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御史衛府君墓誌銘

監察御史衛府君墓誌銘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65

君諱某,字某,中書舍人御史中丞諱某之子,贈太子洗馬諱某之孫。家世習儒,學詞章,昆弟三人,俱傳父祖業,從進士舉。君獨不與俗為事,樂弛置自便。父中丞薨,既三年,與其弟中行別曰:「若既克自敬勤,及先人存,趾美進士,續聞成宗,惟服任遂功,為孝子在不怠。我恨已不及,假令今得,不足自貰。我聞南方多水銀、丹砂,雜他奇藥,爊為黃金,可餌以不死。今天若丐我,我即去。」遂逾嶺阨,南出。藥貴,不可得。以干容帥,帥且曰:「若能從事於我,可一日具。」許之,得藥,試如方,不效,曰:「方良是,我治之未至耳。」留三年,藥終不能為黃金,而佐帥政成,以功再遷監察御史。帥遷於桂,從之。帥坐事免,君攝其治,歷三時,夷人稱便。新帥將奏功,君舍去。南海馬大夫使謂君曰:「幸尚可成,兩濟其利。」君雖益厭,然不能無萬一冀。至南海,未幾竟死,年五十三。子曰某。元和十年十二月某日,歸葬河南某縣某鄉某村,附先塋。於時中行為尚書兵部郎,號名人,而與余善,請銘。銘曰:

嗟惟君,篤所信。要無有,弊精神。以棄餘,賈於人。脫外累,自貴珍。訊來世,述墓文。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