硃批諭㫖 (四庫全書本)/卷173

巻一百七十二 硃批諭㫖 巻一百七十三 卷一百七十四之一

  欽定四庫全書
  硃批諭旨巻一百七十三
  硃批于振奏摺
  提督湖北學政翰林院修撰于振謹
  奏恭請
  皇上聖安
  朕安條奏數事甚屬可嘉𠉀發廷臣議奏
  提督湖北學政翰林院修撰于振謹
  奏為
  聖諭之化導最宏
  廣訓之牖民孔易請通行鄉㑹試以彰
  德教事欽惟我
  皇上至孝至誠善繼善述追念
  聖祖仁皇帝聖諭十六條直接十六字之心傳永為億萬
  年之
  寳鑑是以
  躬親紬繹闡導宣揚文至萬言
  訓垂六合又復
  加恩士子
  頒賜學宮俾成人小子皆得祗誦
  綸言淑身善行此誠牖世覺民之盛心也職司學政
  凡童生覆試之日遵
  例黙書
  廣訓一條間令詮釋皆能言其大義伏思
  萬言廣訓既巳用之於歳科即當行之於鄉㑹愚以為鄉㑹試第二場應照童生覆試之例於論表判之前敬謹黙寫
  萬言廣訓一篇有能敷陳大義者令其以意詮解敬謹
  書於
  廣訓之後用以觀其誦習之勤惰驗其詮釋之是非以
  為去取則人知自勵鼓舞向風
  聖祖之寳訓與日月共其昭回
  皇上之恩綸與天地同其悠乆其於世道人心大有裨
  益矣謬獻芻蕘伏乞
  睿鑒謹
  奏
  所為廣訓者即訓䝉之謂只可用之於歲科不當行之於鄉㑹此奏殊屬識見卑小
  提督湖北學政翰林院修撰于振謹
  奏為請定文武童生之增額以歸畫一事案查雍正二年内欽奉
  上諭令督撫學臣查明實在人文最盛州縣題請小學改為中學中學改為大學大學照府學之額取錄等因通行各省欽遵
  題改在案查湖北一省雖經前任督撫學臣查明各屬人文最盛之州縣㑹
  題増額在案但是時歲試巳訖所有武童増額之處竝未舉行至莅任以來始當遵
  例加額而部文内止有取進童生之語竝未註明文武字樣事關
  大典未敢輕率因檢查舊案查得湖廣學額於康熙四十四年經前學潘宗洛
  題請將人文最盛之黃梅縣由中學改為大學雲夢縣暨湖南之桂陽縣由小學改為中學嗣後文武童生皆一例加額迄今遵照無異則此番增額自應文武童生一例加增方與改學之
  恩例相符既按臨各府復恐各省取進童生或有參差互異之處隨移咨隣近之河南湖南江西安徽各學臣詢其作何加增之處隨據河南學于廣咨回内稱豫省奉有
  題准陞學之州縣業經前學王國棟照額取進文武童生一體加増造冊報部在案等語至江西安徽兩省回咨又稱未奉兵部明文止於文童照額加增武童仍照舊額等語而湖南回咨則稱業經咨部未有回覆歲試武童於原額之外另照應增名數牌示坐號以待部覆等語是一加額也而數省奉行互異若此似非所以仰體我
  皇上優崇學校之至意
  敕下該部議定畫一之例永遠遵行則
  恩膏溥被士風益振矣為此繕摺具
  奏伏乞
  皇上睿鑒施行謹
  
  汝且照江西安徽兩省之例循行可也
  提督湖北學政翰林院修撰于振謹
  奏為請
  旨事竊前奏為請定文武童生之增額以歸畫一事
  一摺奉到
  硃批跪讀之下仰見我
  皇上尊崇學校愼重名器之盛心誠至周至當矣但
  有愚昧之衷不得不縷陳於
  皇上之前者去年到任之後即檢查一切舊案内有
  康熙四十四年前學潘宗洛
  題改黃梅雲夢桂陽等學一案自
  題改之後文武童生皆一例加額迄今遵照無異復咨照豫省亦與湖廣之舊例相同一時冒昧以為此番增額自應文武童生一例加増方與改學之
  恩例相符所以按臨各府業經遵照
  題准陞學之額文武童生一體加增造冊在案兹奉
  諭旨照安徽江西例行則各學增取之武童竝應裁汰以歸舊額業巳冒昧増取於前若又朦朧裁汰不據實
  奏明愈非敷廣
  皇恩之意為此再行陳
  奏可否格外邀
  恩免其裁汰仍俾文武童生一例增額抑以事關大典未便濫觴懇求
  聖恩容另行具疏請
  旨綂祈
  皇上睿鑒指示施行至身任學政不能詳愼於前輒
  增舊額冒昧之愆伏乞
  敕部察議不勝戰慄之至謹
  
  新進小臣無知孟浪未經奉示何得專擅已交該部察議矣





  硃批諭旨巻一百七十三
<史部,詔令奏議類,詔令之屬,世宗憲皇帝硃批諭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