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洲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二

卷第六十一 盤洲文集 卷第六十二
宋 洪適 撰 張元濟 撰劄記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十三

盤洲文集卷第六十二

  題跋十五首

   跋歐書温彦愽

按新唐列傳云温大雅字彦弘彦愽字大臨大有字

彦將如史所書則是彦愽兄及弟皆名太字彦獨彦

愽反此耳近丗陳朝散正敏著遯齋閑覧間證史傳

之訛謂古人蓋有以字顯者彦愽當是以字行於時

殆舊史之誤而新書未之正竇苹作唐書音訓亦云

以兄弟名字推之似名太臨而字彦愽予𦒱新唐丗

系表乃云彦將字大有又顔魯公嘗作顔勤禮碑内

叙顔温二家之盛其略曰思魯大雅俱仕東宫𢚓楚

愽同直内史遊秦彦將皆典秘閣如表之所書碑

之所序則是彦愽彦將皆以彦配名唯大雅異耳又

歐陽文忠公在中書日有顔氏裔孫獻其祖思魯除

儀同誥内云内史令臣瑀宣侍郎臣封德彛奉舎人

臣彦將行公謂不應稱臣而書字彦將固當爲名惟

三公名字不應伯仲異同後人率皆惑之予家有彦

愽墓誌及神道碑皆云諱彦愽字大臨不云其以字

行陳竇二公雖疑史䇿之誤然碑碣不容失實其說

無據當從碑誌爲正以魯公之文思魯之制新書之

表爲憑則是大雅獨與二弟不同予復考大雅嘗撰

唐創業起居注内書煬(「旦」改為「𠀇」)帝遣使夜至太原温彦將𪧐

於城西門樓上首先見之報兄彦弘馳以啓帝帝方

卧聞而驚起執彦弘手而𥬇据此則温氏昆弟皆以

彦爲名明矣而此書首題乃云大雅奉勑撰又顔碑

亦云大雅抑又何𫆀盖唐之孝敬皇帝諱弘如弘文

館改昭文弘農縣改𢘆農姓弘者改洪徐有㓛本名

弘敏亦縁避諱遂以字行大雅正𩔖有㓛亦以孝敬

故遂稱其字耳難者曰有㓛盖避同時諱大雅生在

孝敬之前不應亦避其諱是不知生雖不避後丗追

改之故稱其字爲名如𣈆書避髙祖諱不云劉淵而

云劉元海避太祖諱不云石𧆞而云石季龍李延壽

亦以韓擒虎爲韓禽司馬遷作史避武帝諱改蒯徹

爲蒯通班固避宣帝諱改荀況爲孫況爲明帝諱改

莊忌爲嚴忌史䇿之例縁帝諱而更易姓名者多矣

新書有韋弘機傳而舊書止作韋機又可見其因孝

敬而削也新書正之故復用夲名而大雅猶名其字

者盖當時國史所改新書因之不加研䆒失於復正

故尔

   跋歐書皇甫府君碑

皇甫誕當漢王諒挻禍之際能抗章力争至幽囚狴

犴猶發扃城之謀事偶不克遂殞其軀可謂忠節凛

然捐 --捐生靡頋者也北史列傳旣不能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英烈至

序其官秩又多闕略傳云開皇中遷治書侍御史後

爲尚書左丞拜并州揔管司馬以抗節遇害碑歴叙

其仕周爲畢王府長史隋𥘉授廣州長史爲益州揔

管府司法傳雖略而不書可也至除比刑二部侍郎

及自御史之後歷大理少卿再爲尚書左丞河北河

南安撫大使其賛并州也加儀同三司其贈柱國也

兼光禄大夫史皆無之盖其闕也又碑記其祖贈膠

涇二州刺史而傳止稱涇州碑云誕字元憲而傳作

元慮是皆其失考此碑乃誕子無逸與歐于併肩於

武德正觀之間故于製其文而歐筆之決無誤者况

皇甫終於隋仁壽間李延壽修史在唐正觀末相距

四十餘年巳脫略舛誤如此况逺者乎

   跋歐書丹州刺史碑

率更之書名天下而爲後丗法丗傳絶筆於丹州之

一碑筆力勁徤他書無出其右者今眎其書信然而

是碑文字刓㓕尤甚丗無復知丹州爲何人詳考其

碑隱然猶有公諱崇字平髙六字按唐史裴寂之左

方有張平髙一傳史載其在隋爲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府校尉事唐

授左領軍將軍封蕭國公正觀𥘉守丹州刺史坐事

以右光禄大夫還第所書與碑同則知崇之姓張氏

無疑矣而傳載歴官次序甚略於碑疑崇無赫赫大

功故爲史氏所略而傳云以坐事還第碑乃美其知

止戒覆以就閑盖碑誌溢美無足怪者傳又書其追

封羅國贈都督事而碑獨不記則是勒碑之後復𬒳

寵褒作者不及記之然崇之夲傳及忠義傳列凌煙

功臣及裴寂傳所書皆云張平髙而不名豈唐人多

以字顯如殷開山之𩔖史𠕋皆以字稱者乎但唐人

雖以字顯史必隨著其名今平髙本傳則亡之豈非

史氏之逸乎凡唐史紀人姓名尤多繆誤如鄭潜曜

乃作郭潜曜程處亮或作程懷亮之𩔖今平髙之碑

旣不載其以字行盖史家刪修誤以平髙爲名𠇍甞

考殷開山名嶠封德彛名倫髙士廉名儉尉遲敬德

名恭姚思廉名簡髙季輔名馮⿱⺾⿰𩵋禾定方名烈唐休璟

名璿郭元振名震王方慶名綝在唐無所諱避不知

何爲而行字遂至君臣之荅問詔旨章牘之所稱一

切以字(⿱艹石)李靖見於紀傳皆書名而裴寂傳後載武

德九年差功之事則又書曰李藥師是旣以名稱又

以字行此尤爲二三唐人名字余乆惑之因平髙之

辯略志其梗槪云

   跋歐書唐瑾碑

唐𥘉文章承五代之衰務以駢儷爲工碑誌之作多

浮靡而無事實惟丗繫子孫官封名字可以考據唐

瑾碑乃于志寕所撰歐率更所書今以其文考北史

列傳則史之失甚多碑云瑾字子玉而傳作附璘新

唐丗系表又作子瑗盖玉瑗小有差衍傳則誤矣碑

云瑾曽祖儼祖文輪而北史於瑗之父永傳云父倫

祖揣今以新唐丗系推之則揣乃瑾之髙祖儼則其

曽祖正與碑合傳旣逸儼之名遂誤以髙爲曽碑云

瑾祖名文輪而傳作倫旣失實矣新唐又作輪字文

轉此又唐書之失碑云文輪終東萊太守而傳作青

州刺史唐表又作青州太守且刺史之秩尊于太守

使文輪歴之則作碑者不應不載此北史之誤又太

守乃典郡之稱唐表云青州太守非也碑以儼爲守

東安而表作東海亦非也碑云永終車𮪍將軍唐表

作儀同三司則是碑記其武散官之崇者表書其文

散官之崇者傳皆不書碑及唐史皆云永爲平壽忠

武公而傳又不書其謚皆其闕也碑歴叙瑾𥘉以魏

大統元年爲貟外散𮪍侍郎周文引爲記室及河橋

之勝而封平昌縣子是年有陟岵之憂起爲太子舎

人遷膳部轉右丞加持節撫軍將軍大都督通直散

𮪍常侍轉吏部郎中龍驤將軍然後改伯臨淄繼除

黄門侍郎拜車𮪍將軍儀同三司散𮪍常侍遷吏部

尚書然後賜姓宇文于謹南伐以爲行軍長史謹多

其才求與通籍然後更萬紐于之姓江陵旣平乃加

驃𮪍大將軍開府儀同侍中進公爵而夲傳云封姑

臧縣子累遷右丞吏部郎戸部長進驃𮪍儀同賜宇

文及萬紐于姓進封伯轉吏部長奪哀復位從于瑾

平江陵以勲封公今據碑所載則始封乃平昌而傳

作姑臧碑云喪父在魏大統三年封子之時而傳乃

在作吏書封伯之後碑云奪哀爲舎人而傳云復吏

部尚書碑云封伯在未賜姓之前而傳則在後碑云

賜二姓在吏書之後而傳皆在前碑云從于謹南伐

然後更姓萬紐于而傳則先巳更姓凢歷數年始同

戎事碑云驃𮪍儀同之命在江陵已平之後而傳乃

在未賜姓已前其他歷官傳多闕之獨傳有戸部之

除而碑則無之碑又叙自入周之後甞爲宗伯出判

拓蔡授司宗御正轉内史納言又㓨荆州遷大宗伯

而亡夲傳乃云岀㓨蔡州歷拓硤荆州入爲吏部御

正納言内史除司宗而亡如碑所載則是岀典二城

乃入遷四職復岀治荆据傳則是連尹四州然後入

官中都以至蓋棺不復𥙷外碑則自蔡州入爲司宗

傳則歷遷數職而終於司宗唯傳有硤州吏部二命

而其碑不載碑云生爲大宗伯而傳云死贈小宗伯

碑有刺史之贈而傳無之碑云謚獻而傳作方唐表

又作文獻(⿱艹石)此之𩔖皆以碑爲正蓋唐皎歷任於武

德正觀之間志寜親受其事而作斯文必無誤者予

旣辯二史與碑之抵捂因以北史之傳校新唐之表

傳云永孫悟而表作怡傳云瑾次子令則而表作則

又二史之不同者然北史之誤其可一二言哉

   題松漠紀聞

右松漠紀聞一卷先君銜使十五年深阸窮漠耳目

所接隨筆纂録聞孟公發篋汴都危變歸計創艾

而火其書握節來歸因語言得罪柄臣諸子佩三緘

之戒循陔侍䣛不敢以北方事置齒牙間及南從炎

荒視膳餘日稍亦談及逺事凡不𨵿今日强弱利害

者因操牘記其一二未幾復有私史之禁先君亦枕

末疾遂廢不録及柄臣蓋棺㢮語言之律而先君巳

賷恨泉下鳩拾殘編廑得數十事反𬒮拭靣不復彚

次或可廣史氏之異聞云爾

   題輶軒唱和集

右輶軒唱和集三卷紹興癸亥六月庚戍先君及張

朱公自燕還途中相倡酬者中興以來岀疆

者幾三十輩或留或亡得生渡盧溝而南者三人而

巳𥘉朔庭因赦宥許使者歸其郷諸公懲乆縶幸稍

南率占籍淮北惟先君及二公以實告旣約和於是

淮以南者迺得歸八月戊戌先君至辛丑張公至乙

巳朱公至九月乙夘先君以徽猷閣直學士入翰林

是月甲子岀爲郷州後四年南遷八年薨又三年賜

謚忠宣張公以修撰祕閣主佑神觀是年岀居明州

後六年待制敷文閣六年爲池州明年卒朱公以直

祕閣亦主佑神觀明年卒先君字光弼饒州人張公

字才彦和州人朱公字少章徽州人

   題金國文具録

右金國文具録一卷賈生五餌昔云其䟽解編髮而

𬒳純繢用夏變夷蓋非人力之所能致宇文氏旣爲

蕝其書力强先君同汚新秩𥘉有翰林直學士之命

又有中京副留守之命最後有承德郎留司判官之

命先君以死自誓文書衘䄂至于再三卒拒不受王

春二月家弟遵邁接踵召對

上謂先君與宇文虚中同時作使宇文受僞命先君

獨執節不屈且道秦檜毀鬲之說所以不得大用嗚

呼淵𠂻不忘舊編且在𭣄涕渉筆存之左方

   敬書先忠宣賜謚制書後

臣聞足再刖而玉顯其美火百錬而金知其精人臣

忠邪至身後而是非始判發潜徳之幽光誅姦䛕於

旣死孔子作春秋之旨也先臣當戎馬紛紜之際使

不可測之絶國十有五年然後歸陛下謂⿱⺾⿰𩵋禾武不能

過且許筆賜其傳㑹先臣席不煗而逐弗𫉬藏奎璧

之寳今又十有五年弟遵入對陛下褒歎忠節復道

前語恩隱再三寵之令謚生雖竒剥芬香多矣臣謂

衛律李陵屢說而武不降先臣則爲宇文虚中韓昉

所逼三換官而不受張勝事泄武有擬劒幽窖之危

先臣則不同龔璹仕齊寕蹈利刃冷山無以異於窮

海之北餬口於悟室無異於靬王𨾏影南翔所不及

牧羝者四歳至(⿱艹石)通永祐之表朝長樂于燕間道蠟

書其至有九潜見王人幾僨牢户問荅徃反皆存闕

庇民之語𭠘其詩文篇篇以戢兵爲意此則武之所

無者陛下以爲武不能過聖訓明哉然燕王聲霍光

之罪以武乆縶而歸財得一典屬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敞無功迺爲

搜粟都尉遂謂光顓權自恣疑有非常而𥘿檜排妒

先臣不使一旬寓乎玉堂之直致陛下有大用之意

而不遂終之流放醜地九年不返則得禍之酷特甚

於武武之一子黨叛人而誅漢廷憐之爲之逺贖胡

⿱⺾⿰𩵋禾氏頼以不絶而臣以先臣故𫉬戾亡檜至謂家

傳强𭧂曲法免官非遇天日清明則亦禁錮就死嗚

呼一言華衮萬丗不刋易名崇終匹休麒麟圖𦘕諸

孤不肖咸叨録用㤙徧存𣳚又過⿱⺾⿰𩵋禾氏臣礱石以識

異渥㤗龜逢𠮷鎮之松區洩九京之𡨚皷忠義之氣

於兹見之

   題曹公顯所書陳體仁梅清傳後

香草以比君子固多見於騷人之辤至剛長歳寒之

際能舒翹楊芳表表於風林雪嶺間惟梅爲然其奔

軼絶塵之姿殆與莊士端人無異彼揭車杜(⿱艹石)尚不

敢與之齊驅而冶桃繁李瞠(⿱艹石)乎其後誠未可同日

而語陳君用太史公法爲作佳傳曹侯一見知賞泚

筆特書而冠文其首抑可謂三絶也

   跋杜氏墓志

夫利不十者不易業(⿱艹石)良弓良冶之子必丗其家可

也杜君以和緩之術聲于郷而以周公孔子之道命

厥子使其後能掞藻决科翔纓華塗推父祖湯劑濟

人之心以施有政兹無負籝金之遺矣

   跋米元暉𦘕二

丘壑之士乆寂寞則起朝市之念朝市之士乆喧SKchar

則懷丘壑之放古今之理一也予賛治丹丘雖環郛

皆山可以拄頰而霞城雲嶼亦得駕言窮覧然塵纓

冗牘之所覊束終不能瑩心而醒目米西清所作瀟

湘圖曲盡林阜煙波之勝遐想鷗鳥之樂良不可及

予甞客毗陵一葦太湖舊矣去之六年風朝月夕則

思怒濤裂山澄漪見雲夢寐間時一徃焉觀此恍然

所謂逃空谷而喜聞足音者

   跋孔門四科圖

魯論第孔門四科先言語而後政事太史公先政事

而後言語此畫有行行其容者似子路氏而次在八

是以魯論爲序者也

   跋十六尊者圖

天台石橋丗稱尊者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歸心佛氏者薫洗齋𪧐或

見林顛有殿閣之形而聆鍾皷之響千灯發光擁錫

來去㞕然有聞予嘗欵其山慨無所見手舒此畫爲

之肅然作禮

   跋蓮社圖

惠逺師作浄社四方不約而至者百有二十三人此

其表然有稱者師欲致范武子而不可得謝康樂欲

同社而師不納彼招之不來麾之始去亦各從其志

   跋戒殺文

禮云牛羊犬豕無故不殺蓋君子心根於仁必不至

𭧂殄天物佛家者流集殺生事作文以戒丗使中人

覧之可以止殺遷善此書其仁者之用心乎


盤洲文集卷第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