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石大夫傳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越之石氏,居帝九阬,水生者質美而狀多渺小。其長子曰青,豐且頎,褐理粹如。越君欲以耀於上國,乃命為大夫聘吳。吳闔閭甚文,聞之喜曰:「石道,古純臣也。寡人盍留其苗裔以為國光?」命設九賓之禮宴大夫。國中踐石以上者,爭來窺觀。大夫請曰:「士為知己者死。臣願留吳。但臣南越之鄙人也,敦顏而土色,風範樸野,難侍屏匽。聞吳多子遊氏之儒,追逐其章,願伉弟子禮而往,其化臣哉!」闔閭許之。當是時,金壇叟王岫君年七十許,取友必端,以善琢磨人聞天下。大夫往摳衣趨隅,隤爾如委,殺鋒砥角,一聽叟之所為。月餘再召,貌益澤,色益莊,奐若瑟若,爛兮瑤珠之光。吳子亦喜,命廬人為大夫造屋,漆欲測,絲欲沉,畢尚以瓊英,飲以沆瀣之露,臥以文貝之錦,遂用事不離左右。

朝有子墨客卿者,性堅執不肯下人。見石大夫則形神消釋。大夫益喜,自負。與何水部飲,大醉。遇管城公,朓其頭溺之,腹膨亨者數矣。或譖於闔閭曰:「大夫居孔氏之門,而陰與墨翟為友,摩頂放踵,硜硜然小人哉!且其形黑而津,眼如鵒,必多詐。扣之不能音,是殆以飲水為名,而以貪墨為實者也。必斫之,必逐之。」季劄爭之曰:「微石氏,吾何以為劄耶?要知天下惟肉食者,方無墨耳。師曠稱國有五墨墨,而墨子不與焉。況其與交者哉?昔者堯染於許由,湯染於伊尹。今大夫染乎墨翟,亦猶行古之道也。且以墨子之才,見大夫猶日形其短,而其他可知。昔齊威王烹阿大夫而封即墨大夫,遂霸天下。君盍封之即墨,以遂其志,而成君之賢?」闔閭然之,拜即墨大夫,賜西河黑水為湯沐邑。居無何,上計秩滿,將右遷。大夫頓首謝曰:「臣聞:『知其白,守其黑』,道家訓也。茲者維玄是宅,臣將老焉。」吳子許之,不果遷。

大夫好修飾,居吳三十餘年,終日沐浴佩玉。以質幹厚重,不善舟車。非有軍國大冊書,大詞令,不召見。王或朝覲盟會,亦不隨行。性靜而壽。其同官楮先生、管城公多病廢,或更換至數十輩,而大夫一與共事,顏色不少衰。後闔閭年漸老,世子未生,大夫侍側,不知所終。

南史氏曰:俗傳石氏之顯始於女媧,而盛於帝鴻氏,遐哉,難考矣。《春秋》「隕石於宋五」,後之稱石氏者,齗齗然偽托於宋以自誇。然自宋硜之楚而後石氏之賢者無聞焉。大夫能通上國,友岫君,交季劄以成其名,亦其所遭者幸也。引北宮貞子故事,賜生諡曰文端,宜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