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十四

卷十四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十四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十五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十四

        眉山 唐庚 子西

 三國雜事篇下

  陳夀曰蜀不置史注記無官以故行

   亊多遺灾異靡書諸葛亮雖逹于

   為政若此之𩔗猶未周焉

礼記人君言則左史書之動則右史書之

周礼建官偹矣獨不聞有所謂左右史者

雖有太史然不以注記為職是時諸侯皆

有史豈天子擉𨶕乎春秋之時卜田宅者

占雲日者皆称太史則太史殆隂陽家流

然書趙盾者書崔杼者亦稱太史則太史

又似掌注記者盖方是時學者通知天人

而卜㒷廢者亦不純用蓍亀太史伯以祝

融之功而推楚國之必㒷太史趙以虞舜

之徳而占陳氏之未亡其論議証㩀有絶

人者故隂陽注記得兼掌之漢司馬談父

子爲太史令以論著為已任而又掌天官

則兼掌之効於兹可見魏晋之際始置著

作𭅺自是太史之聀分而為二孔明之時

未也按後主景耀元年史官奏景星見于

是大赦改元而曰蜀不置史𡚶矣

  㬌𥘉元年有司奏魏淂地綂冝以建

   丑為正遂改是年三月為孟夏四

   月

世言夏得人綂以建寅為正啇得地綂以

建丑為正周得天綂以建子為正其説非

也以尭典羲和舜典廵狩観之唐虞之世

固以建寅為正矣至夏后之時其法尤備

其書傳于後世謂之夏小正孔子淂之于

已以為可用非謂建寅之正自夏后氏始

也至成周時始用建子為正然犹不廢

時謂之正𡻕後之斈者以為夏以建寅為

正周以建子為正商居其間不應無所变

改因以意推之曰啇以建丑為正而三綂

之説㒷焉夫夏后氏以建寅為正吾于論

語見之矣論語曰行夏之時周以建子為

正吾于春秋見之矣春秋書十月䧏霜殺

菽三月無水商人以建丑為正于經既無

所見于理亦復不通夫以建子為正者取

二十四氣之首也以建寅為正者取四時

之首也以建丑為正其取義安在㢤是以

知其不然

  建安十八年先主進軍圍雒縣龎綂

   為流矢所中卒先主每言則為之

   流涕

龎徳公以孔明爲卧龍以士元爲鳯雏則

士元之歯當少于孔明孔明卒時年五十

四而士元先卒二十有二年則士元物故

尚未三十也豈不惜㢤建安二十四年

主始王漢中是𡻕関羽卒明年黄忠法正

卒之明年張飛卒又明年馬超馬良卒基

業未就而一時功臣相継淪謝如有物奪

之者明年後主踐祚而舊人獨有孔明趙

雲後七年雲卒又五年孔明卒而勲舊于

是乎盡正卆時年四十五超四十七良三

十五自餘不著其年飛傳稱少與羽俱事

先主羽年長数𡻕飛兄事之則飛卒時年

𦂯五十許霍峻年四十此数傑者皆以髙

材早世而譙周至七十餘而終天不祚漢

明矣

 雜文

  惠州謝𣸪官表

臣厶言今月八日惠州送到告身一道伏

聖恩復臣承議𭅺臣已于當日祗受訖始

以為梦既而果然俯伏拜㤙喑嗚流涕

伏念臣身逢尭舜跡雖渉于仕途性嗜

老荘口不談于世事自知無用非敢有求

適遭學校之㒷累冐師儒之選傳經天性

負愧于面顔奉使日圍固难逃于指目

果縁僥倖卒至顛隮命察如絲罪㡬擢髪

奮空拳于嶺表不保朝昬托衆口于江陽

莫知存沒夷居萬里烟瘴六年頼禀賦之

SKchar頑淂保全于視息雖簡編度日益堅國

爾之心而兄弟潅園巳作家焉之計豈期

仕位𣸪歯朝紳此盖伏遇

皇帝陛下如日正中惟天為大曰生曰殺

得馭臣之方作福作威有惟辟之道建元

良于震邸均介福于坤輿舊𢙣宿愆悉皆

蕩滌前侯故将咸𬒳甄𭣣而臣SKchar患摧傷

志意衰落雖受再生之賜終無一割之功

惟作頌声以歌聖治臣無任

  上張観文手書

  其一

厶頓首再拜厶違逺教誨忽忽累月暑中

未審鈞侯動止何似厶六月𥘉五日到瀘

南僦居安夷門外無屋以帰無田園以耕

以植雖不及陶渊明帰柴桑時然老弱具

在無所損失勝杜子美帰鄜州矣以此自

遣不敢上煩謹念正逺師門下情不勝瞻

依之至謹奉啓起居不備

  其二

厶惶恐再拜厶既至瀘南瀘南𫟪人知厶

為門下客也争持酒肉相劳且問相公起

居状厶具言相公年七十餘精力如四五

十人鬚髪烏光無一莖白者今雖翹然獨

與道㳺而願力深重不忘利佗之心父老

聞此悉以手加額至于感槩流涕𭔃謝相

公為宗社百姓厚自調衛

  其三

厶惶恐再拜厶昨去鄉時児女大率皆㓜

稚今帰二子皆通經諸女亦𣸪長大見父

逺来相对𭞹然貧中亦自有味但念古人

従師不逺千里乆者至数十載須業成乃

去厶自斈道未有証䖏而逺去師席不得

朝夕請業請益以此胸中忽忽不楽今冬

了却木蘭一事便當復走門下卒業矣叅

侍非逺此不𫃵𫃵

  其四

厶惶恐再拜厶昨舟中無它所為頋惟有

讀書又無佗書可讀借淂史記数冊反覆

讀之見公仲一事適有得于心以為兹事

粗善有益因漫録云趙烈侯欲賜SKchar者田

二萬畆國相公仲患之未有以制也畨吴

君曰君寔好善而未有所持亦尝進人于

君乎公仲曰未也畨吴君曰牛畜荀歆徐

越皆可公仲乃進三人及朝牛畜侍烈侯

以仁義烈侯逌然眀日荀欣侍烈侯以選

任又明日徐越侍烈侯以莭儉烈侯使人

謂公仲曰SKchar者之田可止厶爱其不犯脚

手而功効捷疾如此謾以為献伏惟聪明

幸察

  荅合守程元老書

厶頓首李元應到瀘岀示所賜書伏承暑

中動止萬福眷聚無他良慰厶䖏田野間

亦復自適不足垂念但瀘南前日小旱二

麦己不償種今又甚雨復SKchar麻豆矣仕進

如此退耕又如此豈但人力𫆀婦雅病肺

比老益甚五月中垂死後治今幸無亊然

以此都不成家計閒居既無𬨨従而衰晚

亦不耐煩迯虚既乆己自成趣聞人足音

乃更不喜九月間送女到丹稜因于放脚

一到峩眉瓦屋霧申青城諸山至春末可

帰向示漆噐今納二十引去字號聞此寛

相憶為邦復好音人生五馬貴莫受二毛

侵伏幸檢𭣣合陽𬨨客絶少公帑有餘日

生亊想見不多多亦不劳餘刄政當薫衣

理鬂努力行楽自厚不宣

  上張観文所業序

厶惶恐頓首厶欲焚弃筆硯之日乆矣而

時時技癢終不䏻自制雖制亦不䏻乆今

日暫止明日復作如間日瘧不断根本昨

既至惠州便用趙廣漢法為缿筩每一篇

成輙投之缿中不可復取比其還也始破

缿出之得歌詩雜文三百餘篇念持此無

所帰必帰之門下而篇目猥多無氣力装

冩但寫古律詩百篇雜文二十篇以献辞

既不工雖工亦安所施亦各著其所爱習

而已隐几一閱即投之火中幸甚于冐鈞

重悚愧無量門生厶位序

  書姑⿱⺾⿰𩵋禾張自强教授所編寅申録

吾平生取名以此其掇謗亦以此頃謪惠

州𬨨扶胥此書失手墜海中舟人皆失色

予獨喜幸名與謗俱息矣不謂今日復稍

見于士大夫間讀之惘然似佗人文思之

⿱⺾⿰氵亾然如隔世事而姑⿱⺾⿰𩵋禾張自强𣸪持此六

卷 --卷(⿵龹⿱一龴)示予是名與謗持未巳也然自强嗜吾

文必知我者也必爱我者也想能為我深

藏而慎出之庻㡬可以免矣宣和己亥

二月眉山唐子西書

  祠三使者䟽

瀕江之神有號三使者世莫知其為何神

其原出于雅安漢嘉盛于戎瀘𬒳于巴峡

之間民不敢斥以三指相示輙恐惧変色

其畏之如此然𥙊不𬨨巵酒噐食其所持

盖狭矣而灵應捷疾有不可掩者吾聞昔

沅湘間祠東皇太一湘君湘夫人少司命

雲中君山鬼䓁神為SKchar舞以楽之而詞不

雅馴屈平為作九SKchar声施後世今神不可

視其他獨不得比山鬼乎而客非其人無

文詞以𤼵之嗟哉

  香林䟽

昔者香林親得雲門三昧傳之北塔挺生

雪竇一枝子子孫孫在在處處正眼周于

法界真身葬于寺中𨾏履具存莫記星霜

之変精廬漫蔽率皆風雨之餘文演道人

愍此就𮎰勇于必葺欲使當来末斈識前

人魚鼓之音豈惟𬨨去祖師存後世箕裘

之業冀集無𫟪之福上資有永之年當頼

十方共成此叚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 --卷(⿵龹⿱一龴)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