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屏詩集 (四部叢刊本)/序

石屏詩集 序
宋 戴復古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弘治刊本
目録

重刋石屏先生詩叙

詩不讀三百篇不足以言詩然多雜

出扵里巷男女歌謡之辭未必皆詩

人作也詩不盡作扵詩人而天下後

舎三百篇則無以為法者宜必有

其故哉詩一降而為楚為漢再降

而為魏為晋宋下玉陳隋則氣𧰼萎

薾辭語靡麗風雅之變扵是乎極矣

至唐杜子羙獨䏻會衆作以上⿰糹⿱𢆶匹

百篇之遺意自是以來雖有作者不

䏻過焉宋三百年以詩名家者豈無

其人然果有䏻入少陵之室者乎當

宋季世有戴石屏先生者嘅遺音

之不作惡蠅聲之蠱聽乃力學以追

古人而成一家之言先生生于黄巖之

南負竒尚氣慷慨不覊南逰甌閩

北窺吳越上會稽絶重江浮彭蠡汎

洞庭望匡廬五老九疑諸峯然後放

于准泗以歸老于委羽之下顧其逰歴

既廣聞見益多而其為學益髙𭰹而

奥宻故其為詩如逝波之魚赱壙之獸

搏風之鵬其機括妙運殆不可以言喻者

矣然其大要悉本扵杜而未嘗有一辭蹈

襲之者嗚呼此其𠩄以為善學者乎玉

扵音韻格律之升降則與時為盛衰

有非人力𠩄䏻為者矣今其詩傳世巳

久而又有八君子為之論著予生也晚

扵先生復何言哉先生之諸絲文璝知

𠩄好尚校舊本以圗新刻益廣其傳

垂之永久可謂䏻世其家者予過天

台文璝間以序来謁遂不敢以後學辭

而書之首簡先生諱復古字式之石屏

其自號云

至正戊戌孟冬既望宣城貢師㤗序

重刋石屏詩集序

宋之南渡吾台文獻實稱東南上郡

而詩人亦多有聲江湖間若石屏先

生戴公式之其一也然當其時台之

人以科第發身致顯融者何限而石

屏獨工扵詩以窮豈詩固能窮人哉

盖天之扵富貴徃徃在𠩄不惜而扵

斯文之權恒若有𠩄靳而不易以予

人何也斯文天地英精之氣必間世

而後得富貴倘來之物趙孟之𠩄能

賤者也故一代之興起而爲将相者

比肩接踵而文章之士或不䏻以一

二數幸而得之必困折其身拂欝其

志俾之窮極而後巳若漢之蘇李唐

之李杜宋之蘇黄其扵詩也皆出扵

顛沛放逐之餘而後得以享大名扵

後世夫豈易而予之哉雖然其視富

貴之極而冺冺無聞者則不啻霄壌

矣是以古之君子寜爲麟踣無爲鴟

鳴寜爲玉碎無爲瓦全實亦有見乎

天之意其𠩄重者固在此而不在彼

也扵乎亦豈獨石屏一詩人然哉三

代以降以道致窮雖上聖大賢如孔

孟者亦𠩄不免則夫石屏之以詩窮

亦何足恠哉石屏之詩當宋紹定中

樓攻媿鑰呉荆溪子良諸公嘗序之

以行扵世矣弘治初其裔絲廣東叅

政豪将重刋之未就而卒今廬之六

安學正鏞叅政從父也将畢叅政之

志而未䏻以告于其守貳宋君克明

馬君汝礪二君素重斯文而樂于義

舉者乃不閱月而功以告成焉扵乎

石屏之沒㡬三百年而詩又大行于

世石屏扵是乎不窮矣彼之營營以

富貴爲逹者誠惡足以知之

弘治十年丁巳夏四月十有九日

賜進士朝列大夫南京國子𥙊酒前

翰林侍 講兼脩

國史

經筵官致仕邑人謝鐸序

石屏詩序

戴石屏之詩有樓攻媿先生之序文諸名公

鉅賢之品題不患不傳逺也趙懶菴爲選其

尤者別爲小集乃命㒒爲此序無乃以非人

爲贅耶懶菴於詩少許可𮧯陶之外雖輞川

柳州集猶有所擇今於石屏詩取至百三十

首非其機有契合者乎夫詩之傳非以能多

也以能精也精者不可多唐詩數百家精者

𦆵十數人就十數人中選其精者𦆵數十篇

而巳惟少陵謫仙能多而能精故爲唐詩人

巨擘也盖藝之難精者文也文之難精者詩

也運竒於斧鑿者少從容之態受成於材具

者希汲取之功豪逸者欠雋永𢡖淡者乏膾

炙取妍耳目者興未必髙逺𭔃吟性情者詞

多至流宕凡是者皆詩之瑜而瑕者也石屏

之詩平而尚理工不求異雕鎪而氣全英㧞

而味逺玩之流麗而情不肆即之冲淡而語

多警懶菴之選其㫖深矣雖然石屏自謂㓜

孤失學胸中無千百字書強課吟筆如爲

商賈者乏資本終不能致竒貨也又言作詩

不可計遅速毎一得句或經年而成篇㒒𭧽

在贑 見懶菴論作詩亦然二公契合之機

豈不  乎石屏其所居山也即之爲號其

名復古字式之天台人其姓字不待人拈出

紹定二年三月浚儀趙汝騰序

石屏詩後集序

石屏戴式之以詩鳴海内餘四十年所蒐獵

㸃勘自周漢至今大編短什詭刻秘文遺事

說凡可資以爲詩者何啻數百千家所㳺

歷登覧東呉浙西襄漢北淮南越凡喬嶽巨

浸靈洞珎𫟍空逈絶特之𮗚荒恠古僻之蹤

可以拓詩之景𦔳詩之竒者周遭何啻數千

萬里所酧唱諗訂或道義之師或文詞之宗

或勲庸之傑或表著郡邑之英或山林井巷

之秀或耕釣酒俠之遺凡以詩爲師友者何

啻數十百人是故其詩清苦而不困於瘦豊

融而不豢於俗豪徤而不𭛠於麄閎放而不

流於澷古澹而不死於枯工巧而不露於斵

聞而争傳讀而亟賞者何啻數百千篇盖甞

論詩之意義貴雅正氣象貴和平標韻貴髙

逸趣味貴深逺才力貴雄渾音節貴婉暢(⿱艹石)

石屏者庻乎兼之矣豈非其捜𭣄於古今者

愽耶豈非其陶寫於山水者竒耶豈非其磨

礲於師友者熟耶雖然此舊日石屏也今則

不𩔗行年七十七矣焚香𮗚化付断簡於埃

塵𨼆几閉𨵿等一樓於宇宙離群絶侣對獨

影爲賔朋而時發於詩矌逹而益工不勞思

而彌中的然則詩固自性情發石屏所造詣

有在言語之外者非世俗所能測也淳祐三

年六月日荆溪呉子良序

唐人以詩名家者衆近時文士多而詩人少

文猶可以發身詩雖甚工反成屠龍之技苟

非深得其趣誰能好之黄岩戴君敏才獨能

以詩自適號東皐子不肯作舉子業終窮而

不悔且死一子方襁褓中語親友曰吾之病

革矣而子甚㓜詩遂無傳乎爲之太息語不

及他與世異好乃如此子既長名曰復古字

式之或告以遺言收拾殘編僅存一二深切

痛之遂篤意古律雪巢林監廟景思竹𨼆徐

直院淵子皆丹丘名士俱從之逰講明句法

又登三山陸放翁之門而詩益進一日携大

編訪予且言吾以此傳父業然亦以此而窮

求一語以書其志余答之曰夫詩能窮人或

謂惟窮然後工笠澤之論李長吉玉谿

甚悲也子惟能固窮則詩愈昌矣余之言固

何足爲軒輊邪嘗聞戴安道善琴二子勃顒

並受琴於父父沒所傳之聲不忍復奏乃各

造新㺯廣陵止息之流皆與世異其孝固可

稱然似稍過果爾則琴亦當廢矣式之豈其

苗裔邪而能以詩承先志殆異於此東皐子

其不死矣嘉定三年歳未盡三日四明樓鑰

書于攻媿齋

石屏以詩鳴東南半天下其格律風韻之髙

䖏見諸當世名公之所品題者不可以有加

矣况予他日未嘗學詩又安能措一詞第嘗

𥝠𥨸評之古詩主乎理而石屏自理中得古

詩尚乎志而石屏自志中來古詩貴乎真而

石屏自真中發此三者皆其源流之深逺有

非他人之所及者理備於經經明則理明嘗

聞有語石屏以本朝詩不及唐者石屏謂不

然本朝詩出於經此人所未識而石屏獨心

知之故其爲詩正大醇雅多與理契志之所

至詩亦至焉石屏痛念其先君子平生不肯

作舉子業而顓以詩自適臨終以子在襁褓

而慮詩或遂無傳石屏長而有聞深切疚心

求以傳父業𩔰父名是其志也實継父志也

故其爲詩感慨激發多與志應陶靖節言此

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故讀書不求甚觧黄

太史稱杜詩無一字無來䖏然杜無意用事

真意至而事自至耳黄有意用事未免少與

杜異不知四詩三百篇用何古人事(⿱艹石)語㢤

石屏自謂少孤失學胸中無千百字書予謂

其非無書也殆不滯於書與不多用故事耳

有靖節之意焉果無古書則有真詩故其爲

詩自胸中流出多與真㑹三者備矣其源流

不其深逺矣乎故詩有近體有古體以他人

則近易工而不及古在石屏則古尤工而過

於近以此視彼其有效晚唐體如刻楮剪繒

㸃粘綴僅得一葉一花之近似而自耀以

爲竒者予懼其猶黄鍾之於瓦釡也此予所

𥝠𥨸自評者亦未始爲石屏道今敢以是質

之請石屏自剖决予也奚敢妄爲(⿱艹石)是决淳祐

壬寅孟夏四日盱江包恢書于赤城皇華舘

  恢以卧疾未能自書不免令朋友代札

  伏乞尊照恢皇恐申禀

戴石屏詩備衆體採本朝前軰理𦤺而守唐

人格律其用工深矣是豈一旦崛起而能哉

集首東皐子二詩雖斑駁不完而思致風骨

槩可想見此其源流也少陵之詩是固天授

神𦔳而發源實自於審言審言之詩至少陵

而工石屏本之東皐又祖少陵雖欲不傳不

得而不傳少陵所謂詩是吾家事人傳世上

名者是也石屏與逰皆當世鴻儒鉅公精筆

妙墨極力模寫曽不盡其妙又假㒒軰以爲

置郵何邪(⿱艹石)㒒軰正有託於石屏者也端平

甲午十月既望東平趙以夫書

式之與蹈中弟齊年而又俱喜爲詩式之謂

蹈中有髙鍳盡出其平生所作使之擇焉得

百餘首此編是也余讀之竟見式之才果清

放弟識亦甚精到皆非朽拙所能逮者然式

之老益窮奔走衣食四方猶未得歸休于家

而蹈中則下世踰年矣自古文士徃徃困躓

其稍幸稱遂者天輙不假之年盖存殁俱可

哀也余暇復論詩哉姑命録蔵而歸其本式

之且題其後以致余歎惜云甲申歳夏浚儀

趙汝談

戴君詩句髙䖏不减孟浩然予叨金鑾夜直

顧不能邀入殿廬中使一見天子予之媿多

嘉定甲戌月日建安真徳秀書

近世以詩鳴者多學晚唐致思婉巧起人耳

目然終乏實用所謂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

以戒要不專在風雲月露間也式之獨知之

長篇短章𨼆然有江湖廊廟之憂雖詆時忌

忤逹官弗頋也猶毎以不讀書爲恨予曰平

生不識字把筆學吟詩非𮧯蘇州之言乎蘇

州興𭔃冲逸逺追陶謝頋不識字邪蘇州且

不識字式之亦何必讀書哉端平甲午良月

𥘉吉潜齋王埜子文

作詩難選詩尤難多愛則泛遇遴則遺逸懶

菴爲石屏戴式之摘取百餘篇兼備衆體精

矣章泉所拈出則其尤精而汰者也然染指

知黿美窺管識豹斑愛式之詩者讀此足矣

式之方盡屏世學坐進此道發其英華見於

章什必當方駕李杜罙入陶柳得天之趣侔

神之工囬視舊編遂成組繡余未老尚及見

之壽峯⿰亻児 -- 倪祖義書于西江談𥬇堂

學詩者莫不以杜爲師然能如師者鮮矣句

或有似之而篇之全似者絶難得陳後山𭔃

外舅郭大夫巴蜀通歸使妻孥且定居深知

報消息不忍問何如身徤何妨逺情親未肯

踈功名欺老病淚盡數行書此陳之全篇似

杜者也戴式之亦有思家用陳韻云湖海三

年客妻孥四壁居飢寒應不免疾病又何如

日夜思歸切平生作計踈愁來仍酒醒不忍

讀家書此式之全篇似陳者也蹈中所選乃

■不在數何耶趙蕃

詩盛於唐極盛於開元天寳間昭僖以後則

氣索矣世變使然可與識者道也式之詩天

然不費斧鑿䖏大似髙三十五革使生遇少

陵亦将有隹句法如何之問晩唐諸子當讓

一頭紹定六年三月廿四日剡姚鏞

石屏南歸過㒒於渝江尉舍出示雪蓬姚公

所選四藁下卷㒒永歌不足併入梓㠯全其

璧端平丙中九月十日月洲李賈友山敬識

乾道間東皐子以詩鳴式之㓜孤壮乃能承

其家余頃于都中嘗見江西胡都司楊監丞

皆甚稱其詩盖二公導誠齋宗派不輕許與

别去踰三年矣一日忽見過於武川村舍袖

出近作一編欵論終日余爲之廢睡挑燈熟

讀仍爲摘句猶未能盡大抵唐律尤工務新

竒而就帖妥道路江湖間尤多語意之合讀

之使人不厭余益老矣不復能進矣倘未委

土壤尚及見君凌厲斯世捫參歷井横翔而

傑出也東坡云詩非甚習不能工余謂如登

羊腸之坂中間無地駐足不進即退雖有過

人之才可不勉哉嘉定七年正月甲戌栗齋

鞏豐

陶元亮責子不好𥿄筆杜子美喜其子新知

句律詩人眷眷於傳業如此式之再世昌其

詩東皐子可無憾矣甲戌冬孟眉山楊汝明

書于道山堂

式之以詩鳴江湖間垂五十年多識前軰晚

乃與余爲忘年友余既流放式之由閩嶠度

梅嶺渉西江吊余於衡嶽之陽此意古矣𮗚

近作一編其於朋友故舊之情毎惓惓不能

忘至於傷時憂國耿耿寸心甚矣其似少陵

也忠義根於天資學問培於諸老故其發見

非直爲言句而巳式之復俾銓次不敢辭得

六十篇爲第四藁下且効李友山摘竒左

端平三年歳在丙申五月丁卯剡人姚鏞

戴式之嘗見夕照映山峯巒重疊得句云夕

陽山外山自以爲竒欲以塵世夣中夣對之

而不愜意後行村中春雨方霽行潦縱横得

春水渡傍渡之句以對上下始相稱然須實

歴此境方見其竒妙歸田詩話

復古之作如曲沼方塘鵁鶄鸂鶒⿰彳囬 -- 徊翔出沒

亦足賞者松石軒詩評

題式之詩卷後    南豐曽極景建

鸞江江上路尚記昔年逰乆客誰青眼苦吟

君白頭塵沙𭠘馬箠風雪𡚁貂裘百首詩精

㨂親逢趙𠋣樓

          月洲李賈友山

矯首天地間凄其望終古前軰乆零落斯文

日榛莽戴君天台秀忽向南方來老氣横九

州胸次何崔嵬藻■晚更竒崩騰豁髙趣疑

是赤城霞飄颻堕章句白首一孤劍誰人薦

子虚有時杯酒間髙論傾淮湖既有四海名

何慚萬鍾樂君㸔榮與賤千載俱𡨋漠

          豫章李義山

老氣稜稜未昜攀誼𬓛凛凛可㢘頑瘦笻只

在江湖上詩卷旁行天地間社雨風花春正

好酒壚山屐夣相𨵿䕫州巳後花繩削今度

編成不要刪

          方里趙希邁

  𭧽從懶庵逰輙道手擇戴式之詩百篇

  懶庵仙去今四年式之忽持所擇詩來

  過時余卧疾展轉甦醒果知懶菴筆削

  不輕而式之負名不虚也因賦鄙語一

  章以贈

怕得公卿知姓名扁舟棹月過湖城卧聴蘆

葉頭𣸸白吟到梅花語更清抛却石田甘逺

客愛㸔山色毎分程如何亦肯𫾣寒屋松火

𤋎茶共短檠

           同邑無逸林璧

少年曽讀石屏詩老去江湖幸見之百倍㝷

常真足惜十存八九實堪悲蛙鳴蟬噪人争

羡天巧神功彼自知我欲流傳天下去爲求

完本𥙷亡誰

懶庵趙蹈中寺丞作湘漕時爲㒒選此詩凡

一百三十首𮗚者疑焉謂懶庵古詩得曹謝

𮧯陶之體律則歩驟杜工部其議論髙絶一

世極靳於許可今所取此編何其泛也復古

議論斯語使有五字可存如崔信明楓落呉

江冷一句十字可存如杜荀鶴風暖鳥聲碎

日髙花影重一聮足矣果何以多爲嘉定癸

未二月朔日復古書

復古以朋友縱㬰收拾散藁得四百餘篇三

山趙茂實金華王元敬爲刪去其半各以入

其意者分爲兩帙江東繡衣𡊮𮐃齋又就其

中摘取百首俾附于石屏小集之後明珠純

玉萬口稱好無可㨂擇是爲至寳凡物之可

上可下随人好惡而爲之去取者断非竒貨

紹定壬辰仲夏復古自書

東皐子詩

           黄巖戴敏敏才

  小園

小園無事日徘⿰彳囬 -- 徊頻報家人送酒來惜𣗳不

磨修月斧愛花湏築避風䑓引㱔渠水𣸸池

滿移箇柴門傍竹開多謝有情𩀱白鷺暫時

飛去又飛囬

  屏上晚眺

不能𮪍馬趂朝班自跨黄牛扣竹𨵿無徳可

稱徒富貴有錢難買是清閑人行躑躅紅𫟪

路日落秭歸啼䖏山遥望蓬萊在何許扶桑

東畔白雲間

  約黄董二親與桂堂諸姪避暑

世間無䖏避炎蒸欲呌西風呌不譍恨乏白

檀除𤍠惱心思赤脚踏層氷醉㳺河朔誰同

徃表借明光愧不能聞有山林最深䖏清凉

境界着髙僧

  樓上

終朝𭛠𭛠晚來閑識破浮生一夣間挈榼去

沽深巷酒𠋣樓貪㸔夕陽山月臨江舘人横

笛風摺蘆花鴈度𨵿堪羡漁翁無檢束扁舟

占断白雲灣

  西溪陳居士家

來訪西岩老家居水竹村紫麟遊鏡曲黄犢

卧雲根自惜好賔客相傳到子孫不行亭下

路護筍别開門

  後浦園廬

卜築成佳致幽棲樂聖時何如謝公墅畧似

習家池地暖梅開早天寒酒熟遅催租人去

後續得夜來詩

  鄭公家

門墻多古意耕釣作生涯菽米散魚子蓮根

㧞虎牙弄孫時擲果留客旋煎茶頗動詩人

興滿園蕎麥花

  海上

萬頃鯨波朝日赤滄洲四望無窮極海山何

䖏是蓬萊遍問漁翁都不識

 𮗚梅

三杯煖寒酒一榻竹亭前爲愛梅花月終宵

不肯眠

 趙十朋夫人挽章

縫掖先生逰汗漫夫人髙節獨青青臨行抖

擻空書笥分付諸𭅺各一經

 此詩有五絶吟藁零落十朋先生黄岩

  前軰行誼甚髙嘗有詩云數枚豚犬粗

  知書二頃良田樂有餘杜酒三盃棊一

  局客來渾不問親踈梅溪先生尊敬之

  有杜酒三盃棊一局王十朋如趙十朋

  之句

 右先人十詩先人諱敏字敏才號東皐子

 平生酷好吟身後遺藁不存徐直院淵子

 竹𨼆先生常誦其小園一篇及日落秭歸

 啼䖏山一聮續加搜訪共得此十篇復古

 孤㓜無知使先人篇章零落名亦不顯不

孝之罪不可贖也謹録於石屏詩藁之前

庻㡬使人𫉬見一斑復古忍泣敬書

石屏戴叟以詩行四方名人鉅公皆樂與之

逰者有忠益而無謟求有謙和而無誕傲所

至怡怡如也歳紹定之已丑叟來閩中携其

先人遺藁僅一篇一聮耳俾予題其後予已

𥨸敬其事後十三年叟以書來則又得十餘

首與叟近詩合爲卷矣嗟乎叟於其先人之

片言隻字訪求甚苦老而益切惟恐失墜其

心将見之何哉唐杜氏世爲詩至子美一飯

不忘君可謂忠矣(⿱艹石)叟之一語不敢忘其父

可謂孝矣是皆出於天性且不負其所學予

故表之以爲知本者𭄿讀其詩者當有取於

淳祐四年甲辰歳九月癸卯永嘉陳昉書

于都官𭅺舍

物以忘爲適腰適於帶足適於屨忘故也東

皐子一生嗜詩工造妙境而吟藁不存膾炙

而傳者僅十首是真能忘於詩而適其所適

者也則其人之蕭散洒落可想像見豈比夫

世之刻削嚼嚙於一聮半句間沾沾自喜期

以衒能誇富者哉石屏以篇章零落不顯爲

恨人子之情然耳似非東皐子志也淳祐甲

辰中夏望日東平趙以夫䟦

詩和則𭭕適雄則偉麗新則清㧞逺則閒暇

東皐子詩云小園無事日徘⿰彳囬 -- 徊頻報家人送

酒來𭭕適也惜𣗳不磨修月斧愛花湏築避

風䑓偉麗也引㱔渠水𣸸池滿移箇柴門傍

竹開清㧞也多謝有情𩀱白鷺暫時飛去又

飛囬閒暇也備是四體一篇足矣况鶴鳴子

和清唳方徹九皐邪寳慶丁亥長至前二日

呉興倪祖義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