硃批諭㫖 (四庫全書本)/卷062

巻六十一 硃批諭㫖 巻六十二 巻六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硃批諭㫖巻六十二
  硃批甘汝來奏摺
  雍正四年七月初三日廣西廵撫甘汝來謹
  奏為奏
  聞事竊以謭劣庸材荷䝉
  皇上畀以封疆重寄朝夕冰兢惟力圖綏靖地方以仰
  
  皇上委用之殊恩廣西幅員遼濶土司猺獞雜處過半
  撫綏事宜尚在次第斟酌仰請
  聖訓敇行查廣西九府二州屬仰賴
  皇上深仁翔洽感召



  地方官區處得宜随即安静獨廣東開建地方界
  連廣西梧郡四月内窮民呼羣引類潜入蒼梧之


  方自獲寧謐矣抑更有請者
  聖恩簡畀廵撫凡有陳奏之事俱關
  國計民生雖敬謹宻封但恐長途齎捧或有意外


  奏達庶堅固謹宻而得免隕越之懼為此繕摺奏
  聞謹
  奏
  知道了
  雍正五年四月二十日署理廣西廵撫印務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甘汝來謹
  奏為奏明事竊廣西人民種類不一兇頑獷悍由來已久
  聖恩超擢廣西廵撫在任四月力圖漸次整頓旋因趨
  
  闕廷時得面聆
  聖誨雖顓䝉無似心胸自覺漸開兹復欽遵
  諭旨署理廵撫印務受事之日接准撫韓良輔移交案巻有上林之思吉鎮韋兆彪等與土舍莫元紹争奪土舍焚村距鎮業經韓良輔據報前後檄飭驅拏審究在案餘黨雖已驅逐首惡監禁審擬然此輩凶惡不悛尋仇伺釁終未解㪚一面備查始末檄行布按二司㑹議作何區畫始能善後不敢茍且目前仍貽他日之患其經理事宜容俟定議妥協另行
  奏報伏乞
  皇上睿鑒為此具摺奏
  聞謹
  奏
  好惟在實力奉行不在章奏空言也
  雍正五年六月二十四日署理廣西廵撫印務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甘汝來謹
  奏為請
  旨事竊照羅文剛等一案欽奉
  諭旨擒拏先經撫韓良輔将羅文剛投到日期繕疏題報接署以来據報陸續全獲案内人犯前後解省随經據詳
  題報昨閱邸抄見撫韓良輔題報羅文剛之疏奉
  旨該部知道欽此未䝉
  聖諭作何𤼵審愚昧無知無所遵循謹繕摺請旨伏懇
  皇上或差部院大人來粤審理抑或
  敇令兩廣督臣就近審擬伏乞
  皇上批示遵行謹
  
  已有旨矣
  思眀州地方就近歸併同知管轄一摺已交該部議奏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准雲貴督鄂爾泰廣西撫韓良輔咨移内開本年六月初八日據泗城土府知府岑映宸自知罪莫能逭所管地方遼濶不能約束目民跪繳印信號紙呈懇改流存祀現在委員編查户口清理錢糧㑹議具
  題并咨稱改流設官清查户口以及設立營汛派撥遊守等官駐防稽查清理黔粤兩省分界事情縁邊地重務正需文武大員協同料理彈壓行調各標協逰守千把各官共帶兵一千名馳赴百色地方駐劄聽左江鎮臣調度等語接准咨移即撥標千總何斌帶兵一百名星馳前赴其在事各兵糧餉俱已預先料理妥協委員先行督運矣理合據咨
  奏報伏祈
  皇上睿鑒為此繕摺奏
  聞謹
  奏
  據奏撫標為何僅撥兵一百名其一切糧餉當竭力詳慎料理毋忽
  同日又
  奏為恭報雨水米價情形仰祈
  睿鑒事竊查廣西九府二直隸州屬五六兩月雨水過多然近水之田幸無淹浸髙田則又相宜故現在禾苗茂盛豐熟可期查各屬早禾俱有扵六月内收割者但此項栽種者甚少其次則扵八月登場最遲者則在十月收穫始畢是以近日米價止有梧鬱二府屬較前甚平桂林省㑹居民稠密米價稍貴藉有官穀減價平糶始無缺食之虞南太兩府兵民錯處米價較別府為稍貴然均賴糶三之穀接濟兵民俱各無憂仰體



  另繕清摺
  奏報伏乞
  睿鑒謹
  奏
  廣西米價從來未聞如此昂貴一切事宜亟當悉心預為籌畫
  同日又
  奏為仰體















  亦有九案經審擬㑹
  題内有一起稟報事案犯農几咸等糾黨占村報讐誤殺官兵擬斬者共二十四名除首犯農几咸病故韋光祥等五人已經正法其餘一十八名先後

  事歴一十四年秋審經十一次終年監禁一屆審



  上諭京城直隸各省緩决人犯除一二年不議外至三年者總屬不决何必只管監禁嗣後應減等發落爾等㑹議具奏續經部㑹議覆奏通行在案






  𠉀多年者従寛減等𤼵落嗣後定以三年五年之限至期仍擬緩決者悉予減等永著為例不惟罪
  囚不致終斃獄底亦可使囹圄一清各省無案牘


  皇上睿鑒謹
  奏
  此事朕原蓄有或可酌行之念近被汝等科甲朋黨之流交章瀆奏啟朕疑懐想汝等必有私為一二人在内故爾擾亂國是今立意不舉行矣
  雍正五年九月初七日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甘汝來謹
  奏恭請
  皇上聖安
  雨露施扵君子風霆加於小人姦邪不悛朋黨不解風霆竟不便停止奈何卿等其諒之
  雍正五年九月十九日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甘汝來謹
  奏為奏
  聞事竊查天河縣監犯莫東旺扵雍正四年十一月十八日糾集蠻獞刦獄脫逃随經撫韓良輔奏明抵署任後嚴飭該管文武設法擒拏務獲並懸重賞買線購緝仰賴
  天威扵本年七月初七日據慶逺府知府徐嘉賓詳稱莫東旺一案飭經署縣陳舜明協同員弁駐劄賊巢分佈搜擒先獲其子莫朝順供出夥黨窩蔵住址扵六月二十八日在長峒地方拏獲莫東旺并前獲之黨羽韋扶講莫文光等經批飭臬司究審現在審解到省招解撫韓良輔審結所有署任内先據詳報拏獲日期理合奏
  聞為此謹
  奏
  
  若不如是李紱甘汝來欲免失職之誅不可得也
  同日又
  奏為遵
  旨明白回奏事竊至愚極陋屢荷
  聖恩由知府洊陞廵撫去冬入
  覲又䝉
  擢補左副都御史方且日夕冰兢冀圖報稱不謂質本
  疎庸愆尤日積䝉
  皇上格外施恩優容教誨仍
  命署理廣西廵撫印務雖肝腦塗地亦不足仰酬萬一比因秋審之期親加詳讞見積年罪犯得荷
  皇仁矜恤詳慎屢
  勅監𠉀緩決因待罪法司刑名乃職守仰體聖慈妄陳管見䝉
  皇上硃批嚴切跪讀之下如夢初覺無地自容仍荷聖恩不即加罪令明白回奏感激愧悔更有何詞
  可措伏念
  皇上繼統以來遵守
  聖祖成憲事事周詳盡善援引四十五年之例實係一時愚昧就事敷辭並非別有心迹若稍有一毫私意
  皇上聖明洞鑒目前即荷
  開恩不即懲治將來別有敗露更何所逃罪伏乞聖主洪恩矜無知妄奏曲
  賜寛宥俾竭犬馬微忱力圖仰報頂戴之私生生世世
  以之矣謹瀝情回
  奏不勝惶悚懇禱之至謹
  奏
  若無善策陳奏牽混支吾如何其可



  硃批諭㫖巻六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