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眉山遠景樓記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吾州之俗,有近古者三。
    其士大夫貴經術而重氏族,其民尊吏而畏法,其農夫合耦以相助。
    蓋有三代、漢、唐之遺風,而他郡之所莫及也。
    始朝廷以聲律取士,而天聖以前,學者猶襲五代之弊,獨吾州之士,通經學古,以西漢文詞為宗師。
    方是時,四方指以為迂闊。
    至於郡縣胥史,皆挾經載筆,應對進退,有足觀者。
    而大家顯人,以門族相上,推次甲乙,皆有定品,謂之江鄉。
    非此族也,雖貴且富,不通婚姻。
    其民事太守縣令,如古君臣,既去,輒畫像事之,而其賢者,則記錄其行事以為口實,至四五十年不忘。
    富商小民,常儲善物而別異之,以待官吏之求。
    家藏律令,往往通念而不以為非,雖薄刑小罪,終身有不敢犯者。
    歲二月,農事始作。
    四月初吉,谷稚而草壯,耘者畢出。
    數十百人為曹,立表下漏,鳴鼓以致眾。
    擇其徒為眾所畏信者二人,一人掌鼓,一人掌漏,進退作止,惟二人之聽。
    鼓之而不至,至而不力,皆有罰。
    量田計功,終事而會之,田多而丁少,則出錢以償眾。
    七月既望,谷艾而草衰,則仆鼓決漏,取罰金與償眾之錢,買羊豕酒醴,以祀田祖,作樂飲食,醉飽而去,歲以為常。
    其風俗蓋如此。

    故其民皆聰明才智,務本而力作,易治而難服。
    守令始至,視其言語動作,輒了其為人。
    其明且能者,不復以事試,終日寂然。
    茍不以其道,則陳義秉法以譏切之,故不知者以為難治。

    今太守黎侯希聲,軾先君子之友人也。
    簡而文,剛而仁,明而不茍,眾以為易事。
    既滿將代,不忍其去,相率而留之,上不奪其請。
    既留三年,民益信,遂以無事。
    因守居之北墉而增築之,作遠景樓,日與賓客僚吏遊處其上。
    軾方為徐州,吾州之人以書相往來,未嘗不道黎侯之善,而求文以為記。

    嗟夫,軾之去鄉久矣。
    所謂遠景樓者,雖想見其處,而不能道其詳矣。
    然州人之所以樂斯樓之成而欲記焉者,豈非上有易事之長,而下有易治之俗也哉!孔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
    有馬者借人乘之。
    今亡矣夫。
    」是二者,於道未有大損益也,然且錄之。
    今吾州近古之俗,獨能累世而不遷,蓋耆老昔人豈弟之澤,而賢守令撫循教誨不倦之力也,可不錄乎!若夫登臨覽觀之樂,山川風物之美,軾將歸老於故丘,布衣幅巾,從邦君於其上,酒酣樂作,援筆而賦之,以頌黎侯之遺愛,尚未晚也。

    元豐元年七月十五日記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