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講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二

外集卷第一 直講李先生文集 外集卷第二
宋 李覯 撰 闕名 撰年譜門人錄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外集卷第三

直講李先生外集卷第二

 名公手書

   范文正公

仲淹白秀才李君在鄱陽勞惠訪尋以改郡不敢奉

邀今潤州初建郡學可能屈節教授又慮逺來難為

将家蘇州掌學胡瑗祕校見明堂圗亦甚奉仰或䏻

挈家必有經畫請先示音為幸保愛保愛不宣仲淹

上李君竒士足下

八月十九日仲淹頓首秀才仁弟别來傾渇無巳想

至仙鄕拜慶外無恙此中佳山水府學中有三十餘

人闕講貫與監郡諸官議無如請先生之來必不奉

誤誠於禮中大有請益處至願至願不宣仲淹上秀

才仁弟十月十九日

   小簡

此地比丹陽又似閑暇可以卜居請一來講說因以

圗之誠衆望也誠衆望也兒子在蘇州足下可䏻早

來今冬欲行鄕飲俟先生講求也仲淹上

仲淹白中間辱教承巳拜 恩命雖徳業雅逺未稱

人望而 朝廷奨善鴻漸于時惟聡明精至曉之𭰹

矣未相㑹間千萬自愛自愛不宣仲淹上太學先生

閏十一月二十八日

   小簡

仲淹巳受 𠡠改青州見理舟行次希善侍加愛

   孫觀文

沔啓錢塘幸𫉬瞻對以扶護過江不果欵接後聞談

經于府中恨不得執卷座末益為企戀企戀近日諒

雅𠉀無恙沔冬中襄事畢正初詣杭如文盖盤旋必

良㑹矣冬温旅次希保愛保愛因王先生行草草上

問不次沔拜上建昌李君先生之右二十三日夜

沔白人來捧書伏知旅中無恙示及南歸未知奉㑹

之時企戀企戀途中慎護冬寒希保愛保愛人廻草

草奉此咨問兼謝伏惟照察不次沔拜上先生李君

之右二十一日

沔白錢塘之别又二載餘後未𫉬良㑹復踈致問專

介逺來惠書且知居憂無恙示教民病數十條非留

心博愛何以及此以賊未定過嶺經制必未及一一

行下當擇要以施之春後賊定方到江西奉見矣示

及事不須如此何害冬寒保愛保愛草草上問兼謝

不宣沔上太學先生李君十二月九日希文夏中過

徐遂不肯行以後事見託一一如其志哀痛哀痛行

状乃勉為述之忙中未及以草𭔃去

   余侍郎

靖頓首李君秀才别來毎増翹渇忽枉手跡備荷勤

至於邑鄙吝渙釋懐抱所示禮論七篇推進禮經凖

的世教派仁義贅刑政正其本於禮成一家之言工

古人之未工導明王之要道豈止獨歩江表校聲名

於後俊者㢤開益蒙蔽不勝降歎人回謹此為謝不

宣将作監丞余靖白正月十四日

靖頓首近接緒言止于再見蘭㳺霧息未盡雅懐所

示上豫章守書可以激昂士範支梧頽圮徤羡徤羡

别來欝欝動不如意邈然風規毎益牢吝忽枉手牘

𭰹認勤勤木脫火流切希進道外保愛是祝謹奉簡

陳謝不宣大匠丞余靖頓首李君秀才七月二十八日

靖啓靖屏居南夏乆不相知及今得書乃審有太學

之授國家誠有憐才之意而不寘於可用之途何㢤

道逺未由胥㑹徒益傾渇耳冬寒保重人廻謹此爲

謝不宣靖手啓助教執事十月十日

如有 朝命召赴成均供職亦可行道不宜辭免或

令赴選須詳去就也靖啓

   歐陽内翰

脩啓冗事牽迫乆踈奉長者之論不知兩辱過門甚

媿甚媿脩來日有少事須出即今幸家居可以拂席

奉俟軒盖顒企顒企不然當别拜聞貴不失約也脩

頓首賢良先生

   蔡宻學

襄頓首啓襄才識不能過人 天子誤知擢置諌列

毎自念孤賤之迹旁無尋尺之助一旦名徹萬乗而收

録之此宜如何論報効之誠也示及庸奴非所謂難言

但未得其詳耳足下業巳發之當為予䆒之至詢他

人果詐不虚必逃去矣就令不逃亦生姦計莫如宻

得其詳擿之以寘于法於時不為無補行路疲憊草

草裁荅足下取其意畧其禮也襄頓首啓二十三日夜

襄啓近承從者之勞過臨海郡適以乆疾無悰為禮

踈畧遽此離間豈勝慚⿰𧾷攴⿰𧾷攴春寒道上愛護為佳

不宣襄頓首李君足下二十日

   馬雜端

遵頓首啓曏吏京邑日與權幸人為敵𧼈了目前力

有不逮千里脩問病未䏻也未㡬以罪逆復丁家難

扶挽南歸備嘗囏厄甫逹里中即襄大事即日僅餘

殘息無復生意忽辱來諭承家居安甚併為慰也知

非乆㳺錢塘且有迂顧之意何幸如之遵近得彼信

将來亦當一詣目即有私冗未幹兼本郡守尉故人

同年累書相招受代伊邇若捨饒而趍杭不免去就

厚薄之責頗非人情當暫謁之不知行期遲疾近逺

掃榻聮鑣俱未敢必靈𨼆西湖之㑹當不蹉跌矣秋

暑自愛倉遽草此不次遵頓首上答泰伯先生足下

七月十一日手啓遵再拜奉别數年居常企咏以家

禍屏居僻左無階脩問比見卿材具得起居之實所

慰多也遵無他竒區區徇禄食當求南中一官以便

安輿旴江乃素心未知所願果否前月已被㙜移明

日上路咫尺不克一趍師坐少冀誨言為恨甚𭰹因

風示字欲知動止忩卒𦕅此上謝夏暑切自愛傾渇

傾渇遵不勝私心不宣遵再拜泰伯先生書几十五

日謹簡

遵悚仄遵到淮南二年矣署而居者不數月犇走之

勞不可勝道以故僅了目前四方交㳺書問闕如也

或云先生居𠋣廬聞問不審有失陳慰人來得書伏

承孝履攴裕先生未起有識惋惜遵素性朴愚上下

窘困之際乃佐此局咎責日𭰹先生有聞無惜見教

渉夏勉抑自愛人回𦕅此為謝餘俟後信多悉多悉

不宣遵悚仄再拜泰伯先生大孝服次三月二十八日

   蕭閣副

十一月望日長沙野人蕭注致書隴西泰伯先生足下

注昨偕弟英求舉于京師聞足下應賢良預第一人

召試是時萬口一發萬意一同未有不心思目願欲

識其靣者一日英請於叟曰李泰伯預賢良召未知

其道果如何叟 -- 臾 ?曰今之賢良異於古泰伯其為今之

賢良古之賢良耶若為今之賢良則天下可車載為

古之賢良則覆載無三四英曰敢原其賢良之今古

曰今之賢良所學者羙身之具也口誦之心記之然

後分句讀辨訓詁數條目駕虚辭而強名曰策曰論

主司既不䏻别白則互曰彼人之富於學也此人之

富其才也上既取之下思習之中其選者十年間往

往陶天下之民嗚呼以斯術而致吾君陶吾民則䖝

蝗水旱盗賊不作其可得乎古之賢良發其言則為

箴為䂓為教為化明隂陽𠋣伏灾異變盈之事提耳

萬乗擯斥𠒋黨亂臣賊子不敢正目而視使三王之風

復見于當世故漢之文景可比周之成康者由斯道

也叟尋與英下第南歸聞足下不中選二心頗疑後

得足下退居集啓而讀之則知足下果非今之所舉

賢良之人其不中選則宜夫人之相知患其道不同

道同雖夷貊亦可為兄弟注鄙人然而有志扵聖賢

之術心銘足下之道故發此書以聞非今之趍炎附

𫝑軰聞足下有大名而沽相知之幸足下其以為是非

里人葉國器歸旅中草草非書冀留意不宣注再拜

   小簡

注頓首前書寫意兹不云云相慕之極旦夕常在家

貧至甚僕馬無具因而辜見賢之望噫進不得地退

無以居丈夫之心於此将盡有風西來書以為𭔃則

野人之請餘希自愛注再啓

   祖學士

無擇再拜泰伯先生酷𤍠以來氣體何如驛置相望

不逺千里無階披奉祗増詹企法⿰扌⿱彐𧰨 -- 掾連君錫僕之故

人有文而善與人交泰伯見之當相得以驩矣千萬

善愛慰此多憶無擇手記頓首泰伯先生六月十七日

無擇啓累日前軍校過敝邑得泰伯所示書承起居

無它為慰甚𭰹也慶暦民言皆極當時之病真醫國

之書耳使今相天子宰天下者聞其言而行之何憂

乎獯粥何患乎拓䟦氏邪無擇踈賤不得言於朝泰

伯又俾附𭔃永叔即須良便致之也君錫行日曽託

奉書必得通上無擇近作愛堂銘與文⿱⿻十𡖇大 -- 𠁊序在君錫

處宜枉觀覽因風幸示可否之教秋暑千萬善愛不

宣無擇再拜二十六日

無擇自來淮楚以地逺且少便復吏事無餘暇故不

得時時拜書徒日思頌亡巳足下之門人髙第者曰

陳生過聴不侫遣介走數千里惠然以書見抵且示

之策捧覽之際⿰靣⾒生靣目兹足下之不鄙遺我而俾

之相示也顧愚何足以當之推轂之教豈敢不勉趨

奉未由惟祝善愛諸懇可期靣㑹兹不䏻布萬一無

擇再拜泰伯足下四月九日淮上書

無擇再拜泰伯先生無擇嚮者居憂丹陽辱書者再

兼承見𭔃長篇及賦不任感仰然以道𡍼阻逺少遇

信便無階致誠而望風依依靡忘終食也去嵗過洪

井見建昌牙校首詢動止且将附問乃先生赴范杭

州召巳行矣又不得通區區于左右今陳秀才人來

捧所貺手尺具悉起居如宜差慰詹渇萬一無擇方

此奔走披晤未日仰蘄千萬爲道自愛愚懐𠩄望無

擇再拜泰伯先生

無擇再拜泰伯先生言念乆不附問惟劇詹馳夏末

抵𡊮即欲致記竊承軒車寓泊洪井及詢諸相識乃

云它適盖傳聞之不得審的耳介至忽捧手墨承體

局休佳殊慰區區敝郡巳作學更三兩月可成當須

坐邀長者來此為後生唱導也乃時專遣人禮請次

謹先此咨露秋凉希千萬若時加愛懇懇無擇再拜

八月二十三日

   李侍郎

淑白近承雅顧𫉬奉嘉談兼摯雄文重将厚意欽降

之切昕夕以之忽辱手緘承有小疾戒舟渉逺幸保

𬓛惟精學之邁倫固懵迷之詎測汶圗魯議空祕

家楹之蔵洞蕭上林猶慙侍臣之薦興言瞻聳交集

下誠不宣淑頓首

   孔宗旦

宗旦啓自京師為别迨四年矣毎聆風聲鄙氣銷爍

伏承日來體休道洽師表江左捐󠄂棄名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沉藴事業

易曰肥道無不利惟泰伯之道乎甚善甚善今二十

二日徂徠石守道卒嗚呼天喪吾道俾我先生短命

死矣泰伯䏻不痛悼㢤秋風蕭條江山脩邈願固顔

色以厭忉怛子静行次𦕅此起居惟少垂察不宣曲

阜孔宗旦啓上泰伯先生坐前

直講李先生外集卷第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