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相州晝錦堂記
作者:歐陽修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古文觀止#卷十 宋文》和《廬陵文鈔/20

  仕宦而至將相,富貴而歸故鄉,此人情之所榮,而今昔之所同也。葢士方窮時,困阨閭里,庸人孺子,皆得易而侮之。若季子不禮於其嫂,買臣見棄於其妻。一旦高車駟馬,旗旄導前,而騎卒擁後,夾道之人,相與駢肩累迹,瞻望咨嗟;而所謂庸夫愚婦者,奔走駭汗,羞愧俯伏,以自悔罪於車塵馬足之閒,此一介之士,得志於當時,而意氣之盛,昔人比之衣錦之榮者也。惟大丞相魏國公則不然。公,人也。世有令德,為時名卿。自公少時,已擢高科,登顯仕;海內之士,聞下風而望餘光者,葢亦有年矣。所謂將相而富貴,皆公所宜素有,非如窮阨之人,僥倖得志於一時,出於庸夫愚婦之不意,以驚駭而誇耀之也。然則高牙大纛,不足為公榮;桓圭袞裳,不足為公貴;惟德被生民,而功施社稷,勒之金石,播之聲詩,以耀後世,而垂無窮;此公之志,而士亦以此望於公也;豈止夸一時而榮一鄉哉!

  公在至和中,嘗以武康之節,來治於。乃作晝錦之堂於後圃;既又刻詩於石,以遺人。其言以快恩讎、矜名譽為可薄。葢不以昔人所誇者為榮,而以為戒。於此見公之視富貴為何如?而其志豈易量哉!故能出入將相,勤勞王家,而夷險一節。至於臨大事,決大議,垂紳正笏,不動聲色,而措天下於泰山之安,可謂社稷之臣矣!其豐功盛烈,所以銘彝鼎而被絃歌者,乃邦家之光,非閭里之榮也。余雖不獲登公之堂,幸嘗竊誦公之詩,樂公之志有成,而喜為天下道也。於是乎書。


註釋


  ↑返回頂部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