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司徒喬君的畫

「醉眼」中的朦朧 看司徒喬君的畫
作者:魯迅
1928年3月14日
在上海的魯迅啟事
本作品收录于《三閒集


  我知道司徒喬君的姓名還在四五年前,那時是在北京,知道他不管功課,不尋導師,以他自己的力,終日在畫古廟,土山,破屋,窮人,乞丐……。

  這些自然應該最會打動南來的游子的心。在黃埃漫天的人間,一切都成土色,人于是和天然爭鬬,深紅和紺碧的棟宇,白石的欄干,金的佛象,肥厚的棉襖,紫糖色臉,深而多的臉上的皺紋……。凡這些,都在表示人們對于天然並不降服,還在爭鬬。

  在北京的展覽會裏,我已經見過作者表示了中國人的這樣的對于天然的倔強的的魂靈。我曾經得到他的一幅「四個警察和一個女人」。現在還記得一幅「耶穌基督」,有一個女性的口,在他荊冠上接吻。

  這回在上海相見,我便提出質問:

  「那女性是誰?」

  「天使,」他回答說。

  這回答不能使我滿足。

  因為這回我發見了作者對于北方的景物——人們和天然苦鬬而成的景物——又加以爭鬬,他有時將他自己所固有的明麗,照破黃埃。至少,是使我覺得有「歡喜」(Joy)的萌芽,如脅下的矛傷,儘管流血,而荊冠上卻有天使——照他自己所說——的嘴唇。無論如何,這是勝利。

  後來所作的爽朗的江浙風景,熱烈的廣東風景,倒是作者的本色。和北方風景相對照,可以知道他揮寫之際,蓋諗熟而高興,如逢久別的故人。但我卻愛看黃埃,因為由此可見這抱著明麗之心的作者,怎樣為人和天然的苦鬬的古戰場所驚,而自己也參加了戰鬬。

  中國全土必須溝通。倘將來不至于割據,則青年的背著歷史而竭力拂去黃埃的中國彩色,我想,首先是這樣的。

一九二八年三月十四日夜,于上海。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