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師言

示師言
作者:馬中錫 明
本作品收錄於《東田文集

費繡衣去寄汝衣服,舊吏陳林去寄汝《通鑑綱目》,俱未審到否。汝遊學一年,課業無一字寄歸,恐近虛度。視唐人《秋卷呈親者》,何如?文學已是末事,舉業又其末者,務此末學,尚不能持以悅親,本將如之何?俗學事口耳不事身心,其所由來遠矣。以是語汝,必以為迂然,學者終身受用,恐在此而不在彼也。取晦庵小學時閱之,庶幾有得,或於學古入宮,兩有所資。《綱目》一書,經筵勸講則資治道,書生務之則妨經學。况少年小子披閱之際,苟昧所擇,適長姦偽,此考亭所以不滿於東萊,以史學教人者也。若以記誦典故之資,則上蔡初見伊川,又已取玩物喪志之譏,吾兒審之。夫為學之道,有本有末,有後有先。願吾兒為有本之君子,不願吾兒為無行之文人,慎之勉之,吾言不再。又汝素安豢養,氣習驕惰,接人之頃,坐易欠伸,立易跛倚,不知近來何似,須痛自以禮檢束,使肌膚筋骸日益就固,則威儀自著,人必起敬,及凡語言,亦要安詳暢達,於古人所謂修辭、所謂擇言者,一一究心,然後與人接談,不至囁嚅而懦,粗鄙而惷,人亦惡得狎而侮之。此二事修身切務,輒複言之,努力努力,焚膏繼晷,汝自知勉,不汝瀆也。

近時公卿之子,鮮有不敗家辱親者,蓋由安於豢養,不知稼穡之艱難;習於驕恣,不遵禮義之軌度。故爾至登科第,作美官,亦有愈肆放縱,卒至喪其名檢,隕其家聲,貽笑於世,反不如白身人、貧家子,猶有一節一行之可觀也。此時法禁嚴峻,入京應試時須謹慎韜晦,不令人知為某人之子,甚善。凡衣服之華麗、飲易之豐腴、交遊之輕佻、言語之誇誕,皆足以賈禍招尤,要當深警而痛絕之,以紓吾憂,不為吾累可也。聽之戒之,毋怠毋忽。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