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講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卷第二十四 直講李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五
宋 李覯 撰 闕名 撰年譜門人錄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六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二十五

 序

   皇祐續藁序

覯慶暦癸未秋録所著文曰退居類藁十二卷後三

年復出百餘首不知阿誰盗去刻印既甚差𮘸且題

外集尤不韙心常惡之而未能正于今又六年所得

復百餘首暇日取之合二百三十八首以續所謂類

藁者噫行年四十四疾疹日發作其扵文字間尚克

有進也歟續藁凡八卷時又有周禮致太平論十卷

孤行焉皇祐四年八月庚子序

   延平集序

世俗見孔子不用而作經乃言聖賢得志則在行事

不在書也噫孔子誠不用矣尭舜禹湯時聖賢有不

得志者乎奚其為典謨訓誥㢤成王周公時有不得

志者乎奚其為雅頌㢤心之志志之言言之文若凍

餒然孰謂得志而不衣食㢤用之大其言者愈大虞

書之歴象日月星辰夏后之賦貢九州周人之職三

百六十官不巳大乎今之君子固多靳儒至於布衣

閭巷尚曰賢者行而巳不必文也彼顔閔氏時夫子

在盖無可復言非為有徳行不著書也㳺夏之徒不

在徳行科亦不措一辭子思孟軻豈無徳行乎是皆

不才子無功扵文而雷同此說以自慰耳建安宋貫

之仕逾二十年用雖不大志亦未得然有君親之奉

有政事之勤在他人投筆乆矣而貫之拳拳不翅褐

博其學要諸仲尼餘鮮取焉多聞而敏所嚮靡不克

故集而行之者四五去年秋以南劍監郡假守昭武

既期又成十卷目以示覯曰延平集覯嘆今人之異

乎古羙貫之之異乎今孰告吾 君而大用之其言

又有大扵此者因序以冠其首時則慶暦七年冬十

有二月也

   送余疇若南豐掌學序

工必以般者為其材巨木作寝廟也彼環堵則何工

不可御必以良者為其策天𩦸逐光景也彼一駑則

何御不可師必以孔子之徒者為其SKchar善性入訓典

也彼曲藝則何師不可今天下號多士而南豐大邑

也讀儒書者盖百數薦扵鄕第扵SKchar往往有之大理

丞周君出宰之一年乃立學扵先聖之廟命吾友余

尭輔掌其教夫周丞之明豈曰邑之人未甞學且師

邪若是則服大袂之衣與令長抗賔主禮者何自出

也是其有學有師乆矣然猶汲汲扵斯者其将以先

王之道浴而薰之耳其将使其聞仁義忠信之說

夫古之所謂儒者如彼其大也然後進可以治乎國

退可以齊乎家出乎已而加乎人罔不曰宜者是周

丞上為 天子育人材下為一邑减爭闘之獄也不

然何地不可居何人不可法何必縣學之興而尭輔

敎之耶尭輔好古博學慷慨有行義斯足以應周丞

之指惟學者何如耳至之日以吾言告之謂之是耶

請在下風以賀謂之非耶敢因是而弔焉故為序

   送嚴介序

景祐中建陽嚴君以經術有名客授于兹邑予時多

故未始與㳺而見之者數矣一别不相間今兹復来

乃知其乆扵江淮間自楚徂宿所至爲人師以親老故

歸養焉善㦲昔申生不行而死君子不以爲孝章子

得罪扵父出妻屏子而孟軻禮貌之必不得巳以情

恕可也嚴君在外二十餘年盖亦不得巳者矣舜號

泣于旻天負罪引慝見瞽瞍瞽亦信順之唯聖人能

以至誠感動其親嚴君嚮時既不能感動然而人情

老且病則憶念子孫雖有忿怒宜自消釋嚴君之歸

養此其時也若是則經術之名固不謬其爲人師益

無愧矣至和元年秋八月丁未旴江李覯序

   叙陳公爕字

陳公爕初字思道以避𦒿舊諱請改焉予命之曰中

道夫道者通也無不通也孰䏻通之中之謂也居東

焉則逺扵西南焉則逺扵北立乎中則四方均焉故

易曰黄中通理凡卦以得中為貴兹聖人之意也有

問身之安者必對以導飬也有問食之羙者必對以

牲牢也言不可不先其大者也病偃扵牀而不肯納

藥石曰人教我以導飬矣可乎餓踣扵地而不肯受

糗糒曰人教我以牲牢矣可乎緩急之𫝑異也古之

言王道者是亦先其大者也後之執王道者是以䡖

藥石賤糗糒病餓且不救者也王莾亦嘗井田矣房

琯亦嘗車戰矣豈不取笑孔子謂㣲管仲吾其被髪

左衽而曰無道桓文之事者過也荀卿之非孟子畧

法先王而不知其統太史公論儒者愽而寡要勞而

無功亦有以也吾觀夫子之行如天焉其變化非凡

可測於鄕黨恂恂居是邦不非其大夫對問陣以爼

豆至為司宼㑹夾谷時則不同也謂賜也億則屢中

由也不得其死至存父母之國則使子貢惡言不入

扵耳則取子路使二子生乎今之世則暴人也詐人

也掌教化者将不齒焉其何髙第之有㢤夫子多能

鄙事以博奕爲賢乎巳辭人之作或因扵物或發乎

情雖不有用幸愈乎博奕也而俗儒必非之五子之

歌韻矣繫辭首章對矣使今世爲之将以聲律坐矣

禮有本末用有先後本末副焉固醇矣有其本以慢

其末古人或不免焉畧其本而詳其末今人豈少㢤

雖然自治可也父兄之扵子弟師之扵徒亦可也欲

以區區之有而齊天下之人汰㢤見人一動作一笑

語衣冠裳履之間則斷夫賢不肖張目大言以不恤

彊禦爲烈此今人之敝也道之不行盖儒者自取之

秦燔書漢鈎黨使典章淪䧟人士闉厄到今恨之豈

惟在上者之過有由然也夫知道者無古無今無王

無覇無治無亂惟用與不用耳公爕自閩来學志厲

而材羙庶乎其有成閩之後生多好學者或傳其文

有可愛恱而未𫉬與之語因公爕請字而教焉且使

之歸以告

   敘張延之字

張君延之觧官鉛山遇我于葛陂神清氣和其言語

可聴雖一面知其非俗子以立字未善責于我我應

之曰𠩄謂延者扵兒豈不欲延其年以及耄期邪扵

家豈不欲延其寵禄世世無有窮邪如是無他力扵

仁而巳矣孔子有仁壽積善餘慶之說夫仁天下之

羙道殺身尚爲之矧夫嚮勸甚明歷觀前志多有效

驗可不務㢤故字之曰伯仁酒困不能執筆姑告其

   叙陳司理字

豫章陳君名世南南方之卦離離者明也字之曰公

明明之義廣矣㢤其在天也爲日爲月爲星爲晝爲

暘在水爲止在火爲燎在金爲鑑其在人也爲視爲

思爲智爲文爲見善爲知過爲應變爲待時事親明

則孝事君明則忠治事明則姦無所容聽言明則䜛

無所入臨財明則貧不失㢘臨難明則死不失義凡

天下之事未有不湏明以濟者也然而聖人約之以

道曰蒙以飬正明夷以莅衆貴乎明於内而晦扵外

也陳君公相子孫克守家法儒雅幹正乆次無悶斯

有得扵明者矣故敘以告至和二年冬十二月戊子

旴江李覯序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二十五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