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洲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一

卷第三十 盤洲文集 卷第三十一
宋 洪適 撰 張元濟 撰劄記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二

盤洲文集卷第三十一

  記九首

   碧落洞記

自通天巖南行六七里有洞曰碧落前後穹壁堵立

刳中如虹橋有澗水從南來西折直貫而東廣或倍

㝷或數㝷深不及仞觸石有声如鳴環如奏琴多石

鰪魚班班然白黒成文群嬉若無人乳盖殊狀垂光

紺瀾洗雲茹日山含餘滋水南一石髙丈餘其巓有

蛻骨後人斵函以周之登其西崖可望兩崖中断規

徃不克水北地平夷可陳几席咸植杖而休焉是日

也氣淑風柔長松老榕分影入懷心由境清埃𭏦自

逺茗退抵上流書柸浮之令曰得一字者酌一分衆

皆離坐蟠石接杯苐飲數多者則𮦀然以𥬇雖事未

方古而歡亦自足洞口有蹲石具吻𤾁曰蟾蜍惟肖

外有穴名雲華室燭而進可十許丈石中綻如户𨻶

小竇在旁皆不可入昔有燔薪通天巖者煙自室中

出唐周䕫謂之到難予以省親嗣歳再至則到殊不

難也桑榆収照俗駕請廻循澗東北行采甘菊香留

舌夲返頋猿鳥樂不汝如渉澗穿叢蘆出松徑不一

舎到郡

   城廣州記

域民必以郛郭作室必以牆藩三尺童子且知之不

足乎列也莒恃陋而城惡不治浹辰失其三都春秋

書城二十有九或妨農或踰制榖梁子曰凡城之志

皆譏也孫叔敖築沂量㓛命日不愆于素君子韙之

盖天下之事冝爲而不爲則廢未可爲而爲之則弊

爲可爲於可爲之時則利桐廬方公以奎文之直揔

南海明而恕威而不猛剗剔秕蠹日無逋事圄犴

屢空枹鼔沉聲郡有中城合東西而三其周十有九

里自中興洗兵典邊者寢扄弛柝弗以復隍遊慮雉

堞圯剥不縋而登灌木盤根上侵睥睨仍遭颶飌闉

闍頓仆重門夕不可閉越其閾若將壓焉主鑰吏無

以孰何姦宄衆迭請公猶靳未議紹興二十二年

盗發章貢公旣禡牙遣師曰城也時哉則増陴繕𨵿

躬行廵㓛鎧甲弓刀廼敹廼礪盗果掃蟻穴南郷闖

我五嶺旣攻大𢈔諜者知吾有備而官軍且至遂解

圍宵遁公不以盗去𢕿警授規七邑属役賦文料材

訪工官出竒羡𡣳介無歛斤斵墍塗弗柣自勉以明

年正月克成闔以枚數者五十四井幹烽櫓以楹計

者二千四百三十有四木甓壯堅金革剛壽足以耐

悠永藺石渠荅以守之具靡闕山谷老穉始至近郊

遥望辟易色然曰豈山移蜃吐耶徐而察之則麗譙

曲敵一新于崇墉之顛也乃相與歌曰我有荆榛公

薅翦之我有茅茨公安堵之輿梁旣成如蹠通逵提

閼旣作舟遷其危凡此巨防屋垣持持儵觀厥成役

不我知父我母我懼公之歸抑又聞之熈寜年諌省

程公𥘉築西郛外臺閧然不息至内閣孫公葺三城

於宣和中有旨漕臣同其畫而時病其擾今是役也

畢而民驚之則材智方略瞻前豈不相萬某旣墨筆

記其事竊謂李勣鎮并賢於長城惟公文武備足折

遐衝於千里外雖不城可也然爲可爲於可爲之時

所以利後之人云

   賦歸亭記

南海伯方公撫封之二年因扞城餘力葺亭于髙墉

之上疊巘前陳澄𤅀旁立煙闢雲舒境與心逺舊目

之曰居公以賦歸易之或問朱買臣衣繍而夸歸張

季鷹以蓴鱸懷歸陶元亮不能折腰而言歸今公之

名亭者何曰買臣憔悴長安徼幸郡韍大喜過望直

欲駭邸吏驕故妻而巳季鷹栖栖一王國椽事非其

賢故寓物解印綬去我公自中都官三握使者節再

秩二千石連牧二廣莫府尊嚴僚佐將士走階戺企

光塵豈斗米而覊官者視朱子五十當貴𦆵丘垤耳

盖人方以筆橐期公而公謙不自滿非逐逐然務禄

者縁飾餘間登臨徙𠋣北望中州有征夫前路之問

想客星之釣䑓記詩翁之舊隱躍然動歸歟于中公

之心則然也唐鄭權以秋官常伯抗節斯鎮朝士賦

詩祖之韻必以來字韓子序之曰欲其成政而來歸

疾也某之意云爾客曰然遂以書于石

   師吴堂記

領以南廣爲一都㑹大賈自占城真臘三佛齊闍婆

渉海而至歳數十柁凡西南群夷之珍犀𧰼珠香流

離之属禹不能名卨不能計其俗逐錐刀顧利而背

義其地去中州最逺毀譽之實或不上聞彈冠者玩

物奪志素絲之聲損焉自飲泉石門丕變遐習表然

與夷齊争光千載仰之如秋月氷壷聞其風靡不以

四知自飭(⿱艹石)宋廣平盧奐李朝隱之倫咸有淳則皆

塵其後矣先時廣人粥物于官率不得讎紹興辛未

桐廬方公以鷺序之舊自桂林移節來鎮班録之𥘉

以尺板揭免行之令約官属授適市者於是歛手無

犯公𥝠不二價罷閱貨之賄償槁梅不以粤裝遺子

孫𩔖皆方駕前躅政成多間略舊址作新堂不取遊

觀爲名而以昊公爲師可謂知所勸矣夫弈者必師

秋射者必師羿治蒲必師子路治潁川必師韓延壽

使治廣而曰吾以子路延壽爲師則迃矣雖吴無尊

主興邦之業見諸立朝然厲操律貪在廣無出其右

亦猶佩韋弦者各捄其失非若齊人知管晏而巳前

史載治廣者必褒其清匪以循良明允之政爲可略

盖清于廣爲難也堂爲屋五楹下臨方池夫容藿靡

間見竝蔕其西有亭曰緩帯有齋曰舫其南有亭曰

瑞蓮其材得諸繕堞之餘其役則黥其工則傭其費

則官其經始以癸酉三月之丁未其成以五月之辛

夘雖華不越制而雄爽靚𭰹可以稱連率之居而洗

海瀕之陋公歛惠洊歳百廢具舉令行於庭户之上

而人樂其生於田野之間街談巷語惟恐公一日捨

之而去也今將西咲帝城駸駸顯列彰施緼畜兼善

宇内後人思公而不可見來仰斯堂曰此方公之甘

棠也皆當肅然汛掃必葺尚何翦拜之有

   恕齋記

吾友桐廬方稚川端士也造其室左琴右書坐胡床

揮麈尾香鼎茶甌相對所談古今成敗人物賢否文

章髙下而巳終日逹夜無禄利一語其於人非必輔

君如皐伊傳道如顔孟字民如黄韓行師如穰苴太

公然後爲至有一善則稱不容口於文非必欲鼓吹

五經黼黻河漢而爲工𨾏字之妍無不擊節故持甚

髙之論執春秋責備之法者聞稚川之言有慚德嘗

曰吾少也性𥚹且急凡應接指呼之際小不㥦意則

怫然于中如有物蔕芥不能茹也乆之益不自樂因

泮然悟白天下事孰能盡如人意耶而吾一日間十

不恱者八九爲吾之方寸何約結如是遂法佩韋之

戒名所居曰恕仰觀俯思期于允蹈始時勉強矯揉

徐而安行之以厚省躬以約待人詆娸相忤各以理

遣昔者之愠今者之和爲方寸者廼㤗然以適有與

吾道同志合者又推是而告語之子不可以無說

曰斯理明甚多辝則贅夫抜逐蠅之劒不如受汚羮

之衣覧擲樏之鏡不如善遇溺灰 -- 灰 之吏察淵中之魚

不如耗雀䑕之不問所謂一言可以終身行之者聖

人豈欺我哉

   癡拙堂記

上系統二十有五年悼諾仕者以了官事爲癡履忠

信爲拙䇿士以問越明年恩平守清江𫝊公酌斯旨

以目其堂属予爲記予嘗恨以子墨薄技由捷徑躐

取一第不得奉大對幸公之請一吐之盖作車欲其

行陸刳舟欲其濟川否則薪之可也梓人不知縄墨

胞人不閑刀匕酒人不辨SKchar蘖則易之可也建官賦

職豈使飫嬪息而謀田宅𫆀自典午丗衰抱甕捉塵

煽浮虚之談以偃蹇爲髙猖狂爲逹始有癡兒了官

事之語夫亘地之廣民編之夥使能者䄂手不才者

具貟以饕禄事棼如絲矣十室必有忠信乃詆以爲

拙則挾私飾詐之風競起散醇以澆奪慤以僞欲望

艾安猶跛𨆪而陟嵩岱也昔夫子嘗爲委吏矣嘗爲

乗田矣亦必當其㑹計遂其牛羊不聞其有癡之說

又曰言不忠信不可以行于州里不聞其有拙之說

仕而不師夫子名教之罪人也公當中興之𥘉操漢

節使不測之虜固巳行其忠信不負乎官事矣今攝

麾海漘能不鄙夷其逺旣自警又以激居位之士則

仰公之堂怠者勉於力嚚者返於朴以副吾君憂治

之意此春秋之法冝可褒也

  爽堂記

眞陽五嶠之醜地也郡城不百所歩財足周守居曽

巨室垣墉之不(⿱艹石)其民茨竹爲屋人豕雜揉四壁不

縵一室張燈則光浹比宇紹興癸酉於是家君謫七

年矣某再至亦四換卉衣𥘉寓法林寺溼奥庳窄出

門茅不見人四旁皆狐虺所穴懼然惟盗之患今春

始以四十萬得馮氏故廬𠋣山作阯䌓木護其後家

君枕疾旣乆足未良行居之即心開目明疾亦少間

某絮劑之𨻶理䇿躋巘則放然有丘壑之趣失其身

之在瘴霧中也靣北有小堂卬首舉踵覬天渙之來

御親輿以返遂謂之企歸作亭于南𠋣牎𭔃意故以

南𭔃標其顔其左有二離支髙贏四㝷茂葉童童如

南荒多暑休其下赫曦不能邇西山横前煙除雨

歇則遥岫崈壁或立或奔恠竒綿延呈衒天巧於是

立屋四楹曰爽堂有鞠數夲直籬之東誦悠然見山

之句遐景若人輕去印組如脫屣則韁鎻安能阸我

治小軒以思陶爲名登梁之日有文曰九夷欲居况

在王略一日必葺少安老親非虚語也

   慶善橋記

中番城有湖曰澹浦大堤横絶属市西輔小堤湖判

而三唐爲放生池自刺史顔魯公始我宋景祐中文

正范公名堤之橋曰慶善而屋之後百有七年尚書

郎丹陽洪公掲使者節考故迹請于朝而俞居亡何

橋與堤𡫏圯屋腐且匽又八年公佩州魚旣合左右

契益嚴魚盗之禁植以夫容幽䕃動物㑹浮圗氏法

照勸民財治堤照死惠才德滿継之公縱㬰以迄其

成碈甓堅剛如履周道而橋而亭檐楹華好行人排

肩知泳游樂沉竿續蔓交臂更心恩鰓SKchar牣騰舞後

先挈三牽两今昨禍去明珠𩀱來絶意望報湖上有

大蘭若即晉王史君恢故廬舊祠其中公始等諸命

祀凡禱塞必詣焉昔者渠以鄭名城以光禄名里以

髙陽名亭以孟名皆因事有紀斯橋受名於百有七

年之前而公之字巳兆豈橋之葺廼待公而顯耶公

於書無所不讀讀必立訓傳資以飾吏決事并苞四

科洊臨吾州歳滿借一液枯耘弊謡匝于下今將更

治廣漢布颿而西留不可再於是州民洪某抒輿人

之情伐石筆事使具瞻扁榜召棠之思不替作詩曰

湖紋縷縷相忘圉圉人見魚樂兹橋之下車徒憧憧

戾止融融魚見人樂兹橋之中人不魚貪魚無人驚

我公之政清浄艾寜帡幪芙蕖衣𬒳蓤藻彼河伯氏

族衍以老擊水滃雲徃從神龍變化甘䨙長爲年豐

公多受祉鮐背鯢齒匪柱匪梁孔甘斯棠

  萬卷堂記

同郡張伯壽學𮟏而根談壘彌堅榷古訂今聽者舌

夲爲強下至黄車稗官叢𤨏之說衮衮不窮暇日踵

其門升其堂則緹帙縹囊鱗貫櫛比左右環列而以

万卷名之伯壽儴佯其間如枵腹者之湏哺倦㳺者

之企歸執𤍠者之思濯清風弗造次忘乎心故粹於

論議𧰟於詞章其理冝也夫六藝出𥘿埃至今千三

百餘歳鉅儒翼其道鴻筆鳴其文螭SKchar所紀金鐀所

書嵐齋松牎之所籑削方殺青日紛月牣好事者汲

汲而求之終其身不能以盡致丗之昧者侈金珠袤

仟伯以爲是潤屋肥家之䇿聞韋籯語則曰(⿱艹石)此其

踈闊也間有垂籖駢架雅雅未觸以市夸名釣虚譽

亦百無一二伯夀簡心端思它無SKchar玩旁裒愽訪惟

恐奥篇異牘之不我有手抄日校黄墨謹嚴漱其華

而味其SKchar𧷤其要而騁其妍俗客鼎來未始塵滓斯

堂也或曰張君兀兀兹乆進未能取一第以施其志

退無負郭之疇可以躬其耕書多奚爲吾應之曰志

於燕者不返斾於𣈆郊志於蜀者不弭楫於楚澤志

於道者豈以丗勞自榮爲之言耶伯壽之心子何知

伯壽名谹紹興乙丑鄱陽洪某記

盤洲文集卷第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