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講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卷第十六 直講李先生文集 卷第十七
宋 李覯 撰 闕名 撰年譜門人錄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十八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十七

  強兵策十首

   強兵策第一

兵之作尚矣黄帝堯舜以来未之有改也故國之扵

兵猶鷹隼之扵羽翼虎豹之扵爪牙也羽翼不勁鷙

鳥不䏻以死尺鷃爪牙不銳猛獸不能以肉食兵不

強聖人不能以制褐夫矣𠩄謂強兵者非曰日尋干

戈暴骨萬里逞一朝之忿以求横行天下也必有仁

義存焉耳仁義之說何如曰SKchar𮗚世俗之論兵者多

得其一體而未能具也儒生曰仁義而巳矣何必詐

力武夫曰詐力而巳矣何必仁義是皆知其一未知

其二也愚以爲仁義者兵之本也詐力者兵之末也

本末相𫞐用之得𠩄則無敵矣故君者純扵本者也

将者駮扵末者也孫子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道道

徳也能能也又曰将者智也信也仁也勇也嚴也

乃知君則專用道徳将則智信仁勇嚴並用之矣昔

大道之行與三代之英不敢逺引請以漢事明之韓

信言扵漢王曰項王𠩄過無不殘滅者天下多怨百

姓不親附名雖爲覇實失天下心大王之入武闗秋

毫無𠩄害除秦苛法與秦約法三章秦人無不欲得

大王王秦者今大王舉而東三秦可傳檄而定也此

項王失仁義而漢王得之之謂也及信為将以木罌

𦈢渡而虜魏王背水陣立赤幟而破成安君成安君

不聴廣武君䇿以為義兵不用詐謀竒計故身死泜

水上此成安君失詐力而韓信得之之驗也然為将

者多知詐力而為君者或不通仁義故雖百戦百勝

而國愈不安敵愈不服也𠩄謂仁義者亦非朝肆赦

暮行賞姑息扵人之謂也賢者興愚者廢善者𮗚惡

者懲賦歛有法繇役有時人各有業而無乏用樂其

生而親其上此仁義之凡也彼貧其民而我富之彼

勞其民而我逸之彼虐其民而我寛之則敵人望之

若赤子之號父母将匍匐而至矣彼雖有石城湯池

誰與守也雖有堅甲利兵誰與執也是謂不戰而屈

人之兵矣若彼貧其民我亦貧之彼勞其民我亦勞

之彼虐其民我亦虐之而望敵人之来是猶以鴆漿

待渇者以附子呼飢人彼寧無𦕅必死而巳孰為来

㢤敵無㱕心而誓必死則我雖以太公為将孟賁為

卒飛兎為𮪍太阿為兵未易可圖也而况吾民不附

自生它變亦不可不慎也國家積徳絫仁為之百年

矣黎民懐惠且歌舞矣不幸戎心怙亂阻我王命師

興三𡻕未𫉬振凱雖天𠂻勤恤而軍事惟煩或以財

賦或以力征元元無知頗或愁怨而西方尤甚矣伏

惟發徳音爲天下慮内以紓吾民外以誘来者則邉

鄙可安大功可立有識之願也

   强兵策第二

或曰天下之事宜何慮㢤曰以天下爲一身則諸夏

腹心也夷狄手足也腹心安寧氣和而神王則手足

之疾非吾禍也若腹心不寧役其氣而疲其神以專

治手足手足未愈而腹心殆矣故用兵之法必脩諸

内而後行諸外彼戎狄豺狼罔知禮義強則犯上弱

則離散執而誅之用力非少舍而弗問時復侵軼顧

𫞐制之何如耳故當今之慮若興屯田之利以積榖

扵邉外足兵食内免饋運民以息肩國以省費既安

既飽以時訓練来則奮擊去則勿追以逸待勞以老

其師此䇿之上也若宿兵扵外仰給扵内前不敢進

後不敢退雖曰無功幸免扵敗千里饋糧二十致一

材木敝扵車輦牛馬死扵牽徬男女困餓室家空虚

行之數年敵承其弊此策之中也若帥師深入贏粮

而随少人則攻戰不足多人則饋饟不⿰糹⿱𢆶匹 -- 繼道險而有

伏𫝑孤而亡援與無知之俗爭一旦之命萬一蹉跌

禍在不測此䇿之下也今将出上策則何如曰屯田

之利建議者多矣而執事未之從者其以地少可耕

之田乎軍無可耕之人乎今之郡國民既庶矣誠少

曠土可以耕也今之禁衞卒素驕矣誠無勤者可以

耕也然而可耕之田安取之㢤曰邉郡之民有困者

矣有不安其居者矣苟募其徙内地授以生業使之

安堵乃以其故田宅隷于屯官則不患無田矣然而

可耕之人安取之㢤曰邉郡之兵自禁旅之外别置

屯軍凡天下廂之冗役者法之流移者民之願從者

合而籍之以隷于屯官則不患無人矣田既入人既

聚然後辨其夫畮列之廬舍授之耒耜教之稼穡明

立𭄿課時加督察勤則有賞惰則有刑然而農功集

矣既又為之什伍立其長帥賦以兵器與其甲胄乗

其閑暇習之戰闘是謂因内政以𭔃軍令也然而武

事興矣食既足兵既練禁旅未動而屯軍固巳銳矣

以紅腐之積濟虎𧴀之師利則進戰否則堅守國不

知耗民不知勞而邉将髙枕矣彼其不忠不孝愚弄

其民扵矢石間而我以餘力馭之亡有日矣或曰屯

田固便矣徙民内地不亦擾乎抑其授以生業扵國

用何如㢤曰民得去兵寇䡖賦役而就善地若水之

扵下魚之扵淵也今募其徙是順民之政也漢武帝

徙闗東貧人扵隴西北地西河上郡凡七十餘萬口

後加徙猾吏扵𨵿内當是之時弗聞其擾也且以輦

運之費為徙民之生業不亦多乎輦運則連年不息

民業則一與之而巳矣暫勞永逸其此之謂乎然則

民樂内徙而邉郡虚如之何曰嚮者民多而兵少故

闘者寡而驚者衆如使民少而兵多則闘者衆而民

有賴矣以兵易民何虚之有㢤在漢趙充國在唐婁

師徳皆以屯田利盡西土威震羗胡兹薦紳先生之

𠩄常言也惟熟圖之

   強兵策第三

或曰屯軍之耕自養可矣禁旅坐食胡能給之曰古

者制農田百畒百畒之分上農夫食九人其次食八

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農夫食五人其人之

食上年則人四鬴中年則人三鬴下年則人二鬴計

一夫之耕其登榖不寡矣今屯軍之耕姑以下農夫

為率一夫耕而食五人則十萬夫耕𠩄食禁旅四十

萬人矣以二十萬夫耕則餘四十萬人之食三年耕

則有二年之蓄矣雖有凶旱水溢巖廊之上可無西

顧之憂也然則屯田之利可施扵天下乎曰今天下

公田往往而是籍沒之産未嘗絶書或爲豪黨占佃

或以裁價斥賣公家之利亦云薄矣其𫝑莫若置屯

官而領之舉力田之士以爲之吏招浮𭔃之人以爲

之卒立其家室藝以桑麻三時治田一時講事男耕

而後食女蠶而後衣撮粒不取扵倉寸帛不取扵府

而帶甲之壮執兵之銳出盈野入盈城矣其𠩄輸粟

又多扵民而亡養士之費積之倉而巳矣此足食足

兵之良筭也或曰議者多稱鄊軍何如曰周禮小司

徒㑹萬民之卒伍而用之家出一人比爲伍閭爲兩

族爲卒黨爲旅州爲師郷爲軍此先王之法也管子

作寓令之政卒伍定乎里而軍政成乎郊連其什伍

居䖏同樂死生同憂禍福共之故夜戰則其聲相聞

晝戰則其目相見緩急足以相死故能外攘戎狄内

尊天子以安諸夏也夫設鄊軍以自衞前哲之意深

矣人之愛親戚重財物盖天性也寇賊之来将殺我

丁強虜我老弱蹂𨈆我田宅掠取我金帛則凡噍𩔖

皆有闘心矣君人者因民心而利𨗳之既訓練之又

将領之則其守戰至死非賞罰使之然也竊觀近世

鄊無軍目人不知武事家不蔵兵器寇賊之来則以

袒裼之軀投餌扵虎口賊去信宿則吏卒至吏卒至

而亡𠩄𫉬益為勞弊矣雖然豈唯野而巳㢤不曰郡

乎曰縣乎自非方鎮多無備豫客軍百十僅如逆旅

幸而治平矣萬一有狂夫大呼則奚以待之故鄊軍

之名不可不察也近者亦籍戸而為之矣萬家五百

亦巳多矣然恐将吏未得人訓習未得理何者統帥

則縣令也縣令豈皆賢偏禆則戸民也戸民豈皆善

撫御或失變故亡常此謂将吏未得人也令之𠩄敎

姑令習射曽不知坐作進退之節心背左右之宜耳

不辨金皷目不别旌旗一旦用之⿰區支 -- 敺市人耳此謂訓

習未得理也如欲将吏得人莫若精擇縣令勿拘官

序一以材能縣令得人則偏禆之選亦得人矣然後明

戰陣之法以授之則訓習得理矣如此則郷軍日強也

屯軍以征戎鄊軍以守備郡國之𫝑皆王之藩屏也

   強兵䇿第四

或曰地𫝑西北髙東南下地髙而寒其民體厚而力

強氣剛而志果地下而温其民體薄而力弱氣柔而

志囬故西北之兵能辛苦有成功而東南之士少𠩄

立此士大夫咸知之也而子謂郡國屯軍可以征伐

意者非東南之謂歟曰是老生之論也夫民之情性

有地氣矣是之謂風也教而使之在君長矣是之謂

俗也聖王不擇民而教賢将不擇士而使擇民而敎

是國無顔冉未可學也擇士而使是世無賁育未可

戰也水至柔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以風則可使覆舟金至剛也冶

之以火則可使成器顧𠩄用之方畧何如耳江南有

卑薄之稱荆楚有剽䡖之議其傳非一世矣然楚若

敖篳路籃縷而其後世常與晋爭諸侯吴太伯断髪

文身而其後世亦先晋歃項籍以八千人起㑹稽而

殺秦降王遷漢王扵蜀分裂天下號稱為覇宋武帝

以百餘人起丹徒而誅桓正晋遂平齊地長驅關洛

是則東南之士亦嘗與西北校矣惟其将之才不才

也然以今日之事言之則習有所多技有𠩄長亦不

可不察也若夫沙平草淺千里在目土不成丘水不

成谷馬肥人䡖来往電駭雙帶兩鞬左右馳射此非

南軍之𠩄長也山陵險阨草木蓊蔚江流吞天巨浪

時起行人疑惑飛鳥不度徒歩相搏短兵相擊此亦

非北軍之𠩄長也北征而用南軍衆則笑之矣南征

而用北軍未有言其不可者竊𠩄未諭也江海之濵

或一盗肆虐一邦𬒳擾則命王人帥王卒以捕之以

多擊少以短擊長費或甚厚而功或不立此亦一失

也嚮者征南蠻谿洞則可監矣去平地而即險阻出

中國而入瘴癘狡穴未堙而吾軍殆矣竊惟廟筭之

𭰹未必不及此也盖郡國無精兵不可不内發故也

載使置軍屯田随便興發則何征而不服何討而不

誅㢤至若以古名将将之以𮪍戰之法教之舍此所

短從彼𠩄長則運之天下亦猶袵席間也

   強兵策第五

兵矢者軍之神靈也甲胄者人之司命也故一夫奮

劍則千人披靡孟賁𥘵裼則童子𨵿弓能殺之矣然

兵不利不若無兵之愈也無兵則慎𠩄擊而逺扵敗

矣甲不堅不若無甲之愈也無甲則知𠩄避而免扵

死矣有兵而不利有甲而不堅而假之以求勝恃之

以求生則誤大事取大禍莫斯之甚也故周官考工

為器之法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羙工有巧合此四者

然後可以為良凡器皆然况扵兵乎故其為弓也取

六材必以其時凡相幹欲赤黒而陽聲角欲青白而

豐末膠欲朱色而昔筋欲小簡而長大結而澤漆欲

測絲欲沈六材之全然後冬析幹春液角夏治筋秋

合三材寒奠體氷析灂春𬒳弦其為矢也前弱則俛

後弱則翔中弱則紆中強則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羽豐則遲羽殺則趮

是故夾而摇之以眡其豐殺之節橈之以眡其鴻殺

之稱凡相笴欲生而搏搏欲重同重節欲䟽同䟽

欲㮚其為戈殳㦸矛之秘也攻國欲短守國欲長置

而揺之以眡其蜎炙諸牆以眡其橈之均横而揺之

以眡其勁其為甲也眡其鑚空欲其惌眡其裏欲其

易眡其朕欲其直⿳𰀉冖⿱处木 -- 櫜之欲其約舉而眡之欲其豐衣

之欲其無齘是先王之為兵甲必及其時必羙其材

工則必良事則必試如此其至也惟今郡國之貢兵

器果何如㢤聚工而作卒𡻕後巳未嘗試也連輿而

出方舟而上無不受也簡閱不明則精粗不别精粗

不别則制作必濫制作濫則工不必巧材不必羙况

天時乎况地氣乎加以師興之際卒然求取斬木以

為努伐竹以為箭或取非其時或産非其地備數而

止行濫固多暴之日則焦濡之雨則朽以之應敵不

知其可矧新甲之制出扵一切次𥿄為札索麻為縷

費則省矣乆将奈何凡此之類皆有識之𠩄聞見也

至扵郡國兵庫或乆不啓戰守之具未嘗脩飾事至

而慮亦非智者𠩄能也愚以為天下造兵宜專命守

臣以蒞之總置使名以督之工之選必難其人而進

其食以優之材之取必善其物而増其價以来之取

之有地来之有時為之有法日省之月試之善至多

則賞惡雖少而刑上下檢察用為急務其舊兵革勿

絶繕完以備豫為政則龍淵太阿不獨稱扵古而蠻

夷猾夏有血刃之期矣

   強兵策第六

孫子曰将能而君不御者勝故古者天子遣将扵太

廟親操鉞持其首授其柄曰從是以上至天者将軍

制之乃復操柄授與刃曰從是以下至淵者将軍制

之故李牧之為趙将居邉軍市之租皆自用饗士賞

賜决扵外不従中御也周亞夫之軍細柳軍中唯聞

将軍之命不聞天子之詔也夫古先哲后扵王業亦

艱難矣安不忘危其心亦至矣豈故欲示人以利器

成人以威柄以天下之命属之扵一臣㢤盖任賢之

道不得不然也馬之𠩄以能千里者以其獨行也若

使駕以輜車⿰馬叅 -- 驂以蹇驢役夫罷羸執轡其上則未必

不傾覆矣况乎致逺㢤鳯之𠩄以能千仞者以其自

恣也若使繫之以線縷養之扵園囿藩籬之𩔖啁啾

其側未必不憂死矣况乎冲天㢤用兵之法一歩百

變見可則進知難則退而曰有王命焉是白大人以

救火也未及反命而煨燼乆矣曰有監軍焉是作舍

道邉也謀無適從而終不可成矣竊跡其原盖知之

不盡信之不篤也知之不盡恐其不賢也信之不篤

懼其不忠也不賢而無𠩄制則或敗事矣不忠而無

𠩄監則或生變矣是故束之以詔令持之以親貴焉

然恐其不賢胡不選賢而任之懼其不忠胡不擇忠

而使之未見其賢而任之是國無賢邪未知其忠而

使之是下無忠邪與其用之之疑SKchar若取之之慎孔

子曰視其𠩄以𮗚其𠩄由察其𠩄安人焉瘦㢤必也

授以節度使之遵行邪則王人之㣲者自足為之矣

安用大臣㢤大臣而尚可疑耶則小臣胡為而可信

也彼誠不忠耶則不知有君矣何憚扵一小臣㢤昔

韓信平齊七十餘城南靣稱孤與楚則楚重與漢則

漢重鼎足之形可坐而定也而藉金石之交荷觧衣

推食之徳蒯通之說弗忍從也當是之時豈有監之

者㢤及其削爵為侯居京師奉朝請乃欲外結陳狶

内因諸官徒奴以行大事誠非嚮者三分之𫝑也而

卒以叛逆者君恩不終而懐怨望也漢孝武之扵霍

子孟蜀先主之扵諸葛孔明皆託以六尺之孤而弗

聞有變者君臣之義至深國士之遇可懐也苟推赤

心疇敢不順苟為疑之人亦無足信者今兹兵興矣

将用矣惟上心曠然與忠賢為一體無置節目扵其

間則将才如神軍鋒如雷功業易可成也

   強兵䇿第七

國之𠩄以爲國能擇将也将之𠩄以爲将能養士也

人莫不愛身而以身當矢石莫不愛死而以死衞社

稷者厚無𠩄往也故曰視卒如嬰児故可與之赴溪

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吴起吮疽而戰不旋踵

李廣與士卒共飲食而愛樂爲用親非父母也倫非

兄弟也然而𠩄以撫循盡得其𭭕心者非一朝一夕

之事也故臨敵易将兵家𠩄忌彼其推恩信分甘苦

曠日持乆上下親矣猶不能以有功一旦而易之則

雖賢矣雖仁矣上恩不可一言而洽也下情不可一

顧而通也卒然用之則安能有以為㢤馬之馳矣而

斷其蹄雖代以𩦸足弗能行也子之孩矣而逐其乳

雖繼以毛嬙弗能育也昔燕以𮪍劫代樂毅遂有即

墨之敗七十餘城盡反扵齊趙以馬服子代㢘頗遂

有長平之降四十萬衆皆阬扵秦功或不可早建事

或不可速成亦明主𠩄宜察也竊𮗚今之易将誠以

敗衂不稱故也夫任人當審其賢不賢未可責其勝

不勝也不賢而勝非國之福也適𠩄以召敵也賢而

不勝非國之患也適𠩄以儆之也使彼勝而驕我敗

而怒以無功之将用無功之士竭智盡力以求洒耻

則不知山之有髙石之有堅水之有溺火之有焚死

之可畏生之可懐矣孰能當其鋒㢤吴子謂魏武侯

曰人有短長氣有盛衰君試發無功者三萬人臣率

以嘗之其可乎今使一死賊扵曠野千人追之莫不

梟視狼顧何者恐其暴起而害巳也是則一人投命

足懼千夫故其以三萬人而破秦十萬衆也今以敗

而易之是古名将無敗者乎孟明視敗扵崤而秦伯

復其位方有焚舟之報荀林父敗扵邲而晉侯赦其

罪卒致曲梁之功棄瑕録用古之道也若賢而易之

是雖有過人之畧無𠩄復用斯足以快盗心而巳矣

不賢而易之是去劇就閑如釋負檐斯足以遂其私

而巳矣後之人将曰苟勝焉何恤乎富貴苟負焉不

過一左遷而巳任之不甚乆責之不甚重人或苟且将

焉用之幸而天威在上盗不敢前如使易将之際群情

未安約束未定謀未及周備未及設而犬羊乗之禍亦

不可測也誠能注意賢才期之逺大一勝勿遽賞賊平

之後則茅土存焉一敗勿遽罰事終不濟則鈇鉞存焉

困獸猶闘况大捋乎是則耻不足洒而賊不足平也

   強兵策第八

或曰一敗勿罰過可畧也一勝勿賞何以使人曰勝

而勿賞是𠩄以使人之術也愚嘗深跡有國者之行

事未始不以賞使人也而或失使之之道焉夫爵者

𠩄以貴也禄者𠩄以富也富貴者是人之𠩄欲也仁

非伯夷𠦑齊㢘非扵陵仲子孰能不動其心㢤故智

者竭慮勇者盡力辯者以說文者以檄不敢家其家

不敢身其身不逺扵蠻貊之外不威扵矢石之間日

不為暑風不為寒渇不暇飲飢不暇食孳孳焉從扵

王事者賞使之然也雖有至性自天至誠發中不待

𭄿沮而决𠩄去就者兹盖非常之士豈可以衆人望

之㢤乃知賞之扵使人至矣其為失者賞之大速而

浮扵功也徒知賞之可以使人而不知賞極則弗䏻

使之矣舉億萬之衆贏千里之糧足未履扵山川手

未煩扵枹鼓虜𫉬未盈車斬首未數級而幕府巳獻

捷矣朝廷已議功矣爵等有數而敵人無數賜物有

盡而賊衆無盡故天討未行而策命極矣尺地未收

而府庫殫矣身既巳貴家既巳富子女玉帛𠩄欲者

陳扵前矣兄弟親戚𠩄愛者受其賜矣體習宴安志

在驕佚勝則無以加敗則失其舊𦘕虵之足世𠩄戒

也是賞典雖在安能復使之㢤其間亦有矜功䟦扈

以求姑息國家之弊多或由之唐季五代可覆而視

也此無他賞之太速而浮扵功之咎也故曰勝而勿

賞是𠩄以使人之術也古者師還飲至策勲事成而

賞誰云晚邪抑又聞之書曰徳懋懋官功懋懋賞無

徳而官則官不足以勸有徳無功而賞則賞不足以

𭄿有功如使傝䢇受位私昵受賜則何以待功徳之

臣㢤位雖髙與傝䢇同賜雖厚與私眤同是徳不足

貴而功不足重其誰勉之㢤今者明明在上誠日慎

扵賞爵則師可使武臣可使力而四方無虞矣

   強兵䇿第九

人莫不有才才莫不可用才取其長用當其宜則天

下之士皆吾臂指也故曰使智使勇使貪使愚智者

樂立其功勇者好行其志貪者决取其利愚者不愛

其死因其至情而用之此軍之㣲權也昔伊尹之興

土功也強脊者使之負土眇者使之推傴者使之𡍼

各有𠩄宜而人性齊矣竊𮗚世俗之論則有異扵此

不求扵已而專責扵人不用其長而專攻其短適時

則謂之違禮從𫞐則謂之壊法剛毅則謂之不遜倜

儻則謂之不檢䡖財則謂之不儉為生則謂之不㢘

見其一不問其二觀諸外不察諸内以帷幄之談而

校之老生之議以戎馬之任而同之俗吏之選是猶

責越客以𮪍射望胡人以乗舟雖其賢才何益扵事

㢤蘇秦謂燕易王曰孝如曽參義不離其親宿昔扵

外王又安能使之歩行千里而事弱燕之危王㢤廉

如伯夷義不為孤竹君之嗣不肯為武王之臣不受

封侯而餓死于首陽之下有㢘如此王又安能使之

歩行千里而進取扵齊㢤信如尾生與女子期扵梁

柱之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有信如此

何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燕秦之威却齊之強兵㢤故知善不必皆可

惡不必皆否置之有地使之有時一不可廢也小才

之扵大用是匹雛不能以舉千鈞也大才之扵小用

是堯舜不能以牧羊也故曰多言多語惡口惡舌終

日言惡寝卧不絶爲衆𠩄憎爲人𠩄疾此可使要遮

閭巷察姦伺禍也權數好事夜卧早起雖劇不悔此

妻子之将也先語察事勸而與食實長希言財物平

均此十人之将也切切截截垂意肅肅不用諌言數

行刑SKchar刑必見血不避親戚此百人之将也訟辯好

勝嫉賊侵陵斥人以刑欲整一衆此千人之将也外

貌怍怍言語時出知人飢飽習人劇易此萬人之将

也戰戰慄慄日慎一日近賢進謀使人知節言語不

慢忠心誠畢此十萬人之将也温良實長用心無兩

見賢進之行法不枉此百萬人之将也明主誠能

牽扵世俗之論而盡乎才用之宜則不視而形不聴

而聲不降席而横行乎四夷矣

   強兵䇿第十

将之有兵法猶儒之有六經也儒莫不讀六經而知

道者鮮矣将莫不讀兵法而適變者鮮矣世一賢士

猶為踵武國一賢将猶為比肩其故何也性生扵内

而學成扵外非學問之能移性也水之湍者决之也

而聚鄭白之工不能以流涸澤刃之芒者礲之也而

盡南山之石不能以利鈆刀本之弗善末無及也然

值承平之世言堯舜者皆可以為善當有事之際學

孫吴者未必能應敵緩急之𫝑異也夫兵者詭道有

形或不可視有聲或不可聴合散如雷電𨼆見如鬼

神而欲以昔人之餘論既往之陳迹擬議扵其間不

亦難乎苟非有髙世之識出𩔖之才動如循環一歩

百變者其孰能與扵此㢤楚漢之時諸将多矣唯韓

信起扵餓隷戰而必勝攻而必取未嘗敗北者何也

豈其兵法皆衆人之𠩄未學者乎盖其用之非衆人

之𠩄及也是謂反兵法而用兵法也兵法曰絶水必

逺水客絶水而来迎之扵水内令敵半渡而擊之利

欲戰無附扵水而迎客也及信與龍且夾濰水陣乃

夜令人爲萬餘囊盛沙壅水上流引軍半渡擊龍且

佯不勝還走龍且果喜曰固知信怯也此反半渡之

文也而卒以勝者雜扵利而務可伸雜扵害而患可

觧也兵法右背山陵前左水澤而信攻趙未至井陘口

乃使萬人先行出背水陣趙軍望見大笑之此反前

左之文而卒以勝者䧟之死地而後生投之亡地而後

存也反其顯而用其㣲人以爲拙已以爲工智者不

能與其謀巧者不能同其伎用兵若此可以言學矣

今以衆人之識讀衆人之書而求以勝彼亦巳䟽矣昔

趙奢之子括自少時學兵法言兵事以天下奠能

嘗與其父言兵事奢不能難然不謂善括母問奢其

故奢曰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趙不将括則巳若必

将之破趙軍者必括也及孝成王使括為将藺相如

曰王以名使括若膠柱而皷瑟耳括徒能讀其父書

傳不知合變也趙王弗聴故有長平之敗乃知有将

才者必習兵法習兵法者不必有将才况以言取人

孔子病諸兵戰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立尸之地固明主𠩄宜留意也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十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