硃批諭㫖 (四庫全書本)/卷066

巻六十五 硃批諭㫖 巻六十六 巻六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硃批諭㫖巻六十六
  硃批董永芠奏摺
  江南安徽布政使董永芠謹
  奏為藩庫交盤已竣僃陳始末仰祈
  睿鑒事竊一介庸愚備員閩臬䝉
  皇上天恩
  特㫖調見獲覲
  天顔特授安徽布政使戴
  德如天措躬無地於三月十八日銜
  命出京至四月十六日抵安徽布政司任隨即清查庫項緣前陞司李馥及署司吳應鳳各任内因地方公事動用庫銀十餘萬兩皆以民欠并遞年俸工抵補竊思民欠固可催追俸工亦皆
  國帑而現在庫項不便虚懸即欲據實揭報因念事屬因公且伊等趕限彌補項有歸著是以不敢
  輕舉隨竭力催趕兹於兩箇月交盤限内已逐一歸補清楚現今皆實貯在庫並無懸欠除將接受交盤事宜照例詳報撫臣保結咨部外合將庫項己清緣由據實奏
  聞謹
  奏
  覽奏知道了極宜勉力做好官
  江南安徽布政使董永芠謹
  奏為叩謝
  天恩事本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接到浙閩督臣准部咨
  文為恭報官兵克復臺灣事奉
  㫖在事官員現行議敘之外著槩行各加一等欽此又粘單内開在省辦理軍務按察使董永芠今陞安徽布政使准其加一級等因奉此聞
  命自天感激無地當即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竊念世受
  國恩時因職守所羈不能戮力行間奮身殺賊以辦理
  之㣲勞得邀加級之
  曠典
  聖德如天有加無已除將感激㣲忱具詳撫臣代題叩謝
  天恩外犬馬下情不能自巳謹再繕摺奏謝
  聖主洪恩再鳳陽府屬夀泗等州縣今年秋成歉薄雖不成災而窮民當此隆冬恐致乏食督撫臣各捐銀二千兩亦捐銀二千兩買米煮賑仰副
  聖主愛養黎民之至意合併奏
  聞謹
  
  所奏已悉聞汝聲名頗好勉之毋怠
  江南安徽布政使董永芠謹
  奏為叩謝
  天恩事雍正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接兩江督查弼
  納牌准吏部咨奉
  㫖董永芠自擢用安徽布政使以來雖無甚狼藉聲名然大不如在福建按察使任時看其才具不勝繁劇之任博爾多聲名甚好著二人調省用等因欽此欽遵隨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駑駘下質至愚至陋在福建按察使任十
  有二年毫無報效恭逢
  聖主登極之初
  天恩召見特陞安徽布政使自任事以來欽遵
  訓㫖勉做好官勿改初志朝夕兢兢業業安敢隕越自取罪譴惟是安徽地方為財賦繁劇之區雖殫心竭力而才具庸劣不能勝任兹䝉
  聖恩浩蕩不即罷斥
  特命山東布政使博爾多與二人調省用是
  聖主𢎞施宥過之仁
  特予自新之路
  生成之德實同天地惟有從此益加勉勵竭盡駑駘
  以仰報
  髙厚之恩於萬一耳現在俟博爾多到江寧之日即行交代外所有犬馬感激私衷理合具摺奏謝
  天恩謹
  奏
  爾到新任時若仍然似此因循自便巧猾居心而不奮勉報效臨期追悔莫及也
  山東按察使董永芠謹
  奏為感激
  天恩再申謝悃事竊一介庸愚倖登仕籍恭遇聖主御極之初即奉
  恩㫖召見特放安徽布政使江南財賦重地錢糧頭緒
  紛繁才識短淺不能勝任已在
  聖明洞鑒之中荷䝉
  天地包容不賜罷斥仍調山東布政使竊念江南與山東事務雖有繁簡其為錢糧則一正在惴惴無以自安旋奉補授按察使之
  命且仍帶布政司銜何人斯得此
  異數聞
  命之下感激涕零雖捐糜頂踵不能仰報
  髙厚矜全之恩於萬一從此惟有益加奮勉竭盡犬馬
  之力以期無負
  聖主簡用天心而已經手安徽一切錢糧新任布政使博爾多於封印日到任限内交盤清楚出具印結隨於三月十八日起程四月十二日抵山東按察使任除具詳撫臣代
  題叩謝
  天恩外所有感激下情合再繕摺
  奏謝謹
  奏
  勉力供職可也再若不妥不但矜全之恩不可屢邀行且禍不旋踵矣
  浙江按察使董永芠謹
  奏為恭聆
  聖訓叩謝
  天恩事雍正五年正月十九日浙江觀風整俗使
  國棟到任口傳
  皇上諭㫖隨望
  闕叩頭祗領訖伏念至愚至陋且賦性懦弱䝉聖主㧞置藩臬大僚全無絲毫報效不惟不加譴責又特調浙江按察使計到任以來已經一年才智短淺不能整頓雖浙江大省人心刁險風俗偷薄久在
  皇上聖鑒之中然柔懦無才不能勝任時滋悚懼乃
  
  優㫖頻頒自顧何人邀兹
  寵遇惟有感激涕零欽遵
  聖訓黽勉奮勵不避嫌怨不畏勢力不狥一毫情面以
  圖報稱而已為此具摺叩謝
  天恩謹
  
  據奏矢志圖報湏要言與行符也
  浙江按察使董永芠謹
  奏為恭䝉
  賜給養亷叩謝
  天恩事雍正五年七月初四日准布政司知會為遵㫖覆奏事内開前經廵撫李衛同布政使許容以觀風整俗使並無養亷按察使鹽規節禮俱裁亦無火耗議請各給銀五千兩後因公項不敷支發今酌議減去銀一千兩每年實支銀四千兩自奉
  㫖之日起支等因到欽此謹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外竊惟自到任以來將及兩載並無寸長報效之處即不收節禮裁革陋規是職所當然何敢希冀養亷乃䝉
  聖主殊恩允給銀四千兩儘足一年費用從此舉家衣食從容雖捐糜頂踵豈能仰報萬一惟有益矢氷兢竭盡駑駘黽勉供職已耳為此繕摺叩謝
  天恩謹
  奏
  亦不湏捐糜頂踵方為圖報但不柔善瞻狥取悦紳衿以沽名譽及將命盗兇犯屈法開脱以積陰功克盡臬司責任不玷厥職足矣
  浙江按察使董永芠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竊前於安徽藩司任内不能稽察屬員剔除
  弊竇以致潁州霍邱等屬於
  恩賞老婦案内揑報冐銷溺職之罪自知難逭部議降
  調䝉
  皇上格外施恩從寛降一級留任聞
  命自天感深涕泣謹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至愚至蠢叨沐
  殊典惟有益加兢惕勉副職守并生生世世永圖報效
  而已除另詳撫臣代
  題恭謝
  聖恩外
  恩深重情難自已再行繕摺奏
  謝謹
  
  朕恩如是若仍不能改易從前巧宦積習則不止於降調而巳也務湏實力加勉一番毫無瞻狥一切秉公方不辱朕之委用也勉之慎之
  浙江按察使董永芠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雍正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奉浙江督李衛行
  准部咨奉
  㫖董永芠久任臬司刑名素所諳練著調為江蘇按察使欽此欽遵隨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竊至愚極賤䝉
  皇上天恩畀以刑名重任歴福建山東浙江三省臬司十有五年雖時刻兢惕不敢枉縱以期仰副我
  皇上懲暴安民至意而才識短淺照顧不及實無裨於皇上明刑弼教之治今又䝉
  特恩以久任臬司諳練刑名調任江蘇按察使聞命自天感激無地惟有勉竭駑駘持平三尺不辭勞怨不狥情面嚴察姦惡以安良善以圖仰報
  聖恩於萬一耳為此繕摺恭謝
  天恩謹
  
  刑名之要惟以平允速結不致拖累無辜為貴若將盗犯開除殺人者不令抵償而自以為積功累行天下寧有是理柔善沽譽四字切戒毋犯從古未聞以私廢公之善人也況臬司讞獄輕重為闔省人心畏玩風俗淳漓所關於此若見不透少有過偏則為害甚大勉之慎之汝經歴過督撫數輩湏當效法李衛之居心行事不然終遺悔憾朕非崇尚嚴刻之主因於斯理所見甚明執法惟一平字治天下惟一公字雖政術多端要不出此内外臣工若不以此二字協贊於朕非朕臣也豈肯與之共理庶務耶可詳悉思維深自警省勉之勉之



  硃批諭㫖巻六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