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講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

卷第二十九 直講李先生文集 卷第三十
宋 李覯 撰 闕名 撰年譜門人錄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三十一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三十

  墓碑傷辭附

   進士陳君墓銘

頴川陳君卒扵天聖九年六月十二日塟扵明年二

月甲寅墓在南城縣太平鄊之壍陂将⿱苑土姪壻李覯

敘而銘之君諱璆字仲温産富家年少獨奮好學蓄

經籍求師講問晝夜不敢息長扵甲賦唐風詩時軰

多所驚仰憙技藝無不該者尤精玉筯書得斯冰體

𫝑覓薦王府一不中㑹家禍作輒棄去不復有仕宦

意君為人篤扵孝慈幼孤事先夫人左右無違及居

䘮捽茹飲水終三年匍匐致毀瘠落肌肉僅䏻自活

既除之後殆十載言及其親未嘗不𭭔欷涕下此皆

世俗𠩄不能者性復倜儻重節義聞人急難與其𠩄

不足若巳當之族親友舊賴而濟者盖可指數江吴

之間其人信鬼禍習忌諱疾病死䘮非其父母妻子

率避逺之君雖扵無服之親亦必瞻視懃懃致藥物

療治愈有恩意扵其死哭弔常先他人含襲歛殯多

自經手其接人重厚有禮隆賤親踈訖不以顔色冷

燠之然扵論議亦不𨼆其賢不肖非深得古君子之

道者其孰能如是邪既退居鄊里益脩田宅羙池榭

日召賔客飲酒逰宴賦詩相獻答亹亹不䏻自止鐫

琢粉繪咀噍花葉務為深竒若新進争名者怡愉終

日弗以他事亂其間雖術業不施扵時亦不為無𠩄

用其心矣卒時年四十六聞者無小大莫不嗟惋来

哭必盡哀至于役養無知軰悉旁泣竊歎謂不復有

斯人嗚呼可尚也已曽祖諱某祖諱某考諱某比三

世俱不仕娶東平萬氏順惠荘𩛙有理内法生男女

八人長子某襲父之志以文行稱識者謂慶在是矣

次某警敏守生業某亦志學某方成童長女壻鄧某

應進士舉次黄某范某幼女許嫁范某皆著姓子𥘉

君之弟曰某既勝SKchar與其婦偕死息女始絶乳君愛

養之如己子長以嫁李氏銘曰

 勤不𫉬禄善不克年謂天有知何死之亟謂天無

 知何後之賢嗚呼百世之下無敢壊其蔵焉

   䖏士陳君墓銘并序祭文附

君諱文藻世家旴江實建昌南城也曽祖諱某祖諱

某父諱某皆不仕君初以素門善治生終䏻憙事用

儒術教子起家登朝其門既髙其行益篤沈厚有智

多歴艱難故動而鮮過為鄉黨法将有事者亦来咨

謀自用儉節至義可為則不有愛其所周急浹于䟽

親性復謹禮雖幼而卑必待以賔客未嘗見其SKchar

耻爭辨踰數十年無一人獄在州縣者而衆莫不服

晩節授家事于子孫其中休休罔有不足閉門終日

不與塵俗風窓月墀樂以忘老年八十二慶暦四年

十一月庚午卒明年及此月丙申葬于郡東之龍池

夫人周氏既葬十二年矣故不祔子男二人肅繇進

士第在官為䏻濟之重慎得譽于薦紳間以憂觧殿

中丞執䘮無失禮次雍孝友而外樂善諸孫學問甚

謹無不令人源深㢤止而為淵行而為川未易窮也

五女嫁鄭某朱某范某朱某聶某皆良族也既卜日

孤以墓石来告乃銘之曰

 洪範五福六極為天賞罰之柄今君既夀且富無

 乆疾病教子義方不謂不好徳啓手足知免不謂

 不考終命天之勸人何其盛㢤何其盛㢤

   祭文

嗚呼公之年徳逺出軰流子孫善良無身後憂人生

及此何𠩄不滿送往以哀情猶未免昔我年少孤

里中惟公見遇與衆不同然諾之重有古人風薤露

易乾𨻶駒難駐彭殤一揆𣊬息千古設奠吿誠後期

無䖏尚饗

   廣文陳生墓銘并序

陳生予同郡君平其名某字也初以童子来學既SKchar

㳺京師用進士入廣文館升扵禮部試下第歸而病

後二年死盖年二十有四矣始吾竒其人神甚清氣

甚和齒少而智老居今而好古其學業務廣其文體

務大若馭長風中江而下假之日力則海不難到凡

厥施為巖巖見頭額去其俗逺甚其父某又有行誼

謂可以餘慶擬之不意其短命也病日革尚不舍業

或導以愽奕觧愁憂則曰我為此益不樂拳拳文字

間以即死嗚呼吾之𠩄好惡不類乎天之意邪抑天

之意皆與人異邪或者天無有心而人妄責之邪人

亦無有主宰而自生自死邪如何如何贈某官諱某

王父也諱某曽王父也妻劉氏有二女其死孟夏其

葬仲冬其𡻕辛卯實皇祐三年銘曰

 古石崇觀今葬其旁死者無知則何𠩄傷若其有

 知則顔魯公記麻姑山謝靈運詩華子岡雲瓌水

 怪夕景晨光尋群仙之轍迹味古人之文章魂兮

 SKchar㢤豈與夫愚鬼同鄊

   進士𫝊君墓銘并序

皇祐五年冬𫝊氏之子野請銘其考曰先父諱垂範

字祖徳娶鄧氏野中男長任少偁女嫁董張江氏夀

六十有六今年七月癸亥卒十二月丙午葬墓在宅

東北仙羊峯下曽王父封王父寀父逢皆不仕逺祖

家信州今爲南城人銘曰

 君少篤學見稱其儕父隕兄落欲進不諧有田宅

 畔有宅山隈既耕且養曰優㳺㢤君之事母室爲

 便户夜再三起即訊安否君之事兄兄嘗病苦醫

 湏人肉爰割其股族有闘死将質于官礙君其間

 縮不忍言聞善巳若見惡愀然教子與孫居如師

 門維孝維悌於君罔闕他行雖百無乃其末命有

 夭夀時有窮逹含笑入泉糞土黄髪

   聶夫人墓銘并序

夫人姓王氏歙州某縣人曽祖某祖某父某盖富家

歸于鄊人聶某今爲南城主簿聶君之曽王父某王

父某不仕考某贈禮部尚書兄某終翰林學士凡仕

者數人族大以蕃而夫人宜之爲婦孝爲妻順爲母

愛而不弛事姑三十年未嘗蔕芥既自治其家舉有

法度扵鄰里鄊黨慶吉弔㓙以喜以憂若在已然見

人乏絶志扵賙救力不足不䏻自巳教厥子必以禮

義榮辱故克有成長男武仲進士及第其次南仲㣲

仲恭仲皆好學女壻程某閔某注某亦為士季女未

許嫁夫人毎敕諸子曰亟自立汝後顯榮吾不見矣

皇祐三年来南城未及安宅夣人吿曰爾在此二年

而巳五年疾病時武仲與禮部籍奏尚克聞之巳釋

褐有書至不䏻言矣夏四月十一日卒年若干明年

某月某日載其柩還鄊以某月某日葬于某銘曰

 死生命邪聖人罕言之雖其有命其可自知邪夫

 人教子謂不見其仕及其登科而母死矣豈知而

 言邪抑偶然邪二年之意形于夣寐彼何神靈而

 吿之丁寧邪武仲有文采諸子頗聰警姑務扵徳

 以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則親之魂魄其不榮且幸邪草露⿰氵専

 松風凄兮生者䏻㡬時死者無窮期萬物皆如斯

 又何足悲邪

   鄒夫人墓銘并序

前此者聞新淦鄒氏有子曰廸九齡以文求試于㙜

遇疾罷去得神童稱今廸遺予以書且列其妣之行

請銘于竁予未識迪靣矧非州黨婣族閨門之懿𠩄

不及知然觀庸俗富而溢則驕其子使淪扵欲若節

信𠩄謂以賄䘮精者往往而是廸生五六𡻕SKchar讀書

属詞句既毀齒西游仰視九門虎豹之威而不怯惑

有披青雲捧白日之志事雖不果與夫冕弁而童心

軰相去㡬十百倍苟非胎仁乳義沃染扵初如土斯

SKchar其奚以藝嘉榖也㢤則其善状宜不誣孔子之言

孝者立身行道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扵後世以顯父母迪未SKchar未克

光大于時懼其親之無傳求哀扵我盖亦孝子之節

不可以巳故書之夫人姓楊氏盖鄒之邑人曽祖某

不仕祖某亳州防禦推官父某亦不仕其夫某學不

得官以貲為𡊮州助教夫人之性順而明憙篇籍略

知大指書樂之藝多𠩄該綜早孤事母以孝既嫁未

嘗一日不念母念之至則號泣廢眠食善扵夫之黨

外内無怨言羞服器玩舉有制節罔或踰侈唯迪一

男不以恩克義且教且戒期于有立既不試而歸益

敕之求師輔繼短増卑日取其効一女亦尚幼而夫

人即世年四十有五至和二年某月某甲子也越某

月某甲子葬于某鄊某地名噫昔陶偘母湛氏亦新

淦人唯䏻資SKchar子交結勝已者然非偘強立以濟功

SKchar由致其母不朽之如此迪之齒未也誠䏻出溝

瀆逐鯨鵬扵天海間則楊氏之賢當不媿于古且使

吾言見信扵天下矣銘曰

 宜神之祉 顧短以死 不在其身 維有子

   鉛山縣尉陳君墓銘并序

君諱某字某與予同郡實建昌南城人曽祖某祖某

爲郡著姓父某尤善士有二子君其仲也君幼而開

爽多智慮以兄宦學膝下少人廼顓治生若親之意

其先子豁逹而好義自放于詩酒間罕視家事而財

用𠩄出近得以賙親故逺得以及覉旅爲有識𠩄貴

者繄君之力是賴既孤而母老伯氏従王事温凊益

謹而田里益修彼仕千里之外而無反顧之憂者抑

君使然免䘮數年遊京師属河决以財佐公上補太

廟齋郎選授邵武軍建寧縣尉于時盗賊多主名不

見邑居患之君以機往𠩄至輒禽郡守言其勞不報

替授茂州司戸兼録事參軍兄為徳陽宰不宜俱入

蜀改信州鉛山縣尉未行以疾終年五十一嘉祐元

年夏四月癸亥也娶鄧氏生男光逺光道皆好學見稱

于士友君之啓手足命以卒業而巳不語他事一女

嫁黄某亦SKchar族其冬十一月壬寅葬于𠩄居東北十

有餘里太平鄊三異里符源銘曰

 世無灾兵以敝其生家有禮義以為之地衣SKchar

 讓優游以卒𡻕復何歉扵意㢤

   徐夫人墓銘并序

宜黄徐復皇祐五年進士出身 南郊放選得贑縣

主簿明年改元至和将輦其母之官未及期夏四月

辛酉母死秋九月来告曰吾母李氏生十有六年而

歸于徐其居百口姑之繼者四人吾母事之亡蔕芥

至于女妐叔長穉婦靡不得其歡心先人諱某宦學

且乆吾母夙夜躬㸑烹以禮賔客未始厭倦復十八

而孤方肄詩賦吾母請于先祖使之卒業舉不利将

退而服田又朂遣之以𫉬齒于下士𠎤合之禄未登

養器而遭大變平生惻𨼆以周急為上務斥衣賣飾

一簮亡𠩄愛死之日親踈外内皆哭出涕天蒼地黄

何往何愬願得銘以相哀予與復非舊憐其意従

夫人之曽祖某祖某父某俱不仕復之兄曰某弟曰

某曰某曰某豫亦好學姊妹三其長嫁杜某其次進

士胥某其次戴某銘曰

 人之教子教成而親死天下多如此将為善思貽

 父母令名必果復也䏻之則欲報之徳誰曰不可

   鄭助教母陳氏墓銘并序

鄭君名某字某建昌南城人吾母其從祖姑也夫人

扵覯為舅之妻故常得見焉鄊里陳為SKchar族夫人之

父某贈殿中丞祖某曽祖某不仕歸于鄭氏生二男

裁數𡻕而寡姑老子弱門内外事一介畢委于其躬

性嚴正䖏之有宜請謝姻戚意厚諄諄用福其家以

不失舊夀六十有五皇祐五年夏四月乙未卒小子

曰倫既蚤死君孤露一身延其世祀曽祖某父某盖

皆善良䏻治生而君繼之抑管子𠩄謂士工商農之

子少而習焉其心安焉者矣廣源蠻犯嶺表 朝廷

以空名告身属江湖轉運使募入泉榖而郡縣風曉

之君以此守撫州助教執親之䘮數月得疾未葬而

卒年三十有七至和元年冬十二月也二男曰某七

𡻕曰某三𡻕妻謝氏獨當家事闔門無五尺之童畧

如夫人初寡時嗚呼可哀也巳明年三月乙酉以二

䘮厝于其縣太平鄊之龍宴窠同塋而異壙君之姊

妹六人嫁范某徐某胡某聶某陳某夏某五女嫁陳

某鄧某張某其二尚幼銘曰

 吉㓙在人邪彼夀者何淑扵身而夭者何怒扵神

 其曰偶然邪何再世不天若摹而傳夫人之意常

 恤後嗣其死未㡬而禍猝至古人之言𠋣伏者猶

 可信而俟邪

   䖏士陳君墓銘

君諱某字某建昌南城人曽祖某祖某父某自有誌

君性慈和且憙事同産六七人身為之長當母在時

一以家事属其弟無𠩄前却闔門百口不識笞罵及

官府召呼雖甚威怒必躬以進不移禍扵人為政者

似察焉未嘗辱嗜酒従㳺或詬而或戯之其色自若

子陟有詞學愛之欲其逹其在京國輒馳往視既及

第為邵武縣尉至和三年春又就見之中道得疾入

官舍而卒年五十四輓其䘮歸冬十一月乙酉葬于

郡西太平鄊金塘凡兩娶陟出蔡氏其繼徐氏生防

階附𨼆三女長嫁朱某其二尚幼銘曰

 古人以一世為夣一覺其間利害何足可道若君

 者其巳覺也㢤

   宋故贈都官郎中張公墓碑銘并序

駕部張員外守旴之一年状其先君郎中之善属于

覯願為文以表墓竊迹三代葬従死者之爵祭用生

者之禄父為士子為大夫葬以士祭以大夫故勲勞

不懋名位不尊雖子孫蕃大唯致羙乎宗廟彼窀穸

之事無敢加焉後王損益有追贈之制恩漏泉裏咸

同正官 國家仁甚扵古賞徧于下凡在周行必寵

貴其父母郊祀行慶踵以為常今郎中得官五品扵

令宜立碑而員外出刺是邦覯小草民託𭔃宇下見

命執筆其可以辭謹按𠩄状而文之郎中諱某邢州

沙河人曽祖諱某父諱某世不仕積善之澤漸于其

躬状貌瓌偉人鮮䏻及性本孝弟且憙義烈自九族

内外悉䏻和諧使無䦧很而鄊人羙之豈𠩄謂施扵

有政是亦為政者邪厚本力穡以給其家身雖肥遯

言必詩禮克致嗣子策名于朝又豈𠩄謂愛子教之

以義方者邪其生五十有六年祥符癸丑夏四月卒

即葬于𠩄居西偏既而贈大理評事殿中丞屯田職

方貟外郎都官郎中夫人柴氏某縣太君生男女五

人貟外名某習孔氏尚書景徳中及第試于州縣無

曠厥職由大理寺檢法陞審官籍其修天聖編𠡠與

有勞焉SKchar鎮五郡稱為盡心四女伯仲皆嫁李氏叔

趙氏季尹氏貟外之二子業進士今賦于太常矣後

胙饒衍胡可量㢤銘曰

 大河之北 土風朴渾 公宅其間孝義終身

 閨門雍雍 鄊黨欣欣 生而不試 沒乃推恩

 君仁有加 子心罔極 贈官五品 立碑九尺

 慰彼顛靈光于墓域 後昆之才 孝思是則

   宋故朝散大夫守尚書屯田郎中上䡖車都

   尉賜緋魚袋江公墓碑銘并序

孔子稱聴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長人者不恤

義教而一之刀筆雖聖與庸或無以異矧其人品中

下云㢤世俗所以不甚相過者無足可恠士大夫不

以賢自待蒙耻苟得習以為宜上亦不以賢待之動

有法令不得行其意爵列扵朝而習史胥之業故愚

者亦足尸一官賢人歛手于位就繩墨間有可道者

則今之循吏也巳嗚呼江公非循吏而誰歟公諱鎬

字某祥符五年進士及第得汀州推官繇興化軍判

官除大理寺丞歴殿中丞太常博士屯田都官職方

貟外郎屯田郎中其使知陵州仁夀婺州金華縣知

英州通判潤宣州知建昌軍䖏州遂致事年七十卒

時慶暦六年也公弱好文學性孝友既𦒿而執清河

太君張氏之䘮尚致毀扵請老當得一子官舍其孫

以與弟之子某人以是稱焉明且慎善聴治在興化

常受命使府决諸郡之獄故僉薦之仁夀洪氏嘗為

里胥利鄰人田紿之曰我為若稅免若役鄰喜剗其

稅歸之名扵公上逾二十年且偽為劵茶染𥿄類逺

年者以訟公取𥿄即伸之曰若逺年𥿄裏當白今表

裏一色偽也訊之即服金華舊梗而說公之政粤民

勤扵役其胥或世世與其族異財而同籍率一胥影

戸數十公至英乃擿而旬用之轉運使指以示他郡

下戸𫉬安在建昌擊豪褫敝嶷若山重于今有述焉

娶同郡戴氏封萬年縣君生六子而卒長男某都官

員外郎蚤有譽不幸死矣某著作佐郎某太廟齋郎

皆有學行三女嫁進士毛某程某穎州推官馬某皆

良奥也曽祖某不仕祖某泌水尉父某贈都官郎中

自十六代祖世源因官占衢州開化其上不可知凡

一姓多者數望俗以意稱之問其譜則亡或斥古之

顯者以為祖是之謂誣故不書覯經為公甿著作使

来吿䘮以既葬弗及誌惟令五品有碑請列兹文而

繫以銘曰

 善不獨善既施於民 福在子孫 不止其身

 少進老退 始卒無悔 死而有知 何慶之大

   宋故将仕郎守太子中舍致仕宋公及夫人

   夀昌縣君江氏墓碣銘并序

公諱某字某其先江南宰相齊丘之族遭亂播遷自

洪州南昌家建州建陽曽祖某祖某以是無聞焉父

某讀書客死太平州公少時亦不顯既而有子曰咸

字貫之受位扵朝例以公爲大理評事歴衞尉大理

寺丞太子中舍致仕年八十一夫人江氏江南翰林學

士文蔚之曽孫 本朝職方員外郎翹之孫汝州龍

興縣主簿湜之子累封長安夀昌縣君年八十慶暦

八年冬十二月壬午卒越八日已丑又有公之䘮皇

祐元年秋九月已酉合葬于𠩄居壕南従先塋也公

逮事祖父母䏻致其孝以寡兄弟其母程氏篤愛之

欲無去其家故不使宦學然性憙事鄊之儒衣SKchar

多與之交見人子孫孝弟學文不啻出諸已有良𥿄

筆必往遺之夫人善言語有識扵家内外靡不規正

而姻族信之前失數子乃謂公曰積善餘慶今生子

不育無乃父母有𠩄闕歟姑自修而巳用是時異夣

而生貫之總角好書不同群兒夫人曰此子必興宋

氏吾叔父知南劒州可使從之學矣則司勲郎中名

拯者也不數年而貫之大成應舉得官由州縣至常

參皆補東南以便侍養公老而靜勝日扵官舍焚香

誦佛書有佳山水未始出逰迹其𠩄為亦足以逺嫌

疑非苟然也夫人雅知子初貫之知尤溪在上位者

嘗以憾故使爪牙吏求貫之之私将傳扵法及知瓊

州亦如之聞者鮮不憂而夫人諗公吾兒志大且㢘

决無私事為人𠩄得不足憂也巳而果然耄年俱不

病自知将死教令婦子亹亹如平常鄊人異之三男

貫之為屯田員外郎有文章年逾五十學問不倦書

非聖人作一切鋤去不問至于為吏亦多見稱此其

功名未易知次曰某頗儁才蚤死曰某䏻治生得其

母心二女嫁李氏饒氏覯辱貫之㳺而不𫉬拜其親

扵葬又不克㑹今貫之乃来求文謹次𠩄聞而属之

銘曰

 夀考人之願而夫婦偕老有嗣家之幸而其子知

 道四者得之固巳足矣又申之以官邑之號苟為

 不善之人安䏻到此㢤

   宋故朝奉郎尚書都官員外郎上𮪍都尉賜

   緋魚袋陳公墓碣銘并序

南城治之右麻姑山前左麻源東南其地曰某是惟

邑人陳公之墓公諱某字某天聖五年進士及第歴

郴寧洪州推官五遷為都官員外郎知宜春臨川貴

溪豐城縣年六十有三而終實至和元年公少好學

以其才有鄊曲譽性重慎不易出言視之若無白黒

及逢其人則亹亹是非必中與人交外澹泊然其義

分雖白首如初在官文理堅著㒺有罅兆其𠩄持操

亦不可奪郴有土茶既貢而儥其餘公言其賊民轉

運使以聞及其貢者皆免洪有乆獄逮證不巳公與

守争守怒而起終以公為䏻遂舉之臨川民有以庶

弟為異姓者買吏得直莫克為辨公召語之不刑而

服其行事多此類故在幕職時舉者十有七入張伯

起吳安道蘇儀甫趙叔平皆世名臣居家孝友親既

沒十年與其弟某居無間言若親若故或旁以生要

之言行一有繩凖鄊人畏之晚憙吟詠乆而益工不

善飲酒發懐散憂必以詩其存者若干首将老于山

林未及言而疾作哀㢤葬禮有碣宜為之銘其繫世

則誌諸壙銘曰

 楚之東兮吴之西山雄石俊兮旴之湄公将退兮

 𨼆扵詩轡鸞鵠兮裼蘭芝志不就兮以䘮歸曰天

 與命兮窈難知千萬年兮識者誰公之羙句其傳

 之

   宋故朝奉郎尚書都官員外郎上𮪍都尉賜

   緋魚袋陳公墓誌銘

公諱某字某建昌南城人進士及第為郴州軍事推

官罷得寧州未行以塩鐡判官舉監海州洛要塲遭

母憂復常𫞐洪州觀察推官除大理寺丞知𡊮州宜

春移雅州盧山父老改撫州臨川除殿中丞又以憂

觧既而知信州貴溪除太常博士明堂禮畢遷屯田

員外郎替知洪州豐城除都官員外郎至和元年

月乙卯卒年六十三以其柩歸明年及此月某甲子

葬于某鄊某里某地名曽王父某王父某不仕父某

贈某官母周氏某縣君妻黄氏某縣君長男某廣文

生再就禮部試次某不應舉次某一舉下第死于京

師女嫁黄某范某黄某銘曰

 官六品非賤年六十非夭生而鮮悔後有紹左神

 右仙維宅兆天之福公夫豈少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三十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