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通典 (四庫全書本)/卷057

卷五十六 皇朝通典 卷五十七 卷五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通典卷五十七
  禮嘉七
  優老
  等謹按杜典有養老一條今考古者養老之義雖載於禮經而三老五更之制諸説紛如杜典所載且有慿臆而害理者
  皇上於戊戌嵗
  御製三老五更説以闢之近復
  命刻于辟雍碑隂又
  御製三老記書張廷玉三老五更議後二篇煌煌聖訓實發千古未發之藴兹恭録篇端以正舊説之謬
  至若我
  朝定例民間夀躋百齡者題請建坊曰昇平人瑞毎年舉行不可勝數
  皇上於嵗越期順者
  賜詩
  賜額並加
  賞内府緞疋銀兩洵為
  異數又自
  聖祖肇舉耆筵
  皇上重修茂典尤從古未有之盛事兹悉恭紀為優老一篇云
  御製三老五更説曰三老五更之説不見於詩書其見於禮記者葢出乎漢儒非孔子之言惟左傳三老凍餒之文為最古然傳謂公聚朽蠧而三老反不見養遇非與五更相提並論也註三老五更者多矣或謂上中下夀或謂工商農而不及五更或謂明天地人與五行之事或謂取象三辰五星或謂知三徳五事者各以臆度不堪僂指矣至蔡邕獨斷乃有父事兄事之説而白虎通之謬直以為老更各一人且曰父一而已不宜有三吁可怪哉天子養老即所以教孝
  於天下何至以父事之且即其説父一而已則天子已自有父今復事一人是非二父乎腐儒執虚文而謬大義真不直一噱耳邕復解更為叟謂豕亥之訛夫叟與老同既有老又何藉叟為哉予以為三者天地人之數養老自以三舉其數耳若夫五更則更事之説為近而五倫五常莫不具於此人數不必其備行之以敬誠愷悌則中和位育將在是矣後儒一切穿鑿之論何足數哉
  御製三老記曰予既為三老五更之説以闢諸家之謬然以三老之稱數典於左氏其何以稱三老則求其解而終不得其辭兹以三餘之暇書辟雍詩冊有三老之語臨池下愰然悟曰三老之言實出孟子所謂老而無妻老而無夫老而無子此非三老而何孟子雖出左氏後而此語自由古以傳故即繼之曰文王發政施仁必先斯四者可知文王時即有三老之稱左氏提其綱孟子晰其目耳且晏子對叔向歎齊之將為陳氏所云公棄其民三老凍餒乃指一國鰥寡獨窮之民之無恤者設以上夀中夀下夀論之豈八十以下之老即可以弗恤乎其餘傳㑹之論愈説愈逺然總於辟雍養老興賢有何涉乎自是而三老之稱徧於鄉閭所謂三老董公壺闗三老之類不一而足葢耆艾而長於鄉者即可稱三老而非定三人也夫予三老五更之説成於戊戌逮今又六年求其説而不得而筆下偶得之是不可以不記且此六年中何嘗不讀孟子而未有㑹兹偶㑹之益見理不可不日窮書不可不日讀寧渠呈已之是顯人之非以為博聞廣識而已哉
  御製題張廷玉三老五更議曰戊戌年為三老五更説亦既闢其蹖駮而勒之新建辟雍之碑矣今秋駐避暑山莊檢續書之四庫全書内文頴集中有三老五更議之篇而挂漏其名因命檢文津閣之書乃知為張廷玉所撰憬然憶之事在乾隆戊午為廿七月既闋諸禮畢舉之時於視學之前曾向軍機大臣等談及三老五更而咨其可行與否彼時鄂爾泰依違其間張廷玉則斷以為不可於是奏此議而遂寢其説葢鄂爾泰固好虚譽而近於驕者張廷玉則善自謹而近於懦者且二人彼時皆可望登此席者也以今觀之則廷玉之議為當設爾時勉强行之必有如廷玉所謂資後人之議者矣若朕戊戌年之所為三老五更説戊戌去戊午歴四十年其事早已忘之葢戊午朕方廿八嵗而戊戌則六十有八此亦足騐四十年間學問識見之效而年少時猶未免有好名泥古之意至今則灑然矣兹觀廷玉之議與朕之説不約而同樹之前旌焉因命並勒辟雍碑以識己學之淺深及弗掩人之善也夫廷玉既有此卓識何未見及朕之必不動於浮言遵
  皇考遺㫖令彼配享
  太廟而臨休致歸里時乃有求入
  廟之請此所謂老衰而戒之在得乎朕又以廷玉之戒為
  戒且為廷玉惜之
  順治元年十月
  恩詔軍民年七十以上者許一丁侍養免其差徭八十以上者給與絹一疋綿一斤米一石肉十斤九十以上者倍之有徳行著聞為鄉里所敬服者給冠帯榮身自後
  恭遇
  覃恩並如此例
  康熙四十二年二月定百嵗老民給與昇平人瑞匾額並給銀建坊節婦夀至百嵗者給與貞夀之門匾額仍給建坊銀兩命婦亦如之五十二年三月
  聖祖仁皇帝萬夀聖節
  諭大學士等今嵗天下老人為朕六十大慶皆從數千里而來賜伊等筵燕遣回著查八旗滿洲䝉古漢軍漢人大學士以下民以上年逾六十五嵗以上者奏聞擇日賜燕有不能來者朕另行按分頒給再查八旗滿洲䝉古漢軍以至内府佐領下不論官員閒散人等年七十以上老婦亦著奏聞俟老人賜燕後再定一日送
  皇太后宫賜燕有貧乏不能來者著各屬協助車馬使之前來再敕宗人府諸王以下宗室子孫内二十嵗以下十嵗以上選擇聰明堪供使任者六七十人令於耆老前執爵即朕子孫皆令之出宗室外不用他人也越翼日燕直𨽻各省漢大臣官員士庶人等年九十以上者三十三人八十以上者五百三十八人七十以上者一千八百二十三人六十五嵗以上者一千八百四十六人於
  暢春園正門前傳
  諭衆老人曰今日之燕朕遣子孫宗室執爵授飲分頒食品爾等與燕時勿得起立以示朕優待老人至意又
  諭曰書稱文王善養老孟子曰七十非帛不暖非肉不飽帝王之治天下發政施仁未嘗不以養老尊賢為首務近來士大夫只論居官之賢否而移風易俗之實政入孝出悌之本心未暇講究朕因今日之盛典特宣此意若孝悌之念輕而求移風易俗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矣爾等皆是老者比回鄉井當各曉諭鄰里須先孝弟倘天下皆知孝弟此誠移風易俗之本也
  命扶掖八十嵗以上老人至
  御前
  親視飲酒
  賜年老諸大臣袍帽等物直省各老人白金有差命給年老致仕閒居大臣誥封及宫保銜以示優崇耆舊至意又八旗滿洲䝉古漢軍大臣官員䕶軍兵丁閒散人等年九十以上者七人八十以上者一百九十二人七十以上者一千三百九十四人六十五以上者一千十二人
  賜燕於
  暢春園正門前執爵頒賜飲酒一如前儀八旗滿洲𫎇古漢軍老婦七十嵗以上者齊集
  暢春園
  皇太后宫門前隨
  召九十嵗以上者入宫門内八十嵗以上者至丹墀下七十嵗以上者集宫門外大臣命婦年老者亦皆
  召至宫門内
  賜坐
  皇太后親視頒賜茶果酒食等物其餘令諸皇子及宗室
  子弟以次頒給又
  賜命婦年老者衣飾彩緞素珠銀兩五十三年四月賜八旗滿洲䝉古漢軍老婦白金有差五月
  賜熱河居住耆老白金有差六十一年正月
  賜千叟燕
  召滿漢大臣文武官員及致仕退斥人員年六十五以上
  者計千餘人燕於
  乾清宫前
  命諸王貝勒貝子及閒散宗室等授爵勸飲分頒食品如
  前禮
  雍正元年正月
  諭户部恩賜老人原為崇年尚齒而地方賞老人者毎州縣動支數千金司府牧令上下通同侵扣吏役任意需索老人十不得一今飭督撫嚴查不許絲毫侵扣再老人九十以上者州縣不時存問二年三月以向例老人年逾百齡者奏給坊銀三十兩並昇平人瑞匾額奉
  㫖年至一百十嵗加一倍賞賜至一百二十嵗者加兩倍賞賜更有多得夀算者按其夀算加增著為定例
  乾隆元年二月
  恩詔凡民人年七十以上者免一丁侍養年八十以上者頂帯榮身又
  特諭直省凡屬生監年七十以上者優免一丁年八十以上者給與八品頂帯七月河南新鄉縣老婦劉氏年一百十五嵗因雍正十二年間曾經題准建坊賞賜至是恭遇
  恩詔定例不得入冊事
  聞奉
  諭劉氏躋此罕有之貞夀自應一體霑恩以昭曠典著該地方官仍造入恩賞册内使伊得被光榮各直省老民老婦凡年登百嵗已䝉旌表者俱仍加賞賜以示優待夀民之意永著為令五年七月命婦索綽羅氏年一百三嵗其子孫五世同堂
  萬夀節扶掖入
  朝照例旌表加
  恩賞賜並
  御製詩章賜之六年九月
  巡幸熱河至常山峪耆民趙可立年一百二嵗迎謁道
  
  御製詩章賜之八年九月
  駐蹕
  盛京
  賜父老酺九年六月湖北巡撫以夀民湯雲山一百四
  十一嵗奏
  聞得
  㫖賞給上用緞五疋銀五十兩再加恩特賜再閲古稀匾額以旌人瑞並
  賜御製詩一章十一年九月
  巡幸五臺經唐縣老民劉永夀一百一嵗迎
  駕道左行不扶杖
  命賜之金與食
  御製詩一章十二年十一月禮部以致仕内務府總管
  丁皁保年躋百嵗請例建坊得
  㫖賜朝衣一襲上用緞十疋銀千兩並給期頥國瑞匾額十五年二月
  巡幸五臺唐縣老民劉永夀年百有五嵗重迎
  聖駕
  恩加賞賚並
  御製詩章賜之十六年正月
  南巡江浙
  恩賞經過州縣老民銀牌白金並
  命照從前恩詔之例分别賞賚自後
  鑾輿所過地方並如之又翰林院侍講劉起振一百三
  嵗自粤至浙迎
  駕
  恩加優賞並
  賜御製詩章十一月
  皇太后六十萬夀奉
  諭到京叩祝之老民老婦俱經賞賚仍令該地方官䕶送回籍其將次赴京稱祝之壽民俱著地方官從優送回十二月
  諭生員詹星斗年屆期頥實為膠庠人瑞著加恩給與國子監學正職銜仍於常例外賞給上用緞二疋十七年九月
  恩賞㑹試下第耆老諸生八十以上者給與翰林院檢討銜七十以上者給與國子監學正職銜又七十嵗以上之國子監學正王延年㑹試下第奉
  㫖陞授額外司業十八年正月
  諭國子監助教曹洛禋年逾大耋精力康强分教成均蔚為耆宿著加恩授為國子監司業額外行走二十年十二月
  賜安徽百齡生員姚光虞緞一疋銀十兩二十二年正
  
  諭顧棟髙年登耄耋經術湛深著加恩賜以國子監祭酒銜二十四年十月
  諭禮部議覆福建巡撫題詔安縣民沈起龍年登百嵗五世同居夫婦齊眉子孫繞膝洵屬昇平人瑞宜推優老之恩益懋敦倫之化親製詩章並書匾額以賜仍著賞上用緞三疋以示寵異二十六年二月廣東巡撫以南海縣民楊能啟暨妻黄氏百嵗同臻奏
  
  特賜期頥偕老匾額並
  御製詩章賜之十一月
  皇太后七旬萬夀
  恩詔滿洲䝉古漢軍兵丁及内扎薩克喀爾喀等𫎇古年七十八十九十以上分别賞賚至百嵗題明給與建坊銀兩餘悉照前例
  詔舉九老㑹在朝王大臣九人共六百七十七嵗在朝武臣九人共七百二十二嵗致仕諸臣九人共七百四嵗
  命遊香山以優遇之二十八年正月山東章邱縣夀民王欣然夀一百三嵗弟瑞然夀一百嵗
  上以昆季一堂期頥萃慶
  特加優賞並
  御製詩章賜之三月
  幸盤山寧津縣夀民李友益年一百三嵗子三貴年八十六嵗三剛年八十四嵗三强年八十一嵗姪孫知毅年八十歲奉
  㫖毎人賞給銀牌緞疋有差尋
  賜李友益匾額並
  御製詩章三十年閏二月
  南巡浙江遂昌縣訓導王世芳年一百七嵗迎
  鑾奉
  㫖賞給匾額並緞二疋三十一年四月
  恩賞㑹試下第舉人八十以上者六品京官銜七十以上七品京銜六十以上及雖未六十而騐係實屬衰頽者八品京銜自後毎科㑹試年老舉人
  恩賞京銜並同此例又
  敇直省督撫於毎科騐看截取舉人時其年在七十以上者題請著給翰林院典簿國子監典簿等官職銜用昭優老至意五月山東鉅野縣民姚宏毅年一百一嵗妻年一百嵗
  上以齊眉難老人瑞所希
  御製詩章賜之三十五年正月安徽巡撫以太湖縣民朱憲章偕妻劉氏同登百嵗題請旌表
  御製詩章賜之八月
  御製賜百有十二嵗老人王世芳詩序曰乙酉春南巡至浙世芳以遂昌訓導迎鑾年已百有七矣躋上夀而神明不衰特書黌席期頥額以賜並加六品秩榮其身今年以朕六旬慶節詣闕稱祝計其齒復益五齡而康强如昔迺詔錫國子監司業銜且予在籍食俸示優老也國家熙洽百有餘年太和之氣蔚為耆儒用徵夀世固史冊所罕覯彼稱明嵗復來京師恭祝
  慈寧八袠萬夀人瑞延洪式光慶典又豈香山九老所得差肩者哉因賜是詩以寵異之是年順天鄉試諸生年八十以上者
  特恩賞給舉人各直省亦如之自後毎科鄉試耄耋觀
  光咸加
  恩賜並視此例三十六年四月江西興安縣舉人李煒
  年躋百齡來京應
  萬夀恩科㑹試榜發未經中式
  特賜國子監司業職銜加
  賞内府緞疋並
  御製詩章賜之十一月
  皇太后八旬萬夀
  詔再舉九老㑹在朝王大臣九人共六百八十八嵗武臣九人共六百八十五嵗致仕諸臣九人共七百二十九嵗
  命遊香山並如前例四十五年正月安徽亳州夀民陳
  如夀百六嵗妻王氏百一嵗巡撫疏
  聞得
  㫖優賞並
  御製詩以紀瑞四十九年三月
  南巡
  諭福建欽賜進士鄧鍾岳年屆百四嵗兹來浙迎鑾皓首龎眉允稱人瑞著加恩賞給國子監司業職銜以示朕嘉恵期頥至意四月
  諭朕清蹕巡方優惠耆年江浙兩省已普加恩賞至直𨽻山東為經過地方向來不在此例仰承
  天眷喜得五世元孫嘉慶駢臻恩施宜渥所有直𨽻山東二省老民老婦俱著加恩一體賞賚用溥夀祺九月
  諭朝鮮國進獻年貢陪臣向例於嵗底到京明正舉行千叟燕中外大小臣工耆庻年逾週甲者咸得預燕用溥夀祺朝鮮國素稱恭順比於内臣其陪臣亦應一體入燕以昭寵眷著禮部即速行文該國王所有今嵗年貢正副使内酌派年在六十以上者一二員來京俾得預兹盛典共沐光榮以示朕嘉惠逺邦優禮耆年之至意十月
  諭繄古帝王御世建極凝庥上有敷錫之君下享盈寧之福洎乎近代史冊尠稱我
  皇祖冲齡踐祚統馭寰區仁漸義摩涵濡休養康熙年間曾舉行千叟燕與中外臣民躋夀宇而迓繁禧誠為千載一時之嘉㑹朕誕膺丕緒敬紹鴻圖仰承
  昊蒼眷顧福佑朕躬年逾古稀尚康强勤政惟是歛時錫福期舉世咸登仁夀著於乾隆五十年正月初六日舉行千叟燕盛典用昭我國家景運昌期重熙累洽嘉與中外臣民耆老介祉延禧之至意所有一切事宜著各該衙門敬謹預備十一月
  諭明嵗舉行千叟燕原定四品以下官員年六十五嵗以上者始准入燕現在人數已增至三千而官員與兵丁不同如必六十五嵗以上方准入燕則年過六十之職官不得邀榮者甚多著加恩凡在京四品以下現任原任各員年過六十者俱准其入燕用昭普錫春祺加惠耆臣之至意又
  諭明嵗舉行千叟燕現在已敷三千之數所有年逾七十以上之各項兵丁在入燕人數之外者俱著加恩按年嵗各賞給銀牌一面十二月
  諭新正舉行千叟燕所有與燕之官員兵民年在九十以上者俱准其子孫一人扶掖入燕其文武大臣年逾七旬者令其自行揣量如步履稍艱亦准子孫一人扶掖入燕以示朕優待耆臣有加無已之至意五十年正月初六日
  賜千叟燕於
  乾清宫凡宗室王貝勒以下文武大臣官員予告大臣官員
  覃恩受封文武官階紳士兵丁耆農工商外藩王公台吉回部畨部土官土舍朝鮮賀正陪臣共三千人坐席各以品級班位凡八百筵
  欽定千叟燕樂歌於
  升座韶樂奏隆平之章於
  大燕進茶清樂奏夀愷昇平瑞之章於進酒清樂奏紫
  禁春開之章於
  還宫韶樂奏慶平之章祥見樂典其有官躋一品年屆九十
  以上者
  召至
  御座前
  手賜之觴凡預燕三千人各
  賜鳩杖一並
  賚如意貂皮錦緞筆墨箋紙等物皆按品
  頒給有差禮成次日凡預燕王貝勒大臣官員人等均
  
  闕謝
  恩是月
  諭朕仰承
  天眷上年喜得五世元孫嘉慶駢臻恩施宜渥因令各省督撫查明所屬紳士庻民有身及五代同堂者加恩
  賞賚兹據造冊咨送軍機處彚奏共一百九十二户内郭有英張羽劉湘鍾君寵四人俱夀逾百齡曾元繞膝洵為昇平人瑞朕製詩一章分賞四家並各御書匾額以賜用示寵榮所有應賞銀兩緞疋及建坊之處仍著該部照例具題其未屆百齡五代同堂之張文聚等一百八十八人並著各督撫分别年嵗給予匾額賞給緞疋銀兩以昭錫福推恩同登夀宇之至意
  燕禮
  等謹按杜典不載燕禮而開元禮於朝賀後即有宴㑹儀注是所以通上下之情而示慈惠之意也伏考
  國朝定制有
  太和殿燕
  保和殿燕
  慈寧宫燕又有
  臨雍
  經筵修書凱旋等燕儀具
  大清通禮凡
  賜燕之典已於各門分載今惟稽㑹典所述誌其縁起以及更定諸儀制彚為燕禮一篇以補杜典之所未備至䝉古等外藩年班朝賀來京者除夕
  賜燕外又有
  紫光閣
  圓明園
  賜燕之例嵗以為常兹不臚述惟
  惇叙殿
  賜燕聨句及
  乾清宫普燕宗室均為非常曠典恭紀於篇以仰誌
  皇上睦族敦親之至意若夫耆筵懋舉承
  祖徳而彰
  國慶者已詳著優老篇云
  崇徳元年定元旦
  萬夀聖節大燕禮王貝勒貝子公等各進饌筵牲酒如停止筵燕即免進又定燕外藩禮及王府燕禮是年喀爾喀來朝五日
  賜燕一次諸王府皆設燕索倫部落進貢三日
  賜恩燕一次諸王府按旗燕七次又定
  皇后宫元旦千秋節設燕公主福晉以下至一品命婦咸
  齊集郡主以下至縣君候
  㫖齊集三年定䝉古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等朝賀元旦除
  元旦大燕外
  賜恩燕一次毎旗王府各燕一次
  順治元年定衍聖公來朝燕禮朝
  見後在部燕一次三年定
  殿試進士傳臚畢
  賜恩榮燕於禮部四年定㑹試主考各官入塲出塲燕八
  
  世祖章皇帝大婚禮成
  御太和殿設慶賀燕儀與元旦同九年定冬至大燕禮與
  元旦同又定纂修
  實録及
  臨雍賜燕禮十年定
  皇太后宫三大節燕禮十一年定𫎇古王貝勒貝子公台
  吉都統等以事來京候常朝
  御殿日隨班行禮在
  内筵燕一次十四年定
  經筵賜燕禮
  康熙七年
  太皇太后
  皇太后三大節燕禮諸王各進筵席牲酒
  皇后率公主福晉大臣命婦詣
  宫行禮畢筵燕二十一年定外藩王以下台吉都統以上
  朝賀來京除夕於
  保和殿
  賜燕一次元旦後五旗王府筵燕五次六十一年正月賜千叟燕於
  乾清宫詳見優老
  雍正二年纂修
  大清㑹典開館日筵燕一次四年定元旦
  賜王公百官燕儀五年奉
  㫖外藩扎薩克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等朝賀元旦來京明嵗著左翼王等燕一次右翼王等燕一次七年纂修
  上諭開館日筵燕一次
  乾隆元年定外藩䝉古王等慶賀元旦來京除夕在
  保和殿筵燕一次如奉
  㫖停其來京將除夕筵燕停止其在京之𫎇古王等應
  入燕者照例
  賜給筵席二年定外藩王台吉等朝賀來京元旦後王府筵燕仍按旗各燕一次三年定元旦
  太和殿大燕饌筵二百有十席羊一百酒一百瓶親王毎人進席八郡王五均羊三酒三瓶貝勒進席三貝子席二均羊二酒二瓶入八分公進席一羊一酒一瓶又定正月初二日
  皇太后筵燕饌筵三十席羊二十酒二十瓶親王郡王毎
  人進席一羊一酒一瓶八年奉
  㫖嗣後御殿及筵燕日殿内止大臣賜坐侍衛等不必賜坐著禮部前期行取應賜茶之王大臣數目毎人以侍衛一人授茶其筵燕日與燕大臣衆多若授茶侍衛不敷並令親軍奉授十一年八月
  賜燕宗室王貝勒貝子公以下一百三人於
  惇叙殿十五年定元旦
  太和殿筵燕親王十有一人郡王九人貝勒四人貝子二人入八分公十有二人照例共應進饌筵一百六十一席羊八十四酒八十四瓶光祿寺增備席四十九酒十有六瓶兩翼税務增備羊十有六正月初二日
  皇太后宫筵燕奉
  㫖二品大臣命婦咸令與燕按親王十有一人郡王九人應進席二十羊二十酒二十瓶光祿寺增備席二十交内務府收入陳設十九年
  賜杜爾伯特親王策凌等燕於熱河
  行宫與燕外藩䝉古同宗室王公暨一四十九旗䝉古王公各設燕一次三十四年
  諭元旦太和殿筵燕所有丹陛上列坐之大學士尚書俱著列坐殿内著為令四十四年
  諭來年元旦應入太和殿筵燕大臣俱著殿内列坐尋禮部覆奏向在丹陛上之一二品文武大臣遵
  㫖令其入殿内列坐至一二品世爵及侍衛仍於丹陛
  上列坐從之四十七年二月
  經筵禮畢以四庫全書第一部告成賜總裁總纂總校分校提調各官燕於
  文淵閣并
  頒賞總裁以下各官如意雜佩文綺筆墨硯箋等物有
  差四十八年正月
  賜燕宗室王貝勒貝子公以下至三四品頂戴者共二
  千人於
  乾清宫各
  頒賜如意朝珠等物及銀幣有差五十年正月
  賜千叟燕於
  乾清宫詳見優老
  鄉飲酒
  順治元年十月定鄉飲酒禮毎嵗於正月十五十月初一日舉行順天府以府尹為主直省府州縣以知府知州知縣為主擇鄉里年髙有徳之人為大賔其次一人為介又其次為衆賔司正一人以教職為之司爵贊禮引禮讀律令各二人以生員為之僚佐皆與列序坐以年髙有徳者居上其次論齒列坐有過犯者不得與
  康熙元年正月定奉天府舉行鄉飲酒禮
  雍正二年五月定例嗣後所舉賔介務貴齒徳兼優允協鄉評者舉之如地方官徇情濫舉即應題㕘若所舉得人而不法之徒或藉端阻撓者嚴加究治
  乾隆七年
  御製補笙詩六篇
  命于舉行鄉飲酒禮時奏之十八年禮部奏言各省舉行鄉飲酒禮事不畫一且竟有頻年不舉致曠大典者應令督撫轉飭各屬府州縣遵照定例於正月十月舉行二次其賔介之數據舊禮所載鄉飲酒有大賔介賔一賔二賔三賔衆賔與大僎二僎三僎之名按儀禮賔若有遵者諸公大夫則既一人舉觶乃入注言今文遵為僎又曰此鄉之人仕至大夫者來助主人樂賔主人所榮而遵法者也又曰不干主人正禮也又按經文主人親速賔及介而衆賔從之至於門外主人拜賔及介而衆賔自入其獻酬辭譲之儀甚繁及介已省至於衆賔升受坐祭立飲不酢而降皆無一言及僎者所謂不干主人正禮者也嗣後應令順天府及直省府州縣先期訪紳士之年髙徳劭者一人為賔次為介又次為衆賔皆由州縣詳報府尹督撫覆定舉行其本地有仕至顯官偶居鄉里願來觀禮者依古禮坐於東北順天府及直省㑹城一品席南嚮二三品席西嚮各府州縣三品以上席南嚮四五品席西嚮無則闕之不立一僎二僎三僎之名不入舉報之内仍將所舉賔介造具姓名籍貫清冊送部存案倘鄉飲後間有過犯按所犯輕重詳報禠革咨部除名并將原舉之官議處從之二十五年九月令直省舉報鄉飲由儒學及州縣具詳責成布政使核實報明督撫察核存案不得其人即詳明停止不得拘于成例茍且塞責凡鄉飲酒儀具
  大清通禮
  等謹案乾隆五十年
  命嵗時舉行鄉飲酒禮毋曠大典五十一年正月順天
  府舉行鄉飲酒禮恭奏
  御製補笙詩六章元音宣播禮典光昭洵為盛舉兹以成書在五十年應俟續纂時敬謹編載並識于此






  皇朝通典卷五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