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序

眉山唐先生文集 序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縂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叙

  奉議𭅺太府寺丞鄭縂大

君子所貴於文者以與道俱而已詩

以道志春秋以導名分易以導隂陽

此之謂道易順而書險詩葩而春秋

質書之全經不用也守而詩𣸪湏韵

以成章此之謂文文非道無以立訓

而垂世道非文無以示人而行逺尭

舜禹湯周孔孟氏皆明道立訓之文

雖秦火洞然傳之不絶其後楊雄韓

栁之徒𣸪著書䏻文栁雖少時嗜進

不擇所附以至于僨然䏻斈道自勵

贖咎前非其文攻砭世育有𥙷教化

故卒配韓以傳若士之見道不明與

雖明而無守文不主道但求其工或

道有不足其文僅䏻给用非沛然有

餘無以自立自著則雖聞扵一時亦

不傳于後世然則文之與道如耳有

聪目有明血有氣形有神要之不可

斯湏違離然後尽善此斈者所當知

也眉山唐先生名庚字子西政和中

謫官嶺南余邂逅識之徃来相好也

其文寔與道俱𮗚其文則其為人不

論可知属意遣詞必存薬石之道或

以箴世或以自明体髙而妙詞SKchar

精或者以為殆近短澁非也以予𮗚

之正如萬頃之瀾浩然東下崩騰曲

折尽水之变终而覆之终数百言爾

此其所以為竒天人談妙于元珠四

老奕棋于一橘可謂小乎其胸中如

此使攄之世則善然自謫而衰運蹇

以至於死有志之士所為哀之韓退

之謂栁子厚斥不久窮不極其文學

詞意必不䏻自力以傳于後使子厚

淂所願為将相于一時以彼易此孰

得孰失必有䏻辨之者子西謫官七

年詩文益多而工其淂失盖𩔗子厚

余始疑近古以来文字有傳皆湏科

名之崇爵位之𩔰或大人先生䏻輕

重人為世所信者称之其𫝑足以相

因而後傳如子西則不待三者惟太

學之士淂其文甲乙相傳爱而録之

爱之多而不勝録也鬻書之家遂丐

其本而刋焉壬方留意于時斈萬音

同律始淂為醇佗文若不適用不𠯁

爱乃今不然嗟乎文章果天下公噐

子西真豪傑之士太斈誠賢士之関

㢤子西與余俱喜詞章山川逺阻則

𭔃語酬唱樽酒會面則論文入㣲又

同好出世世間法余常謂子西金屑

雖貴着眼成疾文章習氣盍痛掃除

雕𤥨肝腎徒劳人耳子西戯荅曰吾

寕尽此生茟硯間寂然之楽俟来世

尚未晚也坐客嗑然而笑鳴呼行成

於思業精於勤用志不分乃凝于神

子西文章愽雅超詣執神之机為是

故也斈者有意于傳則以先生為法

宣和四年五月一日序

 序

予兄子西自齠齔斈為文出言已驚

人如賦明妃曲題醉仙崖什上任德

翁序之𩔗時年方十四五老師匠手

見之無不裭魄落胆及入官以来所

著愈多至被謫南遷其文益工然隨

作隨散不𣸪留藁故今所存者極少

比見京師刋行者止載嶺外所述文

隨卷附之庶以廣其𫝊云昔昌黎文

公集其子婿李漢編而序之杜子美

詩故相吕公㣲仲為作年譜予與兄

手足之爱親炙最乆其編次之意𤼵

揮之功庶或㡬於二子焉若夫吾兄

子西之文其名之布于天下為搢紳

之所欣纂至其撰著或有先後所造

或有淺深則覧者當自辨之固不待

予言而後知也宣和四年六月日弟

庾序

眉山唐先生文集序

    温陵吕 荣義 德修

近世以文集𩔰於時者文忠公有六

一居士集舒王有SKchar川先生集参政

吕公有覌文集丞相張公有無盡居

士集盖其文如是其官如是雖樵夫

野老市井庸人皆䏻道其姓氏而楽

誦之故言之易以信而傳之易以廣

其𫝑然也乃若有其官而文不𩔰有

其文而官不𩔰二者不可兼故其傳

之誠难若唐先生者所謂有其文而

官不𩔰者也先生名庚字子西眉州

眉山人也绍聖中以進士中第爲州

縣官至大𮗚始入為愽士士大夫稍

道其文而世亦未尽知之政和𥘉謫

居海表流離困苦盖六年而不返然

身益窮而文益冨也其後帰京師僦

居于景德寺予時與先生比舎而日

得見先生之所為文頗尝請其本以

傳而先生辞曰予以是得名亦以是

得謗可一覧而𠯁不必丐而去也于

是不果傳焉退復私念曰先生之文

金玉也雖閉藏埋没不求人知然氣

㷔光彩乆而必見于世盖所謂不待

官而後𩔰也已昔屈原以離騷𩔰陶

潜以帰去来𩔰盧仝則以茶SKchar𩔰頋

當時逹官豈無其人而三子独得𩔰

于世豈非以其文乎今先生之文予

知其不乆而遂𩔰也先生死不一年

果有槖其文以来京師者而太斈之

士日傳千百本而未已然惜其所傳

者止此今始序而藏之庶㡬他日必

有得其完本者宣和四年八月十五

日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