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齋書錄解題/卷十六

目錄 直齋書錄解題
◀上一卷 卷十六 別集類上 下一卷▶


別集類上编辑

  △宋玉集一卷   楚大夫宋玉撰。《史記屈原傳》言:「楚人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蓋皆原之弟子也,而玉之辭賦獨傳,至以屈、宋並稱於後世,余人皆莫能及。」

《枚叔集》一卷编辑

  漢弘農都尉淮陰枚乘撰。叔其字也。《隋志》:「梁時有二卷,亡。」《唐志》復著錄。今本乃於《漢書》及《文選》諸書鈔出者。

《董仲舒集》一卷编辑

  漢膠西相廣川董仲舒撰。

《劉中壘集》五卷编辑

  漢中壘校尉劉向子政撰。前四卷,《封事》並見《漢書》,《九嘆》見《楚辭》,末《請雨華山賦》見《古文苑》。

《揚子雲集》五卷编辑

  漢黃門郎成都揚雄子雲撰。大抵皆錄《漢書》及《古文苑》所載。

《二十四箴》一卷编辑

  揚雄撰。今廣德軍所刊本,校集中無《司空》、《尚書》、《博士》、《太常》四箴。集中所有,皆據《古文苑》。而此四箴,或云崔駰,或云崔子玉,疑不能明也。

《蔡中郎集》十卷编辑

  後漢左中郎將陳留蔡邕伯喈撰。《唐志》二十卷,今本闕亡之外,才六十四篇。其間有稱建安年號及為魏宗廟頌述者,非邕文也。卷末有天聖癸亥歐陽靜所書《辨證》甚詳,以為好事者雜編他人之文相混,非本書。

《陳思王集》二十卷编辑

  魏陳王曹植子建撰。卷數與前志合。其間亦有采取《御覽》、《書鈔》、《類聚》諸書中所有者,意皆後人附益,然則亦非當時全書矣。其間或引摯虞《流別集》。此書國初已亡,猶是唐人舊傳也。

《陳孔璋集》十卷编辑

  魏丞相軍謀掾廣陵陳琳孔璋撰。案《魏志》:文帝為五官中郎將,及平原侯植,皆好文學,山陽王粲仲宣、北海徐幹偉長、廣陵陳琳孔璋、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植公榦,並見友善。自邯鄲淳、繁欽、路粹、丁廙、楊修、荀綽等,亦有文采,而不在此七人之列,世所謂「建安七子」者也。但自王粲而下才六人,意子建亦在其間耶。而文帝《典論》則又以孔融居其首,並粲、琳等謂之七子,植不與焉。今諸家詩文散見於《文選》及諸類書。其以集傳者,仲宣、子建、孔璋三人而已。余家亦未有《仲宣集》。

《阮步兵集》十卷编辑

  魏步兵校尉陳留阮籍嗣宗撰。籍,瑀之子也。

《嵇中散集》十卷编辑

  魏中散大夫譙嵇康叔夜撰。本姓奚,自會稽徙譙之铚縣嵇山,家其側,遂氏焉。取「稽」字之上,志其本也。所著文論六七萬言。今存於世者,僅如此。《唐志》猶有十五卷。

《張司空集》三卷编辑

  晉司空范陽張華茂先撰。前二卷為四言、五言詩,後一卷為祭、祝、哀、誄等文。

《陸士衡集》十卷编辑

  晉平原內史吳郡陸機士衡撰。

《陸士龍集》十卷编辑

  晉清河內史陸雲士龍撰。太康平吳,二陸入洛,張茂先所謂「利獲二俊」者也。遜、抗之後,而有機、雲,可謂代不乏人矣。然皆不免其身。才者身之累也,況居亂世乎!機好遊權門,抑又有以取之耶?

《劉司空集》十卷编辑

  晉司空中山劉琨越石撰。前五卷差全可觀,後五卷闕誤,或一卷數行,或斷續不屬,殆類鈔節者,末卷《劉府君誄》尤多訛,未有別本可以是正。

《陶靖節集》十卷编辑

  晉彭澤令潯陽陶潛淵明撰。或云淵明字元亮,大司馬侃曾孫,自號五柳先生,世稱靖節征士。

《陶靖節年譜》一卷、《年譜辨證》一卷、《雜記》一卷编辑

  吳郡吳仁傑鬥南為《年譜》,蜀人張縯季長辨證之,又雜記前賢論靖節語。此蜀本也,卷末有陽休之、宋庠序錄、私記,又有治平三年思悅題,稱「永嘉示以宋丞相刊定之本」。思悅者,不知何人也。

《鮑參軍集》十卷编辑

  宋前軍行參軍東海鮑照明遠撰。世多雲鮑昭,以避唐武后諱也。沈約《宋書》、李延壽《南史》皆作鮑照。而《館閣書目》直以為鮑昭,且雲上黨人,非也。

《謝宣城集》五卷编辑

  齊中書郎陳郡謝朓玄暉撰。集本十卷,樓炤知宣州,止以上五卷賦與詩刊之,下五卷皆當時應用之文,衰世之事。可采者已見本傳及《文選》。余視詩劣焉,無傳可也。

《孔德璋集》十卷编辑

  齊太子詹事山陰孔稚圭德璋撰。《北山移文》,其所作也。

《沈約集》十五卷、《別集》一卷、又九卷编辑

  梁特進吳興沈約休文撰。約有文集百卷,今所存惟此而已。十五卷者,前二卷為賦,餘皆詩也。《別集》雜錄詩文,不分卷。九卷者,皆詔草也。《館閣書目》但有此九卷及詩一卷,凡四十八首。

《昭明太子集》五卷编辑

  梁太子蕭統德施撰。

《何仲言集》三卷编辑

  梁水部郎何遜仲言撰。本傳集八卷,《館閣書目》同。今所傳止此。

《江文通集》十卷编辑

  梁散騎常侍江淹文通撰。

《庾開府集》二十卷编辑

  周司憲中大夫南陽庾信子山撰。信,肩吾之子,仕梁及周。其在揚都,有集四十卷;及江陵,又有三卷,皆兵火不存。今集止自入魏以來所作,而《哀江南賦》實為首冠。

《稽聖賦》三卷编辑

  北齊黃門侍郎瑯邪顏之推撰。其孫師古注。蓋擬《天問》而作。《中興書目》稱李淳風注。

《唐太宗集》三卷编辑

  唐太宗皇帝本集四十卷。《館閣書目》但有詩一卷六十九首而已。今此本第一卷賦四篇、詩六十五首,後二卷為碑銘、書詔之屬,而訛謬頗多。世所傳太宗之文見於石刻者,如《帝京篇》、《秋日效庚信體詩》、《三藏聖教序》,皆不在。又《晉書》紀、傳論,稱「制曰」者四,皆太宗御製也。今獨載宣、武二紀論,而《陸機》、《王羲之傳》論不預焉。《宣紀》論復重出,其他亦多有非太宗文者雜廁其中,非善本也。

《東臯子》五卷编辑

  唐大樂丞太原王績無功撰。績,文中子王通仲淹之弟也。仕隋,為正字,嗜酒簡放,不樂仕進。晚以大樂吏焦革善釀,求為其丞,不問流品,亦阮嗣宗步兵之意也。革死,乃歸於所居,立杜康祠,為文祭之,以焦革配。自號東臯子。其友呂才鳩訪遺文,編成五卷,為之序。有《醉鄉記》傳於世。其後陸淳又為後序。

《盧照鄰集》十卷编辑

  唐新都尉范陽盧照鄰撰。以久病,自沈潁水。

《駱賓王集》十卷编辑

  唐臨海丞義烏駱賓王撰。賓王後為徐敬業傳檄天下,罪狀武后,所謂「一抔之土未乾,六尺之孤安在」者也。其首卷有魯國郗雲卿序,言賓王光宅中廣陵亂伏誅,莫有收拾其文者,後有敕搜訪;雲卿撰焉。又有蜀本,卷數亦同,而次序先後皆異。序文視前本加詳,而雲廣陵起義不捷,因致遁逃,文集散失,中宗朝詔令搜訪。

《陳拾遺集》十卷编辑

  唐右拾遺射洪陳子昂伯玉撰。黃門侍郎盧藏用為之序。又有《別傳》系之卷末。子昂仕武后,既不過,以父喪家居。縣令段簡貪暴,取貨弗厭,致之獄以死,年財四十二。子昂為《明堂議》、《神鳳頌》,納忠貢諛於孽後之朝,大節不足言矣。然其詩文在唐初實首起八代之衰者。韓退之《薦士詩》言「國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非虛語也。盧序亦簡古清壯,非唐初文人所及。

《宋之問集》十卷编辑

  唐越州長史河汾宋之問延清撰。

《沈佺期集》十卷编辑

  唐中書舍人內黃沈佺期雲卿撰。自沈約以來,始以音韻、對偶為詩,至之問、佺期,益加靡麗。學者宗之,號為沈宋。唐律蓋本於此。二人者皆以諂附二張進,景龍中俱為修文館學士。佺期《回波詞》有所謂「齒錄牙緋」者,其為人可知。之問尤反覆無行,卒以罪死。

《張燕公集》三十卷编辑

  唐宰相范陽張說說之撰。一字道濟,與蘇颋號「燕許大手筆」。家未有《蘇許公集》。二人名相,而以文擅天下,盛矣哉。

《曲江集》二十卷编辑

  唐宰相曲江張九齡子壽撰。曲江本有元祐中郡人鄧開序,自言得其文於公十世孫蒼梧守唐輔而刊之,於末附以中書舍人樊子彥所撰《行狀》、會稽公徐浩所撰《神道碑》及太常博士鄭宗珍《議謚文獻狀》。蜀本無之。

《王右丞集》十卷编辑

  唐尚書右丞河中王維摩詰撰,建昌本與蜀本次序皆不同,大抵蜀刻唐六十家集多異於他處本,而此集編次尤無倫。維詩清逸,追逼陶、謝。《輞川別墅圖畫》摹傳至今。嘗與裴迪同賦,各二十絕句。集中又有與迪書,略曰:「夜登華子岡,輞水淪漣,與月上下。寒山遠火,明滅林外。深巷寒犬,吠聲如豹。村墟夜舂,復與疏鐘相間。此時獨坐,僮僕靜默,每思曩昔,攜手賦詩。當待春中,卉木蔓發。輕鰷出水,白鷗矯翼。露濕青臯,麥雉朝雊。儻能從我遊乎?」余每讀之,使人有飄然獨往之興。迪詩亦佳,然他無聞於世,蓋亦高人也。輞川在藍田縣西南二十里,本宋之問別圃,維後表為清源寺,終墓其西。

《龍筋鳳髓判》十卷编辑

  唐司門員外郎陸澤張鷟文成撰。鷟,調露中進士,事跡見張薦傳。薦之祖也。唐以書判拔萃科選士,此集凡百題,自《省臺》、《寺監》、《百司》,下及《州縣》、《類事》、《屬辭》,蓋待選預備之具也。鷟自號浮休子。

《李翰林集》三十卷编辑

  唐翰林供奉廣漢李白撰。《唐志》有《草堂集》二十卷者,李陽冰所錄也。今案:陽冰序文但言十喪其九,而無卷數。又樂史序文稱《李翰林集》十卷,別收歌詩十卷,因校勘為二十卷,又於館中得賦、序、表、書、贊、頌等,亦為十卷,號曰《別集》。然則三十卷者,樂史所定也。家所藏本,不知何處本,前二十卷為詩,後十卷為雜著,首載陽冰、史及魏顥、曾鞏四序,李華、劉全白、範傳正、裴敬碑志,卷末又載《新史》本傳,而《姑孰十詠笑矣》、《悲來》、《草書》三歌行亦附焉,復著東坡辨證之語,其本最為完善。別有蜀刻大小二本,卷數亦同,而首卷專載碑、序,余二十三卷歌詩,而雜著止六卷。有宋敏求後序,言舊集歌詩七百七十六篇,又得王溥及唐魏萬集本,因裒唐《類詩》諸編洎石刻所傳,廣之無慮千篇。以《別集》、雜著附其後。曾鞏蓋因宋本而次第之者也,以校舊藏本篇數,如其言,然則蜀本即宋本也耶?末又有元豐中毛漸題,雲「以宋公編類之勤,曾公考次之詳,而晏公又能鏤板以傳於世」,乃晏知止刻於蘇州者。然則蜀本蓋傳蘇本,而蘇本不復有矣。

《杜工部集》二十卷编辑

  唐左拾遺檢校工部員外郎劍南節度參謀襄陽杜甫子美撰。王洙原叔蒐裒中外書九十九卷,除其重復,定取千四百五篇,古詩三百九十九,近體千有六。起太平時,終湖南所作,視居行之次若歲時為先後。別錄雜著為二卷,合二十卷,寶元二年記,遂為定本。王琪君玉嘉祐中刻之姑蘇,且為後記。元稹《墓銘》亦附第二十卷之末。又有遺文九篇,治平中太守裴集刊,附集外。蜀本大略同。而以遺文入正集中,則非其舊也。世言子美詩集大成,而無韻者幾不可讀。然開、天以前文體大略皆如此。若《三大禮賦》,辭氣壯偉,又非唐初余子所能及也。

《校定杜工部集》二十二卷编辑

  秘書郎黃伯思長睿所校。既正其差誤,參考歲月出處異同,古、律相間,凡一千四百十七首。雜著二十九首,別為二卷。李丞相伯紀為序之。

《賈幼幾集》十卷编辑

  唐起居舍人河南賈至幼幾撰。《唐志》二十卷,別十五卷。李淑《書目》云︰至集有三本,又有十卷者,有序。今本無序,《中興館閣》本亦同。

《元次山集》十卷编辑

  唐容管經略使河南元結次山撰。蜀本但載自序,江州本以李商隱所作序冠其首。蜀本《拾遺》一卷,《中興頌》、《五規》、《二惡》之屬皆在焉。江本分置十卷。結自號漫叟。

《顏魯公集》十五卷、《補遺》一卷、《附錄》一卷编辑

  唐太子太師京兆顏真卿清臣撰。之推五世孫,師古曾侄孫。案《館閣書目》:嘉祐中宋敏求惜其文不傳,乃集其刊於金石者,為十五卷。今本序文,劉敞所作,乃雲吳興沈侯編輯,而不著沈之名。劉元剛刻於永嘉,為後序,則雲「劉原父所序,即宋次道集其刻於金石者也」,又不知何據?元剛復為之《年譜》,益以《拾遺》一卷,多世所傳帖語,且以《行狀》、《碑傳》為附錄。魯公之裔孫裕,自五代時官溫州,與其弟倫祥。皆徙居永嘉樂清。本朝世復其家,且時褒錄,其子孫亦有登科者。

《蕭功曹集》十卷编辑

  唐揚州功曹參軍蕭穎士茂挺撰。門人柳並為序。穎士,梁鄱陽王之裔,敏悟夙成,負才尚氣,見惡於李林甫,其後卒不遇以死,壽亦不逮中年。

《毛欽一集》二卷编辑

  唐荊州長林毛欽一撰。長林,荊門軍屬縣。欽一上諸公書自稱毛欽一,字傑。或時又以傑為名。唐人以字行者多矣。自號雲夢子。開元中人。

《吳筠集》十卷编辑

  唐嵩陽觀道士華陰吳筠貞節撰。筠舉進士不中第,天寶初召至京師,為道士,待詔翰林,為高力士所惡而斥,後入剡中天臺卒,弟子謚為宗元先生。事見《隱逸傳》。傳稱筠所善孔巢父、李白,歌詩相甲乙。巢父詩未之見也。筠詩固不碌碌,豈能與太白相甲乙哉!

《獨孤常州集》二十卷编辑

  唐常州刺史洛陽獨孤及至之撰。其門人梁肅編集,為後序。而李舟為序於篇首。且刻崔祐甫所為《墓志》。其子曰郁字古風者,亦有名,韓退之志其墓。

《高常侍集》十卷编辑

  唐左散騎常侍渤海高適達夫撰。適年五十始為詩,即工部子美所善也。豪傑之士,亦何所往而不能哉!

《劉隨州集》十卷编辑

  唐隨州刺史宣城劉長卿文房撰。詩九卷,末一卷雜著數篇而已。建昌本十卷,別一卷為雜著。長卿,開元二十一年進士。

《劉虞部集》十卷编辑

  唐虞部郎中劉商子夏撰。武元衡為之序。集中有《送弟歸懷州舊業序》言:「高祖當武德經綸,勛在王府。」案:武德功臣,有劉文靜、宏基、政會,史皆有傳。文靜之後誅絕,宏甚、政會傳,後無所考,未詳何人之後也。《胡笳十八拍》行於世。

《戎昱集》五卷编辑

  唐虔州刺史扶風戎昱撰。其侄孫為序言:「弱冠謁杜甫於渚宮,一見禮遇。」集中有哭甫詩,世所傳「在家貧亦好」之句,昱詩也。

《梁補闕集》二十卷编辑

  唐右補闕翰林學士安定梁肅敬之撰。崔恭為之序,首稱其從釋氏,為天臺大師元浩之弟子。今案《獨孤及集》後序,稱「門下生」,頗述師承之意。韓愈亦言其佐助陸相貢士,所與及第者,皆赫然有聞。然則梁固名儒善士也,而獨以為師從釋氏者,何哉?

《陸宣公集》二十二卷编辑

  唐宰相嘉興陸贄敬輿撰。權德輿為序,稱《制誥集》十三卷、《奏草》七卷、《中書奏議》七卷。今所存者,《翰苑集》十卷、《榜子集》十二卷。序又稱別集文、賦、表、狀十五卷,今不傳。

《權丞相集》五十卷编辑

  唐宰相略陽權德輿載之撰。楊嗣復為序。德輿父臯,以不汙祿山見《卓行傳》。其子璩,為中書舍人,劾李訓傾覆,亦能世其家。性寬和,有大體,文亦純雅宏贍。三世名跡,可謂德門矣!墓碑韓昌黎所為也。序又言九年掌誥,自纂錄為五十卷,不在此集內,今未之見。

《裴晉公集》二卷编辑

  唐宰相河東裴度中立撰。

《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编辑

  唐吏部侍郎南陽韓愈退之撰。李漢序。漠,文公婿也。其言「辱知最厚且親,收拾遺文,無所失墜」者,性後之人偽妄,輒附益其中也。外有《注論語》十卷傳學者,《順宗實錄》五卷列於史官,不在集中。今《實錄》在《外集》。然則世所謂《外集》者,自《實錄》外皆偽妄,或韓公及其婿所刪去也。「南陽」者,唐東都之河陽,《春秋傳》「晉於是始啟南陽」者也。《新書》以為鄧州,非是。方崧卿《年譜》辨之詳矣。

《韓文公志》五卷编辑

  金堂樊汝霖澤之撰。汝霖嘗為《韓集譜注》四十五卷,又集其碑志、祭文、序譜之屬為一編,此是也。《譜注》未之見。汝霖,宣和六年進士,仕至瀘帥以卒,玉山汪端明志其墓。

《昌黎集》四十卷、《外集》一卷、《附錄》五卷、《年譜》一卷、《舉正》十卷、《外鈔》八卷编辑

  《年譜》,洪興祖撰,莆田方崧卿增考,且撰《舉正》以校其同異,而刻之南安軍。《外集》但據嘉祐蜀本劉煜所錄二十五篇,而附以石刻聯句、詩文之遺見於他集者。及葛嶠刻柳文,則又以大庚丞韓郁所編注諸本號《外集》者,並考校疑誤,輯遺事,共為《外鈔》刻之。

《校定韓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编辑

  晦庵朱侍講熹以方氏本校定。凡異同定歸於一,多所發明,有益後學。《外集》皆如舊本,獨用方本益大顛三書。愚案:方氏用力於此集勤矣,《外集》刪削甚嚴,而存此書以見其邀速常語,初無崇信之說,但欲明世間問答之偽,而不悟此書為偽之尤也,蓋由歐陽公跋語之故。不知歐陽公自以《易大傳》之名與己意合,從而實之,此自通人之一蔽,東坡固嘗深辨之,然其謬妄,三尺童子所共識,不待坡公也。今朱公決以為韓筆無疑,方氏未足責,晦翁識高一世,而其所定者乃爾,殆不可解。今案《外鈔》第七卷曰「疑誤」者,韓郁注雲,潮州靈山寺所刻,末雲吏部侍郎潮州刺史者,非也。退之自刑部侍郎貶潮,晚乃由兵部為吏部,流俗但稱韓吏部爾。其書蓋國初所刻,故其謬如此。又潮本《韓集》不見有此書,使靈山舊有此刻,集時何不編入?可見此書妄也。然其妄甚白,亦不待此而明。

《柳柳州集》四十五卷、《外集》二卷编辑

  唐禮部員外郎柳州刺史河東柳宗元子厚撰。劉禹錫作序,言編次其文為三十二通,退之之志若祭文,附第一通之末。今世所行本皆四十五卷,又不附志文,非當時本也,或云沈元用所傳穆伯長本。

《柳先生集》四十五卷、《外集》二卷、《別錄》一卷、《摭異》一卷、《音釋》一卷、《附錄》二卷、《事跡本末》一卷编辑

  方崧卿既刻《韓集》於南安軍,其後,江陰葛嶠為守,復刊《柳集》以配之。《別錄》而下,皆嶠所裒集也。《別錄》者,《龍城錄》及《法言注》五則。《龍城》近世人偽作。

《重校添注柳文》四十五卷、《外集》二卷编辑

  姑蘇鄭定刊於嘉興。以諸家所注輯為一編,曰《集注》,曰《補注》,曰章,曰孫,曰韓,曰張,曰董氏,而皆不著其名。其曰「重校」,曰「添注」,則其所附益也。

《韓柳音辨》二卷编辑

  南劍州教授新安張敦頤撰。紹興八年進士也。

《李元賓集》五卷编辑

  唐太子校書江東李觀元賓撰。觀與韓退之貞元八年同年進士。明年試博學宏詞,觀中其科,而愈不在選,《顏子不貳過論》,其年所試文也。又一年,觀年二十九,卒,愈為之志銘。使觀不死,可量也哉!陸希聲得其文二十九篇,為之序。慶歷中,章詧又得十四首於楚人趙昂,通為五卷。

《歐陽行周集》五卷编辑

  唐國子四門助教莆田歐陽詹行周撰。詹亦韓愈同年進士,故其集中各有《明水賦》。詹亦早死,愈為之哀詞,尤拳拳焉。李翺作傳,而李集不載。其序,福建廉使李貽孫所為也。詹之為人,有《哀辭》可信矣,黃璞何人斯,乃有太原西髻之謗。好事者喜傳之,不信愈而信璞,異哉!「高城已不見」之句,樂府此類多矣,不得以為實也。然「高城已不見」之詩,題雲《途中寄太原所思》,蓋亦有以召其疑也。昔人以曖昧受謗,傳之千古,尚未能明,孰謂今人之行己而可不謹哉?

《元氏長慶集》六十卷编辑

  唐宰相河南元稹微之撰。《中興書目》止四十八卷,又有《逸詩》二卷。稹嘗自匯其詩為十體,其末為艷詩,暈眉約鬢,匹配色澤,劇婦人之怪艷者。今世所傳《李娃》、《鶯鶯》、《夢遊春》、《古決絕句》、《贈雙文》、《示楊瓊》諸詩,皆不見於六十卷中。意館中所謂「逸詩」者,即其艷體者耶。稹初與白樂天齊名,文章相上下,出處亦不相悖。晚而欲速化,依奄宦得相,卒為小人之歸,而居易終始全節。嗚呼!為士者可以鑒矣!

《白氏長慶集》七十一卷、《年譜》一卷、又《新譜》一卷编辑

  唐太子少傅太原白居易樂天撰。案:集後記稱前著《長慶集》五十卷,元微之為序;《後集》二十卷,自為序;今又《續後集》五卷,自為記:前後七十五卷。時會昌五年也。《墓志》乃雲「集前後七十卷」。當時預為志,時未有《續後集》。今本七十一卷,蘇本、蜀本編次亦不同,蜀本又有《外集》一卷,往往皆非樂天自記之舊矣。《年譜》,維揚李璜德劭所作,樓大防參政得之,以遺吳郡守李伯珍諫議刻之。余嘗病其疏略牴牾,且號為《年譜》而不系年,乃別為《新譜》,刊附集首。

《白集年譜》一卷编辑

  知忠州漢嘉何友諒以居易舊治既刊其《文集》,又作《年譜》,刊之集首。始余為譜既成,妹夫王栐叔永守忠錄寄之,則忠已有此《譜》,視余《譜》詳略互見,亦各有發明。其辨李崖州三絕非樂天作,及載晁子止之語,謂與楊虞卿為姻家,與牛僧孺為師生,而不陷牛李黨中,與余暗合,因並存之。詳見《新譜》末章。

《劉賓客集》三十卷、《外集》十卷编辑

  唐檢校禮部尚書兼太子賓客中山劉禹錫夢得撰。集本四十卷,逸其十卷。常山宋次道裒輯其遺文,得詩四百七篇、雜文二十二篇,為《外集》。然未必皆十卷所逸也。

《李文公集》十卷编辑

  唐山南東道節度使李翺習之撰。蜀本分二十卷。集中無詩,獨有《戲贈》一篇,拙甚,決非其作也。然《韓集遠遊聯句》有習之一聯,雲「前之詎灼灼,此去信悠悠」,亦殊不工。他無一語,意者於詩非所長而不作耶。習之為文,源委於退之,可謂得其傳矣,但其才氣不能及耳。

《樊宗師集》一卷、《絳守園池記注》一卷编辑

  唐諫議大夫南陽樊宗師紹述撰。韓文公為《墓志》,稱《魁紀公》三十卷,《樊子》三十卷,詩文千餘篇,今所存才數篇耳,讀之殆不可句。有王晟者,天聖中為絳倅,取其《園池記》章解而句釋之,猶有不盡通者。孔子曰「辭達而已矣」,為文而晦澀若此,其湮沒弗傳也宜哉。書以「魁紀公」名,異甚,文之不可句,當亦類是。

《皇甫持正集》六卷编辑

  唐工部郎中新定皇甫湜持正撰。東都修《福先寺碑》三千字,一字索三縑。其輕傲不羈,非裴晉公鉅德,殆不能容之也。今集才數十篇,《碑》不復存,意其多所亡逸。然湜之矜負如此,固不茍為人作,人亦未必敢求之也。

《林藻集》一卷编辑

  唐嶺南節度副使莆田林藻緯乾撰。藻,貞元七年進士,試《珠還合浦賦》,敘珠去來之意,人謂有神助焉。

《林蘊集》一卷编辑

  唐邵州刺史林蘊復夢撰。藻之弟也,見《儒學傳》。蘊父披,蘇州別駕,有子九人,世號「九牧林氏」。其族至今衣冠詩禮,以蘊所為父墓碑考之,其八子為刺史、司馬,其一號處士。而披之父為饒陽郡守,祖為瀛州刺史,蓋亦盛矣。

《沈下賢集》十二卷编辑

  唐福建團練副使吳興沈亞之下賢撰。元和十年進士,仕不出藩府。長慶中為櫟陽尉,太和中謫掾郢州,皆集中可見者也。吳興者著郡望,其實長安人。

《孟東野集》十卷编辑

  唐溧陽尉武康孟郊東野撰。惟末卷有書二篇、贊一篇,餘皆詩也。郊,貞元十二年進士。

《呂衡州集》十卷编辑

  唐衡州刺史河中呂溫和叔撰。一字化光。劉禹錫為序。溫本善韋執誼、王叔文,偶使絕域,得免在八司馬之數,而終以好利敗。與竇群、羊士諤昵比,傾誣宰相李吉甫,謫死。屨校不懲,至於滅耳,此其所以為小人歟。

《會昌一品集》二十卷、《別集》十卷、《外集》四卷编辑

  唐宰相趙郡李德裕文饒撰。《一品集》者,皆會昌在相位制誥、詔冊、表疏之類也;《別集》詩賦、雜著;《外集》則《窮愁志》也。德裕自穆宗時已掌內外制,累踐方鎮,遂相文宗,平生著述詎止此,此外有《姑臧集》五卷而已,其不傳於世者亦多矣。《窮愁志》晚年遷謫後所作,凡四十九篇,其論精深,其詞峻潔,可見其英偉之氣。《周秦行紀》一扁,奇章怨家所為,而文饒遂信之爾。

《李衛公備全集》五十卷、《年譜》一卷、《摭遺》一卷编辑

  此永嘉及蜀本三十四卷之外,有《姑臧集》五卷,《獻替記》、《辨謗略》等諸書共十一卷。知鎮江府江陰耿秉直之所輯;並考次為《年譜》、《摭遺》。《姑臧集》者,兵部員外郎段令緯所集,前四卷皆西掖、北門制草,末卷惟《黠憂斯朝貢圖》及歌詩數篇。其曰「姑臧」,未詳。衛公三為浙西,出入十年,皆治京口,故秉直刻其集。若永嘉,則其事頗異。郡故有海神廟,本城北隅叢祠。元祐中太守範峋夢其神自言李姓,唐武宗時宰相,南遷以沒。寤而意其為德裕,訪得其祠,遂作新廟,且列上其事。自是日盛,賜廟額,封王爵。然衛公平生於溫,蓋邈乎不相及也,殊有不可曉者。

《平泉雜文》一卷编辑

  即《別集》第九、第十卷。平泉山居所作詩、賦、記也。

《樊川集》二十卷、《外集》一卷编辑

  唐中書舍人京兆杜牧牧之撰。牧,佑之孫。其甥裴延翰編而序之。《外集》皆詩也。又在天臺錄得集外詩一卷,別見詩集類,未知是否?牧才高,俊邁不羈,其詩豪而艷,有氣概,非晚唐人所能及也。

《李義山集》八卷、《樊南甲乙集》四十卷编辑

  唐太學博士河內李商隱義山撰。商隱,令狐楚客,開成二年進士,書判入等。從王茂元、鄭亞辟,二人皆李德裕所善,坐此為令狐绹所憾,竟坎■〈土稟〉以終。《甲乙集》者,皆表章、啟牒四六之文。既不得志於時,歷佐藩府,自茂元、亞之外,又依盧弘正、柳仲郢,故其所作應用若此之多。商隱本為古文,令狐楚長於章奏,遂以授商隱。然以近世四六觀之,當時以為工,今未見其工也。

《玉溪生集》三卷编辑

  李商隱自號。此集即前卷中賦及雜著也。

《孫樵集》十卷编辑

  唐職方郎中孫樵可之撰。自為序。凡三十五篇,蓋其刪擇之余也。樵,大中九年進士。東坡嘗曰:「學韓愈而不至者為皇甫湜,學湜而不至者為孫焉樵。」

《李甘文集》一卷编辑

  唐侍御史李甘和鼎撰。甘欲壞鄭注麻,坐貶死。杜牧所為賦詩者也。

《薛逢四六集》一卷编辑

  唐秘書監河東薛逢陶臣撰。

《敕語堂判集》一卷编辑

  唐宰相滎陽鄭畋臺文撰。

《文泉子》十卷编辑

  唐中書舍人長沙劉蛻復愚撰。自為序云︰「覃以九流之旨,配以不竭之義,曰泉。」有《文冢銘》,甚奇。蛻,大中四年進士。其為西掖,在咸通時。

《一鳴集》一卷编辑

  唐兵部詩郎虞鄉司空圖表聖撰圖見《卓行傳》,唐末高人勝士也。蜀本但有雜著,無詩。自有詩十卷,別行。詩格尤非晚唐諸子所可望也。其論詩以「梅止於酸,鹽止於咸;鹹酸之外,醇美乏焉」,東坡嘗以為名言。自號知非子,又曰耐辱居士。

《文藪》十卷编辑

  唐太常博士襄陽皮日休襲美撰。日休,咸通八年進士。黃巢之難,陷賊中,為「果頭三屈律」之讖,賊疑譏己發拳,遂見害。陸遊《筆記》以《皮光業碑》辨其不然。

《笠澤叢書》四卷、《補遺》一卷编辑

  唐處士吳郡陸龜蒙魯望撰。為甲、乙、丙、丁,詩文、雜編。政和中朱袞刊之吳江。末有四賦,用蜀本增入。

《笠澤叢書蜀本》十七卷编辑

  元符中郫人樊開所序。龜蒙自號天隨子、甫裏先生、江湖散人。與皮日休善,有《松陵倡和集》,皆不在《文藪》、《叢書》中。

《羅江東甲乙集》十卷、《後集》五卷、《湘南集》三卷编辑

  唐鄉貢進士新城羅隱昭諫撰。隱舉進士不第,更辟諸鎮幕府,羅紹威待以從叔。晚依吳越,奏授給事中。《甲乙集》皆詩;《後集》有律賦數首;《湘南集》者,長沙幕中應用之文也。隱又有《淮海寓言》、《讒書》等,求之未獲。《讒書》刊於新城縣。

《投知小錄》三卷编辑

  唐神策判官郃陽秦韜玉中明撰。田令孜客。中和二年特賜及第。

《鳳策聯華》三卷编辑

  唐虞部郎中淮南從事秋浦顧雲垂象撰。多以擬古為題,蓋行卷之文也。雲,咸通十五年進士。

《聱書》十卷编辑

  唐天復進士沈顏可鑄撰。傳師之孫,仕偽吳,順義中為翰苑。名「聱」者,以元結聱叟自況也。其文骫骳,而自序之語,極其矜負。

《李後主集》十卷编辑

  江南國主李煜重光撰。

《田霖四六集》一卷编辑

  南唐田霖撰。

《扈載集》十卷编辑

  後周翰林學士范陽扈載仲熙撰。少俊,早達,年三十六以死。其子蒙,顯於國初。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