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洲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四

卷第六十三 盤洲文集 卷第六十四
宋 洪適 撰 張元濟 撰劄記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十五

盤洲文集卷第六十四

  經筵故事五篇  䇿題二道

  昬書二十六首

   漢置五属國

漢書匈奴渾邪王與休屠王謀降漢漢令霍去病將

兵迎之休屠後悔渾邪王殺之元狩二年盡將其衆

度河降者數萬人號稱十萬旣至長安封渾邪王萬

户爲漯隂侯禆王四人皆爲侯分處降者於邊五郡

故塞外而皆在河南因其故俗爲五屬國

 臣聞胡馬嘶北風越鳥巢南枝禽獸之情猶不忘

 夲𡈽故王制曰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逹

 其志通其欲使之咸安其居而巳漢武帝北征西

 討斥地廣𡈽一旦得降胡數萬豈不欲使之解編

 髮削左祍而遂爲吾冠帶之民乃寘諸邊逺使其

 自爲聚落者蓋慮性習風𡈽之不同飲食起居之

 異尚或不樂乆處則有不測意外之變故分處金

 城天水諸郡又各置都尉以治之終漢室不聞降

 胡背畔亡逃之患所謂外而不内踈而不戚聖王

 制御蠻夷之道無以加於此也

   唐宣宗面察刺史能否

唐宣宗詔刺史毋得外徙必令至京師靣察能否然

後除令狐綯甞徙其故人爲鄰州刺史便道之官上

見其謝上表以問綯對曰以其道近省送迎耳上曰

朕以刺史多非其人爲百姓害故欲一一見之訪問

其所施設知其優劣以行黜陟而詔命旣行直廢格

不用宰相可畏有權時方寒綯汗透重裘

 臣聞宇内至廣也斯民至衆也君門九重不能悉

 知其休戚必張官置吏以治之郡守縣令豈皆有

 廉白之行强敏之材耶爲之守者得其人則進賢

 退不肖可以振千里之治唐之法五品以上除授

 則歸之朝廷以下則屬之銓部雖有身言書判之

 制而限年躡級非復山公啓事固巳賢愚同滯矣

 朝廷之所選用非其親舊郷黨則轉相汲引者且

 不能人人識之其材與不材蓋不知也大臣猶如

 是則人主焉能知之夫以言貌取人尚或有失況

 於未嘗聞其言見其貌者乎敷奏以言明試以功

 此有虞所以致治也能言者猶或不能行其敷奏

 無可取者抑又可知矣宣宗亦唐之賢主大中𥘉

 政有正觀之風史氏美其精於聽断可謂有志於

 治矣終不能比迹於可稱之三宗者輔佐多不得

人雖有宏撫良法不能力行而然也可不監哉

  漢宣帝誅韓延壽

漢書御史大夫蕭望之聞左馮翊韓延壽在東郡時

放散官錢千餘萬望之當問事東郡因令并問之延

壽聞知即吏按校望之在馮翊時廪犧官錢放散百

餘萬遂劾奏移殿門禁止望之望之自奏職在緫領

天下聞事不敢不問而爲延壽所拘持上由是不直

延壽各令窮竟所考望之卒無事實而御史按東

郡具得其事望之自陳願下丞相中二千石愽

議其罪事下公卿皆以延壽前旣無狀復誣愬典法

大臣欲以解罪狡猾不道天子惡之延壽坐弃市吏

民數千人送至渭城老小扶持車轂争奏酒炙莫不

流涕

 臣聞有功不賞有罪不誅雖唐虞不能以致治漢

宣帝勵精庶政綜核名實信賞必罰稱爲中興後

丗或議其仁恩少損臣謂紀綱不立則何以捄中

衰之弊觀蕭望之察問韓延壽出於至公而延壽

挾私以報之帝巳不直延壽猶俟有司判其曲直

然後行法延壽𥘉守淮陽治甚有名及守頴川能

變廣漢告訐之俗黄覇継之因其迹而大治在郡

 三歳令行禁止断獄大减爲天下最入守馮翊滿

 歳稱職爲眞恩信周徧於二十四縣吏民不忍欺

 給良吏如此固巳希有至其抵罪百姓攀車號泣

 朝廷豈不聞亦不能脫其死或謂刑失之重然夷

考當時蓋于定國爲廷尉罪疑從輕人自以不𡨚

又公卿議罪俱無異辝則延壽雖有治行不能掩

其罪以一懲百寕有不治之患彼名聲不及延壽

而罪戾過之者必無漏網之幸也

   周丗宗斬樊愛能何徽

五代史周丗宗擊劉崇於𣈆陽樊愛能何徽引兵先

遁帝欲誅之猶豫未决晝卧行宫帳中張永德侍側

帝訪之對曰愛能等素無大功忝冒節龯望敵先逃

死未塞責陛下方欲削平四海茍軍法不立雖百萬

之衆安得而用之帝擲枕於地大呼稱善即収愛能

徽及所部軍使以上七十餘人悉斬之帝以何徽先

守𣈆州有功欲免其死旣而以法不可廢遂并誅之

自是驕將惰卒始知所懼

臣聞天壤之間蟲魚微物尚猶貪生而畏死況赳

 赳之士而欲使其冒白刃不避者以有賞罰驅誘

 之爾然熊羆之士帶甲成林賞不信罰不必皆不

 足爲用五代之君惟周丗宗爲英武南征北討無

 不如志者能執勸懃之柄也盖無功而賞謂之濫

 恩有罪不誅謂之佚罰有賞而無罰則是姑息之

 政不足以激勵士卒惟明主知其然故以爵禄結

 其心以刑戮鞭其後使其聞將軍之令而凛如秋

 霜有進死無退生以守則固以戰則勝以征則克

 矣又况爲大將者爵位巳崇珍寶已積妓妾音樂

 巳盛名園甲第巳侈愛其身不啻千金之子國家

 但易於行賞而恕於行罰使之無所忌憚則其下

 雖勇如賁𫉬馭之非其人亦不能成功樊何皆一

時貴將何徽又有舊勲而不免其死丗宗賢矣哉

   仁宗皇帝乆任許元五月十三日當日御筆洪某所進故事切當今

   日之弊今後非因昏懦不職不得遽有遷易其興利除害績用修舉並依仁宗朝用許元

   故事優加旌擢顯用施行

仁宗皇帝皇祐三年以淮南江浙荆湖制置發運使

尚書金部貟外郎許元爲侍御史元𥘉爲發運判官

乆之爲副使旣乆又爲使上謂執政曰發運使緫領

六路八十一州軍其材貨調用幣帛糓粟歳千百萬

冝得其人而乆任之今許元累上章求解朕思之不

(⿱艹石)奬勵以盡其才乃特賜進士出身除侍御史留乆

臣聞漢之倉氏𢈔氏爲吏者至長子孫唐用劉晏

領監䥫諸使歷二十餘載

仁宗皇帝乆任許元實與漢唐同符而賜第除職

所以奬勸之道又過前代蓋中外百官涖一職掌

 一事旬月之間或遷或徙猶之可也惟財計之臣

非乆於其官則不能知首尾源流(⿱艹石)使其坐不暖

席雖有研桑心計亦安能興利去害而致錢流粟

腐之効皇祐聖政真可爲後丗法

   試館職䇿題

爲天下國家未甞無弊事善爲國者因其弊而治之

如俞跗扁鵲之療病原其脉之表裏量其疾之淺深

鍼石湯液隨所冝而用之則沈痾可以復起三代之

政忠質文之不變則其後不可以立國盖樂因循而

憚改作誠非經乆之道也今日之弊姑摭其大者論

之官之冗極矣調于銓部者率常數百人僻逺之簿

尉至於逆用五年闕擢于朝廷者雖外臺連率亦或

待次至有俟校官十年之期者法不可不變也將欲

嚴取士之式裁任子之令以淸入仕之源其事果可

行乎兵之冗極矣天下之財耗於供軍者什八頻年

以武功行賞其官進則其俸増新招神勁忠義諸軍

其數多則其用廣弊不可不革也將欲覈虚僞之籍

汰老疾之人以節蠧國之費其事果可行乎理財之

政盡矣稅賦有定而水旱無常爵巳鬻道釋巳度鹽

茗酒醯之物皆有榷啇賈之貨皆有征財不可復生

矣一有不時之湏則計臣相視慮形於色其政不可

不講也將欲糴多田之贏借間架之僦以規足用之

効其事果可行乎貪𧷢之風甚矣州縣小吏蠺食齊

民鮮廉白之操仕至于二千石尚或簠簋不飾谿壑

無厭罹文法者相継三令五申無所忌憚其風不可

不戢也將欲用鞭箠之令施黥墨之刑以遵祖宗之

制其事果可行乎主上勵精庶政宵旰焦勞思捄數

者之弊而談者或謂行之則傷恩起怨損忠厚之政

(⿱艹石)然則委靡茍且日趨於不振何以善其後所謂弊

者終不可革𫆀夫核名實揔權綱兩漢之君所以致

中興也考古驗今願聞至當之論將以告于上

   乾道二年殿試䇿題

朕以不敏嗣承大寳循堯之道于兹五載寤寐俊秀

始得親䇿于庭子大夫褎然待問必有崇論逺慮副

朕詳延蓋聞唐虞之丗法度彰禮樂著不賞而民勸

畫象而刑措都俞賡歌不下堂而天下治朕甚慕之

今朕夙興𣅳食兢兢業業懼無以恊帝華而繩祖武

(⿱艹石)渉淵水未知攸濟間者設舉薦之科下聘召之命

而實材猶未岀也塞徼幸之門申奔競之禁而公道

猶未行也廣言路恢治具而紀綱未立擇守令務寛

恤而民俗未𥙿𧷢墨之刑非不嚴而未能使人皆君

子之行錢糓之問非不勤而未能使國有積年之儲

屯田以實塞下或謂兵不如農改幣以贍邦用或謂

鐵不如楮豈爲之不得其要與抑文勝而弊難革與

何視古之弗及也夫内修政事宣王所以興周綜核

名實中宗所以隆漢考之方䇿其施行之跡何如子

大夫通逹古今明於當丗之務凡可以移風易俗冨

國强兵者悉陳無隱朕將親覧焉

   代求昬書三

結廬在望相聞雞犬之聲克斧于行乃得鳯凰之卜

敢襞牋而致問用發幣以通儀伏承某人執枲娩從

恊家人六二之𠮷而某人過庭退學習禮經三百之

言念合SKchar以惟時抑繫繩之夙定匪伊朝夕復諏束

楚之期(⿱艹石)節春秋遂𫉬芼蘋之助

遷客居夷鮮矣㛰𡛸之問伍符乗障幸哉聲迹之通

克斧旣諧抽毫寕後公之女有季蘭之德某之子以

前英爲師念合巹以惟時喜奉匜之得助兩家來徃

無山川緜邈之勞一日還歸遂骨SKchar團欒之願

傾盖南州相驩一日之雅束薪東野不爽三星之期

爰發幣以㝷盟敢襞牋而致問公之次女習觀籩豆

德謂季蘭某之弟渉獵簡編譽慚華萼方合謀於二

姓乃定好於一言不疑銜䄂之書何待語氷之夢鳯

凰之占懿氏亦旣欣然天壤乃有王郎恐非偶也

   送禮書

風不相及好乆闕於嗣音秋以爲期禮洊修於用幣

遥俟烏鵲之喜式知鳯凰之和不腆綺牋更湏金諾

   送幣書

華宗謀對巳㝷合姓之盟嘉禮造端洊布請期之幣

將庇伉儷以冝室家不腆贄儀敢陳他牘

   代許親書

堅管鮑之深交兼金重諾講朱陳之舊好奕丗連姻

拜况甚都告䖍敢後伏承令甥過庭有得蔽毛詩三

百之言而某女子主饋未閑慚家人六二之𠮷念風

期之素厚更氷語以僉同乆勤顓介之臨何幸懿親

之綴閱人多矣無如宅相之賢以子妻之即有門䦨

之喜

   求親書

持使者節徼前好於日邊同君子寮接英游於領表

以奕丗傾盖之故無常人伐柯之難令女典訓素漸

佩断金二同之誡某人詩書願學慕白圭三復之風

方求伉儷之賢有頼烝甞之助問名斯始旣銜䄂之

弗疑得請爲期庶委禽之可卜

   言定書

比𫉬通家遂謀合姓旣語氷之得諾敢諏日以結盟

蓋田廬鷄犬之相聞冝㛰牘鳯凰之允叶匪伊朝夕

請束薪束楚之期(⿱艹石)節春秋覬采藻采蘋之助有慚

薄幣巳件他凾

   送禮書

歌風人之漚紵思得淑SKchar逢月老之繫繩𠮷占介婦

可無純帛徃助䄜裝不腆之儀別陳于素

   大兒求㛰書

擊柝相聞舊矣風期之講伐柯有得欣然氷語之同

發幣云𥘉襞牋敢後伏承令女佩箴佩帨巳練習於

婦功而某長子某學箕學裘亦踐行於子職入官雖

乆主饋尚虚聿求伉儷之賢所頼烝甞之助繫繩不

爽合SKchar可期食魚而河必魴兹惟逹裔乘龍而門多

喜秖媿前英不腆之儀别陳其目

   送禮書

爲息覔昏巳得百黄金之諾行媒受幣重慚𩀱白璧

之珍時旣及於標梅助即期於采藻

   次兒求婚書

郷䣊德尊所謂丈人行也兒曹下品欲以其子妻之

相先一𥿄之書無待十緇之弊伏承令女熟組紃於

姆教可但鞶絲而某第二子荒篆刻於童䝉有慚弓

冶方謀介婦迺得季蘭曽銜䄂之不疑顧析薪之焉

用重諾過黄金之百輕縑非白璧之𩀱食必河之魴

斯焉偶大射如臯之雉何以瞻前

   送禮書

遡江而上更同拜於除書采澗之中豈偶諧於昏牘

天借兩家之便日從三易之占可無色絲以固前好

歡欣交集宣布無窮

   昏書

接雞豚之社昔者知名誦魴鯉之詩難乎擇對𠮷旣

符於㤗筮禮必講於賁戔伏承令女習慣執籩講明

舉按而某人巳稱三語不廢一經正兹中饋之虚幸

矣淑SKchar之得匪朝伊夕即諏東楚之期先春後秋遂

𫉬芼蘋之助

   回朱氏昏書

介弟持衡方慶一莊之𫉬行媒進牘遂諧二姓之驩

發幣鼎來報瓊不腆先輩搴芳月窟振響雷門妹子

所乏婦容稍通女憲叶疇人之占鳯喜歸妹之乗龍

結䄜而九十其儀蓋聞耳矣在饋得六二之𠮷庶盡

心焉

   回許氏昏書

馬牛之風不及夐鬲郷𨵿鳯凰之卜于飛遂諧昏牘

鼎來純帛有靦英瑶先輩摛詞巍中於乙科次女主

饋未閑於内訓裏言不爽良匹焉依姊妹有歸在同

郡𫉬同年之好蘋蘩可采湏行媒申行潦之期

   第三子婚書

揚舲假道方披拂於風儀傾盖定昬無徃來之氷語

謀之泰筮講此幣儀伏承令女姆教雍容巳有采蘋

之德而某第三子師資渉獵未成折桂之名竊仰髙

門妄希嘉耦豈謂一言之决遂諧二姓之歡食魚取

魴旣自欣於必宋射禽得雉將有媿於如臯

   第四子昏書

仰先友之碑恭惟丈人行也求小兒之婦得此季蘭

尸之㤗筮旣從幣將敢後伏承令女采蘋采藻盖女

憲之兼通而某第四子學箕學裘顧祖風之弗繼不

謂裏言之逹遂諧嘉耦之歡鷄狗之音相聞曽里門

之不逺鳯凰于飛曰𠮷豈昏牘之無因

   第五子昏書

三丗連姻舊矣潘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睦十緇講好慚於朅末之間

宋城之牘豈偶然渭陽之情益深矣伏承令女施鞶

有戒是必敬從爾姑第五子學箕未成不能酷似其

舅爰謀㤗筮用結驩盟誇百兩以盈門𥘉非競侈瞻

三星之在户行且告期

   第五子黄氏昏書

平時講德未披拂於風儀此日連姻無徃來之冰語

訊之㤗筮講此輕縑伏承令女姆教雍容巳習采蘋

之訓而某第五子師資渉獵未成刻楮之功兹仰名

門願希嘉耦孰謂一言之決遂諧二姓之驩雞狗相

聞蓋鄰疆之不逺鳯凰曰𠮷豈昏牘之無因

   潭倅昏書

猶子連姻巳恊食魴之詠友于擇對復諧占鳯之祥

徃助𥙷衣敬輸純帛伏承乆明婦道家弟克守官箴

虚中饋以有年頼前縁而偕老匪伊朝夕即諏束楚

之期(⿱艹石)節春秋遂𫉬采蘋之助

   長孫婚書

繡衣赫奕嘗瞻父執之尊純帛森羅兹締孫枝之好

令女女箴夙講長孫家學粗傳𤓰代結盟有雲來之

深契鳯占得𠮷匪媒妁之多言不腆聘儀巳陳他牘

   第七子昏書

里閭在望雞犬之音相聞昏牘有慿鳯凰于飛曰𠮷

迺諏良日用講贄儀令女習慣婦儀巳佩采蘋之戒

㓜子剽聞師說未榮拾芥之名中饋是逑行媒可信

想百兩盈門之禮深媿前塵對三星在户之期願㝷

𪧐諾

   新塗昬書

企𩀱井之儒門相聞擊柝諧宋城之昏牘不假伐柯

㤗筮既從輕縑可講伏承令女素閑姆訓共欽四德

之全㓜弟乆服師資未反三隅之問兹縁親契遂締

歡盟愚子連姻巳負乗龍之媿友于求偶復欣占鳯

之祥不腆菲儀式迎嘉命

   姚氏昏書

鷲峰掉鞅甞同翰墨之盟鴈序彈冠復欵衣裳之㑹

兹諧昬牘端有夙縁旣泰筮之相從冝贄章之可講

伏承存心女史能尊SKchar管之賢而某束髮師門未飽

牙籖之讀逑冝家之淑艾得采澗之季蘭必河之魴

喜華宗之合姓如臯射雉疑前事之寓言

   楊氏禮書

訊敬仲之占卜云其𠮷紀宋城之牘天且弗違伏承

藝圃搴芳儒科得雋長孫女稍知女憲所乏婦容旣

恊比於鄰封不徒勞於氷語鼎來幣物巳藏倩鴈之

書慶集門䦨將迓乘龍之喜

盤洲文集卷第六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