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齋黃公逸事

石齋黃公逸事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9

黃岡杜蒼略先生客金陵,習明季諸前輩遺事,嘗言崇禎某年,余中丞集生與譚友夏結社金陵,適石齋黃公來遊,與訂交,意頗洽。黃公造次必於禮法,諸公心向之而苦其拘也,思試之。妓顧氏,國色也,聰慧通書史,撫節安歌,見者莫不心醉。一日大雨雪,觴黃公於余氏園,使顧佐酒,公意色無忤。諸公更勸酬,劇飲大醉。送公臥特室,榻上枕衾茵各一,使顧盡馳褻衣,隨鍵戶,諸公伺焉。公驚起,索衣不得,因引衾自覆薦而命顧以茵臥。茵厚且狹,不可轉,乃使就寢。顧遂昵近公,公徐曰:「無用爾!」側身內向,息數十轉,即酣寢。漏下四鼓覺,轉面向外。顧佯寐無覺,而以體傍公。俄頃,公酣寢如初。詰旦顧出,具言其狀。且曰:「公等為名士,賦詩飲酒,是樂而已矣!為聖為佛,成忠成孝,終歸黃公。」及明亡,公縶於金陵,在獄日誦《尚書》《周易》,數月貌加豐。正命之前夕,有老僕持針線向公而泣,曰:「是我侍主之終事也。」公曰:「吾正而斃,是為考終,汝何哀?」故人持酒肉與訣,飲啖如平時。酣寢達旦,起盥漱更衣,謂僕某曰:「曩某以卷索書,吾既許之,言不可曠也。」和墨伸紙作小楷,次行書。幅甚長,乃以大字竟之,加印章,始出就刑。其卷藏金陵某家。

顧氏自接公,時自懟。無何,歸某官。李自成破京師,謂其夫:「能死,我先就縊。」夫不能用。語在搢紳間,一時以為美談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