硃批諭㫖 (四庫全書本)/卷019下

巻十九上 硃批諭㫖 巻十九下 巻二十

  欽定四庫全書
  硃批諭旨巻十九下
  硃批黄國材奏摺
  雍正三年正月二十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恭繳
  諭旨叩謝
  天恩事齎摺家人回閩捧到前奏叩請
  陛見一摺奉有
  硃批跪讀之下伏念前因戀
  主心切叩請
  陛見荷䝉
  皇上天恩洞鑒之叩請出自悃忱又承
  天心眷念年非少壯馳驛長途未免勞瘁不必來京
  捧讀
  恩諭感激涕零實愧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莫盡今䝉
  皇上御批覽奏欣悅又於摺内俾得優游
  聖世以保餘年之處奉
  硃批為期尚早念乞休之志憐已朽之年
  温綸褒恤至於此極雖衰老當兹
  隆遇惟有努力自奮勉竭駑駘以仰報
  皇上高厚之恩於萬一耳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叩謝
  天恩謹
  
  古帝王以豐年為祥瑞而不以景星慶雲靈芝甘露為祥瑞以賢才為寶而不以珠玉為寶矧耆艾舊臣閱歴既多藴蓄必厚其嘉猷善政有益於天下國家非寶而何朕所以於爾等老臣尤加珍惜爾等體朕此意更宜自愛加勉果能為蒼生造福必當獲福壽之報又何衰老之足慮耶
  雍正三年二月十六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起解稅羡銀兩事竊荷䝉
  聖恩將閩海關稅交令地方官兼管接准部咨即委糧驛道韓奕管理在案今據該道報自雍正二年二月接管起至三年正月止連閏已滿一年各口共收過稅銀一十萬六千六百五十六兩一錢除閩海關稅額銀六萬六千五百四十九兩零照數解交布政司庫取具庫收同冊檔送部外共有羡餘銀四萬一百六兩零内解銅斤水脚并給各役工食共銀七千二百五十兩零又解户部銀三萬二千八百四十八兩零所有羡餘稅銀儘收儘解不敢絲毫糜費以負
  皇上委任至意至稅銀之盈縮一在客貨之多寡又在
  風信之遲速難以預定為此具摺奏
  聞謹
  奏
  朕原有諭在前若將羡餘銀兩拘以定數又係額外加額矣盈縮不一但祇據實報解可也
  雍正三年三月初一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恭繳
  諭旨事齎摺把總回閩捧到前奏臺灣七十四社
  生番歸化一摺欽奉
  硃批皆賴
  先帝庇佑且以敬愼二字
  訓勉諄切跪讀之下伏思
  皇上聖明天縱而猶聖不自聖安愈求安惟有事事
  仰體
  皇上誠敬之盛心時切氷淵之懼常凛
  指示之嚴事事省察刻刻檢點不敢稍有縱逸以期仰
  
  皇上訓勵深恩於萬一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謹
  奏
  朕生平不作違心之談前諭實係由中而發非故為遜
  詞以邀謙光之譽也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查福建漳泉二府去秋雨水稍多又兼臺灣稽查嚴密商販稀少以致今春米價驟貴飭行布政司動撥倉穀碾米平糶先經具摺奏
  聞兹値清明前後正田疇望雨之際於二月十九二十等日各處皆得時雨菜麥有收早稻得以及時插種米價亦漸次平減惟查泉州府屬之惠安同安金門沿海處所去冬番薯歉收今春又値米貴近海窮民不無艱苦因浙江米價已平會同督滿保將前會奏臺灣運浙平糶米内未經運往者截運泉州飭行有司同前運泉之米多撥平糶併令動支社倉穀石酌量賑恤毋致窮民失所誠恐上厪
  聖懷理合奏
  聞謹
  
  地方上隨宜補救全賴爾等督撫大吏之善於措畫也盡心竭力為之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臺灣七十四社生番歸化情由經具摺奏聞併會同督滿保具
  題在案兹雍正三年二月初四日復據臺灣道吳昌祚等報稱新設彰化縣内山又有巴萊遠社蔴著蔴著社獅仔頭社獅仔社生番共男婦八百五十一名口各土官造具户口冊歸化等情由前來隨同督滿保捐發銀兩飭行道府採買鹽布等物給賞仍照例俟督臣核明户口冊會
  題此皆我
  皇上恩周四海
  澤及萬方
  天意人心一誠相感是以海外野番相繼輸誠接踵歸化
  幸遇
  聖主欣逢盛事歡忭之私實難名狀謹將彰化縣内山
  生番歸化情由先行奏
  聞謹
  
  今日之接踵輸誠固屬可稱他日之掉臂逃叛亦屬可慮全在地方上文武官弁安輯得法始不至遺笑將來也此等處封疆大吏不可不豫為籌及嚴飭屬員施恩布敎務令野番心悅誠服向慕歸附永無變更方不愧柔遠之道
  雍正三年三月十三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奏
  賀事竊接准部咨
  皇上御極之三年二月初二日庚午日月合璧五星聯
  珠欽䝉
  恩旨與天下臣民同福共慶跪讀之下當即恭設香
  案望
  闕叩
  賀併通行所屬文武出示曉諭兵民一體慶賀外欽惟我
  皇上德僃中和道隆位育是以上格
  天心致此瑞應皇古以來實屬罕覯欣遇
  聖君恭逢
  盛事慶幸私衷莫可言喻祇因身羈職守不獲馳赴
  闕廷躬親拜舞除具本恭賀外專差把總同家人齎摺
  
  賀代伸微悃伏乞
  皇上睿鑒為此謹
  奏
  朕以眇躬際斯景運俯仰之間愈増慚懼耳
  上蒼實鑒朕衷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福建地方於二月十九二十等日各處俱得時
  雨菜麥有收等緣由先經具摺奏
  聞兹於三月十一十二等日又得時雨各處菜麥收完早禾俱已插種米價漸平人民樂業地方寧謐理合奏
  聞以慰
  聖懷謹
  
  覽奏朕為閩省黎庶釋懷矣
  雍正三年四月初三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恭繳
  諭旨叩謝
  天恩事齎摺家人回閩捧到前奏叩請
  陛見一摺奉有
  硃批伏念
  國家豢養深恩中外服官幾五十年祇以賦性愚蠢年雖老邁識見未周毫無報效今䝉
  皇上念效力多年曾經閱歴
  特賜褒嘉復荷
  恩綸諭自愛勉造福跪讀
  聖訓仰見
  皇上眷恤保全
  聖慈愷惻無不曲盡感激之私實難言狀惟仰體皇上如
  天之好生心存濟物念切愛民宣力
  國家以圖報
  皇上錫福賜壽之
  洪恩於萬一耳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叩謝
  天恩謹
  奏
  言行為君子之樞機而言尤不可不愼也朕凡有諭旨本於至誠從不心口互異久之天下臣民自當曉然洞悉朕衷也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查福建各府地方於三月十一十二等日俱得時雨菜麥收完早禾插種經具摺奏
  聞現在各處雨水霑足田苗茂盛人民樂業地方寧謐
  理合恭奏以慰
  聖懷謹
  
  據奏雨水霑足田苗茂盛朕心深為欣悅
  雍正三年四月二十六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恭繳
  諭旨事齎摺家人回閩捧到前奏起解海關羡餘
  一摺奉有
  硃批仰見我
  皇上執中建極秉道綏猷凡措諸政敎者無不協事理
  當然之則為萬世不易之經跪讀
  諭旨中心悅服莫可名言若不仰體
  德意敢於稍涉欺罔誠
  天地神明所不容矣惟有益加儆凛事事據實以副皇上開誠訓誨之至意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謹
  奏
  據奏讀朕之諭旨中心悅服朕願豈止於此而己要當兢業萬幾推恩四海俾普天之下凡有血氣者莫不欣欣向化心悅誠服庶幾稍答我
  皇考四十餘年顧復提命之深恩於萬一耳惟頼爾等内外臣工同心一德共襄治理以成朕志朕日望之雍正三年五月初二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恭繳
  諭旨事齎摺家人回閩捧到前奏彰化縣生番歸
  化一摺欽奉
  硃批仰見我
  皇上本以德服人之政行久道化成之治事不期於速效功必貴乎圖成以生番歸化之後全在地方文武安輯得法防微杜漸之意寓於施恩布敎之中跪讀
  聖訓精詳感服倍切欽遵
  諭旨移行所屬文武將己歸化各番宣布
  皇上德意多方撫綏安輯務使海外新附編氓莫不心悅誠服疆宇日増地方永靖以仰副我
  皇上之明訓於萬一耳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謹
  奏
  臺郡孤懸海外生番野性難馴駕御之方時刻在念毋得忽畧倘致偶啓釁端别生枝節非認罪頌聖即可了結之事當勤為訪察嚴飭各屬愼之愼之
  同日又
  奏為恭繳
  諭旨叩謝
  天恩事齎摺把總回閩捧到前奏臺灣七十四社
  生番歸化一摺奉有
  硃批捧讀之下仰惟我
  皇上存誠主敬
  學貫天人自
  臨御以來以實心行實政凡
  典謨之宣布中外者皆
  聖主之躬行實踐身體力行者也惟有仰體
  德意事事盡心務實以副我
  皇上敎誨之
  洪恩耳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叩謝
  天恩謹
  奏
  稱誦朕之言行不如效法朕之存心
  同日又
  奏為恭繳
  諭旨叩謝
  天恩事齎摺把總回閩捧到前奏欽奉
  上諭一摺奉有
  硃批諭旨伏念父子䝉
  皇上天恩格外優容訓誨保全至矣極矣父子雖才
  質駑鈍不能圖報但報
  主之誠天日可矢其一切夤緣之弊黨護之習不惟不
  敢蹈襲且恭遇
  聖明之主何情不可上達何事不可直奏豈肯狥私
  阿附他人負
  聖主之洪恩玷祖父之名節兹䝉
  皇上鑒微忱
  恩頒明諭雖愚昧敢不凛遵
  聖訓言行相顧以仰副
  皇上提撕警覺之至意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叩謝
  天恩謹
  
  朕觀汝居心每於章奏之間情見乎詞似屬忠誠但所辦事件多有未協或係被人誑惑所致抑或究竟居心欠純當亟加檢點毋負朕恩勉之
  同日又
  奏為請免調換水師千總把總事准部咨各營千總把總俱令就近與别營調換以便約束兵丁此誠整肅營伍之意但以之愚見此法槩行於水師似有未便查海洋港口紛岐支分𣲖雜水有强弱深濶之異道有平險旋急之分且各處海面水色不同山勢各别若非熟識水性之弁實難駕舟遊巡今若以水師之千總把總俱同陸路一例調換雖仍調在水師但各汛海面不同誠恐海道生疎水性不熟與水師未必遽有裨益以愚見如得免其對調使各千把總仍舊在各營本營海面巡哨則駕輕就熟似屬有益
  恩深重凡有見聞不敢隱黙謹據實直陳是否有當伏
  
  皇上睿鑒施行謹
  
  已有旨諭部矣此奏不合
  同日又
  奏為叩謝
  天恩事竊接家信知廣西捐穀一事撫李紱准通政使王沛憻移咨情由李紱據咨具題欽奉
  恩旨跪讀之下感激涕零隨即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我
  皇上至聖至明無微不照以各處捐納原有贏餘槩行究問必開訛詐之端或不清查恐啓效尤之漸著取各供咨據實奏
  聞仰見我
  皇上本天地之心以為心察萬物之情以為情
  恩法務期得平
  仁智靡不兼盡千古帝王實未有如我
  皇上之聖明至仁至恕者也兹
  皇上洞鑒隱微不加譴責不令赴質跪讀
  諭旨
  皇恩浩蕩
  聖德寛洪即肝腦塗地實難仰報
  髙深感激
  聖恩深入心骨莫可名言除捐納始末實情欽遵諭旨候廣西撫李紱將各省口供咨到之日一 一
  據實奏
  聞不敢絲毫隱飾外所有奉到
  恩旨理合叩謝
  天恩謹
  
  兩葉遮目雖泰山在前而不見雙丸塞耳雖雷霆在前而不聞欺蔽之為害也甚矣朕最惡之爾果絲毫不隱和盤托出縱有一切情𡚁朕皆為爾寛恕也
  雍正三年五月十一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接閱家信子黄焜䝉
  皇上特恩補授河南布政使
  命自天感激無地隨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子黄焜賦質庸愚身受
  髙厚之恩竭力難報莅任臬司每懷祗懼今復䝉聖主格外洪恩補授河南布政使感切悚惶莫可名狀父子即生生世世竭盡駑駘不足仰報萬一惟有率子黄焜共矢血誠實心効力以圖仰報
  皇上天高地厚之恩日祝
  聖壽無疆而已理合具摺叩謝
  天恩謹
  奏
  朕設官分爵惟才是用雖施恩無望報之心在爾等為臣子者豈可茍祿素餐不思有以仰酬知遇乎然所謂報者其道多端要不過一誠而巳若少懷欺偽即朕不爾責其如
  上蒼之鑒察何爾父子宜共勉之
  雍正三年五月二十二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奏
  聞事竊子黄炳家信將正月二十七日䝉皇上恩旨抄錄到臣臣即一面具摺回奏一靣敬謹繕
  錄轉傳子黄焜恪領
  聖諭一體欽遵并寫信切諭子黄焜務要自立事
  事實心効力以報
  主恩切不可依附他人等由去後兹接閱子黄焜回
  禀内稱我父子世受
  聖主隆恩至深至厚即肝腦塗地亦難仰報今奉恩旨如此諄切惟有事事自立赤心効力竭盡駑駘圖
  報萬一斷不肯阿附他人負
  恩自棄但感激之忱情不自已雖臬司無具摺之例而心實難安是以不揣冒昧特具摺求為代
  奏等語念其感激深切出自血誠謹具摺奏呈
  御覽伏乞
  睿鑒不勝冒昧悚惶之至謹
  
  閱奏已悉宜戒爾子黄焜今日為人屬吏不趨炎附勢將來或䝉朕晉擢亦不市恩植黨能如此清介傳家可保世世安寧無事也須内外如一堅持不易方有後效若明離暗合面是背非以巧詐詭密為得計則恐滋害更深耳
  同日又
  奏為據實奏
  聞事雍正二年三月十四日准户部咨行令福建督撫辦解橄欖木鎗桿五千根長一丈五尺圍四寸五分嗣後每年各解千餘根等因當准督滿保會轉行出產地方採辦去後隨據侯官等縣詳稱橄欖木雖產福建地方但查此木高大直幹者少兼之氣味香甜年久樹大中即生蟲一經蟲蛀便不適用實難如數解辦等由與督臣覆查無異當經咨部請核減免准到部覆以奉
  旨著取之項不便減免嗣督請照山東起解白蠟鎗桿之例以圍圓四寸長一丈一二尺為准咨請部示准部允行復經照式行催辦解去後又據各屬禀稱即照所減丈尺採買合式亦少實難購辦稟請免解等由前來親加察訪合式之木實難多得即有數株堪用者民間留之結果不願售賣仰體
  皇上嘉惠元元愛恤小民至意有此實情不敢隱黙理
  合奏
  聞除先已解過一千根現在又起解一千五百根外嗣
  後可否
  恩免辦解相應請
  旨伏乞
  睿鑒施行謹
  
  鎗桿惟橄欖木最佳現今演習無論别種木材俱可若製為鎗桿應用非此木不可軍器有關𦂳要無容漫忽倘前定尺寸不能如式仍行咨商該部酌議丈尺圍圓切毋令不肖有司借此擾累百姓及不盡心採辦反倡言惑衆以致誤事朕少有風聞爾等難辭失察之咎如一時難以驟辦即於三五年内購得亦不為遲但不知此木栽蓄幾年方可長足合式尺寸將來須陸續辦解亦當留心詢明預為籌畫
  同日又
  奏為恭繳
  諭旨叩謝
  天恩事齎摺把總回閩捧到前奏恭
  賀日月合璧五星聯珠一摺奉有
  硃批仰惟我
  皇上道全德僃亘古獨隆是以
  瑞應嘉祥於
  今特盛幸生
  聖世欣際昌期具摺奏
  賀手舞足蹈莫喻歡忭之誠兹蒙
  諭旨謙德彌彰跪讀之下仰見我
  皇上聖不自聖至意雖至愚仰承
  聖德敢不時存戒懼益加惕厲以副
  皇上誠敬之
  聖衷於萬一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叩謝
  天恩謹
  
  存誠主敬為立身之本内外諸臣皆當效法朕以居心也
  雍正三年六月初三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奏
  聞事竊查福建地方從前有奸民王還初假借邪敎煽惑愚民經前任督撫訪拏杖斃聞得王還初有孫王文治形跡可疑時有面生之人往來其家隨密諭該管文武官員留心察訪因王文治出外未經緝獲於五月十九日據府縣禀稱王文治回家隨准督滿保約到署差督標㕘將同標守僃協同地方官密拏王文治到案併搜出經巻等物供出為首傳敎之陳立昭知情相幫之王文卜等當經飭拏到案確訊各供實係假借邪敎惑衆誆騙愚民銀錢並無别故閩省亦别無夥黨本應
  奏明在閩發落示衆但供内有在浙江温州等處同范子盛行敎之語除各犯聼督滿保解赴浙江温州質審明白請
  旨完結外所有閩省查拏王文治等緣由理合奏聞謹
  
  發姦擿伏總在察訪密而緝捕速自無兔脫之虞此案獲犯可嘉
  請安摺用綾絹為面表汝等鄭重之意猶可至奏事摺面概用綾絹物力艱難殊為可惜以後改用素紙可也將此諭亦傳知滿保遵奉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查福建各府地方春夏以來雨水應時高下田禾俱皆霑足現在早稻陸續收割約有八分九分收成米價平減人民樂業再查臺灣府地方雨水亦皆霑足稻田十分茂盛可望豐收目下米價亦賤地方安静此皆我
  皇上敬
  天勤民之感召是以時和年豐民物咸寧仰叨聖主福庇曷勝欣幸之至理合奏
  聞以慰
  聖懷謹
  
  閱所奏雨水收穫情形朕懷深慰
  雍正三年七月十五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恭繳
  諭旨叩謝
  天恩事齎摺把總回閩捧到前奏廣西捐穀叩謝天恩一摺奉到
  硃批伏思廣西捐穀一案䝉
  皇上天恩不加譴責不令赴質感激
  聖恩實難言喻此誠
  皇上格外天恩曲賜矜全跪讀之下感
  恩涕泣永鏤心骨若再存一點隱餙之心是真不知恩實與禽獸無異矣除俟廣西撫李紱咨到各供
  即一一據實回
  奏外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叩謝
  天恩謹
  
  汝到粵西將捐穀𡚁竇盡情剖露纖毫不隱或可邀寛宥之恩
  同日又
  奏為恭繳
  諭旨事齎摺人回閩捧到前奏起解海關羡餘一
  摺奉有
  硃批欽惟我
  皇上御極以來庶績咸熙仁恩廣被是以
  天心豫順民情悅服我
  皇上猶聖不自聖敬勤之念彌殷操持之功益密開誠訓諭委曲周詳跪讀之下惟有益加自矢實心効力
  盡忠報
  主以仰副
  皇上敎誨之
  天恩以盡報効之微忱耳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謹
  奏
  朕時時以真誠為諭爾事事惟巧詐是務所謂誨之諄諄聽之藐藐也若不及兹改圖難以挽回矣
  同日又
  奏為恭繳
  諭旨叩謝
  天恩事齎摺把總回閩捧到前奏欽奉
  上諭一摺奉有
  硃批伏念幼年孤立荷䝉
  聖祖仁皇帝及我
  皇上隆恩由中書歴陞今職每念
  國家豢養深恩圖報之誠銘心鏤骨祇因少年失學每至見理不明被人誑惑辦事錯誤之處實多今䝉
  皇上開誠指示
  諭令檢點跪讀
  天語感激涕零嗚咽難言竊思今年六十六歲
  焜炳荷䝉
  天恩陞授侍郎藩司其餘諸子及孫年已長成者俱邀恩出仕是受
  恩深重者莫過於臣臣現在桑榆暮景豈不思保全名節以為子孫長久之計乎況祖父以及之子孫一門五代世受
  國恩若少有欺飾黨護不惟
  王法不宥實
  天地之所不容矣嗣後惟有欽遵
  聖主明訓事事務必實心檢點期免錯誤以副皇上成全高厚之恩不勝感激悚凛之至所有奉到御批理合恭繳叩謝
  天恩謹
  奏
  開口以孤立自許真屬奇談似此指天畫地恬不知懼如年羮堯一類之人朕實不解是何等肺腸也殊可詫異
  雍正三年八月十二日福建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恭繳
  諭旨叩謝
  天恩事齎摺家人回閩捧到前奏
  賀日月合璧五星聯珠一摺奉有
  硃批跪讀之下仰見我
  皇上存誠主敬不貳居心是以乾健運行潛孚黙感上
  
  天心因而上瑞駢臻嘉祥協應今歲秋收定占豐稔天下
  臣民共享盈寧之福也兹䝉
  諭旨以誠敬二字
  訓誨諄諄雖賦質愚昧必當黽勉凛遵竭力效法我皇上之居心仰副
  聖主訓誨臣子成人之至意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叩謝
  天恩謹
  
  覽爾一切奏覆無非信口酬酢隨事敷衍全不由衷無怪以朕諭旨亦皆作具文觀也仰副二字朕信不及
  同日又
  奏為恭繳
  諭旨叩謝
  天恩事齎摺家人回閩捧到子黄焜啓奏一
  摺奉有
  硃批跪讀之下感激涕零伏念自幼孤立荷䝉
  聖祖仁皇帝及我
  皇上格外洪恩得有今日是以持身訓子從不肯阿附
  他人兹䝉
  皇上諭旨今不趨炎附勢將來或被晉擢亦不市恩植
  黨勉世守許無事
  皇上之成全訓誨實屬有加無巳父子若稍存一點
  姦巧明有
  王法幽有鬼神斷不敢負
  恩欺飾自干罪譴敬將
  聖諭傳示子黄焜及諸子令各恪謹凛遵務使事
  事實心効力以報
  皇上高厚之恩於無既也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叩謝
  天恩謹
  
  如果孤立不倚赤心許國必䝉
  上天之所祚祐若巧言飾忠懷藏欺詐則
  天地神明必加譴責至理昭然分毫不爽者也
  同日又
  奏為恭繳
  諭旨叩謝
  天恩事齎摺把總回閩捧到前奏長子黄焜䝉恩補授河南布政使恭謝
  天恩一摺奉有
  硃批跪讀之下不勝感激悚惕之至伏念父子俱
  
  聖恩委曲成全逾格超擢至今絲毫未報即肝腦塗地尚不能仰酬萬一若少存一點欺飾之心辜負
  主恩自干
  天譴雖至愚極蠢斷斷不肯亦斷斷不敢至於子黄焜雖係庸材然處家孝友頗知大義亦斷不肯稍萌欺巧上負
  主恩下玷祖宗甘作不忠不孝之人我
  皇上恩德同
  天雖施不望報父子受
  恩最深若不時刻感
  恩思報不但
  上天可畏實乃禽獸不如矣惟謹遵
  訓旨率同子黄焜等事事務竭一誠以仰報聖主髙厚之恩於萬一耳所有奉到
  御批理合恭繳叩謝
  天恩謹
  
  如郃陽一案非欺隱乎即禽獸不如之謂也雖云孝友其如不忠何
  雍正三年九月初一日解任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叩謝
  天恩據實奏
  聞事竊查廣西捐納一案因候廣西撫李紱咨送
  各供到臣臣以便遵
  旨將收捐始末據實奏
  聞不期至今尚未咨到是以不敢冒昧先
  奏兹奉
  旨黄國材著解任發往廣西將捐納多收欵項明白質審欽此查廣西開捐一事係康熙五十三年原任撫陳元龍具摺
  奏請照廣東開捐事例奉
  旨准行後撫陳元龍與督趙𢎞燦會議委桂林府知府吳元臣等在省城收捐委梧州栁州南寧三府知府李世孝趙世勲沈元佐等在本府收捐自五十三年夏季起至五十五年夏季止共計捐過穀一百一十七萬八千二百五十石彼時因運穀艱難公議每穀一石收銀一兩一錢每石各府自存六錢買穀葢倉等項使用外有羡餘係管捐府㕔各官分得其餘銀五錢内部費一錢督撫各一錢布政司一錢按察司本道各四分院司衙門書辦紙筆造冊人工飯食以及解冊等費各一分至於





  道共得銀四十四萬七千七百三十五兩此數目知之最確其四府收捐所得羡餘未經手且即陞任貴州是以未知其詳今聞管捐各員揑辭推卸總之此事已歴十有餘年彼等見趙𢎞燦楊琳俱已病故陳元龍去任惟係現任巡撫是以俱諉一人以脫自巳賠補之計種種詭詐均非實情難逃
  聖明洞鑒兹䝉
  皇上天恩不加譴責令解任赴質聞
  命之下感激難名現在束裝前赴廣西到彼之日不特將名下所得之項據實供出及其餘督捐之督撫臬司各道以及管捐之府㕔各官所得羡餘銀兩彼等即有狡頼亦當一一著落具
  奏不敢有負
  聖主格外洪恩不勝感激瞻戀之至為此具摺叩謝天恩謹
  
  天下事譬如涇渭清濁自分何可牽混當時共事之人雖有去任及物故者然屬員吏書衆耳衆目縱歴多年證據難泯朕料汝必有此分析之奏但終屬一面之辭莫若汝親詣粵西質明或脫然事外或據實自認朕無不從寛恩宥假若舞智弄巧則恐自取辱耳朕之居心行政黄炳已悉大半較之凡情庸見實有不同汝從未面經奏對無怪其然今為汝計除披露一誠更無良䇿也思之
  雍正三年九月初七日解任巡撫黄國材謹
  奏為奏
  聞事竊因廣西捐納一案奉
  旨解任往廣西質審欽遵即於八月二十八日將印信交與督覺羅滿保正在束装起行間隨准督滿保寫字與厦門地方於八月二十五日晚有匪類數十人持械入城聲稱刦庫經官兵擒獲賊夥十餘名兵丁亦有受傷餘黨雖逃但我現患病在牀恐有𦂳要事務商議留緩行嗣聞賊夥已經拏獲十餘人其餘俱行逃散地方無事定於九月初九日起行又准督滿保咨稱伊患病日重恐有不測已經
  奏請將印信交將軍宜兆熊接署留在閩協理伏思既經奉
  旨解任何敢逗留但查督滿保患病垂危提督
  藍廷珍業巳進京
  陛見新撫毛文銓尚未到任地方𦂳要不敢因已解任膜視相應暫行在閩俟新撫臣入境即啓行前往廣西理合奏
  聞謹
  奏
  封疆任重遇事自不應拘泥常例不但解任之員即經革去職銜亦當暫緩行期彈壓地方方合通權達變之義滿保病不忘公朕深嘉之








  硃批諭旨巻十九下
<史部,詔令奏議類,詔令之屬,世宗憲皇帝硃批諭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