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十六

卷十六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十六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十七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十六

        眉山 唐庚 子西

 雜文

  唐先生行状

唐先生諱厶字彦通眉州丹稜縣人曽祖

諱厶祖諱厶考諱厶俱不仕皇考之捐舘也

先生始六𡻕是時郷人未知宦學先生孤

露自奮卒為名儒其斈愽而不雑其制行

和而不流輕財好施出于自然盖自尭舜

三代以来理乱廢㒷典章人物莫不考論

旁至諸子百家天文地理方技医卜之書

莫不通貫其博至于如此然特深于經術

著四經微㫖行于世而專用春秋名家為

講義三十卷 --卷(⿵龹⿱一龴)辨三傳七卷 --卷(⿵龹⿱一龴)大抵以春秋為

無褒其于傳注取二三䇿而已此所以見

其不雜也性簡易不作崖檢與郷人䖏油

油然無貴賤皆淂其𭞹心比其沒也逺近

聞之俱出涕嘆息逮今二十年思之不㤀

其和至于如此然議論剛正無所附阿負

其所藴非其友不友亦以是見𢙣于不善

者此所以見其不流也平生用財不問其

数尝至濛陽其尉丁SKchar貧不淂去先生雅

不識其人傾槖贈之空手而帰其好施𩔖

皆如此而未尝有难色此所以見其自然

也自嘉祐冶平年間先生已有盛名西南學

者争宗師之授經者累𢾗百人然應進士

舉及不中益昌龍圖閣直斈士陸公詵荐

之亦不報浮沉丘園無復仕進意熈寕𥘉

罷詩賦以經義取人士論喜其必有所合

既而春秋不為經先生亦老矣始終不遇

蜀人惜之然余考其行事以求其用心則

平生所有良而可見族本以冶産冨饒而

先生專業儒士方以声律進取而先生独

治經此其志豈為利禄計也㢤命雖不偶

于今而其書具在是以傳于後世無窮復

何憾焉元祐三年閏十二月二十五日終

于家享年六十有三前娶家氏𠕂娶史氏

男五人如四人適厶皆士人也孫男四人

孫女二人皆㓜卜以崇寕三年二月二十

八日葬縣之南二十里鼓面山之原以史

氏祔予頃出守咸安道過閬中而先生之

子厶適宰是邑傾盖如故遂定為㤀年友

然𡘑状先生行義以告于士大夫者非厶

職耶謹状

  史夫人行状

夫人史氏眉州青神縣人嘉州軍亊推官

諱著明之曽孫大理寺丞諱昭吉之孫進

士諱及之女魯國先生諱厶之配也先生

喜賓客重然諾視金錢如泥無分毫頋惜

不論多寡廢盡乃已竟坐此貧而夫人䖏

之怡然自淂其為善之楽也先生自言吾

六𡻕而孤勤苦自立取名于時豈有兄弟

教㢤尝持是說未尝督責三子以斈而夫

人則不然躬課諸𭅺讀書至丙夜乃𥨊(“爿”換為“丬”)

以是為常平生無所好獨聞誦書聲輙欣

然盖性之所嗜如此夫人不逮亊舅姑亊

先生如亊父治飲食以進必立侍湏徹饌

乃去或者以為𬨨元祐三年春先生遇疾

㡬殆夫人焚香禱祈𩓑以身代死家人止

之不𦗟俄而疾暴作擲香炉于地扶掖就

枕已不知人後六日夫人病篤而先生疾

稍間先生竟愈而夫人遂不起時二月二

十日也𥘉夫人之祈死也先生疾革不知

夫人既卆諸子以亊告先生哀甚為詩以

哭之聞者莫不泣下夫人享年五十六厶

其子也厶其壻也厶其孫也孫女二人尚

㓜崇寕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従先生葬于

丹𥟀縣皷面山之原先生道雖不行于民

其行于家者盖如此非先生何以當夫人

之賢𮗚夫人𠯁以知先生之道其也庚所

以必欲状其行以傳于人予所以不淂而

辞也嗚呼誠亦可書也㢤謹状

 賛銘

  先君真賛

嘉祐熈寕間西南有𨼆君子焉幅巾布衣

時時出㳺人間士大夫好亊者多従之㳺

喜談易詩春秋辞旨𮟏逺能得先儒所未

到者遇人飢寒觧衣衣之推食食之人有

所求則鬻衣賣履與之無难色緩急輙隂

救之問其姓名則嫚罵不以告逢人無貴

賤皆抵掌談笑蜀人皆知其為有道之士

相與强 為先生然竟莫測其果何人也

元祐末遂不𣸪   法不𣸪出𫆀抑出

而人不見也傳者以為卆矣是殆不然先

生㳺無何有之郷獨與道逰者也道在與

在道亡與亡使道而果亡則先生信死矣

道未丧于天下則先生烏乎死紹聖𥘉有

姓唐名庚者𦘕先生之像而亊之為先生

作真賛自称為先生之子云而書此以賛

之曰

 軒然其頎幅巾布衣清凨䔥蕭在人目

 圍此豈先生者耶孰䏻援筆一揮摹其

 心中之精㣲也㢤

  又次齋銘

 生而知之 自誠而明 斈而知之

 自明而誠 困而斈之 又其次者

 困而不斈 民斯為下 吾少也狂

 自以為徤 出而接物 然後知困

 今雖老矣 幸其未衰 陳書于斋

 以斈以思

  家藏古研銘

硯與筆墨盖氣𩔗也出䖏相近也任用寵

遇相近也獨壽夭不相近也筆之壽以日

計墨之壽以月計硯之壽以世計其故何

也其為体也筆最鋭墨次之硯鈍者也豈

非鈍者壽而鋭者夭乎其為用也筆最動

墨次之硯静者也豈非静者壽而動者夭

乎吾于是得奍生焉以鈍為体以静為用

或曰壽夭数也非鈍鋭動静所制借令筆

不鋭不動吾知其不能與硯乆逺也雖然

寕為此勿為彼也銘曰

 不能鋭因以鈍為体不能動因以静為

 用惟其然是以䏻永年

  有翠亭銘

山不逺人人自逺山見即為易有之為难

隴上牧児林間樵叟 -- 臾 ?能淂之而不可有

貴戚買園𠖥侯賜宅雖或有之而不可淂

惟吾放浪與是有縁淂而有之蒼翠滿前

為亭北牗其髙三仭目力所到閬山皆尽

客来登亭勿嗔吾貪子如欲之𠔃為君分

  謝雨文

農亊方作雨不来稻畦麦壠飛塵埃神哀

此民賜以雨SKchar溝支澮流膏乳殽肥酒香

荅神休神終相之俾有秋

 古体

  惜梅賦

   閬中縣庭有梅株甚大正當庭中

   出入者患之有𭄿予以伐去者為

   作惜梅賦

縣庭有梅株焉吾不知植于何時䕃一畆

其踈踈香数里其披披侵小雪而更煩淂

朧月而益竒然生不淂其地俗物混其幽

姿前胥吏之紛拏後囚繋之嚶咿雖物性

之自適揆人意而非冝既不淂荐嘉实于

啇𪔂効㣲劳于魏師又不淂托孤根于竹

間遂埜性于水涯悵驛使之未逢驚羗笛

之頻吹恐飄零之易及雖清絶而安施客

猶以為妨賢也而諷予以伐之嗟夫吾聞

豳蘭之美瑞乃以當户而見夷兹昔人之

所短頋仁者之所不為吾寕迂数歩之行

而假以一席之地对寒艶而把酒嗅清香

而賦詩可也

  平䑓賦

   平䑓梁王刘武作也班史称平䑓

   唐杜甫稱吹䑓世以謝惠連尝為

   雪賦也則又謂之雪䑓舊説在大

   梁城東北如淳晋灼云在大梁城

   東二十里今在城東南盖漢距今

   且千𡻕城郭凡幾変則聞見之異

   冝㢤作平䑓賦

予與客逰汴都之東南登梁王之平䑓頋

草木之黄落懐古人以裴囬客慨然嘆曰

吾聞祖龍失劒楚窃其柄漢鍳其孤矯枉

𬨨正齊楚趙魏燕韓之郊荆楊兖豫青徐

之境蟠城千里星散碁布原田溝澮不知

其㡬千萬頃𤓰分幅裂以王一姓于是擅

爵人而赦死罪戴黄屋而私蹕警鼓銅破

山煮海絶流侈極奢窮然未有如梁之親

倖者也井畢煌煌寔沈之𭛌北界㤗山西

抵髙陽帝子出閣有燁其光金錢布幣子

女玊帛錦綉宝器車馳轂撃轆轆繹繹挽

来于梁爾乃羽翼鄒枚腹心勝詭郊関之

囿三百餘里萬甃鱗鱗楼閣横斜擬于未

央之䆳也峭築峨峨蔽景干霄擬于漸䑓

之峻也静影潭潭日星泳𣷉擬于太液之

深也麋鹿咿咿禽珍獸竒擬于上林之多

也旌旗纛斾前𮪍後乗擬于五柞之㳺也

鷙撃盧馳躡景追飛擬于長楊之獵也千

金一罍斵瓊𨩐瑰擬于武庫之藏也㳺談

之士濡毫緩頬曵長𥚑而従之逰擬于公

車金馬之待詔也夫侈極則疑𫝑偪則離

弱幹强枝安能乆而不危也邪予曰噫子

知其一而未覩其二也勝廣之乱毒于𬋩

蔡吕霍之変危于呉楚三馬之偪痛于燕

爽王渊圣御名之祸深于斉趙子SKchar不較

其輕重哉周室東遷晋鄭焉依朱虚叱咤

禄産殱夷五葉之後宗國陵遅洗垢求瘢

吹毛索疵剪刈肘腋棄絶藩籬堕犬牙之

形𫝑壊磐石之宏基故長沙夆𬒮而不淂

逞中山感音而涕洟済之墟梓柱生枝以

饐廢食卒死于飢可不悲㢤客憮然為間

曰然子言淂之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 --卷(⿵龹⿱一龴)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