硃批諭㫖 (四庫全書本)/卷122

巻一百二十一 硃批諭㫖 巻一百二十二 巻一百二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硃批諭㫖巻一百二十二
  硃批藍廷珍奏摺
  雍正元年八月二十二日福建臺灣總兵官藍廷珍謹
  奏為懇
  恩改名事竊照禮諱嫌名分宜引避夲名廷珍伏查
  珍字與
  御名第二字音聲無異似於尊敬之義未協擬將
  廷珍改為廷瑛仰祈
  敇部行知庻心得以稍安伏乞
  皇上睿鑒施行謹
  奏
  不必更改向來止避上一字近議下一字並避朕名之下一字同音者頗多若盡改似覺太煩况珍字與朕名迥不相同惟滿字無二音故伊等改書徴字以别其音
  聲至若漢字音義判然何必更改且爾之名甚爲朕所喜仍書原字可也
  雍正元年十月二十九日福建臺灣總兵官藍廷珍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夲年十月二十八日臺灣協標中營遊擊蔡徴
  温到臺口𫝊
  皇上温諭並恭捧
  御賜花翎緯帽到臣臣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一介武夫至微至賤叨沐
  聖恩髙厚非常
  眷遇祗受難安惟有矢竭涓埃勤慎自勵以圖仰報髙深於萬一耳為此繕摺恭謝
  天恩謹
  奏
  覽爾奏謝知道了勉力做好官莫移初志姚堂居官不爲上等其所施設未必盡善一切營務應更易振作者不可茍且因循必用心整理一番始不負朕任用之恩也
  雍正二年四月二十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恭繳
  硃批事竊齎摺家人捧到前奏臺灣總兵任内恭謝
  御賜翎帽一摺奉有
  皇上硃批叩頭謝
  恩并𫝊示將備一體凜遵著實振作整理外伏念
  介愚魯遭逢
  聖世䝉
  皇上逾格拔擢又欽承
  硃諭告誡勸勉懇切周詳自問無可報稱惟有潔巳奉公和輯文武整頓舟械簡練卒伍清理兵餉保固疆圉以仰答
  知遇於萬一耳所有奉到
  硃諭理合㳟繳謹
  
  知道了爾居心忠赤及人材膽量俱無可議論若能勉勵操守如吳陞一般可成千古人物即不能似彼一塵不染畧相仿彿亦好不然同在一省相形之下殊不雅觀當竭力勉之
  雍正二年五月十二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雍正二年五月初十日接督滿保手書内另
  單一紙鈔録
  御批聞藍廷珍之操守甚為不足爾善為勸誡將朕恩可惜之處告之欽此
  天顔咫尺跪讀之下汗流浹踵望
  闕叩頭謝
  恩伏念一介武夫至愚極陋荷䝉
  聖主異數隆恩曠古所無即木石亦應感動非但碎骨粉身不足為報即子子孫孫亦不能報稱萬一况潔已奉公係分内之事乃奉職無状致厪
  宸衷理應即予罷斥乃猶
  寛蠢愚冀悔改
  命督臣移書開導
  擢用榮遇於前又受
  保全厚恩於後惟有痛洗肺腑勉勵清操正巳率屬圖蓋前愆庻幾補過於将來或可贖罪於晚節不勝感激悚惶謹繕摺奏
  謝以
  聞謹
  
  爾等大臣既䝉主知受封疆之寄當以千古名節爲重若爲目前小利自壊聲價無乃愚甚縱不能效法古之名臣即如吳陞魏經國韓良輔清廉之譽爾豈不聞乎今之輿論即千秋史册之憑據但實乃名之夲名乃實之華必躬行實踐方爲名實相副非可矯情虛詐而能者設以矯誣博一時虛名事久論定終必敗露爾果能實行朕自有鑒照不在此一奏也爾等有功於國之人若肯自愛非但成全自已乃成全朕待功臣之有始終也否則朕豈可因爾等一時之功而隳朝廷萬載之法紀以姑容之耶向後當勉之又勉
  雍正二年九月初三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謹陳臺灣善後事宜仰祈
  睿鑒事竊自出兵至臺灣與賊對壘凡身所經歴及考之圖籍得諸訪聞於臺灣形勢之險易事權之輕重雖不能盡悉要領而亦畧得大槩所有善後三欵敬為我





  減半給以馬匹以便偵探追逐以上三欵因身在臺灣四載目之所及心之所思巳非一日故敢冒昧瀆陳是否有當仰祈
  皇上睿鑒施行謹
  奏
  
  同日又
  奏為奏繳
  硃批事竊前奏恭繳臺灣總兵任内所奉
  硃批一摺奉有
  御批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一介微賤䝉
  聖朝殊遇由千把歴陞提督受
  恩如此敢不赤心抒忠以圖報
  國至擒賊殺敵係武人分内之事有何膽量乃䝉
  皇上褒嘉感激之餘愧赧無地至不學無術義利不
  眀以致操守不能堅固
  皇上既有見聞不立
  賜罷斥而猶
  温㫖訓誨敢不痛自改悔潔已奉公事事效法吴陞務使暮夜絶苞苴之迹暗室無衾影之慚庻可以仰副
  訓㫖下盡職守為此㳟謝
  天恩并繳所奉
  硃批謹
  奏
  全視爾操守若何捫心自安即可以對朕無慚也雍正二年九月二十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恭繳
  硃批并報奉到
  聖諭日期事雍正二年八月二十六日標把總齎到
  恭謝
  天恩奏摺奉有
  硃批跪讀再三感激流涕以愚昧猶䝉
  聖主洪慈開導䇿勉敢不欽遵
  訓㫖實踐躬行以圖少報
  主恩於萬一又於九月十九日准福寕鎮顔光旿咨
  轉𫝊
  諭㫖藍廷珍在臺灣出兵打仗拏賊之處俱無可議論但操守平常當學魏經國吴陞纔是欽此伏念
  聖朝殊恩由微弁歴陞鎮提俱奉
  特㫖陞授乃以未能砥礪清操仰副
  皇上期望以立千古聲名又䝉
  聖恩浩蕩不即罷斥
  訓誨疊頒
  恩同天地惟有見賢思齊時加刻責實在潔已率屬
  不敢假務虛名以辜我
  皇上寛容大徳伏乞
  聖主俯鑒愚衷則永矢犬馬圖報於生生世世矣為
  此繕摺謹
  奏
  知道了過而能改則無過矣時刻反身自省何善不能遷耶勉之
  雍正三年五月十三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遵
  㫖咨商回奏事竊前奏原任廣東提許正功姪許



  帶至厦抵任後確查該員歴年帶領兵船出洋實力哨捕因閩海水師人材難得爰敢奏請
  聖明因才噐使照蔡文以即用知州改授武職之例遇
  閩省水師相當缺出
  題請補授奉到
  皇上硃諭令與督臣商酌欽此欽遵即備文咨商督滿保去後茲准咨覆内開查甄拔能員因才噐使誠奬勵人才之意惟是文武分途
  國家定例凡有改授資格皆奉
  特㫖殊恩今該員許良彬請改武職自應統聽覆奏㳟𠉀
  聖主睿裁等因到縁奉
  㫖與督臣商酌事理謹繕摺㳟請
  聖主批示遵行謹
  奏
  滿保當與爾同具摺奏方是許良彬著來京引見𠉀朕酌定
  同日又
  奏為恭繳
  硃批事竊前奏㳟陳臺灣事宜一摺并奏繳
  硃批二摺俱奉有
  皇上硃諭除恭陳臺灣地方事宜遵
  㫖與督滿保㑹商具
  奏外伏念資質凡陋過受
  寵榮朝夕矢志效忠冀竭駑駘之力祇以未能勉勵操
  守致厪
  聖懐萬死不足贖責乃我
  皇上猶逾格保全
  訓勉無巳雖木石豚魚亦知感激敢不益加兢惕凛
  
  訓㫖細細體認刻刻操存改悔猛省務使志慮精純下
  節上報
  主恩不勝感激涕零謹繕摺奏
  謝所有原奉
  硃批理合㳟繳謹
  
  要實力奮勉自新不在數行奏詞也朕日前批朱文摺子之諭㫖爾當鈔録一看
  雍正四年八月十五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微恭奉
  諭㫖欽遵勉勵仰祈
  聖主垂察事竊接海壇鎮朱文宣示
  諭㫖爾到厦門親向提督藍廷珍説伊若操守好便是
  好官務須著實勉勵欽此隨望
  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仰沐
  聖祖仁皇帝生成大徳復䝉我
  皇上培植深仁洵亘古非常之
  殊遇感激
  恩深惟有矢志潔清正已率屬綏靖地方冀盡職守是
  以去冬
  陛見時業經將下情披𤁋陳
  奏幸邀
  聖明洞燭矣茲重䝉
  皇上諄諄示訓惟益勵冰蘗以期俯仰無慚庻可仰
  
  聖天子期望於萬一耳謹繕摺専差標右營千總
  戴進齎捧奏謝
  天恩再照該弁生長海濱經康熈六十年征臺用命年


  見合併聲明謹
  奏
  閩省向來武職大員多係夲省人率皆袒護鄉黨私徇請託以故舉劾不公諸務廢弛惟爾不然一切破靣整飭朕皆知之已曾面諭爾所欠者惟砥礪清操耳近日聞爾陛見回任實力悛改頓非前比朕甚嘉悦如此方是勉之勉之但聞汝待屬員兵丁稍過於嚴從來統轄營伍原當以嚴爲主然又必濟之以寛方爲合宜若止罰而無賞則偏於苛刻殊失駕馭之道汝標下兵弁頗有怨望者第一以綏服人心爲要須先正己而後正人再加以寛嚴相濟威徳並施則怨者少而感者多矣假若一味執法小人羣起必百計千方陷汝於不是而後巳嗣後若能以和平待偏裨以恩恵施兵卒令皆知威可畏知徳可感則汝在封疆諸臣中可謂全材矣勉之勿怠
  雍正四年八月二十二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竊接福建撫毛文銓咨内准吏部咨開欽
  
  上諭事理等因到臣臣跪讀之下惶悚無地查前謬
  將髙鐸保舉罪實難逭幸䝉我
  皇上寛容不加譴責隨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以介胄武夫庸愚凡質仰沐
  聖天子如天之仁頻施雨露曲為培植不知何人斯
  得邀
  恩遇之隆若此惟有益加砥礪凡事敬謹以期無負職
  守冀得少報
  主恩於萬一耳所有微感激下情理合繕摺
  奏謝伏乞
  聖恩俯鑒謹
  
  知人則哲自古稱難然必毫無偏私於自心不愧方可告無大過若於㕘劾保舉中去取不公専徇好惡乃招天譴之事慎之慎之
  雍正五年正月十九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奏
  聞事竊查上年十月盡撤廵之後有粤東姦匪假扮商艘於十二月初間飄入閩洋伺刦聞信即派撥官兵前往哨捕并檄飭沿海各營舟師㑹擒解報去後續據大担汛守備等觧到被刦晉江縣商船户林進興人船并載回賊夥五名隨訊供録敘供由星移粤東督撫提鎮諸臣并照㑹劄行恵潮道縣按照供出各賊姓名務獲解閩歸案審
  題并差員押帶賊犯二名前往廣東惠潮二縣認緝賊首夥黨又於十二月十五十七等日節據標署中軍㕘將王良駿報稱有晉江縣商船户鄭得勝等同安縣商船户張盛隆等漳縣船戸陳元興各船於十二月初九十二等日在鎮海將軍澳各外洋被賊過船刦去衣服銀信等項仍有擄去水手船戸共五名并押坐張盛隆商船一隻等由一靣嚴飭出洋舟師竭力追捕一靣咨移督臣髙其倬撫毛文銓在案於正月初二日准南澳鎮聶國翰咨據商船户張盛隆到汛報稱伊船遇賊刦坐被哨船追捕𤼵礮打死賊夥三名𢬵命乘風逃走至廣東海門烏塗地方散夥將小的船隻同被擄水手船户俱各放回等情前來續又節准聶國翰并廣東潮州鎮尚濚先後緝獲賊夥共七名現經觧到署四名尚留三名在彼處認緝賊首經訊據獲到各賊犯咸供同夥實只四十二人於上年十一月内從粤省飄入閩洋刦掠商船被官兵發礮打死三人現獲一十二人其餘俱有姓名住址鑿鑿經備敘供由劄行緝拏務期浄盡俟陸續觧到専差觧送督髙其倬發審㑹疏
  題報所有營汛疎防各員弁職名仍一面飭取咨送督撫臣分案㑹疏㕘處為此繕摺奏
  聞謹
  奏
  如此實心辦事方爲不負封疆重任甚屬可嘉爾之盡心效力處朕皆知之若論吴陞之操守爾原不及今於伊故後瑕疵畢露惟一味姑容邀譽至於營伍之廢弛兵弁之疎懈皆置之不問所以云天下事久而自明如爾實心爲國家效力之人雖有謗議豈能惑朕聽聞久之水落石出羙惡判然難掩更將清操二字遵朕訓誨時刻砥礪此一節若能竭力自勉則爲全人矣朂哉毋忽
  雍正五年五月二十六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竊齎摺人回恭捧
  皇上欽賜人參貂皮并
  硃批微奏摺到厦㳟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以草野武夫叨受
  聖朝厚恩歴擢邉海重任中夜思維祇以涓埃未報抱慚衾影縁上年冬間粤匪假扮商船突入閩洋行刦即嚴飭捕緝業經具摺奏
  聞但不能先事預防方且惴惴自懼乃䝉我
  皇上如天大徳不特曲為寛恕復叨
  硃批嘉實心任事又
  欽賜人參貂皮叨受跪讀之際伏思
  聖主恩施不啻天髙地厚惟有欽遵
  諭㫖凡事加勉更將操守二字時刻堅持以副聖天子期望成全至意理合繕摺㳟謝
  天恩謹
  奏
  朕與諸卿當共相勉勵以仰酬
  聖祖數十年教養深恩勉之勉之朕能勉與否諒難掩天下人之耳目卿等其審觀而效法之
  雍正六年八月初七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據實陳明仰祈
  聖主睿鑒事竊接新任南澳總兵許良彬到厦𫝊
  
  諭㫖隨望
  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仰沐
  聖朝知遇歴擢邉海重寄溯自雍正三年十月内赴京陛見叨䝉
  聖主提命周詳回任後惟有勉竭犬馬餘力凡一切海疆機宜悉夲愚衷敬謹辦理以期稍報
  聖恩於萬一茲竊查所轄標營船隻有應行修造者三項並小修大修船隻俱經前撫常賚具
  題請修應於雍正六年三四等月完竣巳屢次咨請督撫二臣嚴檄飭催兼工趕竣而至今逾限巳久報竣者竟屬寥寥一面嚴檄飭取福漳臺三厰監督武員職名開報以憑㑹疏究㕘一面咨請督撫臣㑹飭查㕘惟是沿海船工㝡闗𦂳要雖經屢次咨請嚴催至今未能全竣實係微不力之咎理合將遲悮船工實情自行奏請
  聖主敕部嚴查議處庶承造各員咸知儆畏矣為此謹奏
  覽奏已悉㕘夲到時有㫖
  聞初有徳甚好果然否又聞陳祖訓人甚平常皆據實密奏以聞
  雍正六年九月十三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竊齎摺人回恭捧
  皇上硃批奏摺并
  欽賜磁噐果品藥錠到厦隨郊迎至署恭設香案望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以草野武夫竊禄三十餘載雖時切冰兢
  勉供職守但
  聖恩髙厚實難圖報况歴年以來
  眷顧倍加
  寵錫無巳每中夜細思不知此身作何勉勵庻可仰
  
  聖徳無沗靖共惟有欽遵
  聖訓凡事勉之又勉務期言行相符以副
  聖天子勉勵成全至意為此繕摺恭謝
  天恩謹
  奏
  能自加勉甚好尤宜勉勵操守時刻省察切毋差錯念慮再所奏二摺留中
  雍正六年十一月初十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遵
  㫖據實奏
  聞事竊欽奉
  硃批查得漳州總兵初有徳自抵任至今兵民和輯文武相安地方寧謐現調金門總兵陳祖訓向無聲譽跪讀
  皇上硃批聞得陳祖訓人甚平常仰見
  聖明洞燭無逺弗届該鎮臣自調任以來臣每當接見
  即互相朂勵務期恪供職守以仰副
  聖天子寛容委任至意謹據實奏
  聞伏乞
  睿鑒謹
  
  陳祖訓若仍依故轍因循委靡切毋容隠即據實奏聞可也
  雍正七年六月十二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竊雍正七年二月十七日據齎摺標員
  捧囬
  皇上硃批奏摺并
  欽賜平安丸一包縀四疋貂皮一包哈密𤓰一枚風乾
  羊一隻果品一盒
  御書福字全幅又於三月十八日據標員齎回皇上硃批奏摺并
  欽賜果品一盒風乾豬一隻到厦俱郊迎至署恭設
  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伏念以草野武夫叨承
  聖天子簡畀閩海鉅任時加
  訓誨更且
  寵錫疊施有加無巳何人斯際此亘古難逢之殊遇感激之深不覺零涕惟有矢竭愚誠勉盡職守以
  圖報
  主恩於生生世世耳為此恭謝
  天恩謹
  奏
  覽奏謝知道了爾近日聲名較前更好但有人論爾頗存親戚𤓰葛之私鄉井瞻顧之念即此亦當改易凡爲人臣者惟貴秉公執正任勞任怨洗浄私腸致身報國庻幾始終保全令名爾今年巳髙大試思君上之奨許史册之記載較之目前一二庸愚不肖親朋隣里之感悦孰輕孰重耶凡事當務逺大始不愧身為大臣求名務建大名求利須謀大利逺害亦當計慮大害方是大丈夫之胸襟局量若斤斤好行私恩小恵以自矜汲汲只圖微名小利以自益是乃小人之情態夫豈封疆大帥之所當爲戒之勉之
  雍正七年九月初三日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謹
  奏為奏
  聞事竊
  聖恩深重未由圖報惟有著實整頓營伍并嚴飭在洋
  舟師相度天時竭力哨捕以仰副我
  皇上慎重海疆至意節據出廵各員弁十日一報欣逢聖主徳威逺暨海宇肅清且年來收成有慶所轄沿海地方以及澎臺米價平減每石大斗只在一兩以内兵民樂業地方敉寕實皆
  皇恩之廣被惟於閏七月及八月内兩次接准廵臺御史來札並澎湖臺灣副將等禀報七月二十六日夜間大雨颶風閏七月十三日夜間大雨颶風復作擊碎船隻漂失厰中桅木板料並吹倒官署民房營房墩臺淹死兵丁幸各處早禾巳割晚禾亦未傷損各等由到臣臣即一面備咨督撫委員確勘一面移行臺澎鎮協立将被風損壊戰船官署營房墩臺作速修整被淹兵丁加意撫恤并飭逐一清查實數現在情形具文彚報以便咨
  題去後俟查明到日當即咨㑹督撫二臣合詞繕疏具
  題伏思臺澎海外地方每值秋潮節𠉀颶風時有今雖據報兩次被風猶幸早禾巳登晚禾得遇時雨大有可期且現在沿海各處米價悉平地方安堵特恐尚厪
  聖衷為此繕摺奏
  聞謹
  
  颶風為患臺郡每不能免據該廵察御史等陸續奏到已特命督撫臣加意撫恤矣










  硃批諭㫖巻一百二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