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下的經濟組織(在北大經濟學會講演)

社会主义下的经济组织(在北大经济学会讲演)
作者:李大釗 1923年

1923年1月16日

社会主义的派别很多,大别为理想派与科学派。无论为理想派为科学派,均相信有一个新时代存于将来。这个新时代,就是社会主义实现的时代。欧文说:“过去的历史,都只以示人间的非合理性,我们今才向理性的曙光进展。”是欧文理想中的新时代,乃为合于理性的时代。马克斯说:“人类的前史,都是阶级争斗的历史。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演成最后的阶级战争。人类的前史,就随着阶级告终。”是马克斯理想中的新时代,乃为阶级消泯的时代。马克斯一派的经济的历史观,尤能与人以社会主义必然的实现的确信。


欧洲大战酿成荒乱的现象。这种荒乱的教训,及荒乱复兴的预防,使人发不可不急谋改造的深省。改造的新局面,必为带着社会主义的倾向的局面,是确切无疑的。改造的机运,虽然日形迫切,而改造的方案,则于一般人的意想中尚欠明了。一般人对于社会主义的组织既不明了,而社会主义者亦因制度的复杂,又把实现此主义的障碍看得过大,致使社会主义的运动遭过困难。免除这些困难,是社会主义者的责任。


社会主义的实现,必须经过三阶段:一、政权的夺取;二、生产及交换机关的社会化;三、生产分配及一般执行事务的组织。


政权的夺取,有两种手段:一是平和的,一是革命的。采取平和的手段的,大抵由宪法上、议会上着手。但是因为战争的影响,农民渐富,他们都不愿牺牲他们偶得的富裕,其他商人反动派及政府,均能与此运动以莫大的障碍,任你社会主义者如何宣传,终不能使选民及代议士都变成社会主义者,故此种运动常归于失败。有许多社会主义者鉴于平和的手段的失败,乃悟改造的事业非取革命的手段不可。革命的方法,就是无产阶级独揽政权。这种革命的运动,有失败的,有成功的。失败的如德奥是,成功的如苏俄是。无产阶级专政,并不是布尔扎维派的新发明,一八七五年马克斯论Gotha Programme的信里说过:“在资本主义者的社会与共产主义者的社会间,有一个由此入彼的革命的过渡时代。适应乎此,亦有一个政治的过渡时期。当此时期的国家,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经济组织是怎样呢?


(一)生产交换机关的社会化


除去一部分的有土农夫,凡大资本的企业:铁路、矿山、轮船公司、承办运输事业、大规模的制造工业、大商店,收归国有,在人民会议代表人支配之下,照常办理。


自国家银行以下,所有的银行,均收归公有,而停止其从前的业务,有限的归于消灭。因为信用机关,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久已不必要了。


中间的中介人、代理人一类的职业均被抑止。


小工商业及运输机关,亦渐次收归国有。


生产行于大工厂。分配集中于大中心。市场运输归于国营。在被抑止的企业里的雇工转业于国营的生产事业及分配事业。


除去有土农夫所有的土地以外,土地亦收归国有。但在新组织之下,他种职业未觅得以前,此项农民仍准续理前业。


住房由地方会议遵照中央会议的条例执行,将来设专门机关管理之。


(二)生产的组织


私营的生产机关既经废止,一切生产事业都归国营,则小工厂都合并于大规模的工厂,俾收事半功倍的效果。从前私营的经济组织之下,有许多很重要的生产事业,或因利益不多,或因效果难期,而置之不理者,今则国家都一律举办,依极经济的组织与方法,把资本、劳力与天然均成经济化,利用自然力开发富源,俾利国用。有需国际的共营的事业,在社会主义的国家间亦可共同举办,但此实有利无害,断非现在什么中日合办、中英合办的种种事业可比。在这种经济组织之下,无论工农生产事业均渐扩大,生产自然增加。此时最经济的运输法日渐扩张,既便于材料的供给,又便于成品的分配,于生产事业、分配事业均有利益。


社会主义的精神,固极主张民族自决。倘使经济情形已能自立,如印度、朝鲜等,自应任其自主。而若经济进化过于低浅,苟非于经济上助其开发则永不能达于自决的境界,社会主义的国家当然有提携掖进的义务。近来有人大惊小怪的说有主义的侵略,这话大错,因为社会主义的本质,不能有侵略的意味。社会主义的国家间,苟有旷土,不许闭户自封,依社会主义的民族平和的解决。


社会主义之所成,就在资本主义的组织下,尽资本主义的强度,亦断不可能。其原因有四:(一)小企业报酬少;(二)经过多次中介人代理人的消糜;(三)资本主义的本质是无政府的,不能齐一努力;(四)资本主义的目的在得利润,有许多公用的大事业,利润相离太远,不确定而不充分。


此时除去用于必要的生产的工作以外的剩余工作,可用以美化人们的生活。过劳的工时可以缩减,使得复苏娱养的机会。此时科学上有所发明普及的工人,才能得到他的惠利,以代少数人享福、使多数人失业或受伤的结果。


(三)劳动的组织


工人执政后,工联没有存在的必要,可以合作替代之。此时阶级既废,好意的前资产阶级自当许与合作。


社会主义的制度,是以事物的管理代人的统治的制度。此时所欲解决的,不是政治问题,乃是经济问题。农部委员必集合农业专门家,组织高等会议,分部实行指导农民,以图农业生产的改进。工部委员及其他委员亦然。


(四)分配的组织


生产品不就是为消费的,有直接分配于消费者,有分配于他业者。后者不过记一记账,前者则须代价。金银纸币流行,可以换取所需的物品。


国家将生产品经过一回中心市场,使有货币者得以换取所需的物件,售价适应于此期流行的货币。


生产为消费者的需要所轨制,计算应绰裕一点。国家用科学的方法,制定工作日的期间,使生产恰合于公众的需要。


每月支用货币的项目:一、薪俸,二、恤金,(鳏、寡、孤、独、废疾者)三、前资产阶级的年金赔金,四、农产物的代价。


假定甲,付直接生产消费品者,及乙,付生产农作品者,共计三十亿。a付生产交给他业的物品者,社会恤助金,付前所有bc者,共计二十亿。(一个月)那么,那些生产品的总售价应定五十亿。国家银行每月应筹五十亿货币,国家物品所每月应备价值五十亿的物品。定物价的标准,应以生产费并加生产费的三分之二:譬如一百二十元的生产费,应加入八十元为二百元;五十四元的,应加入三十六元为九十元。


以上所述,是社会主义下经济组织的要点。其余关于经济的问题尚在多有,如外国贸易及租税信用等问题,俟后有机会时再与诸君共同研讨之。


1923年1月16日“北大经济学会半月刊”

署名:李守常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