任者或遷知諌院預講讀或擢為左

史遂典詞誥或待制内閣由此而為公卿執政以

躋台輔逺器大節方重深厚事業磊落載在史冊

者前後相望外至於守土奉使藹然皆有風績可

觀間有不才蹋茸者叨預於其間則指目鄙笑不

容於清議故累朝得人方古為盛此實 太宗皇

帝憂深慮逺養育之功也熙寕執政務欲速援親

黨假此以為進人之階浮躁狂妄者爭趍之故有

朝除校理而夕拜詞掖夕為直院而朝作輔臣館

閣㴠養之風遂至委地士人亷耻之節靡有孑遺

旣無素養之才悉皆苟合之士臨時選用或非其人左

右史才間用俗吏以致朝廷厭薄館閣遽行寢罷

陛下即位以來招賢樂善追復 太宗皇帝之政

継承列聖之業俾復三館職名又詔執政大臣各舉

所知召試以充其選獨不許其供職臣愚莫知其

意竊計議者必謂昔之崇文院已改為祕書省已

有官屬則帶館閣職名者不可供職臣愚以謂崇

文院之名雖改而祕閣集賢昭文館四庫之書猶

存既選英才除職名而不令供職不法 太宗皇

帝養才育士之深意而徒以虚名為士大夫進取

之階不唯義理未安兼亦於事無𥙷臣愚望朝廷

稽考 祖宗館閣之制選人京官除者且授祕省

正字校書以比昔日之校勘選人已有改官并供

職四年除校理指揮外有自京官除者亦自校書

郎二年方授校理已升朝者得兼寺監職事以比

昔日之主判由此漸進以歴省府與舊帶職之人

並令入館供職依舊食於太官磨以歳月使多士

知 陛下育才之意庻幾優㳺議論漸知朝廷之

治躰群居講習以議國家之故事亷耻清議去而

復還館閣素風墜而復振朝廷自後用人不乏實

才將以成太平之業臣愚以為自此為始惓惓之

意惟 陛下采擇臣愚不勝幸甚

    請詔有司講究商賈利病

              王  巖叟

伏以 祖宗盛際四方之商賈交出於塗而萬貨

無所滯公私共享其利優游乎豐樂而不自知其

後利專於公上商賈為之不行通都㑹邑至有寂

寞之歎非獨商賈之患也而上下均受其弊

陛下即位之始首發徳音廢導洛罷市易還民衣

食之源以惠養困窮人人𫎇福如遂更生有司固

無復爭利之端矣然二年于今不為不乆商賈猶病

乎不通而國家未𫉬其益何也必法有蔽於中而

講之未盡其術也伏望特詔有司深究利病以通

天下之商賈下以裕百姓而上以資縣官庻㡬人

物熙然復及 祖宗之盛臣愚不勝區區

    請廣言路參用四方之士

              王  巖叟

臣以謂天下之事度而知之不如耳聞其說耳聞

其說不如目覩其眞今四海之大萬里之逺民情

之利害不可以㮣言風俗之美惡不可以几舉人

材之賢不肖不可以互知竊以 陛下所賴以察

四方之事逹四方之情者言路數人而已而專用

一方之人非所以廣聦明於天下也臣願 陛下

常於言路參用四方之士天下幸甚

    請復内外官司舉官法 王  巖叟

臣竊以人得於表裏不疑則可任事出於上下相

應則易成此諸府之辟召群司之奏舉所以不可

廢也自辟舉之法罷而用選格可以見功過而不

可以見人材中外患之於是不得已而有踏逐奏

差申差之格踏逐者隂用舉官之實而明削同罪

 非善法也選才薦能而曰踏逐非雅名也必當

擇人之地而不重用之之道非深計也委人以權

而不容舉其所知非通術也臣伏望 聖慈特賜

指揮復内外官司舉官法以暢公議

    請詔執政裁抑三省人吏僥倖

              王  巖叟

臣伏以朝廷之弊莫甚於容僥倖以養蠧尚姑息

以惠姦不治其源而立法於下流法愈煩而弊愈

多非計之得也今天下皆曰僥倖之甚者莫如三

省之胥史𡻕累優秩月享厚禄日給肉食春冬有

衣寒暑有服出入乗官馬使令得營卒郊禮霑

而曽不限年得禄尤早其為恩幸可謂厚矣言其

供職事則一月之間或僅踰兩旬一日之間常不

滿半日其為勤勞可謂薄矣㸃檢諸司文字差錯

乃是職分當然何至字字論功日日計賞或升名

次或减磨勘或添料錢或支銀絹以彼易此有如

已物又每遇朝廷舉動一事曽行過一紙文書則

復妄叙勞能别希恩澤如近日二王出居外第省

吏有何辛苦而亦妄功以冐賞推此一端餘皆可

      禄賜優厚將焉用之其為僥倖可

謂甚矣此蓋前來宰執以姑息相承養之至此賣

朝廷之恩以買譽結左右之愛以固權何甞以謹

嚴紀綱為事澄清根本為心哉故議者以為廟堂

之上為天下百姓理㑹弊事則少與省中吏人行

遣濫恩則多静而察之非虚語也伏望聖慈特賜

敕厲執政大臣裁抑僥倖以除蠧杜絶姑息以戢

姦棄近例禁換法復講治平以前條格循用之庻

可以肅百司而正四方

    請依舊法賑濟免河北貸糧出息

              王  巖叟

臣伏以救災䘏患惟恐有所不至以傷其仁者先王

之用心也隨施以有求乗危以論利蓋不忍焉臣

按 祖宗賑濟舊法災傷無分數之限人戸無等

第之差皆得借貸但令隨税納元數而已未甞有

息也故四方之人霑恵者普銜恩者深郡縣倉𢈔

以陳易新者多其後刻薄之吏隂改舊法必待災

傷放税七分以上方許貸借而第四等以下方免

出息殊非朝廷本意縁災傷放税多是監司以聚

歛為急威脅州縣州縣又承望風㫖不復躰心朝

廷以災傷的實分數餘放若放及七分者災傷已

是十分况少肯放及七分又六分之與七分相去

幾何毫𨤲之間何以辨别幸而得為七分則有借

貸不幸而為六分則無借貸但繫檢災官吏一言

之髙下而𬒳災百姓幸不幸相逺如此不可不察

也三等而上均為赤子均遇天災豈容因災偏令

出息計其所得則甚少論其所損則實多乖

陛下平一之心虧朝廷光大之施臣乞復如舊法

不限災傷之分數並容借貸不拘民戸之等第均

令免息庶幾聖澤無間感人心於至和天下幸甚

如允臣所奏其河北京西淮南等路昨來水災州

縣乞先次指揮施行

    請罷三舎法     王  巖叟

右臣伏以法有為名則美而行之則難事有用意

則良而施之則戾者三舍是也故自三舎之法立

雖有髙材異行未見能取而得之而犇競之患起

犇競之患起而賄賂之私行賄賂之私行而獄訟之端作獄訟

之端作而防猜之禁繁博士勞於簿書諸生困於

文法非復渾然養士之躰而庠序之風或幾乎息

此識者之所共歎也臣竊謂庠序者所以萃群材

而樂育之以完其志業養其名譽優游舒徐以待

科舉者也不必科舉之外别開進取之多歧以支

離其心而激其爭端使利害得失日交戰於胸中

損育德養道之淳意非所以敦教化成人材也臣

愚乞鑒已然之𡚁罷三舍志開先生弟子不相見

之禁示學士大夫以不疑講肄之餘止以公私試

弟髙下如昔時自足以奬材氣而厲風聲使多士

欣欣於從學則上庠宜復有雍容樂易之美為四

方矜式矣乞下禮部及司業博士共議其當

    請罷試中斷案人入寺 王  巖叟

臣聞維天下之𫝑者存乎法持天下之法者存乎

平權之而後行議之而後用使不失其平者存乎

其人當張釋之為廷尉人有盗髙廟坐前玉環者

奏當棄市文帝大怒曰吾屬廷尉者致之族而以

法奏之釋之𧬄曰今盗髙廟器而族之有如萬分

一假令愚民取長陵一抷土陛下且何以加其法

乎文帝乃許廷尉臣以謂此不出於法之文而出

於一時議論能推明輕重之意以釋上心而使天

下後世莫不稱其當由是言之廷尉之選豈當

忽哉臣伏覩祖宗時審形大理長官及其僚屬

皆擇天下君子長者通物情知義理之士以為之其

用心平其持議不阿其知思足以講明法之微意

而必與情稱故天下號無𡨚民以今望之其遺風

餘徳猶釋之之在漢也後專尚刑名法術之學而

慘刻之吏多在此選議事不原於法意論刑不本

於人情執文以致罪順㫖以成獄不知先王明慎

欽恤之心而復輔之以經術申之以道徳故愈務

而愈逺愈嚴而愈戾試以断案巧則巧矣然不足

以得正人而足以得狡吏委理卿獨舉專則專矣

然不足以任至公而足以得偏見臣愚伏乞檢會

舊大理舉官法及講 祖宗置審刑 大理相持

並行之𥘉意今後罷試断案人則釋之之徒將自

為 陛下用稍復刑措之治天下幸甚

    論堂除之弊     劉  安世

臣聞非至簡不足以待天下之繁非至静不足以

制天下之動故荀卿有言曰論一相以兼率人主

之職也又曰相者論列百官之長要百姓之聽歳

終奉其成功以效於君推此言之則人主擇輔臣

輔臣擇庻長庻長擇僚佐以次選論不容虚受是

以所任愈隆而所擇愈簡所擇愈簡而所得愈精

此堯舜三代之君所以垂衣拱手不煩事詔而天

下晏然以治者用此道也秦漢以來官失其守居

宰相之位者或不知其任在庻長之列者或不守

其職因循至今流弊日積臣請為 陛下詳言之

昔魏晉已後採擇庻官多由選部故晉之山濤為

吏部尚書中外貟品往往啓授宋以蔡廓為吏部

尚書黄散已下皆得自用廓猶以為薄已遂不之

官唐制五品以上宰相商議奏可以除拜者則以

制敕命之六品以下則吏部銓材授職然後上言

詔㫖畫聞無所可否謂之指授開元中吏部置循

資格限自起居遺𥙷及御史等官猶並列於選曹

其後倖臣專朝舊典失序故陸贄抗論以謂捨朝

僉而重已權廢公舉而行私惠是使周行庻品苟

不出於時宰之意者則莫敢爲此乃唐之弊風不

可不革也臣伏見近來堂除差遣多取吏部之闕

不問職事之輕重才品之優劣為人擇官殊失大

體如承議郎王續堂除管勾左廂公事承奉郎劉

敦夫堂差權河南知録若此之類名品至卑吏部

選差固不乏使何煩廊廟一一揀求臣恐三省之

事日益紛紜執政大臣汨於細務則朝廷安危之

至計禮樂教化之大原使天下回心而嚮道者將

何暇以及之矣然則豈所以稱 陛下圖任老成

委注輔弼之意哉伏望聖慈明勅三省别議立法

今後除兩制臺省寺監長貳以上并諸路監司瀕

河並邉郡守之類所繫稍重者令依舊堂除外其

餘一切歸之吏部所貴執政事簡得以留心於逺

業而選部不至失職漸復舊制取進止

    請戒約傳習異端   朱  光庭

臣竊以天覆於上地載於下人位於中三才一貫

純粹不雜有聖人作因天叙而悙五典因天秩而

庸五禮因天命而章五服因天討而用五刑然後

三綱五常立而萬事咸治聖人為能以皇極之道

彌綸輔相於其中故天下無一民一物不得其所

此極盛之治後丗無以復加也不幸三代既還王

道不振黄老雜之於前釋氏亂之於後黄老之術

主於清净虚無丗惑猶淺唯是釋氏最為大惑人

無賢愚皆𬒳駈率髙明之士則沈溺於性宗中下

之材則纒縛於輪回愚淺之俗則畏懼於禍福甚

可怪也聖人曰天命之謂性儒者當盡後知苟

不務知此而求他可乎聖人曰未知生焉知死儒

者當窮理而後知苟不務知此而求他可乎聖人

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儒者當視履而後知苟

不務知此而求他可乎聖人言行布在方冊明如

日星可師可法今士大夫被儒服當法師聖人

言行而乃自𭧂自棄區區奔走從事胡法古者學

非而愽在四誅而不以聽今之棄先聖之言從胡

人之學無乃學非而愽者乎豈可以不禁之也學

官教多士以禮義禮官正朝廷之典禮若習異端

尤當深責古者道路男子由右婦女由左重其有

别今之士大夫與民庻之家婦女恣入寺門敗壞

風俗莫此之甚此不可以不禁也臣訪聞今月二

十日相國寺惠林院長老開堂衣冠大集座下聽

法者曲拳致恭環拜致禮無所不盡在無知軰不

足責其士大夫背棄吾道不知自重如此不可以

不責也臣昨日上章乞詔執政詰問今月二十日

於相國寺長老座下聽法臣寮乞行敕戒今後更

不得造其門傳習異端及學官禮官前日亦曽詣

門聽法者乞正違經棄禮之罪仍乞今後應士大

夫與民庻之家婦女並不得入寺門明立之禁臣

所以為 陛下力言者方聖明在御俊乂滿朝

尊吾堯舜禹湯文武周孔之道以致太平而不當

縱異端之術以惑天下伏望聖慈特賜睿断施行

    請用經術取士    朱  光庭

臣竊以 聖朝用經術取士冠越前代止是不當

專用王安石之學使後生習為一律不復窮究聖

人之藴此為失矣若謂學經術不能為文須學詩

賦而後能文臣以為不然夫六經之文可謂純粹

渾厚經緯天地輝光日新者也今使學者不學純

粹渾厚輝光六經之文而反學雕蟲篆刻童子之

技豈不陋哉甚非 聖朝之美事臣近已上封事

論列今再具以經術取士之法約歸義理之文條

列于左

 一第一場試諸經大義六道乞令每人各治二

  經每經各試大義三道仍須先本注䟽之說

  或注䟽違聖人之意則先具注䟽所以違之

  之說然後断以己見及諸家之說以義理通

  文采優者為上義理通文采粗者為次義理

  不通雖有虚文不合格

 一第二塲試論語孟子大義四道論孟各兩道

  考試之法與經義同

 一第三場試論一道乞於荀子楊子文中子韓

  吏部文中出題

 一第四場試䇿三道内兩道乞問歴代史一道

  時務省試五道三道乞問歴代史兩道問時

  務

右臣之所陳欲令天下學者不失宗經知根本之

學不專用王安石之鑿說各以己見諸家之說窮

聖人之藴履之為事業發之為文章下之所以修

身見於丗上之所以歛材置之用皆不失道此臣

所以區區為朝廷力言也伏望聖慈察臣管見如

或可採特賜主張施行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