硃批諭㫖 (四庫全書本)/卷126之09

巻一百二十六之八 硃批諭㫖 巻一百二十六之九 巻一百二十六之十

  欽定四庫全書
  硃批諭㫖巻一百二十六之九
  硃批田文鏡奏摺
  雍正四年十一月初三日河南巡撫田文鏡謹
  奏為
  欽賜
  御書恭謝
  天恩事雍正四年十月初十日據齎摺家人回豫捧
  
  御書唐臣魏徵十思疏一軸隨郊迎至署恭設香案望闕叩頭謝
  恩祗領訖盥手敬展之時仰瞻跪讀之下如乾坤之容日月之光輝煌發聿不可端倪何人斯䝉
  
  寵錫伏思我
  皇上聖徳直邁唐虞勤求逺逾湯武車書一統聲教遐宣幅員之廣郅治之隆從古未有豈貞觀之所得而嫓美㢤而猶以魏徵所上十思疏
  親揮
  宸翰列諸
  御屏是即
  大智必察邇言
  聖人不棄芻蕘之意而䝉
  賜及
  大聖人之所以日躋其敬徳者未嘗不可以啟顓䝉大聖人之所以敷治於四海者未嘗不可以律一身
  竊取以自淑之際而益以仰見
  皇上之朝乾夕惕也自思學問知識不如魏徵殫思
  竭忠不如魏徵然一㸃敬
  君愛
  君不敢欺
  君之心未嘗不思以學魏徵然魏徵所遇惟英資睿哲之令主宜其上此十思疏以匡君徳今所遇乃
  天縱天亶
  聖眀所以
  賜此十思疏以飭躬也敢不朝夕仰瞻終身效法而徒什襲珍藏奉為世寳巳乎除選工鈎勒鐫諸珉石建造
  御書碑亭敬謹供奉外所有㣲奉到
  御書感激歡忭私忱合先繕摺
  奏謝仰祈
  聖鑒謹
  奏
  此篇文字係出之自手耶抑或倩人代撰耶何其辭之不逹也偶爾戲諭
  同日又
  奏為據實覆奏仰祈
  聖鑒事雍正四年十月初十日據家人齎回恭謝天恩一摺欽奉
  聖諭此等恩寵皆汝平日勤勞奉公之效朕之一切賞罰本出無心皆任諸臣自取栽者培之傾者覆之乃
  天道也朕豈敢違欽此伏思我
  皇上聰眀天亶如同日月而賞罰所加則又不啻無私之两大此誠千古帝王所未有而内外諸臣所共知者也但清夜環思自䝉
  聖恩簡畀以來涓埃未報愆尤日積乃仰䝉
  皇上天恩非惟不即嚴加罪譴而且
  矜全逾格
  錫賚頻頒此所以欽承
  皇上之恩賞而不觧為何修跪讀
  皇上之眀訓而益驚為


  奏上蔡縣水利一事欽奉
  諭㫖溝洫最為要務必使通流無阻方與隴畆有濟如民力有所未逮則官為流濬百姓足君孰與不足應動正項錢糧募工興舉其計度周詳先宻奏以聞𠉀朕裁定凡属一勞永逸之事勿惜目前小費或在可行可止之間者切湏審察妥確若實無益於地方而徒為宵小營利之舉則不可也欽此仰惟我
  皇上自御極以來軫念民生勤求備至業已無利不興無政不修矣而又以溝洫要務慮民力未逮
  諭令動用正項錢糧募工興舉大㢤
  王言敢不竭誠仰體悉心確查如果有益於民生以及一勞永逸之事謹當計度周詳繕摺宻
  奏以副
  聖懐又
  奏美愈求美精益求精之
  聖訓欽奉
  諭㫖能遵朕訓行而有效方見凛奉之誠感激之切也
  欽此伏念以庸材謬膺重任幸𫎇
  聖主𢎞慈時𠜇
  敎導每奉
  聖訓莫不凛惕冰淵黽勉學習是之得以幸免隕越
  者皆
  皇上平日敎誨之深恩而
  皇上今日之所以敎者復係終身之至寳
  惟有念兹在兹敬謹奉行以期無負

  奏供應
  欽差一摺仰𫎇
  聖諭若此又属太過况朕曽經降㫖通行曉諭禁止地方官供備送迎豈可復循故歩前諭葢𢙢爾失交接之禮結怨於人耳錯㑹朕意矣欽此思敬
  欽差原出於敬
  皇上不敢不於前途灑掃旅店備送下程然俱係

  聖諭委令地方供備迎送且各
  欽差多有不令預備者即不敢再備又𫎇
  聖訓盡禮而已毋湏過厚欽此嗣後凡
  欽差來豫謹當恪遵
  諭㫖如禮備送不敢過厚也又𫎇
  聖訓儀文究不可省他人未必諒汝心也欽此性本庸愚亦復粗率毎見人從前辭過即不再送然在




  報惟有銘諸寸衷竭盡駑駘而已所有奉到原摺合併恭⿰糹𨈡
  
  覽
  雍正四年十一月初七日河南廵撫田文鏡河北鎮總兵官紀成斌謹
  奏為遵
  㫖定議據實奏
  聞仰析
  聖鑒事雍正四年八月初七日田文鏡齎摺家人回
  豫捧到
  皇上硃批條奏少室山一事欽奉
  諭㫖知縣馬樸條奏此一事可與鎮臣商酌定議奏聞欽此隨知㑹河北鎮紀成斌彼此確查商酌定議兹等伏查少室一山孤懸登封縣境内並無别山聨属山之東西南三靣無路可登惟北面向少林寺雖有小徑一條而山勢嶙峋未易攀躋山上亦無平衍之地可耕可屋山溝亦無積水之處可汲可灌無茂林深澗可以藏姦無層巒疉嶂可以儲蓄從來平静無庸防備此少室山之情形也再查此山由少林寺東行北至蕚嶺口路通山陜湖廣東南離縣治二十里中有郭店村去蕚嶺口八里距少室山五里實係適中之處等請於此處照例建立墩臺一座營房七間馬棚一間撥馬兵二名歩兵三名㩦帶家口居住稽查往來行人足資防禦若増設官弁帶兵駐防不但建營於無用之地毫無裨補而且附山居民向安耕鑿者未免驚擾但等愚昧管見是否有當伏乞
  皇上指示遵行縁欽奉
  聖諭商酌定議奏聞事理等謹㑹同定議合詞覆奏為此謹
  
  所議是馬樸條陳朕原不深以為然大都書生不逹時勢因少林僧人向多操習技勇之傳聞遂乃敷衍此一奏耳若據現在情形而論即墩臺亦可不必建設爾等其再加酌量
  河南廵撫田文鏡謹
  奏為奉
  命來豫之侍衞才有可用仰懇
  聖恩逾格補授以收得人之效事竊伏查雍正三年二月初七日接准部咨内開將舊有進士千總侍衞内擬取三十七人引
  見奉
  㫖此三十七人内甚好者二十七人等因欽此嗣奉命來豫酌量試用之三等侍衞白琦係在二十七人之内雍正三年六月初十日因標右營守備缺出經繕摺
  奏請奉有
  硃批諭㫖欽此欽遵何敢再為瀆
  奏但
  皇上天恩畀以廵撫重任凡文武大小属員無時無刻莫不留心敎導加意體察見白𤦺年力壯健舉動便㨗自到豫以來極知勉勵隨操學習弓馬比前更進常差委該員廵查堤工採訪民情土俗奔走勤謹實心效力委属可用之員今據標左營守備金朝進因患痰證歩履維艱具詳到另疏
  題請乞休在案所遺守備員缺仰懇
  皇上逾格天恩准將白琦補授如䝉
  俞允容恭疏
  題請不惟白琦感激
  聖恩益加奮勉而亦得收臂指之效矣為營伍人
  才起見不揣冐昧繕摺再為
  奏請仰祈
  聖鑒謹
  奏
  具本題請可也
  同日又
  奏為屢䝉
  聖訓恭謝
  天恩事竊臣家人齎摺回豫跪讀
  硃批諭㫖此係必有之事朕早勘破小人衷曲巳䧏㫖與福敏命其過豫時宻諭魏定國楊夢琰矣欽此伏念廵撫一官身任全省封疆事無巨細悉當料理即有兼人才技莫不藉司道等属員為臂指之助同心協力共勷厥成況庸愚魯鈍如者乎若人懐一心上下掣肘自貽一身之罪戾甚小而致誤
  皇上之封疆甚大今䝉
  聖眀洞鑒不但
  訓誨者極其諄切即之属員亦䝉
  皇上天心早為籌及凡所以
  訓魏定國楊夢琰者何莫非為
  皇上之封疆計亦何莫非為之一身計也又奉硃批諭㫖是即報朕之要道勉之欽此伏念受恩深重銘刻五中欺之一字非惟不敢存之於心抑且
  不忍萌之於念今䝉
  皇上諄諄訓勉特將一字不敢欺五字
  硃筆圈出更觸目警心益加惴惕若敢於
  皇上之前稍萌欺心則覆載不容鬼神殛之矣又奉硃批諭㫖汝第坦然釋懐始終堅貞立志益勉公忠不渉一毫欺罔自然得免愆咎汝不自陷他人其奈汝何朕生平從不負人人或負朕
  上天黙助必獲報復四年以來内外諸臣寕不共見斯亦朕一念赤衷所感諸臣俱當效法朕之居心即以斯内省不怍之念仰對
  天地神眀保汝無往而不亨吉也實為第一妙䇿欽此仰
  
  皇上聖心如青天白日又如水之平淨如鑑之光眀皇上之視臣下皆如赤子而臣下之負
  皇上無異欺
  天宜乎
  上天報復不爽毫髪此固
  皇上之精誠足以感召實亦諸臣之上干
  天怒也凡在臣工尚敢不以
  皇上之居心為效法乎雖下愚極陋然亦不敢自棄不敢自阻如七十子之效法孔子得其具體而㣲亦不虚生盛世空遇
  聖君
  天地神眀臨之在上質之在前惟有竭盡血誠益加勉勵以求絲毫無欺無負免致自陷於罪戾已耳所有㣲感激私忱理合繕摺
  奏謝仰祈
  聖鑒謹
  
  覆奏各條俱悉汝齎摺之人太覺頻數未免虚耗盤費朕萬㡬在御日不暇給亦苦紛煩汝既有敷陳自湏批答一往一來竟無寕息矣嗣後朕所䧏諭㫖如有回覆彚集一處附同奏請事件之摺齎呈朕覽殊為省便雍正四年十一月初九日河南廵撫田文鏡謹
  奏為據實覆奏仰祈
  聖鑒事竊家人齎回
  奏來嵗二麥一摺欽奉
  硃批諭㫖到臣臣跪讀之下仰見我
  皇上敬
  天勤民朝乾夕惕之
  聖懐有加無已不覺茅塞頓開愈深悚惕但伏思
  來嵗之二麥固難預期而
  皇上之至誠自足上格查豫省所属各地方又於本年十月初三日起至初八日止甘霖疊沛四野均霑誠千古至治隆平之㑹也職任封疆敢不恪遵
  聖訓竭誠仰體惟有夙夜敬畏時刻黽勉以迓
  天庥以副
  聖懐合將原摺一併恭繳仰祈
  聖鑒謹
  奏
  直隷亦得瑞雪均霑朕仰賴
  皇天眷祐
  聖祖垂庇自惟凛慎修省求寡悔尤而已曷敢倚恃聰眀才智以駕馭天下實乃朕之本心也爾等封疆大臣當效法朕之誠敬
  同日又
  奏為荷䝉
  聖訓恭謝
  天恩仰祈
  睿鑒事竊家人齎回
  奏張球一摺欽奉
  聖訓諄諄捧接跪誦不勝哽咽莫知所以伏念䝉皇上隆恩至深至渥雖不敢因張球之事竟致昏迷失措貽誤封疆然而一種愧悔之私終難自釋今䝉
  聖諭何必乃爾此等舉止俱係無能為景象凡有錯誤愧悔總属徒然自懲自戒改之為貴欽此敢不深自懲戒痛加悛改以副
  聖懐又䝉
  諭㫖過矣朕中心實不罪汝也經此一番洵非無益當篤信朕前摺所批増益識見用人妙術之㫖欽此伏思我
  皇上至聖至眀無㣲不照而知人善任誠為千古帝王所未及自問心思耳目雖黽勉學習亦所不能



  聖諭經厯如是境遇正乃
  上天所以玉成汝也無湏憤鬱即如年羮堯一人増朕無限見觧夫闔省之廣属員之衆焉得人人不謬事事無舛惟貴方寸内所秉忠正耳舉凡類斯波累之咎朕悉予原恕汝其寛懐自處勉之欽此但清夜環思自以為生當
  盛世幸沐
  聖人之敎得邀
  聖眷之隆毋論之一身固當兢兢業業力求其是即通省官民何一不當竭力整頓使之盡皆革靣革心蒸蒸向化然而
  皇上之聰眀睿知由於
  天縱雖極四海臣民之衆莫不洞察其隱故當年羮堯


  接見而終被張球所欺此所以問心自疚而無一刻之敢於自安者也今䝉
  皇上逾格天恩不惟宥以莫大之罪而并
  以寛懐
  以悛改似此浩蕩
  隆恩豈此生此世所能仰報於萬一乎惟有夙夜
  加勉時刻冰兢以期無負我
  皇上諄切垂誡之
  聖意於靡盡耳又
  奏管河道員一摺欽奉
  諭㫖知道了朕正在搜訪如得有勝任之人即行補授倘一時竟不得人俟二員到京引見後再定欽此仰見我
  皇上求賢若渇而用人如不得已之
  聖心復時厪於宵衣旰食之中則是河道一缺自必補放得人以資防禦再伏查開封府下南河同知劉永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己經副河嵇曽筠給咨歸德府知府祝兆鵬己於本年十月初七日經給咨俱各赴部引
  見合併
  奏眀謹
  
  祝兆鵬好但恐其聰眀自用劉永鍚服勞奔走之員耳乃小材器然較二人之居心似乎劉永鍚平易若能涵養氣度將來亦儘堪驅䇿
  同日又
  奏為疊䝉
  聖訓感激難名謹瀝血
  奏謝仰祈
  聖鑒事雍正四年十月二十六日家人齎回覆奏署理湖廣督福敏轉傳
  上諭一摺欽奉
  諭㫖福敏所傳誤矣朕竝未曽言爾偏執但命伊將朕所以嘉奬之意所以恩寵之故靣諭爾知併降訓㫖與楊夢琰等葢因楊夢琰原係福敏法海所薦舉之人才具頗属優長去年春間李紱曽於朕前奏稱楊夢琰必不得田文鏡之歡心等語或恐其於中播弄致爾共事属員懐疑掣肘預先道破不令若輩得以施其伎俩耳今觀福敏傳㫖光景殊大失朕意總之爾第坦懐勿慮自信果是䝉朕許可遂守而弗失偶或不是遵朕敎誨復從而悛改則更無不是處矣最要者始終如一不隨境而遷方為大丈夫之操履朕不輕易許人爾之秉心立行實有可取非同泛泛即照此加勉為之自永逺叨承眷顧也欽此跪讀之下不勝感激涕零失聲哽咽伏念禀性庸愚才復陋劣荷䝉
  聖主天恩畀以封疆重任寸長莫展毫無報效屢䝉殊恩嘉奬實悚惶乃復䝉
  皇上特命署湖廣督福敏諭知并恐有人從中播弄令共事属員懐疑掣肘預先道破仰見
  皇上至聖至眀無㣲不照思人臣事
  君全憑此心雖任有大小職有崇卑而一㸃敬
  君愛
  君不敢欺



  至愚未曽讀書然惟知天下之人志秉公忠心向
  皇上者即是同心合意之人非若他人除同年故舊之外即視為異己如李紱者楊夢琰尚未到任尚未與同辦一事即與李紱亦未曽謀靣實未觧李紱何所見而即知楊夢琰必不得之歡心豈以為不公不忠之小人而楊夢琰為剛方正直之君子方底圓葢不相投合耶不過恐日後糾㕘楊夢琰特為預留地歩可謂巧於䕶庇矣查糧道楊夢琰係辛丑科進士雖為李紱門生然其居官存心與其師大不相同極知感激
  聖恩亟思圖報辦事勤謹操守清亷人亦爽直竝無私詐但性氣近於浮躁律例多有未諳往往舉動輕率凡事任意且馭下無知人之眀聼言無酌理之見一味猜疑反致拘礙每於接見司道之時逐事靣加訓飭至再至三令其改變倘肯服善自加勉勵乆而久之或可去其偏而化其短斷無與有不合之處此尚在無庸計慮者所慮者豫省漕糧除近水次州縣徵收本色外其不近水次州縣
  題定折徵銀两令糧道臨時採買每年辦運之時多有牙行囤户故髙其價以圖厚利而其間即有不肖書役串通説合舞弊分肥兼之旗丁之頑劣水手之作姦則又在糧道為之因地制宜相機行事庻可依限抵通上不致有誤
  天庾下不致貽累官民彼拘方謹守之人恐難勝任且糧道與同在省城諸事俱可商酌而行即有不合處亦可以靣相考訂今赴衞辦漕與隔逺所以不得不為楊夢琰鰓鰓過慮者也至於之仰沐
  聖恩至深極渥每思圖報無由故凡居官行政莫不兢兢業業凛惕冰淵即至境遇紛乗之㑹亦不敢將求是之心稍有遷易乃䝉
  皇上親灑
  宸翰多方
  敎導似此
  髙厚隆恩雖捐糜頂踵實難圖報惟有恪遵
  聖訓始終不移竭盡愚誠力求一是以仰副我
  皇上期望之
  天心於萬一耳所有㣲感激私忱理合繕摺
  奏謝仰祈
  聖鑒謹
  
  此奏通透之至知道了
  雍正四年十二月初六日河南廵撫田文鏡謹
  奏為恭報瑞雪以慰
  聖懐事竊查豫省所属各地方於雍正四年十一月十三十四十五等日同雲宻布瑞雪繽紛隨差人四路確查十一月二十六日據回差禀稱開封歸徳衞輝彰德懐慶河南六府所属暨陳許禹鄭陜五州併所属各縣積地自二三寸起至四五寸不等南陽汝寕二府所属汝光二州併所属各縣積地自七八寸起至一尺不等正在繕摺具
  奏間據各州縣陸續報稱仰賴
  聖主福庇於本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酉時起至二十九暨十二月初一初二等日復得瑞雪自五六寸起至一尺一二寸不等通省普被四野均沾地土滋潤麥根深固將見豐年預兆大有可書士農工賈莫不歡呼匝地感頌
  皇上職任封疆幸逢
  嘉㑹惟有益加黽勉愈切冰兢以格
  天心以副
  聖懐所有豫省各属地方得雪日期分寸理合繕摺具奏仰祈
  聖鑒謹
  奏
  此番應時之雪實属浩蕩
  天恩稀逢瑞兆且所被甚廣朕惟以手加額於欣慶之下復倍加敬慎感戴耳直隷八府普皆積地盈尺而山左山右所報大畧相同塞外近邊一帶向來最慮雪大今所積不過五六寸反不及内地之厚因此朕甚慰悦兹接閲爾奏知豫省亦復如是優渥霑足則朕之喜更當何似耶我君臣益當自警
  同日又
  奏為恭謝
  天恩仰祈
  聖鑒事雍正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齎摺家人回豫
  捧到
  皇上賜繡爐一座隨出郊跪迎至署恭設香案望闕叩頭謝
  恩祗領訖伏念一介庸材毫無知識仰沐
  皇上髙厚之恩每自思維感深刻骨本年十月三十日
  恭逢
  皇上萬夀聖節
  差在外不克趨赴
  闕廷躬親拜舞是以不揣冐昧䖍備繡爐等物繕摺恭進雖極知粗鄙不堪
  上獻然而一㸃芹曝之誠實有非此難以刻安者乃未
  
  聖恩俯賜全納寤寐之間正切恐惶不謂復荷
  聖慈特將繡爐
  恩賞及欽承之下不勝感激無地愈滋慚悚何人
  斯而仰䝉
  聖眷之隆優容之
  徳一至於此惟有痛自刻責益加敬謹夙夜匪懈竭
  盡駑駘以仰報我
  皇上知遇之隆恩於生生世世耳所有㣲感愧私忱
  理合繕摺具
  奏恭謝
  天恩謹
  奏
  好勉之朕設身處地代爾思維即原係不肯勉勵之人當此際遇亦不得不加勉矣誠乃
  上蒼造就洪慈若似乎有意驅而納諸賢臣良吏之中又畀爾以欲罷不能之勢爾真何幸而遭逢若斯耶敬之毋忽
  同日又
  奏為據實覆奏仰祈
  聖鑒事竊家人齎回㑹同河北鎮紀成斌覆奏少室山一摺奉有
  硃批諭㫖等伏查少室一山竝無險要從來平静況附近居民向安耕鑿一旦設立營汛非徒無益恐致反生疑畏但既經條奏似亦安益求安之意故
  奏請建立墩房以資防禦乃不謂
  皇上深居
  九重之中而此山情形已無㣲之不照除一靣知㑹鎮
  紀成斌外復再三酌量誠如


  從無生事之處合併覆
  奏又恭謝
  天恩一摺奉有
  硃批諭㫖跪讀之下不勝感激慚悚因伏思我皇上宵旰憂勤勵精圖治凡属四海臣民莫不共知祗
  賦性顓愚亟思奮勉凡有奉到
  諭㫖或一時未能覆
  奏寤寐便覺難安故不揣冐昧屢瀆
  宸嚴以致上厪
  聖懐罪何可逭今復䝉
  皇上天恩憐愚昧諄切
  敎導敢不銘勒五中竭誠仰體嗣後謹當將奉到諭㫖凡有回覆彚集一處附同
  奏請事件恭呈
  御覽以副
  聖懐謹
  奏
  
  同日又
  奏為恭謝
  天恩仰祈
  聖鑒事雍正四年十二月初二日齎摺家人回豫捧
  
  皇上賜黃羊一隻哈宻𤓰一枚隨郊迎至署恭設
  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祗領訖欽惟我
  皇上德嫓生成
  道隆化育
  恩膏普被遇物而恒厪
  天懐
  愷澤頻頒因時而每沾殊品心同犬馬雖欲竭頂踵以捐糜而力比駑駘實未能圖報於萬一撫膺自問不勝恐惶惟有矢之
  天地盟諸幽獨自始至終不欺不茍以無負我
  皇上知遇之隆恩於靡盡耳所有㣲感激私忱理合
  繕摺
  奏謝仰祈
  聖鑒謹
  奏
  朕待爾恩遇之隆不在些湏食物間也奚庸於此言謝且非止施恵於爾一人之身葢欲施恵於中州闔省蒼生也其仰副朕意毋違毋負
  雍正四年十二月十八日河南廵撫田文鏡謹
  奏為恭報瑞雪仰祈
  聖鑒事竊查豫省於本年十一月十三十四十五二十八二十九及十二月初一初二等日連次得雪俱經臣恭摺奏
  聞今於十二月十六日夜又得瑞雪積厚二三寸至五六寸不等是夜無風更得均勻十七日早即晴眀開朗太陽一照光焰輝騰中州黎庻共樂昇平景象咸稱十餘年來未見此連朝瑞雪預兆豐年歡呼載道又據各属報稱是夜之雪遍地普被四野均沾涵濡土SKchar極其優渥此皆我
  皇上聖徳日躋昭格
  天心是以
  天眷極隆㨗如影響幸際
  昌期惟有益加勉勵勤修厥職以仰副
  皇上諄諄訓誨
  天恩所有豫省各属地方復得瑞雪日期分寸理合繕
  摺具
  奏仰祈
  聖鑒謹
  奏
  據奏十六日續得瑞雪欣悦覽之是
  天恩又偏渥於爾豫省矣
  雍正五年正月初一日河南廵撫田文鏡謹
  奏為恭報河清大慶仰祈
  睿鑒事欽惟我
  皇上聰眀天亶
  聖敬日躋本朝乾夕惕之心固已合
  天而基命極裁成輔相之大更復逹化而窮神是以彼蒼昭瑞於上而七政齊輝河伯著靈於下而三門底定既刷深數百尺而循軌以趨復澄清㡬千里而安瀾共慶雍正四年十二月初九日自衞輝府兑漕事畢回署由祥符縣之桞園口渡河親見浮冰開凍之處㣲覺清澈不似往日濁流心以為異不敢冐昧隨委員分路上下查看西至陜西交界東至江南交界於十二月二十七日據各管河同知申報豫省黃河上自陜州下至虞城縣一千餘里自雍正四年十二月初九日起漸漸澄清至十六十七等日竟與湖淀清水無異又於十二月二十九日據河道祝兆鵬具報到臣臣不勝踴躍歡忭竊以為
  大聖人在上
  天特䧏此異數嘉祥何幸而恭逢斯
  盛縁報到之時已經封印謹先繕摺具
  奏容開印即恭疏具
  題慶賀
  皇上天庥伏乞
  睿鑒施行謹
  奏
  河清之語耳則熟聞而目未經見葢誠属稀逢之事然朕際此嘉徵愈増敬畏於在廷諸王大臣慶賀表内已降有諭㫖行當布聞於汝兹不重宣
  雍正五年正月初七日河南廵撫田文鏡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雍正四年十二月十九日浙江觀風整俗使
  王國棟到豫隨出郊恭請
  聖安王國棟當將前次署湖廣督福敏誤傳
  皇上㫖意竝未曽言偏執因實心辦事所以屢屢
  
  恩於
  上諭備悉宣示跪聆之下不勝感激無地伏念
  介庸愚至㣲極賤仰沐
  皇上逾格天恩畀以廵撫重任汲深綆短時切蚊負
  有何能足以䝉
  皇上之知而邀
  皇上之恩是以每受
  聖恩自覺毛骨竦然不寒而慄私心竊計以為今日之
  
  恩非輕當思後日之圖報不易而且前
  恩之未報後
  恩之疊頒則之圖報更難而心更廹即如署湖廣
  福敏所傳
  諭㫖雖有錯誤既䝉
  皇上硃批諭又䝉
  皇上特命王國棟於稠人廣衆之中眀
  諭其誤不但一人感激
  天恩即豫省大小臣工共聼共聞莫不稱頌
  皇上聖眀精詳周備至䝉
  聖諭一切毁譽之口分毫不能揺奪竊以為臣子居心有純不純之分辦事即有力不力之辨如居心不純則根本紛錯及至臨事非過於剛愎而失之粗浮即過於柔懦而多所瞻顧矣此其心惟知
  皇上操生殺予奪之大權而可畏而不知
  皇上禀至聖至神之聰眀而不可欺彼悠悠毁譽之口
  安能揺奪㢤何幸而遭逢
  堯舜得以眀目張膽毫無顧忌而行心之所欲行殫
  心之所欲殫也惟有仰遵
  聖諭實心為
  國家出力以仰報
  天恩於萬一耳所有奉到王國棟口傳
  諭㫖理合繕摺
  奏謝伏祈
  睿鑒謹
  奏
  好惟宜加勉勿怠
  同日又
  奏為恭懇
  天恩准留廵察以資政治事竊照豫省地方幅貟遼濶
  駐劄省城耳目難周荷䝉
  皇上特設廵察官周流查察所属府州縣不敢不力行保甲修葺墩舖即營汛官兵亦知警惕協力防䕶至於驛站夫馬亦復臕壯足數不敢虛糜與之在省遥制者不同實有益於地方且更有以補之不逮伏查廵察户科給事中張元懐一清如水辦事實勤所到之處吏畏民懐似此清亷勤慎之員委属難得今當一年期滿不揣冐昧可否將張元懐仍留豫省再廵一年仰請
  聖裁如䝉
  俞允查各州縣每處民壯五十名給與工食使之學習長鎗鳥鎗弓箭以資捍禦廵防實與保甲捕務相為表裏應請歸廵察官就近調試技勇考其勤惰再大路两旁所栽樹木誠恐地方官奉行不力以致枯活不齊廵察往來經由必及亦應請歸廵察官順便查驗以上二事如查有茍且塞責有名無實者許廵察官與㑹疏
  題㕘可否容
  題請伏𠉀
  皇上諭示遵行抑更有請者廵察一官各處行走䝉皇上恩給夫馬口糧之外實無絲毫出息清苦異常更
  兼家口在籍恐不無内顧之心仰懇
  皇上天恩可否每年在司庫耗羡銀内動支銀八百两賞給廵察官以為伊冬夏衣裝并豢飬家口之需
  敢擅便并祈
  皇上睿鑒施行謹
  
  所奏是即照此具疏題請既與以養亷則當令其敷用滿足千金可也
  同日又
  奏為恭請復設河北道員仰祈
  睿鑒事竊伏查河北彰徳衞輝懐慶三府向設守道一員於康熙六年奉裁九年復設又於二十五年前撫王日藻請裁部覆奉
  㫖依議在案查河北三府共轄二十三縣幅員甚廣與直隷山東山西三省接壤雖係内地但與两司各道俱駐劄河南中隔黃河鞭長莫及一切倉庫錢糧與夫吏治民生全賴知府督率而知府無道
  員統轄則勤惰亦得以自由且河北大堤延袤數百餘里河道駐劄省城一至汛水漲發南北奔馳呼應不及近又䝉
  皇上軫念運道民生將小丹河百泉洹河等水修築疏通以濟漕澤民必得一大員兼轄料理方與地方有益應請復設河北守道一員統轄三府地方稽察吏治并責廵防仍照管河道之例加以兵備職銜將河北一帶堤工埽壩㕔汛各官河兵堡夫分與該道就近督率修防小丹等水利一并令其廵查此外再有零星小泉可以逹衞濟漕者俱令斟酌疏通彚流入衞以濟漕運毋致淤塞并稽察民間截流盗水之弊抑再有請者查衞輝府属之胙城縣地方窄狹錢糧止有一萬三千餘两事亦稀少離延津縣僅三十五里請將胙城縣裁并延津縣管轄毎嵗科取文生各八名嵗考取武生八名廩缺二十名毎科嵗貢生一名仍准其歸附延津縣學照常考取應銷鹽引亦歸延津縣督銷均免裁去縣既裁併則知縣教職典史之官俸役食即可移作復設守道俸工則是官役俸工無庸另動正項錢糧矣其守道養亷伏乞
  皇上天恩將胙城縣知縣養亷増照各道支領之數恩賞支領至於守道駐劄衙門查臨河適中之地莫過於武陟縣與沁河小丹河逼近查有副總河嵇曽筠原駐衙門今副河嵇曽筠移駐陳橋現今閒空則是衙署亦無庸葢造矣似此一轉移間河北三府地方得一大員料理不但得資臂指之助而汛水長發之時濟渡維艱之際亦不致河道分身不及均沐
  天恩於億萬斯年永永無極矣是否可行伏乞
  皇上諭示容㑹同總河齊蘓勒副河嵇曽筠另
  
  題請
  敕部議覆施行為此謹
  奏
  復設道員之議甚属有益地方㑹疏具題可也養亷一項究非俸薪之比毋得叙入本内
  雍正五年二月初九日河南廵撫田文鏡謹
  奏為恭報春雨春雪仰祈
  睿鑒事竊查豫省自雍正四年十一十二两月之内四次得有瑞雪俱皆積厚普遍經節次奏
  聞今又於雍正五年正月二十九日春氣融和蒸成膏雨自酉時得雨起優渥霑足至三十日丑時轉寒成雪下至二月初一日寅時始晴積厚一尺至一尺四五寸不等據各属具報到通省均霑髙下普被黃童白叟共慶豐年巷舞衢歌咸䝉
  聖徳欣逢
  盛世幸際
  昌期但所見者豫省而已以
  皇上之敬修而驗之
  天心之篤眷以
  皇上之至徳而驗之
  聖祖之垂庥則普天率土當莫不如豫省之疉沛天恩豐登預兆者也不勝懽忭踴躍之至理合繕摺奏聞為此謹
  
  豫省疊沛雨雪足徵和氣應時直隷亦荷
  天恩優渥朕不禁額手欣慶而復敬慎倍増耳曷敢稍渉髙興肆志況春澤預兆雖嘉究俟秋成方可為準也雍正五年二月十八日河南廵撫田文鏡謹
  奏為欽奉
  聖訓據實覆奏事竊家人齎回恭報河清大慶等
  事一摺欽奉
  硃批諭㫖河清之語耳則熟聞而目未經見葢誠属稀逢之事然朕際此嘉徵愈増敬畏於在廷諸王大臣慶賀表内已降有諭㫖行當布聞於汝兹不重宣欽此恭𠉀
  聖諭間未奉内部頒發接閲邸鈔跪讀
  聖諭煌煌
  皇上發揮天人感應之理休咎禍福之機仰見聖學之精深直通於無聲無臭之表及讀至
  皇上之所以事
  聖祖而
  聖祖之所以祐
  皇上仰見
  聖孝之純備即在於善繼善述之間而且
  宸衷敬慎
  謙德彌光不允諸王大臣再三之請
  陞殿受賀惟祭告
  景陵奉誠敬於
  聖祖
  勅崇祀典歸功徳於
  河神又
  賜恩臣工晉爵一級仰見
  聖徳之寛𢎞已極於覆載之大不特河清上瑞載之史
  冊誠千古希有之竒祥而
  天語精㣲奉為典謨乃六經未傳之奥㫖以
  皇上之敬
  天法
  祖感召
  天庥又以
  皇上之朝乾夕惕以承
  天貺則唐虞都俞之風成周太和之氣不得專美於前而并有以超出乎上豈特七政齊輝九河告瑞而已㢤幸生
  聖世快覩嘉祥且見普天同慶率土歡呼共戴夫至聖至眀之君共樂於光天化日之下惟有欽遵

  聖諭益加黽勉以仰報
  皇上天恩於萬一耳所有奉到
  硃批
  聖諭不敢稽延理合恭摺覆
  奏伏祈
  睿鑒謹
  
  實出朕之誠念非敢故為謙抑若稍渉作用有意致飾虚文非止欺人乃欺罔
  
  祖矣朕斷不為但經此番瑞應彌凛
  天監昭垂敬畏之心洵有不期然而然者向於史冊中覩河清之載毎疑為粉飾太平其事在或有或無之間不謂竟見之今日而且彰眀較著倍勝於往昔朕是以且幸且懼而前諭之頒䧏不能以自已也惟與諸卿期共勉之

  同日又
  奏為恭請分發𠉀選州縣學習題補以課吏治仰祈
  睿鑒事竊照州縣一官為民父母與民最親事無巨細
  皆其所理關係非輕我
  皇上軫念民瘼留心吏治凡現任之州縣莫不甄别其賢否必得其人至新選之州縣又皆驗試其人才務期克當每見吏部月選之引
  見後人去得者記名别用或與緊要之缺人平常者調
  以簡僻地方或令督撫試看凡經
  皇上欽定之員人地應無不宜到任更當勉勵又何
  庸妄㕘末議但臣䝉
  皇上殊恩天髙地厚凡有知之深而見之切者敢不敬
  為我
  皇上陳之自莅任以來見豫省新任之州縣初登仕版諸事茫然其間質本平庸者惟憑書辦依樣葫蘆稍有才具者又皆硜執已見任意妄舉聞學古入官居官所行之政本於平日之所學則新選之州縣内無不學之人宜其見之於政而可行措之於民而皆得然而進士舉人當其為諸生時專攻舉業以取科名故於刑名錢榖平日無暇寓目即間有博渉羣書講求經濟實學者若不能變通惟執古人成説則宜於古而多不宜於今合於南而或不合於北此中正有相時度地之權衡又未可執一而論也乃以初出學堂之書生而即膺民社之重任雖才具有可造就者聼其學習久當熟練才庸不能勝任者驗其不可即便題㕘則是以
  朝廷之民社而為新進後生所嘗試之具當其未熟練未題㕘之前少則數月多則經年儼然民上安能保其無害於民即或另易一官而後來者仍復如是吏治何由而報循良民生何由而登仁夀㢤伏思我
  皇上求賢若渇用人無方常恐野有留良故往往不拘
  資格捐貢之敎職俸滿引
  見竟得擢為知州未中之生員學臣保題竟得補授知縣考職州同亦令挑選雜職㣲員亦准卓異在我
  皇上聖意誠以何處無才不得早用為可惜耳𠉀選之進士舉人并各項人員俱照科分名次分班銓選不得先後一人但其間有已經及選者或係才庸未得及選者反多竒士亦未可定與其在原籍閒居不如到各省學習此亦造就人才之一法也請將未經吏部截取家居𠉀選之進士舉人并捐納州縣行文各省督撫查其選期尚在二三年之後者准其給咨送部按照省分掣籖照常引
  見如掣得直隷者則
  命往直隷掣得河南者則
  命往河南查照各省州縣之多寡酌量
  命往照進士留京學習之例令其寓居省城時常學習在省督撫司道衙門同現任官一體進見從旁觀聼凡有疑難重大之事属官如何辦理如何禀眀上司如何敎導如何訓飭之處便可一一考較如有公務應差人員則委其辦理以試其才再有缺出乏員署理則委其接署以觀其政各上司亦時加指示如師之於弟耳提而靣命之從此學習才具優長者督撫保題實授學習未熟者令其再學不能學習者題請改敎如此則不以民社為嘗試亦不致遺害於地方其於吏治民生大有裨益如謂將未經截取之員先赴各省學習督撫遇缺題補則截取在部應選者反不得缺以致有妨銓政更請將學習人員内除實在才能出衆者許督撫遇缺保題仍令引
  見補授外其才非出衆僅可供職之員照其應選之期題補倘未及選期各省缺出歸部銓選不得越次保題則與銓政無妨也如謂各員徒往學習未得即補長途䟦渉旅食維艱則各員在家閒居亦必喫飯穿衣赴部𠉀選豈免登程就道倘到省後遇有公事差委各上司何難酌量往返日期捐給盤費且各員既欲致身事
  君豈惜此主僕居食之費此又無庸過慮者也倘各員不安義命營求鑽刺希圖先用督撫徇私阿好顛倒賢否屈抑才能保題庸吏一經發覺交部嚴加議處不揣愚昧敬獻芻蕘是否可行伏𠉀
  聖裁特降
  諭㫖敕部詳議不敢冐昧具
  題仰祈
  睿鑒施行謹
  
  據奏請將𠉀選州縣分發各省學習以裨益吏治此議朕於踐阼之初業經思及因難以施行遂寢而未發爾謂挨次分班恐致淹滯竒士此意固善然自古迄今大抵中材居多欲求間氣所鍾出類㧞萃之利器世不屢覯故理國之道貴儲材有素首先以厚風習為要務風習既端斯趨向有方而人文蔚起矣夫資性茍純縱或政體生疎亦可漸次造詣天下事要不出情理二字而已不特科甲輩學古入官即一切旗漢人等既擬身登仕籍宜無不講求經濟吏治民生豈盡茫然莫喻傳不云乎未有學養子而後嫁者但恐其居心不肯恪秉公忠以奉乃職耳若慮以民社為新進後生所嘗試之具粤稽舜典眀試以功車服以庸已啟後世科資循格之端是以地方外吏全賴守封疆者激揚精嚴糾舉公當正所謂三載考績黜陟幽眀也至云新選者少則數月多則經年安保其無害於民今學習之員不令攝事無由覈驗優劣委令署理彼僉邪小人之為害於民又獨不然乎況督撫諸臣雖簡命自朕未必一皆公而忘私或稍渉夤縁則大啟奔競其弊有不可勝言者不寕惟是即朕現今用人之法亦止堪暫行一時將來自仍歸於
  聖祖疇昔銓衡之成憲朕縁目擊官常懈弛吏治因循專以積纍為勞坐廢濯磨之志不得不大示鼓舞以振作羣工委靡之氣俟咸知奮勉治行改觀時自另有裁處之道又據稱朕超擢教職為州選舉生員為縣雜職亦准卓異云云就爾所言試觀如是甄㧞才堪入彀者能得㡬員此亦出於偶爾旁求非可永逺循行之良䇿所以吏兵两部向年規例悉仍舊貫未命更張一二間遇爾等越例題請補授亦俱令聲眀原委朕降特㫖允行葢有深意存焉豈俾輕紊成憲而致一代典章混淆無序㢤
  雍正五年閏三月初六日河南廵撫田文鏡謹
  奏為奏
  聞事竊查豫省自去冬以及今春共得大雪五次俱經
  具摺
  奏眀今自二月初一日雪霽之後至三月初九十九等日得有㣲雨均入土寸餘麥苖滋潤長發因連日風多恐吹乾地土隨委員四路查勘據禀麥苖俱已長茂出地尺餘土膏不甚乾旱於三月二十五日赴武陟縣恭陪
  欽差大臣致祭
  河神一路詢問農民皆謂今年遇有閏月節氣稍遲但風後湏得雨澤滋潤麥苖更易長發且所種髙糧棉花榖黍亦在望雨即飛飭各属禁止屠宰齋戒沐浴率属䖍禱深自修省已於閏三月初三日未時起至初四日申時止得有時雨據各属禀報入土三四寸至五六寸不等麥苖青葱茂盛百榖亦俱長發今又於初五日已時得雨起現在連綿不住已經霑足通省臣民歡聲載道僉云雨金雨玉我
  皇上聖敬日躋感召
  天和得此及時雨澤萬民樂育所有得雨日期入土霑足
  情形理合奏
  聞仰慰
  聖懐為此謹
  奏
  深慰朕懐今春自入三月以來風霾時起朕頗以旱為憂然晨夕風起處即帶㣲雨
  天工殊為難測初二至初六七間雖雨而不勝風力光景膏澤未溥幸荷
  上蒼慈恩於初十十一連日甘霖大沛朕凛懼之心方為少釋頃據東撫奏報得雨已透晋撫亦報霑足想前二日傾注形勢所被地方甚属寛逺朕實欣幸兼亦為卿等幸之
  同日又
  奏為桃汛已過工程平穩仰祈
  睿鑒事竊查豫省黄河南北两岸堤工埽壩仰䝉皇上聖謨睿算指示周詳不惜百萬帑金連年修築又
  
  皇上至誠格
  天大孝法
  祖及懐柔
  河岳百神著靈是以澄清告瑞之後安瀾循軌今桃汛已過一切堤工埽壩俱各平穩通省臣民歡聲


  奏上慰
  聖懐伏乞
  睿鑒謹
  奏
  朕憂河之念較前稍減矣卿等身膺地方之責不可亦作如此想
  同日又
  奏為欽奉
  聖訓據實覆奏事竊家人齎回恭請分發𠉀選州縣等事一摺奉有
  硃批諭㫖跪讀
  聖訓恍然如夢寐之初覺惕然知言之非是仰䝉皇上天恩不加以失言之罪而且
  訓諭諄諄示以
  皇上用人之大道鼓舞羣吏之權宜伏讀
  皇上首先以厚風俗為要務之
  諭㫖誠
  聖天子清本澄源之至論風俗一正則人心向善雖椎魯之夫皆知變化況讀書科舉之士乎至於不肯恪秉公忠以盡乃職
  皇上已洞鑒諸臣肺腑如此則學習實属無益而況僉邪小人更不可測乎此正風俗之所以為要也惟有凛遵
  聖訓⿲氵身攵揚精嚴廢置詳當以仰報
  皇上天恩於萬一耳所有奉到
  諭㫖理合恭摺覆
  奏伏祈
  睿鑒謹
  奏
  棄取之責全在卿等若月選人員除實属老病龍鍾外即灼見其不可用不便即行黜革何也一則恐物議徒以言貎為重抑或疑朕聼信耳目二則其中非科分應銓者即係急公捐納之員曷可恃片刻目力遂爾決定擯斥無論朕心有所不忍於情於理亦俱属未協故不得已而姑且録用正賴卿等督撫大臣有以甄别其賢不肖也非推怨與卿等葢其勢不得不然耳所以云用人一節天下事未有難於此者
  雍正五年閏三月二十日河南廵撫田文鏡謹
  奏為恭報得雨透足日期二麥秋禾長茂情形仰祈
  睿鑒事竊伏查豫省仰䝉
  皇上至誠至敬感格
  天心於閏三月初三初四初五初六等日連得霑足時雨
  麥苖滋長經臣即於初六日繕摺奏
  聞隨於初七初九十一十二等日又得雨澤據各属具報各入土四五六寸不等通省已皆透足二麥青葱髙有一尺七八寸及二尺餘不等穂已秀齊現在揚花至於髙糧棉花榖黍等項亦皆長發茂盛白叟黃童歡聲雷動咸謂
  聖天子在上朝乾夕惕日就月將以致
  彼蒼黙佑由是海内臣民皆得仰承
  天貺所見者止在豫省但豫省居天下之中既得有雨
  則他省應必同霑藉此仰慰
  聖懐㣲犬馬之私曷勝慶幸所有得雨日期二麥秋
  禾情形理合具
  奏仰祈
  睿鑒謹
  奏
  覽奏曷勝欣悦之至皆由卿能公忠體國荷䝉
  上蒼鑒佑始有此嘉徵也前月二十一二等日都城得雨時雲氣十分濃郁以為沾濡必廣不料輔京州縣如昌平涿州通州等處相隔咫尺入地尚未及一寸畿内近日望雨甚殷朕心深為憂虞所幸者
  天恩垂慈
  聖祖䕃庇適據山陜山東江浙楚粤等省悉皆奏稱雨暘時若因此懐抱少寛但直𨽻地方更近一層不容不親切視之也兹數日内沉隂黯靄甚有可望原欲俟甘澍降後批發爾摺復念來人守𠉀至今為時已乆故書此諭且令先回也
  同日又
  奏為據實奏眀仰祈
  睿鑒事竊雍正五年閏三月初七日接准兵部火票封發内閣交出轉發河南廵撫包封到内封雍正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怡親王暨大學士馬齊
  等奉
  㫖山西廵撫徳眀所奏吳竒眀掲帖一紙可鈔録發與河南廵撫將掲帖内有名之該省人犯應行質問者即速密拏觧往山西交與徳眀究審不得疎縱亦不得拖累欽此并掲帖一紙到臣臣雍正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接准山西撫徳眀咨止令將現在河南結橋梁敎哈哈敎悟真敎之臨頴縣人許登第中牟縣人耿炳光密拏觧晋究處隨密行按察司遴委幹員分路前赴臨頴中牟二縣協同該縣文武印汛各官嚴行宻拏并查橋梁哈哈悟真等敎去後及於閏三月初七日欽奉
  聖㫖始知呉竒眀在山西出首田帝育等謀為不軌不勝驚駭即宻令通省文武官弁各加嚴謹地方宻行訪察姦宄查拏匪類兹據按察司詳據中牟臨頴二縣詳稱借查保甲為名挨户稽查不遺餘力竝無耿炳光許登第姓名踪跡亦無橋梁敎哈哈敎悟真敎等名色現在移咨山西撫德眀訊眀該犯年貎竝確實住址移覆到以憑拏觧在案查中牟縣耿炳光一犯雖據吳竒眀掲帖係現在跟隨吳竒眀在山西許登第一犯雖據臨頴縣覆稱並無其人但事関重大仍令中牟臨頴二縣查拏并差委標守備洪繼澤前赴該縣協同宻緝務期獲觧并掲帖内開有通元居士隱居嵩山亦委員宻行查拏
  㫖不敢疎縱亦不敢拖累所有宻緝無踪并現在訪拏
  縁由理合繕摺具
  奏伏祈
  皇上睿鑒施行謹
  奏
  朕初聞此案便以為荒唐但既據稱姓名鑿鑿安得不一察究其各犯之直隷籍貫者雖已按名捕獲又悉係椎魯鄉愚不似謀為不軌姦匪之流事之真偽殊属莫觧晋撫徳眀現在鞫訊審後自然水落石出若將確實口供移咨到豫時作速緝拏應付無誤至所開悟真等敎名色亦當再加留心宻訪舉凡此等邪黨率皆詭託深藏惟彼同類之人聲應氣求原無彰眀較著形迹猝難發摘慎毋輕率疎畧致使漏脱況屢經䧏㫖飭禁若輩自必愈加固祕地方有司莫不欲避失察處分焉肯實力究詰全在爾等大吏耳目精眀督飭有方乗機將類斯邪敎逐一搜剔為百姓除殘去穢肅清地方寕非美舉乎又有一種兇惡異常名為老𤓰賊者聞豫省實繁其徒尤宜竭力設法剗除淨盡以安良善





  硃批諭㫖巻一百二十六之九
<史部,詔令奏議類,詔令之屬,世宗憲皇帝硃批諭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