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通典 (四庫全書本)/卷061

卷六十 皇朝通典 卷六十一 卷六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通典卷六十一
  禮凶一
  等謹按杜典凶禮一門所載喪制於唐以前具見梗㮣矣等續纂五朝禮典即用其例有者補之無者闕之而雜議之有闗喪制者亦依類附録以資考證伏維我
  朝以孝治天下
  列聖以來慎終之典備極周詳所有禮儀具載
  大清㑹典準今古之宜揆情文之當於杜典門類節目俱已包括靡遺等謹遵㑹典之例分條編輯凡隨時舉行之制及祗奉
  諭㫖遵行者悉纂紀於篇中末附服制一篇其一定儀
  注詳著通禮者兹不臚舉云
  列聖大喪
  等謹按杜典首載大喪初崩及山陵之制次以總論喪期帝后不分二編竊以帝后同尊而國家典制自有輕重之别今從
  大清㑹典之例分門恭紀伏維我
  
  列聖大事凡自初喪成服以至安奉
  山陵一切禮儀斟酌古今周詳賅備誠孝之至通乎神明自古以來未有盡禮盡哀如斯者已禮經云三年之喪自天子達雖有其説而歴代帝王無聞終制者我
  世宗憲皇帝當
  聖祖仁皇帝大喪欲終制三年諸王大臣請遵以日易月
  之制固請再三乃允所奏仍於
  宫中
  躬行素服三年之禮
  聖諭有曰昔
  世祖
  聖祖皆以冲齡登極一時禮制容有未備設踐阼之日若朕躬之年則盡禮盡制必有朕躬所萬不能逮者伏讀
  之下仰見
  聖心敬體
  孝思善繼善述莫大乎是洎
  世宗憲皇帝大事
  皇上定
  親行三年喪禮實以仰承
  貽緒用展哀思並
  命諸臣詳議晰今昔之異宜昭
  
  後之同揆仰見
  聖朝孝治之隆超軼萬古矣又杜典於喪禮之後别為
  諡議諱議各篇今以恭上
  尊諡及敬避
  聖諱並見大喪儀内不復分綴云
  天命十一年八月庚戌
  太祖髙皇帝崩是日恭奉
  梓宫於
  宫中正殿辛亥奉移於瀋陽城西北隅
  天聰三年二月奉移於
  山陵崇徳元年四月尊曰
  福陵恭上
  尊諡曰
  承天廣運聖徳神功肇紀立極仁孝武皇帝
  廟號
  太祖康熙元年恭改上 尊諡詳見吉禮八年八月庚午
  太宗文皇帝崩辛未奉安
  梓宫於
  崇政殿九月壬子奉移
  梓宫於
  山陵寢殿
  順治元年八月丙寅尊
  太宗文皇帝陵曰
  昭陵康熙二年九月癸酉改建   昭陵十二月甲寅工成安奉   梓宫於   昭陵地宫
  月辛酉恭上
  尊諡曰
  應天興國弘徳彰武寛温仁聖睿孝文皇帝
  廟號
  太宗互見吉禮十八年正月丁巳
  世祖章皇帝崩戊午恭奉
  梓宫於
  乾清宫設
  几筵朝晡日中三設奠
  聖祖仁皇帝親詣尚食哀慟不已
  太皇太后揮淚撫慰左右無不感泣己未
  聖祖仁皇帝諭朕維自古聖賢之君必有顯號徽稱用昭功徳之隆垂於萬世此國家不易之鉅典也仰惟我
  皇考大行皇帝纘紹鴻緒統一寰區十有八年敬天尊
  祖勤政愛民奉侍
  慈闈克諧孝道敦睦宗族攸叙彝倫典學日新修身思永制禮作樂振武崇文敕法明刑立綱陳紀盛徳之事不一而足朕方與天下臣民均切怙戴不幸
  龍馭上賔顧子冲人嗣膺大統仰承佑啟之恩敢後顯揚之禮謹考彝章宜升
  尊諡該部詳察典禮具奏二月壬午奉移
  梓宫於景山
  壽皇殿設
  几筵
  聖祖仁皇帝三奠酒哀戀不已
  太皇太后再三慰諭始
  還宫三月癸酉恭上
  大行皇帝尊諡曰
  體天隆運英睿欽文大徳弘功至仁純孝章皇帝廟號
  世祖互見吉禮
  康熙元年三月庚戌建
  世祖章皇帝陵曰
  孝陵四月辛酉奉移
  寳宫於
  孝陵六月壬寅行安葬
  地宫禮六十一年十一月甲午
  聖祖仁皇帝崩小斂時凡帶履之屬
  世宗憲皇帝皆
  躬奉首戴以進敬體
  聖祖仁皇帝孝思用
  孝莊文皇后昔時所賜冠服次日大斂
  諭令王貝勒貝子公文武大臣皆入乾清門内瞻仰行禮
  又禮部奏請公主福晉咸於
  乾清宫丹墀齊集奉
  
  皇考之女朕兄弟之福晉豈可逺列丹墀朕心不忍著仍入大内親近
  梓宫使得盡哀朕之兄弟子姪亦皆令入乾清門在丹陛上隨朕行禮是日奉
  梓宫於
  乾清宫中設
  几筵以
  乾清宫東廡為倚廬每日
  躬上香奠禮凡五次己亥
  世宗憲皇帝諭曰朕凡事無不遵奉
  皇考遺㫖但持服乃人子之道
  遺詔二十七日釋服朕斷然難從若此事朕不得行其志必至懣恨無已爾等宜體朕意辛丑
  諭曰朕惟自古賢聖之君必有顯號徽稱以昭功徳之盛垂於萬世此國家不易之鉅典也仰惟我
  皇考大行皇帝臨御六十一年早承大統寅畏小心旦明凛昭恪之忱
  郊祀親升中之典監於成憲率由舊章孝奉
  兩宫尊養兼至展敬
  陵
  廟備物盡誠總攬萬幾阜成兆姓蠲賦動盈千萬賑卹曽不稽時水旱先籌雨暘必達寛刑肆赦徳洽好生盛暑則釋囹圄嚴寒則賑饘粥兵糧預給優賞屢頒淮甸屢巡動累百萬之帑金運
  睿謨而兩河底績魯郊
  時幸行數千年之殊禮屈
  帝尊而九拜崇師覽奏牘而利𡚁周知覲臣僚而賢愚立辨保全勲舊庇廕宗支廣育人材敦厚風俗布昭
  聖武申討不庭元裔背叛而旋踵就殱三孽逆命而尅期獻馘俄羅斯占喀爾喀之疆圉諭以威徳即奉約章喀爾喀逼厄魯特之暴殘納其困窮胥登袵席噶爾丹肆毒鄰境三臨絶漠掃盡烽烟策妄阿喇布坦摧滅與國出師命將恢復藏地臺灣置郡紅苗格心南朔東西無思不服至於
  天縱生知日新好學講筵時御
  手定六經廣博士於五賢配先儒於十哲文嫓二典書邁百家貫徹天文總括地理旁羅術數考正元聲研索羣編鑒裁纂輯凡此難名之美善洵亘古帝王首出之
  一人雖復累牘連章不能頌述萬一朕方與天下臣民均切怙戴不意
  龍馭上賔顧予冲人嗣膺大統仰承佑啟之恩敢後顯揚之禮謹考彝章宜升
  尊諡王大臣等詳察典禮具奏壬寅諸王大臣等奏言萬
  幾至重難以久曠請遵
  遺詔二十七日釋服奉
  諭釋服之制以日易月雖始於漢文而髙宗諒隂三年獨非古制乎朕不能上比髙宗而思慕之情何能自已揣爾等惟恐過勞朕躬殊不知有服朕尚可稍進饘粥暫眠苫塊若必强朕釋服必至寢食皆廢矣
  皇考遺命一句一字朕無不拳拳服膺止此二十七日釋服之
  詔非敢故違而罔極深恩哀思迫切雖蹈違
  命之愆亦不恤也爾諸王大臣其諒之甲辰諸王大臣等復合詞奏言從來天子之孝與士庶人不同孝經云天子以徳教加於百姓施於四海為孝書稱髙宗諒隂晉臣杜預謂是釋服後心喪之文蓋以人君一身為郊廟社稷之主祭為吉禮必於除服舉行若二十七日不即除服則祀典不免有闕
  大行皇帝聖學淵深若易月之制可以更易豈肯於遺詔中諄諄垂訓伏乞上思
  
  廟神靈之所倚賴下念中外臣民之所托命勉遵遺詔俛順輿情疏入復叩首固請始奉
  㫖朕覽諸王大臣所奏引據經書義理明晰朕惟有嗚咽悲痛耳始知為君之難祗此持服一節乃天子第一苦衷轉不如臣庶尚能各盡其心雖勉從所請朕之哀思因兹愈切矣又
  諭曰諸王大臣僉云二十七日後應居乾清宫朕思皇考六十餘年所御宫殿朕即居住其中心甚不忍朕意欲居月華門外養心殿著將殿内向日一應陳設敬謹收徹葺改務令堊素以備朕居朕不敢謂遵古諒隂之禮然必如此守孝二十七月以盡朕心乙巳諸王大臣
  等奏言
  大行皇帝聖徳神功頌揚莫罄
  尊諡
  廟號乃追崇大典臣等蠡測管窺未能比擬萬一皇上至孝性成惟
  聖人能知
  聖人伏乞
  睿思親定昭垂萬世奉
  諭朕思子臣尊崇
  君父之心何有止極然必至允至當方孚千秋定論我皇考纘繼大統本應稱宗但經云祖有功而宗有徳我皇考鴻猷駿烈冠古爍今拓宇開疆極於無外論繼統則為守成論勲業則為開創朕意宜崇
  祖號方副
  豐功但追崇大典理應僉謀共協一人之心即千萬人之公心一時之論即千萬世之公論爾諸王大臣等可㑹同九卿翰詹科道文六品以上武四品以上詳考舊章從公確議丁未王大臣等奏言
  大行皇帝功徳巍焕
  天地化育有未周者
  大行皇帝實贊之
  祖宗經綸有未竟者
  大行皇帝實𢎞之孔子集千聖之大成
  大行皇帝集百王之大成史稱帝堯其仁如天惟大行皇帝實與並之又按禮經稱有虞氏祖顓頊而尚書所載有格於文祖格於藝祖之文則有虞氏有三祖是知凡配天者皆得稱祖也廷議僉同輿情允洽惟
  聖字可以贊揚
  大行皇帝之峻徳惟
  祖號可以顯彰
  大行皇帝之隆功恭擬
  尊諡曰
  合天弘運文武睿哲恭儉寛裕孝敬誠信功徳大成仁皇帝
  廟號
  聖祖天下萬世稱曰
  聖祖仁皇帝奏上得
  㫖諸王大臣官員深悉我
  皇考一生神聖實行同心合辭恭上
  尊稱甚愜朕意因
  親刺指血將本内
  聖祖字圏出恭奉授大學士等齎出十二月甲寅奉移梓宫於
  壽皇殿
  世宗憲皇帝每日黎明
  親詣上食三次退於
  觀徳殿席地而坐有應奏之事即於
  觀徳殿進奏至晡奠畢乃還倚廬庚申大祭禮成
  世宗憲皇帝從倚廬移
  御養心殿齋居素服三年如一日
  雍正元年二月己巳恭上
  尊諡曰
  合天弘運文武睿哲恭儉寛裕孝敬誠信功徳大成仁皇帝
  廟號
  聖祖互見吉禮丁卯尊
  聖祖仁皇帝陵曰
  景陵三月丙午奉移
  梓宫於
  景陵先是正月總理事務王大臣等奏言謹按宋明之禮梓宫至山陵皇帝皆不親送宋時以親王至宰相充之明時或以皇子親王主之祈
  皇上思宋明定制之深意念
  宗廟
  社稷之重任以慰臣民之心得
  㫖凡事當遵
  祖考已行之典禮方為盡善前
  曾祖母太皇太后發引時
  皇考親自恭送至
  祖母皇太后發引時
  皇考聖躬違和並有足疾尚且親送
  梓宫啟行諸王大臣豈能勸止乎親送
  皇考梓宫至
  山陵朕意已定大臣等勿再强奏四月辛亥
  聖祖仁皇帝梓宫至
  景陵暫安奉
  饗殿
  世宗憲皇帝諭曰朕親送
  梓宫沿途於大禮雖獲免闕遺而思慕未有窮期朕欲留住
  山陵數日然後回京王大臣等合辭奏言
  駕奉
  皇太后在此若不回鑾
  皇太后亦必愈加哀慟所闗甚重懇請仍照原議於祭畢
  回京乃從之九月丁丑奉安
  梓宫於
  景陵地宫二年九月禮部奏元旦元夕慶賀行禮及廷臣
  朝服日期得
  㫖俟朕素服三年後照所請行十二月吏部尚書朱軾奏雍正三年二月十三日服制已滿請祫祭
  太廟頒示天下臣民即吉釋哀得
  㫖朕受
  皇考四十餘年顧復深恩罔極莫報諒隂三年祗以黙盡一㸃私情非謂歴代帝王不能行之事朕能行之欲立法定制以垂令名也且如祭祀朝㑹大典不容久曠者朕亦强狥諸王大臣之請照常舉行惟有齋居素服悲哀思慕盡一已之誠於宫禁之中古人云禮之至者無文哀之深者無節朕自嗣統以迄於今撫時生感觸物増悽僾見愾聞潸然出涕情不容以自禁心不能以自覺遑論其合於古制否乎昔
  世祖
  聖祖皆以冲齡登極一時禮制容有未備設踐阼之日已若朕躬之年則盡禮盡制必有朕所萬不能逮者今朕抱歉之處尚多敢云盡禮乎至深山窮谷無不哀戀思慕遏宻八音此
  皇考六十餘年深仁厚澤浹髓淪肌四海臣民哀痛迫切愈久不忘出於人心之自然非有所禁約而然也夫以薄海内外凡有知識之倫尚且哀慕不忘如此况躬為子臣欲報昊天罔極之徳其終身哀慕復何能已耶三
  年二月行祫祭
  太廟禮如儀十三年八月己丑
  世宗憲皇帝崩是日恭奉
  梓宫於
  乾清宫中設
  几筵
  皇上以
  乾清宫南廊讀書處為倚廬庚寅
  諭朕受
  皇考鞠育顧復深恩昊天罔極今忽遭大故
  龍馭上賔朕自念生平無纎毫之報答日夜哀泣痛入五
  中况我
  皇考仰體
  聖祖仁皇帝付託之重教養萬國臣民十三年來旰食宵衣苦心逺慮備極勞瘁此朕所親知親見者是以薄海内外共享昇平之福貽及子孫不獨朕心感切仰報無由也若服制一節仍遵定例朕心實為不忍惟有行三年之喪稍盡思慕之情於萬一天下臣民仍照定例行著諸王大臣即行㑹議具奏九月庚子
  諭自古臣子之於君父皆有諱名之義載在禮經著於史冊所以展哀慕而致誠敬也雍正元年
  皇考特頒諭㫖謹將
  聖祖仁皇帝聖諱欽定避易書寫今朕紹承大位哀痛方
  
  皇考聖諱理應恭避敬遵
  皇考從前欽定典則嗣後凡内外各部院文武大小衙門
  一切奏章文移遇
  聖諱上一字則書允字
  聖諱下一字則書正字該部敬謹遵行又
  諭自古聖帝明王功徳大成必有顯號徽稱所以昭垂萬世典至鉅也我
  皇考大行皇帝乗乾御極撫御萬邦錫福諴民徳化翔洽
  䖍恭寅畏昭事
  蒼穹郊祀祈年必親必敬欽承
  祖烈光大前猷至孝肫誠千古未有當
  皇祖上賔時盡制盡情喪儀隆備
  親送
  梓宫屢謁
  陵寢歲時瞻拜
  御容舉念常伸孺慕繼
  顯謨之盛推
  錫類之仁
  宸衷祗敬則朝乾夕惕歴久彌勤
  親政憂勞則盛暑祁寒未嘗稍間整綱飭紀明目達聰施措咸宜徳威並用篤宗室則立學以隆教育惠八旗則賜帑以備吉凶厚臣工而加俸養亷眷忠良而建祠賜祭勵亷能以察吏宏薦拔以羅才廣耤田以重農桑定品式以崇節儉重道則
  經筵歲舉愛士則科目頻加隆
  先師五代之王封新闕里千秋之廟貎修明典禮懷柔百神厚植綱常旌揚節孝蠲逋減賦不惜億萬之帑金開墾築隄永享萬年之樂利備賑則廣行積貯養兵則優贍身家律例則釐定科條决讞則特詳咨酌廣開言路詳示
  硃批洞矚羣情慮周六合大閲以詰兵戎訓練以修武備睿謨獨運而小醜立奏蕩平
  聖武布昭而荒徼永圖綏靖開天明道
  聖學髙深覺世牖民
  宸章炳焕闡聖賢之精藴宣心性之圓機函葢古今彪爍
  宇宙
  天心協應有感必通徳盛化神諸瑞畢至千古帝王之良
  法善政至
  皇祖而集其大成我
  祖宗之駿烈宏猷迨
  皇考而益徵善述眇予冲子寅承丕基仰維
  功徳之隆宜備尊親之典敬循禮制恭上
  尊諡
  廟號諸王大臣詳察典禮具奏又
  諭諸王大臣奏稱三年之喪難以舉行請朕仍依舊制以二十七日釋服朕受
  皇考顧復深恩昊天罔極中心哀慕實不能自已所以欲
  行三年之喪以盡子臣之誼朕承
  皇考付託之重總期恪守
  貽謀勉遵
  先志使天下乂安永享昇平之福乃朕之孝非以持服三年遂為孝也自古帝王亦有行三年之喪者今諸王大臣所引杜預心喪之説後人多議其非朕自幼讀書與未曽披覽典籍者有間此等議論豈可援以為據耶若以
  遺詔有二十七日釋服之㫖此乃為天下臣民而言非指
  朕一人也從前
  皇祖聖祖仁皇帝冲齡踐阼未得舉行而我
  皇考大行皇帝即位之時軍國重務速行辦理之處甚多是以俯准廷臣之請然素服齋居三年如一日也今經
  皇考十三年宵旰勤勞孜孜圖治舉凡大綱小紀莫不悉
  有章程朕今日遵守成規一如
  皇考在日朕親承指授一一奉行而已輾轉思維三年之喪在朕今日實屬可行况昨日大學士等奏稱十五日以後應照例送本辦事朕已允行豈行三年之喪遂不能辦理一切事務乎至於
  郊壇祭祀大典原可並行不悖諸王大臣所奏以日易月之説斷不准行朕意已定毋得再請其如何舉行三年之喪著詳查典禮確議具奏乙未諸王大臣等奏言
  大行皇帝丕冒八埏曲成萬物有與
  天同體之徳有敬
  天行健之功凡運㑹之彌昌彌熾皆
  聖徳之可法可傳中以宅心正以體政文以敷化武以定功英以决幾明以燭理寛以居之仁以行之信以成之毅以守之而皆本之於大孝運之以至誠謹按虞書曰慎乃憲説命曰惟聖時憲又曰監於先王成憲周禮疏云懸法以示人曰憲葢惟憲天立教之聖人然後能慎法度修政事俾萬世奉為成憲守而不忘若虞舜商湯周之文王武王皆是也竊謂
  大行皇帝
  尊諡於憲為宜又按禮記祖有功宗有徳周公作無逸稱殷有三宗而周文武之廟並稱世室竊惟
  大行皇帝
  廟號宜稱
  世宗與
  太祖
  太宗
  世祖
  聖祖並為百世不祧之廟擬敬上
  尊謚曰
  敬天昌運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寛仁信毅大孝至誠憲皇帝
  廟號
  世宗天下萬世稱曰
  世宗憲皇帝庶足以顯揚
  大徳表著
  巍功奏上得
  㫖諸王大臣公同議上
  皇考大行皇帝
  尊諡曰
  憲皇帝
  廟號
  世宗於我
  皇考至徳鴻猷實相符合禮稱祖有功宗有徳廟號之稱祖稱宗均屬尊崇之極而象功昭徳惟期允當方協至公昔我
  皇祖聖祖仁皇帝久道化成身兼創守平定逆藩掃清朔
  漠神功駿烈自古莫與比隆
  廟號定應稱祖
  皇考大行皇帝善繼善述敬
  天勤民十三年來宵旰憂勞咸熙庶績昭萬年之景福固
  百代之丕基
  廟號
  世宗正合古宗有徳之意上配
  列祖百世不祧此乃天下萬世之定論非在廷諸臣尊崇祖父敷揚稱頌之私情尤非朕一人哀感
  隆恩表章
  盛徳之私願所能强置一辭也在我
  皇考神謨垂於宇宙厚澤洽於臣民即罄厥揄揚難盡萬
  一今據所奏敬擬上
  尊謚
  廟號詳慎公當足以昭示萬世朕心深為慰惬所有應行
  典禮該部敬擬具奏丁未奉移
  梓宫於
  雍和宫先是奉
  㫖於
  雍和宫苫次居住百日諸王大臣等奏請於二十七日後還宫奉
  諭諸王大臣援引典禮議稱朕於二十七日之後應在宫殿之中乃一定之體制等語朕思二十七日之後既不於
  雍和宫苫次居住則朕哀慕之思何能自釋應於百日之
  内每日親詣
  雍和宫一次奠獻諸王大臣將親詣時刻酌定具奏王大
  臣等奏言
  皇上涖官聽政事務殷繁若每日
  親詣
  雍和宫一次徃來數十里難以兼辦政務謹擬奉移梓宫後百日内應請
  皇上於數日
  親詣
  雍和宫一次其
  親詣之日或早或午不必拘定時刻如此既可展皇上之孝思而於禮典亦協得
  㫖一月之内朕每日親詣一次一月以外間一日親詣一次兩月以外間二日親詣一次至是奉移
  梓宫
  皇上步行恭送安奉禮畢以
  雍和宫别殿為苫次是日諸王大臣遵
  㫖議定三年喪禮具奏
  召入面
  諭曰諸王大臣所議三年喪禮援據經傳斟酌典章甚為詳悉朕惟
  皇考臨御十有三年居心行政念念出於至誠此諸王大
  臣所共知共見者也
  皇考聰明天亶建極綏猷垂法萬世朕雖不能企仰萬一然誠之一字實欲身體力行黽勉效法以圖善繼善述至持服三年乃朕哀慕至情萬不能已並非欲博行三年之喪之名也况持服三年亦何足以言孝所願吾君臣同徳同心勤求治理使民物康阜海宇乂安令天下咸頌我
  皇考付託得人此吾君臣所當共勉者今覽所奏諸王大臣深悉朕迫切苦衷俾得稍展哀忱可謂能諒朕心矣但所議尚有一二宜酌者如元旦朝賀請朕吉服陞殿朝正固國家之吉典然羣臣實為朕一人稱慶在二十七月之内吉服受賀朕心實切不安又稱御門涖官聽政用素服冠綴纓緯等語朕縞素齋居凡一切引見官員奏事降㫖俱可以便殿隨時舉行非必須御門方可辦理也至
  
  廟大祀朕自不敢因一已孺慕之私情有缺
  
  祖禘嘗之鉅典所議朕詣行禮甚是但先期齋戒所以潔
  齊心志對越
  神明朕遇齋戒之日即當素服冠綴纓緯其視
  祝版亦當照例用禮服以昭敬謹
  朝日
  夕月等祀雖係遣官行禮然誠敬之心黙為昭格陟降左右不啻親承朕意於遣祭正日亦應素服冠綴纓緯方與禮意相合又所議朕躬及羣臣諸典制俱屬明備皇后妃嬪及皇子持服之處尚未議及爾等一併詳查典禮再議具奏己酉
  諭今日將議定持服三年之處奏聞
  皇太后奉
  皇太后懿㫖皇帝欲行三年之喪諸王大臣遵㫖議行悉遵古制予思帝王之孝非臣民可比葢因國家典禮重大政務殷繁實有至難舉行之處是以當年
  大行皇帝屢經降㫖欲持服三年比時諸臣奏懇再三雖中心哀慕亦不得不俯從所請今皇帝必欲舉行諸王大臣自應勸阻且國朝服制自有典章亦不便輕為改易在皇帝受
  大行皇帝付託之重惟當善繼善述勤求上理豈可執意欲行
  皇考所未行之制諸王大臣亦惟當殚心輔佐俾海宇乂安庶政澄清始為克盡子臣忠孝之道至於持服三年不過盡孝之一端况
  大行皇帝十三年以來宵旰憂勤惟願四海昇平吉祥善慶為子臣者自應仰體
  在天之靈紹述纘承共享和平之福以成
  先志若必欲重服三年以為盡孝上揆
  大行皇帝聖心亦未必鑒慰也持服一節朕原不敢以為克盡繼述之大猷不過稍盡臣子之私情今
  皇太后既有此㫖且責朕以行
  皇考所未行朕何敢當之爾諸王大臣將
  皇考未行之故并朕今日可行之故分晰開陳俾皇太后閲之而心安則朕意既遂而朕心亦慰矣即日諸王大臣覆奏言臣等伏思喪禮古今異宜斟酌務期至當欽奉
  皇上諭㫖令臣等議行三年喪禮敬惟
  聖祖仁皇帝冲齡御極末經舉行
  大行皇帝臨御之初叠降
  諭㫖欲三年持服以展孝思因彼時軍國重務有急需整
  理之事是以廷臣再三奏懇雖䝉
  俞允二十七日釋服而
  聖孝純篤素服三年有如一日今伏覩
  皇上至性肫誠哀思迫切屢䝉
  訓諭以仰承
  大行皇帝貽緒必行三年之喪於心始安伏念
  皇上為
  社稷臣民之主羣生之所倚賴
  皇上純孝哀慕之心得安即海内臣民之心亦得少安
  是以遵
  㫖酌議具奏又奉
  諭㫖元旦不應受賀聽政不必
  御門臣等正在議覆間伏讀
  皇太后懿㫖以國家典禮重大政務殷繁本朝服制舊章不便輕改
  慈訓諄篤指示周詳臣等謹遵
  懿㫖再行定議謹議得
  皇帝服制於百日之内用縞素二十七月之内俱用素
  服詣
  几筵前仍用縞素遇
  
  廟祀典應請
  皇上親詣行禮以承大典至
  陞殿受賀所以肅萬國之觀瞻
  御門聽政所以綜萬幾之體要俱應循照典禮以時舉
  行如此則
  皇上之孝思既得盡展
  國朝之典制亦屬相符期以上慰
  皇太后諄切垂諭之聖心即以副
  皇帝遵奉
  慈訓之至意而臣庶仰望之忱均慰矣奏入
  上召見總理事務王大臣面傳
  皇太后懿㫖諸王大臣議奏持服之禮酌古準今情理允協知道了九月癸丑管理禮部事務多羅履郡王允裪
  等㑹議言
  皇上大孝深純斷自
  宸衷舉行三年喪制臣等謹考載籍詳慎酌議準古今
  之宜揆情文之當仰遵
  皇太后之慈訓敬體
  皇上之孝思
  國朝之典制既符臣庶之輿情均愜謹條列於左一祭祀按禮記王制喪三年不祭惟祭天地社稷為越紼而行事註謂不敢以卑廢尊是天地社稷之祭三年之内於古禮本當親行明吕坤謂祖宗不輕於父母奉祭不緩於居喪何可乆廢誠以天祖一理宗廟之祭亦當並舉謹議凡遇
  
  地
  太廟
  奉先殿
  社稷大祀
  皇上親詣行禮或遣官恭代俱禮服行禮作樂先期齋
  戒用素服冠綴纓緯視
  祝版用禮服
  朝日
  夕月
  歴代帝王
  先師孔子
  先農等祀遣官行禮咸用禮服作樂正祭之日皇上素服冠綴纓緯宫内祭
  神俟百日後舉行凡報祀之日若
  皇上親詣行禮具常服冠綴纓緯其承辦祭祀職事人
  員俱用常服至
  經筵
  臨雍
  耕耤等禮俱俟二十七月釋服之後舉行一朝㑹鉅典體制攸關元旦朝正共球畢集萬國瞻仰朝儀最重臣等謹議二十七月之内遇元旦朝賀
  皇上具吉服陞太和殿不宣表不作樂常朝陞殿亦用吉服不作樂一御門聽政典制至鉅昔宋仁宗行三年之喪臨朝改服孝宗於二十七日之後百官請聽政援書經被冕服出應門之禮固請乃許是持服三年不廢臨朝聽政稽之史冊自古為然謹議尋常事件及引
  見官員俱請於便殿辦理百日後恭請
  皇上御乾清門聽政一冠服按諒隂之制先儒謂上古本無可考史載魏孝文帝唐徳宗釋服後仍以素服練巾聽政宋仁宗雖用以日易月之制改服臨朝宫中實行三年之喪葢縞素不可以臨朝前代行三年之喪者亦惟宫中素服而已朱子亦云人主不免於視朝聽政豈可不酌輕重而為之權制此不易之論也謹擬百日内
  皇上服縞素百日外請髪易素服詣
  大行皇帝几筵前仍服縞素
  御門涖百官聽政恭詣
  皇太后宫俱素服冠綴纓緯遇
  陞殿受朝俱用吉服祭祀並一切典禮俱用禮服至二
  十七月服滿照百日禮致祭禮畢
  皇上釋服一宫中服制帝后齊體服制不容有異皇后持服自應遵照
  皇上舉行伏惟
  皇后朝夕侍奉
  皇太后兼有祭
  神報祀之禮應於二十七日後在宫中素服遇一切典禮
  日期俱禮服恭詣
  大行皇帝几筵前仍用縞素
  
  嬪於二十七日釋服二十七月之内俱素服遇一切典禮日期俱用禮服
  皇子與諸王臣工同一在京諸王公大臣文武官員二十七日釋服百日剃頭自釋服後各衙門有應行典禮及朝㑹坐班仍用禮服吉服從事外凡入朝奏事在署辦事俱素服冠綴纓緯恭詣
  大行皇帝几筵前則冠去纓緯二十七月服滿
  皇上釋服後俱遵吉禮行一二十七月内門神對聫除太和殿
  中和殿
  保和殿
  坤寧宫仍照常張掛外餘處俱釋服後張掛一各衙門進呈本章於二十七日百官除服後俱用硃印一在京王公大臣文武官員二十七日内不作樂不宴㑹一年之内不嫁娶其外省官員以及軍民人等仍照從前定例行其門神對聫王公以下及有頂帶官員俱於二十七月後張掛軍民人等仍照常例行
  制曰可十一月丁未恭上
  大行皇帝尊謚曰
  敬天昌運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寛仁信毅大孝至誠憲皇帝
  廟號
  世宗互見吉禮己未
  諭雍正元年
  皇考請髪及御門聽政在
  皇祖梓宫奉移
  山陵之後今百日將屆
  皇考梓宫尚在
  雍和宫若即剃頭朕心不安但歲底新正又有
  
  廟祭祀大典朕當親行者其禮當何如王大臣等確議具奏王大臣等奏言雍正元年元旦尚在
  聖祖仁皇帝大事百日之内而奉移
  山陵之期甚近是以
  世宗憲皇帝請髪以及御門聽政均得於奉移
  山陵後舉行今乾隆元年元旦已在
  世宗憲皇帝大事百日之後而
  山陵工程尚未告竣奉移之期尚早歲暮新正一應壇
  廟祭祀大典
  皇上親詣行禮之處時有不同禮以義起應請皇帝於二十九日請髪十二月初一日後
  御門聽政於禮允洽從之又
  諭王大臣議奏乾隆元年正月初一日朕躬若徃
  雍和宫行禮不便具禮服亦不便摘冠纓於初二日再徃
  行禮等語正月初一日朕躬若不徃
  雍和宫行禮朕心如何得安况有雍正元年正月初一日皇考素服徃
  壽皇殿門下行禮之例乾隆元年正月初一日朕躬前徃壽皇殿行禮畢在
  觀徳殿更素服於
  雍和門行禮
  乾隆元年正月丙申朔
  皇上詣
  雍和門行禮是日
  雍和宫照常三次奠獻停止舉哀二月戊子尊
  世宗憲皇帝陵曰
  泰陵八月
  諭本月十三日詣
  雍和宫行禮據禮部奏稱請照今年元旦之例
  雍和門行禮朕思元旦乃天下臣民公共之大節只得勉從所請今朕一人誕辰非元年歲朝可比朕仍詣
  几筵前行禮九月
  諭禮部議奏恭送
  梓宫發引時朕隨出寰宇尊親牌坊門跪於街南恭候過
  後朕乗輿出西直門前徃恭候至於
  靈駕到
  泰陵三洞橋更換小轝時朕先至
  隆恩門恭候到
  陵後安奉次日祭畢即行還京等語
  雍和宫奉移之日朕不忍於城内乗輿前徃應步送出城再乗輿由别路前徃以便跪接至三洞橋更換小轝時朕仍在旁跪候不必先至
  隆恩門安奉次日祭畢即回朕心實為不安朕欲在彼居住數日以申哀慕之忱著總理事務王大臣議奏十月初九日行奉移禮畢朕即在
  雍和宫居住恭候發引尋王大臣奏言謹按前代帝王親送梓宫者少無成憲可稽禮日既塟反而卒哭又曰既反哭主人與有司視虞牲有司以几筵舍奠於墓左反日中而虞是安奉既畢原無復行居住之文應請
  皇上遵照雍正元年
  世宗憲皇帝恭送
  聖祖仁皇帝梓宫祭畢回鑾之例於次日祭後回鑾實屬
  允洽從之十月辛未奉移
  世宗憲皇帝
  梓宫於
  泰陵饗殿十一月乙酉冬至先期
  諭曰據禮部奏稱本年冬至恭祭
  列祖陵寢
  世宗憲皇帝梓宫尚未奉安地宫每日照常供獻應照例不行冬至致祭之禮朕思冬至祭祀闗係大典若
  皇考梓宫前不行冬至祭祀之禮於心不安於理亦屬未
  協著該部再議具奏禮部奏言查各
  陵大祭遇清明中元歲暮忌辰皆朝服行禮祭畢更素服舉哀冬至日惟朝服致祭不更素服舉哀是以㑹典喪儀内未載有冬至之祭今奉
  㫖以冬至祭祀關係大典請於
  世宗憲皇帝几筵前供牲帛三獻讀祝致祭令贊禮官贊
  禮但
  梓宫尚未安奉
  地宫且在二十七月以内所有承祭執事各官應不綴冠
  纓素服行禮從之二年三月恭奉
  梓宫安葬
  泰陵地宫凡大喪之儀具見
  大清通禮












  皇朝通典卷六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